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众人×你』他其实喜欢你 #hp乙女

sodasinei 2021-07-19

原作者:哑炮小姐

 

# OOC预警 私设预警 撞梗致歉

# Tera Appeal 缇拉•阿佩尔就是你

#德拉科马尔福 #斯内普 #小天狼星 #恋与hp #西里斯布莱克

# Draco Malfoy

 

德拉科经常怀疑自己是不是精神失常,他宁愿相信《诗翁彼豆故事集》里的疯言疯语,也不敢确定自己居然会对一个格兰芬多的姑娘倾心。

 

他第一次注意到你,是在一年级时的飞行课上。你正侧身坐在扫帚上,安静地悬停在半空,而偏偏又下意识地迎上了德拉科的目光。于是你用唇角的弧度作为回应,两个浅浅的梨漩儿恰到好处地点缀在侧颊。

 

他突然觉得,尤其在这样的风与阳光皆温柔的深春里,再没什么比女孩鬈曲的银发更能与红黄相间的领带相配的了。

 

“只是视觉冲动而已。”他多番地如此提醒自己。但当他在清晨时分的图书馆遇见你,他还是放任了自己的脚步。女孩细密的睫毛就像盛夏里的蝶翼,每一次颤动都惹得他心尖痒痒的。

 

“德拉科•马尔福。”

 

就像他曾经无数次出席各种盛大晚宴一样,摆出高傲英伦绅士的架子介绍自己。在你与他对视的下一刻,他蓦地无措了,仿佛撞进了一汪灰蓝色的清凛的深湖。

 

在你沉默的须臾,他想象到了你可能拒绝他的各种回答,就像一个普通的格兰芬多对待一个普通的斯莱特林那样。

 

“缇拉•阿佩尔。”

 

他愣愣地盯着自己伸出的手,前一瞬它还沁着薄汗,现在它被女孩温热柔软的手轻轻地回握住了。

 

斯莱特林的休息室里,几位姑娘们围坐在艾弗里小姐的身旁,她手中捏着的小玻璃瓶里,盛装着泛出珍珠色泽的液体,螺旋式上升的蒸汽让人一目了然,这是迷卝情剂。

 

德拉科与西奥多对视一眼,显然二人都不打算凑上前去,像小姑娘一样地叽叽喳喳。而在路过那瓶药剂时,德拉科很明确有些味道飘进了他的鼻腔。

 

“淡奶油,野雏菊,还有蜂蜜公爵的树莓软糖。”他说。

 

西奥多斟酌道:“她听起来可不像个斯莱特林。”

 

# Sirius Black

 

西里斯一直觉得你与他的初见相当地不美好。

 

小小的女孩被打扮成了精致的瓷娃娃,僵硬地坐在布莱克宅的会客厅里。你的母亲指着拎着飞天扫帚出现在门口的小西里斯,她如是道,缇拉,这是你的未婚夫,西里斯•布莱克。

 

而男孩似乎早有预料,愤懑地摔门而去。

 

你再见他是在霍格沃茨的长廊上,迎面而来,但他对你的一句“日安”的问候置若未闻。你身边的辛普斯小姐睨了他一眼:“格兰芬多什么时候开始讨厌拉文克劳了?”

 

不,是西里斯讨厌阿佩尔。你回答道。毕竟没什么比联姻更令人窒息的了。

 

无论是图书馆还是休息室,无疑,都比午后的黑湖畔更适合读书。但你偏偏拒绝了同伴们的邀约,蹑到树的荫蔽里翻一翻麻瓜的书籍。

 

“想不到你会对麻瓜的童话故事感兴趣。”

 

来者的目光落在了书籍的封皮上。西里斯承认,他难得地把注意力锁定在了纯血女巫的身上。

 

“都是俗套的公主与王子的爱情故事。但我得承认,麻瓜们的思想相当有趣。”你笑眼弯弯,合上了书页。

 

相比于幼年时的乖张任性,他已经蜕变得直率但不青涩,坦然却又绅士。一颗灼热的灵魂永远与一切的循规蹈矩格格不入。

 

“为什么不去图书馆?”

 

西里斯摆弄着被撞断的扫帚,两截断木之间只剩下几丝可怜的纤维,摇摇欲坠。你猜测他上一个出现的场景是在魁地奇球场或者禁林上空,当然,后者的可能性更大。

 

“拉文克劳的朋友们大多对天真的麻瓜童话嗤之以鼻。”

 

“那她们就不算是你真正的朋友,”他眉梢略扬,眸间平添了笑意,“或许我才是。”

 

# Severus Snape

 

这场婚姻,自始至终,从青春到暮年,你都没发觉任何一丝温度。其实早在霍格沃茨上学的时候,你就相当执着地喜欢着西弗勒斯。但一切热情都像落在汪洋里的石砾,没有回响。

 

至于当初结婚的理由,成为了你一直以来的耿耿于怀。

 

他选择接受你的爱意,是在神秘人卷土重来的时候。他作为神秘人曾经的追随者,却在神秘人销声匿迹的几年里,去了霍格沃茨任教。相比于贝拉特里克斯的疯狂追随,他的举动难免引起疑虑。

 

所以你猜测,他与你这样一个相当忠心的食死徒结婚,大概是他除了挨几记钻心咒以外,能够缓解他的处境的最好方法。

 

