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線上閱讀 七佛名號

【梅閃】Boredom #梅閃

sodasinei 2021-07-20

原作者:假熊貓戰士長

 

※歡樂的操碎心的歪膩的迦勒底日常
※亂且OOC

 

讓吉爾伽美什和梅林無聊起來是什麼體驗?

 

藤丸立香的憂鬱

 

「立~香~君~~出來玩吧~~」

 

我把自己裹在棉被裡面瑟瑟發抖,my room外身穿白色袍子的花之惡魔鍥而不捨的敲著門,並且歡快的呼喊著我。

除此之外,他身旁烏魯克的黃金惡魔也同樣令人害怕。

 

「怎麼了雜修,怎麼不肯出來呢?這裡可沒有什麼危險的魔獸啊。」

 

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我瘋狂地搖頭,卻不敢發出半點聲音。曾經在特異點令人敬重的賢王,現在散發出比魔神柱還要恐怖的氣息。

 

「奇怪了,難道御主不在房間裡嗎?」在我堅持不懈之下,梅林也停下他的精神攻擊,發出疑惑的聲音。「但是今早我問了控制室的監視人員,他們說他還沒從房間出來呀。難道昨晚在別的從者的房間過夜了嗎?」

「用你的千里眼看看不是比較快嗎?」

「唉呀,這就牽扯到誠信的問題了。我曾經答應過御主不會用千里眼偷看迦勒底內部的,因為他怕我會偷窺女性從者洗澡。為了消除他的疑慮,我已經和他約法三章了。」

 

是的,我的確有這麼和他約定過。雖然聽起來不是什麼值得誇耀的事,但他能如實遵守也讓我備感欣慰。

 

「御主真是可愛,這種事我怎麼會做?對於女孩子的肉體只看不摸的話還不如不看好呢。」

「..................」

 

...................

 

「啊,但是王啊,您的肉體就算是遠遠的瞻仰也讓我如沐春風,即使碰不到,讓我站在一旁觀賞您沐浴我也非常樂意,所以說今晚,請務必。」梅林嚴肅的補充。

 

這個夢魔一定有什麼問題。

請務必個鬼啊。

還有,等我出去他就死定了,我要在他的房間裡塞滿芙芙和阿爾托莉雅lancer alter,然後把他的衣服泡在2,4-D裡面。

前提是我要敢出去。

 

「這是當然的,沒有人能在看了本王的玉體之後不為之震懾和傾心。既然你都說到這個份上了,那麼本王不回應你就顯得太小家子氣了。」

 

這個王肯定也有問題!

我已經快要克制不住想跳出去大叫的衝動了。

 

「噢噢,美麗的吉爾伽美什王啊.....雖然很想說那麼我們現在就出發前往澡堂吧!但是我們還有找御主這件事還沒有完成。」梅林一開口提醒,瞬間讓我回到被冠位候補魔術師們支配的恐懼之中。

「我倒覺得他還在這個房間裡。」吉爾伽美什王淡定的說。「你說,迦勒底介不介意付點門的維修費?」

「啊哈哈哈,想用神代魔術把門轟了嗎?真是亂暴呢。但是這樣不太好吧,小立香會不開心。」

 

真是謝謝你喔,如果你能放棄找我,我會更開心。

我在心裡吐槽,過了一陣子,門外卻突然沒有了聲音。我緩慢地爬到門邊,將耳朵貼在門板上,想確認他們是不是放棄走了,卻聽到門上傳來解鎖的聲音。

然後門打開了。

 

「謝謝你,瑪修。」王微笑的將萬用鑰匙還給瑪修。「因為不論怎麼敲門,立香都沒有反應,我們還擔心他是不是生病了。」

「啊,不用客氣,能幫到前輩的忙我很開心。」瑪修接過鑰匙,迷茫的看著趴在地上的我。「前輩你...沒事嗎?難道是昨晚夢遊滾到門邊睡了嗎?」

「我......」

「沒事沒事,他只是做了個噩夢而已。」梅林在一旁打哈哈,「這種程度的創傷交給梅林哥哥我來就可以了,我保證下次你看到的前輩又會活蹦亂跳的。」

「不、不是!瑪修......!」

我奮力的掙扎,卻被筋力B和筋力C一人一手扣在原地,只能絕望的看著瑪修露出完全純淨的、充滿信賴的笑容向他們鞠了躬。

「那麼前輩就拜託您們了。」

說完他就退出了房間。

門關起來了。

我又回到噩夢裡了。

 

