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拉科×你×卢修斯」爱人,爱人 #hp乙女 #恋与hp #马尔福 #哈利波特

sodasinei 2021-07-19

原作者:哑炮小姐

 

德 拉 科 · 马 尔 福×加 希 娅 · 特 拉 弗 斯×卢 修 斯 · 马 尔 福

 

#

 

自从加希娅·特拉弗斯从霍格沃茨毕业之后,德拉科·马尔福再也没见过她。

 

他爱极了加希娅。

 

她比他年长两岁,灵魂却好像已经漂泊摆渡了更久更久的悲凉。他知道她不属于那些普通的骄矜的纯血小姐。她偶尔也不那么犀利,她会枕在他的腿上,阖眸,听黑湖边的阳光在吟唱。

 

当指尖划过她的脸颊,德拉科就知道他永远也忘不掉这种凝脂一般的柔软细腻。他尽力在她面前表现得比她更成熟,因为他总是患得患失,他的加希娅就好像缥缈的云雾。在这段恋情里,她从来不把爱意宣之于口。

 

“你会离开我吗?”他问,忐忑却暴卝露无遗。他知道她一直觊觎特拉弗斯的家主之位,他也知道,在她的心里,爱情的地位只有区区几丝而已。

 

“大概不会。”她浅浅地睁眼,声音轻柔地碎在湖面的波澜里,但汹涌了他的心跳,“我的爷爷,你知道的,也就是特拉弗斯的现任家主,他铁了心要让我的堂兄继承他的位子,我绝不可能分得一杯羹了。没有希望的事情,我才不会用自己去博弈。安于现状,也是一种及时止损。”

 

“那都没关系,加希娅,未来的马尔福夫人这个名号也一样风光。”他的唇流连在她的眉眼,吻了又吻,“我爱你。”

 

而此刻,在特拉弗斯宅邸,马尔福父子受邀出席老爷子的生日宴会。通过了会客厅的拱形鎏金铜门,德拉科注意到了正在与莱斯特兰奇先生下着巫师棋的老爷子,以及侍候在旁的加希娅。

 

她只睨了他一眼。

 

德拉科感到胸腔内猝不及防地抽搐地疼了一下,当初她与他诀别分手的场景,在他的脑海内连篇浮现。他记得自己当初的苦苦挽留,甚至最后变成了含泪哀求,而她却叹息他的幼稚。

 

“要怪只能怪我的堂哥,他就是个愚蠢得要命的莽夫。他一门心思奔赴神秘人的麾下,却成了死在阿兹卡班的亡魂。现在,你要我怎么辜负这手到擒来的机会呢,德拉科?”她曾这样反问他。

 

老爷子咳着,面对着溃散的几枚黑棋和窘迫的局势,焦虑地思忖着。

 

加希娅上前,戳了戳黑棋骑士的头盔,它顺从地翻越到右前方的格子里。“爷爷,既然曾经寄予厚望的棋子已经被对方削掉了头颅,为什么不重选一枚,另辟蹊径呢?”

 

直到白棋国王的冠冕坠落,黑棋胜。

 

“爷爷,我已经和卢修斯商议过了,订婚仪式最迟在下个月举行。您意下如何呢?”

 

老爷子哼了一声,听不出是喜是怒。“真是一场猝不及防的爱情盟约,我的乖孙女。”

 

“不。是特拉弗斯与马尔福的双赢。”

 

在逼仄的旋转楼梯后的墙角里,德拉科紧贴着加希娅,质问道:“你就这么急不可耐地要把特拉弗斯家主的位置收入囊中吗,加希娅?以至于你抛弃了我,转而选择了我的父亲,选择了现任的马尔福家主,嗯?”

 

“显而易见,不是吗。”

 

他的气息尽数喷洒在她的脖颈,潮湿,灼热。“我知道,你用与马尔福的联姻作为底牌。你想从我父亲身上得到的一切,我也能够给你,而且我比他更爱你——不,他根本就不爱你,加希娅。”

 

她感觉到他攥着她小臂的力道在不受控地加重,她甚至不敢看他的眼睛——那双灰蓝色的眸子,比涤荡过后的天空更澄澈。“那都无所谓,德拉科。你得知道,只有手中的实权才不会对你说谎。”

 

#

 

得到了老爷子的默许之后,加希娅从特拉弗斯宅邸搬进了马尔福庄园暂住。临别时,阿尔伯特叔父打趣她是年轻貌美的准马尔福夫人,她吟笑:“杰出的女性怎么会允许自己被冠以夫姓呢?我永远都是特拉弗斯,不是吗?”

 

萤火斑驳,月撒星河,加希娅窝在书房内的沙发椅上,赤卝裸的脚丫摩挲着法兰绒地毯,泛着浅玫瑰色的指尖将书页翻得簌簌作响。

 

卢修斯推门而入,难得地撞见了像个小女孩一样的慵慵懒懒的加希娅,却不料他喉结微耸的细节已落入她的眼中。

 

“原本摆在这里的花瓶呢,加希娅?”

