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里斯·布莱克×你」樱草花还是雏菊 #hp乙女 #恋与hp #小天狼星 #哈利波特

sodasinei 2021-07-19

原作者:哑炮小姐

 

# 西 里 斯 × 姗 尔 达

# 推荐搭配 《Milord》—Edith Piaf 

# 是送给@宋杳 的小甜文

 

姗尔达正在修理花园里的洒水器,它早就有点问题,有时候像个被魔法部榨干了的退休老头,整天地咳着也泵不出任何水珠。我站在遮阴的廊下,看着突然发了疯一样的水流弄湿她的金发。

 

我们租住的麻瓜别馆有些年迈,藤蔓斑驳地匍匐在本该洁白耀眼的墙壁上,樱草花一丛一丛地蔓延到篱墙下。姗尔达不止一次地提过她更想要满满的雏菊,最好是白色的,它们可以在风里翻成温柔的浪。

 

她现在掐着腰,气馁地瘪着嘴,示意我过去,尽管她原本保证她比我更懂得处理这些麻瓜玩意儿,孩子气地警告我不许插手。我过去,先是窃笑着打量她的狼狈,湿漉漉的连衣裙皱巴巴地贴在她的身上,显而易见她没穿内卝衣,然后我轻吻她,直到她妥协地舒展了眉眼。

 

我爱她。她好像有着最明显的活力,好像每一根神经都在热情地燃烧,好像比壁炉旁边的焦糖还要吱吱作响。她很像她的母亲——那是位端庄又温暖的妇人,原本是莱斯特兰奇家族的姑娘,后来一边坚定地说着“我才不在乎他们会把我的脑袋从家谱树上烧掉”,一边嫁给了一个麻瓜巫师。

 

虽然詹姆·波特经常在我们的聚会上调侃我,滔滔不绝地夸张描述我暗恋姗尔达时的心路历程,但是我还是得感谢他,因为他的女友是莉莉·伊万斯,并且姗尔达是莉莉的好友,否则一个格兰芬多要追求一个拉文克劳可能比实际上更加困难。

 

我对冬天没什么热忱情怀,但是我可以喜欢霍格沃茨的冬天,哪怕是没有暖烘烘的壁炉的图书馆,姗尔达总是为莉莉补习天文学的内容,詹姆总是赖着莉莉,而我总是假装不情愿地陪他一起在靠窗的位置坐下。

 

“还记得我说过的坐标的概念吗,莉莉,我们得把麻瓜的技巧用到天文学里,否则我也记不住那些每天都要转一转扭一扭的星座。”

 

“霍格莫德的周末,我们一起去,怎么样?”

 

原本正在莉莉的笔记本上飞速涂画的羽毛笔蓦地一滞,好像我突然的邀请把它也吓得够呛。姗尔达的唇瓣翕动着,一团晚霞似的晕红色飞上她的脸颊,就在我以为她会拿拉文克劳式的理由拒绝我时,她漫不经心地点了头,又继续用平静的语调讲解着星宿。

 

你没法儿想象我的心情,西里斯,当时我的心跳快得要命,就像有一群巨怪在我的心脏里跳舞,就好像它们就快把我的心脏踩漏了撞破了一样——这是我前几天问姗尔达时,她给我的回答。当然,这都是后话。

 

霍格莫德的周末按计划是我们四个人加上莉莉和姗尔达一起度过,但我事先拜托他们假意与我和姗尔达走散。

 

我为姗尔达戴上了我的围巾,她解释她脸红只是由于天气太冷,就像她的被冻得通红的鼻尖一样。就在我用蜂蜜公爵的糖果塞满她的衣兜的时候,她一边嚼着牛乳软糖,一边含糊不清地说她爸爸做的水果软糖才是最好吃的。

 

我得确认:“你父亲?”

 

“我妈妈的本姓是莱斯特兰奇,但是我爸爸是麻瓜出身,她真大胆,是不是?我妈妈对厨艺始终一窍不通,她还说女孩子不能被一点糖收买,但是有个持家的丈夫不是什么坏事。”

 

我们最终都拿那个洒水器没辙,任由它像个咽了气的老猫头鹰一样瘫倒在草坪上,等到下午约好的麻瓜工人来修理它。

 

除了亲吻以外,我还试图用一顿亲自下厨的午餐安抚现状有些暴躁的姗尔达,但是胡萝卜和菜刀只在砧板上挣扎了一会儿,就一个扎进了餐厅的花瓶里,另一个从小窗飞到了花园里。相比盘子刀子,我还是更乐意投身于摩托和夏天。

 

姗尔达像树袋熊一样挂在了我的身上,笑吟吟地把脸埋在我的胸口,尽管我的衣服上还沾着黏糊糊的酱汁和面粉糊。

 

“你没必要总是惦记我从前说的话,西里斯,我妈妈说的厨艺精湛式的持家好丈夫只是形容他们的婚姻生活,我们的浪漫可不是要你在厨房里憋出一顿霍格沃茨礼堂长桌上的晚宴。”

 

她吻吻我的下颌,于是我知道那里一定留下了牛血色的唇印,就像她今天涂的牛血色的口红,就像她白皙的脖颈上的吻痕,它们一样醒目。

 

