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修斯·马尔福×原女」一枚金加隆 #hp乙女 #恋与hp #哈利波特

sodasinei 2021-07-19

原作者:哑炮小姐

 

#

卢 修 斯 · 马 尔 福×娜 利 尼 · 莱 德

#

本篇为第三人物视角

 

推荐搭配《ma l'amore no》—Ennio Morricone 

 

#

 

“我来接娜利尼·莱德小卝姐回马尔福庄园。”

 

对角巷坐落着一家名为“格洛斯魔法植物花卉店”的商铺,店主是一位佝偻着背的老妇人。当我带着家养小精灵鲁比推门而入时,她的脸上流露出几丝诧异:“日安,莱斯特兰奇夫人。娜利尼正在楼上收拾行李。”

 

我与我的丈夫之间没有爱情,而所幸他上个月死于摄魂怪的一个缠卝绵的吻。我从联姻的坟墓中重获新生,所以即便大多数纯血巫师知道我是个寡卝妇,我也坚决摘掉夫姓。我永远都是马尔福,在盘根错节的家谱上,大概再也不会出现一枝藤条将我连接到马尔福家族以外的地方。

 

我带着小精灵鲁比踏上楼梯。二楼的格局并不大,它更像小小的阁楼,加重了夏天的闷热,就连天花板也低得令人颇感压抑。瓶瓶罐罐的药剂肥料堆放在一角,方的球的陶的瓷的花盆又陈列在另一角,只给娜利尼·莱德留下逼仄的空间。

 

她正在清理垃圾篓里的废品,穿着轻薄的吊带裙,该丰卝腴的部位丰卝腴,该纤瘦的部位纤瘦。卢修斯的新卝欢一直在换,就像在草草地翻看着一本名花图鉴。而卢修斯却要她搬进庄园同居,我猜测她得到的偏爱一定不只是他的心血来潮,比如她银褐交叠的鬈发,与意外逝世的纳西莎像极了。

 

也许这是卢修斯悼念亡妻的一种方式吗,我搞不懂。

 

“卢修斯正在魔法部参加紧急会议,所以他拜托我来接你。我是他的姐姐,塔格丽兹·马尔福。”

 

我注意到她的眼睛很漂亮,浅棕的瞳孔还晕着澄澈的琥珀色。

 

我一边与她寒暄,一边漫不经心地靠近那扇四四方方的小窗。窗台上摆着一小盆圣诞草,它正在对着阳光扭来扭去,头上顶着一小朵通红的花蕾。原来娜利尼是这家店铺的员工,并且可以免费住在店铺的二楼,但其他的开支一直由她勉勉强强的薪水支撑着。

 

窗外传来一声惊叫,是一位花容失色的妇人与一个扫地的跛足老太。看起来那个老太太似乎对妇人做了什么粗鄙的事情,也许是朝她吐了口唾沫。

 

娜利尼似乎习以为常:“那个扫地的女人是巷尾女支院的杂工,只是看起来很老了。据说十几年前她的工作场所还是在女支院的房间里,每次大概一个金加隆。后来她不再漂亮了,就只能做杂活维持生计。大家都在猜测她的腿是怎么坏掉的,最多的说法是她从前的某个客人喜欢在床卝上玩点刺激的把戏。噢,她相当仇富,你可得绕开她走。”

 

“春天永远都在凋谢。”我用魔杖戳了戳小精灵鲁比的光秃秃的脑袋瓜,示意它去帮娜利尼拎行李。

 

她只是笑笑。她的嘴唇也很漂亮,轮廓精致,粉红饱满,像剔透的草莓,像玫瑰花瓣。它应该被卢修斯的唇齿蹂卝躏过无数次。

 

我和娜利尼都再没说话。

 

#

 

我最喜欢我房间里的窗户,因为它朝着花园,除非遇上冬季或者坏天气,否则它一直热情地敞开着。

 

花园里新添置了秋千。看来卢修斯相当纵容她,宠爱她,明明他对麻瓜的玩意儿恶心透了。他们经常在花园里幽卝会,这令我有点尴尬。在某个焦糖色的黄昏,我瞥见她依偎在卢修斯的怀里,手中拨弄这一株金鱼草,然后他哄她跨坐在了他的腿上,我也识趣地阖上了窗。