「別這麼沮喪嘛。」梅琳拉著我坐在桌子前。「我也知道你對抽鬼牌已經有陰影了,身為從者我們也不會對御主做出太殘忍的事啦。但是你看,現在真的很無聊嘛!我們也只是想在下一次出任務前找點樂子打發時間。」

「你說的樂子是我嗎!是我痛苦掙扎的表情嗎!」

「別那麼緊張啊,立香。」王沉穩的聲音安撫著我......不對,現在這個聲音只會讓我焦躁。「看,為了讓你擺脫抽鬼牌,本王特意去向巴御前要到了聽說是目前最齊全的桌遊,感到開心吧。」

「桌、桌遊......」那不是一種玩起來我會死得很難看的遊戲嗎,難道不能玩點......動作類的遊戲嗎?去向英雄王借瑪利歐賽車來都好啊!

「不要擔心,我保證這次我們不用千里眼。」梅林拍著王的胸脯向我保證。「一定會很有趣的!」

我如果相信你的說詞還跟你玩起來了我就是豬。

「立香君,」梅林突然嚴肅了起來。「其實這也不只是有趣不有趣的問題,如今迦勒底將面對更嚴峻的挑戰,你每充實一分自己,對我們來說希望就更大,你明白嗎?」

我當然明白。我點了點頭。

「但這跟桌遊有什麼關係?」

「桌遊是考驗你的智慧以及戰略的遊戲。根據種類,他會鍛鍊你的記憶力、觀察力、推理力、情蒐能力或是布局能力,你不覺得這正是你現在最需要的東西嗎?」他鏗鏘有力地說。「當然,這不是那種你玩了就保證能變厲害的遊戲,說到底還是要看你的悟性和堅持。但是做為人類最後御主,這種程度自然是不在話下,對吧?」

我看著坐在桌子對面的王和梅林,他們用那樣溫和而堅定的眼神看著我,讓我彷彿回到了第七特異點時,那樣被激勵著奮進的日子。

他們是光,總是這樣在前面引領我、照亮我。

「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今天也很讓人愉悅啊,立香。」

「唉呀呀,果然很有捉弄的價值呢~」

 

我是豬。

 

達芬奇的嘆息

 

今天我一如往常的從一大早就開始在管理室內和工作人員們一起努力。

自從羅馬尼走了之後,大小事都分配到我們這些人頭上。我原本的技術部門不用說,還得兼任管理工作,包括工作人員和從者們的健康管理。最近因為魔術協會的復活,我們必須花點力氣和他們往來。還有,雖說前所長留下了大量的錢,但管理資源和爭取預算也是我們的工作......

不說了,越來越懷念羅馬尼了。

令人欣慰的是,立香很快地振作起來,並且每天都變得更加強大。

我是說,生理和心理的雙重強大。

他真的是成長成不可多得的好御主了。

 

我正在心裡第1001次稱讚立香的同時,就看見他貓著背閃進管理室,然後投給我一個求救的眼神。

「怎麼了嗎?」

「來不及解釋了!哪裡借我躲一下!不要把我在這裡的事說出來!」他崩潰的大叫,然後迅速的把自己藏到桌子底下。

我可能知道他在躲什麼了。

 

「早安啊,達芬奇。」

 

看吧,我果然是天才。證實我的猜想而出現在管制室門口的,不正是吉爾伽美什和梅林嗎?

