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閃】我在千年後等你 #梅闪

sodasinei 2021-07-20

原作者:假熊貓戰士長

 

※梅閃無左右
※含有Soulmate AU的設定
※有私設

 

梅林自出生以來就能感覺到兩道視線。一道在他剛出生時來看過他一眼,然後就像沒了興趣一樣消失了;另外一道時不時就會來看看他,好像在無言地催促他快點掌握千里眼的用法。

他知道那是來自過去的視線,在這長長的歷史洪流中有另外兩個和自己一樣擁有最高等級的千里眼這件事讓稚嫩的夢魔第一次感到小小的雀躍。他的千里眼只能夠看遍現在,沒辦法主動聯繫上過去的人,所以他只能在下一次那兩道視線來找他之前精通這雙眼睛的用法,不知道能做到什麼˙程度,但是如果能對話就再好不過了。

 

一年年過去了,少年梅林漸漸成長為青年梅林後,千里眼的前輩終於又想起他的存在。在一個陽光正好的午後,他的千里眼就毫無預警地和2000年前的視線連接上了。

 

『哦,這不是做得不錯嘛,夢魔的幼崽,雖然花的時間稍長了一點。』

 

他想像過很多次,這個一次次來找他的前輩到底是怎麼樣的人。

他一定是個優秀的魔術師,也許自己一個人待在無人的高塔裡日益鑽研,身邊除了高深難懂的書卷以外,還掛著星星跟月亮的天象儀。他會穿著深黑的大法袍,渾身充滿了神秘將自己與人群區隔開來,但終究耐不住寂寞地盼著他這個來自未來的同伴。

 

根本完全相反嘛。

 

黃金的王者坐在王座上,身邊簇擁著他的家臣們,正在用自己聽不懂的語言和他報告。宮殿明亮寬敞而熱鬧,被神眷顧的身體袒露在太陽之下,他精實的身子抄起放在一旁的斧頭就能和從天而降的女神對砍,而所謂的魔術只是從他的寶物庫中拿出現有的魔杖施放而已。

 

幻滅是成長的開始。青年梅林看著自己還纖弱的手臂,暗自下定了某種決心。

 

「您好,我是梅林。」他首先還是中規中矩地打了聲招呼,想了想還是不太服氣。「其實我好些年前就掌握了,但是您不來主動聯繫的話,現在視就只能拿來數數國王陛下今天又多長了幾根白頭髮啦。」

『哈哈哈,看你委屈的。』對面的人看起來樂得很,一邊用千里眼跟自己對話,一邊面對著臣子們也愉快的微笑了起來。『姆,這件事的確是本王不走心了,本王還以為所羅門那傢伙多少會對你感點興趣,看來他那裏也夠嗆的。抱歉了啊。自己一個人等了這麼長一段時間孤單寂寞覺得冷了嗎?』

「......沒有。」

『表情跟說出來的內容不相符了哦,真是可愛的傢伙,哈哈哈哈。』

梅林看著他捧著石板從座上站起,領著一群手下急急走出宮殿,看來要忙碌起來了。

『不過這裡也不是什麼給你心靈上慰藉的地方,與其在這邊乾等本王下一次和你聯絡,不如去找一些現實中的愉悅填充你空虛的心靈怎麼樣?』

那麼,如果有機會的話再見吧。這麼說著他就自顧自的切斷了聯繫。

 

梅林往後倒在了乾草堆上,完全被對方牽著鼻子走這件事有點令人不爽,但他同時也因為這短短的對話感到前所未有的滿足。他伸手擋住下午三點不那麼毒辣的陽光,幾束光線穿過指縫撒在他臉上,讓他想起對方大步向前邁進時微微躍動的金髮,在那下面有好像要看穿一切的赤色眼眸,再往下還有不可一世的微笑,想著想著,心臟就像灼燒一般疼了起來......

