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存粮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

【fate/二世灰】梅傑德之顏 #fgo #cp埃爾梅羅二世X格蕾 #韋伯維爾維特

sodasinei 2021-07-20

原作者:七月痕

 

*cp埃爾梅羅二世X格蕾

*迦勒底設定

*全員cosplay梅傑德的故事,請不要帶腦看

*以fgo日版角色語音、劇情為準

 

埃爾梅羅二世感覺今日的迦勒底,相當不對勁。

這絕非他過於神經質的緣故。迦勒底真的不對勁,儘管他此時還未能具體說出哪兒不對勁,那股微妙的感覺仍持續影響他整個人。

他感覺周遭有「某種東西」存在。

那是一種千言萬語也難以描述的……

「那是什麼!」

埃爾梅羅二世餘光瞄到兩團白色物體路過。

青年神經兮兮地回頭,白色不明物已然消失。

他心中的不安感幾乎坐實了,果然今天的迦勒底不尋常,他直覺白色物體絕對不只有方才瞥見的兩隻,或許更多,甚至多到影響迦勒底運作的程度。

當他猶豫要不要乾脆追上那兩團白色調查,身後就傳來了不祥的窸窣聲。他暗叫不妙,戰戰兢兢回頭。

一隻幾乎與他等高的巨大白色生物矗立。

竟然自己找上門來了,鐘塔的君主想。腦中一片混亂。在鐘塔任教多年,什麼牛頭馬面的魔獸都見過,卻沒看過這種生物……一層垂墜的白色外皮包裹住全身,上頭畫著兩隻大眼以及纖細眉毛。然而,這種生物並不可怕,或許有些人品味清奇的人還會覺得可愛,只是給人一股莫名其妙的感覺。

簡直像是誰惡作劇套上一個大白布袋出門遊行……等等,惡作劇?

「……早安?」他試著和對方打招呼。

白色生物發出了熟悉的聲音說:「早啊,埃爾梅羅二世。」

他聽聲辨形,皺眉道:「是梅林嗎?」

「答對啦!我就是與你組隊刷週回任務的花之大哥哥梅林喔!」

「……」

埃爾梅羅二世猜對了,這不是什麼奇怪的生物,只是披著白布袋的從者。緊盯白色的外皮,他嘗試想像裡面躲著一個再熟悉不過的同事。

「你好像不相信呢。」梅林說著把白色外皮掀開,露出了他每天見到的白色鬈髮,還有笑瞇瞇的臉孔。

埃爾梅羅二世嘆息道:「這層外衣,難不成是……梅傑德嗎?」

「不愧是你,一眼就看穿了。」梅林說。

「梅傑德是古埃及的神靈,在埃及文明裡的形象就是宛如白布袋的外型,只露出兩條腿……尼托克里絲也曾經打扮成這樣。」埃爾梅羅二世說:「話說,為什麼你要扮梅傑德?」

「嗯,我也不太明白呢,說是為了慶祝你學生的生日,我就跟著玩玩啦!全迦勒底瀰漫歡樂氣氛的情況很少見呢,人類的感情真是難以捉摸啊。」

「我的學生?啊,倒是提醒我了,今天是格蕾生日啊!」

梅林點頭。

青年追問:「她生日和梅傑德有什麼關係?」

梅林神秘的微笑道:「不如去找master問問吧?」

-

埃爾梅羅二世沿路與數隻白色生物擦肩……現在他知道他們都是扮演梅傑德的從者了。

他終於來到交誼廳。來來往往的白色生物正為生日派對做準備,搬運各式各樣的飲食,香氣四溢,惹人垂涎。白布袋似乎全都精心設計過,長度適宜,免除走路途中踩到衣角的危險。成群的梅傑德平穩運送食物,踩在梯子上掛布條,屋內充滿快活的空氣,可預見格蕾的生日宴將會很盛大。

