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奥多×你×布雷斯」英国梨 #hp乙女 #恋与hp #布雷斯扎比尼 #哈利波特

sodasinei 2021-07-19

原作者:哑炮小姐

 

#

西 奥 多 · 诺 特×洛 佩 兹 · 特 拉 弗 斯×布 雷 斯 · 扎 比 尔

# 推荐搭配

《Tennessee Waltz》—Patti Page 

# 我爱我的宝  尽管我连续赌输了两篇文

 

#

 

没人会注意到我们。

 

宴会厅的拱形鎏金铜门只为纯血巫师们敞开,就像流银般的灯光只会钻到贵妇们的裙摆下。发现未婚妻不见了的西奥多,很可能正在眼花缭乱的裙摆里寻找我的身影,而我和布雷斯躲在旋转楼梯后逼卝仄的角落,在唇齿的蹂卝躏里,只剩下我零散的呜卝咽和水渍的吱啾声。

 

布雷斯的左手扣住我的后脑,右手正顺着我的后背向下游卝走。我的礼服是露背式的,在出门前,西奥多一直缄默地盯着我luo卝露的后背,来自婚姻关系的占有欲使他不懂得体味这件礼服的乐趣。

 

“西奥。”

 

我先从楼梯后装作若无其事地走出,大约一刻钟以后,布雷斯才会从暧卝昧的角落回到推杯换盏的宴会。我的视线与西奥多焦切的目光相撞,于是我笑吟吟地扑进他的怀里,而那双眼睛总像碧蓝透亮的宝石湖泊一样令人倾心。

 

除了女人嘴唇上斑驳的牛血红色,西奥多还察觉到了乌木的沉香。他知道,每当软糯的小人儿伏在自己胸前的时候,他应该满怀都是轻盈的英国梨香气。令人浮想联翩的蛛丝马迹就像一把刀刃锃亮的斧头,它正在劈开他的琉璃色的春夏,但他还是问了:

 

“你的口红怎么花掉了?”

 

“或许是因为刚刚吃了蛋糕吧。”

 

我面不改色地编了个相当合理的理由,然后他的眼里立刻黯淡了什么,或许是他的疑心,也或许是别的。

 

我的身上披着西奥多的西装外套,像是瑟缩的小宠物一样被他揽住了肩膀,我的心脏跳得太快,以至于我分不清是心虚还是心动。

 

辉煌的圆舞曲随着剔透的酒杯一起在宴会厅里游荡,布雷斯却径直地朝着我和西奥多的方向走来,我甚至能听见皮鞋踢踏在瓷砖上的声音,但其实乐曲声早就盖过一切。他先是握了握我的手,原本只是绅士地轻握住我的手指,却在即将抽离的时候,狡黠地蹭了蹭我的手心。

 

我的一声惊呼被吞进了喉咙里,但脸颊红的发烫。

 

西奥多借着与布雷斯握手问候的空档,闪身隔在了我与布雷斯之间。他背对着我,我看不到他的表情,就连布雷斯的动作也被挡得严严实实。

 

“好久不见,西奥多。”

 

“并不是很久没见,毕竟每个工作日我们都能在魔法部遇见。”

 

“啧,也对。只有当年在读七年级的时候,你有很长一段时间与大家断了联系,甚至包括洛佩兹。你现在可以做出解释吗?”

 

尽管面部表情未知,但布雷斯的语气有些笑里藏刀的刻薄意味,于是被戳中痛处的西奥多成了默不作声的劣势者,原本淡然冷静的声线立刻被对方掐灭。最终西奥多带着我离去。

 

我们很早就回到了家,而距离宴会结束还有相当长的时间。我蹬掉了细跟的高跟鞋,双手移到颈后,麻利地解开了礼服的绸带,仰面躺在chuang卝上。总之我感到轻快,就像裹着包卝臀卝裙在魔法部忙碌一整天之后,回到家里解开nei卝衣扣子时那样轻快。

 

西奥多的衣冠仍然整齐。卧室里只亮着灯光昏黄的落地灯,以至于我摸不清他的情绪。

 

“有件事我一直想问你,西奥。”

 

“嗯?”

