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娜×你」疯与爱 #hp乙女 #恋与hp #哈利波特

sodasinei 2021-07-19

原作者:哑炮小姐

 

#卢娜 × 莱特西娅

#重发:48H夏日出逃联文

 

我看着面前这位中年发福的民宿女主人,花费了老大劲儿才记住她拗口的姓氏。当这位麻瓜女士用夹生的英语告诉我,极光是冬季才可观察到的景象的时候,我尴尬地瞥一眼卢娜。她正微抿着薄唇,轻哼似乎无论唱了多少年都不会厌烦的歌谣。 

 

卢娜低频地眨巴着银灰的眸,吐出的每个单词都带着飘忽的曲调。民宿主人蹙起细眉,我猜测这是出于冰岛人对音符独特的敏卝感。 卢娜恍惚地轻呵一句,朦胧得就像是悄悄融化在雪地里的蜜糖。“可惜现在是仲夏,莱特西娅。” 

 

我将填满梅子色的下唇稍稍上耸,向民宿主人道别:“看来我们只能离开了。很遗憾,罗格瓦尔德松女士。” 

 

“如果只是为了极光,的确来错了季节,姑娘们。”女士尽量模仿着英伦腔调,显得有点儿笨拙可笑,“倒不用愁眉苦脸,或许你们也会对极昼感兴趣。来到维克小镇的大多数游客也喜欢驾车去一号公路。布拉纳小卝姐,你可以带着你的姐妹去兜兜沿途风景。” 

 

“不是什么姐妹,”我笑吟吟地摇头,染成花里胡哨的颜色的瓢虫耳坠哗啦作响。那是卢娜送给我的礼物,为了庆祝去年圣诞节的槲寄生里没有发现恼人的蝻钩。“我们是恋人。” 

 

女士发出声调上扬的惊呼,白卝皙臃肿的手掌欢快地一拍,我注意到了她涂得粉红的指甲,像是镶嵌着大朵的波斯菊。“爱情真美妙,是不是?我乐意把我的摩托车借给你们。”

 

冰原皑皑,恰似珠母贝中的白润珍珠。地衣遍布的苔原泛滥着翡翠的油脂光泽。铺着沥青的公路是绵长的金银线,而我们充当了穿引的针,在摩托车隆隆的轰响中将一切衔接成宫廷贵妇的项链。 

 

魔咒解决了驾驶的问题,索性我和卢娜无所顾忌地抛弃了头盔,用触感冰凉的肌肤迎接风呼啸的亲卝吻,然后我们再回吻给氤氲的薄雾。 她的双手卝交叠着环在我的腰卝肢,靛青与浅紫混杂的血管明晃晃地在手背蜿蜒。我尽量使自己的嗓门高过粗犷的发动机:“夏天会让你想起什么?” 

 

她用手臂勒紧我的小腹,凑到我的耳边落下哼唱一般的呢喃:“加糖的戈迪根茶,结满飞艇李的灌木丛,缝着银色亮片的长袍。” 

 

我追问她缘由,她说因为她都爱极了它们,就像她喜欢夏天。她反问我,于是我学着她飘忽的腔调:“摔死在剧场舞台上的小丑,浑身烧焦的精瘦的黑猫,还有狒狒们自以为性卝感的通红的屁卝股。” 

 

因为我都不喜欢它们,就像我讨厌夏天。但这小小的分歧并不能阻碍我爱她,就像蝻钩大军也不能掐着她的脖颈,威胁她放弃爱我。 

 

明快尖厉的狂笑在我的耳畔炸开:“性卝感的狒狒!那可真滑稽,就像发疯的炸尾螺去亲卝吻海格先生的大胡子。”

 

帧数频率极高的风景变换,戛然而止在没有铺设柏油的路段。我越来越大幅度地挥动着魔杖,但没有一个我所知道的咒语能够使故障的摩托车再次疾驰起来。 

 

我愤懑地对着滚卝烫的尾气管踹了一脚,它像是病危的老叟一般嘶哑地咳着,断断续续地吐出几股黑烟,再没了动静。“它简直比狒狒的屁卝股还要糟糕!” 

 

卢娜跨下摩托车,失焦放空地盯着青烟缭绕的黛山与水雾蒸腾的温泉。就在我以为她会对温热沁人的汤泉感兴趣的时候,几个单词灵巧地从她的舌与齿之间蹦出:“去海边,西娅。”

 

罗格瓦尔德松女士的老摩托车累死在了半路,我将它的遗骸安顿在了麻瓜们的停车场。我赤脚踩上质感细腻的黑色砂砾,温黄的太阳把金箔揉碎,让它们浮在澄澈的海面熠熠地摇晃。

 