 

不,不是比喻,胸口真的燒起來了,傳來陣陣刺痛感。

梅林喘了口氣,匆匆的扒開自己的袍子,看到在本來應該潔白無瑕的胸口上,浮現出一串金色的楔形文字。

 

世界上大約有1/6的人身上有所謂的靈魂印記。

印記和他們的靈魂伴侶緊緊相連,它會隨著另一伴出生而顯現,也許是名字,也許是圖騰,總之是能讓他們在茫茫人海中一眼辨識那個和自己的靈魂完美契合的人。

他們的另一伴和普通人毫無區別,只有在兩人相遇時,身上才會浮現出相對的另一個印記。因此這樣靠著其中一方單方面地尋找到半身的案例少之又少,大多時候漫長的等待迎來的卻是無疾而終。

 

梅林闔上手中的史詩,上頭標著和自己身上符號相同的「吉爾伽美什」讓他感到糾結。

根據和吉爾伽美什通話過後才顯現出來的名字判斷,他是屬於原本和普通人毫無區別的那一類人,而吉爾伽美什是等待的一方,因此他應該從一開始看到自己時就知道兩人是所謂的靈魂伴侶。

「所以他才這麼不厭其煩地來看我嗎?」

梅林抱著史詩滾了一圈,然後又伸手摸摸好像還在發燙的印記。夢魔的體溫偏低,但是隔著印記好像能感受到和人類心臟無異的溫度。

雖然對吉爾伽美什感到抱歉,但是靈魂伴侶這種東西對半魔來說太沉重了,他沒有那樣豐沛的人類感情能夠回應對方,對吉爾伽美什的喜歡僅止於單純喜歡美麗的東西的那種程度而已。而且雖說是靈魂伴侶,但相隔2000年的距離在怎麼想都不可能在一起的吧,連培養感情都沒辦法。

也許,下一次通話時吉爾伽美什就會跟他提起這件事,到那時候之前先想想要怎麼不讓那位陛下感到難堪的拒絕他吧。梅林體貼地想。

 

在他等來下一次吉爾伽美什的消息時,他已經是個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的不列顛情聖(自稱)了,這幾年為了避免親密行為時一些不必要的追問,梅林在自己身上下了點幻術將印記遮蓋掉,久而久之連自己都差點忘了印記的存在。

 

『喲,梅林,看來這次聯繫也過了相當長的時間啊,你的樣子變了不少。』吉爾伽美什上下打量了他一下。『唔,這是打算往騎士發展嗎?真是謎......』

「您倒是跟之前一樣沒什麼變呢,吉爾伽美什王。」

一樣是那副讓人看了心動的樣子,美麗又強大。

『哼哼,那當然,畢竟本王身上可是流著2/3那可憎的神血啊,和凡人當然不可同日而語。』

吉爾伽美什站在烏魯克的城牆上,看起來在等待部下時閒得發慌拿自己打發點時間。梅林簡單的教了他西洋棋的玩法,然後兩人就開始隔空交火了起來。吉爾伽美什一邊下盲棋,一邊在城牆上踱著步,似乎在計算距離,透過和他連通的千里眼,梅林也能隔著吉爾伽美什的身子自高處窺見一點烏魯克城的樣貌。

「王啊,烏魯克城規劃的真好,這個棋盤式的城市道路可以借給我來交給未來的卡美洛王嗎?」

『呼哈哈哈,對吧,本王的城市規劃還是做得相當好的。』一旦誇起烏魯克就顯得心情相當好的王,情緒比平時還要高漲。『但是你那樣東拼西湊的看法哪能理解烏魯克真正的美呢,你給本王看仔細了。』

「看什麼、」

 

梅林的話還沒說完,就感覺到自己的視線被強硬的跩了過去,飛速的穿越時間和空間的限制,進入那個原本應該和自己毫無交集的地方。和平常僅僅是連接起來不同,他眼前看到的不再是吉爾伽美什,而是以吉爾伽美什的視角看到前方的烏魯克全貌。

不只是視覺。

他彷彿能感受到高處吹拂的風、中東的太陽、平原上的麥香、遠處人們的吆喝聲、空氣中濃厚的神秘包裹住他全身上下的毛細孔。過於震撼的體驗讓梅林背上的寒毛都豎了起來,酥麻的電流沿著脊椎竄上腦髓讓他全身顫慄。明明是不可能的事,但湧上胸口那份屬於最古老王者的驕傲與自豪卻過於真實,他在連接上的那一瞬間確確實實成為了吉爾伽美什身處在神代的烏魯克。

 