「早安,吉爾伽美什王。真是稀客啊,梅林,來管理室有什麼事嗎?」我轉身和他們打招呼,順便自然的移動位置,讓身體更完全的擋住那兩人的視線。

「姆...立香剛才有來這裡吧?」吉爾伽美什用肯定句這麼說著,犀利的紅眸在房間內掃來掃去,本來伸長脖子看熱鬧的工作人員都縮了回去,埋頭工作。

「立香嗎?沒看到。你們找他有事?」

「算有事吧。」

「也許他正忙著打周回呢,何不去問問其他從者?」

「不,他的確是在這個房間內。」吉爾伽美什露出了看的人心裡發寒的笑容,「我們剛剛是以如同狩獵的方式在追趕他哦,將小動物逼到特定的角落,等他筋疲力竭再一把擒住。中世紀的英國雜種們還真是相當惡趣味啊,梅林。」

「別這麼說嘛,王,看著弱小的個體可憐巴巴的掙扎可是全人類共通的興趣喔,您不也是這樣嗎?」梅林愉快地回答。

「你們別把人類最後的御主當成獵物玩弄啊。」老實說,我有點生氣。

「怎麼了,達芬奇,表情很恐怖哦?這不是那麼惡劣的遊戲。」吉爾伽美什毫不在意的說。「追逐的過程本身也很有趣,這是雙方都拚盡全力的博弈,不存在戲弄一說。而且那個小雜種在這段日子裡苟活的能力越來越強了,你不覺得這本身是一件令人欣慰的事嗎?」

......原來如此,所以才不開千里眼嗎。

我真的很不擅長對付這兩個人。尤其是當他倆湊在一起的時候。

 

我正在思考該怎麼把他們支開,就看見迦勒抵內可愛的冒泡的三個小女孩從門口冒了出來。

「早安,王,梅林。」童謠手上捧著故事書,趴搭趴搭的跑了進來。「今天可以繼續講故事嗎?」

「當然可以囉,小小的淑女,這是我的榮幸。」梅林對她行了紳士的鞠躬。「上次講到哪兒了呢?」

「講到,蘭斯洛特卿保護了想同歸於盡的魔術師,之後兩人一見鍾情,決定在奧茲曼迪斯王的金字塔里舉辦婚禮,但是中途哈桑跳出來大喊我反對,我才是真愛......」

喂喂喂,這個故事是誰編的,啊?

 

我思忖著手邊有什麼可以拿來打人的東西時,看到小傑克眼神微妙的望著桌子底下,我就知道不好了。以她這個高度,立香肯定被她發現了。

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之後突然睜大眼睛點了點頭,然後做出了把嘴巴的拉鍊拉起來的動作。

她真可愛,好治癒。

看來已經和立香達成共識了,那就好。我鬆了一口氣,把注意力放回那個滿口胡言的冠位魔術師候補身上。

「雖然我也很想現在就和你們說說接下來發生的事,但很遺憾的,我和王現在在進行另一個遊戲,遊戲結束前我沒辦法分心跟你們說故事。」梅林裝出痛心疾首的樣子。

「是什麼遊戲呢?」貞德 alter santa lily雙眼放光的問。

「是捉迷藏呦。」梅林笑咪咪的說。「御主躲,我們找。如果你們能幫忙找到的話就太好了,當然,王也不會吝嗇給你們獎勵的,是吧,王?」

「啊啊,當然。」

我感覺不妙,正想不管三七二十一上前摀住傑克的嘴,她就率先一步指著桌子底下,朝著兩人扯著嗓子大喊。

「找到媽媽了────────!!!」

 

隔著桌子,我彷彿聽到立香對世界失去信任的心碎的聲音。

 

亞歷山大的證詞

 

和吉爾君一起玩耍的時候,偶爾會聽到他抱怨長大後的自己。

「你真好啊,長大之後是那麼讓人心生嚮往的王,不像我,到現在還是不理解為什麼會變成那樣渾身冒金光的暴君。」吉爾君唉嘆著。

我拍了拍他肩膀。

「沒什麼,不就是青年期嗎?過了就好了。」

「不是啊,老年的我也是一個德行,只是表面收斂一點而已。」吉爾君的上半身幾乎都攤在桌子上,好像傳說中的液體貓咪。「滿足一定條件之後就會原形畢露成愉悅大王啦。但這不是重點,為什麼會變成那樣彆扭的樣子啊?」

