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剑】我信仰您 #梅林 #saber #阿尔托莉雅 #fgo

sodasinei 2021-07-20

原作者:徐馜 · 霙

 

这里是十九世纪的巴黎。

大概没什么人清楚发生了什么。那么我来解释一下吧。那是一场起义。在那一场学生起义几十天之后的又一场起义,一场规模更小的起义。

马拉忌日。这是事情的起因。起义的领头人自称“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人们都觉得这很有趣。

“瞧啊,在数十年前马拉死去的日子,亚瑟王来带领法国反抗!多么匪夷所思!”咖啡馆里人们讨论着这场起义,仿佛一切与他们无关。啊,介绍一下,这里是缪尚咖啡馆,曾经是。

“或者在这里称呼您为安灼拉会更好吗?莉莉。”咖啡馆的角落,一个有着一头虹发的绅士如此询问一位金发的小姐。

“那不过是个笔名,梅林。”

目前咖啡馆的人们讨论的对象其实就坐在这里。

嘛,我们来梳理一下目前的情报。首先这两位都是货真价实的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和梅林,不是从者。然后我是藤丸立香。这里大概是我的梦。

总之这阿尔托莉雅出生在了这个时代并且是从小长大的人类,而且或多或少不完全持有那个传说的记忆,就像中国神话里转生一类的设定吧。总之阿尔托莉雅想要改变这个国家,而梅林作为她小时候的家教以及现在的伙伴兼军师坐在这里。是从这个世界的阿瓦隆跑过来的,换句话说,他也是活着的梅林。

所以这里诞生了特异点。这一场起义不会成功也不应当成功,或者其实它不应当存在。解决的办法就是让这两位丧失战斗力或者丧失梦想,大概。联系不上迦勒底,帮手就只有我身旁的梅林,从现实摸进来的。

有一件事即使是我这种半吊子开位魔术师也能判断出来的,也许因为这是我的梦:两位梅林都是货真价实的。无论其中一方有任何谋划,都会被另外一方毫不留情地用阿尔托莉雅听不明白的措辞点出来。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我能确定这里的阿尔托莉雅是真的听不明白。

然后现在迦勒底(?)三人组在另一个咖啡馆透过窗户暗中观察。

其实我不太明白这个世界的梅林到底想干什么。第一次跟他们接触的时候,我感觉他的行动轨迹完全就是“因为那是阿尔托莉雅所以肯定是我来教她”,“现在她又需要教育了当然是大哥哥上啦!”这种类型的。

梅林肯定是最了解梅林的。所以我询问我这边的梅林。他说:“大概就是抱着……想让阿尔托莉雅更加完美这样的心态在行动吧,抱着一种赎罪的感觉在行动吧……真是羡慕呢……”

我不清楚他在羡慕什么。我只是感觉我好像回到了第一特异点去。头疼,头疼死了,这种粉丝一样的行为真的是让人头疼啊!!!

“嘛,不过我清楚事情会怎样发展吧,包括起义的结果。所以立香应该只用见证就可以了哦。如梦一般解决掉吧。”

“见证?见证什么啊?”

“作为人类的阿尔托莉雅的再一次终焉。嘛,有点残忍呢,听起来。那个我也是知道的吧。真好奇我会怎样做呢。”

绝对不会干出正常的事。亲手培育的学生两次死在自己跟前这种事。即使是正常人也会疯,何况梅林这种本来就是疯子的人呢?不过目前似乎也没有比静观其变更好的办法了啊……

“不过master也是知道的吧,两个我都是真实存在的我。”

“啊,我感受得到,也许因为这是在梦中?”

“不管在哪里,完全一样的两个grand caster真的会同时出现吗?或者说,同一个空间真的会允许两个同样的我存在吗?阿瓦隆是超越时间的存在吧。那么无论哪个时间出现的我肯定都是同一个我。”

“你的意思是,alter?”

“我不能确定。我看不清。但这可以推算。”

“那你要怎么证明你不是那个alter呢?”

“那个莉莉,”魔术师顿了顿,“她的诞生,明显带着极重的赎罪的悔恨吧。如果是正常的梅林,我会后悔没有引导好阿尔托莉雅,也会后悔没有在那个港口回应她。但我不会再造一个阿尔托莉雅,因为正常的我心知肚明,神秘已经到了退场的时间。但这个我好像不服输吧,所以在神秘消退的时代又造了个阿尔托莉雅呢。”

“所以呢?有办法吗?”

“看着就好啦。这将只是一场梦哦。”

 

第二天。街垒已经搭起来了。聚集了一群热血沸腾的青年们——这一次加入了不少女大学生。晚上,警察来了,军队也来了,一波又一波的进攻虽然都被梅林随意地化解了,但街垒上的人在减少。

亚历山大死了,让娜死了,埃莉诺死了,彼得·瓦西里耶维奇死了,身中八枪,死前喝了一杯伏特加正准备冲上去杀。

若是这群热血青年回头看一下就会发现,梅林与其说在战斗不如说在保护阿尔托莉雅顺便战斗。

阿尔托莉雅当然发现了。进攻结束后,让手下人小心打扫战场,然后扯着梅林耳朵将他拉进自己的房间。

“梅林!为什么你不是尽力在对付那群走狗啊!难道你也背叛了吗?”