梅林在恍惚之間被扔回西元後的不列顛。他的心臟鼓動著,上頭的印記又感到燒灼般的疼痛。他突然懂了為什麼兩人會成為靈魂伴侶,即使身處的時代不同,本質上卻很相似。同為千里眼擁有者的混血,他們都高於人類而註定一生獨行。

但吉爾伽美什願意讓他藉著自己的眼睛看到跟自己一樣的視野。

 

『如何啊,雖然讓你看了,但是以你的本事大約也學不來吧,哈哈哈哈。要不要本王大發慈悲將放在抽屜里長灰的藍圖拿來借你抄啊?』吉爾伽美什對一時半刻做不出反應的梅林感到了愉悅。

『不過雖然想把剛才那盤棋下完,看來閒暇的時間結束了。』遠方傳來人聲,吉爾伽美什又一副要結束通話的樣子。『有機會的話,下次再下吧。』

「等、一下,吉爾伽美什。」梅林強硬的拉住連結,吉爾伽美什對他突如其來直呼自己名諱的行為挑了挑眉。「那個,以後你能不能頻繁點和我連接?你知道我沒辦法主動找上你的。」

『在撒什麼嬌呢?』吉爾伽美什嗤笑了一聲。『本王不是要你別沉溺在這個聊天室裡嗎?』

「欸,但是,反正我們不是靈魂伴侶嗎......」梅林撇了撇嘴。

『......嗯?』

「......欸?」

『......哈?』

「欸,等等,你身上有印記吧?」梅林看著對方的反應,突然有點慌。

『印記?』吉爾伽美什皺了皺眉。『那是什麼玩意兒?』

 

「小阿爾托利亞,妳對渣男這種生物怎麼看?」

「渣男?」年幼的阿爾托利亞停下正在練劍的動作,歪著頭看向他的老師。「那是什麼?」

「就是玩弄對方的感情不想負責任,在對方動了真情之後才兩手一攤說『我只是玩玩而已沒想到你會認真』的那種男人。」梅林嘴裡叼著一根稻草,歪斜的靠在一棵樹下。「妳以後絕對不要被這種男人騙了啊。」

如果是長大順便黑化後的阿爾托利亞,就會從鼻孔吐著氣冷淡地說「怎麼,梅林,在做自我介紹嗎?」但她不是,這時候的阿爾托利亞還是個天真善良活潑可愛溫柔堅定的少女。雖然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了,但看到梅林的頹喪樣,少女猜想可能是他遇到什麼不順心的事了。

想了想,阿爾托利亞跑到老師的身邊摸摸他柔順的白毛。「既然是這麼差勁的男人就趁這個機會跟他斷絕關係就好了嘛。」

「就是斷不了才這麼煩惱哇......哦對了,我是在講我朋友的事,不是我。」梅林把阿爾托利亞開始控制不住在自己頭上磨蹭的手抓下來,嚴肅的澄清。「靈魂伴侶,妳知道嗎?」

「是靈魂伴侶呀。」阿爾托利亞點點頭。「那應該是非常相配的才對啊。」

「我...朋友也是這麼想的,但是看來渣男不是。」梅林撐著下巴。「真是個令人糟心的系統。」

「那不可能!靈魂伴侶之間不該有隔閡的!」內心還充滿浪漫的女孩堅持。「就算一生沒有發展成愛情關係,靈魂伴侶只要相遇了那肯定就會成為對方不可或缺的部分!他們會互相理解、扶持,完整對方的生命!」

梅林用憐憫的眼神,透過她看著自己。天真,太天真了,你這樣遲早有一天會被哪個渣男糟蹋你的真心的。他在內心痛斥著。

「說起來妳沒有印記嗎?」他扯開了話題。「妳是屬於被尋找的那一方?」

「我沒有靈魂伴侶啦,一定。」阿爾托利亞扯開嘴角笑了起來。「因為我的愛人是這個國家呀。」

「開什麼玩笑啊,真是的。」去好好享受少女的戀愛啦。梅林看著重新走回陽光下拾起劍練習的阿爾托利亞,她那麼年輕美好而充滿對未來的希望,梅林卻已經預判出她的末路了。

他吞下後半句的吐槽,不發一語的看著他的學生,在這個當下默默地守護著她。

 

