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鬼×原女」不替 #hp乙女 #恋与hp #哈利波特

sodasinei 2021-07-19

原作者:哑炮小姐

 

#  我希望你好奇地点开它

    再耐性地读完它

    最好能喜欢它

 

# 皮皮鬼 × 洛芙娜

 

00.

 

“为什么霍格沃茨会有幽灵?”

 

“那些不愿意面对死亡的灵魂在死后就成为了幽灵。”

 

01.

 

如果没有这一团不明物体突然地从我面前的南瓜汁里冒出来,那么我觉得我入学霍格沃茨的第一餐肯定是非常和谐美妙的。至于这团泛出珍珠般银白的透明物,在空间局促的杯子里不断膨胀,直至露出一个幽灵的脑袋,挂着顽劣的笑。

 

“一年级的小鬼头!”

 

我失声尖叫。身旁一位有着乱蓬蓬的棕发的二年级姑娘将我护在身后,她喝着幽灵的名字,警告他不许乱来。

 

幽灵的脸色由银色渗出乳卝白,好吧,尽管我不清楚是否可以将那称之为脸色,他泼皮的笑声也戛然而止。原以为是姑娘的呵斥奏了效,却不料幽灵径直地穿过她的身卝体,无比近距地凑到我的面前。

 

“你叫什么名字?”

 

视线透过幽灵的身卝体,犹如越过一层粘卝稠的雾,我注意到她方才打了个寒战。原来与幽灵接触会感觉到寒冷吗。

 

“洛芙娜·格雷。”

 

“那你认识卡洛琳吗?”他语速飞快,焦虑,又似乎急不可耐。但我只能听见我一个人的喘卝息,只能察觉我一个人的心跳。他最终得到了我的否定回答,却又不甘地继续纠卝缠。

 

“梅林的三角卝裤,现在幽灵的搭讪方式居然这么老土又直白吗?”与我同为新生的女孩拽着我远离,她的步伐果断又犀利,一头红发随之有节奏地扬起发梢,像极了一簇热情的火焰。

 

“别理他的疯言疯语,格雷小姐,”女孩把一杯葡萄汁塞进我的手里,并再三确定晶莹醇浓的紫色液卝体里面没有再次埋伏着一个幽灵,“我敢肯定他就是罗恩所说的皮皮鬼,一个惹人厌的恶作剧狂热者。我叫金妮·韦斯莱。”

 

我回眸顾盼,在与幽灵先生四目相对的须臾里,他溺亡似的翕动着唇,惊愕又缄默地埋葬在我灰蓝虹膜的混沌深海里。我望着他,像在望着氤氲的银雾,又好像亵渎了一个珍珠色的老故事。

 

他那一眼即可望穿的胸膛里,却好像灌满了沉甸甸的歌谣,而荏苒的周遭无法在他永远定格的青年脸庞上留下痕迹。

 

我觉得我看见了悲凉。

 

02.

 

吉德罗·洛哈特是个彻头彻尾的草包,尽管这只是我的第一堂黑魔法防御术课,但我无比确定他的大吹特吹都是经不起推敲的谎。我没兴趣拆穿他,我也不足以毁掉那些深深痴迷于他的女性们的美梦。

 

“诚邀您共进晚餐,亲爱的卡洛琳。”

 

几乎是在我走出教室的同时,皮皮鬼就从瓦顶的罅隙里窜到了我的面前,别扭地行了一个绅士礼,不过哪里会有以戏弄他人为乐趣的绅士呢?

 

“如果你是诚挚地邀请,那么就不会叫错我的名字了,皮皮鬼先生。”

 

“抱歉,呃,娜尔思小姐。”

 

“我叫洛芙娜·格雷。”

 

也许是发觉了我的愠怒,聒噪的幽灵识趣地暂时放弃了满脑子的话题,有些窘迫地跟在我的身后。他的步子死寂而无声,或者我本不该称那为步伐。但显然的是,我是不可能通过提高步速的方式来摆脱他了。

 

他如轻巧的游鱼一般在空中翻了个旋儿,从我的身后闪到了我的面前,唇角拘谨的弧度使他看上去怪诞又可笑。“你觉得黑魔法防御课怎么样?”