“我只是不想莉莉受伤啊……”alter回答。

“受伤,流血,这是必要的。”

无言以对。梅林只能培育出这样的阿尔托莉雅。无论是哪一个时代,无论是哪一个侧面,梅林只能培育出这样的阿尔托莉雅。这样为了自己的梦想可以放弃一切的阿尔托莉雅。

“总之,下次别这样了。”

“Yes, your highness.”

又来了。这个称谓总是让她脑子里那点亚瑟王的记忆翻涌起来。从小到大都是这样。只要梅林一换这个称呼就会这样。她也曾经试图通过阅读亚瑟王传说找回更多的记忆,但都失败了。她脑子里亚瑟王的记忆,似乎永远只有夕阳下她在海上对岸边的遥遥一望,以及港口的魔术师。

 

在自己的梦里需要睡觉吗?貌似不用。所以我在酒店继续梳理着情报。这里是离街垒最近的酒店。

有一点其实无论是哪个梅林都没有点破的。梅林完全拥有直接颠覆整个国家的能力吧。所以alter完全只是在享受“陪伴阿尔托莉雅”吧,啊,当然,也许还有少量的对人类的爱。

“话说回来啊,梅林,我们真的不需要去帮助军队吗?”

“如果我把我牵制住的话,结果很快就会出来了哦。”

“你还是不愿意吧,看到阿尔托莉雅死去而不能阻止。”

“确实啊。不过为了master和未来,还是要去做的呐……”

我敢说我是除了阿尔托莉雅以外第二个看见梅林表现人性的人。虽然也是因为阿尔托莉雅而显露的浓烈的不舍。

 

起义的第三天晚上,最后一次进攻。梅林把梅林拉到下水道里去打了。如我们所料,在梅林牵制住梅林的情况下战斗结束得很快。让·博利威尔死了,安妮死了,瓦西里·谢尔盖耶维奇死了,和他的儿子一样喝了一杯伏特加正要去冲杀的时候死了,死前将父子二人的合照放在胸口。听后来打扫街垒的妇女们说,那张照片上还有个子弹孔,正好盖住了两个人的头。很快就只剩阿尔托莉雅一个人了。梅林的话,听声音似乎正拿着剑对砍,嘛,因为我和梅林缔结了契约,顺带在这里共享了五感,所以我能听到alter愤怒地不停地在质问:“你们忍心再看着她死吗?”,以及双手微微发麻——被剑震出来的。

视线转回到街垒上。阿尔托莉雅孤身一人坐在街垒上,右手拿着火把,左手边放着一桶等身高的木桶,她声称里面放的是炸药。她在刚刚的战斗中中了弹,已经坚持不了太久了,但她还在等。所以我做了个决定。

“以令咒命之,梅林,让对方丧失战斗力然后将他带过来。复以令咒命之,梅林,让对方丧失战斗力然后将他带过来。再以令咒命之,梅林,让对方丧失战斗力然后将他带过来。”

“砰”的一声,旁边的下水道口被弹开,一头虹发的魔术师被准确无误地弹射到阿尔托莉雅右方。很想吐槽他们在巴黎下水道里砍了这么久还能绕回来,而且身上什么也没沾,这方向感挺不错的。

“梅林!”阿尔托莉雅跪倒在魔术师身旁——当然火把还是举着的。她没有哭,只是惊讶,以及一副接受现实的表情。该说不愧是阿尔托莉雅吗?

躺着的魔术师伸手抚上少女中弹的伤口,“抱歉啊,莉莉。”他这么说。

“不,您不用,先生。我想起来了,我什么都想起来了。”少女的左手抓住魔术师的手,“无论是那时候还是现在,先生,我一直相信着您。”

少女将木桶打开,一股油味扑面而来。一倒,一点,街垒燃烧了起来。军队退走了。少女在火中,拥抱了她的老师。而另一位老师呢?也在火中,他要见证阿尔托莉雅的最后一面。坐在酒店里的我也见证了。

“无论是那时候还是现在,梅林,你和你为我指明的方向,始终是我的信仰。我信仰您,梅林。”

这是少女最后留下的话。大火烧不死魔术师。在少女确实死亡之后,alter回到了阿瓦隆,他说他要去塔下的花海迎接他的王。而我们也回到了现实世界。

一睁眼,我就看到了罗曼医生。我瞬间明白过来,这是梅林报平安的恶作剧呢。那个恶劣的魔术师在告诉我,他并未因为这一件事消沉。嘛,暂时相信他吧。毕竟,攻略英国异闻带的时间要到了。