尤其在神秘人彻底失败之后,西弗勒斯的双面间谍身份被揭露于众,你更加肯定自己的揣测的正确性。

 

“爷爷很喜欢百合花?”你的小孙女,阿丽娅,晃悠着小短腿坐在餐椅上,看着你将花瓶里枯萎的百合花换成了一捧新的粉艳艳的百合。

 

闻言,西弗勒斯抬眸,由于年老而蒙着雾气一般的黑眸闪过了一些情绪。他蹙着眉,似乎不悦,于是你又开始浮想联翩。

 

你回应阿丽娅:“是的。”

 

翌日清晨,你尚未睁开双眼,只伸手一探,便发觉身旁的被窝里是凉的。于是心里也跟着凉了。

 

没有洗漱,也没换下睡衣,你打算用简单的早餐来糊弄自己衰老的肠胃,却发现在餐桌上的花瓶里,大朵大朵的波斯菊将百合花取而代之。

 

厨房里,西弗勒斯刚刚把围裙系好。他说:“阿丽娅告诉我,你喜欢波斯菊。”

 

Fin.

hp众人×」当的身后出现 #hp
发问的时候接住了,指尖泛凉的双手牢牢地扣着的肩膀。背对着,不知的神色变幻,却能够察觉到的支吾不定。   放弃等待的回答,但男孩的每个单词都清晰入耳:   "总之,我很喜欢...
hp众人×」渣的基本素养 #hp
原作者:哑炮小姐   # OOC预警  私设预警  撞梗致歉 #哈利波特 #德拉科马尔福 #卢修斯 #卢平 #恋与hp # Harry Potter   尽管曾经是哈利•波特的友,但发誓喜欢...
hp众人 X 】阿尼玛格斯 #斯内普教授 #哈利波特 #hp #恋与hp
,还是被吓到一愣一愣的。   总之这个样子,让一向不苟言笑的西弗勒斯轻笑一声,随后便抱住了。   “这么怕蛇,怎么做地窖蛇王的夫人呢”   (我在一篇hp的评论里看到过一位小姐姐的危险发言...
hp众人×」百无禁忌 #hp
究竟有多喜欢。早在嘤嘤啼哭的年纪,喜欢窥探摇篮里小小女孩的恬静睡颜,甚至还会不受控地用手指戳戳的脸颊,凝脂一般的触感令男孩心里涌起莫名的满足感和占有欲。   偶尔会趁着纳西莎暂时离开的机会...
hp众人×」当另嫁他人 #hp
等等,等到解决一切。在意识到的挣扎只是徒劳之后,用羽毛笔在信纸上留下一句:我可不打算当一个插足婚姻的情.妇,算了吧。   若干年后,与丈夫卡特勒有了一个与相貌极为相似的伶俐乖巧的儿。...
hp众人×」关于偏爱 #哈利波特 #hp
蝴蝶结发愣。“圣诞礼物吗?其实可以在晚宴上送给我,或者派猫头鹰送达。”   “应该有自己的主见和选择。拒绝诺特的邀约,来做我的舞伴。”   德拉科式的强势邀请令忍俊不禁。说,盒子里是拜托的...
hp众人×」蜜糖姑娘 #hp
原作者:哑炮小姐   #恋与hp #哈利波特 #德拉科马尔福 #伍德 #卢平 #韦斯莱 #推荐BGM《雀斑少女》—谢春花  #Tera Appell 缇拉·阿佩尔就是 #OOC预警 私设预警 撞梗...
hp众人×」培养情侣间的兴趣爱好 #hp
不禁笑出了声。 正准备为扎上发带的卢修斯随着的笑声,手上的动作一滞。“怎么了我的夫人,是挑剔我今天为梳理的发型,还是不喜欢这条发带的款式?” 仔细打量着手中捏着的发带,是很别致的淡银色,其间还...
[恋与hp]争风吃醋(众人×)● hp● 德拉科马尔福● 西奥多诺特● 汤姆里德尔
原作者:奇怪的米粒增加了_   众人× 激情短打 这次是蛇院专场XD ooc产物     ver.Draco   德拉科什么都好…只不过的占有欲实在是太强了。   比如和一个拉文克劳男生在...
[恋与hp]男朋友太粘人怎么办(众人×)● hp● 哈利波特● 塞德里克迪戈里
原作者:奇怪的米粒增加了_   众人× 激情短打 ooc产物     ver.Cedric   塞德里克突然很粘人。   各种意义上的粘。   好吧,和谈恋爱之后,本以为是那个先放下身段天天...
【咒术回战向】其实没那么喜欢 #五条悟 #夏油杰 #骨忧太
原作者:月兔   内含:五条悟     夏油杰     骨忧太 其实没那么喜欢     五条悟   五条悟其实没那么喜欢。   五条家的家主,出生即是六眼的天选之子。总觉得自己能够拯救世界...
hp众人×」当发现欺骗了 #hp #恋与hp
尔·沃伦①的尸体留在了​二楼盥洗室,而清楚正有一只蛇怪在密室里磨牙吮血,炯炯的黄眼睛象征着死亡。   此刻,与奥利夫·洪贝相约在宵禁之后的天文塔楼,而对方已亲口承认,曾在昨夜一路跟踪着梅特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