「彆扭?」

「彆扭。」他點了點頭。「你知道他們最近到處找事做的事嗎?」

「聽過一點風聲。」

「那個就是彆扭的產物呀,御主太可憐了,整天活在這兩個老狐狸的淫//威之下。」吉爾君挑起桌上的櫻桃塞進嘴裡。「他一定很困擾。」

「你不去和賢王說說嗎?我覺得他會聽你的話。」

「我去說沒用的啦,這不是他的本意。」

我聽得有點糊塗。不過吉爾君擁有全知全能之星,他經常看透一些我不理解的事,所以有時候也會說出這樣讓人摸不著頭緒的話。

想了想我還是決定和老師說了這件事,動腦的事交給caster準沒錯的。

 

「所以說,老師能不能去和那兩位說說呢?」老師身為迦勒底的元老,和梅林同為六星最強七星之恥,在他們面前說話還是有一定的份量的。我是這麼認為的。

「啊…這個嘛,沒關係,你不用在意。」老師沒有正面回答我的話,而是巧妙的四兩撥千金。「他們…嗯……自有分寸,的吧。」

的吧?這麼不確定真的可以嗎,老師?

「哎,總之,只要你別成為他們捉弄的對象就好了,如果有一天發現他們針對你了,就來找我吧。」老師邊說著,嘴裡還碎念起了什麼生於憂患死於安樂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之類的話,果然召喚了中國英靈出來就是會咬文嚼字。

 

我還是不太懂吉爾君抱怨的內容到底實際上是什麼,也不懂賢王和梅林為什麼要天天追著御主跑,也不懂老師碎念的含意。但是老師說了那不是純粹因為無聊所以搞事,那我自然會相信他們兩位。

老師就從來沒有錯過。

 

貝狄威爾的疑惑

 

最近,聽說梅林和那位術階的吉爾伽美什王搞在了一起。

抱歉,是我失禮了,但這不是我說的,而是莫德雷德卿的原話。原本我也很驚奇他居然會去關心王以外的人的狀況,但這好像是因為他也是那兩位搞事下的受害者。

最近這樣的案件頻傳。

一開始只是那兩位閒得發慌,天天找御主抽鬼牌,後來御主受不了了,為了躲他倆天天泡在訓練場裡。以前說他手撕從者都只是我們玩梗的笑話,但以他這個月的進步幅度,沒准總有一天他的雙手也會變成寶具......

扯遠了。

總之吉爾伽美什王和梅林找不到御主後就開始荼毒迦勒底內的其他從者。例如在走廊上對著純情的伊莉莎白全裸;把宅在房間內看日劇的安徒生抓出去打雪仗;和上三騎們單挑近戰;讓衛宮去抓稀有食材回來做成料理,那陣子我都懷疑衛宮的職階是不是要變成美食獵人了;最誇張的一次,在魔術協會派人前來時,這兩人扮成工作人員的樣子去攔截了,然後自作主張的和魔術協會開會。還好,聽說最後是有驚無險地收場,迦勒底是獲益的。

諸如此類的事層出不窮。

那位吉爾伽美什王的友人曾經受御主之託,前去勸說吉爾伽美什王,說如果你很無聊的話我可以陪你玩啊。吉爾伽美什王聽完之後只是哈哈笑了兩聲,之後說了「對你做這些事是沒意義的」,這樣的話。

怎麼說呢,看梅林久了我大概能理解這句話的意思。恩奇都因為被作弄了也不會有過激反應,所以達不到娛樂的效果......可以這麼解釋嗎?

不過這一切都是我聽別人說來的,我還沒親眼見識過。

剛從烏魯克回來時,御主整天和我吹吉爾伽美什王有多麼好,我還是相信他本質上一定是一個偉大的人。梅林也是,雖然表面上很輕浮,但他的行為舉止都是有道理的。我不認為這兩個人在一起會有多不知輕重。

我把我的想法和崔斯坦卿說了,卿露出了悲傷的表情。

「我的朋友,為什麼要質疑這種事呢?人類對梅林而言就是觀賞用動物,還有他的食物來源,這點卿是知道的吧?那麼和他往來的吉爾伽美什是怎麼樣的人也就不言自明了。更何況你別忘了,Archer的吉爾伽美什在聖杯戰爭的各種行徑,尤其是對吾王。這兩個人湊在一起當然是災難,卿有什麼好懷疑的呢?」