 

她曾随口提及,她喜欢在读书的时候闻到松针或者玫瑰的暗香,于是卢修斯用最昂贵的花瓶将她的小愿望一枝一枝地装点起来,摆放在书房一角。

 

“它被摔碎了。那是在今天下午的时候,噢,当时你还在魔法部忙着呢,格林格拉斯家的小卝姐受邀前来拜访。可后来我和德拉科吵了一架,他赌气强卝吻了阿斯托利亚,还失手打翻了花瓶。或许我该给那位落荒而逃的小卝姐写信表示歉意,你说呢?”

 

加希娅胡乱地翻了几页,又啪地将书合上,漫不经心地用指腹描着封面上的烫金字体。

 

卢修斯缓步上前,抬手,用食指的关节蹭了蹭她的鼻尖,下唇,直至锁骨。他问:“为什么?”

 

“涉世未深的女孩被人强卝吻泄卝愤,她一定难堪极了,不是吗?”

 

“不,”他的手指辗转于她的耳垂,惹得气氛暧卝昧而微妙,“你知道我在问什么——你和德拉科为什么吵架?”

 

“唔,”加希娅站起身,赤足踩在卢修斯的脚背上,双手试探地四处撩火,最终在他的小腹处戛然而止,“是因为下周的婚礼。他最近情绪一直很不稳定。”

 

“看来他很爱你。”

 

听着男人哑然的低音,加希娅心中得逞地暗喜。“别生气,卢修斯,我会解决一切的。我们的婚礼会如期举行,无论什么都不足以成为我和你之间的障碍。”

 

她回到了客房。至于卢修斯的卧室,她从未打算涉足,毕竟她怎么会亲手撕裂掩盖这场婚姻本质的最后的遮羞布呢。去他的爱情,她想着,把脸埋进了枕头里。

 

翌日黄昏,家养小精灵鲁比在玄关处等候加希娅回到马尔福庄园。它愉悦地瞪圆了灯泡似的眼睛,因为它的女主人似乎心情不错,想必是与莎菲克太太共度了美妙的下午茶时光。而当加希娅刻意用魔咒弄伤了自己的小臂时,小精灵鲁比又困惑地挠了挠它那光秃秃的小脑袋瓜。

 

“别让任何人知道。”她扔下一句命令,转身蹑进了德拉科的卧室。

 

暑假即将结束,正在收整行李的德拉科没想到她的到来,一时错愕。尽管加希娅有意将受伤的手臂藏在身后,但他还是发觉了。

 

在挥动魔杖的时候,德拉科生平第一次懊恨自己施用“愈合如初”的咒语时不那么得心应手,于是他又翻来一瓶白鲜香精,小心翼翼地将其涂抹在那道刺目的红痕上。

 

“你不该这么做,德拉科。”

 

仿佛他把毕生的温柔和疼惜都揉碎在了眸中,他的声音随着睫毛一起颤抖。“别总是拒绝我,加希娅。”

 

“我不是指这个。我的意思是,你不该用那些幼稚的伎俩试图惹我吃醋。无论是你频繁邀请阿斯托利亚来做客也好,还是你当着我的面强卝吻了她也好,这对她来说都太不公平了。”

 

他手上涂药的动作蓦地停滞了,捏着加希娅手腕的力道加紧加重。“那我呢?难道你对我就公平了吗?”

 

她下意识地想收回手臂,却挣扎无果。在于他四目相对的须臾里,加希娅突然觉得有什么雾似的东西氤氲开来。大概是泪,嗯,一定是他眼中的泪。她想。

 

“我刚从特拉弗斯宅邸回来,德拉科。你知道吗,安妮莎姑妈,也就是我的堂哥的母亲,她直接用餐桌上的水果刀朝我扔过来,所以我受了伤。显而易见,我的路上都是虎视眈眈的豺狼,我又哪里还能找到比你父亲更好的保护伞呢?”

 

德拉科的力气松懈了,颓成一只无措又可悲的幼兽。她最终吻了他,无论真心假意,都是对这头小兽的一种猎杀。而精明的猎人总是循循善诱:

 

“我相信你不会让我为难的,对吧?”

