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線上閱讀 七佛名號

【梅閃】In the room #梅闪

sodasinei 2021-07-20

原作者:假熊貓戰士長

 

※梅閃(暫無左右),欺負所羅門,咕噠痴漢賢王((

※私設多,時間限跳躍,不要太認真

※聖誕快樂

 

1.黑天鵝事件

 

那是,在聖誕節的一個禮拜前。眾所周知一年會被選出一個的聖誕從者看著迦勒底內因為接二連三的特異點越發疲憊,連隨之而來的聖誕節都打算隨便敷衍。

「反正聖誕老人也是編出來騙小孩的而已啦。」他們心不在焉地說。

他感到非常心痛。

聖誕從者存在的意義,首先得有人渴求禮物、渴求聖誕老人才行,於是他向聖盃許願了。

 

「萬能的肛爆機啊,請讓迦勒底內大家都變成天真單純還能滿心期待聖誕老人到來的幼年期吧!」

 

隔天早上藤丸立香穿戴整齊走出房間,三秒後他又走回房間再洗了把臉,然後重新走出房門。

眼前的景象和30秒前無異,他倒吸一口氣。

 

「なんでさあああああああ!」

 

「好的,我們來整理一下目前的狀況。」

達芬奇推了推他的眼鏡。藤丸立香身上掛著幾乎已經是幼兒大小的迦爾納lily和阿周那lily,做著一邊互相推擠一邊試圖爬到他頭頂上的高難度舉動,相較之下身後乖巧的貝迪維爾lily就顯得正常的多,年紀上看起來也像個少年。

 

「第一,迦勒底內不知道為什麼,大部分的從者都變成幼年期了。

第二,只有原本就是兒童或是已經有lily型態的從者不受影響。

第三,成名的越早變得越小,基本上都退化成能被稱作『英靈』的特質出現前的時期,沒有成長後的記憶跟戰力。

第四,福爾摩斯又双叒叕不見了......你還有什麼想補充的嗎?」

「沒有。」立香可憐兮兮的在阿周那對臉皮無情的拉扯下擠出一個回答。

「很好,面對突發解決困難是你的強項,士兵。現在我們來討論分工。」達芬奇攤開了一份名單在上面畫著記號。「首先我們得先整理出所有還堪用的從者,分成照顧小鬼組跟解決特異點組。雖然這些小鬼大多處在毀滅性最強的年紀,但萬幸的是戈爾德魯夫所長好像對照顧小孩子這件事挺有心得的,而且那些原來就是小孩的從者們也很懂事,帶孩子應該不是這麼困難的事......本來應該要這樣。」

 

說到此,兩人一同默契的轉過頭,看向管制室的一角,在沙發上端坐著的小所羅門,還有縮在上頭眼睛漫無地掃來掃去的小梅林,兩人本體的體積雖小,散下來的髮量和層層疊疊的服飾卻以相當驚人的氣勢蓋住了大部分的座椅,像兩尊昂貴的人偶,精緻的臉上毫無生氣。幾個女性staff壓抑著想對他們上下其手的衝動不敢上前,全都圍在周圍拍照觀賞(當然,在千里眼面前偷看都是沒意義的,此時還是大大方方地看最自在)。縮小了的冠位魔術師們絲毫沒有被干擾,完全不在乎四周的視線和放在茶几上的雞蛋布丁。

 

「沒有小孩子會不喜歡雞蛋布丁!我帶不動他們!」

 

這是十分鐘前戈爾德魯夫淚奔出管制室時留下的話。

所長的邏輯是霜降牛肉跟雞蛋布丁應該要能化解世上所有頑固的心。不知道他哪來的自信對此深信不疑。

但是事實上目前的確沒有人拿他們有辦法。千里眼的擁有者在一出生時就具備看透世界的能力,對他們來說沒有什麼「能成為英靈以前」的時間。照理來說他們應該要通透的如同沒有被縮小的樣子才對,但是顯然所羅門還處在沒有感情的神的代理人階段,而梅林則是尚未學習人類感情的夢魔幼仔。他們本身身處的高度就和人類不同,現在更是對自降階級去和一般人類溝通這件事毫無興趣,變得完全無法交流了。

 