「梅林只是...對事情的先後順序很講究而已,對於順序在後的事物可以輕易地捨棄。」我努力的為我們曾經的國師辯駁。「而且冥界的女神不也說了嗎,Caster的吉爾伽美什王是沉靜之後的吉爾伽美什王,聖杯戰爭中只是他作為從者的其中一面而已,我覺得這不能混為一談......」

「貝狄威爾卿,你這樣堅持太讓我悲傷了,就像小孩子堅信世上還有聖誕老人一樣,這要我怎麼殘忍地將你從繽紛的夢境中叫醒呢?悲傷,太悲傷了......」

和崔斯坦卿是無法達成共識了,我決定親眼去瞧瞧。

 

找到吉爾伽美什王的時候,他正一個人安靜地看著某份文件。當他剝除了標誌性的大笑與和人針鋒相對的話語時,那樣強大卻疏離的氣場才在他神造之顏的襯托下顯得神聖不可侵犯,看起來真的是一個王者,而不是因為無聊而到處惡作劇的愉悅犯。

也許問題出在梅林身上?

「有什麼事嗎,圓桌的騎士?」吉爾伽美什王在我出聲前發現了我,用眼尾匆匆的掃了我一眼,然後又將注意力放回文件上。「要找梅林的話,他正在打高難本。」

「不是的,我只是來跟您打個招呼。」我對他說。「御主和我說了很多在烏魯克時期的事。」

「......這樣啊,說起來他在第六特異點時受到你很多照顧呢,幹得不錯。」吉爾伽美什王終於正眼看了我。「雖然說引起那次混亂的元凶負起責任解決問題也沒什麼好特別表揚的,但是那份覺悟和忠誠著實令人敬佩,立香和這樣的人一起旅行想必也受到很多正面影響吧,對他的成長來說,卡美洛是不可或缺的一環。」

我本來沒料到他會和我講這麼多話的,有點受寵若驚。

之後我和吉爾伽美什王聊了聊在第六特異點發生的事,他雖然在物理上和我平起平坐,但我總有站在他王座下向他報告的錯覺。

這位王也很了不起啊。

看來搞事什麼的果然是梅林的問題吧?

 

我說得正起勁,沒聽見身後逐漸接近的腳步聲,直到一團毛茸茸的白色物體撲倒在吉爾伽美什王身上,我才看清楚了那是剛靈子轉移回來的梅林。

原來這兩位是真的搞在一起了?!我以為是大家八卦出來的!

「過來的路上一直覺得my lord跟什麼奇怪東西的味道混在一起,原來是圓桌騎士啊。不過因為來的是貝狄威爾卿所以直到親眼看見才確認了,如果在這裡的是穿著紫色鎧甲的騎士我一定會在回來的第一瞬間就飛過來把陛下帶離這個充滿沒用氣息的空間。」梅林抱著吉爾伽美什王蹭了蹭,嘴上也不忘將圓桌騎士損了個遍。

「高難本怎麼樣?」吉爾伽美什王對圓桌騎士的話題不感興趣,一邊問起了高難本的事一邊揉了揉梅林的頭髮,像在擼一隻溫順的大型芙芙一樣。

「還行,挺順利的。」梅林湊上去討了個參著點魔力的吻,我進行了一次禮貌性的迴避。「不愧是弓階的你,和我配合起來幾發寶具下去就是關關難過關關過。瑪修也是這次的大功臣,已經是可以讓人放心把背後託付給她的存在了。」

吉爾伽美什王靜靜的聽,沒有接話,就像知道梅林還有沒說完的話一樣等著他。

「還有,御主也成長了很多。觀察力和戰略能力什麼的……」梅林衝著他笑著。「當然,抗壓力和臨場反應是最好的。」

「哼,努力點的話不是可以做的挺像樣的嗎?」吉爾伽美什王終於露出了滿意的表情,隨後眉頭一皺把梅林從自己身上撥開。「你還在這裡做什麼,還不去找南丁格爾?」

「咦咦咦不要啦,她一點也不溫柔,找她不會痊癒的比較快!」梅林抱著吉爾伽美什王死命的哀號,說實話,這個場景太新鮮了,我一下子忘了要迴避。「剛剛她把英雄王拖進去了,我好像還聽到他的尖叫,我好怕!我只要陛下就好了!」

