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拉科·马尔福×你」暮霭恋人 #恋与hp #hp乙女 #哈利波特

sodasinei 2021-07-19

原作者:哑炮小姐

 

# 德 拉 科 × 阿 格 莱 亚

# 愿暮年仍然悸动

# 是旧文补档辣

 

#

 

乔安娜·马尔福与博尔顿·怀特的婚礼即将于明日举行,但我并不打算出席。不是因为我舍不得看着我的乖孙女出嫁,更不是因为我受不了来自纯血家族的宾客们会鄙夷地谈论这位麻瓜出身的新郎。

 

我如实回答德拉科的疑问:“我只是不想接受自己衰老的事实而已。”

 

香槟,礼服,祝辞,都将属于我的孙女,属于我的乔安娜。但是它们却会龇牙咧嘴地向我叫嚣,提醒我这个老太婆——我曾经拥有它们的时候是在五十多年前了。这样的幼稚想法大概会令他觉得可笑。隔着一层凸透镜片,使我更能看清德拉科那双灰绿眸中的无奈,以及他愈发混浊的眼白。

 

他的原本极富磁性的嗓音,现在变得又枯又哑:“不必在意那些,阿格莱亚。”

 

我缄默地蜷缩在摇椅上,轻轻地晃动,伴随着木藤吱吱嘎嘎的呜咽。于是我忆起孩提时的摇篮,新奇的麻瓜秋千,它们还像小时候新鲜出炉的烤饼干一样可爱。壁炉里燃着热烈的火,使得我的每一条皱纹都晕着少女似的浅淡粉红,从眼尾蜿蜒到嘴角。就连我盖着的羊绒毯,都逸散出暖融融的香味儿,像浓浓的太阳,像浓浓的秋天。

 

我睨一眼伏案忙碌的德拉科,趁着他看不到的角落,打算偷偷地吃颗糖。但当干瘪的手指探进衣兜口袋时,只摸到了糖纸里的一滩融化。我想着,早知道我宁愿离壁炉远一点儿。


    拐杖敲击瓷砖地板的脆响使我回过神来,德拉科走到我的身后。他将我的摇椅调整了个角度,火光原本直直地烤着我的左脸,于是现下又换成了右颊。我揶揄他,伛偻的脊背使他的步子也变得蹒跚了。

 

他将一封信件搁在我的膝头,随后用手掌覆上我皮肉松弛的手背,轻柔摩挲。“你也一样,莱亚。”


    “诶嘿,是秋·迪戈里邀我今日的下午茶。”

 

我美滋滋地冲德拉科扬起信纸,他只用一句“不许碰甜食”就将我的高涨兴致浇灭了大半。我讪讪地撇嘴,舌尖习惯性地蹭着牙床的某处空洞。时间迟早会拔光我的齿,顺便把我的皮肤蹂躏得布满褶皱。


    我变得嗜睡了,尤其难以抗拒绒毯与壁炉的绝妙搭配,于是干脆安详地阖眸小憩。我总是做梦,或者该说是在沉睡中回忆往事。一幕幕地反复,以至于记忆不会泛黄或褪色。

 

#

 

小时候的德拉科,是个恨不得把眼珠子装在鼻孔里的家伙。他会先行一个标准的绅士礼,然后生涩地学着大马尔福先生的傲慢腔调,向我问候道:“日安,莱斯特兰奇小卝姐。”


    我则笑意盈盈地握住他的手:“不,德拉科,你可以叫我阿格莱亚。你真好看,我想我有点儿喜欢你。”

 

我当时不懂,玫瑰明明是开在花园里的,为什么它们能够翩跹至此,然后把德拉科的耳尖也染得绯红。我总乐意与庭院的老山毛榉相依偎着,细嗅残存的丝缕的雾气,鼻腔却只能被郁金香的沁馨占据。喷泉汩汩不绝地喃唱,甚至还会亲吻莺燕的薄翼。


    小精灵多比毕恭毕敬地向我鞠躬,我一直觉得它很有意思,因为它鞠躬的时候,脑袋简直快要砸到脚趾。多比为我捎来纳西莎阿姨的叮嘱,邀我去品尝新鲜烘烤的草莓蛋糕。我仰头,冲骑着扫帚的德拉科挥手。他稳稳地踏上地面,汗珠清晰地呈现在小少年的鬓额与鼻尖。


