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德尔×海莲娜」荒唐冠冕 #恋与hp #hp乙女

sodasinei 2021-07-19

原作者:哑炮小姐

 

# 汤 姆 · 里 德 尔 × 海 莲 娜 · 拉 文 克 劳

# 推荐搭配BGM 《莉莉安》- 徐佳莹 

# 标题源于成语冠冕堂皇 #哈利波特 #汤姆里德尔 #海莲娜拉文克劳 #拉文克劳

 

#    

 

海莲娜以为他爱她。

 

#   

 

海莲娜有时会忘记自己是个游游荡荡的幽灵,她觉得自己还年轻,就像她死亡时一样年轻,似乎她根本没有经历过那些几百年的空洞的荏苒光阴。

 

她从前喜欢莺雀,蓝宝石,书墨香,馥郁的仲春,但现在她愿意奔向荆棘,黑湖,浓夜,银绿色的梦。

 

今晚是干涸的。星河枯竭,也没有月光,连同此刻她焦急迫切的心情,一切都是黑压压的。一如往常,青年为她而来,皮鞋踢踏在长廊上,他为她带来一束玫瑰花。她银白透明的脸庞涌现出羞赧的乳卝白色。

 

“我等了你很久,汤姆。我以为你今天不会来了。”

 

“抱歉,海莲娜。碰到了棘手的问题,所以耽搁了一些时间。”

 

汤姆·里德尔牵起她的手,落上轻柔蜜意的吻。他原本不可能触碰到一个幽灵的实体,而为了她,他必须费些周章,找到瓦解人与幽灵之间的隔阂的办法。

 

海莲娜有点想哭。这是他与她第一次的真正意义上的接触,她感到原本空泛的胸腔里一瞬间变得酸涩极了。那种感觉,就好像她又死了一次,尽管她现在只是一个鬼魂,只是一团捶不散的银雾。

 

“我只是个幽灵,汤姆。我的意思是,我以为你不会把我的碎碎念放在心上。”

 

昨天,在这条长廊的拐角处,海莲娜和里德尔撞见了一对正在热切拥吻的小情侣。她先是尴尬,离开之后,又是落寞。里德尔睨了一眼那个温度飙升的拐角,她注意到了他眼中的淡漠。

 

“没有爱情是一件很悲哀的事情,汤姆,比如我,悲哀的典型。”

 

他向她微笑,细腻,柔情。他想去牵她的手,却只抓到了转瞬即逝的空雾,触感冰凉。她强装释怀,眉眼含笑,唇角微扬。

 

“没关系,汤姆。你愿意每天来陪我,我就已经非常高兴了。要知道,可从来没有学生真心地情愿与幽灵密切来往,那些贪婪的家伙们只觊觎拉文克劳的冠冕。”

 

于是,今夜,他可以触碰到她了,像两个活生生的人,像活生生的海莲娜·拉文克劳,像活生生的汤姆·里德尔。海莲娜突然觉得,她不必再纠结于有关血人巴罗的斑驳又破碎的回忆了。

 

她想,他一定很爱她,只是他不说。

 

#

 

自从汤姆·里德尔把灵魂分割,即便不用那些诡秘的老魔咒,他也可以轻而易举地触碰到幽灵的实体。他开始支离破碎,就像一把长满钝锈的铜剪刀硬生生地割裂了婴儿粉嫩美好的身肢。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海莲娜怒不可遏的模样,她浑身上下涨满了清晰的银白,隐忍着摇摇欲坠的泪,像是凉薄,易碎,又藏着荧荧星火的珠母贝。他把海莲娜揽入怀中,吻了吻她的眉眼,又吻了吻她的鼻尖。

 

“为什么不向我倾诉呢,海莲娜?”