 

“就是宴会上扎比尔提到的,七年级的时候,你为什么销声匿迹地逃到了北欧,顺便地抛下了我?”

 

当时我还很纯粹地爱他,并且相信他也很纯粹地爱我。神秘人像个杀卝疯了的魔卝鬼,或者说他就是完完全全的魔卝鬼,曾经被冠以神卝圣这一形容词的纯血二十八家族,几乎都被黑魔标记所烙印。我的父母是低调得毫无存在感的中立派,特拉弗斯在家里只是代表着一个姓氏,所以我随时可以躲回家里,像只怯生生的小麻雀。

 

我曾经在午夜的休息室里抱着西奥多啜泣,我哭得甚至打嗝,颤抖地说不出连续的句子。我当时只顾着拜托他不要加入食死徒,现在想想,却忘了拜托他不要推开我。

 

可是,后来他还是回到了英格兰,甚至现在他的小臂上还有狰狞的骷卝髅与蛇。我当然没打算苛责他,他当然可以逃,他当然可以没那么爱我,爱情当然可以比苦难渺小。我只是有点难过。

 

他说:“因为当时你很安全。”

 

我们各自去洗了澡,然后躺在一张chuang丨上,只是普通意义上的睡卝觉,做各自的梦。

 

#

 

布雷斯是个好qing卝人。

 

桌上是需要他签署的文件,垃圾篓里是他今晨收到的来自姑娘们的几枝玫瑰,落锁的办公室门外是人来人往的脚步。扶手椅上坐着的是他,坐在他大卝月退上的是我。

 

我一边嗔卝怪他居然无情地拒绝了女孩们送来的玫瑰,一边把花瓶里的波斯菊折断,窃笑着别在他的耳鬓。他的手搭在我月要卝间,又试图更密卝切地探卝入,他啮着我的耳垂,然后说他只爱我。我没打算完全信他,毕竟对他来说,得到异性的倾慕从来都是轻易事。

 

自从订婚同居后,西奥多总是送花给我。他从不讲那些浪漫的陈词滥调,诺特庄园的花园日日如春,他通常在上班前为我折几朵,粉玫瑰,鸢尾花,波斯菊,或者其他什么,并且用银色的绸带扎成简单的花束。

 

而我喜欢约会,在魔法部,在布雷斯的办公室,无数个昨天就像今天一样。我把西奥多送的花摆放在布雷斯的花瓶里,它们越可爱,我们的约会也越可爱。在我支离卝破碎的shen卝吟里,他恶行恶状地问我,如果花朵被西奥多发现了怎么办。我说,你可以把它藏起来,就像你曾经把我藏在你的办公室的小衣橱里一样。

 

距离规定下班时间已经过了一小时左右,我才回到家中。我幻影移形的声音刚落,厨房里就噼啪起家养小精灵们烹饪晚餐的烟火气息的声音。

 

客厅里,长廊里,卧室里,都只昏暗暗地亮着一盏可怜又卑微的小灯,唯独在紧闭的书房门下的缝隙,微黄通亮的光雀跃地逸散而出,又零落地摔碎在楼梯上。

 

我敲门,然后推门进入。西奥多正在看书,他的目光所及只有细细密密的段落,还有零零散散的注释。说实话,我一直觉得他的手比书更好看。他的食指指腹正在缓慢地摸索着灰色粗糙的封皮,他不是魁地奇热衷者,所以他的指腹不会有薄薄的茧。

 

从前在霍格沃茨的时候也是。偶尔几个格兰芬多的男孩会骑着扫帚从禁林上空向黑湖湖面俯冲,他们像正在被拔卝毛的鸭子一样聒噪,他只安静地在黑湖边翻阅着还不算厚的笔记。我觉得他像一个深谙人情世故的月亮,比任何人都通透,却比任何人都清冷沉默。

