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众人×你」当你分院时 #hp乙女 #恋与hp #德拉科马尔福 #塞德里克 #斯内普 #哈利波特

sodasinei 2021-07-19

原作者:哑炮小姐

 

# OOC预警 私设预警 撞梗致歉

# 内含:德拉科 塞德里克 斯内普

# Draco Malfoy

 

在并不熟络的同龄孩子们的印象里,德拉科·马尔福是个傲慢自负的家伙。在纯血家族的长辈们的记忆中,德拉科·马尔福是个彬彬有礼的小绅士。大概唯独在你面前,或许是由于你年长他几岁,他总是一边赖着你不放,一边逞强好胜地表现出本不属于他年龄的成熟。

 

“姐姐,你会被分到斯莱特林吗?”

 

在马尔福庄园的花园里,德拉科把今晨初绽的粉玫瑰搁在你的手心。不同于往常,他最近总是闷闷不乐地低垂着眉眼,马尔福夫人笑吟吟地透露说是因为今年十一岁的你即将入学,而德拉科才九岁而已,他是私心地希望你还能常到马尔福庄园来陪伴他。

 

少年的金发与熠熠阳光的温度交相辉映,温润柔柔的晨风总是撩人心动。你犹豫着迎上那双隐隐泛着水光的灰蓝眼眸,却像撞进了恣肆的汪洋一般窒息。

 

“按照我父亲的安排,我会去德姆斯特朗。你知道的,那里是允许学习使用黑魔法的。”

 

少年的衣角被他紧紧地攥在拳里,最终还是把晦涩又稚嫩的喜欢作为自己心里的秘密,一切都妥协地变得苍白了。

 

而两年之后,你从德国回到英国的原因并不美好——不是因为酝酿多年的幼稚情愫后知后觉地泛滥,而是因为你父亲小臂上的黑魔标记已经隐隐作痛了许久,你不得不随父母一起踏上开始发酵着苦难的英格兰土地。

 

转学至此的你随着一众新生步入霍格沃茨的礼堂,破陋的分院帽像一位唠唠叨叨的老头,瘫软地颓在新生的小脑袋上自言自语。你盯着它出神,直到一只温热的小手悄无声息地钻到了你的手掌里。

 

少年一言不发,最终还是他脸颊上浅淡的红晕出卖了他的心绪,尽管他努力地让面部表情看起来是不容反抗的严肃——他才不会允许你松开他的手。感觉到德拉科的手心逐渐变得汗涔涔,于是你调笑道:

 

“是因为即将的分院仪式而紧张吗?”

 

“才不是。我敢保证,我一定会被分到斯莱特林。”

 

“可我想被分到拉文克劳。”

 

“你绝对不可以去拉文克劳!你也不许去赫奇帕奇!尤其不可以是格兰芬多!”他不悦地攥紧你的手,语气笃定坚决却不刁钻刻薄。他原本打算用绝交作为威胁你的说辞,但还是犹豫着舍不得说出口,哪怕只是一句玩笑话也不行。

 

# Cedric Diggory

 

迪戈里一家是你的邻居,两座独栋小楼之间只隔着迪戈里家的花园。最初时,你就猜测迪戈里夫人必定是位细腻温柔的妇人,否则她怎么会细致地把花园始终打理得四季如春呢。

 

据说塞德里克在你很小的时候就经常随父母前来拜访,当时你细软的头发堪堪能梳成小小的髻,而他总是向他的父亲借来魔杖,耐心地逗你发笑,他一边轻轻捏住你摊开的小手,一边在你的手心变出一朵黄嫩嫩的雏菊。

 

或许是因为人们总是对年幼时的糗事格外印象深刻,你至今记得你曾经无赖地抱住塞德里克的手臂不肯撒开,童言无忌地要他发誓将来他一定要娶你。在他无奈憨笑着点头示意后,你又捧着他的脸颊亲了又亲,啄了又啄。

 

此刻,当麦格教授把你头上的分院帽取下,你颓丧地走向了格兰芬多长桌,愁眉苦脸的小女孩在小狮子们的欢呼雀跃里显得格格不入。显而易见,原因之一就是在你等待分院时,塞德里克从赫奇帕奇长桌那边向你投来的期待的目光。

 

你茫然无措地抬眸,但塞德里克的眼神一直温润如暖阳,澄澈如泉流。

 

直到长桌上的琳琅佳肴随着邓布利多校长的咒语而出现,你趁着众人专注于酒杯和餐盘之间,蹑手蹑脚地凑近被搁置在礼堂一角的分院帽。

 

“你在做什么?”

 

你受惊地倒吸冷气,待看清来者是塞德里克之后,反倒无赖地开始撒娇:“我不想去格兰芬多。”

 

“我这古灵精怪的小妹妹居然敢对分院帽打起了歪主意,还不承认你是个彻彻底底的格兰芬多姑娘吗?”

