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回乙女】玛丽苏绝不认输 #咒术回战乙女向 #五条悟 #夏油杰

sodasinei 2021-07-19

原作者:彻十涯

 

★纯属半夜突发奇想神经之作,非常智障奇怪生草ooc,如有不适,赶!紧!跑!(高亮!!)

★是上一篇:今天也是玛丽苏的一天呢 的后续,狗尾续狗尾(?)

★妹因为咒术会在玛丽苏和祖安老哥间无缝切换

★高专悟你杰

★就是一篇怪东西(忽略中日文化差异,就当日本的国骂和我们的差不多吧ORZ)

 

我从一万平米的床上醒来,优雅的坐起身,丝绸般的七彩长发在阳光下闪着耀眼的光芒。

 

站在遥远的床边的世界排名第一的管家被我的光芒刺的睁不开眼睛,他眯着眼睛温柔的笑着,隔着几十米对我喊道:“墨璃雅•冰紫血月•Q•梦雪咏殇泪蝶•郁小姐,您的同期——五条先生和夏油先生来找您,目前正在客厅等候。”

 

我轻轻一笑,应道:“好好招待他们吧,我这就来了。”

 

在跋涉了半张床的距离后,我在一整颗钻石做的洗漱台前用82年的拉菲漱了漱口,是的,我墨璃雅•冰紫血月•Q•梦雪咏殇泪蝶•郁的生活就是这么奢靡。

 

看着镜子里那个优雅迷人,让每一个看到的人都想好好呵护在手心的女子,我苦恼的摇了摇头,一大早就有两个男人来找我,这可真是……

 

走了五分钟,我才从卧室走到客厅,偌大的客厅正中央坐着两个人,旁边是拉小提琴的世界首席小提琴手,背景音乐是被买断的世界第一歌曲。

 

不要在意那些似乎很扯的世界第一们,我们墨璃雅家族连名字都可以完全不符合日本的情况,家里有区区几个莫名其妙的世界第一当然很正常。

 

五条悟和夏油杰似乎已经度过了最初的震惊和茫然,现在很适应的享受着世界第一管家的伺候,一个人一边吃着法国首席甜点师做的甜点一边指指点点的挑刺,一个一脸佛系的喝着世界第一茶艺师泡的顶尖清茶。

 

看到我,还没等我开口,五条悟就叼着用钻石雕刻出的叉子一脸兴奋和好奇的蹿过来。

 

五条悟:“你会在你家迷路吗?”

 

我:“?”

 

夏油杰慢悠悠的喝了口茶,替沉默的我回答说:“应该不会吧?在家里迷路听上去未免有点太蠢了。”

 

我:“?”

 

五条悟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悄咪咪的低声问:“说起来,我回去之后查了很多资料,我有点好奇啊,那个,你会拉【哔——】吗?”

 

我听着这个家伙直白的说出那个在我玛丽苏世界里粗俗不堪的单词,微微的笑起来,眼里带着七分凉薄,两分冷漠,一分不忿,像个调色盘似的回答道:“你是不是有病?”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和五条悟、夏油杰两个神经病成了同期,我“正常”的时间也越来越多,时不时就会顶着一头七彩的头发爆出祖安语录。

 

五条悟:“?”

 

突然喝不下茶的夏油杰:“……”

 

我不理五条悟继续嚷嚷的什么“那些资料里他们都不拉【哔——】的”“他们还只喝露水”“回答我嘛回答我嘛”,恢复成玛丽苏的状态,转头看向在五条悟的衬托下格外靠谱的夏油杰,我的眼神宛如高高在上的神,睥睨众生,朱唇轻启:“一大早来找我是什么什么事吗?夏油同学?”

 

夏油杰看着眼前这个一脸“尔等愚蠢的人类啊”的人,听着混合着五条悟吵闹声的小提琴音乐,他抽了抽嘴角说:“夜蛾老师说如果让你自己去高专会太显眼了,让我们带着你去报道。”

 

我轻轻叹了口气,永远是世界的焦点,就连转学到东京都立高专,也还是躲不过成为高专焦点的存在,也许,这就是玛丽苏的命吧……

 

夏油杰看着眼前莫名又突然惆怅起来的人,不知道为什么,完全不想探究这个人心里都在想着什么东西呢。

 

走在去高专的路上,保镖们护在我的左右,耳边时不时传来男男女女的尖叫声“啊!!!是墨璃雅•冰紫血月•Q•梦雪咏殇泪蝶•郁小姐!!”“好漂亮!”“像天使一样!”,早已习以为常的我目不斜视的往前走。

 

完全明白夜蛾正道为什么让他们去接我的五条悟和夏油杰不仅没有按照夜蛾说的制止,反而躲在我后面窃窃私语。

 

五条悟悄声说:“这些人这么疯狂就算了,居然每个人都能背出来她的名字??她这咒术能力未免太莫名其妙,完全不符合常理啊。”

 

夏油杰满脸疑惑:“墨璃雅•冰紫血月•Q•梦雪咏殇泪蝶•郁?”