 

“不怎么样。”我厌弃地耸起双肩,而他似乎对我的反应讶异又欣喜,于是干脆贴近我的身侧在空中飘飞,捏紧嗓子尖锐地欢呼一声。

 

“洛哈特教授装作无所不知,实际上他一无所知。比如他今天在课堂上说他曾在南极的冰原上与塞弥亚鬼怪殊死搏斗,但事实上塞米亚鬼怪大多生活在格陵兰北部,而且它们并不危险,个头也只有这么大而已。”

 

皮皮鬼看着我比量着半个臂长的动作,眼神戏谑地似乎恨不得把事实公之于众,当然,他后来的确这么做了。

 

“真有你的,卡洛琳。其实我可以直接带你去霍格沃茨的后厨吃晚餐,就像我们以前那样,先来一杯南瓜汁怎么样?”

 

我无奈作罢,毕竟我没办法强迫一个满脑子卡洛琳的鬼魂记住我叫洛芙娜。更何况我还不知道,是哪个叫卡洛琳的姑娘能这么倒霉地被他惦记着。

 

“不,我现在讨厌南瓜汁。记得吗,你上次就是从我的南瓜汁里蹦出来的,我才不想把一只幽灵喝进肚子里。”

 

他讪讪地瘪嘴:“好吧。那我猜你大概也不记得小精灵巴鲁了,尽管他现在已经很老了,但我觉得他做的纸杯蛋糕还和从前一样好吃。”

 

“你可以吃蛋糕?我以为幽灵不需要食物。”

 

“呃,其实距离我上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吃饭已经有将近两百年了。”

 

原来只是他以为一切如旧而已。

 

03.

 

德拉科·马尔福遇到了灵卝异事件。

 

他被一张署名哈利·波特的纸条引到了奖杯陈列室,确认四下无人后,便欲转身离开,却发现房间的门已经被人反锁住。幽暗的密室令他难以判断时间,在听见锁眼开启的瞬间,他果断地冲了出去,却发现宵禁时间已至。他本打算悄声蹑回斯莱特林休息室,却偏与皮皮鬼撞了个正着,对方的大喊大叫惹来了费尔奇和洛丽丝夫人。

 

于是结果可想而知。

 

蛇院的马尔福少爷是个夜游被抓的倒霉蛋,这件事成为了许多学生的近期话梗。唯有我清楚皮皮鬼才是始作俑者,起因是马尔福曾当众骂了我一句“肮卝脏龌卝龊的泥巴种”。

 

皮皮鬼的出场地点多数是在格兰芬多长桌上,就从我面前的那杯南瓜汁里。

 

“还在闷闷不乐,卡洛琳?得了吧,你才不会同情马尔福那个小鬼头,你不是那种悲天悯人的矫情圣卝母。”

 

“马尔福为什么会到奖杯陈列室去?”

 

“因为纸条啊,”他邀功似的在半空中浮浮沉沉,“那张署名哈利·波特的纸条,我精心准备的。我就知道只有救世主的挑衅才能让马尔福赴约,是不是绝妙的计划?”

 

“那纸条呢?”

 

我的一句反诘仿佛是粘卝稠齁人的糖浆,恶狠狠地糊住了皮皮鬼的喉咙。在他哑然的沉默里,我揭晓了谜底。“马尔福把纸条当作证据交给了斯内普教授,现在哈利已经被拖着一起和马尔福到禁林里关禁闭了。”

 

“你在为哈利·波特鸣不平?”

 

皮皮鬼的侧颊渗出乳卝白的颜色,或许就像恼怒的人会涨卝红了脸蛋一样,激动的情绪也会使幽灵的颜色产生变化。而上一次我见到他的脸颊泛白是在初见的时候,他当时忐忑又执拗地问我是否认识卡洛琳。

 

他眯着眼,像是保险栓摇摇欲坠的烈卝性炸弹。“你该不会是喜欢哈利·波特?”

 

我呷了一小口柠檬水,试图遮掩背心深处被人窥探的尴尬,谁料他尖叫起来,引人侧目:“你默认了,卡洛琳!你居然喜欢波特,那个只会给人带来霉运的混小子!”

