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拉特里克斯×摄魂怪」噬 #hp乙女 #恋与hp

sodasinei 2021-07-19

原作者:哑炮小姐

 

#补d.

 

我驻守在北海的荒屿。这里没有塞壬的吟唱,只剩下阿兹卡班孤矗于此,罪恶的亡灵汇成阴霾将它包围,不见白昼的穹庐是它的舞裙。


贝拉特里克斯,她是断崖上的馥郁一朵,在雾霭中攫取黑檵暗的滋养,高傲地迎着沧凛的浪与雹。


我爱你。我说。

 


我尝过很多人的味道。


他们犯檵下不可宽恕的罪恶,经受威森加摩的审判,最终来到这个连鸥鸟都不屑光顾的海上炼檵狱。他们的精神即将迎来被日夜鞭笞的痛楚,而我们贪婪地汲取摄食,以填充辘辘的饥肠。


受困于阿兹卡班的绝大多数的灵魂都充斥着糟糕的味道,尽管我们从不挑食,但不得不说,从他们身上吸取到的所谓的快乐,尝起来就像是在泥泞的臭水沟里腌制而成的、陈年的死老鼠。


譬如,我曾在一位名叫巴蒂·克劳奇的男子的狱室前看檵守,他的味道简直不敢恭维。偏执与阴暗远超过他灵魂中残存无几的愉快的记忆,他并不是可靠的食物来源。但当某日,一对夫妇到来。此后他的味道尝起来要比从前好得多,甚至还有温柔的暖意。

 

直至他死亡。


我也摄取过某个鬈发男子的精神。他也会像其他深陷桎梏的囚徒一样,在寂寥的夜里从梦魇中挣扎惊醒,接着是愤怒与嘶吼。但每次我在饱餐一顿之后,他那一副韧不可摧的心魄,都能够完好无损地鲜活着。

 

当他越狱之后,我才知道他的名字。西里斯·布莱克。

 


但我发誓(请原谅我并没有任何可以用来起誓的资本),我从未接檵触过那样倔强的灵魂。她是辛辣的。特别的辛辣,也辛辣得特别。


在我将她的快乐回忆裹挟入腹时,数缕无形的神念化作薄雾,穿梭在我溃烂的食道,一阵横冲直撞过后,又猛地扎进我萎檵缩的体腔。她深褐的眸永远荡着熊熊的焰,并且热烈地烤着腐臭的我。


我隔着屏障,忐忑而谨慎地窥视着她。我拒绝将她作为食物来源,同时也提防我的同类们攫取她的精神。其缘由是讽刺之至的,我想在死寂的牢檵狱中庇佑她。


可是她领会不到我的意图。她会在噩梦初醒的时刻,恶狠狠地剜一眼四方窄小的空间。也会伴着海浪汹涌地拍击嶙峋礁石的闷响,用苍白干裂的唇亲檵吻烙印在小臂上的骷髅与蛇。

 

我见过和她一样拥有这种标识的人,他们胆战心惊地称它为“黑魔标记”。他们会像躲避洪水猛兽似的抗拒着它。究其原委,或许是因为它是噩运的导火索,直到最后的一块多米诺骨牌倒下,将他们送入永恒阴霾的囚牢。


但她为什么不同。我不懂。

 


我的同伴们都认为我变得怪异了。


阿兹卡班,它像是一艘触礁沉海之后又被打捞起来的废弃军舰,远航无望,死守汪檵洋。


我常常会义无反顾地扑进寒凉的海水,但其实我感觉不到任何温度,只知道这片波澜的是混黑的。而我就在黑水之中,试图为她寻到最鬼斧神工的一枚贝壳。我的双手结满疮痂,精巧的贝壳安静地躺在掌心。

 

她的瞳孔警觉又抵触地盯着我,咬牙切齿地。随后是歇斯底里的咒骂,略锈的链条随着她发狂的挣脱而哗啦作响。我把它奉为悦耳的交响曲,记下它捉摸不透的旋律,然后反复地吟唱。


 “伟大的黑魔王会卷土重来!我有资格得到最丰厚的嘉奖!”


 “那些渣滓叛檵徒,都是肮龖脏的孬种!该死,他们统统该死!”

 

我也会从驻守多年的阿兹卡班脱身,经历一场短暂的出檵逃。我贴着海面、抚着岩石,调动一切感官,逛遍整片海域以及几座寥落的小岛。我在枯枝烂叶堆叠的滩岸上,采撷下来难得觅见的一朵野花。


她的眼珠被死死地钉在了凹陷的眼眶之中,恶狠狠地瞪着手足无措的我。我将花朵的茎梗夹在指间,双手为她奉上。我的恳求之词落在她的耳中,只是一阵莫名的噪响。就好比是死尸的嘴巴,上下两排黑黄的牙相互咬合,所发出的嗫齿声。


“求求你。”

 

“请收下它吧。”


语言不通令我抓狂。

 