 

#

 

婚礼日期特意选定于德拉科待在霍格沃茨上课的日子。

 

灯火辉煌,乐音恢弘,觥筹交错,宾客盈门。婚礼仪式即将开始,而在整个马尔福庄园,大概只剩下加希娅是寂静的。她白裙盛装,坐在被擦拭得锃亮的梳妆镜前。

 

一双大手抚上她的肩头。他说:“我已经吩咐小精灵把你在客房里的东西都整理好了。今晚开始,你睡在我的卧室里。”

 

“嗯。”

 

她眨眨干涩的眼,否则便险些溺亡在了这长久的沉默里。

 

“我爱你,我的加希娅。”

 

闻言,她怔愣,随即又不动声色地继续转动着中指上的戒指,那上面刻着特拉弗斯家族的家徽。现下局势了然,而只差最后一步棋,她就可以把那些磨牙吮血的家伙全部将死。她应付一句:“我也爱你。”

 

“不,”卢修斯刻意彰显的冷静淡然反而起到了反效果,“和那些利益权势都无关,我爱你,加希娅。我第一次见你是在霍格沃茨,或许你根本没有印象。当时我和西弗勒斯正在交谈,你骑着一头鹰头马身有翼兽,降落在黑湖边。”

 

至于当时,熠熠着诱人光芒的,究竟是浮光粼粼的湖面,还是女孩鬈曲的金发,他也分不太清楚了。后来他开始应邀出席那些原本大可不必理会的宴席与舞会,他扶着女孩的纤细腰肢共舞。

 

“当然,我也爱你,卢修斯。”加希娅根本心不在焉,她正在期盼着即将套在手指上的婚戒——带有马尔福家族标志的戒指。

 

是的,新婚之后的她得尽快生一个儿子,是的,只有那样才能确保特拉弗斯家族的戒指能够死死地钉在她的手上。她想着。

 

# Fin.

××」北冕归程 #hp #hp # #
原作者:哑炮小姐      ·            × 克洛娜莉兹·         ×    ·      # 这是一个理智的故事 # 以主视角和视角交替...
·×」杀死太阳 #hp #hp #
。”   是我的学弟,他也是个林。他的傲娇脾气从来没有变过,从前拽着一张脸叫我艾弗琳,现在拽着一张臭脸唾骂我。或许他更恨他自己,如果不是他总是邀请我到庄园去,我又哪里有那么多的机会...
hp众人×」追妻火葬场(下) #hp # #赛德里克 # # #伍
上车的时候​小罗恩无意中踩了小一脚。 尴尬地看着旁边的莫丽·韦莱,真想当场刨个洞钻进去。​   回忆结束。 明显看到的嘴角的弧度向下变化了几分。“或许夫人有充足的理由?” 将...
·×」一枚金加隆 #hp #hp #
原作者:哑炮小姐   #    ·   ×娜  尼 · 莱  # 本篇为第三人物视角   推荐搭配《ma l'amore no》—Ennio Morricone...
·×」暮霭恋人 #hp #hp #
原作者:哑炮小姐   #    × 阿 格 莱 亚 # 愿暮年仍然悸动 # 是旧文补档辣   #   乔安娜·顿·怀的婚礼即将于明日举行,但我并不打算出席。不是因为我舍不得看着我...
×」烧死#hp # # #hp
原作者:哑炮小姐   #真•短打 #OOC预警 私设预警 #期末考完试后自习课上摸鱼的产物   自从罗齐夫妇被押入阿兹卡班,他们的女儿,即我的教/,埃芙琳•罗齐就定居于庄园了...
hp众人×」当分院时 #hp #hp # #塞德里克 #内普 #
血家族的长辈们的记忆中,·是个彬彬有礼的小绅士。大概唯独在面前,或许是由于年长他几岁,他总是一边赖着不放,一边逞强好胜地表现出本不属于他年龄的成熟。   “姐姐,会被分到林吗...
[塞德里克/×]一见钟情(獾院学长×蛇院学妹)● hphp● 塞德里克迪戈里
德里克。   不过最先结识的朋友是。   也有极深的印象,毕竟开学就被给拒绝了,也倒是在众多新生面前丢了脸,不禁认为他多此一举,同时心里有些看扁他。   很讨厌各处结识...
hp众人×」追妻火葬场(上) #hp # #
原作者:哑炮小姐   #又名“论吵架后追妻的有效方法” #上部内含:特别篇 #下部内含: 奥弗 赛德里克  内普 里 #Tera Appell 缇·阿佩就是 #OOC...
hp】当是吸血鬼● hp● 塞德里克● 内普● 里
原作者:某川   ▪ooc预警 ▪如若撞梗 那咱俩就是姐妹 ▪内含:     塞德里克  里    西弗勒 ▪脑洞很大,娱乐看文     裹着毛毯翻找着仅存的血浆,可惜...
hp】当他们半夜发现不好好睡觉● hp● 里● 塞德里克● 内普●
原作者:某川   ▪ooc预警 ▪撞梗即姐妹 ▪内含:  /  /塞德里克 /里 /西弗勒 /   他是为一阵阵细微的抽泣声而醒来的,朦胧之中看见死死拽着被角,虽是没睁...
文】我搞到真的了 #HP #· #· # #罗赫
。” 电话挂掉。出现在了的视线中。 原本一个·就足够吸眼球了,再来一个·。不得不说,这两个走在一起绝对是焦点。砸了咂嘴,今天居然没有记者在这。难得他特地捯饬了下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