看來御主相當疼格蕾呀。這是好事,他想。

白色生物群中有一隻梅傑德,生著一對顯眼的紫色兔耳,正和另一隻生著橘呆毛的梅傑德,竊竊私語地對著一份清單討論。突然,橘呆毛梅傑德有活力的朝他大喊。

「啊,埃爾梅羅二世!你來啦!」

儘管掩蓋一頭橘毛使辨識度線性下降,熟悉的聲音卻讓他立刻認出御主藤丸立香,更湊巧的是,最可能是始作俑者的兩人正聚在一塊。

他說:「早安,master、尼托克里絲!」

立香說:「我和尼托正討論布置的事,你幫忙出點主意吧!」

「不,我有事想先問妳。」

立香說:「什麼事呀?」

埃爾梅羅二世問:「為什麼大家都要套白布袋……」

「這是梅傑德大人的白色御衣!」尼托克里絲插話。

埃爾梅羅二世改口:「啊,好的,御衣。所以穿上御衣扮成這種白色生物是為了……」

「不可以不敬!梅傑德大人才不是普通的白色生物!」尼托克里絲大喊。

「不好意思!」他驚得差點跳起來:「嗯,我是說,為什麼要穿上御衣扮演梅傑德……大人……呢……」

「為了幫格蕾慶祝生日呀,她剛才也和我們一起穿上梅傑德御衣囉!」立香說。

「我聽說了。」他皺眉:「梅傑德和她有什麼關係?」

格蕾是英國人,不是埃及人。儘管她故鄉的墓園和亞瑟王有淵源,亞瑟王卻和埃及沒有往來,更不會和埃及的神祇扯上關係。

難不成格蕾其實想去埃及旅行?還是她近來對埃及文明感興趣?

立香無視他腦內的思考活動,說出再簡單不過的答案:「因為格蕾想把臉遮起來嘛。」

「啊?」

尼托克里絲接著說:「但是那孩子覺得兜帽遮得不夠。」

埃爾梅羅二世錯愕:「會、會嗎?」

「所以我們想幫她把臉遮起來――看!梅傑德大人的御衣相當適合喔!全身上下都能遮住呢!只要大家一起穿上白色御衣,就沒什麼好害羞的啦!」

埃爾梅羅二世覺得哪裡怪怪的,但是說不上來。他知道,格蕾討厭自己那張神似阿爾托莉亞的臉,造就她戴兜帽的習慣,以及自卑的性格,不過,套白布袋怎麼說都太誇張了。

立香說:「嗯嗯,可愛的格蕾親那天沮喪地對我說,師父只要看一眼就能知道她的心情。她相當苦惱呢,還說希望我不要過度鍛鍊師父的鑑識眼技能……不,怎麼可能,鑑識眼就是要多練才好殺怪啊!」

埃爾梅羅二世無視後半段話,奇怪的說:「那和遮臉有什麼關係?」

立香理所當然回答:「這代表你能看見她的臉部表情不是嗎?」

「我不是因為看見臉才知道她的心情啊。」他反駁:「心情要用感受的吧,不必看見整張臉,哪怕只看到一點,也能大概知道對方情緒如何啊?」

「但是她說師父的判斷精準得不像話啊?」

「是嗎?那也許是我們過於熟悉彼此的緣故……」

「咦!」尼托克里絲吃驚。

「喔喔,看來你很了解她在想什麼嘛!很好很好!」御主咯咯笑了起來,白御衣連同橙色呆毛一上一下抖動。「也只有和她朝夕相處的你才能做到吧。」

「看來是誤會一場,問題不在臉遮得不夠呢!」尼托克里絲說。

「但是她為此困擾著喔,甚至到有些自暴自棄的程度。明明最不想讓埃爾梅羅二世看見臉,卻怎麼樣也躲不掉銳利的視線,啊啊,我找她喝茶時,她沮喪到茶都喝得慢吞吞的,餅乾也沒吃幾塊。」立香說。

「格蕾的確不擅長應付牽扯到『那張臉』的事件。不過狀況比我想像的嚴重很多啊?」埃爾梅羅二世說。

「對呀!」立香說:「所以我和尼托才想辦梅傑德派對嘛!」

「原來如此。」埃爾梅羅二世嚴肅點頭:「我會找她聊聊。」

-

學生和他產生了一些誤會,正在困擾中。以格蕾的性格,臉被看見的挫敗感大概會加劇她的妄自菲薄。於是青年刻不容緩踏上尋找對方的路程,履行一位優秀教師的義務……不,或許相反,正是這般善體人意,才使他成為一位優秀的教師。

他努力適應被白色生物佔領的走道,從他們身邊穿梭而過。

告別立香和尼托克里絲後,埃爾梅羅二世些微後悔,為什麼不先讓立香施令全員解除梅傑德外衣呢?