维克小镇是舞步轻卝盈的多卝情姑娘,于是黑沙滩倾情地勾勒出它深邃的眸。但它还不够资格与我的小月亮媲美。她瘫卝软地躺在滩上,澎湃的浪将她吞噬入腹,却又在海鹦的吟唱中,连带着蠕卝动的白色海龟,一并地把她吐回到黑沙上。

 

我在她的身侧躺下,抱怨道:“这不公平,卢娜,看起来你比我自卝由。”海水浸透了她明黄卝色的毛衣,我用了温暖咒,确保伟大的自卝由不会送给她一份头疼脑热的感冒作为纪卝念礼物。

 

“我们都自卝由。因为我们的脑袋就像海鸟,而它们都会飞。” 

 

浪花拍岸的噪声变成有力的手掌,撕卝破我迷蒙的声线:“极光为什么是绿色?” 卢娜不假思索:“因为植物是绿色。”

 

“嗯哼?” “这里没有桫椤和棕榈,所以除了苔藓以外还得有其他颜色的绿才行。桦树的树冠是画笔,蘸蘸暖黄太阳的杏色,再裹上天空的湛蓝,直到把这两种颜料用完,就是黑夜了。于是画笔狠狠地一甩,有了绿色的极光。” 

 

我咯咯朗笑地啄着她未染胭脂的唇,直到这两瓣软卝肉沾上了我所涂着的深梅色唇釉。 

 

熏风携带着海盐,咸滋滋地掀起波澜,这与霍格沃茨的黑湖风光是大相径庭的。 

 

我想起在毕业日的清晨,我将双脚伸进清凛黯然的黑湖湖水,卢娜默不作声地靠着我,席地而坐。我知道她才不会像格兰杰小卝姐那样警告我巨型乌贼究竟有多么危险。她吻了我,或者也可说是我吻了她,反正我只记得她唇齿间的生腮草汁的味道。 

 

结局是她耳尖浮现的一抹暧卝昧的红,就像现在这样。

 

冰岛的苍穹在午夜时分才拉起昏黑的帷幕,而朝卝阳在数小时后的凌晨又会迷迷糊糊地攀爬而上。我和卢娜回到民宿旅店的时候,罗格瓦尔德松女士已经陷入酣眠了。 

 

白壁红釉的金丝镶边杯子里,是已经被我喝得见底的爱尔兰咖啡,它还渗着室内冷丝丝的温度。我拭去唇边的咖啡渍迹。 

 

卢娜从某份索然无味的麻瓜报纸之后探出头来:“这已经是你今天的第三杯咖啡了,莱特西娅。你不能指望靠这种方式来获得永远的清卝醒。” 

 

我笑意盈盈地凑到她的面前。几根羊毛纤维从波斯地毯钻出来,恶趣味地戳着我的脚心,惹起一阵痛痒。 

 

我将她白卝嫩的手搁在我的左胸前,感受着躲藏在胸腔之中的某个器官,它正在鲜血淋漓地蹦跳,咖卝啡卝因使它的节奏愈发蓬勃。“我喜欢心脏撞击肋骨的声音,那让我确定我是活着的。” 

 

闻言,她开始认真地鉴赏着我的心跳,细密的羽睫随之微颤。因此我更加深刻地体会到某些男人的愚蠢和猥卝琐——我曾经交往过的男孩子们根本不懂这种极妙的音律,更别提狗卝屁的共鸣,他们只会盯着我丰卝盈的乳卝房发愣。

 

“听起来很棒。”她稍作措辞,“那里没有腥齁齁的鲜血,而是勾兑了柠檬气泡水的荔枝酒。小矮妖们藏在你的血管里,他们在唱弥卝赛卝亚之歌。” 

 

我爱她的奇思妙想。但疯姑娘与疯姑娘的爱情,这是曾经在霍格沃茨的时候,能供女孩们调侃的趣事。女孩们总在笑我居然把眉毛化得高挑而通红,我只充耳不闻地腻在卢娜身边。我们常爱一齐把《唱唱反调》翻到某页,然后倒置着细读。 

 

我坐回到琴凳上,轻敲着拨弦古钢琴的白黑的键,于是裹卝着金属光泽的音符开始鸣唱单薄的音量。“来跳舞吗,卢娜?” 

 

“你清楚的,我不感兴趣。” 

 

我用滃蓝的眸盯着她,用涂满深殷色的长指甲剐卝蹭着琴键,誓要凭此发出比乐曲更高分贝的噪音。 

 

所幸身处冰岛的小镇,我的姨母不在场,否则她又要揪起我的耳朵,痛斥我是在侮卝辱名曲,我当然也会不甘示弱地搬出我的审美论,反驳:“肤浅的理解与盲目的随众,这才是对艺术最大的玷污与亵卝渎。” 

 

卢娜妥协地放下日刊报,踩着拖鞋开始胡乱地踢踏,纤卝细的双臂在脑袋周围舞动。我猜测“驱赶骚扰虻之舞”是她唯一能够娴熟掌握的舞蹈。 

 

她不停地起蹈:“如果你爱极光,我们可以今年的冬季再来。不过,你得提醒我带上铜剪刀和针线,我为你做头纱,极光就是绿色的绸。然后我向你求婚。”

 

我亦继续伴奏:“为什么不能是由我来主动?” 

