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拉科·马尔福×原女」杀死太阳 #hp乙女 #恋与hp #哈利波特

sodasinei 2021-07-19

原作者:哑炮小姐

 

# 德拉科 · 马尔福 × 艾弗琳 · 特拉弗斯

# 推荐搭配

《I Wish You Love》—Rosemary Clooney 

 

#

 

我最近一次遇见纳西莎·布莱克是在帕金森家族举办的圣诞晚会上。那双温软如春泉的眸子隔着攒动的人头和酒杯,毫不躲闪地望向了我。我倒也没什么值得避讳的,毕竟我是作为特拉弗斯家族的小卝姐出席晚会,只有在遮羞布的背后,我才是卢修斯·马尔福的情卝人。更何况她已经和卢修斯离婚了。

 

尽管我现在还是个就读于霍格沃茨的七年级学生,但一些年龄差距并不能妨碍我爱他。我经常觉得自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病人,一个病入膏肓的恋卝父癖者。

 

我的父亲是个疯狂到极点的食死徒,他甚至把特拉弗斯庄园当作豪华旅店一样地暂住和出入,我怀疑他巴不得住在神秘人的袍子底下,以便于他能随时亲吻到神秘人的脚趾头。他最后死在了混战里,但母亲告诉我绝不可以在葬礼上疯疯癫癫地嚎啕,也不许萎靡不振得像一只将死的乌鸦。

 

因为我当时才六岁,所以我天真地觉得那都没什么,我理想化地认为我可以很快适应缺憾的生活,能够成为像我母亲一样端庄又聪敏的女决策者,反正往常他也总是不在家,与以后他一直不在家的生活没什么区别。

 

事实证明我不该只把生活当作生活。我的爬满锈迹的斑驳支离的灵魂,在遇到卢修斯的那一天就得到了证实。我爱他,百般妥协地爱他,以最卑劣的身份——直到他们分崩离析的婚姻给了我希望,但我能感觉到一些我从未体验的苦盼已久的东西。我说不清那是什么,它居然能把我的心脏塞得鼓囔囔的。

 

纳西莎向我走来,依稀看得出岁月痕迹的面孔上挂着从容的笑。我原本焦虑地以为她会对我发出警告或者恐吓,甚至更糟,可是我冷静地想想,她无论何时都该比我更冷静。

 

“日安,特拉弗斯小卝姐。”

 

“日安,布莱克女士。”

 

“我想你应该知道的,德拉科很喜欢你。”

 

“哈,我可从不这么觉得。”

 

德拉科是我的学弟,他也是个斯莱特林。他的傲娇脾气从来没有变过,从前拽着一张脸叫我艾弗琳,现在拽着一张臭脸唾骂我。或许他更恨他自己,如果不是他总是邀请我到马尔福庄园去,我又哪里有那么多的机会与卢修斯相处呢。是的,他不该恨我,他该恨他自己。

 

“你在去年圣诞节的时候,送了德拉科一枚银绿色镶嵌宝石的领带别针,记得吗。”

 

原本我没打算送圣诞礼物给他,但是他在前年的圣诞节送给我一枚胸针,我也就随便地挑了个大概价格差不多的领带别针给他。我不以为意:“他后来把东西扔掉了吗。”

 

“他一直戴着。在没有你的场合,他一直戴着。”

 

纳西莎的酒杯碰了碰我的酒杯,伴着玻璃器皿空灵清脆的响声,她一边用殷红的唇抿着杯中香槟,一边优雅地转身离去。

 

我不认为德拉科是那种大费周章掩盖内心的人,他好像永远纯粹地把傲慢,愤懑,自负,得意都写在表情上。比如他曾经撞见我只穿着吊带和底裤从卢修斯的房间走出来,他的表情就像吃了一桶的鼻涕虫,从路过的家养小精灵手里抢过桌布,再劈头盖脸地甩到我的身上。他骂我是恶心的女人,他让我赶紧裹起来滚蛋。

 

#

 

毕业之后,卢修斯娶了我。我经常盯着手指上的戒指晃神,卢修斯以为我像个烂漫的小女孩一样地回忆着婚礼的浪漫,其实我从前一直确信他不会娶我,而现在也没有得偿所愿的暗喜。

 

我知道我得去应付德拉科,于是我从卑微的身份再到卑微的身份。

 

卢修斯总是在魔法部忙个不停,我甚至怀疑神秘人是否在为卷土重来做准备。我恨透了蠢呼呼的骷髅头,就是那个黑魔标记,它简直害死我了。不过卢修斯从不在我面前谈论公事,也一直把他小臂上的印记用衣料盖住——当然,我们坦诚相见的时候除外。

 

幽幽的长廊只开了一盏灯,还有另一盏是薄纱窗帘外的月亮。我敲开德拉科的房门,他正坐在床上读着什么书,难得神色平静地望着我。每次我主动去找德拉科的时候都得格外慎重,比如我要确保被卢修斯吻花的口红重新涂好,这种谨慎有点微妙也有点不妙。

 

我打算亲自下厨做早餐,所以来问他喜欢吃什么。他的眼神变得不那么尖锐了,也许是由于月光的恍惚,我总觉得他灰蓝色的眼睛湿润润的。我突然受不了他的凝视,那种神情让我觉得悲哀。最终无处安放的目光落在了桌角的小礼盒上,有些眼熟,银绿色的,盖子半敞开着,但我还没来得及看清里面躺着什么饰品,他又像以前一样暴躁地赶我出去。