    他骄傲地扬着眉,我立即会意他是在等待我对他飞行技术的夸赞。我自然不会令他扫兴,顺便整理他被风掀起的衣领。

 

我原以为即便自己进入了赫奇帕奇,也不会影响到我与他的牢固如磐的友谊,尽管他笃定地把小獾们与废物划上等号。

 

然而女孩子们最糟糕的思想就是对未知充满傻乎乎的希望——二年级圣诞假期前夕,我嚼着软糖去到斯莱特林的长桌,递给德拉科一封舞会请柬。他大概不知道他僵硬地扯动嘴角的模样究竟有多么蹩脚可笑:“我的荣幸,莱斯特兰奇小卝姐。”


    灰绿的眸甚至不愿迎着我的目光,只直勾勾地盯着我衣襟处院徽上的獾,随后厌弃地移开视线,像是见到了玷污眼球的鼻涕虫的粪便。

 

“或许我该去德姆斯特朗,起码那里是不分学院的。”

 

我试图用戏谑的调侃化解尴尬,却适得其反地使他的眼神更平添几丝抵触。他继续地切着羊排,刀叉摩擦着餐盘,就像要把我的心脏割裂,否则我不会觉得那么疼的。

 

再后来,钻心剜骨与索命咒是没有休止符的乱奏的乐章。三年级的暑假,我曾经邀请德拉科来我家,我提议一起欣赏麻瓜爵士乐,还有我珍藏的麻瓜留声机和黑胶唱片,但他说这些恶心的东西都糟糕透了。可是,我猜测,他一定不能否认战争的轰响其实更令人作呕。


    母亲在今日的第五封的吼叫信中终于哭得歇斯底里,她劝我别再一意孤行,她说德国的莱斯特兰奇庄园才是绝佳的避风港。我依旧漠然拒绝,并且带上一捧唐菖蒲去到医疗翼。

 

德拉科睡得并不安稳,睫毛打着细微的颤。他会梦见黑魔王的大蛇咬断他的喉管吗,我惊悚地打了个寒颤。


    他醒了,像个彻头彻尾的病人。蜿蜒的血丝将眸底的亮光扼杀,眼下的乌青被死死地钉在苍白的面颊。干裂的唇瓣翕动着,他问我为什么还没有滚回德国,问我有什么资格来看他的笑话。


    他像极了一头尚未能够熟练捕食的兽。他打翻了床头柜上的白壁花瓶,我插好的唐菖蒲滚落在地面的大滩水渍之上。

 

它们溺死。大家都在溺死。

 

#

 

我猛地瞪圆了眼。梦醒。


    “你总做噩梦。像个孩子。”德拉科嘲笑着我的狼狈,然后轻柔地吻上我的眉心与前额。


    我询问他,我是否在睡梦中呓语。他摇头示意,我只听到了鼾声,比你昨天夜里的呼噜还要响——别皱着眉头,阿格莱亚,我的意思是那很可爱。

 

“得了吧,”我说,“那只会显得我很老。毕竟我可没见过哪个曼妙的姑娘会打鼾,甚至邋遢地淌着口水。”


    天空还在泛着阴郁的灰。狂风悲叹而过,呼啸地摇晃着枞树,缀在枝桠的干果咯咯愣愣地敲击着窗格。这提醒我该吩咐小精灵们去打理庭院了,张牙舞爪的景观树实在糟糕。但愿明天的婚礼不会下雨,我说。

 

于是他发出带着鼻息的嗤笑,阴阳怪气地挖苦我,显得刁钻但可爱:“那有什么关系,反正你是不打算参加的。”


    “只要你允许我可以在婚礼上喝几杯白葡萄酒,我就勉为其难地陪你一起出席。”


    他捏起绒毯的一角,将其掖在我的颈窝处,以免冷丝丝的空气趁虚而入。他撑着拐杖重新窝回沙发去,用一份《预言家日报》作为阻断视线交流的隔膜。显然,他拒绝我得寸进尺的要求。


    “臭老头!”