「你有什麼辦法嗎?這麼下去我們會眼睜睜的看著兩大戰力置放在那而無法使用。」達芬奇用手指敲了敲桌面。「這時候只好出動那一位了吧?」

「......確實。」立香掙扎了一下,放棄了。「雖然我半天前才叫他什麼都不用擔心去睡個三天三夜才准再進入管制室,但是沒辦法了......」

 

「你給本王解釋解釋?」

 

十分鐘之後,賢王吉爾伽美什皮笑肉不笑的看著跪在地上的藤丸立香。

 

「不,你不用解釋,本王的雙眼已經看穿了事情的真相,這件事講道理錯不在你,你不需要道歉。」吉爾伽美什想伸手捏捏眉心,然後想起自己的雙手被兩團毛球佔據了。「本王居然一時之間想逃避了。」

「哼嗯嗯嗯嗯不愧是吉爾伽美什王,根本不需要我們再多做說明。」達芬奇歡快的把雞蛋布丁打包送給他。「總之就拜託您,在我們解決這個特異點前負責管管這兩個grand caster啦。他們兩個戰力太強又無法控制真的很苦惱,可以的話盡量讓他們24小時都不離開您的視線。」

「什麼!那不就跟王一起睡嘛!不行不行,我也要負責照顧他們......唔?!」立香站了起來又被騎在身上的印度兄弟壓了回去。

「立香只要負責解決特異點就好了呦,不過你心有餘力想陪小孩子玩也是非常歡迎的,反正我沒那個精力就是了。」本身就是小孩子型態的萬能天才空有小孩子的體力內心裝著大叔的靈魂,拒絕任何浪費精神的智障玩耍。「吉爾伽美什王也拜託啦,希望能藉由您的指揮最大程度的利用小冠位們的力量。」

 

賢王打了個哈欠,特異點根本不是什麼問題,千里眼和全知全能之星已經看出了這次對手的水平,就算全迦勒底只剩自己一人還保持大人的靈基,連英雄王都退化成受精卵,只要他帶著隨便一個迷你冠位就能輕鬆解決。不如說這次最大的挑戰不在打boss,而是在這兩團毛球上......

究竟是怎麼發明出這麼惡毒的詛咒呢?這個詛咒的本體到底是圖個什麼?饒是賢王也只能發出一聲棘手的讚嘆。

 

「我把這次的異常現象命名為『英靈靈基進展性變質異常年齡轉化症候群(Eirei REiki Progressing Henshitsu Abnormal Nenrei Transformation Syndrome)』,簡稱為ELEPHANT syndrome.」達芬奇在橫幅投影幕上亮出了一排大字,得意洋洋。

「......行吧。」

賢王一手牽著一個變小的冠位魔術師,決定忽略掉這個明顯充滿槽點的名字,以讓自己已經千瘡百孔的胃休息一下。

 

2.勞倫茲的鵝

 

賢王帶著兩個小跟班到處走已經成為了一個迦勒底奇景。

小孩子都是不受控的,曾經有醫師說過那麼一句話,小兒科和獸醫沒什麼兩樣(總之按住就對了)。自從特異點發生後,天文台就幾乎成了野生動物園。立香身為監(契)護(約)人(者)每天早上起來就要先接到各路staff來向他報(抱)告(怨)誰弄壞了什麼機器、誰在迦勒底的牆上塗鴉、誰擅自跑出大門差點凍死在雪地裡、誰晚上不睡覺到處吵人、誰打了誰、誰又挑食不肯吃茄子......

與此相比,乖乖地拉著賢王背上兩根羽毛跟著他到處走的梅林與所羅門簡直安分得不可思議。

賢王趕時間的時候在前面邁著182的步伐走著,完全不管後面的小不點能不能跟上。兩人只能賣力的抽動自己的小短腿搖搖晃晃地在身後小跑步,怪可憐的,有一種讓人母性噴發的萌感。

 

「當初以為會最不受控的兩人居然這麼服服貼貼的。」阿爾托莉亞身後也跟著一群小孩,圓桌小騎士們體內流著紳士的不列顛血統,即使變小了依然很有教養,大部分。阿爾托莉亞是看過受小孩子歡迎的英雄孩子王,他對幼童相當寬容,認為吵鬧和精力旺盛是小孩的特權,被他們包圍著拉拉扯扯是家常便飯。相較之下這種過分乖巧的狀態才是異常。「但是你對待他們也太隨便了吧,吉爾伽美什。」