「真是令人費心的傢伙呀。」

吉爾伽美什王把文件收回寶庫裡,以身上掛著一隻梅林的姿態走回從者的房間。

 

看來也不是兩個人湊在一起就想搞事呀,沒准他們還更想在房間裡獨處,做一些……利於魔力滋長的事。

我很想和崔斯坦卿分享我的發現,但是想起離開前梅林給我的那個眼神,我還是決定把這件事當成自己的小秘密。

 

莎士比亞的眼瞎

 

今天下午我走到公共休息區時感到一點異樣。

平常這裡可是很受歡迎的。舒適的空間,衛宮先生準備的下午茶,美麗的從者們在這裡互相交談,他們交織出的話語都足以成為一篇波瀾壯闊的故事。我作為一個作家,非常喜歡坐在最角落的位置,一邊享用美味的紅茶,一邊觀察人生百態。

 

但是今天休息區安安靜靜的,我從外面遠遠望去,除了美味的下午茶依舊在那個位置上外,這個空間整個散發出一種陌生的違和感。

 

走進休息區我終於知道為什麼了。

平時不會出現在這裡的梅林先生和術階吉爾伽美什先生,非常自在的佔用了最大的那張沙發。

這兩位最近把迦勒底搞的人心惶惶,人人都怕自己成為下一個被抓去陪他們排遣無聊的對象,所以看到他們兩個出現在這裡,平日總聚在休息區的人都去避難也沒什麼奇怪的。

但是總有不怕他們兩個的從者才是啊,不該散的這麼乾淨。

我忍不住還是坐到我平時的位置上。

這兩位神話色彩濃厚的從者光是待在一起就足夠讓一個創作者興奮,更何況聽說他們還是共同經歷了半年的魔獸戰線,在這之前也是以千里眼互相感知的同士,現在還在迦勒底聯手搞事,他們之間肯定有什麼故事。

我為自己倒了杯紅茶,然後全神貫注的觀察他們。

吉爾伽美什先生認真地讀著右手上的石板,左手則有一下沒一下的撫著沒林先生的頭;梅林先生躺在吉爾伽美什先生的大腿上,嘴裡念念有詞。

我認真地聽了一陣子之後發現他們應該是在用世界通用的日語玩接龍。

而且梅林先生似乎給自己加了一些限制,他總是絞盡腦汁想出一些和兩河流域古文明相關並且以ス(su)作結尾的詞。

除了某個目的之外我想不出他這麼做還有什麼意義。

 

「ザグロス(Zagurosu)。」*1

「チグリス(Chigurisu)。」*2

「ユーフラテス(Yufuratesu)。」*3

「ヘロドトス(Herodotosu)。」*4

「コーカサス(Kokasasu)。」*5

 

吉爾伽美什先生不緊不慢的一一回應,並且有意引導梅林先生說出更多ス(su)結尾的詞。不愧是號稱等同網路的現在視千里眼和全知全能之星,兩人的詞彙量居然支撐住這個詭異的遊戲。看來這兩個人也不像傳聞中那樣天天無聊的要死,你看,他們連這種遊戲都可以玩的不亦樂乎。

 

「アレクサンドロス(Arekusandorosu)。」*6

 

又過了一陣子,吉爾伽美什先生好像終於看完了手上的石板,將它放到一邊,然後撥開梅林先生躺的亂糟糟的頭髮,俯身下去貼著他的耳朵吐出了那兩個威力媲美毀滅咒語巴魯斯的音節。

 

「すき。」

 

梅林先生得到了滿意的答案,fufufu的笑了起來,伸手攬住吉爾伽美什先生的脖子仰起臉來,將兩人的嘴唇重疊在一塊。

 

我把杯子拿去公用流理台沖洗乾淨。

 

好了,現在我知道為什麼這個空間裡沒有半個人了。我也該離開了,去找找弗拉德三世先生。

 

也許他能借我一副墨鏡。

 

END

 

最後的日文說的是"喜歡"

