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姆斯·卢平×你」松鼠与橡树 #恋与hp #hp乙女 #哈利波特

sodasinei 2021-07-19

原作者:哑炮小姐

 

# 狼 人 先 生 与 松 鼠

 

#

 

“谢谢你愿意常来照顾泰迪①。”

 

安多米达·唐克斯端出红丝绒蛋糕和半糖黑咖招待我。她老了,时间使她的美貌变得斑驳,也撕裂了她的生活,但愿她能从容地面对皱巴巴的岁月。

 

我来的时候,小爱德华·卢平②还趴在写字台上酣睡,他枕着一本摊开的《诗翁彼豆故事集》,口水晕湿了书页上的几个单词。今天他的头发变成了像太阳一样的琥珀色,我猜他大概是梦见了夏天,阳光,和橄榄树。

 

“这没什么。您知道的,我相当敬爱他的父亲,那是我遇到过的最好的人。”

 

①②:爱德华·卢平,莱姆斯·卢平与尼法朵拉·唐克斯的儿子,昵称泰迪。

 

#

 

我是个纯血巫师,我是个埃弗里。除了几个毕业于德姆斯特朗的亲眷以外,大概所有的埃弗里都是斯莱特林,而我居然是个赫奇帕奇。

 

入学后的第一个圣诞假期令我抓狂。没有礼物,没有乳酪姜饼,没有面颊吻,母亲阴着脸一言不发,父亲凶巴巴地瞪着我,似乎恨不得甩几个恶咒给我。而我宁愿挨几个钻心剜骨,也不想受到这样的待遇。

 

他们差点不允许我回到霍格沃茨,我猜他们可能在犹豫,要不要像家族里处理哑炮一样地对待我——把我幽禁在庄园的小阁楼里,直到我饿死,再装作我从未在家谱树上出现过。

 

稀稀落落的黑鸦从黑色的禁林中飞出,呕呕呀呀地喊着黑色的歌。我努力地把脸埋进围巾里取暖,独自坐在冰雪初融的黑湖畔。

 

一只大手把一朵白色的小雏菊放在了我的膝头。我抬眸,那人正温温柔柔地看着我,又带着恰到好处的距离感,使我并不觉得被冒犯。我记得他,新到任的黑魔法防御术课的教授,莱姆斯·卢平。

 

“下午好,先生。您是从哪儿弄来的小花?”

 

“下午好,埃弗里小姐。小獾们现在大概都在休息室里暖烘烘地烤着壁炉,你怎么一个人待在这?”他笑着打趣,语气温和地像是在哄一只失魂落魄的小松鼠。

 

“我经常来这儿。而且我并不是一个人,我的姐姐也会偶尔路过。”我没告诉他,我的姐姐每次都要照着我的后背狠狠地踹上一脚,再趾高气昂地离开。她是个斯莱特林,好像还是个级长,是父母引以为傲的掌上明珠。我吸了吸鼻子,裹紧围巾。有点儿冷。

 

他不作犹豫地把外袍脱下,于是我被他衣服上的气息包裹住了,淡淡的,像是海盐,像是皂荚,像是我胡乱的心跳。他的袍子太大,我瑟缩成小小的一团,他说我像小松鼠,一只弄丢了过冬储粮的小松鼠。

 

#

 

我被退婚了,在我三年级时的暑假前夕。那个曾与我的母亲指腹为婚的远方舅母,她在听说了我是个懦懦无能的赫奇帕奇之后,明嘲暗讽地把我骂了个彻底。

 

学生们都从宿舍里拎着行李箱准备登上列车,因为他们知道在九又四分之三站台上,他们会收到熟悉的拥抱。而我愣愣地,站在他的办公室里,站在他的面前。

 

“让我猜猜,小松鼠为什么一脸严肃地出现在这里?”看起来他还没从前夜的圆月里缓过劲儿来,唇色黯淡又泛白。

 

“我不想回家。你能收留我吗?”我攥紧袍角,回避着他的视线。我觉得我的脸一定烧成了一团火,可能比麻瓜动物园里的狒狒的屁卝股还要红。

 

“这可不行,小松鼠。”他从抽屉里翻出一颗柠檬雪宝,轻轻地让它躺在我的掌心。我猜那大概是邓布利多教授分享给他的。“你的家人还在等你,他们一定很想你了。”

 

“不是的!”糖果从手心滑落,坠亡在坚硬的地面上,“他们以我为耻,他们会把我锁进阁楼里,再制造一场非正常死亡,假装从来没生过我这个令家族蒙羞的赫奇帕奇的女儿!我见过他们的恶行——我的小叔叔,阿莱德,他是个哑炮,他在十三岁的时候被绞死在了猫头鹰棚里!”

