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众人×你」当他发现你欺骗了他 #hp乙女 #恋与hp

sodasinei 2021-07-19

原作者:哑炮小姐

 

# OOC预警 私设预警 撞梗致歉

# Tera Appeal 缇拉·阿佩尔就是你

# 这是在培训课上摸鱼的产物

# Draco Malfoy​ #哈利波特 #德拉科马尔福 #汤姆里德尔 #奥利弗伍德 #伍德

 

虽然德拉科·马尔福是个自私又懦弱的家伙,但这不妨碍你爱他,而他也爱你。

 

“我们分手吧,德拉科。我爱上别人了,而你早就令我感到厌恶了。”​

 

你甚至不敢看他的眼睛,你猜测灰蓝色的眸子里一定是鲜血淋漓的震惊与心碎​,你也知道那种沉甸甸的情感一定会动摇你的决心。但你无法选择其他。

 

你能感觉到,昨夜里烙印在小臂上的黑魔标记还在渗着疼痛,钻心的灼烧感​是无比的真切,而你决心绝对不能把这种不幸与命运牵连到他。

 

手足无措的大男孩像极了一头无助的负伤的小兽,他牵起你的手,女孩的手却只在他的掌心暂停了几秒,留下冰凉的温度和沁染的冷汗。他凑近试图吻你,却遭到果断的拒绝​。

 

“你不能这么对我,缇拉。”

 

接下来的日子里,你与布雷斯·扎比尔出双入对的情景,成为了德拉科眼里最尖锐的刺。直到他攥紧拳头去找布雷斯理论,对方看着他额际凸起的青筋,才告知他真相。

 

“缇拉被迫加入了食死徒。而她不希望你也被搅和进去,我只是陪她演戏。”​

 

​你不清楚布雷斯为什么要约你在午夜的黑湖边见面,他分明不是那种热衷于夜游的泼皮孩子。意料之外地,前来赴约的人是德拉科,你不自然地别过头去不看他。

 

晚风沉默,月色沉默,你与他也沉默。

 

他撸起袖子,胳膊上略微凸起的黑魔标记的边缘还泛着新鲜的红色。你的眼眶顿时酸涩,不由分说地甩了他一记耳光。

 

“你在自以为是些什么!你以为你选择和我一起堕入黑暗,我就会无比感动地和你复合,是吗?我想尽办法地摆脱你,就是为了不让你和我一样沦落泥潭,你不明白吗?德拉科你怎么这么愚蠢!”​

 

​德拉科看着面前女孩的近乎歇斯底里的咆哮,流露出了难得的无畏勇气与细腻温柔,紧紧地把你揽进怀里。

 

“无论如何,别丢下我一个人。那些无法逃避的结果,我们一起面对,缇拉。”

 

天总会亮的。​

 

# Oliver Wood

 

​“知道伍德手里拿着的是什么吗?”安吉丽娜·约翰逊小姐经常这样调侃你,而你只干巴巴地回答那是飞天扫帚,她咂咂嘴​,“应该是横扫七星·伍德。那可是他的爱妻。”

 

的确。

 

拱形窗外是淋淋的雨水,原本翻涌舒卷的白云也变了黑压压的颜色,死寂似的停滞着。大概只有奥利弗这种人还会在雨天出现在魁地奇球场,你突然发现自己已经沦落到了要和鬼飞球争宠的地步了。​

 

奥利弗从来没觉得夏天可以这么盎然,以至于他的脑袋上也扑簌簌地萌芽出了绿意。​他瞥过身旁空落落的座位,目光不善地睨着拉文克劳长桌上举止亲昵的二人。

 

这是你蓄谋已久的诡计。​

 

在格兰芬多休息室,在通往教室的长廊,在暖意泛滥的午后图书馆,你都多次地把手从奥利弗的大掌中抽了出来。至于那些落在脸颊上,嘴唇上,脖颈上的吻,你也都当着他的面用指腹拭去他的痕迹。​

 

