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回乙女】最好的结局 #咒术回战乙女向 #伏黑甚尔

sodasinei 2021-07-19

原作者:彻十涯

 

★是爹咪!!好久没写爹咪了!

★全员HE世界线

★很多私设(高亮!!)

 

伏黑甚尔从来不知道什么是爱。

 

一个人要怎样才能相信从来没见过的东西?

 

那个曾经把他从泥泞中拉出来的女人也同样离开了他。

 

于是禅院甚尔变成了伏黑甚尔。

 

于是他又重重摔回了原地,被一滩名叫禅院的浑浊污水吞噬了呼吸。

 

喘不上气。

 

如果硬要说一个他和这个世界的牵连的话,那就只有伏黑惠了——那个早早失去母亲的孩子。

 

他曾以为自己也可以像一个普通人一样,他甚至完全不再像以前那个浑浑噩噩的自己,居然心怀感恩地给孩子取名为恩惠。

 

可惜,上天还是收回了他为数不多的温柔。

 

现在入赘的那个姓做伏黑的女人似乎放弃试图拯救他了,伏黑甚尔也不在意,这段婚姻对他来说并不意味着什么,第一段婚姻结束后,他那勉强开始转动的人生也跟着一起停滞了。

 

伏黑甚尔仍旧辗转在不同的女人之间,听着她们或真或假吐露着爱意,嗤之以鼻。天与暴君根本不能理解别人口中所谓的爱恨情仇,对于除了钱之外的东西,他总是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

 

你算是其中和他关系还算不错的一个。

 

也许是你向来只馋他身体,从不在别的方面过多纠缠,付钱的时候又大方痛快,所以在激烈又疯狂的性/事后,你们偶尔也会躺在床上聊聊天。

 

在慵懒倦怠的事后,就算是你们,偶尔也会不经意的说些什么。

 

你从那些对话中破碎的信息里,慢慢也知道了些许,比如他和家里关系不好,比如他有个孩子,比如他那连他自己都不在意的自尊心。

 

他也了解了些许你的事情,比如你和家里同样糟糕的关系,比如你同样的对爱的困惑,比如你那些在外人口中的不自重的糟糕风评。

 

说来讽刺,无趣的富婆和吃软饭的小白脸居然有这么多相似之处。

 

不过那又有什么用呢。

 

你们不过是单纯的肉/欲上的金钱/交易而已,这些信息的吐露不过是激情发泄后的懈怠罢了。

 

这样的念头在你脑海里一闪而过,没有留下什么太深的印象,不甚在意的你随手扯过赤裸着上身坐在床头的伏黑甚尔,布满红痕的娇躯就往他身上贴。

 

伏黑甚尔也顺势侧倒在床上,带着薄茧的大手自然的顺着你的背脊往上抚摸,带起酥麻的电流感。

 

“嗯?这次要加钱的噢?”

 

“知道了,不会缺你的。”

 

“那么,我会让你舒服的…”

 

“嗯…”

 

你对伏黑甚尔的印象一直只停留在他是一个器/大/活/好的普通帅哥牛郎罢了。

 

尽管你早早就知道他是天与咒缚,后来在闲极无聊时还打听了几次,对他的遭遇和性格唏嘘几句,便没有了下文。

 

毕竟,一个身处泥泞的人怎么能向另外一个深陷泥潭的人伸出手?

 

作为在你腐朽的家族中唯一一个具有强大咒力的人,你和伏黑甚尔的遭遇就极度相似。

 

你们都是家族的异类。

 

而异类,就应该这样活下去。

 

所以你知道,天与暴君不会需要这廉价又多余的怜悯。

 

还没给钱能让他高兴。

 

星浆体还活着,盘星教的刺杀任务失败。

 

你就这样看着那个昨天还和你在床上调情的男人突然出现在你的正前方。

 

无论是你还是他,似乎都不该出现在这里。

 

他凭着没有咒力的身体轻而易举地混进了咒术高专。

 

而你作为一个心理问题严重的人,却因为咒术原因被东京咒高聘请为校内心理咨询师。

 

说来也挺有烂俗笑话的感觉。

 

隐隐约约知道盘星教在打什么主意但全程漠视的你,在看到伏黑甚尔现身的第一面就意识到了他的目的。

 

在伏黑甚尔杀死了五条悟,转身时,他看到了你。

 