 

他缄默,紧抿着唇。略带薄茧的大掌抚上了我的脸颊,拭去滚落的泪。“听着,小松鼠,你是个很可爱的赫奇帕奇,这不是件羞于启齿的事情。知道吗,我有个出生在迂腐守旧的纯血家族的朋友,但他是个彻头彻尾的格兰芬多,他热烈地活着。”

 

“可是我会死的。”

 

他挥动魔杖,桌上的羽毛笔跳进墨水瓶里,又蹦到一小截羊皮纸上簌簌地写着。“这是我的地址,你可以随时写信给我。一旦有危险,我一定立刻出现带你离开,好吗。”

 

我突然有一点点希望我的父母正在筹划着如何杀卝害我。我想逃离,逃到他的身边去。

 

#

 

我抛弃了埃弗里的姓氏,抛弃了令人作呕的家族生活,我只想做他的小松鼠。

 

我爱他,如此热切地爱他。可这个晦涩的秘密只有赫敏·格兰杰知道,她是我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我喜欢那些像她一样的女孩,聪明但不骄矜,勇敢但不鲁莽,坚定但不偏执。

 

直到我遇到了尼法朵拉·唐克斯,我才意识到,我原来也会很讨厌那样的女孩。因为她爱他,明目张胆地爱他,而我竟然像一只过街老鼠,畏手畏脚。她怎么可以觊觎我的救赎者。

 

大家都叫她唐克斯,因为她说她不喜欢别人叫她的名,可我偏要叫她尼法朵拉。每当她的头发因我而变成意味着愤怒的火红,我就有一种得逞的恶意的快感。我乐此不疲。

 

“你总在刻意惹怒唐克斯,为什么?”莱姆斯在楼梯的拐角处逮住了我。他诘问我,却仍从口袋里拿出几颗柠檬雪宝塞进我的手里,像在哄一只小刺猬。

 

“因为她爱你,所以我很生气。而假如你也爱她的话,我肯定恨透了她,还有你。”为了不让他意味这只是孩子气的耍赖,我特意加重了语气。这当然奏效了,因为我看到了他逐渐冷却又疏离的眼神。

 

他后退几步,却像是退了很远很远,直到在我生命的边缘摇摇欲坠,随时可能掐灭我的希望。他说我变了,不再像个赫奇帕奇,也不再像他的小松鼠。

 

我觉得是他变了。

 

从前的他会在我写信给他的当晚就出现在埃弗里庄园,出现在我的窗前,带我逃走。从前的他会陪我度过每一个霍格莫德日,用蜂蜜公爵的糖果把我的衣兜塞得鼓囔囔。从前的他会认同甚至赞许我离家出走的决定,他祝贺我摆脱了枷锁。

 

而现在,他在袒护唐克斯。他告诉我灵魂有爱,世界有爱,却又无法给予我爱。

 

#

 

在神秘人被彻底摧毁之后,在断壁残垣的霍格沃茨,除了哈利·波特几个人以外,再没有亲友注意到死去的莱姆斯·卢平和尼法朵拉·唐克斯。因为战争,因为战争使他们的亲友同样地僵硬地死亡,或者重伤着被抬进了圣芒戈。

 

我摩挲着他的脸颊,冰冷,极度地冰冷。我歇斯底里地嚎啕,最终蜷缩成了颤抖的一团。

 

他的手和她的手最终没能相牵,在只距离那么一点儿的时候,死亡降临。大概除了生命以外,她什么都得到了。我哆嗦着,好像胳膊的肌肉在不受控地痉挛抽搐,最终,我把他俩的手搭在了一起。

 

她是尼法朵拉·卢平。

 