 

“那你又能怎么样呢。”我压低了声音,“毕竟你始终都没能记住我的名字,所以我们连朋友也算不上,你的全部只有‘卡洛琳’。”

 

04.

 

他更加顽劣了。

 

仿佛他人的痛苦难堪是他的精神源泉,就像从前无数个千篇一律的晨昼,这是他最卑劣的乐趣。他用硬邦邦的橡子砸向桃金娘。

 

“瞧瞧吧!爱哭的桃金娘,丑陋的桃金娘,满脸粉刺的桃金娘,遭人唾弃的桃金娘!”

 

桃金娘狼狈地躲进盥洗室的马桶里,扯着嗓子喊叫,声音浸满了哭腔:“活该你的小女朋友抛弃了你!你整天殷殷切切地叫她卡洛琳,其实她根本不叫这个名字对吧!你这个混球!”

 

他知道记忆里的卡洛琳·阿佩尔并不是他所遇见的洛芙娜·格雷。

 

但他记得自己变成幽灵以来的第一次浑身上下由银灰变得乳卝白,是因为一年级时的洛芙娜答应了陪他一同参加差点没头的尼克的忌辰晚会。

 

他邀请女孩共舞,却没什么底气。因为就像在场的哈利·波特等三人一样,女孩也流露出对于晚会诡异气氛的悚然。但他看见女孩的手搭上了自己伸出的手,可惜他的身躯只能让女孩的手缥缈地穿过了他,徒留一股凉意。

 

“没关系,卡洛琳。”他捕捉到女孩眸中滑过的一丝歉疚,“你是最漂亮的小蝴蝶。”

 

皮皮鬼手中的橡子滚落了一地,砸烂了桃金娘凄厉的哭嚎,就像枞树的果子咯咯棱棱地撞击着斑斓的彩玻璃,就像如昼的星芒径直穿过他的胸膛,碾碎了沉寂多年却猛然苏醒的梦。

 

05.

 

再见到皮皮鬼是在几周后的三强争霸赛的圣诞舞会。我一早从宴会厅溜了出来,躺在天文塔楼的瞭望台上,一粒粒星子像极了蠢蠢欲动却畏手畏脚的幼兽。

 

“你喜欢看星星吗,洛芙娜?”

 

他难得地唤出我的名字,语气是也罕见的冷静又坦然。

 

“我只是喜欢与星星对视时的心动,其实我最讨厌天文学,我怎么可能记得住那些每夜都在变换的星宿位置呢。知道吗,皮皮鬼,麻瓜在数学方面有一种研究工具叫‘坐标’,我觉得这相当值得引入霍格沃茨的天文学课程。”

 

“卡洛琳也喜欢看星星。”他在我的身旁坐下,指尖触碰着我的额际与鼻尖,留下零零点点的冰凉,“你和卡洛琳很像。外貌,性格,你和我的卡洛琳都很像。”

 

“她是哪个学院的幽灵,我怎么从来没见过?”

 

“她是我在学生时期的一朵惊艳的梦。那是在差不多两个世纪以前了,太久了,洛芙娜,久得我已经记不清我是为什么而死,但我知道我是为了卡洛琳而拒绝面对死亡。”

 

“她爱你吗?”

 

皮皮鬼扭曲出一个奇怪又诙谐的表情,双手一摊,放肆自嘲:“在我是个活生生的人的时候,她就倾心别人而视我不见,更何况是一坨冷冰冰的幽灵呢。卡洛琳可没有什么变卝态的‘恋魂癖’。嘿,要我说你这个没良心的姑娘和她相像呢,你不也是一面无情拒绝我的好意和热情,一面暗恋着哈利·波特。”

 

“你怨恨我吗?”

 

“才不会,而且我觉得你帮了我。不过如果你以后夜游被我发现,我可再不会帮你引开费尔奇和那只臭猫了,尤其是当你的夜游伙伴里有哈利·波特的时候。”

 

00.

