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拉科×你×卢修斯」北冕归程 #hp乙女 #恋与hp #哈利波特 #马尔福

sodasinei 2021-07-19

原作者:哑炮小姐

 

德 拉 科 · 马 尔 福

        ×

克洛娜莉兹·马尔福

        ×

卢 修 斯 · 马 尔 福

 

# 这是一个理智的故事

# 以女主视角和德拉科视角交替进行

 

#

 

我是克洛娜莉兹。

 

我不知道马尔福庄园的春天竟然如此迫切。狭细的门缝是时间撕裂的伤口,庄园的书房里是旖卝旎的风光。小德拉科僵直地趴在门缝前窥探,我脚步轻悄,从他的身后靠近,捂住了他的眼睛。

 

“别看,德拉科。”

 

我的手背蹭到了他额际的涔涔冷汗。我知道他的眸子澄澈动人,像灰蓝的湖水里撒满了琥珀,而好看的眼睛不应该被玷污。

 

书房内香汗卝淋漓的女孩是我的校友,阿拉贝拉·弗林特。女友们都说她与我相像,但她的明艳活泼比我更加诱卝人。屋内的男子是我的叔父,卢修斯·马尔福,或许他与他的亡妻纳西莎之间真的只是一纸联姻的关系,否则又该如何解释他的纵卝情呢。

 

我带着德拉科越过回音荡漾的长廊,一路捂着他泛出绯红的双耳,直到庭院的枞树下。我不是什么圣洁的信徒,但我希望他永远纯善,所以我在吻过玫瑰花瓣上残存的晨露之后,才敢吻上他的眉眼。

 

“爸爸会爱上她吗?”他问。

 

“不会。”

 

我再次吻了吻他的眼角。

 

##

 

我是马尔福。德拉科·马尔福。

 

我知道克洛娜莉兹·马尔福是我血缘关系上的堂姐,但我仍然爱她。

 

据说她来到马尔福庄园时,我只是母亲腹中的小小胎儿。尽管我的降生导致了母亲的离世,但我觉得克洛娜莉兹比我可怜,她说她当年得知父母死在阿兹卡班的时候,口袋里已经不剩几个金加隆了。

 

我一直叫她姐姐。

 

我的每一帧记忆里都有她。她曾用一双触感冰凉的手,将我的瞳孔与香艳的场面隔绝开来,阻止了一场惨烈的灼伤。

 

我喜欢她的亲吻,所以我偶尔也会吻她。手背,脸颊,或者额头。我经常送花给她,蔷薇,铃兰,波斯菊,还有玫瑰。在她心情不错的时候,她会一边在花瓶里给它们找个合适的位置,一边笑吟吟地告诉我不能随便送女孩子玫瑰花。

 

“我不会再送玫瑰花给其他人的。”

 

“不,你会的。不过我很高兴我是第一个收到它的女性,谢谢你,可爱的小绅士。”

 

她很爱笑,但从不开怀。她的唇角永远浸泡着温柔,像是清风不断、涟漪不断的湖面。她更成熟,更冷静,更从容,她说她的名字来源于“北冕座”,我觉得那大概是高贵的苍穹之冠。

 

#

 

我发誓我不是一个自恋狂,但我觉得我的叔父卢修斯不大对劲,他对我的爱正在发生改变,或者说它早就变了质。

 

我攥着一小捧苍兰从庭院回到室内,赤卝裸着双脚。卢修斯带我到沙发凳上坐下,他的金发一丝不苟地被黑色缎带束起,他亲手为我穿上鞋子。在他的指腹蹭过我的脚踝时,我注意到了他上下滚动的喉结。这样的生卝理反应令我悚然。

 

他会在我读书时,默不作声地进入书房。温热的大掌附在我的侧颊,摩挲,轻抚。

 

“你真漂亮,我的莉兹。”

 

“您打扰到我写魔药学论文了,卢修斯叔叔。”

 

我偶尔庆幸,因为阿拉贝拉还会时不时地出现在他的房间,以一丝卝不挂的姿态。这意味着至少目前他还没打算逼迫我些什么。在那几小时里,我带着德拉科逃离,去花园,去练习魁地奇,或者去帕金森家享用下午茶。

 

##

 

我第一次登上霍格沃兹的天文塔楼是和她一起,她说她带我来看天龙座和北冕座。我觉得夜游很疯狂,尤其是发生在一个斯莱特林和一个拉文克劳的身上,但我没有拒绝邀约。

 

她的外袍足够大,甚至可以再裹住一个我。我总能在恍惚之间觉得她大概不止年长我六岁,譬如此刻,我想象中应该能从她的衣衫上闻到草莓罗勒水或者甜牛奶的气息,但却只有郁郁的乌木沉香,耳畔仿佛是教堂钟声在动荡不安。

 

“没有上帝,德拉科。”她的话莫名其妙,可我只注意着她深蓝眸子里的斑驳星子,它们溺亡,而我也是。“大约从去年冬天起,你父亲小臂上的黑色印记已经开始隐隐作痛了。无论何时,记住你属于星海,德拉科。”

 

她捧着我的脸,神情比悲伤要淡漠,比哀痛要坦然。我抱住了她,却像拥着一团嶙峋的骨那样地令我酸涩,我问:“你会离开我吗?”

