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尔奇×原女」洛丽丝 #hp乙女 #恋与hp #哈利波特 #阿格斯费尔奇

sodasinei 2021-07-19

原作者:哑炮小姐

 

#OOC预警 私设预警 全篇3k+

 

我相当迷茫,不知道究竟是该为自己悲吟,还是应该怜悯这个叫阿格斯·费尔奇的孩子。由于他只是个哑炮的,所以与其他巫师的守护神们不同,我只是迷蒙飘忽的银白雾气,并不具有确切形态。

 

我坐在摇篮的边缘,小费尔奇从浅眠中醒来,唔唔咿咿地啃着手指,暂且还吐不出一个像样的单词。浅棕的胎毛乖顺地趴在小脑袋上,但是这可怜的几缕令我难免地揣测,他长大必定是个锃亮的秃头。一双汪着晶莹水光的深褐眸子正在咕噜打转,毫无目的地,没有方向地。

 

哦嗬,他看不见我。

 

我起身缩到他的小枕头边上去,带起一股气流,于是冷丝丝的风钻进他的被褥,惹得这个刁钻的小家伙大肆啼哭。我不满地惊呼,但显而易见,他根本感触不到我的存在:“嘿!没人会喜欢你这副模样的。”

 

一语成谶。他的确惹人生厌。

 

小费尔奇终于在九岁的时候察觉到了自己的异常,哪怕一丁点儿的奇怪事件都没有在他身上发生。不安与慌乱使他的怪脾气增添了顽戾,本该俊朗明媚的眉眼总像是伦敦阴霾的天,那是拨不开的霉味。

 

知更鸟似乎拒绝造访此处的庭院。因为小费尔奇总爱在它们啁啾鸣唱的时候,嘭地推开窗子,捏起拖鞋或者废纸团之类的物件,狠狠地砸过去。还会咬牙切齿地咒骂:“该死的!”

 

再譬如今晨,没有燕雀的啼叫,没有和煦的春风轻叩窗棂,小费尔奇默不作声地嚼着早餐,突然将手中的黑面包摔进盛满奶油浓汤的碗里,然后头也不回地推门而出。他的父亲擦拭着被汤汁喷溅到的衬衫,厌弃地剜一眼小费尔奇的背影,对妻子咕哝一句:“别管他。吃饭。”

 

小费尔奇爬上庭院的老树,将缀在枝桠的鸟窝扒拉到地面上,于是尚未破壳的雏鸟死在了蛋黄与蛋清的形态,迎来被太阳蒸干的命运。少年稚嫩的双手被粗糙的树皮划出条条痕迹,泛着带有温度的红肿,以及破裂的皮下毛细血管。

 

他不作犹豫,纵身一跃。然而并没有预期中的漂浮在半空,只毫无悬念地重重砸在了湿泞的泥土上。此番,他甚至摔断了腿。

 

近乎变态的自残行为从未停止。他拖着并未痊愈的瘸腿来到邻居家的后院,噗通地一头跳进盛满凉水的水缸。我徒劳地喊叫:“停下,臭小子!”

 

水面咕嘟地冒出大颗连续的气泡,湿漉漉的脑袋终于赶在窒息之前探了出来,却意外地撞进小姑娘澄澈的绿眸。小费尔奇手足无措地从水缸里爬出来,警觉地后退几步,拉开二人的距离。

 

一只病怏怏的老猫窝在姑娘的怀里,舒适地轻声呼噜。姑娘捋顺着它的脊背,善意地向少年扬起嘴角:“我记得你,住在隔壁房子的小费尔奇先生。洛丽丝·斯图尔特,我的名字。”

 

费尔奇从牙缝里挤出一句不屑:“愚蠢的麻瓜。”

 

“哈,我也是巫师。但是我妈妈现在还不肯教给我魔咒,她总说我的年纪太小,随便施咒很危险。”洛丽丝的唇抿成一条细线,故作轻松地挑眉。老猫从她的怀里蹿跳到地面,灯泡似凸出的眼珠盯着费尔奇的满面阴沉,好像随时都可能挠他一爪子。

 

“阿格斯。”他只给洛丽丝落下了两个模糊的音阶。

 

她在空气中捕捉着方才的单词,望着费尔奇离开的方向,一头雾水地颦蹙着:“什么?百眼巨怪?”

 

这已经是洛丽丝在本月里的第四次拜访了。我该为此庆幸,因为这使得费尔奇除了逼迫自己显现魔力以外,终于有了其他的消遣活动。或许他还能多活几年,万幸万幸。

 

洛丽丝神秘兮兮地拽着费尔奇来到庭院,却发现原本嫣红的金鱼草只剩下残破的遗骸,被碾得扁平的茎梗还显示着费尔奇的鞋印。于是她原本笑容洋溢的小脸儿,立刻耷拉着不悦神情。“真搞不懂你为什么总在泄愤。”

 

“没什么。”他掖掖藏藏地回应着,看得出来他相当不乐意让洛丽丝知道他直到现在也没有魔力迹象的事情。“你说要给我看什么?”