多年之後,他時常想起阿爾托利亞的這句話。

如果當時吉爾伽美什說他的印記另有別人的話,他可能會猜測那是屬於那位王唯一的摯友恩奇都的印記。但吉爾伽美什不會對他說謊,既然他說沒有,那就是沒有。

也許吉爾伽美什的戀人是烏魯克也說不定啊。輸給烏魯克讓梅林有一點點釋懷。

其實他也並非要爭個戀人的位置,只是這樣單箭頭的狀況讓他很不甘心。那個男人的印記跟他本人一樣霸道,出現在心臟上那麼明顯的位置不說,大大的寫著自己的名字深怕別人不知道梅林是吉爾伽美什的所有物一樣,而且還非得用金燦燦亮晃晃的顏色彰顯自己的存在感。印記好像天天都在提醒他「吉爾伽美什能理解你,你卻不能理解他。所以他夠格成為你的靈魂伴侶,而你不配。」

然後他就會想著那雙攝人心魄的紅瞳,在孤身一人的理想鄉裡輾轉難眠。

 

梅林也沒料到他會有用不是千里眼的那雙眼睛親眼看到吉爾伽美什的一天。準確來說在所羅門變成人類時他們倆個就知道有事要發生了,只是沒想到十年後蓋提亞會做出把聖杯送回西元前2655年的烏魯克毀滅人理的舉動。

梅林決定撇開他心底一點莫名的小情緒把分身送入個召喚陣裡,但當他自以為做好充足的心理準備出現在烏魯克,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比記憶中的吉爾伽美什更加盛氣凌人的臉時,他的小心臟還是不受控制的窒息了幾拍。

「呀,你好啊,我是花之魔術師梅林......什麼的,也不需要自我謝紹了吧?吉爾伽美什王。」梅林定了定神,恢復笑嘻嘻的狀態,然後裝模作樣的單膝跪在吉爾伽美什地面前。「『初次見面』,我的御主。」

「哼,為了召喚你還真是花了好大的功夫。也罷,這都是必要的開銷,期待你的表現了,梅林。」吉爾伽美什嘴角噙著笑,「不過本王也沒想過會這樣親眼看到你,讓你出現在這個時空也算是鑽了漏洞、......唔──」

梅林詫異地往上看去,看到吉爾伽美什因為突如其來的疼痛打斷了話語。

兩人的視線一同落在吉爾伽美什裸露的肩頭上,和上一秒不同的是,上頭浮現了盛開的紫鳶花的圖騰,安靜而有力的向梅林傳達了某種訊息。

吉爾伽美什還在詫異,而梅林低下了頭。胸口上很久沒有動靜的印記又燒了起來,灼燒他的心、壓迫他的肺,難受的連同他的眼眶都發酸了起來。好熱、好痛苦、呼吸困難。

 

好高興。

 

幾百年來所有的不安與不甘都悄無聲息的散去,因為他之於吉爾伽美什的價值終於在這一刻被肯定了。並不是自己的一廂情願,而是他們的確像阿爾托利亞所說,是能夠互相理解扶持的存在。

 

「這是什麼?梅林,是你搞的鬼嗎?」毫無頭緒的吉爾伽美什豎起劍眉,看著從剛剛開始就有點不對勁的從者。

做為一個冠位魔術師候補,他應該立刻施一個幻術,否則他抑制不住的嘴角或發紅的眼角就會立刻拆穿自己拙劣的謊言。但是此時此刻梅林並只來得及遵照身體的意志仰起臉,執起王的手,親吻他的手背。

 

印記        soulmate
「那這一定是用來連接master和servent的令咒了,我的陛下。」

 

END

 

又是一個我只管自己腦內的很爽的故事

總之梅林是被等待的人,只有在跟王接觸的時候才會顯現印記。賢王是等待的那個人沒錯,照理來說只要他等的人一出生印記就會出現,但是按照正常時間線走,BC2655梅林還沒有出生,所以印記一生都不會浮出來。而梅林被召喚到過去後系統就默認他「出生」了。

這樣的一個故事

 

然後 因為在我心中的梅閃存在一種很微妙的距離,所以就算是彼此的soulmate也不會發展成真正的戀愛關係......對不起我的萌點超奇怪(゚⊿゚)