 

我不客气地喝一声,动作麻利地撸起衣袖,松松垮垮的皮肤上赫然着牙印状的疤痕。那是在他被假穆迪变成白鼬的时候,我好意地救下了被魔咒指挥着满天乱窜的他,他却在我的小臂上狠狠地啃了一口。当时我没工夫计较他的不识好歹,顶着围观学生们的哄笑,抱着蠢乎乎的白鼬一路跑到斯普劳特教授的办公室。


    我真该庆幸当初没能够及时地除去疤痕,否则我现在真不知道要用什么才能够有效地要挟他。


    德拉科撂下报纸,哭笑不得地拍着膝盖。“看吧,你从来都不老,而且幼稚得要命。我只能同意你吃一块红丝绒蛋糕。”


    我哼着曲调,大概类似《韦斯莱是我们的王》的旋律——曾经一度,我和卢娜都默契地爱它。我的心满意足,不是因为我可以暂时把我的蛀牙抛在脑后,而是因为我能够笃定他还爱我。

 

壁炉里还在荡漾着火光。

 

# Fin.

hp众人×」当分院时 #hp #hp # #塞德里克 #斯内普 #
血家族的长辈们的记忆中,·是个彬彬有礼的小绅士。大概唯独在面前,或许是由于年长他几岁,他总是一边赖着不放,一边逞强好胜地表现出本不属于他年龄的成熟。   “姐姐,会被分到斯莱林吗...
·×」杀死太阳 #hp #hp #
原作者:哑炮小姐   #  ·  × 艾弗琳 · 弗斯 # 推荐搭配 《I Wish You Love》—Rosemary Clooney    #   我最近一次遇见纳西莎·布莱克...
××卢修斯」北冕归程 #hp #hp # #
原作者:哑炮小姐      ·            × 克洛娜莉兹·         × 卢 修 斯 ·      # 这是一个理智的故事 # 以主视角和视角交替...
××卢修斯」爱人,爱人 #hp #hp # #
,未来的夫人这个名号也一样风光。”他的唇流连在她的眉眼,吻了又吻,“我爱。”   而此刻,在弗斯宅邸,父子受邀出席老爷子的生日宴会。通过了会客厅的拱形鎏金铜门,注意到了正在莱斯...
文】我搞到真的了 #HP #· #· # #罗赫
。” 电话挂掉。出现在了的视线中。 原本一个·就足够吸人眼球了,再来一个·。不得不说,这两个人走在一起绝对是焦点。砸了咂嘴,今天居然没有记者在这。难得他特地捯饬了下自己...
hp众人×」追妻火葬场(下) #hp # #赛德里克 # #卢修斯 #伍
从来都不屑在巫师血统的问题上做文章。   回忆。 ​今天上午在九又四分之三站台,目送着二年级的小即将踏上霍格沃茨特快。 “嘿缇!”​是莫丽·韦斯莱——的一位故交。如果忽略夫人这个名号...
[塞德里克/×]一见钟情(獾院学长×蛇院学妹)● hphp● 塞德里克迪戈里
德里克。   不过最先结识的朋友是。   也有极深的印象,毕竟开学就被给拒绝了,也倒是在众多新生面前丢了脸,不禁认为他多此一举,同时心里有些看扁他。   很讨厌各处结识...
甜文】睡眠障碍● drarry● #hp同人文
原作者:腓腓的豆腐   * 战后 治疗师德×傲罗救世主的同居生活 * ooc属于我 小甜饼一发完     “好久不见,。”   正埋头写病历的听见这人熟悉的语调,不耐烦的...
hp众人×」追妻火葬场(上) #hp # #
从D.A.的事情之后开始迅速僵化的不是吗?所以,我想,如果一开始我没有带着加入D.A.,也许也不至于闹出矛盾。” “别这么说,赫敏。或许我早该意识到的,是一个完全的斯莱林,而我是个...
HP】当他几天没有找后看见和其他男生在一起说话 # #. #奥弗伍
的圣人抛弃了?”他凑到的耳朵隔壁说   “!”因为他的话气得顾不上仪态,对着他冷言冷语   他知道惹生气了,便闭嘴不说话。     下课后正打算离开教室,突然一双手捂着的...
文】英国病人● hp同人文● ● DH
再次到来。" 金发男人轻轻地叹息,半阖着眼吐出了尼古丁: "听我说。 "听我说,还记得那首诗吗?" 特点了点头,用着怀念的语气念出他的心声: "二十丽姝,请来吻我————" 而...
hp]特殊时期● hp
这个金发混蛋为什么会出现在可爱的小姐的镜头里——”F   “但是这也不是鸡叫的原因。”G   正充满怨气地盯着的屏幕,嘴角也有些抽搐。   看到出现在的屏幕里,他现在只想对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