 

五条悟:“?”

 

夏油杰:“?”

 

五条悟:“杰你疯了吗?还真记住了这个什么墨什么绿的名字?”

 

夏油杰:“是郁吧,这很简单啊?”

 

五条悟:“你别不是也被她咒术影响了吧……”

 

夏油杰:“……”

 

到了高专门口,正好撞上要出任务的两个一年级后辈。

 

看着我这边乌泱泱一大群保镖和跟过来的我的“狂热粉丝”们,活泼些的那个男生一脸惊讶:“哇!这都是那位前辈的粉丝吗?好厉害!”

 

我很满意的对他点了点头,这才是正常人初次见我的正常态度,惊叹,赞美,羡慕,被五条悟和夏油杰的态度折磨的我又恢复了对自己咒术影响力的信心。

 

就是不知道为什么站在他旁边那个一脸“什么时候放学我想回家”的人看上去好像特别想走的样子。

 

一定是被我的魅力耀眼到不敢直视想立刻逃走吧!

 

我一脸理解的对这位一脸无趣的后辈温和的笑了笑。

 

一瞬间,他的表情变成了像是在情人节当天被老板压榨工作到十一点以至错过地铁末班车徒步走了十几公里到家的社畜。

 

还在家门口楼下看到了约会回来黏黏糊糊不舍分别的小情侣。

 

好可怕。

 

我打了个寒颤。

 

现在的后辈气势都这么强大的吗?!还是说是咒术的原因?

 

而还在纠结自己怎么就莫名其妙地记住了我那莫名其妙的名字的夏油杰在后辈面前总算又变成了靠谱的前辈,走上前说:“是灰原和七海啊,要去出任务吗?”

 

见到敬仰的前辈的灰原雄很开心的回答道:“是的,夏油前辈,这次是一个二级任务!”

 

夏油杰和五条悟对视一眼,两个人同时转头默契的看向我。

 

我:……?

 

被这两个家伙的几句奉承和夸赞搞得飘飘然的我很快就遣散了跟着我的保镖和粉丝们,兴冲冲的和两个后辈,一起去了任务现场。

 

灰原雄看着我兴奋的背影,用气音低声问:“二级任务也要五个咒术师吗?”

 

五条悟很好心的解释到:“看看这家伙打不打的过二级吧,打不过最好哈哈哈哈!”

 

单纯又信任前辈的灰原雄很高兴的点了点头,原来前辈们是想磨练自己啊,看来他也不能落后呢!

 

夏油杰独自一人面对七海投来的奇怪的眼神,只好轻声补充道:“悟用六眼看穿了她的术式,但想研究下她对战咒灵和对战人类的差别。”

 

七海将信将疑的把目光移开,看向前面披着五颜六色头发的人,露出了不忍直视的目光。

 

毕竟是喜欢豹纹领带的男人,欣赏不来玛丽苏世界的审美。

 

这就是狗屎的咒术界吗?

 

一级也能说成二级。

 

我的脸上划过一滴清泪,带着些许忧伤,脸颊上淡淡的红晕似乎是晚霞,是天边绝美的火烧云,那绝望的笑意显得我格外凄美。

 

拼着伤站起来的七海建人:……

 

躺在地上受伤的灰原雄:……

 

躲在暗处打算出手的夏油杰和五条悟:……

 

我带着悲悯的笑容,眼带泪水:“玛丽苏之绝望的曼珠沙华!!”

 

一瞬间,咒灵身上长满了黑色的彼岸花。

 

我轻声说:“坠入地狱吧,堕落者。”

 

五条悟咬牙:“不知道为什么我好想打她。”

 

夏油杰也应了一句:“我也想……不对,你控制一下,至少别说的这么光明正大。”

 

排面很大的一招下去。

 

咒灵看上去还好得很。

 

一级咒灵,更是带着人们供奉和信仰的“土地神”,就算是玛丽苏的力量,也难以一招取胜。

 

我幽紫的眸子变得幽深而充满寒意,冷厉的眼神,深邃的眸子里燃烧着能焚毁一切的熊熊火焰:“狗崽种还敢不乖乖去死?爷这就取你狗命!”

 

完全没想到前辈会说出这种话的灰原雄:……

 

今天又是想退学的一天的七海建人:……

 

“简易领域——我是你爸爸!”

 

……

 

比先前更霸道的力量压制在咒灵身上,花朵在咒灵体内生长,一点点吞噬了对方的咒力。

 

是和名字完全不符的美感。

 

看着前辈仿佛很轻松似的解决了一级咒灵,灰原雄满脸崇拜的问:“前辈!什么是崽种啊?”

 

“呃……就是,一个……亲昵的称呼……”

 

“那那个简易领域是什么?”

 

“是我领域的雏形啦~”

 

“前辈领域的名字真的是叫……?”

 

“呃……这个不是,是因为这个状态的我记不住那个长的离谱的名字。”

 

“?”

 

完全摸清楚我的咒术效果了的五条悟听到这里,一脸兴奋地跳出来问:“你还记得自己叫什么名字吗?”