 

他轻呵道:“回来了。”

 

我嬉笑着钻进他的怀里,熟卝稔地跨卝坐在他的月退上。他的鼻翼微动,或许是闻到了什么气味,可是无论厨房里的焦香味再如何浓郁诱卝人,也不足以飘散到二楼走廊尽头的书房。

 

也许是因为我换了新的香水,是尾调带着白麝卝香的中性卝香水。这样很安全——尽管我随时可能沾染了布雷斯的男士香水味,但夹杂在我的中性卝香水味里也不算突兀可疑。从前我喜欢甜滋滋的英国梨,西奥多也喜欢,我总爱问他能闻见什么,他说他能闻到苍兰,一整个春天,小熊橡皮软糖,还有我。

 

我问他:

 

“我换了新的香水。你能闻见什么?”

 

他终于看向我。他慢条斯理地把书签夹在两页之间,再把书轻轻合上,摘下了架在鼻梁上的金丝框的眼镜。

 

“我闻到了布雷斯。”

 

他从未在xing卝事上发卝泄卝情绪,但今夜是例外。我看不到他的眼睛,那双平日里不掺喜怒,却在夜里透着蛊卝惑的眼睛。我只觉得很疼,疼得我不认为他是个疯卝子,反而发现我才是疯卝子——无所顾忌地沉卝溺于我和布雷斯的游戏,又转身恶劣地试探西奥多的底线。

 

#

 

翌日清晨,我原本以为没有鲜花,西奥多却给了我一枝殷红的玫瑰,比他眼白上的红血丝还要红。只有孤零零的一枝,也没有用绸带扎的蝴蝶结,但它梗上的小刺都被清理干净了。

 

“别忘了他抛弃过你,我的蜜糖。”

 

布雷斯总喜欢用一些甜腻腻的昵称来称呼我。就在刚刚,我像往常一样捏着花朵踏入他的办公室,熟练地用无声无杖咒锁住了这扇门。他干脆地把我抵卝在了门上,而我拒绝了他。显而易见,现在他相当不悦。

 

“但你不能因为这个就要求我抛弃他。”

 

布雷斯从未直言要我在他们之间作出选择。直到我躲进他办公室的小衣橱的那次,我感觉到自己的胳膊硌到了硬卝邦邦的小盒子,也许是钻戒,或者更意味庄重的家族戒指,而它就在他风衣外套的内侧口袋里。我不知道它的归属者是谁,如果不是我,我会心慌,如果是我,我会更加心慌。所以我希望它什么也没有,只是个空盒。

 

或许西奥多从未抛弃我。我不想让他成为食死徒,他也不想与一群带着面具、刻着黑魔标记的屠卝夫为伍。会不会是他的父亲要求他逃离英格兰,而他最终的归来意味着他的选择始终都是我。

 

我很想立刻摆脱布雷斯,然后冲到西奥多的办公室里,我要诘问他,以印证我的猜想是否属实。平日里他从不会刻意解释什么,我突然恨他该死的冷静与清醒。

 

“你不爱他,蜜糖。”

 

“难道你就很爱我吗?”

 

他在试图说服我,而我也在试图说服我。我努力回想着他与漂亮女郎拥卝口勿的那个清晨——西奥多牵着我的手,我捧着一束铃兰花,我们刚刚踏进魔法部的门厅,而布雷斯正拥着女郎站在门厅的另一侧的角落。于是,在不妙的气氛里我们甚至开始针锋相对。

 

最终摔门而出的人是我。

 