也許、可能、搞不好,之後會有個契機讓王知道那是所謂靈魂伴侶的印記,但那之後的事就不在我的掌控中了(

 

題目捏他跳躍吧時空少女,但是總覺得對話會變成這樣
「我在千年前等你」
「我馬上去,派我的分身去」

然後我想了想,能看到千里外的東西的眼睛較千里眼,那能看到千年之後的東西應該要叫做千年眼......
(拉二:滾,千年眼是我這個片場的東西,不要隨便借走)

【千里眼組/】寫2.1之 #藤丸立香
。」吉爾伽美什悠閒的晃著酒杯。「那可是大烏魯克生活了一個月的人類最御主跟他的從者,北方魔獸壓境的情況下還氣定神閒的剃羊毛的女人啊!心理素質搞不好比還強。」 「不,剃羊毛明明是指派下去的任務...
的愛人不是的愛人 #
原作者:假熊貓戰士長   ※Pocky day!!!!!!!!! ※只有是cp ※寫著爽的而已   「孔明老師,知道11月11日是什麼日子嗎?」   埃爾羅二世把眼神從手機上拿開,上面有好...
】空中急診英雄 #
的想了想,附梅林耳邊小聲說。「聽說幫忙救助的醫生之常常被升級到頭艙,事還會贈送昂貴的禮物。」   「們還什麼?羅馬尼,速度點,別讓的病人太久。」梅林站空姐身邊嚴肅的表示。   沒...
】世界のいちばん長い日 #
的對象(當然,網路發明之另外算),他卻沒有陷入瘋狂,而是如一日的守塔里,看著人類的發展偶爾吐槽幾句。   「嗚哇哇,千禧又跨過一個千禧了!」2000到了的時候梅林...
】非典型相思的典型告白 #
哦,只是拙劣的演技也接受嗎?」梅林預想了她堅持的神情,一想到人類來都傳承著這種扭曲的執著的基因,他忍不住微笑了起來。 出乎意料的是,藤丸立香露出了不甚認同的眼神。 「說什麼呢,老師,不是喜歡...
】動畫沒演出來的部分盤點2 #
倆是什麼時候講好的?其實不管是兩人私下偷偷講還是根本沒講純粹是千里眼默契都很棒。雖然很嫌棄梅林的樣子,可是整個七章內他唯一派了任務之沒有進一步指示就只著收成果的對象只有梅林,只要梅林跟著迦勒底...
】Split or Steal #
原作者:假熊貓戰士長   ※極限短打 ※無左右 ※梗源於英國節目中的Golden balls    「事實上,有一個能力叫里眼。」   主持人轉過頭,有點訝異地看著這個用著奇怪開場白的梅林...
】遺留之物 #
手指絞著自己的衣襬,有點嫌棄。 「太傷心了,羅馬尼,至少可以對抒發對魔法莉的愛慕之情啊。想想,如果那滿腔的愛意最無處抒發只能跟世界一起埋葬那豈不是太令人難過了嗎?」梅林舉起袖子假裝擦了擦...
】In the room #
哥哥。   「欺負......們可是差了幾的時間,要怎麼欺負?」阿爾托莉亞嘗試把「梅林」和「被欺負」兜一起,來還是因為違和感太重而放棄。 「所羅門的話,差不多就是這個紀吧,第一次跟本王通話愛...
】名偵探芙芙精爾摩斯 #吉尔伽美什 # #梅林
來說是本王跟輕的本王的房間,沒有的份。」 梅林:「可是實際上住裡面的是們兩個不是嗎?」 吉爾伽美什:「但那依然不是的房間。」 立香:「好的,梅林,走進和王同居的王的房間。然呢?」 梅林...
】君の名は #
的,所以即使女孩跟前跟的喊他也不會厭煩。耳濡目染的,跟藤丸立香羈絆最深的那幾個從者,包括特異點陪御主出生入死的莫德雷德、羅賓漢、松桑,還有迦勒底內總喜歡繞著她轉的小女孩們,也都有樣學樣的叫吉爾...
】Until end #
。「這不只是來自千里眼同僚的建議。是人類文明的基礎,是們的王,的性命不是個人的財產......至少目前不是。希望牢記。還想世聽到流傳著關於的傳說。」   梅林和吉爾伽美什同為非人,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