 

他们都叫我皮皮鬼。

 

我目送着洛芙娜·格雷离开了寂寥的天文塔楼,她要回到圣诞宴会上去,她即将与她的勇士共舞。

 

一颗星子坠落,耀眼的芒把夜幕割裂,又灼烧出无数的洞。它的归程大概是我的胸腔,否则我怎么会感觉我的早已停跳的心脏突然变得梗塞又沉重呢。

 

我的卡洛琳。

 

我的洛芙娜。

 

# Fin.

 

hp向】甜甜的恋爱终于轮到我了 #男神×你 #hp # #韦斯莱双子 #奥弗伍德
·。” 你点了点头,是那个风云人物。接着你介绍自己的名字,他却摇了摇头,“我认识你。我知道你的名字。” 你感到奇怪,但没有多想。送到教室后,你向他道谢。 他摆摆手说用谢,留给你一个潇洒的...
「德拉科·马尔福×」杀死太阳 #hp #hp #
作者:哑炮小姐   # 德拉科 · 马尔福 × 艾弗琳 · 拉弗斯 # 推荐搭配 《I Wish You Love》—Rosemary Clooney    #   我最近一次遇见纳西莎·布莱克...
「卢修斯·马尔福×」一枚金加隆 #hp #hp #
作者:哑炮小姐   # 卢 修 斯 · 马 尔 福×娜  尼 · 莱 德 # 本篇为第三人物视角   推荐搭配《ma l'amore no》—Ennio Morricone...
「赫敏×你」海底 #hp #hp #
因为他当众辱骂赫敏是个“肮脏的泥巴种”。   我愤懑难当,遂当机立断地甩给他一个石化咒,将从韦斯莱兄弟那里买来的恶作剧糖果一股脑儿地塞进他吐出象牙的嘴里。和罗恩在我身后叫好。         我...
「西奥多××布雷斯」英国梨 #hp #hp #布雷斯扎比尼 #
作者:哑炮小姐   # 西 奥 多 · 诺 ×洛 佩 兹 ·  拉 弗 斯×布 雷 斯 · 扎 比 尔 # 推荐搭配 《Tennessee Waltz》—Patti Page  # 我爱我的宝...
「费尔奇×」洛丽丝 #hp #hp # #阿格斯费尔奇
作者:哑炮小姐   #OOC预警 私设预警 全篇3k+   我相当迷茫,知道究竟是该为自己悲吟,还是应该怜悯这个叫阿格斯·费尔奇的孩子。由于他只是个哑炮的,所以其他巫师的守护神们不同,我只是...
hp众人×你」关于偏爱 # #hp
作者:哑炮小姐   # OOC预警 私设预警 # Tera Appeal 缇拉•阿佩尔就是你 #德拉科马尔福 #弗雷德韦斯莱 #乔治韦斯莱 #hp # Draco Malfoy   德拉...
【德文】逝去的初恋 *斯科的日记● #hp同人文
作者:Remember   *私设大战过后 *斯科的日记 *短篇           我记得那天雨下得很大,特别大的那种,那天,伟大的救世主去世了,来了很多人,爷爷说那个人是家族的敌人...
【德文】斯科的出生● ● 德拉科● 斯内普 #hp同人文
应该姓] [,应该跟父亲姓] [孩子是利生出来的,你出力了吗?] [……] 德拉科一时语塞,望向刚醒来的无力地说道 [姓……马尔福] 德拉科有些骄傲地看着赫敏,赫敏莫名想打人,罗恩早已...
hp众人 X 你】阿尼玛格斯 #斯内普教授 # #hp #hp
,还是被吓到一愣一愣的。   总之你这个样子,让一向不苟言笑的西弗勒斯轻笑一声,随后便抱住了你。   “这么怕蛇,你怎么做地窖蛇王的夫人呢”   (我在一篇hp的评论里看到过一位小姐姐的危险发言...
hp向】中世纪的他你 #男神×你 #hp # #德拉科
,德拉科。   — 他是温柔的王子。 从生下来开始就是全国瞩目。 国王很宠爱他。 而你只是一位小小的女仆。   你从小仰慕他,但因为你他的身份差距而敢离太近。 他总是会在你做错事时温柔的说一...
「德拉科××卢修斯」北冕归程 #hp #hp # #马尔福
作者:哑炮小姐   德 拉 科 · 马 尔 福         × 克洛娜莉兹·马尔福         × 卢 修 斯 · 马 尔 福   # 这是一个理智的故事 # 以主视角和德拉科视角交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