 

工作日的清晨,她与卢修斯总要来一场热烈的吻别。她辞去了花店的工作,乖训地当起了一只金丝雀。

 

她似乎很喜欢吊带裙,胸前的两点总是若隐若现,其实我不介意这个,但她还是向我致歉,她说内卝衣自由一直是她的小愿望。我表示谅解,我说其实大家都爱自由,只是有些人大胆追求,有些人蠢蠢欲动。

 

“你的戒指真好看。”她盯着我右手手指上的一枚银戒,上面镌着一个大写的M。

 

“每个成年的合格的马尔福都会有一枚。”

 

“但卢修斯的戒指好像更宽,更精致。”

 

“他那枚才是独一无二的,象征着马尔福家主的绝对威望和权力。”

 

她凑到我的面前,轻柔地牵起我的右手,转动着那枚似乎在熠熠生辉着的银戒。她的手又小又软,像是一团温热的水。她离我太近了,她的头发泛动着绸缎般的光泽,而其中几缕正蹭着我的鼻尖。

 

她问:“姐姐,你觉得他会娶我吗?”

 

女人们都更喜欢钻戒。我是个例外,但她不是。我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冒出这个荒唐可笑的想法,不过我的脑子还徘徊在她的那声“姐姐”里,并且我不觉得被冒犯。

 

“你不能指望他会把古灵阁金库的钥匙分享给你,娜利尼。”

 

她摇头,绵绵地拐着音调地“嗯”了一声,表示否认。“我只是觉得他会给我很多很多的爱,而不是局限于在他卧室里的那些晚上。我不喜欢堆到爆满的金库,我也不想要卑微的爱。”

 

他会把娜利尼当做什么呢,是纳西莎的替代品,还是一次只要一个金加隆的女昌女支。我也无比怀念纳西莎,她总能规规矩矩地把庄园的一切打理得非常完美。但我还是默默地把那些摆出来的纳西莎的照片放进了抽屉里。

 

我只是希望他的生活不该是一盒死守到发霉的沙丁鱼罐头。

 

#

 

他果然开始厌倦娜利尼了。

 

或许是从前天夜里开始,因为我的被子在深夜里被她掀开一条缝,然后她蹑手蹑脚地钻了进来。我迷迷糊糊地问她为什么不老老实实地待在卢修斯的床卝上,据时间判断,他们应该刚刚结束一场激卝烈的性卝事。她在哭,她说她很疼,就像要被他撕裂了一样。当然,我允许她在我的被窝里睡一晚。

 

又或许是在更早,在帕金森家族举办的圣诞舞会上。在她白皙的脖颈与分明的锁骨上,还挂着粉红的痕迹,露肩的短式小礼服使它们堂而皇之地暴卝露出来。直到弗林特家的小卝姐问她是不是卢修斯的新任小妻子,他把西装外套裹在了她单薄的肩上。

 

小时候的吵吵闹闹不算,这是我和卢修斯第一次发生冲突。他坐在书房的扶手椅上,我就站在他的对面。他的衣袖被挽到了靠近手肘的位置,他质问我为什么把纳西莎的照片藏了起来。

 

可我只注意到了他小臂上的黑魔标记,这让我想起了我的那位已故的名义上的丈夫,以及令人作呕的婚姻。我不是在代指卢修斯令我恶心,我只是讨厌那个愚蠢的标记以及它的缔造者。

 

“我以为你很爱娜利尼。”我说。

 

娜利尼最终离开了马尔福庄园。当时卢修斯还在魔法部上班,也可能他正在邂逅又一个“纳西莎”。娜利尼与我告别,她琥珀色的眼睛爬满了血丝,像一只小兔子,我不知道曾经卢修斯会不会以小兔子作为对她的昵称,毕竟她可爱至极。

 

其实如果她不主动离开,我也会赶走她,我还会骂她,骂她的甘之如饴,骂她究竟在这场徒劳的单向奔赴中执着个狗卝屁。

 

我问她还需要些什么,她的目光频频流连在我右手的家族银戒上。我有些为难,因为它只能属于马尔福。但她开口却不是,她只要一枚金加隆。

 