阿爾托莉亞看著老師似乎非常柔軟的頭頂,猶豫了一下決定還是伸手摸摸,沒想到被一個不知名的力道彈開了。她疑惑的低頭,對上小梅林無辜的眼神。

 

「他怕生。」吉爾伽美什解釋道。

 

等等,怕生是這種反應?阿爾托莉亞十分懷疑,然後他想像了一下怕生的梅林,因為違和感過重而放棄了。「在怎麼說都是寶貴的戰力和纖細的小孩子,應該要更...細心呵護一點吧?」

「哼,別以一般人的標準來衡量這兩貨。」吉爾伽美什伸手彈了梅林的額頭,這次沒有被任何力道阻攔,小梅林乖乖的被彈紅了一塊皮膚。阿爾托莉亞表面不說,呆毛卻挫敗的垂了下來。

「但是照理來說,如果他們真的這麼強大,那為什麼還會對你言聽計從呢?」伊斯坎達爾摸了摸下巴的鬍子,對他如何收服兩人相當有興趣。遠處被壓在孩子堆裡的藤丸立香探出一顆頭努力地想聽這邊到底在講什麼。

果然是因為身為千里眼組的大哥,像是照顧弟弟們一樣自然吧。他被自己的猜想亂感動了一把。

 

「因為本王以前常常欺負他們,所以他們不敢不聽話吧。」

 

我錯了,是討人厭的那種哥哥。

 

「欺負......你們可是差了幾千年的時間,要怎麼欺負?」阿爾托莉亞嘗試把「梅林」和「被欺負」兜在一起,後來還是因為違和感太重而放棄。

「所羅門的話,差不多就是這個年紀吧,第一次跟本王通話愛理不理的,所以本王之後就每天晚上三點叫他起床尿尿。」

「......」

「......別拿千里眼做這種幼稚的事啊,雖然余對魔術師不是很了解,但是,那什麼...全世界的魔眼持有者都會哭的,大概。」

 

怪不得羅馬尼每天晚上不管是回房間睡覺還是在管制室打盹,只要三點一到就要起來上廁所。達芬奇暗忖,還以為他年紀輕輕就夜尿,差點要逼他做肛門指診檢查攝護腺肥大。

 

「或是在他聽施政報告的時候背圓周率給他聽,等等等等,反正後來所羅門誠心誠意的向本王道歉了,本王就很寬容的原諒了他。」

 

你才給我向醫生道歉!立香敢怒不敢言。

 

「那梅林又是怎麼回事?」

「說起來,本王好像也沒怎麼欺負過梅林。」吉爾伽美什陷入了沉思,「玩所羅門是因為新鮮,梅林出現的時候本王已經玩膩了,所以照理來說應該沒對他做什麼才對。」

阿爾托莉亞的呆毛揮舞了起來。他覺得一點也不公平,黏人乖巧可愛還會自己投懷送抱的梅林她也想擁有。

「話說回來,本王第一次跟梅林通話是什麼時候呢?」

 

三王一起看向小梅林,他不知道到底處在哪個連表情肌都還控制不好的年紀,站著聽大人們講話時漸漸放空,然後一邊發著呆口水就一邊沿著沒閉緊的嘴角流下來了。所羅門覺得不忍直視,但是還是秉持著照顧後輩的心態,環顧了四周,果斷地找到了最適合的材質,抓起賢王垂下的頭巾給他擦了擦嘴。

 

3.蝴蝶效應

 

藤丸立香每天早上都要到食堂監視那群小孩吃早餐。小孩都是挑食的,尤其是蔬果類,就算用了衛宮高超的烹調技巧把青菜都弄得沒了青菜的形狀,他們都還是能敏銳地察覺,然後皺著眉頭推開那盤料理。

至於為什麼衛宮沒有變成lily,他本人的說法是,如果他變回去了有可能會因為不可抗力因素自殺,抑制力為了保他把聖杯的影響刪除了。立香被唬得一楞一楞的,反正暫時放棄思考了。