 

“那些贪婪的,无知的,愚昧的,不择手段的学生!他们想从我这里打探到拉文克劳冠冕的下落!哼,他们当然什么也得不到,”她猛地吸吸鼻子,瑟瑟地颤抖,“所以他们就用那些肮脏的词侮辱我!用橡子,用石头,用沾满泥浆的臭袜子砸我!”

 

此时的塔楼冰冷又静谧,但不难想象几刻钟之前的喊叫,混乱,丑恶,它们四处翻飞。

 

他轻抚着她的背,在她的耳边落下朵朵温和的呢喃。她的泪珠开始不受控了,就像贵妇长长的珍珠项链被扯断了线,银色的,一颗一颗的,却没能洇湿他的袍子,只是化作微如尘埃的星子,零零碎碎。

 

就像她的甘之如饴一样,波澜壮阔的爱情只是虚妄。她怎么可能在他的心里留下痕迹呢。

 

“你真让人心疼,海莲娜。愿意讲讲你的故事吗,我想听。别担心,无论如何我都爱你,爱一个完完全全的海莲娜·拉文克劳。”

 

那些经历了苦难之后却仍然向往罗曼蒂克的灵魂,在温柔面前,总是格外轻易地溃不成军。她哭得甚至打嗝,依偎在他的怀中良久才平复情绪。她准备好了对他坦诚相待。

 

“是的,我偷了我母亲的冠冕,然后逃跑,没有归程——我承认,我承认我是个被冲动唆使的罪人,汤姆。我的母亲很生气,她不惜一切地要找到我。巴罗,那个脾气暴躁同时又爱慕着我的家伙,受到我母亲的嘱托,他找到了我,却又一时愤怒地杀了我。他是个疯子,汤姆,大概暴怒和抓狂才是他的本体。所以他至今带着镣铐试图赎罪,但我永远不会原谅,绝对不会。”

 

她掀起衣襟,一道被斧子劈过的疤痕鲜明地裸卝露出来,没有血痂,没有脓水,它只安静地扭成一条多足的虫。

 

“那后来呢,你的母亲找到冠冕了吗?”

 

星辰荡漾,以至于海莲娜没能发觉他眼中一晃而过的猩红的光。

 

“我把它藏了起来,在阿尔巴尼亚的森林里,大概在一棵枯槁的老树下。答应我,汤姆,替我保守这个秘密好吗。除了已经逝去的烂俗又短促的人生以外,我只剩下你,汤姆,唯有你。”

 

她觉得,她望着他,就是望着满目璀璨。

 

#

 

他一去不返,连同她最卑微无声的爱。再没有人能够触碰到她,海莲娜知道自己重新归为一团缥缈的雾,包括她曾经得到的最虚伪的爱,都是以拉文克劳冠冕为筹码而明码标价了的。她连声嘶力竭的底气也消失殆尽了。

 

此刻,她盯着哈利·波特额头上闪电形状的伤疤,最后一次将黯淡的回忆从空洞的脑海里揪了出来。在战争爆发的霍格沃茨,她知道这是她唯一残余的价值。

 

一切晦涩的真相与秘密全都浮现,她看着被奉为救世主的大男孩的绿眸染上诧异的情绪,他问她当初为什么轻信了伏地魔。

 

她阖眸,沉思。她的记忆从头至尾只有一位名为汤姆·里德尔的谦和绅士,从未有过伏地魔。

 

“我不知道……我以为他那么温柔,又富有同情心……”

 

她看着哈利·波特奋力奔赴光明的背影,她发誓这是她第二次选择相信一个学生,也是最后一次。而最初的毫无保留的赤诚与满腔热忱,早就沦落成了支离破碎的泡影。

 

她转身,离去,融进断壁残垣的阴影里。

 

火焰。直到黎明。

 

# Fin.

 