# Fin.

HP】当内普谈恋爱后 #西弗勒·内普 #HP同人 #· #hp
?!”   乔治 “噢,不会的,弗雷迪。怀教授一向把朋友放在恋人之上。”   (…乔治的发言很危险啊。)   金妮 “啊啊啊活泼开朗姐姐×阴郁风教授我可以我可以!!!”   (拜托控制一下,谢谢配合...
hp向】甜甜的恋爱终于轮到我了 #男神× #hp # #韦莱双子 #弗伍德
·。” 点了点头,是那个风云人物。接着介绍自己的名字,他却摇了摇头,“我认识。我知道的名字。” 感到奇怪,但没有想。送到教室后,向他道谢。 他摆摆手说不用谢,留给一个潇洒的...
内普×」红蓼小姐 #hp #hp # #西弗勒·内普
在梦魇时分倒流。   红蓼花死在她的旱季。   正如她所预言的,入土化泥。   END   注:①-⑤皆为阿根廷诗人阿尔韦西娜·托尔所作《我就是那朵花》中的诗句节选。本篇主的人设灵感也是来自于...
hp向 all】玫瑰凋谢 #男神× #hp # #德拉科 #汤姆里德尔 #卢修
参加比赛。   德拉科— 他只能看着她被击中,却无力挽回。   潘西— 她一直以为她会被保护得很好,但她错了。   西— 他已经禁△锢在有她的世界里。   布雷— 他逃不过玫瑰,就像逃不过她一样...
西·布莱克×」樱草花还是雏菊 #hp #hp #小天狼星 #
。   虽然詹姆·经常在我们的聚会上调侃我,滔滔不绝地夸张描述我暗姗尔达时的心路历程,但是我还是得感谢他,因为他的女友是莉莉·伊万,并且姗尔达是莉莉的好友,否则一个格兰芬要追求一个拉文克劳可能...
hp]争风吃醋(众人×)● hp● 德拉科马尔福● 西● 汤姆里德尔
,“再说了,布雷算什么?他只是个傲慢的小白痴。”   看到西的脸色好了一点,牵着他的手坐到沙发上。   “而且,他聪明了,我喜欢和聪明的男孩交往。”亲了亲他的脸。   “是吗,那下次离...
hp众人 X 】阿玛格 #内普教授 # #hp #hp
,还是被吓到一愣一愣的。   总之这个样子,让一向不苟言笑的西弗勒轻笑一声,随后便抱住了。   “这么怕蛇,怎么做地窖蛇王的夫人呢”   (我在一篇hp的评论里看到过一位小姐姐的危险发言...
hp众人×」关于偏爱 # #hp
,可爱,她就像是在火炉旁滋滋作响的融化的焦糖。”   而最近德拉科发现,西•诺似乎来往频繁。圣诞节假期前的某一日清晨,来到林的长桌旁,习惯性地,刚准备在西的身旁坐下,却被德拉科拽...
hp】Last Christmas #hp #HP同人 #· #西弗勒·内普
们的眼睛,要是他们看到西弗勒跳舞的画面…   大概会做三宿的噩梦吧。   一杯一杯的烈酒下肚,粉粉嫩嫩的绯红悄悄爬上的脸颊。   “小孩喝这么酒干嘛?”   内普一直站在身边看着灌了好几杯...
西×】飞鸟囚鸟 #男神× #hp向 #hp # #西
烧着皮肤,我的家人引以为傲。 我变成了囚鸟被囚禁在笼子里,挣扎,却又无果。   八 中立。 诺家族最后中立,西凭靠为凤凰社提供情报没有受到魔法部的问责。 他手臂上的黑魔印记不再灼烧皮肤,战争结束...
西×】真的有只卖一种花的花店吗??? #男神× #hp #hp向 # #西
by/ Zoey(停更)   △ooc △第一人称格式(为西视角) △主()名叫Zoey Elvis(佐伊·埃尔维 ) △私设 给大家表演一个速摸番外,是平行世界!     「我有想过开...
「卢修·马尔福×」一枚金加隆 #hp #hp #
原作者:哑炮小姐   # 卢 修  · 马 尔 福×娜   · 莱 德 # 本篇为第三人物视角   推荐搭配《ma l'amore no》—Ennio Morric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