「里德尔×你」共冕 #hp乙女 #恋与hp #哈利波特 #伏地魔 #汤姆里德尔

sodasinei 2021-07-19

原作者:哑炮小姐

 

#OOC预警 私设预警 全篇近3k

#瞎搞的流水账产物(?)

 

0.

 

“戏剧的舞台上只有一张宝座。”

 

“采撷我,或者扼杀我。”

 

“我亲爱的汤姆。”

 

我说。

 

1.

 

赫普兹巴·史密斯,我的养祖母,那个常把自己是赫奇帕奇继承人的身份挂在嘴边喋喋不休的老女人,死在四天前阴霾密布的夜。

 

可喜可贺。

 

她只把我当做她在鳏寡之年能够聊以自慰的消遣人物。所以我不必装模作样地日夜祈祷,更不需跪在她的坟冢前嚎啕。我没有亲手结束她的生命,已经是我所能给予的最大慷慨。

 

荆棘与蔷薇包裹着史密斯府邸。藤蔓与日暮交织着攀附在灰色的墙壁,甚至将滋着尖刺的爪探进窗缝。我把赫普兹巴的画像扔进火光荡漾的壁炉。

 

油彩,布帛,与木框,释放焦糊的浊气,或者又像是绝妙的香薰。燃烧着,成灰烬。 

 

里德尔来到我的身后,拥我入怀,冷杉与松针的凛香立刻将我的肺叶涤荡。我说:“赫奇帕奇的金杯,斯莱特林的挂坠,已经被你收入囊中了。我现在毫无利用价值,我亲爱的汤姆。” 

 

一声带着鼻息的嗤笑之后,他将冷薄的唇瓣落在我的脖颈,于是我侧仰着头,以便他的吻向下蔓延到锁骨。 

 

我轻喃,不掺杂任何情欲地:“你曾经也是这样讨好我的祖母的?那个老处/女的味道怎么样?” 

 

听闻我这番莫须有的调侃,里德尔在我的肩头留下血丝迭起的齿痕。“你总是自以为是,卡杰琳娜。” 

 

“我早就建议过你,关于赫普兹巴的死,最好选择我做替罪羊,而不是小精灵郝琦。要知道,这次你没有趁机除掉我,只会让我会觉得,你是在轻视我。” 

 

他轻嗫我的耳垂,微凉的指尖摩挲着我的蝴蝶骨。他为我下了定义:“相比于野心家,你更像一个厌世者。” 

 

我任由他的手掌探进我的裙底。“我,卡杰琳娜·史密斯,一个与你实力相当、臭味相投的黑巫师。你迟早会将我视为阻碍你独登神坛的劲敌。” 

 

“你已经是了。”

 

2.

 

我扯下酒红绸缎的发带,鬈曲的银色发丝随之垂散,如浪如瀑。 

 

那是在五年级暑假的前夕,我猝不及防地撞进他用贪婪铺就而成的世途。 

 

弯月甘之如饴地把皎洁悉数献给混沌的黑湖,却得不到任何涟漪作为回应。一只蟾蜍伏在岸边的泥泞里,聒噪地咕咕嘎嘎,偶尔蹬动着它黏糊糊的腿。 

 

我环顾四周,确认宵禁后的湖畔再无旁人,于是抽出魔杖,对准那个丑陋得骇人的小家伙:“Avada Kedavra。” 

 

里德尔从老树的阴影里走出,黑如曜石的眸中映出一闪而过的绿光。他扯出虚伪而得体的微笑:“那是斯帕文小姐的宠物,她会伤心的。” 

 

“我讨厌它。难怪,它的主人甚至比它还要吵闹。”我不曾料到会被人撞见这一幕,开始懊悔着本次对于不可饶恕咒的大胆尝试,明明普通的分裂咒就足以摧毁那只蛤蟆的独唱。“所以里德尔先生会告密吗?” 

 

他用带着体温的长袍将我裹住,纤长的手指暧昧地蹭过我的侧颊与耳廓。“没人会忍心伤害一位美丽的小姐。” 

 

借着星辉月色,从他的眼底我能够看到自己舒展开来的眉眼。我戏谑地回捧一句:“也没有人会不解风情地拒绝一位英伦绅士。” 

 

夏风撩起我的银发,他在其上落下轻柔的亲吻。一切都是恰到好处的,于是我醺醉了,悠悠然地,飘飘乎地。 

 

3.