由於交誼廳裡無人知道格蕾的去向,埃爾梅羅二世須自行從大批容貌相似的梅傑德中找出格蕾,任務艱鉅。

鐘塔的君主邊摸索邊建立一套辨識的方法――從者們都有自己的特色,有時那些特色光憑一層梅傑德外皮遮不住,他勉強依據顯露的部分判別。

啊,剛才走過去的梅傑德頭頂兩根龍角,大概是伊莉莎白吧。前方的梅傑德有一根金色呆毛,大概是阿爾托莉亞吧,不要太靠近比較好。還有,左邊擠過來的梅傑德身材渾圓,梅傑德御衣硬生生凸了一塊,看上去有點緊,大概是凱薩吧,那樣的身材還要陪大家一起套布袋,真是辛苦了呢。如果下回還有機會扮演梅傑德,他會建議尼托克里絲給凱薩準備大一點的布袋的。

那格蕾呢?她會化身成怎樣的梅傑德?素來憑藉那身灰色連帽斗篷,以及嬌小個頭辨識,現在失去的斗篷的特徵,也看不見臉蛋,他又該如何找到她呢?

突然,埃爾梅羅二世的目光捕捉到一頂熟悉的黑色小帽,斜斜掛在一隻梅傑德的頭頂,他立刻認出那是誰。

他呼喚:「萊妮絲。」

帽子梅傑德回頭:「唉呀,是兄長大人啊。」

沒有穿著剪裁合宜的高檔洋裝,亦沒有穿著華美的中華風服飾,反而套上莫名其妙的白布袋,埃爾梅羅二世對於義妹的造型轉變並不習慣。

「我以為你不會想穿梅傑德裝。」

「很了解我嘛,樸素的白布袋不符合我的風格。」萊妮絲說:「我原先不想陪master他們鬧。不過難得格蕾生日嘛,嗯,沒辦法呢,再者master也說啦,她會強制用令咒讓大家套布袋的。」

世道果然變了啊,現在的御主竟會用令咒命令從者Cosplay嗎。埃爾梅羅二世憂鬱的想。

「我正在找格蕾。啊啊,真是的,所有人扮梅傑德也太胡來了。」

萊妮絲說:「歸根究底,不是因為你討厭她的臉嗎?」

他愣住了:「因為我……?」

「哎呀,這恍然大悟的表情很棒喔,親愛的兄長。」

儘管被梅傑德御衣所掩蓋,少女的聲音也透出了小惡魔的氣息,那底下一定隱藏著一張不失可愛的邪笑臉孔吧。然而埃爾梅羅二世被打擊的楞在原地,完全沒心思想像妹妹的表情。

「你不喜歡亞瑟王的容貌,不是嗎?」

「……我承認,就算到迦勒底許久,至今也還沒完全接受。」

「但是她的臉和亞瑟王一模一樣呦。」

青年語塞:「等、等等……格蕾不也想把自己的臉遮起來嗎?」

「那只是一部份原因。臉和整個人是無法分開的啊,因為在乎你的感受,所以無法忍受自己的臉被你看見……」

她愉快的說:「發現問題了嗎?你討厭著她的『一部份』,希望敬愛的師父不要討厭自己,以一個女孩子的願望來說,並不過分吧……啊,似乎不小心說太多了。」

青年緊蹙眉頭,無言以對。

「好好思考一下吧!」萊妮絲見對話無法繼續,說:「那麼,再見啦,祝福你早點找到她。」

-

埃爾梅羅二世漫無目的地詢問格蕾去向,幾乎是見一人問一人,不論對方身分。化身梅傑德的從者們都答不出來,他們漸漸發現白布袋外衣有混淆視聽的作用,因其外型太過神似。也許格蕾梅傑德曾一溜煙的從他們身邊經過,他們卻毫無感覺。

青年相當沮喪,詢問無果,而四周全是一樣的生物,白色的、游移的,儘管他發掘一套由從者個人特色切入的判別法,然而愈使用便愈感受其侷限性。

一張張神似的、梅傑德的臉孔,規格化的白色外衣,他發現自己能分辨的梅傑德只是少部分。

格蕾過去總說,死靈是可怕的存在,縈繞在生物周圍,所以她害怕著。

而這群失去面貌,化身埃及神靈的從者,拖長的白色衣角也像極了常人認知裡的鬼魅。難不成盤踞格蕾心中的,正是此種無助感嗎?