 

话题成功地被转移。她从口袋里抽出一根魔杖,语气欢快地:“我向爸爸暂时借来的魔杖,如果顺利的话,说不定我能用它做点儿什么。”

 

杖尖瞄准残破的金鱼草。她胡乱地念着咒语,大概是想让它们恢复原状,但只有几瓣浅红打着颤巍巍的旋儿升起,最终又重归棺冢。她失望地叹息,转身将魔杖塞进费尔奇的手中,清晰可见的是他掌心沁出的薄汗。

 

“不。”他拒绝。

 

“你该自信点儿。”洛丽丝在几番劝勉无果之后,便不再强迫费尔奇进行尝试。“爸爸说我明年也会拥有自己的魔杖,他还希望我去拉文克劳。你呢,阿格斯?我觉得你总是勇敢,比如你会为了拯救掉下树的鸟窝,而干脆地一齐跳下去。当然很遗憾,鸟卵还是碎了。”

 

我忍俊不禁,小姑娘总爱把一切事情进行美好地理想化加工,显然她是误解了当初的情景。费尔奇尴尬地咳一声,反问道:“那你觉得我会去哪里?”

 

“很有可能是格兰芬多。嘿,不如明年我们一起去对角巷吧,然后去吃弗洛林冷饮店的芒果奶香冰激凌,或许你会像我一样更喜欢巧克力味儿的。”

 

关于他的哑炮身份现已确凿无疑。他整日窝在光线昏暗的阁楼,像是厌世的腐生菌虫。客厅里的圣诞树缀满彩球,他的母亲用魔咒使其斑斓地闪烁着光,做好迎接节日的准备。

 

午餐的香气从锅碗瓢盆间逸散而出,直勾勾地飘到窄陋的阁楼,在费尔奇的鼻腔里横冲直撞。他直接用手指捻灭了熠熠的烛火,只留下四方的小窗作为光源入口。

 

“圣诞快乐。”洛丽丝还没来得及换下校袍,就用热情的拥抱表示对挚友的思念。“很奇怪,阿格斯,我怎么从来没在霍格沃茨遇见你?”

 

费尔奇睨着她衣襟上的院徽,是象征着拉文克劳的鹰形图案。一个勉强经得起推敲的谎话脱口而出:“我在斯莱特林。不属于同一个学院,所以很少能够碰面。”


        “好吧。不过我们在假期里还是可以常见面的。”洛丽丝捏起袖口粘附着的几撮猫毛,将它们随手抛弃,“我的猫好像很老了,尤其最近,简直恨不得把身上的毛都掉光,我怀疑它可能活不长了。”

 

谎言是干瘪的切片吐司,一戳就破。


        温热的暑气给本就气愤的洛丽丝更加增添了负面情绪。她直跺着脚。“阿格斯,你总在骗我!去年圣诞节的时候你说你是个斯莱特林,可我这一年里几乎把小蛇们问了个遍,根本没人听说过你的名字!我甚至要挨受他们的白眼,他们骂我是拉文克劳里最愚蠢的一个,他们都认为我疯了。”

 

我从没见过洛丽丝咄咄逼人的模样,现下真是颠覆了我对她的一贯印象。费尔奇的唇瓣张张合合,辩解的语句都笨拙地哽在了喉咙,到嘴边却只剩下干巴巴的一句:“我是个哑炮。”

 

“这不是个好理由,阿格斯。”得不到应有的道歉,洛丽丝愤懑地转身离去。那只病猫倒是明白主人的情绪,用尽力气地扑到费尔奇的腿上,抓破了他洗得发硬的旧裤子。


        他卯足了劲将猫甩了下去,又撒气似的踢了一脚。它踉踉跄跄地随上洛丽丝的脚步,却撑不住地瘫倒在草坪上。

 

费尔奇夫妇带着小费尔奇搬家的当天,洛丽丝还在霍格沃茨上课,可能她面前的坩埚正在沸腾着魔药,药剂的颜色说不定是和她眼睛一样透亮的祖母绿。

 

奄奄一息的老猫趴在火光荡漾的壁炉前,这位安详的局外者终于病死。于是我决定把自己塞进它的小躯壳里,趁着它还没有发出糜烂的腐臭味儿。我捣腾着爪子,赶在一家三口幻影移形之前,凑到小费尔奇的脚边,亲昵地绕来绕去。

 

他毫无反应。我觉得他可能是在思量,究竟该从哪个角度踹我一脚更能够让他发泄情绪。但是他没有,而是将我抱在臂弯里,甚至送给我一个新名字:“洛丽丝夫人。”

 

我蹭着他的胸膛,嗅到清芬的皂荚香。

 

“我已经待在霍格沃茨几十年了。幸好学生们只顾着躲避我和费尔奇,所以没人注意到我这只猫居然能够活这么久。而你是头一个,克鲁克山。”

 

我面前的肥猫正在舔舐着姜黄色的毛,全程安静地听我讲完所有故事。它喵呜一声:“相比费尔奇和洛丽丝,我觉得你才是最悲催的那个,尊敬的守护神女士。哦对了,你如果发现了斑斑,记得千万别放过那只该死的老鼠。”

 

“还是把它让给你处置吧,我只喜欢费尔奇给我的小鱼干。”

 

END.