伏黑甚尔挑了挑眉,随手把咒具上的血液挥去,正要说些什么。

 

身后带着强大咒力的术式狠狠地击中了他。

 

即使有着天与咒缚的肉体也有些吃不消这样近距离爆发的一招。

 

两个怪物。

 

你看着从地上爬起来的浑身是血的五条悟和近距离吃了一记“赫”还没什么大碍的伏黑甚尔,面无表情的心想。

 

两个怪物就在你面前打了起来。

 

你事不关己地绕过这边的战斗,打算去那个给你发了邀请的夜蛾老师那里看看。

 

砰————

 

一个身影被击落在你旁边。

 

是伏黑甚尔。

 

准确来说,是失去了左半边手臂的伏黑甚尔。

 

走到一半的你露出了有些意外的表情。

 

这和你打听的可不一样,根据调查里对他的形容,你本以为过不了几招,这个叫伏黑甚尔的家伙就会嘟哝着“没钱的话我可不干”这样的话,就从还未长成的六眼手中溜走。

 

居然留下来了?

 

你突然难以抑制地好奇了起来,你似乎从未读懂过这个男人的想法,那么此时此刻,倒在血泊中的他又在想什么呢?

 

“那个不是早就丢了吗,”伏黑甚尔望着天自语道,“我不尊重自己,也不尊重他人,不是自己选的这种生存方式吗?”

 

六眼神子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临死前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伏黑甚尔回望着五条悟,勾着嘴角轻笑,“…没啊。”

 

沉默了一会儿,他又突然开口,“2、3年后,我的小鬼会被卖到禅院家…到时随你处置吧。”

 

“你…”伏黑甚尔又看向站在一边仿佛在看戏的你,似乎想说什么,又移开视线,“算了…”

 

无意识施展了咒术的你慢慢走向他。

 

五条悟没有阻拦,只是看着你的背影沉思。

 

这家伙的咒术……

 

你蹲下来,完全不在意地上的血弄脏了你的裤子,你只是死死地盯着伏黑甚尔,眼睛里满是狂热。

 

你的眼底带着难以抑制的兴奋,反手指着身后的咒术界的最强问,“想否定他吗?否定你从小到大听到的一切?”

 

是同类。

 

伏黑甚尔突然意识到,这个和自己纠缠不清了很久的女人,骨子里是和他一样的人。

 

放弃自尊,没有自爱,却又在某些时刻,迫切的想肯定自己,想否定咒术界,否定那些人,把他们认为的最强扳倒在地。

 

他在血泊中笑了起来。

 

你发现伏黑甚尔本已经涣散的瞳孔似乎亮了亮。

 

敏锐的六眼也一样。

 

一直站在一边沉默的看着的五条悟突然开口,“我说,躺在地上的手下败将说要扳倒我,未免也太可笑了。”

 

在你和伏黑甚尔看向他时,五条悟继续说,“老子才不要带你的小屁孩,我要你亲自给我赔罪。”

 

天与咒缚的体质简直堪称诡异。

 

一手把一只脚踏进地狱的伏黑甚尔拉回来的家入硝子一度想研究伏黑甚尔的身体,但被醒过来的伏黑甚尔无情的拒绝了。

 

痊愈的伏黑甚尔活动了下筋骨,在家入硝子惋惜的目光里走出了医务室。

 

天与暴君被迫留在咒术高专成了五条悟和夏油杰的体术陪练。

 

如果不是五条悟给的高额工资,他可能要铤而走险再刺杀五条悟一次。

 

听到这话的五条悟搭着夏油杰的肩膀,笑的眯眯眼,“我们可是最强的哦,你这种大叔还是很逊啦。”

 

又打起来了。

 

路过训练场的你看着每天一度的两个人打架和两个人看戏的课后娱乐环节,无奈的叹了口气。

 

当初选择救伏黑甚尔的你也没想到事情的发展会变成这样。

 

你看着一边挑衅五条悟,一边懒懒散散动手的伏黑甚尔,想着他身上那些微妙的变化,想着你隐约知道的五条悟和他暗中的计划,微微笑了起来。

 

你一边这样想着,一边走近,坐在看戏的夏油杰和硝子身边。

 

你和硝子关系向来不错,一个治疗肉/体,一个疏解精神,两个人经常一起咒骂不干人事的咒术高层。

 