總之他每天早上都忙得不可開交,令他欣慰的是,為了以身作則,本來也相當挑食的杰克現在即使苦著一張臉也會把不喜歡的食物吞下去。

這天他剛結束掐著小以藏的下巴逼他吃下青椒的重大任務,小孩子吃完早餐蹦蹦跳跳地去玩了。立香擦了擦汗,要壓制住如脫韁野馬般的小孩不比打奇美拉輕鬆。他站起來環顧食堂裡還有沒有需要照顧的幼童,發現所羅門與梅林安安靜靜地在角落吃飯,沒看到賢王的身影。

 

「醫...所羅門,你們怎麼自己在這裡?」立香小心翼翼地接近他們,這兩人對迦勒底的人都不親近,但是所羅門尚能溝通。「吉爾伽美什王呢?」

「吉爾伽美什有急事去處理。」所羅門不鹹不淡的說,接著晃了晃腳發出喀啦喀啦的聲響,兩人的腳都被天之鎖跟飯廳柱子綁在一起。「放心,我們在他回來前不會離開。」

 

所羅門的面前放著兩個盤子,一份明顯是所羅門自己的早餐,他正慢條斯理地解決裏頭的食物,另外一盤裡面只剩青豆。

 

「吉爾伽美什的。」所羅門好心地替他解答。

 

好的,經過用千里眼叫人起來尿尿的事件後,立香發現他對這個王已經不抱什麼正常期待了,不管是用鍊子拴住小孩也好,還是把不喜歡吃的東西推給後輩也好。立香默默的把那盤青豆攬到自己眼前。

「梅林呢?吃過早餐了嗎?」立香試圖跟這個變小後一句話也沒說過的原‧溫柔大葛格搭話。梅林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所羅門,然後點了點頭。

梅林沒有味覺,長大之後會學著人類吃人類的伙食,但現在他還沒學過這些偽裝,自從變小之後還沒看過他進食,這個回答倒是在意料之外。

「吃過了?好吃嗎?」

「不好吃。」

立香還想追問他到底吃了什麼,兩人腳上的天之鎖突然化作光粒散去了。所羅門還在抽出面紙擦嘴,梅林立刻就跳下座椅跑向從食堂門外走進來的人撲了個滿懷。

 

「怎麼,雜種,你還在食堂裡閒晃嗎?」賢王單手把梅林從身上剝離,然後把他放到一旁的椅子上,從王之財寶裡拿出鑲滿寶石的梳子開始整理他一頭散髮。「有時間在這裡,還不如去跟達芬奇開作戰會議,或是跟那群小姑娘一起布置聖誕節裝飾都更有意義。」

「您說的是......」

立香看著賢王熟練的壓住躁動的小梅林,然後將他的頭髮一束一束的攏在掌心仔細梳理。賢王嘴上還在和他確認特異點的事項,視線卻落在梅林的頭頂上,低著頭沒看他,王長長的睫毛垂下,遮住平日充滿傲氣的神情,眉眼間顯得溫和而恬靜。他的心底有點癢癢的。

吉爾伽美什替他綁好了馬尾,小梅林抗議著想和所羅門一樣綁辮子,被王恐嚇要剪掉他的頭髮。梅林癟著嘴,把位子讓出來給所羅門,一樣的流程又重複了一遍。

 

「......總之,特異點現在就是這樣,在聖誕夜前我會盡量召集caster,在打boss前多從敵方小怪身上蒐集材料。」立香心猿意馬的報告。「王啊,今天能請您幫忙嗎?」

「哼,這種程度讓書本的小女孩和魔法少女去就綽綽有餘了,都是因為你平常不鍛鍊他們,在這個時候才顯露出迦勒底可用之人的深度嚴重不足的事實。」

所羅門的頭髮有些自然捲,用梳子有時不好整理,賢王乾脆撤了右手的手甲,用手指分開那些糾纏的頭髮。他的力道掌握得剛剛好,小所羅門像被做了頭皮按摩一樣舒服的瞇起了眼。立香吞了吞口水。