 

“我以为你不喜欢。”

 

冉起的熹微的芒,在凌晨某时某刻,将极圈周遭的安谧与嘈杂捏碎,然后融合。庭院的三色堇在亲卝昵地彼此簇拥,吻着一切,吻着爱情,吻着我。 

 

我用卝力敲响最后的音阶,羽管键琴却并不敏卝感我的指触变化。

 

我在告白:

 

“愿我们的‘自我’永远滋滋作响,沸卝腾不休,就像炭火上的糖浆。就像我永远爱我的疯月亮。”

 

END.

「德拉科××修斯」北冕归程 #hp #hp # #马尔福
原作者:哑炮小姐   德 拉 科 · 马 尔 福         × 克洛莉兹·马尔福         ×  修 斯 · 马 尔 福   # 这是一个理智的故事 # 以主视角和德拉科视角交替...
×】陪去流浪 #HP #同人 #· #hp
by/ 薛萧凛   #ooc致歉 #建议配上薛之谦《陪去流浪》   艾玛瑞斯·菲尔德(Amaris有月之子的意思) 母亲齐亚·菲尔德(Kiana有月亮神的意思,Field有田野,原野的意思...
「德拉科××修斯」人,爱人 #hp #hp #马尔福 #
,未来的马尔福夫人这个名号也一样风光。”他的唇流连在她的眉眼,吻了又吻,“我。”   而此刻,在拉弗斯宅邸,马尔福父子受邀出席老爷子的生日宴会。通过了会客厅的拱形鎏金铜门,德拉科注意到了正在莱斯...
修斯·马尔福×」一枚金加隆 #hp #hp #
。我不是在代指修斯令我恶心,我只是讨厌那个愚蠢的标记以及它的缔造者。   “我以为尼。”我说。   尼最终离开了马尔福庄园。当时修斯还在魔法部上班,也可能他正在邂逅又一个“纳西莎”。...
hp向 all】玫瑰凋谢 #男神× #hp # #德拉科 #汤姆里德尔 #修斯
含有子世代(格兰芬多三人组,韦斯莱双子加珀西加金妮,木头学长,斯莱林四人组,赛德,),亲世代(掠夺者三人,莉莉,西弗,克,茜茜,贝拉,没鼻子)。几乎全员   ——那个热烈如火的女孩,沉睡于玫瑰...
「皮皮鬼×」不替 #hp #hp #
热情,一面暗·。”   “怨恨我吗?”   “才不会,而且我觉得帮了我。不过如果以后夜游被我发现,我可再不会帮引开费尔奇和那只臭猫了,尤其是当的夜游伙伴里有·的时候...
「莱姆斯·×」松鼠橡树 #hp #hp #
·几个人以外,再没有亲友注意到死去的莱姆斯·平和尼法朵拉·唐克斯。因为战争,因为战争使他们的亲友同样地僵硬地死亡,或者重伤着被抬进了圣芒戈。   我摩挲着他的脸颊,冰冷,极度地冰冷。我歇斯底里...
hp向】甜甜的恋爱终于轮到我了 #男神× #hp # #韦斯莱双子 #奥弗伍德
·。” 点了点头,是那个风云人物。接着介绍自己的名字,他却摇了摇头,“我认识。我知道的名字。” 感到奇怪,但没有多想。送到教室后,向他道谢。 他摆摆手说不用谢,留给一个潇洒的...
「德拉科·马尔福×」杀死太阳 #hp #hp #
的情卝人。更何况她已经和修斯离婚了。   尽管我现在还是个就读于霍格沃茨的七年级学生,但一些年龄差距并不能妨碍我他。我经常觉得自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病人,一个病入膏肓的卝父癖者。   我的父亲是个...
hp众人 X 】阿尼玛格斯 #斯内普教授 # #hp #hp
,还是被吓到一愣一愣的。   总之这个样子,让一向不苟言笑的西弗勒斯轻笑一声,随后便抱住了。   “这么怕蛇,怎么做地窖蛇王的夫人呢”   (我在一篇hp的评论里看到过一位小姐姐的危险发言...
HP】他们的那些双标现场 #HP同人 #hp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摔下扫帚 F:噢!没事吧?没事?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乔治快看!! G: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德拉科·马尔福×」暮霭恋人 #hp #hp #
原作者:哑炮小姐   # 德 拉 科 × 阿 格 莱 亚 # 愿暮年仍然悸动 # 是旧文补档辣   #   乔安·马尔福博尔顿·怀的婚礼即将于明日举行,但我并不打算出席。不是因为我舍不得看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