 

“总有那么一天。”

 

#

 

圣诞假期,我和德拉科一起从霍格沃兹回到马尔福庄园。还有同行的阿拉贝拉·弗林特。

 

晚宴的内容令我作呕,这不关乎小精灵的厨艺是否退化,而是在于阿拉贝拉全程的秋波频频。德拉科对我耳语,问我,他的父亲是否会娶她。在得到我的否定回答后,他送给了我一个南瓜汁味儿的湿漉漉的面颊吻。

 

觥筹之后,我把自己藏匿在书房里,卢修斯却熟稔地推门而入,巧合得仿佛我与他才是秘密幽卝会的一对。

 

“有一个与自己的养女年纪相仿的女孩作为情卝人,看起来这令你容光焕发,卢修斯叔叔。”

 

“我的莉兹。”他的指尖描摹着我的轮廓,眉梢,唇角,下颌,颈窝,最终停在了锁骨。他声音哑然。“因为弗林特小姐很像你。只有你才令我痴迷。”

 

我情愿相信一定是晚宴上的酒精令他神志不清。他的气息从身后传来,温热,湿润,扑打在我的耳垂,像蛊惑,像蠢蠢欲动,像坦诚的欲卝望。我的愚勇使我抛出疑问:“那么接下来我们会发生什么吗?”

 

“你愿意吗?”

 

“不。”

 

##

 

她疯一般地逃离了马尔福庄园,嫁给了与她缠卝绵爱恋了两年的卡雷尔·帕金森。我挽留她,想方设法地挽留她,但她的名字还是出现在了帕金森家族盘根错节的家谱上。她说她摆脱了病态的囚笼,并且很幸运,主人还没来得及锁上笼门。

 

我原以为她察觉了我对她不卝伦的爱,但后知后觉地明白了她只是为了从我的父亲的情愫中挣脱。我突然为自己一直以来的怯懦而庆幸,否则她离开的原因还得再加一条“德拉科·马尔福”。

 

后来,父亲并没有娶阿拉贝拉·弗林特。听说那个女孩伤心欲绝,而我觉得她早该清楚,我的父亲在看着她的时候,眼里只有一层浮于表面的欲卝望。

 

再后来,尸卝体与杀卝戮,支离破碎的庄园与没落的马尔福,再没有人愿意为我捂上眼睛了。她告诉我,我属于星海,却没告诉我她属于另一片夜幕。

 

北冕。归程。

 

# Fin.

××」爱人,爱人 #hp #hp # #
原作者:哑炮小姐   #     ·   ×加 希 娅 ·   弗 ×   ·      #   自从加希娅·从霍格沃茨毕业之后,·再也没见过她...
hp众人×」追妻火葬场(下) #hp # #赛德里克 # # #伍
上车的时候​小罗恩无意中踩了小一脚。 尴尬地看着旁边的莫丽·韦莱,真想当场刨个洞钻进去。​   回忆结束。 明显看到的嘴角的弧度向下变化了几分。“或许夫人有充足的理由?” 将...
·×」杀死太阳 #hp #hp #
。”   是我的学弟,他也是个林。他的傲娇脾气从来没有变过,从前拽着一张脸叫我艾弗琳,现在拽着一张臭脸唾骂我。或许他更恨他自己,如果不是他总是邀请我到庄园去,我又哪里有那么多的机会...
·×」一枚金加隆 #hp #hp #
原作者:哑炮小姐   #    ·   ×娜  尼 · 莱  # 本篇为第三人物视角   推荐搭配《ma l'amore no》—Ennio Morricone...
hp向 all】玫瑰凋谢 #男神× #hp # # #汤姆里 #
含有子世代(格兰芬多三人组,韦莱双子加珀西加金妮,木头学长,林四人组,赛娜),亲世代(掠夺者三人,莉莉,西弗,克,茜茜,贝,没鼻子)。几乎全员   ——那个热烈如火的女孩,沉睡于玫瑰...
·×」暮霭恋人 #hp #hp #
原作者:哑炮小姐   #    × 阿 格 莱 亚 # 愿暮年仍然悸动 # 是旧文补档辣   #   乔安娜·顿·怀的婚礼即将于明日举行,但我并不打算出席。不是因为我舍不得看着我...
×」烧死#hp # # #hp
原作者:哑炮小姐   #真•短打 #OOC预警 私设预警 #期末考完试后自习课上摸鱼的产物   自从罗齐夫妇被押入阿兹卡班,他们的女儿,即我的教/,埃芙琳•罗齐就定居于庄园了...
hp众人×」当分院时 #hp #hp # #塞德里克 #内普 #
血家族的长辈们的记忆中,·是个彬彬有礼的小绅士。大概唯独在面前,或许是由于年长他几岁,他总是一边赖着不放,一边逞强好胜地表现出本不属于他年龄的成熟。   “姐姐,会被分到林吗...
hp众人×」追妻火葬场(上) #hp # #
原作者:哑炮小姐   #又名“论吵架后追妻的有效方法” #上部内含:特别篇 #下部内含: 奥弗 赛德里克  内普 里 #Tera Appell 缇·阿佩就是 #OOC...
[塞德里克/×]一见钟情(獾院学长×蛇院学妹)● hphp● 塞德里克迪戈里
德里克。   不过最先结识的朋友是。   也有极深的印象,毕竟开学就被给拒绝了,也倒是在众多新生面前丢了脸,不禁认为他多此一举,同时心里有些看扁他。   很讨厌各处结识...
hp】当是吸血鬼● hp● 塞德里克● 内普● 里
原作者:某川   ▪ooc预警 ▪如若撞梗 那咱俩就是姐妹 ▪内含:     塞德里克  里    西弗勒 ▪脑洞很大,娱乐看文     裹着毛毯翻找着仅存的血浆,可惜...
hp】当他们半夜发现不好好睡觉● hp● 里● 塞德里克● 内普●
原作者:某川   ▪ooc预警 ▪撞梗即姐妹 ▪内含:  /  /塞德里克 /里 /西弗勒 /   他是为一阵阵细微的抽泣声而醒来的,朦胧之中看见死死拽着被角,虽是没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