明明生活於同樣的世界,她卻看見了有違常理的存在,難以習慣,心神不寧。此刻他亦難以習慣滿山滿谷的梅傑德,熟稔的迦勒底讓人感到不安。

此外,從立香的隻言片語還感覺不到,義妹的一番話卻點醒他,他似乎明白為什麼格蕾的自卑感遠比自己想像的還嚴重,他對那副容顏的忌諱化作一支利劍刺傷格蕾,使格蕾無法忍受露臉這件事。或許造成此種局面的正是他自己。

想找到學生的急切感加深加重,他逕直大呼:「格蕾!在嗎?」

素來莊重沉靜的他,似乎只剩這個吵嚷的辦法可用。

「格蕾!」

他也想過,如果學生斯芬在這就好了,對方的靈敏嗅覺必能突破視覺的假象。

「格蕾!」

一隻隻梅傑德摩肩接踵而來,迦勒底的走廊彷彿不斷延長,他走不完,一路尋覓。沒有結果,也不知何時才能有結果。

-

「師父!」

他倏然睜眼。

環顧四周,他身處迦勒底的餐廳,牆邊掛鐘顯示早上十一點半,而灰色斗篷的少女握緊他的雙手,嫻靜的小臉寫滿擔憂。

「格蕾?」

「是!」格蕾精神抖擻回答。埃爾梅羅二世失焦的雙眼逐漸清明,望向格蕾搭在他雙手上的手掌。格蕾趕忙抽手縮回一旁椅子,並把斗篷帽簷拉得老低。

「您、您吃過早飯後在餐廳睡著了,在下有些擔心,就一直在旁邊守著……」

「喔,妳一直陪在我旁邊嗎?……所以剛才都是夢?」埃爾梅羅二世喃喃自語。

那些白色的生物,雜揉可愛與可怕的生命體,都是夢?可未免也太逼真了,埃爾梅羅二世至今還暈呼呼的。

格蕾說:「今天master讓您放一天假喔!說是感念您平日操勞。」

「還有一個原因是……因為在下今天生日,master讓您待在我身邊……」少女紅著臉低頭,很快轉移話題:「話說,師父做惡夢了嗎?您看起來很難過的樣子。」

埃爾梅羅二世說:「啊,也不算惡夢,只是個有點奇怪的夢罷了……」

梅傑德滿街跑的畫面依舊印在腦中,熟悉又陌生的迦勒底,就算認識對方也難以辨別其身分。

他知道是夢以後好受許多,梅傑德不存在,格蕾也好好的――

真的好好的嗎?

格蕾對自己的臉,沒有任何不安嗎?

他很快想到,格蕾討厭自己的臉,因此長年戴兜帽。埃爾梅羅二世當然也對那張臉懷抱畏懼,兩人想法不謀而合,所以維持這般相處模式。

可是,自己的討厭會不會讓格蕾困擾呢。少女離開故鄉,被他帶去倫敦,甚至奇蹟似的來到迦勒底,他們的羈絆逐漸加深。

初見亞瑟王容顏的畏懼感尚能被包容,可他們相處了無數時日,現今身為師父的他,是否不應視她為「擁有亞瑟王容顏的人」,也不該討厭這張臉,反而該接納她擁有那張臉的事實,並正常相處呢?

是自己的緣故,才讓格蕾不得不遮起自己的臉……嗎?

也許自己武斷的想法,正困擾著格蕾。他無論如何也不願看到那纖細的內心,變得更加封閉。

「如果我做了什麼讓妳困擾的事,請務必告訴我。」他嚴肅地說。

格蕾吃驚道:「咦?怎、怎麼突然說這種話呢,師父從來沒有讓在下困……」

「還有,請妳無論如何,都要對自己充滿信心。」

「咦……!」

顯然地,她完全不知該如何接續話題。

埃爾梅羅二世說:「不好意思,好像說了很奇怪的東西呢。」

「不會的。」格蕾說:「只是在下……還在,思考要怎麼應對。」

少女安安靜靜思考數秒,時間宛若停止,空蕩蕩的餐廳沒有一絲回音。

她深呼吸,說:「在下並不討厭自己喔。」

「雖、雖然也有不喜歡的地方,特別是這張神似某位英雄的臉……啊,儘管還沒完全習慣自己的臉,也會想把臉遮起來,但是與師父、萊妮絲小姐、埃爾梅羅教室的學生,還有迦勒底的各位相處,漸漸覺得自己和大家的相處都是有意義的。」