從段子又變成小作文 中間到底發生什麼事了(沉思

 

*1札格洛斯: 伊拉克與伊朗境內最大的山脈

*2底格里斯: 中東名河

*3幼發拉底: 中東名河

*4希羅多德: 歷史之父

*5高加索: 西亞及東歐交界處,黑海、裏海之間高加索山脈的地區

*6亞歷山大

】動畫沒演出來的部分盤點2 #
好看了,尤其是梅林的正臉,可惡,區區梅林,居然長得這麼好看! 王的眼光真好。   第四到七集,遊戲裡互動本來就不多,動畫裡基本沒有。對此我非常理解,畢竟兩人都是冠位經費戰士,作畫cost又高,要是...
】Split or Steal #
原作者:假熊貓戰士長   ※極限短打 ※無左右 ※梗源於英國節目中的Golden balls    「事實上,我有一個能力叫千里眼。」   主持人轉過頭,有點訝異地看著這個用著奇怪開場白的梅林...
】動畫裡沒演出來的部分盤點 #梅林 #吉尔伽美什
原作者:假熊貓戰士長   來說說被剪掉的王與魔術師的故事吧   基本上就是我的怨念,跟我的萌點,還有我的超譯。 不求變成大熱cp,只是希望不會再出現說他們是邪教或是拉郎之類的言論了。 我們只是表...
】君の名は #
」。這個男人有事私下找他的狀況大多挺無聊的,例如他發現自己私藏的草莓大福不見了,或者他想問魔法莉的緋聞男友是不是真的存在。當他想說一些嚴肅的話題時,通常是眼神一對上就會省去寒暄直接進入正題。他對梅林也...
】一場突如其來的分手 #
原作者:假熊貓戰士長   ※短打,泳裝第四期背景 ※無左右   「我要謝謝你,我們在一起的時光很快樂。」   梅林站在陽台吹著風,他手上的菸自點上後還沒吸過,卻已經剩下短短的尾巴了。吉爾伽美什拿...
】Until end #
見。 他們都不妥協。   END   快要放假了~很開心~~ 周邊滿滿的~很開心~~ 三破的到家了~超級開心~~~ 雖然~~放假前的離站考跟報告~~我都還沒弄完~~但是管他的~~~~~~...
】七夕賀文 ※迦勒底狗糧
我朋友剛玩了台服刷了三天首抽終於刷到梅林 雖然知道他這幾天多痛苦但是看到的時候還是羨慕忌妒恨 我也要梅林啊!還要賢王啦! 自己寫多了就以為我迦也有了quq 我哭 *沙瑪什:美索不達迷亞神話的太...
】你的愛人不是你的愛人 #
原作者:假熊貓戰士長   ※Pocky day!!!!!!!!! ※只有是cp ※我寫著爽的而已   「孔明老師,你知道11月11日是什麼日子嗎?」   埃爾羅二世把眼神從手機上拿開,上面有好...
【千里眼組/】寫在2.1之後 #藤丸立香
原作者:假熊貓戰士長   ※本質上是2.1心得,劇透慎入 ※千里眼組吃瓜看戲說相聲日常 ※輕微,欺負醫生 ※有些設定沒有很明白,就私設了   防...
】空中急診英雄 #
原作者:假熊貓戰士長   ※無左右,根本還不是cp的階段 ※醫生跟總裁的現趴 ※短小且沒頭沒尾   梅林三兩下解決了不怎麼美味的飛機餐,他重新打開剛才沒看完的電影,在不大的座位上蠕動著,試圖找到...
】我心永恆
。   END   真的不是我拖,是tag又炸了   以前的我:黑總是說廚就是一群膚淺的顏狗,他們都不了解,都看不到我滴王深層的魅力...... 現在的我:我就顏狗   你們知道我最初為什麼嗑...
】世界のいちばん長い日 #
原作者:假熊貓戰士長   ※短,有私設 ※無左右   吉爾伽美什現在身處阿瓦隆。 並不是他的本體去了這個世界盡頭的花園,而是他的意識,或者說視線,現在被固定在這個十平方米的美麗牢房中的一角動彈...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線上閱讀 受持七佛名號所生功德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