她回到了窄陋的小阁楼,她还是“格洛斯魔法植物花卉店”的员工。我不太理解她选择回归旧生活时,是怎么样的想法,毕竟普通的女人大都会选择远走高飞。她是盼着卢修斯能回去找她,还是她心知肚明卢修斯再不会去找她,即便他清楚她就在那里。

 

她的爱只值一枚金加隆吗。

 

# Fin.

「德拉科××」北冕归程 #hp #hp # #
作者:哑炮小姐   德 拉 科 ·            × 克洛娜莉兹·         ×    ·      # 这是一个理智的故事 # 以主视角和德拉科视角交替...
「德拉科××」爱人,爱人 #hp #hp # #
作者:哑炮小姐   #  德 拉 科 ·   × 希 娅 ·  拉 弗 ×   ·      #   自从希娅·拉弗从霍格沃茨毕业之后,德拉科·再也没见过她...
「德拉科·×」杀死太阳 #hp #hp #
。”   德拉科是我的学弟,他也是个林。他的傲娇脾气从来没有变过,从前拽着张脸叫我艾弗琳,现在拽着张臭脸唾骂我。或许他更恨他自己,如果不是他总是邀请我到庄园去,我又哪里有那么多的机会...
hp众人×你」追妻火葬场(下) #hp #德拉科 #赛德里克 # # #伍德
作者:哑炮小姐   #又名“论吵架后追妻的有效方法” #上部内含:德拉科特别篇 #下部内含: 奥弗 赛德里克  内普 里德 #门钥匙☞上部 #Tera Appell 缇拉·阿佩...
×你」烧死#hp # # #hp
作者:哑炮小姐   #真•短打 #OOC预警 私设预警 #期末考完试后自习课上摸鱼的产物   自从罗齐夫妇被押入阿兹卡班,他们的女儿,即我的教/,埃芙琳•罗齐就定居于庄园了...
hp向 all你】玫瑰凋谢 #男神×你 #hp # #德拉科 #汤姆里德 #
含有子世代(格兰芬多三人组,韦莱双子珀西妮,木头学长,林四人组,赛德,娜),亲世代(掠夺者三人,莉莉,西弗,克,茜茜,贝拉,没鼻子)。几乎全员   ——那个热烈如火的女孩,沉睡于玫瑰...
】Trough out his life● hp● 西弗勒内普● ● LMSS
,成为副行尸走肉。 那是一个平常相似的寒冷冬夜,在度过了被抽走快乐的好几个小时,已经神色涣散,身心俱疲的又想起他六年级的圣诞节。 霍格沃茨的圣诞节年年相似,从未有过实质性的改变。无非摆...
】fly me to the moon● 西弗勒内普● LMSS● hp
的分数可不少。 坐在软扶手椅上的内普,内心却不似表面那般平静。 ……那个霍格沃茨中第一个用平等眼光看他的林,他的挚友,他的……他暗的人,就在周之前,离开了霍格沃茨。 他知道他去了...
hp向】甜甜的恋爱终于轮到我了 #男神×你 #hp # #韦莱双子 #奥弗伍德
装得一手好,而且还会吃你的小甜饼,那是你最喜欢的! 他终生致力于找麻烦,还有吃光你的小甜饼。德拉科·,你不能用幼稚可言。你完全是幼儿园的宝宝,看什么新鲜都要来捣弄一番。 不过最近你发现...
hp众人×你」当你拒绝公开恋情 #hp #hp # # #塞德里克
期间到庄园聚。”   你在他灼灼的目光下无奈摇头:“我很抱歉,你知道的,我的父母已经在为我安排相亲对象了。我不得不把大好的假期时光浪费在青年们的虚伪攀谈上。”   你出生于德国纯血家族...
hp众人 X 你】阿尼玛格 #内普教授 # #hp #hp
,如果纳吉尼咬西弗勒的时候,西弗勒变成条蛇,拐走纳吉尼会怎样)     “亲爱的夫人,猜猜我的阿尼玛格是什么”,次用着他的咏叹调让你玩猜谜游戏。   “”,你不假思索的说...
「德拉科·×你」暮霭恋人 #hp #hp #
作者:哑炮小姐   # 德 拉 科 × 阿 格 莱 亚 # 愿暮年仍然悸动 # 是旧文补档辣   #   乔安娜·顿·怀的婚礼即将于明日举行,但我并不打算出席。不是因为我舍不得看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