 

“……”

 

“?”

 

“……”

 

“噗哈哈哈哈哈,杰!她记不住自己的名字哈哈哈哈哈哈唔啊——”

 

“垃圾少白头我还没计较你刚才一直看戏呢!还敢笑我?!”

 

“老子不是少白头!!”

 

“狗儿子来打架啊!!”

 

“打就打!!”

 

看着五条悟和新来的前辈打成一团,夏油前辈劝着劝着也莫名加入了战局的现状。

 

被七海建人背起来往回走的灰原雄一边回头看一边惊叹:“哇!夏油前辈果然还是很厉害!”

 

七海建人绝望的想:这个高专还能有个正常人吗?

 

今天也是比前辈靠谱的一天呢~♡

 

补个一句话后记:

 

伤好后的灰原灿烂笑,自信打招呼:“嗨,崽种!”

 

 

写着写着发现,玛丽苏和中二病是共通之处的啊哈哈哈

其实不知道怎么写这篇,写到后面都不知道在写啥,就乱扯ORZ

 

其实也没有写的非常玛丽苏啦,因为发现如果真的按照网上的玛丽苏文写,ooc就算了,看下来能尬的我自己直接崩溃ORZ(虽然现在也很尬ORZ)

 

这篇应该大概是就这样结束了,没有后续了……

下一篇开往幼儿园的~

 

感谢阅读♡

】今天也是的一天呢~♡ # #
子。”   我:“之冰泪蝶女王——”   :“无下限式——”   身心俱疲的:“你开技能不用喊——”   我:“闭嘴吧,和少年白同流合污的怪刘海。”   :“……”   ...
】我好像拯救了世界但我知道 #//伏黑甚尔x原创
原作者:琥珀   //伏黑甚尔x原创主。 有,OOC有,全员存活HAPPY END。 全文5000+ 逻辑死经不起推敲。     00   一句话总结   铁直只想游戏通关...
】我的两个骗子爱人 # # #
酸涩:“你说?确实是这样。”   一位是界百年难遇的六眼师,被称为“最强”的存在。哪怕他已经在世上,现在仍旧还没有出现能够与他匹敌的人。 另一位是早已叛逃高专的特级诅咒师,...
金阁寺●
原作者:京八桥   。   “于是,眼镜使他们互相到一般路人。正如人生和我们之间,总有个像眼镜般看不见的障碍物存在。”   我看见那座贴满金箔的庙宇,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坐在...
】你哭着干翻了他们 # # #家入硝子 #伏黑甚尔 #all你
。     笑死,无下限也挡住。       第一次见你,你昨晚刚因为一部电影里的主人公的狗死了而哭完。于是他看见你红肿着眼睛,吸了吸鼻子,然后对他们做自我介绍。   他把你归为弱者,被...
】他其实没那么喜欢你 # # #骨忧太
原作者:月兔   内含:          骨忧太 他其实没那么喜欢你       其实没那么喜欢你。   家的家主,出生即是六眼的天选之子。他总觉得自己能够拯救世界...
】戒断反应 # #狗卷棘 # #虎杖悠仁 # #骨忧太
原作者:伊莎莎莎莎莎莎   ★内含//骨忧太/虎杖悠仁/狗卷棘 ★ooc有。每个你都是不同个体,欢迎自行代入。 ★在学校玩到手机产生的小脑洞。短,一发完 ★越到后面越跑题()   戒...
】关于我一觉醒来大家都性转了这件事 # #骨忧太 # #伏黑惠 #虎杖悠仁
早上可是有任务啊!” 好像是有这么事。   来自老师:“我这有个孩子想拜托你指导哦~中午过来吧顺便记得保密~wink~” ……感觉是什么好事。   来自熊猫:“骨从国外回来了,她让我告诉你...
】被最爱的人诅咒了 # #狗卷棘 # #
。   十七岁还不够游刃有余的弄丢了他的恋人。   二十七岁的界最强会了。   “一直陪着我吧。”       “,你说,我们这么拼命保护这些人,到底有什么意义啊。”   他看着他的...
】让他堕落吧 #梦 #伏黑惠 #男神×我 # # #虎杖悠仁 #骨忧太
。”     你愈加笑容灿烂,在心里狠狠给白发青年记了一笔     一旁只是淡淡收回目光,留声色挡住的视线,重温和模样拽住对方的后领     “走了,,目标在这里。”     被搅乱的夜色重...
】糖果小姐的浪漫史 #伏黑甚尔 # #
死。     迟来援救者破开了帐。     “啊呀?”略微惊讶,充满遗憾的对你说“看来只能下次再来了。”     他把你扔准备发动力的,将背后的刀拔出来,趁着你扰乱的招式逃了出去...
】当你误会他们搞基!#伏黑惠 # #
原作者:Karma   内含: //虎/惠/棘/骨 三p修罗场文学 当你误会他们是一对然而他们都喜欢你 拆CP预警不能接受勿入!!! ……但是万一很香呢? ooc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