作为难得的同性别的年长者,你也经常会和她聊些可爱的女性话题,JK硝子和你的关系进展飞速。

 

至于夏油杰,因为解决了他埋藏的很深的心理问题,还利用咒术给他心理暗示,让他尝不出恶心的咒灵球的味道,夏油杰算是高专最为尊敬你的一个学生了。

 

和离经叛道的问题儿童五条悟形成鲜明的对比。

 

坐在他们身边,你和两个人打了个招呼,就继续看那打成一团,几乎要毁了整个训练场的两个人。

 

期间夏油杰看了你好几眼,他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好奇的开口问道,“xx老师…和伏黑是什么关系呢?”

 

忘了说了,全学校只有灰原和七海会老老实实叫伏黑甚尔“伏黑老师”,别的人都是各种称呼乱叫,夏油杰说的伏黑算是其中比较正常的一种了。

 

(单是五条悟一个就发明了诸如中年大叔、体术怪物、手下败将、刀疤脸、肌肉男等等外号。)

 

而此时此刻,听到夏油杰的问题,你愣了愣。

 

硝子也难掩好奇的看向你。

 

自从伏黑甚尔痊愈,被五条悟逼着和你一样在高专就职,你们就一直保持着奇怪的关系。

 

白天在高专,一个教导体术和暗杀,一个利用咒术进行心理抗压训练和情绪疏导,见面也只是一副冷冷淡淡的样子。

 

晚上却滚在一张床上,一个眼带情/欲、游刃有余,一个娇/喘/呻/吟、大汗淋漓,和白天完全不一样。

 

想到这些,你有点尴尬地看着眼前两个好奇的纯情高中生,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就在你想随便扯几句糊弄过去的时候,已经打完了的伏黑甚尔走了过来,随手把外套扔到你怀里,随口对旁边的两个学生说:“是那种关系哦。”

 

夏油杰:“诶…?”

 

硝子:“诶诶…?”

 

走过来的五条悟:“啊????”

 

被学生缠着问为什么会看上伏黑甚尔这种男人的时候,你有些无奈的笑,可能是,同类相吸…?

 

后来的后来

 

五条悟、夏油杰和伏黑甚尔三个咒术界顶级战力联合起来,把咒术高层大洗牌,扶持了一批还没被毒害的年轻人上位,把那些烂橘子们揍的揍,骂的骂,软硬兼施地在一夜之间让咒术界的空气为之一清。

 

还抓了几个内鬼,杀了一个脑花似的特级咒灵。

 

总之,速度之快让你愕然。

 

你年少的幻想就这样被他们在天亮时展现给你看。

 

等你反应过来,伏黑甚尔已经和养他的富婆和平分手,带着他口中的那个“臭小鬼”自顾自住进了你的家。

 

趁着乖巧的伏黑惠被五条悟带去教学,你看着靠在你家沙发上看电视的伏黑甚尔说出了这段时间一直以来的困惑:“为什么你这么自然的就来我家了啊??”

 

懒洋洋躺坐着的伏黑甚尔瞥了你一眼,随意的换了个台,“伏黑小姐和她前夫旧情复燃了,我和惠就搬出来了。”

 

你:“……所以为什么来找我?”

 

伏黑甚尔继续看电视:“嗯?不都说要照顾同事什么的吗,我们也算是同事吧?”

 

你有点抓狂:“那也不是这种照顾啊!!”

 

伏黑甚尔叹了口气,看着你说:“那结婚行了吧?结婚之后就能顺理成章的住在这里了吧?”

 

你茫然地看着突然格外认真的伏黑甚尔,“你…这是求婚?”

 

伏黑甚尔想了想,点了点头,“算是吧。”

 

你:“你给我滚出去。”

 

伏黑甚尔:“?”

 

伏黑甚尔当然没有滚出去。

 

你们倒是滚到床上去了。

 

也许就是同性相吸?

 

谁知道呢

 

两只孤狼相遇了。

 

你们曾经追求的、怀疑的、奢望的理想也都实现了。

 

而你们的学生,带着满腔热血,在师长的呵护下,在崭新的时代里继续成长。

 

这就是最好的结局,不是吗?