 

行动未遂的你妥协地瘪瘪嘴,试图作出解释,声音却因为心虚而越来越小,变得细弱如蚊蝇:“我想拜托分院帽重新分析一下我的脑袋。我想到赫奇帕奇去。”

 

他满目笑意地揉着你的头发,就像从前他总是在你胎毛稀疏的小脑袋瓜上摸摸蹭蹭。他开口便是一句心动:“就算不在同一个学院又有什么关系。从前我答应我会娶你的事情,我可没打算赖账。”

 

# Severus Snape

 

你原本一直觉得分院帽是个老糊涂。

 

你知道自己出身于传统的纯血家族,你知道长辈们都笃定你属于斯莱特林——就像家族里的任何成员一样,你更知道自己根本不是黑魔法的热衷者,也不是推崇血统论的野心家。

 

所以,你原本信心十足地打算去到拉文克劳,最终却不得不接受分院帽决定把你分到斯莱特林的事实。

 

直到你遇到了慢热式的单向奔赴,你才对分院帽的智商有所改观。你也说不清你喜欢斯内普的原因,尤其是当你的好友阿利亚直截了当地指出斯内普的种种缺点时,譬如他糟糕的脾气,又或者是他泛着油光的头发。

 

无论父母在魔法部为你打通了再如何优渥的条件都没用,你最终决定留在了霍格沃茨任教。你总是毫不避讳你对他的纯粹的爱意,以至于他不止一次地向邓布利多提出要慎重决定你所教授的科目。若说面目狰狞倒是夸张了,不过他的表情可以说是与一切褒义的带有温度的形容词毫无联系。

 

他总是黑着脸回应你的表白:“真不敢相信,这位胆大妄为的小姐居然曾经是斯莱特林的学生。”

 

结果还是斯内普妥协地默认了你的职位——魔药课的助教。

 

准备魔药课的药品,应付难缠的小鬼头,处理课堂上爆炸的坩埚。循环往复的工作每日都在按部就班地进行,一如你不曾间断地表达对斯内普的爱意。就比如每当晨露跃上时,每当暮霭浓郁时,必定出现在斯内普办公桌上的一朵红色小玫瑰。

 

你不知道他一般都会如何处理那些娇艳的花,也许它们会被扔进壁炉里灼烧成漫漫的灰烬,但宽慰地想想,他的地窖办公室里并没有壁炉这类温暖的东西。

 

你唯一一次忘记送朵玫瑰给他,是在某一年霍格沃茨的圣诞晚会上。你醉醺醺地邀请斯内普跳舞,他则摆出极度厌弃的表情,打量着面前这个似乎刚从一缸火焰威士忌里打捞出来的小醉鬼。

 

“但凡这位小姐有一些教养,都会记得做事要有始有终。今天晚上我的办公桌上少了些东西,比如你送来的蠢呼呼的玫瑰花。”

 

# Fin.

hp他对说情话● hp德里● 里
原作者:某川   ▪ooc预警 ▪如若撞梗,那咱俩就是姐妹 ▪含:    里    德里 ▪巨甜放心食用     享受甜蜜梦乡之,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微微响起...
hp众人×」追妻火葬场(下) #hp # #赛德里 # #卢修 #伍
原作者:哑炮小姐   #又名“论吵架后追妻的有效方法” #上部含:特别篇 #下部含: 奥弗 赛德里 卢修  里 #门钥匙☞上部 #Tera Appell 缇·阿佩...
hp直接自信打招呼“嗨!老公”● hp● 里德里
原作者:某川   ▪ooc预警  ▪撞梗即姐妹 ▪含:  / /德里 /里 /西弗勒     在好姐妹的威逼利诱下答应了这个大冒险,虽然内心是极不情愿但还是被一巴掌推了...
hp他和打游戏● hp德里● 小天狼星● 里
原作者:某川   ▪ooc预警  现代au ▪如若撞梗,那咱俩就是姐妹 ▪含:      德里  西弗勒  西里   里 ▪纯属娱乐,大家开心就好     (和平某英...
hp你们doi不小心睡着了● hp德里● 里● 小天狼星
原作者:某川   ▪ooc预警 三句短打 ▪如若撞梗 那咱俩就是姐妹 ▪含: / /德里 /里 /西弗勒 /西里 /莱姆 /卢修 /伍 /双子 ▪孩子被屏傻了发个清水版...
hp是吸血鬼● hp德里● 里● 卢修
原作者:某川   ▪ooc预警 ▪如若撞梗 那咱俩就是姐妹 ▪含:     德里  里  卢修  西弗勒 ▪脑洞很大,娱乐看文     裹着毛毯翻找着仅存的血浆,可惜...
德里/×]一见钟情(獾院学长×蛇院学妹)● hphp德里迪戈里
德里。   不过最先结识的朋友是。   也有极深的印象,毕竟开学就被给拒绝了,也倒是在众多新生面前丢了脸,不禁认为他多此一举,同时心里有些看扁他。   很讨厌各处结识...
hp他们半夜发现不好好睡觉● hp● 里德里● 卢修
原作者:某川   ▪ooc预警 ▪撞梗即姐妹 ▪含:  /  /德里 /里 /西弗勒 /卢修   他是为一阵阵细微的抽泣声而醒来的,朦胧之中看见死死拽着被角,虽是没睁...
hp众人×」追妻火葬场(上) #hp # #
原作者:哑炮小姐   #又名“论吵架后追妻的有效方法” #上部含:特别篇 #下部含: 奥弗 赛德里 卢修  里 #Tera Appell 缇·阿佩就是 #OOC...
hp】第一次的他们● hp德里● 里● 小天狼星● ● 伍
原作者:某川   ▪ooc预警 ▪如若撞梗 那咱俩就是姐妹 ▪含:  / /德里 /里/ 伍 /西里 /莱姆 /西弗勒 /西奥多 /双子 /卢修 ▪心血来潮搞个群像...
hp】他偷看被抓包● hp德里● 卢修● 西里
原作者:某川   ▪ooc预警 三句短打 ▪如若撞梗 那咱俩就是姐妹 ▪含: / /德里 /里 /西弗勒 /西里 /莱姆 /伍 /双子 /卢修     “没有,我...
hp在各种情况下突然停电● hp德里● 里● 小天狼星● 伍
原作者:某川   ▪ooc预警  现代au ▪如若撞梗 那咱俩就是姐妹 ▪含:     德里  里  伍  西里     今天不知道是受什么刺激了非要看鬼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