而现在,就在奥利弗愤懑地起身要去把你拽回来时,安吉丽娜不怀好意地偷笑着拦住他,解释道:“缇拉就是刻意惹你吃醋呢,看不出来?她旁边的拉文克劳是她的堂哥而已。”

 

​你也搞不清楚,为什么你盘算的绝妙计划居然毫无成效。你努力确保你每次与你的堂哥的肢体接触都能够落进他的眼里,却没有期待中的愤怒与醋意。

 

今天是本学年格兰芬多与赫奇帕奇的魁地奇决赛,​你敢保证赛场上的奥利弗绝对看见了你的身影出现在了拉文克劳的观众席上,而你也能够确定奥利弗的不为所动。

 

“去他的梅林发酵的臭袜子!”

 

二百三十比六十。

 

格兰芬多​获胜。

 

奥利弗跳下扫帚的第一件事就是向你飞奔而去,似乎再如何紧拥的怀抱也不能阐明爱意,而你才不会嫌弃他此刻汗涔涔的球衣呢。

直到当晚格兰芬多休息室里的庆祝晚宴,你才知道自己“伪劈腿”的闹剧早就被奥利弗识破。喝了几杯黄油啤酒的大男孩有些晕乎乎地捧住你的脸,细细密密的轻吻落下,带着酒精的气息。

 

“其实你没必要用那些把戏试探我,缇拉。我永远爱你。”​

 

​# Tom Riddle

 

汤姆·里德尔一直认为破陋的分院帽简直愚蠢得表里如一,否则你怎么会被分到斯莱特林呢,你分明就是一只可爱纯善的小兔子。里德尔觉得你的眼睛里始终浸泡着整个春天,澄澈而温柔的,亮晶晶的。

 

你第一次与里德尔产生了交集,是因为他的宠物银蛇吞掉了你豢养的金丝雀。看着女孩清明的眼白染上了暗暗泛动的红血丝,晶莹脆弱的泪珠在白皙的脸颊上摇摇欲坠,里德尔突然觉得自己心里的野兽大概已经把女孩拆卸裹入腹中不知道多少遍了。

 

他的手掌附上你的发顶,​温柔地摩挲着。他声音哑然道:“我的小兔子。”

 

​唯有你清楚,你才不是什么纯白纯良的乖巧幼兔。你蛰伏已久,又伺机而动,用魔法迫使自己的金丝雀在笼子里啁啾不停地横冲直撞,​而虚掩着的笼门就成为了银蛇猎食的良机。你就是要他撞见泪眼汪汪的你,易碎又无助的你。

 

苦心经营的外壳终被摧毁,在寂寥微寒的天文塔楼​,在乌云蔽月的午夜。

 

昨天,​梅特尔·沃伦的尸体留在了​二楼女盥洗室,而你清楚正有一只蛇怪在密室里磨牙吮血,炯炯的黄眼睛象征着死亡。

 

此刻,你与奥利夫·洪贝相约在宵禁之后的天文塔楼,而对方已亲口承认,他曾在昨夜一路跟踪着梅特尔·沃伦,并在盥洗室附近看到了里德尔的身影。

 

“那你打算呢?要去告发里德尔吗,无畏的勇士?”​你步步紧逼,直至奥利夫·洪贝已经贴上了塔楼瞭望台的矮栏杆,再退无可退。

 

白光。

 

一刹刺眼的白芒​灼伤了漆黑的夜,奥利夫·洪贝从高塔坠下,在一声沉重的闷响之后炸成了大朵血花。

 

里德尔似乎早已成为这幕诡秘戏剧的目击者,他似乎颇为诧异,又好像波澜不惊。“你骗了我,小兔子。”

 

“是他自己失足摔下去的哦。”

 

女孩原本冷漠犀利的笑容立即柔软成了深春的溪流,​眉眼重新渲染了弱柳扶风的颜色。里德尔上前,单手捏起你的下巴,却只在你的唇角留下一吻,而你知道他才不是那种会浅尝辄止的人。

 

“那你要怎么惩罚我呢,汤姆?”​

 