 

继续地,我褪去吊带式的裙装,只余下抹胸与内/裤。 

 

相比“甜蜜”,我更希望里德尔能够用“性感”“辛辣”这类词汇来形容我。哪怕是腐臭,也胜过齁人的甜味。 

 

六年级,我与里德尔相伴着参加斯拉格霍恩教授的鼻涕虫俱乐部。这个胖得像是海象的家伙,虚荣地咧着嘴角,感叹着我与里德尔是多么的登对,随后递来两袋菠萝蜜饯。 

 

我尤其抗拒这种沾满砂糖的果干,光是看着就能够使我的味蕾感触到反胃的甜腻。我干脆用清理一新将它挪出视线。 

 

斯拉格霍恩的表情变得僵硬,干巴巴地挤出一句:“我的印象里,可爱的女孩子们都会喜欢甜甜的蜜饯。” 

 

好极了,不仅是他的蜜饯,我现在甚至对他本人也十分抵触。于我而言,方才他的话里所用到的形容词或名词,无一不是对我的侮辱。我猜测肯定是蠕动的鼻涕虫占据了他的大脑,否则,但凡是个有心智的人,都不会将我与“可爱的女孩”挂钩。 

 

里德尔将小臂搭在我的腰际。隔着一层布料我也能明晃晃地感受到他的温度,化作锋利锃亮的矛戟,戳刺着我怦然跳动的心脏。它在胸腔里孤鸣着我唯一钟爱的诡怖曲调。里德尔歉意一笑:“很抱歉,先生。卡杰琳娜只是不喜欢甜食而已。”

 

斯拉格霍恩教授会意地颔首,按部就班地开始寒暄,那是令人作呕的刁猾。“听说史密斯小姐的祖母是位收藏家?说实在的,我很想见识见识那些珍贵的藏品。”

 

我睨了一眼斯拉格霍恩教授的大腹便便,尽量委婉地措辞,顺便蹭了蹭里德尔的手背:“我遗憾地告诉您,我的祖母和我一样,只对美色感兴趣。” 

 

4.

 

最终,我是一/丝/不/挂的。我乐意将曲线分明的躯体呈现在他的面前,毫不羞赧地赤/裸着。 

 

该如何定义他对我的情愫,真是个令人挠头的难题。我敢笃定他没有爱,但是曾经,他倒也不介意与我共享魂器的秘密。我双手抱臂,淡然地看着他眸底泛滥的猩红光芒。 

 

“遗憾极了,汤姆。我不爱永生。准确而言,除了你和我以外,我什么都不爱。我要留着完整的灵魂,以便于在尸体腐烂的时候,有资格造访地狱。” 

 

我享受每一次与他炙热的拥吻。他会在唇齿厮磨的时候咬破我的唇瓣,透着铁锈味道的血珠并不能妨碍接下来的深/入/缠/绵。 

 

譬如此刻。

 

紧闭的幔帐挡在拱形窗前,反射出鎏金光辉的铜门已经拧上了锁。一切都使得屋内的旖/旎/风/光能够密不外露。

 

我向后仰着,试图从窒息的欢/爱中片刻脱身,去汲取新鲜的氧。只换来他更用力的桎梏。 

 

我一遍一遍地唤着:“汤姆。” 

 

是人鱼高歌着蛊惑的旋律,目送舰队载着她的水手归航。是基督传教士的祷告致辞,将泛黄纸页上的文辞虔诚吟诵。

 

我的汤姆,他是毒药,而我乐此不疲地嗑着。他比廉价的烟叶高贵,呛人的雾气烟圈绝不会是他的归属。妖冶的罂/粟亦不足以描述他的魅力,它太艳俗。

 

5.

 

我从睡梦中挣扎而起,捏起盘中一颗沾着水珠的杨梅,酸涩的汁水为我的唇瓣染上玫紫色的胭脂。松软的被榻上还沾染着昨夜的湿/泞/痕/迹。 

 

“我很喜欢我的名字,汤姆。知道俄罗斯帝国的叶卡捷琳娜大帝吗?和‘卡杰琳娜’是不是很像?” 

 

他单手撑住脑袋,侧着身看我。他欣赏着他在我白皙肌肤上烙印的每一抹粉红与青紫。“麻瓜只是卑贱的蝼蚁,琳娜。” 

 

“女皇是风情万种的,铁蹄是狠戾残酷的。踩着国王的头颅登基而上,才能算作女皇。”

 

他的语气是冷的,冷到我怀疑他可能随时会扼住我的脖颈,或者把索命咒当作鱼/水/之/欢后的赠礼:“那你呢?决定效仿她,然后也踩着我的头颅?” 