 

德拉科的暑假消遣包括在花园里练习魁地奇,我刻意在他的练习时间去打理花园,我猜测等到他疲惫地从扫帚上下来的时候,大概就没什么兴致和精力再与我争吵了。

 

青春期的孩子难免叛逆,德拉科总是在卢修斯面前发一些不可理喻的坏脾气,就好像是一场顽劣又徒劳的反抗。幸好今天的午餐时间只有我和德拉科,他平和得近乎乖顺,他没有在我递给他一份鲜蔬沙拉的时候把桌子掀翻,也没有在我往他的盘子里添酱汁的时候把酱汁糊在我的脸上。他甚至别别扭扭地问我喜欢玫瑰还是山茶,又窘迫地解释他才不是要送花给我。

 

“你不需要讨好我。我才不会叫你一声继母。”

 

也许是汗水迷了眼睛,也许是他觉得多看我一眼都恶心的要命,他一直低垂着眉眼,说话的语气却比夏天的热浪还要呛人,但还是妥协地接过了我递给他的一杯南瓜汁。

 

“我知道你恨我,德拉科。”

 

“你不要自以为是。”

 

“我很抱歉毁了你的原生家庭,但我们没必要让生活更加难堪。尤其是你父亲,我……”

 

他把喝了一半的南瓜汁摔在草坪上,玻璃杯滚到了那棵老山毛榉树下,一头撞死。

 

暑假结束的时候,是我和卢修斯一起陪德拉科去的对角巷,也是我和卢修斯一起送德拉科到九又四分之三站台。他的视线漫不经心地掠过我的挽着卢修斯小臂的手,但看起来他恨不得把行李箱的把手捏碎,否则凸起的青筋又该怎么解释。

 

“我不喜欢玫瑰,也不喜欢山茶。”我说。

 

总有人得把第二颗太阳关掉。

 

# Fin.

××卢修斯」北冕归程 #hp #hp # #
作者:哑炮小姐      ·            × 克洛娜莉兹·         × 卢 修 斯 ·      # 这是一个理智的故事 # 以主视角和视角交替...
[塞德里克/×你]一见钟情(獾院学长×蛇院学妹)● hphp● 塞德里克迪戈里
德里克。   不过你最先结识的朋友是。   你对也有极深的印象,毕竟开学就被给拒绝了,也倒是在众多新生面前丢了脸,你不禁认为他多此一举,同时心里有些看扁他。   你很讨厌各处结识...
·×你」暮霭恋人 #hp #hp #
作者:哑炮小姐   #    × 阿 格 莱 亚 # 愿暮年仍然悸动 # 是旧文补档辣   #   乔安娜·顿·怀的婚礼即将于明日举行,但我并不打算出席。不是因为我舍不得看着我...
××卢修斯」爱人,爱人 #hp #hp # #
作者:哑炮小姐   #     ·   ×加 希 娅 ·   弗 斯×卢 修 斯 ·      #   自从加希娅·弗斯从霍格沃茨毕业之后,·再也没见过她...
文】我搞到真的了 #HP #· #· # #罗赫
。” 电话挂掉。出现在了的视线中。 原本一个·就足够吸人眼球了,再来一个·。不得不说,这两个人走在一起绝对是焦点。砸了咂嘴,今天居然没有记者在这。难得他特地捯饬了下自己...
hp众人×你」当你分院时 #hp #hp # #塞德里克 #斯内普 #
作者:哑炮小姐   # OOC预警 私设预警 撞梗致歉 # 内含: 塞德里克 斯内普 # Draco Malfoy   在并不熟络的同龄孩子们的印象里,·是个傲慢自负的家伙。在纯...
hp众人×你」追妻火葬场(下) #hp # #赛德里克 # #卢修斯 #伍
作者:哑炮小姐   #又名“论吵架后追妻的有效方法” #上部内含:特别篇 #下部内含: 奥弗 赛德里克 卢修斯 斯内普 里 #门钥匙☞上部 #Tera Appell 缇·阿佩...
甜文】睡眠障碍● drarry● #hp同人文
作者:腓腓的豆腐   * 战后 治疗师德×傲罗救世主的同居生活 * ooc属于我 小甜饼一发完     “好久不见,。”   正埋头写病历的听见这人熟悉的语调,不耐烦的...
「卢修斯·×」一枚金加隆 #hp #hp #
作者:哑炮小姐   # 卢 修 斯 ·   ×娜  尼 · 莱  # 本篇为第三人物视角   推荐搭配《ma l'amore no》—Ennio Morricone...
HP】当他几天没有找你后看见你和其他男生在一起说话 # #. #奥弗伍
的圣人把你抛弃了?”他凑到你的耳朵隔壁说   “!”你因为他的话气得顾不上仪态,对着他冷言冷语   他知道惹你生气了,便闭嘴不说话。     下课后你正打算离开教室,突然一双手捂着你的...
hp众人×你」追妻火葬场(上) #hp # #
作者:哑炮小姐   #又名“论吵架后追妻的有效方法” #上部内含:特别篇 #下部内含: 奥弗 赛德里克 卢修斯 斯内普 里 #Tera Appell 缇·阿佩就是你 #OOC...
文】英国病人● hp同人文● ● DH
再次到来。" 金发男人轻轻地叹息,半阖着眼吐出了尼古丁: "听我说。 "听我说,。你还记得那首诗吗?" 特点了点头,用着怀念的语气念出他的心声: "二十丽姝,请来吻我————" 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