 

 

我这是写了个啥(茫然

 

没怎么详细写妹的能力,大概就是关于心理和精神方面的咒术,因为对他人的感情极度敏锐,又很容易共情,所以不太适合战斗,很容易被感情激烈单纯的咒灵影响,比较适合教学和辅助治疗。

 

咒术高专压力这么大的地方没个心理老师就离谱!!(夏油杰:有被冒犯到

 

感谢阅读♡

】你哭着干翻了他们 #五条悟 #夏油杰 #家入硝子 # #all你
开口训话时泣不成声。   太可爱,也太让人怜惜。     对你印象始终绕不开“咸”和“甘”。   因为星浆体那次,你一边哭一边把他往死里揍,眼泪冰冰凉凉,滴到他脸上,滴到他被她搞出来伤口上...
】当你兴奋跟别的男人说话 #同人 #男神x妳 #五条悟 #七海健人 # #夏油杰
。   才不会允许Y/N带着这么可爱笑容跟别的异性讲话呢。   :   由于你工作能力出众又脾气很很有耐心,公司决定让你带一个新来男生。   为了让他尽快融入这个集体,中午时候,你特意邀请...
】送礼/被回礼场合 #五条悟 #惠 #七海建人 #狗卷棘 #
原作者:盐舟   # *五条悟/惠/七海建人/狗卷棘/   五条悟 ·送礼 列了一份甜品清单。 上面都是之前你去一些日本小城镇出差时抽空替五条悟先一步去探店品尝过甜品...
】糖果小姐浪漫史 # #夏油杰 #五条悟
。     尽管他喜爱母亲,但还是又娶了一两个妾室,并且对母亲爱意慢慢淡掉了。     直到母亲生下了一个毫无孩儿,他家族终于抓着把柄,在你四岁时逼迫他把母亲赶走。     结局可想而知,已经...
】快跑,大型双标现场 #惠 #五条悟 #男神×我 #两面宿傩 # #骨忧太 #夏油杰
原作者:金を生 *夏/五//惠/虎//直/宿   夏油ver.     某不知名白毛男子有天一时兴起扯下了他皮筋,试图给他扎头发     结果是从地里冒出灵把对方差点踩进地里,两人直接打了...
【禅院直哉x你】推能和同担拒否猫猫在一起吗?(后篇) #
。 “哈,亏你知道我是谁啊,女人,你果然是对我痴情不……” 男人话都还没说完,你已经嚷嚷了起来。 “不、不要直哉,我要,不要直哉!” 直哉:??   这个梦怎么这么真实啊,而且好不容易梦到...
】世界线收束前可以先谈个恋爱吗? #X原创
消失。 你拥有师杀手。   这个你唯一一次到十四岁时间点遇见男人。 这年你揍趴了家族里所有人以后翘家偶遇,你毫无还手之力被摁在地上暴揍。 你鼻青脸肿捂着缺了门牙...
】我好像拯救了世界但我不知道 #五条悟/夏油杰/x原创
。”   “彼此彼此,信你话不如信母猪会上树。”   “,你知道这个人吗?”   “哦。”你捻起冰淇淋顶端草莓,“禅院?没有家伙吧,说起来他儿子继承了‘十种影法术’,真讽刺……应该、大概...
游戏角色有了意识后 #五条悟 #夏油杰 #
了。     还有那一连串ID不是自己正玩儿游戏里面角色名称什么么……      角色会有意识?      你打开手机,发现游戏界面你一直没关,电都快耗完了。      奇了怪了,你...
】逃家大小姐不会梦到师杀手 #×你
别的我也要七。”   “哈哈,祖传话给你十吧。”   一直不出声站在一旁你握住惠手看:“……你想卖掉惠吗?”   “本来就是禅院血脉,到禅院家也没什么不妥吧。”老头直起身子看...
】当他抱着你常用物品睡着 #同人 #男神x妳 #五条悟 #七海健人 # #夏油杰
睡梦中可以石更吗?”   :   去到公寓时候,他居然没有像往常一样开门把你拉进去然后做这样那样事,让你觉得很意外,不过所幸他也没有锁门习惯,你象征性敲敲门之后就推门走了进去...
】和包养男人填婚姻届也可以吗 # #
自家沙发上发呆,这个自称叫男人带着一身泥、血,一路跟着你了家,现在在你家,你家客房,你家浴室,用你买毛巾洗澡,待会儿可能还会穿你买衣服。   幸好上次买睡衣不小心买了情侣款,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