她略眯着,眼白充着病态的猩红血网。花朵在我的掌心蔫黄,于是她开始笑。先是来自肺脏颤檵动的气息,下一瞬,嘶哑的诡笑从削瘦的身躯里轰炸而出,随着每一次呼吸而变得愈发尖锐。

 

魔法部的几位官檵员前来提檵审某名囚犯,我在负责押檵送的途中留意着他们的攀谈,并且学会了一个新颖无比的词汇,叫作“爱”。


我自私地希望她能够被终身监檵禁在这里:“我爱你。”


听闻我这番痴语的同伴们发出刺耳的嗤笑,挖苦我,讽刺我,歧檵视我。我并不觉得羞耻,甚至我觉得真正可笑的是他们。他们只懂得一味地吸取食物,根本感触不到情爱的美妙。


他们才是愚昧的。

 


我从未见过有什么事情居然能使她这么兴檵奋,甚至癫狂。我看见她小臂上的黑蛇开始蠕檵动,她放肆地狞笑,接着是喃喃自语:


“我的主人,我亲爱的主人。”

 

就像对爱人诉说的情话,那是淋漓尽致的蜜檵意。自知之明敲碎我的幻想,我无法媲美她心心念念的黑魔王。


后来,她越狱了,她奔向了她的主。就好比,龇着尖牙的蝙蝠回归了坚檵实的岩洞,而我只是腐生的霉菌。抑或是,饕餮的野兽被放逐到猎食场,而我继续做一只不足为道的蠕虫。


我凄然地目送她挺檵直的脊背远去,没入黑海上方弥散的雾霭。她不曾给我任何一个回眸。

 

再次遇见我的恶之花,那是在她的主人势力猖獗的世道了。我与几个兄弟守卫在马尔福庄园的外围。我偶尔能够见到她,飒然风韵丝毫不减,美檵人的唇角噙着邪魅嗜血的笑。于是我心甘情愿地沉迷,坠陷,溺亡。


我撞见她施用钻心咒的模样。

 

胡桃木魔杖杖尖迸发的光束映着她笑得狰狞诡异的脸庞,狠戾的灵魂蕴藏于此,并且将在落日堕坠于群峦的下一刻,燎起漫山遍野的黑火,吞檵食任何不属于黑檵暗的逆徒者。

 

我看到她在混战中受挫的窘迫。

 

她在争夺预檵言球的时候碰上了那位就连黑魔王也要规避几分的阿不思·邓布利多。颧骨稍凸的脸颊血色全无,但肉檵体的疼痛不能妨碍她倔劣的本质。我想伸出手替她捋顺凌檵乱的黑发,却在她朝我施展恶檵咒的时候,讪讪地收回了。

 

我不配拥有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被那位强者采撷——

 

她蓬乱的棕发鬈曲蜿蜒如浸毒的藤蔓,滋着尖锐的刺,闪着耀眼的芒,每一缕都在扭曲地把我的躯壳捆绑束缚。它们开始了收缩,压榨着我所有的感知。


青紫与粉红,明晃晃地铺陈在她的每一寸肌肤。她疲惫地抬起眼皮,傲气地看向在一层玻璃之外偷檵窥着的我。


我有些无措。“我爱你,贝拉。”


我的聒噪的声响以及无礼的窥视,使她恼怒地捏起枕边的魔杖。杖尖瞄准我,她念出了一个恶檵咒。我敏捷地躲闪,锃亮的玻璃被咒语炸裂,四处飞檵溅的碎片割破了我的斗篷。


他与她才是同类。

 

她甚至听不懂我的语言。

 


被奉为救世主的青年是最终对决的胜方。


干戈寥落,尘埃纷扬。霍格沃茨成为了断壁残垣。我本想冲进狼藉的废墟去寻找我的贝拉,哪怕是尸体也好。但闪耀着银白光辉的守护神炙烤着我,只能落荒而逃。


改头换面、清革一新的魔法部尽力地将战后的一切安顿周全,下达的部署命令中所涉猎的,包括阿兹卡班,包括我们——令人作呕的摄魂怪。我们不再被要求充当监狱的看檵守,于是我檵干脆逃离伙伴。


没什么能够阻止我,我要去找她。


对角巷的韦斯莱魔法把戏坊能够为我提檵供充足的食物来源。我躲藏在这家店铺的仓库里。我遇到了一个和我同样萎靡不振的灵魂,他是个只有一只耳朵的红发青年,在他的身上我摄取不到任何的快乐。


他可真奇怪。我也很奇怪。

 

繁星熠熠,万物重归静寂。我从藏身的库房檵中游荡而出,来到灯火熄灭的巷子,偷一瓶火焰威士忌。我将酒水灌进“嘴”里,努力去感受它为我带来的灼檵热。


我在试图用这种方法重新捕捉记忆里的味道,捕捉贝拉独有的辛辣味道。但酒精的麻檵醉与她的滋味是大相径庭的。毕竟倔强扎根在峭壁上的花,是无可替代的。


我也会学着思考,如果我是有血有肉的人类,哪怕只是个死在她的索命咒之下的麻瓜,是不是就可以说出她能够听得懂的爱意?