 

我转身将细密的吻落在他的脸颊,从眉梢到眼角,从唇边到下颌。“我想象过如果叶卡捷琳娜是长寿的,那么她与拿破仑兵戎相向的混战局面。毕竟世界很小,小到只能容纳一位霸主,甚至没有霸主。但我们不一样。”

 

我掀开遮盖住两具裸/体的被褥,冷空气顺着我的毛孔钻进颅腔,肆虐地扯动每个神经细胞的轴突,清醒又痛痒。“你看,汤姆。你选择将我采撷,我就会心甘情愿地为你加冕。”

 

群峦叠嶂之后是矇眬的鱼肚白。燕雀开始啁啾,我打算把它们变成皮开肉绽的血腥塑像,那才是令人欢愉的艺术品。

 

梵婀玲将音符吐露,拨弦古钢琴呜咽着单薄的音量。我捏起黑猫的爪子,使尖锐的指甲刮在彩玻璃上,演绎真正的奏鸣曲。

 

我讨厌黎明与傍晚,因为唯心的人们将它们视为希望与没落。

 

不过,极美妙的是,

 

新的一天是阴天。

 

END.

 

」猫鼠游戏 #hp # # #hp #
原作者:哑炮小姐   #  •  × 安洛娜 • 艾弗 # 第三人物视角 # 推荐搭配 《Angel》    ● 没有人会愿意接近安洛娜。 除了我。   ● 没有正常的词汇能够形容她...
hp]争风吃醋(众人×)● hp拉科马福● 西奥多诺
他远一点。”他好像有些凶狠狠说。   如果他的脸没有那么像西红柿的话。     ver.Tom   (众所周知不是同一个物种…这里自行带入^q^)   well,在校的...
×」知更鸟荼蘼花 #hp #hp #
chun,“可以像从前一样叫我。或者,。”   **关于吸血鬼的设定详见“知更鸟篇Ⅰ” ​   Ⅳ​   西弗勒斯·斯内普带来了劳尼的预卝言,着魔一般搜寻着夫妇的下落,誓要...
拉科××卢修斯」北归程 #hp #hp # #马
原作者:哑炮小姐    拉 科 · 马  福         × 克洛娜莉兹·马福         × 卢 修 斯 · 马  福   # 这是一个理智的故事 # 以主视角和拉科视角交替...
×海莲娜」荒唐冠冕 #hp #hp
只有一位名为·的谦和绅士,从未有过。   “我不知道……我以为他那么温柔,又富有同情心……”   她看着·奋力奔赴光明的背影,她发誓这是她第二次选择相信一个学生,也是最后一次。而...
[塞德里克/拉科×]一见钟情(獾院学长×蛇院学妹)● hphp拉科马福● 塞德里克迪戈
德里克。   不过最先结识的朋友是马福。   对马福也有极深的印象,毕竟开学就被给拒绝了,也倒是在众多新生面前丢了脸,不禁认为他多此一举,同时心里有些看扁他。   很讨厌各处结识...
拉科××卢修斯」爱人,爱人 #hp #hp #马福 #
猝不及防的爱情盟约,我的乖孙女。”   “不。是拉弗斯福的双赢。”   在逼仄的旋转楼梯后的墙角拉科紧贴着加希娅,质问道:“就这么急不可耐要把拉弗斯家主的位置收入囊中吗,加希娅...
hp】当直接自信打招呼“嗨!老公”● hp拉科● ● 塞德里克● 斯内普
原作者:某川   ▪ooc预警  ▪撞梗即姐妹 ▪内含:  /拉科 /塞德里克 / /西弗勒斯     在好姐妹的威逼利诱下答应了这个大冒险,虽然内心是极不情愿但还是被一巴掌推了...
拉科·马×」杀死太阳 #hp #hp #
或者恐吓,甚至更糟,可是我冷静想想,她无论何时都该比我更冷静。   “日安,拉弗斯小卝姐。”   “日安,布莱克女士。”   “我想应该知道的,拉科很喜欢。”   “,我可从不这么觉得...
hp】当受委屈了● hp拉科● 西斯● 斯内普●
原作者:某川   ▪ooc预警  无能短打 ▪如若撞梗,那咱俩就是姐妹 ▪内含:  拉科  斯内普    西斯 ▪对别人有偏见的人自己就不是啥好猪     是说,有人故意告...
hp】当在各种情况下突然停电● hp拉科● 塞德里克● ● 小天狼星● 伍
原作者:某川   ▪ooc预警  现代au ▪如若撞梗 那咱俩就是姐妹 ▪内含:   拉科  塞德里克    伍  西斯     今天不知道是受什么刺激了非要拉着看鬼片...
拉科·马×」暮霭恋人 #hp #hp #
原作者:哑炮小姐   #  拉 科 × 阿 格 莱 亚 # 愿暮年仍然悸动 # 是旧文补档辣   #   乔安娜·马顿·怀的婚礼即将于明日举行,但我并不打算出席。不是因为我舍不得看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