我是小松鼠。

 

# Fin.

×」生姜柑橘糖 #hp #hp # #
原作者:哑炮小姐   #真•短打 #OOC预警 私设预警 #又是自习课的摸鱼瞎搞产物   我爱上了我的黑魔法防御课教授,。我当然清楚他有位活泼靓丽的妻子,但这无法妨碍悖德的情愫似攀缘而上...
「西里·布×」樱草花还是雏菊 #hp #hp #小天狼星 #
。   虽然詹·经常在我们的聚会上调侃我,滔滔不绝地夸张描述我暗姗尔达时的心路历程,但是我还是得感谢他,因为他的女友是莉莉·伊万,并且姗尔达是莉莉的好友,否则一个格兰芬多要追求一个拉文克劳可能比...
「德拉科××」北冕归程 #hp #hp # #马尔福
原作者:哑炮小姐   德 拉 科 · 马 尔 福         × 克洛娜莉兹·马尔福         ×  修  · 马 尔 福   # 这是一个理智的故事 # 以主视角和德拉科视角交替...
·马尔福×」一枚金加隆 #hp #hp #
原作者:哑炮小姐   #  修  · 马 尔 福×娜  尼 ·  德 # 本篇为第三人物视角   推荐搭配《ma l'amore no》—Ennio Morricone...
「德拉科××」爱人,爱人 #hp #hp #马尔福 #
,未来的马尔福夫人这个名号也一样风光。”他的唇流连在她的眉眼,吻了又吻,“我爱。”   而此刻,在拉弗宅邸,马尔福父子受邀出席老爷子的生日宴会。通过了会客厅的拱形鎏金铜门,德拉科注意到了正在...
hp】又是在霍格沃茨被撑腰的一天● hp内普● ● 西里
原作者:某川   ▪ooc预警 ▪如若撞梗 那咱俩就是姐妹 ▪内含: 西弗勒 / / /西里 ▪老年组真香 点击学习骂人技巧     西弗勒 平日寂静的办公室里传出阵阵争吵声,其...
hp众人 X 】阿尼玛格 #内普教授 # #hp #hp
,还是被吓到一愣一愣的。   总之这个样子,让一向不苟言笑的西弗勒轻笑一声,随后便抱住了。   “这么怕蛇,怎么做地窖蛇王的夫人呢”   (我在一篇hp的评论里看到过一位小姐姐的危险发言...
×」疯爱 #hp #hp #
原作者:哑炮小姐   #娜 × 西娅 #重发:48H夏日出逃联文   我看着面前这位中年发福的民宿主人,花费了老大劲儿才记住她拗口的姓氏。当这位麻瓜女士用夹生的英语告诉我,极光是冬季才可观察...
hp】他偷看被抓包● hp● 德拉科● 塞德里克● 内普● ● 西里
原作者:某川   ▪ooc预警 三句短打 ▪如若撞梗 那咱俩就是姐妹 ▪内含: /德拉科 /塞德里克 /里德尔 /西弗勒 /西里 / /伍德 /双子 /     “没有,我...
hp众人×」追妻火葬场(下) #hp #德拉科马尔福 #赛德里克 # # #伍德
,像麻瓜电视剧里的苦情主角一样傻等了几个小时。然而最要命的是奥弗的木头脑袋好像并不知道在生气。   当晚。格兰芬多休息室。 韦双子把庆祝活动安排得相当热闹。小从医疗翼回来了。小大概已经...
「西里×」消亡槲寄生 #hp # #西里克 #小天狼星 #hp
地堆着虚卝伪的笑。   母亲禁止我这个假期再到詹家里去——她夸张地描述着今夜的圣诞舞会的隆重,同时又冲我扭曲着蛤蟆似的表情。她说,这次舞会是序幕,是布兰奇的缔卝结的契机。   无所谓...
hp】他们在kiss时的小习惯● hp● 德拉科● 塞德里克● 里德尔● 小天狼星●
原作者:某川   ▪ooc预警   ▪如若撞梗 那咱俩就是姐妹 ▪内含:  德拉科  西里    里德尔  塞德里克    他很喜欢吻的眼睛   在魁地奇上场前,他总是要捧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