 

①Argus,阿格斯,是希腊神话中长着一百只眼睛的巨人。

「皮皮鬼×」不替 #hp #hp #
,在听见锁眼开启的瞬间,他果断地冲了出去,却发现宵禁时间已至。他本打算悄声蹑回林休息室,却偏皮皮鬼撞了个正着,对方的大喊大叫惹来了夫人。   于是结果可想而知。   蛇院的马福...
「卢修·马×」一枚金加隆 #hp #hp #
    #   “我来接娜尼·莱德小卝姐回马福庄园。”   对角巷坐落着一家名为“魔法植物花卉店”的商铺,店主是一位佝偻着背的老妇人。当我带着家养小精灵鲁比推门而入时,她的脸上流露出几诧异:“日安,莱...
「德拉科·马×」杀死太阳 #hp #hp #
作者:哑炮小姐   # 德拉科 · 马福 × 艾弗琳 · 拉弗 # 推荐搭配 《I Wish You Love》—Rosemary Clooney    #   我最近一次遇见纳西莎·布莱克...
「德拉科××卢修」北冕归程 #hp #hp # #马
作者:哑炮小姐   德 拉 科 · 马  福         ×娜莉兹·马福         × 卢 修  · 马  福   # 这是一个理智的故事 # 以主视角和德拉科视角交替...
「德拉科××卢修」爱人,爱人 #hp #hp #马福 #
作者:哑炮小姐   #  德 拉 科 · 马  福×加 希 娅 ·  拉 弗 ×卢 修  · 马  福   #   自从加希娅·拉弗从霍沃茨毕业之后,德拉科·马福再也没见过她...
hp众人×你」追妻火葬场(下) #hp #德拉科马福 #赛德里克 # #卢修 #伍德
作者:哑炮小姐   #又名“论吵架后追妻的有效方法” #上部内含:德拉科特别篇 #下部内含: 奥弗 赛德里克 卢修 内普 里德 #门钥匙☞上部 #Tera Appell 缇拉·...
[塞德里克/德拉科×你]一见钟情(獾院学长×蛇院学妹)● hphp● 德拉科马福● 塞德里克迪戈里
作者:奇怪的米粒增加了_   私设无老伏AU,老伏已经挂了,但夫妇用生命的代价换取了这一切。 獾院学长×蛇院学妹 ooc产物   自打你作为一年级新生入校时,你就知道了四年级有个赫叫做塞...
hp众人 X 你】尼玛 #内普教授 # #hp #hp
作者:万事皆休   甜甜甜 内含内普/卢修/卢平/伏地魔(老男人组) #西里 又名《你男人的尼玛内普   你敲开了西弗勒办公室的门,“西弗……诶,不在?!”   你逐渐放肆了...
hp众人×你」当你另嫁他人 #hp
作者:哑炮小姐   # #德拉科马福 #伍德 #卢修 #内普 #卢平 #hp #鞍山 #来自宝贝@芥末味的唐僧肉 想要虐霍沃茨成年组 希望亲爱的会喜欢这个梗 #通用工具人...
「德拉科·马×你」暮霭恋人 #hp #hp #
作者:哑炮小姐   # 德 拉 科 ×   莱 亚 # 愿暮年仍然悸动 # 是旧文补档辣   #   乔安娜·马顿·怀的婚礼即将于明日举行,但我并不打算出席。不是因为我舍不得看着我...
hp众人×你」当你分院时 #hp #hp #德拉科马福 #塞德里克 #内普 #
喜欢内普的原因,尤其是当你的好友亚直截了当地指出内普的种种缺点时,譬如他糟糕的脾气,又或者是他泛着油光的头发。   无论父母在魔法部为你打通了再如何优渥的条件都没用,你最终决定留在了霍沃茨任教...
「西里·布莱克×你」樱草花还是雏菊 #hp #hp #小天狼星 #
。   虽然詹姆·经常在我们的聚会上调侃我,滔滔不绝地夸张描述我暗达时的心路历程,但是我还是得感谢他,因为他的女友是莉莉·伊万,并且姗达是莉莉的好友,否则一个兰芬多要追求一个拉文克劳可能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