“我爱你。”


我一遍遍地重复着,使“LOVE”——我极为生僻的单词,在吐出时能够变得不再拗口,最好还能带着点儿温柔。但却只有牙齿咬合的咔哒声回荡在深巷。我满腔笨拙生涩的爱,被晚风冲散在迷蒙的夜幕里,不留任何蛛丝马迹。


她漂亮到了极致。桀骜不驯的美,偏激扭曲的美,癫狂与理智交融并存的美。我坚信她绝不可能被侵蚀或扼檵杀,撒旦虔诚的使徒足以使死神望而却步。

 

我找了她很久。

 

但是遍寻不得。

 

END.

「西·布莱×你」樱草花还是雏菊 #hp #hp #小天狼星 #哈利波
。   虽然詹姆·波经常在我们的聚会上调侃我,滔滔不绝地夸张描述我暗姗尔达时的心路历程,但是我还是得感谢他,因为他的女友是莉莉·伊万,并且姗尔达是莉莉的好友,否则一个格兰芬多要追求一个劳可能比...
「德××卢修」北冕归程 #hp #hp #哈利波 #马尔福
原作者:哑炮小姐   德  科 · 马 尔 福         × 洛娜莉兹·马尔福         × 卢 修  · 马 尔 福   # 这是一个理智的故事 # 以主视角和德科视角交替...
[塞德里/德×你]一见钟情(獾院学长×蛇院学妹)● hphp● 德科马尔福● 塞德里迪戈
着什么,看上去赫敏的脸色很不好;哈利频频的望向秋张,像一只渴求爱情的小鹿;秋张附近的劳和格兰芬多们似乎在打趣她和塞德里林们只是在玩游戏罢了,其中几个貌似还和韦莱兄弟下了赌注...
「卢修·马尔福×」一枚金加隆 #hp #hp #哈利波
兰奇夫人。娜利尼正在楼上收拾行李。”   我我的丈夫之间没有爱情,而所幸他上个月死于的一个缠卝绵的吻。我从联姻的坟墓中重获新生,所以即便大多数纯血巫师知道我是个寡卝妇,我也坚决摘掉夫姓。我...
hp]争风吃醋(众人×你)● hp● 德科马尔福● 西奥多诺● 汤姆德尔
看着自己的脚尖,说话的时候颤颤巍巍的。连也不敢招惹你,尽管她十分讨厌你。   你这一辈子,除了有过汤姆德尔一个“男友”以外,就没有其他人了。   或许是他把你隐藏的很好,凤凰社几乎不知道...
「卢修×你:番外」紫藤萝金丝雀 #hp
原作者:哑炮小姐   #OOC预警 私设预警 全篇2k+ #本番外以卢修为第一视角 #哈利波 #德科马尔福 #卢修 #           —紫藤萝—​     Ⅰ   初次见她...
「卢修×你」藤蔓不死鸟 #hp
回来了,将马尔福庄园作为了他的府邸。​这是你早就预料到的。 也从阿兹卡班逃了出来。她不再优雅,只给她留下了近乎癫狂​的姿态和狰狞的目光。   ​        黑魔头将夺取预言球的...
「德××卢修」爱人,爱人 #hp #hp #马尔福 #哈利波
猝不及防的爱情盟约,我的乖孙女。”   “不。是马尔福的双赢。”   在逼仄的旋转楼梯后的墙角,德科紧贴着加希娅,质问道:“你就这么急不可耐地要把家主的位置收入囊中吗,加希娅...
德尔×你」知更鸟荼蘼花 #hp #hp #汤姆德尔
的课本准备去上格霍恩教授的课,在走廊的拐角处遇到了被人簇拥着的德尔。你朝他小幅度地挥挥手,他回给你一个绅士风范十足的微笑。​   ​一个劳的低年级女孩从长廊的另一边跑来,冒失地你相撞。你...
hp】当你直接自信打招呼“嗨!老公”● 哈利波hp● 德科● 德尔● 塞德里内普
原作者:某川   ▪ooc预警  ▪撞梗即姐妹 ▪内含: 哈利 /德科 /塞德里 /德尔 /西弗勒     哈利 你在好姐妹的威逼利诱下答应了这个大冒险,虽然内心是极不情愿但还是被一巴掌推了...
「德科·马尔福×」杀死太阳 #hp #hp #哈利波
原作者:哑炮小姐   # 德科 · 马尔福 × 艾弗琳 ·  # 推荐搭配 《I Wish You Love》—Rosemary Clooney    #   我最近一次遇见纳西莎·布莱...
hp】当他和你打游戏● 哈利波hp● 德科● 塞德里内普● 小天狼星● 德尔
原作者:某川   ▪ooc预警  现代au ▪如若撞梗,那咱俩就是姐妹 ▪内含:  哈利  德科  塞德里  西弗勒  西   德尔 ▪纯属娱乐,大家开心就好     哈利(和平某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