埃爾梅羅二世微微瞪大眼。

「大家把在下當成『格蕾』,而非英靈的載體。」格蕾青綠的雙眼閃爍柔和而溫暖的光,蘊藏在淺灰斗篷之下。她說:「大家,都互相連結著……我也參與這樣溫暖的連結。」

「所以,我也會學習接受這樣的自己……啊,該怎麼說好呢……」

格蕾吞吞吐吐,找不到適合的詞彙描述。

埃爾梅羅二世溫柔拍拍學生的頭,示意她停止:「我明白。」

「師父……?」

「我也很高興與妳、還有迦勒底的大家相遇喔。」

「咦!」格蕾一時間愣住了,呆立了好半晌,再也說不出一個字。

最後她只感激的說:「是嗎……真是……太好了……」

同時埃爾梅羅二世鬆了一口氣。

學生一席獨白打碎源自夢境的不安。

儘管想遮掩自己的臉,可格蕾因他們倆、以及迦勒底眾人的羈絆而變得自信。她在成長,她的確在成長,有朝一日她也會放下對亞瑟王容顏的不安,完全作為「格蕾」而自適的活著吧。

遮臉不全然是他的緣故。但果然,還是得更純粹和她相處才行,就算無法平息第四次聖杯戰爭留下的陰影,他也要破除亞瑟王容顏的表象。畢竟,他所疼愛的入室弟子一直是「格蕾」――未來也會是「格蕾」。

「我絕對不會討厭妳的。」他溫和而堅定的說。

格蕾眼眶泛淚。

她笑著說:「在下也,絕對不會討厭您喔。」

這對師徒終於解開自夢中帶入現實的誤會,本當是感人的場面。

此時一道白影由遠方趨近,埃爾梅羅二世有不祥的預感,流下冷汗。只見一隻有如白布袋一般的生物,拖長的衣角,容顏是一對大眼與細眉,只露出一對膚色健康的小腿行走。

埃爾梅羅二世僵直在原地:「梅、梅傑德……」

格蕾一看師父不對勁,趕忙問:「師父?您還好嗎……」

白色生物發出熟悉的聲音:「原來你們在這裡啊!」

對方直捷了當掀開白色外皮,裡頭躲著艷紫髮色的埃及法老。

「尼托克里絲小姐!」格蕾叫道。

女法老微笑說:「生日派對要開始啦,主角不到怎麼行呢!」

「對,還要為格蕾慶生呢。」埃爾梅羅二世尷尬地問:「該不會所有人都穿著白布袋……不、我是說,梅傑德的白色御衣吧?」

尼托克里絲訝異道:「咦?不會啦!這種事只會在夢中發生啦!」

埃爾梅羅二世嘆息:「……說得也是,是我多心了。」

他摸摸格蕾的頭說:「我們快過去吧。」

「好的!」格蕾說。

兩人一同往交誼廳前進。少女臉上寫著一股靦腆的幸福,看來很開心,埃爾梅羅二世也是一副放鬆的神情。

尼托克里絲輕快地跟在他們後面,說:「啊,看來成效不錯呢,做了個好夢嗎?」

-

待三人的背影遠離,兩顆腦袋從柱子後方探出。

「這個劇本好奇妙呀。」梅林說。

「嗯,其實剛開始也有人提出無貌之王的斗篷,和聖誕島假面的面具,不過最後抽籤結果是梅傑德的御衣,所以變成這樣啦。」立香說。

「不,master,我的意思是,為什麼要全員穿上梅傑德御衣呢?我把妳的劇本投影到夢中時吃了一驚呢。」

立香苦澀道:「萊妮絲的委託是『在格蕾生日前,讓義兄和格蕾的感情更進一步,最好還能讓義兄徹底煩惱一下』……沒辦法,條件很困難,時間又太急迫,以我的智商只能寫出這種程度的劇本啦……」

「哈哈,這劇本一定會被作家系從者狠狠吐槽一番。」梅林笑道:「可是很有master的風格喔!挺有趣的!」

「啊哈哈哈……」立香乾笑:「雖然由我主筆劇本,並且由你製造埃爾梅羅二世的夢境,不過幫忙想劇本的人有很多喔,尼托本人也參與其中呢。如果他發現迦勒底有十分之一人員是共犯,不知道會露出什麼表情。」

「出主意的共犯很多,但能操縱夢境的從者並不多,身為半夢魔的我反而最容易曝光啊。」

「這個嘛,別計較啦,我也讓你和埃爾梅羅二世放假一天了啊。」

「你只是配合他,方便排班表才讓我一起放假吧?」梅林揶揄。

少女心虛的吐舌頭。

梅林拍拍立香的肩膀,說:「好啦,我們也快過去交誼廳吧,不然那位聰明的君主可要開始懷疑我們啦!」

立香期待的說:「也是,除了幫格蕾親慶生,更要小心不被揭穿呀!」

兩人快步朝交誼廳移動。

立香邊走邊自言自語:「下回不要用夢境暗示了吧?用更直接的方法或許更好呢……」

Fin.