“虽然我是个拉文克劳,但是我觉得我比你笨得多,否则我以前怎么会拼了命地证明自己并没有传统印象里的拉文克劳那么古板无趣呢,尤其是在你面前。

 

“在莱姆斯生日的那天,我们一起夜游,还记得吗,西里斯。我们先是偷偷地在霍格沃茨的厨房喝酒到微醺,然后打算到天文塔楼去。我敢肯定你是刻意嘱咐过什么的,否则詹姆不会那样一个劲儿地劝我酒喝,直到我迷迷糊糊地缠着你不放。”

 

下午三点钟,两个麻瓜修理工准时地拎着工具箱按响了门铃。他们用扳手,钳子,螺丝刀,还有乱七八糟的金属工具,果断干脆地对着洒水器又拧又掰又敲。

 

“我觉得我还得学学园艺,姗尔达。”

 

“你也打算加入他们去摆弄那个要命的洒水器吗?”

 

“我打算在篱笆前面种满雏菊。你说过你喜欢它。”

 

“好吧。但是我还是更爱你,哪怕全英格兰的我爱的小香花加在一起,都比不过你的一点点。”

 

“不过我可没办法在篱笆前面种满我自己。”

 

# Fin.

西×」消亡槲寄生 #hp # #西 #天狼星 #hp
原作者:哑炮小姐   # 西 •  # 旧文   # 推荐搭配  《The Falling Songs》    在这里。   在兰奇家族的宅邸。   槲寄生卑卝劣地成为了最低卝廉的装...
·卢平×」松鼠橡树 #hp #hp #
放在了我的膝头。我抬眸,那人正温温柔柔地看着我,又带着恰到好处的距离感,使我并不觉得被冒犯。我记得他,新到任的黑魔法防御术课的教授,·卢平。   “下午好,先生。您从哪儿弄来的...
hp众人×」当分院时 #hp #hp #德拉科马尔福 #塞德里 #内普 #
血家族的长辈们的记忆中,德拉科·马尔福个彬彬有礼的绅士。大概唯独在面前,或许由于年长他几岁,他总是一边赖着不放,一边逞强好胜地表现出本不属于他年龄的成熟。   “姐姐,会被分到林吗...
hp】当你们doi时不小心睡着了● hp● 德拉科● 塞德里德尔● 内普● 天狼星
原作者:某川   ▪ooc预警 三句短打 ▪如若撞梗 那咱俩就姐妹 ▪内含: /德拉科 /塞德里 /德尔 /西弗勒 /西 / /卢修 /伍德 /双子 ▪孩子被屏傻了发个清水版...
hp】第一次的他们● hp● 德拉科● 塞德里德尔● 天狼星内普● 伍德
原作者:某川   ▪ooc预警 ▪如若撞梗 那咱俩就姐妹 ▪内含:  /德拉科 /塞德里 /德尔/ 伍德 /西 / /西弗勒 /西奥多 /双子 /卢修 ▪心血来潮搞个群像...
hp】当直接自信打招呼“嗨!老公”● hp● 德拉科● 德尔● 塞德里内普
原作者:某川   ▪ooc预警  ▪撞梗即姐妹 ▪内含:  /德拉科 /塞德里 /德尔 /西弗勒     在好姐妹的威逼利诱下答应了这个大冒险,虽然内心极不情愿但还是被一巴掌推了...
hp】他们在kiss时的习惯● hp● 德拉科● 塞德里德尔● 天狼星● 卢平
原作者:某川   ▪ooc预警   ▪如若撞梗 那咱俩就姐妹 ▪内含:  德拉科  西    德尔  塞德里    他很喜欢吻的眼睛   在魁地奇上场前,他总是要捧起的...
hp】当他和打游戏● hp● 德拉科● 塞德里内普● 天狼星德尔
原作者:某川   ▪ooc预警  现代au ▪如若撞梗,那咱俩就姐妹 ▪内含:    德拉科  塞德里  西弗勒  西   德尔 ▪纯属娱乐,大家开心就好     (和平某英...
内普×」红蓼小姐 #hp #hp # #西弗勒·内普
在梦魇时分倒流。   红蓼死在她的旱季。   正如她所预言的,入土化泥。   END   注:①-⑤皆为阿根廷诗人阿尔韦西娜·托尔尼所作《我就那朵》中的诗句节选。本篇主的人设灵感也来自于...
hp】当在各种情况下突然停电● hp● 德拉科● 塞德里德尔● 天狼星● 伍德
原作者:某川   ▪ooc预警  现代au ▪如若撞梗 那咱俩就姐妹 ▪内含:   德拉科  塞德里  德尔  伍德  西     今天不知道受什么刺激了非要拉着看鬼片...
hp】他偷看被抓包● hp● 德拉科● 塞德里内普● 卢修西
原作者:某川   ▪ooc预警 三句短打 ▪如若撞梗 那咱俩就姐妹 ▪内含: /德拉科 /塞德里 /德尔 /西弗勒 /西 / /伍德 /双子 /卢修     “没有,我...
经典语录● 内普● 天狼星● 邓
我们的人都会在我们的身边,他们会永远陪伴着,在的心中                                  ——天狼星  There is no absolute goo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