[塞德里克/拉科×你]一见钟情(獾院学长×蛇院学妹)● hphp拉科马福● 塞德里克迪戈
迷情剂的事实,而你只是想抱着看热闹的心态见证事件的发展。   就在几天前三强争霸赛的勇士已经选出来了,代表霍格沃茨的是赫奇帕奇院的迪戈,与此同时也有更多的女生暗迪戈了,更有甚者跟踪他,给他不停地...
拉科××卢修斯」北冕归程 #hp #hp #哈利波特 #马
原作者:哑炮小姐    拉 科 · 马  福         × 克洛莉兹·马福         × 卢 修 斯 · 马  福   # 这是一个理智的故事 # 以主视角和拉科视角交替...
「卢×你」疯爱 #hp #hp #哈利波特
音符独特的敏卝感。 卢恍惚地轻呵一句,朦胧得就像是悄悄融化在雪地的蜜糖。“可惜现在是仲夏,莱特西娅。”    我将填满梅子色的下唇稍稍上耸,向民宿主人道别:“看来我们只能离开了。很遗憾,罗格瓦松...
拉科××卢修斯」爱人,爱人 #hp #hp #马福 #哈利波特
猝不及防的爱情盟约,我的乖孙女。”   “不。是特拉弗斯福的双赢。”   在逼仄的旋转楼梯后的墙角拉科紧贴着加希娅,质问道:“你就这么急不可耐地要把特拉弗斯家主的位置收入囊中吗,加希娅...
「卢修斯·马×」一枚金加隆 #hp #hp #哈利波特
原作者:哑炮小姐   # 卢 修 斯 · 马  福× 利 尼 · 莱  # 本篇为第三人物视角   推荐搭配《ma l'amore no》—Ennio Morricone...
hp众人×你」渣的基本素养 #hp
原作者:哑炮小姐   # OOC预警  私设预警  撞梗致歉 #哈利波特 #拉科马福 #卢修斯 #卢平 #hp # Harry Potter   尽管你曾经是哈利•波特的友,但你发誓你喜欢...
×你」共冕 #hp #hp #哈利波特 #伏地魔 #汤姆
轻喃,不掺杂任何情欲地:“你曾经也是这样讨好我的祖母的?那个老处/的味道怎么样?”    听闻我这番莫须有的调侃,在我的肩头留下血丝迭起的齿痕。“你总是自以为是,卡杰琳。”    “我早就...
hp向 all你】玫瑰凋谢 #男神×你 #hp #哈利波特 #拉科 #汤姆 #卢修斯
。   塞德里克— 温雅如他,也会在提起她时失态。   卢— 她每天带着笑容蹦蹦跳跳地哼唱着她教的一首歌。   亲世代 詹姆— 身上永远有玫瑰味,仿佛她还在。   西斯— 沉睡于玫瑰群中,她一起...
」猫鼠游戏 #hp #汤姆 #伏地魔 #hp #哈利波特
原作者:哑炮小姐   # 汤姆 •  × 安洛 • 艾弗 # 第三人物视角 # 推荐搭配 《Angel》    ● 没有人会愿意接近安洛。 除了我。   ● 没有正常的词汇能够形容她...
拉科·马×」杀死太阳 #hp #hp #哈利波特
原作者:哑炮小姐   # 拉科 · 马福 × 艾弗琳 · 特拉弗斯 # 推荐搭配 《I Wish You Love》—Rosemary Clooney    #   我最近一次遇见纳西莎·布莱克...
×你」知更鸟荼蘼花 #hp #hp #汤姆
特别之处,孩子,但你还不够年龄——你才八岁。”​   ​看着邓布利多带着你离开,他那带着渴望嫉妒的炙热目光简直快把你的后背灼出个洞来。   ​从对角巷回来的当晚,你象征性地用过晚餐后回到了房间...
拉科·马×你」暮霭恋人 #hp #hp #哈利波特
原作者:哑炮小姐   #  拉 科 × 阿 格 莱 亚 # 愿暮年仍然悸动 # 是旧文补档辣   #   乔安·马顿·怀特的婚礼即将于明日举行,但我并不打算出席。不是因为我舍不得看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