 

把舊文修訂一下再發(

還是好愛這對cp

fate/】脸颊发烫一定不是夏天的缘故 #fgo # #韦维尔维 #
原作者:七月痕   被刺目阳光照醒,方知时已晌午。他有些发晕,扶着微疼的脑袋翻下沙发,踉踉跄跄走到窗边。   他隔着玻璃,看见楼下有个灰色身影轻快步行,怀里抱着一件黑西装。   是呀...
【帝】请询问那支鸢尾花 #帝韦 #帝 #fgo
by/ 一切为了GDP(不要连赞   fate zero/fgo cp向同人 文:GDP Summery:年轻的学者在庆典日遇到了意想不到的故人。 原海军军官伊斯坎达尔*军事学家 架空背景,架空...
【帝】长发 #帝 #帝韦 #fgo
的木质香,那是的气味,夹杂着韦·维尔维甜丝丝的味道,包裹着老茧的手指抚摸过那柔顺华美的长发,伊斯坎达尔捧着什么宝物一般,神思却回到了半年前。 作为王者,他并不吝惜对身边贴身的臣子进行...
閃】Boredom #
伊朗境內最大的山脈 *2底里斯: 中東名河 *3幼發拉底: 中東名河 *4希: 歷史父 *5高加索: 西亞及東歐交界處,黑海、裏海間高加索山脈的地區 *6亞歷山大...
閃】我心永恆
。」伊斯坎達摸了摸絡腮鬍。「說著今天周回孔明不下班類的話,然後拖著走了。」   「賢王難道不會在管制室嗎?就算不在,您也可以去看看管制室裡的監視器。」天草給出了自己的建議。   「嗯~~抱歉啊...
【帝】在走不出的峡谷告别(Be) #帝 #帝韦 #fgo
的尽头。 参谋名叫,或者说,官方都说他应当叫。 伊斯坎达尔第一次遇到韦·维尔维是在军部的图书馆里。 那时候的少年刚满十九岁,半新不旧的绿毛衣配着衬衣领带,一丝不苟里带着学生...
閃】名偵探芙芙精摩斯 #吉尔伽美什 #闪 #梅林
原作者:假熊貓戰士長   閃 OOC大綱流搞笑文 全迦勒底大亂燉 有其他CP提及但是真正CP只有閃   梅林和吉伽美什吵架了,被Master勒令坐在迦勒底大廳中央的兩張椅子上手牽手直到和好。本...
fgo】迦勒底晚間新聞 #吉尔伽美什 #迦勒底 #伊什塔尔 #库丘林 #梅林 #安徒生
看,先不說經常跟我擺在一起的亞●●大和幼年吉●●●什都是beta,連貞●●●●●●●●●lily和●這幾個小女孩都是beta,那個穿起女裝毫無和的貝●●居然還是個alpha,反而我是個...
閃/千里眼組】敗者食塵
。汝以身追隨於吾,吾將命運寄于魯、」   (咬舌了......)   立香呆呆地看著剛剛為止都還很帥的馬尼,曼迪卡多自我帶入後尷尬地想找個洞鑽,伊阿宋已經在後面大爆笑了,被科黛打...
閃/迦勒底】當我們談論同人時我們在談論什麼 #吉尔伽美什 #梅林
尼托克莉絲,征服王有。而英雄王,自己身兼王和魔術師的身分,這就是水仙最好的素材。────魯迅   等我實裝你們就知道了。────魯迅   迦勒底最近吹起了一陣歪風。 當藤丸立香發現童謠最近...
閃】非典型相思的典型告白 #
剛結束一個異點,就聽到藤丸立香疲憊的喊著「我受不了了!我要看我cp才會好!」然後他和吉伽美什就被打包送到東洋島國,他覺得這個人類最後御主也許有哪裡壞掉了也說不定。   「『要看cp才會好』到底是什...
了凡四訓
如生子,有百者,定有百子孫保;有十者,定有十子孫保;有三者,定有三子孫保;其斬焉無後者,至薄也。 汝今既知非。將向來不發科第,及不生子相,盡情改刷;務要積,務...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