① 梅特尔·沃伦,即哭泣的桃金娘。

 

# Fin.

hp众人×的身后出现 #hp
原作者:哑炮小姐   # OOC预警 私设预警 撞梗致歉 #德拉科马尔福 #弗雷德韦斯莱 #乔治韦斯莱 #汤姆里德尔 #hp #哈利波特 # Tera Appeal 缇拉·阿佩尔就是...
hp众人×其实喜欢 #hp
红黄相间的领带相配的。   “只是视觉冲动而已。”多番地如此提醒自己。但在清晨时分的图书馆遇见还是放任自己的脚步。女孩细密的睫毛就像盛夏里的蝶翼,每一次颤动都惹得心尖痒痒的...
hp众人×另嫁他人 #hp
等等,等到解决一切。在意识到的挣扎只是徒劳之后,用羽毛笔在信纸上留下一句:我可不打算一个插足婚姻的情.妇,算吧。   若干年后,丈夫卡特勒有一个相貌极为相似的伶俐乖巧的儿。...
hp众人 X 】阿尼玛格斯 #斯内普教授 #哈利波特 #hp #hp
,还是被吓到一愣一愣的。   总之这个样子,让一向不苟言笑的西弗勒斯轻笑一声,随后便抱住。   “这么怕蛇,怎么做地窖蛇王的夫人呢”   (我在一篇hp的评论里看到过一位小姐姐的危险发言...
hp众人×」渣的基本素养 #hp
原作者:哑炮小姐   # OOC预警  私设预警  撞梗致歉 #哈利波特 #德拉科马尔福 #卢修斯 #卢平 #hp # Harry Potter   尽管曾经是哈利•波特的友,但发誓喜欢...
HP众人向」偷偷看片被发现 #HP #HP
难以置信的目光时,西里斯微挑起眼眸来朝声口哨,悠然自得的样子仿佛被捉到看片的人不是。   “今天怎么下课这么早?”在说话期间,还能听到从手上的平板传来的几声羞|耻到极点的呻||吟...
【综英美all他们都喜欢(伪修罗场) #男神× #hp #漫威 #漫威向 #神探夏洛克 #x战警
教授,虽然长得好看,但是老啊!” “的确,你们现在已经十九岁该有四十岁吧?” “对!这叫老牛吃嫩草,绝对不可以答应!!!懂吗?” 这时的Pietro和并没有发现远处的Eric...
hp众人×」关于偏爱 #哈利波特 #hp
原作者:哑炮小姐   # OOC预警 私设预警 # Tera Appeal 缇拉•阿佩尔就是 #德拉科马尔福 #弗雷德韦斯莱 #乔治韦斯莱 #hp # Draco Malfoy   德拉...
hp众人×」蜜糖姑娘 #hp
原作者:哑炮小姐   #hp #哈利波特 #德拉科马尔福 #伍德 #卢平 #韦斯莱 #推荐BGM《雀斑少女》—谢春花  #Tera Appell 缇拉·阿佩尔就是 #OOC预警 私设预警 撞梗...
hp众人×」培养情侣间的兴趣爱好 #hp
原作者:哑炮小姐   #哈利波特 #伍德 #韦斯莱 #卢修斯 #斯内普 #hp #塞德里克 #Tera Appell 缇拉·阿佩尔就是 #OOC预警 私设预警 撞梗致歉   =Harry...
hp众人×」百无禁忌 #hp
着德拉科表情的每一丝变化,猜测大概是西奥多有着普通男孩之间的矛盾而已。   "啊呀,其实诺特家族只是备选之一,哥哥不用担心。"好不容易憋出一句安慰的话语,却显然地起反作用,德拉科的脸色只阴不...
HP众人向」喝酒被个正着 #HP #HP
地抬手接过那酒杯。   仿佛是故意的,的唇正好沾在上面的口红印的位置相重合,轻抿一口酒后,西里斯便随手将酒杯放在一边的桌上,随意地舔舔唇,就俯身一个横抱将抱起来一把扔床上。   男人松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