 

其实原来是去年六月的脑洞。

超能咕选手。

标题出处还是悲惨世界,领袖与酒鬼的对话

——“你没有信仰。”

——“您知道我信仰您。”

写手本人被雨果绝赞PUA中。

】打游戏碰到导师会社死吗 #梅林 #saber #
时间很难安排……” “这很简单嘛!只要Lily跟着大哥哥学就好了!”一脸理所当然呢,安布罗修斯先生。 “怎么忘记了他是个双料导师呢……”腹诽。“不过,好像并不排斥呢……” 老实人亲...
】梦魔也会患梦魇吗? # #saber #梅林 #fgo
有些不太寻常。其中多了几分色彩,在幽暗的房间中也能辨认出来,如果我们的物理学和生物学的原理能在的世界成立,保证,尊敬的人,这绝对是不正常的。 “梅林。” 在这个封闭的地方,在这个独特的囚房里...
梅林中心」梅林:没有,没有被讨厌 # #梅林咕哒 #梅林 #梅林罗曼 #
训练。 又抓起了草莓蛋糕。不得不说,这俩人真下饭。 吃完蛋糕了。 “讨厌你!”虚脱的王子用尽仅剩的力气喊了一句。 “没有,没有被讨厌。”   (们)的场合。 “梅林,你被很多人讨厌了...
【咕哒子】如果fgo情人节换了像gbf那样的策划会怎么样? #吉伽美什 #旧 #罗马尼·基曼 #奥兹曼迪亚斯
收下。】 哈哈,还真是可爱的包装啊,上面还有白蔷薇的图案 说起来,还记得,说过的白蔷薇的花语吗? 【纯洁的爱?】 嗯,是有这个意思呢。 不过,在那之后和这边的梅林有另外聊过 似乎还有“只有你...
梅林咕哒】我们将进入充满曙光的坟墓 #咕哒子 #fgo
在嫌弃大哥哥啊?大哥哥很伤心哦……” “你会吗?” “啊啊,没听见,没听见~” 无话可说。   有一件事梅林没有和藤丸立香说过。立香偶尔会被他接到瓦隆来。或者说她所谓的“梦”其实都是...
閃】名偵探芙芙精爾摩斯 #吉伽美什 #闪 #梅林
來這對他們來說根本不算懲罰,但這次看來是真的有點摩擦,兩人的臉各偏一邊不發一語,閒閒沒事做的從者們不停假裝路過來觀賞世界奇觀。   梅林:「你知道嗎?吉爾伽美什,在過去的一個小時中亞已經路過5...
FGO乙女】当迦勒底的你遇到圣杯战争的他/她 #fgo乙女向 #all咕哒子
王的人。”        “master,你怎么会在这里。”清冷的骑士王开口问道,翠绿色的眼眸里是独属骑士的温柔。     “saber!”你奔向她,不顾盔甲冰凉的触感,肆意在骑士王身上蹭...
梅林罗曼】MARINE #FGO
声。 “也好!这是大哥哥的红卡打手圆桌骑士们…唔,不要用柄敲脑袋啦!好痛!” “你好像在歧视蓝卡宝具?” “没有没有不敢不敢这位请冷静…” “觉得应该问问医生的意见!”玛修趁...
【fate/二世灰】傑德之顏 #fgo #cp埃爾羅二世X格蕾 #韋伯維爾維特
來。他知道,格蕾討厭自己那張神似亞的臉,造就她戴兜帽的習慣,以及自卑的性格,不過,套白布袋怎麼說都太誇張了。 立香說:「嗯嗯,可愛的格蕾親那天沮喪地對說,師父只要看一眼就能知道她的心情。她相...
【all梅林】我们的征途是把梅林弄哭!(完) #fgo #梅林右 #咕哒梅林 #咕哒子
myroom里请出去了呢,真是可喜可贺,哈哈。 下午时分,立香怂恿年幼的把一杯神秘的液体拿到梅林的房间去。难道说,这才是把那个人渣赶出myroom的真正目的吗?至于那杯液体——啊,现在剧透当然不好...
【all咕哒】这样做事绝对会被打的哦 #梅林咕哒 #咕哒子 #罗曼咕哒
。 豹人在指导卫宫练。抱歉,这幅场景太搞笑了。藤丸立香即使是第N次见也憋不住。 然后另一边……梅林在指导迷之女主角X·Alter亲练。“说你啊,是个就可以了吗?”遭到了来自御主的无情嘲讽...
閃/迦勒底】當們談論同人時們在談論什麼 #吉伽美什 #梅林
絲,征服王有埃爾羅二世。而英雄王,自己身兼王和魔術師的身分,這就是水仙最好的素材。────魯迅   等實裝你們就知道了。────魯迅   迦勒底最近吹起了一陣歪風。 當藤丸立香發現童謠最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