「......您說的是。」

「也罷,那也是因為你把本王栽培的太強悍,才會過度依賴本王,那麼該提供火力時本王自然也不會拒絕。」

吉爾伽美什幫所羅門綁好了辮子,抓過桌上的餐巾把梅林的口水擦乾淨,然後指使他倆去幫忙童謠和貞德Alter lily等人布置迦勒底,自己和藤丸立香去靈子轉移了。

 

小梅林被抓去負責剪紙了,他身為caster的優勢是手巧,各種花樣的裝飾都剪得出來。只見他一個人安安靜靜的坐在角落作業,童謠特地搬了他的聖誕樹裝飾手工藝到他旁邊來向他搭話。

「梅林現在有千里眼嗎?」

梅林思考了一下,想起吉爾伽美什臨走前囑咐他要好好跟人溝通的命令,點了點頭。

「你現在好像都跟吉爾伽美什王和所羅門王行動,平常都在做什麼呢?」

「沒什麼。」

「那沒事的話要不要來和我們一起玩?」童謠釋出善意。

梅林搖搖頭。「我不能離開吉爾伽美什。」

「啊啦啊啦......」

 

小女孩摀著嘴,像是聽到了一段美妙的故事。所羅門在一旁幫忙掛彩燈,心想這真是天大的誤會。任誰被天之鎖拴著都無法離開他。

 

「你一定很喜歡吉爾伽美什王。」童謠捧著臉,「王對你們很好嗎?」

「嗯......」梅林停頓了一下,想到吉爾伽美什把青豆丟給所羅門吃,或是在床上看石板時把他們當成靠手的抱枕等種種事蹟,決定還是講個客觀的好事。「他會幫我們綁頭髮。」

「吉爾伽美什的技術很好。」

「力道剛好不會弄痛我。」

「摸的我很舒服。」

「但是每次對我都很快結束,所羅門都弄很久,我也想被摸久一點......」

「啊啦,斯巴啦系哇❤」

 

剛結束今天的靈子轉移的伊莉雅回到大廳,聽到了最後面幾句話。她抱著頭,眼睛變成@////@狀,打開跟克洛伊的通訊,滿臉通紅結結巴巴。

 

「嗚哇哇哇哇小黑!吉爾、吉爾君他!他、他他他技術很好.........!」

 

4.鴕鳥心態

 

吉爾伽美什最終還是帶著梅所二人去打怪了。一方面是把兩個小朋友放在迦勒底內有點失控,另一方面是兩大戰力不用實在太可惜了。

藤丸立香看著賢王帶著兩隻小奶狗上戰場,心裡不免擔心。就算你說這是兩隻小狼狗吧,重點是他們還是很小哇,腳神隨便一伸腿就能踢爆他們根本沒有的腹肌。

 

「王啊,需要什麼支援儘管說,藍魔放嗎?需不需要藍魔放?要充能嗎?」

 

立香在三人旁邊轉來轉去,希望能幫上忙,以免珍貴的冠位戰力受傷。吉爾伽美什暼了他一眼,只對另外兩人下指令。

「快打,打完收工。」

 

所羅門飄了起來,背後鋪天蓋地的魔術特效全都射向眼前的敵人,他本人念那一段串咒語臉不紅氣不喘的,根本無法想像長大後變得瞻前顧後老是咬舌。梅林拔出他的劍站在立香前面攔住漏網之魚,乾淨俐落的揮劍讓魔獸連血都濺不出來,人狠話不多能幹的不得了。到底是在人生的哪個岔路上走歪了變成如今天天摸魚廢話又多的樣子仍然是未解之謎。

原來不是小奶狗也不是小狼狗,是兩隻哮天犬。

 

吉爾伽美什看看戰況穩定,帶著小杰克和靜謐去打後面的飛龍了。

 

「謝謝你們,所羅門,梅林。」

立香看著所羅門落地之後拍拍身上的灰塵,然後轉頭也幫衣衫不整的小梅林拉好衣服,順便重新綁好散開的馬尾,一副就此收工的模樣。「你們不用去支援王嗎?」

「吉爾伽美什不需要。」所羅門搖搖頭,「而且他剛剛下的指示是『顧好那個戰五渣的雜種』。」

「王qwq我好感動,但是心情好複雜......」立香擦了擦並沒有流出來的眼淚。「所羅門的魔術好帥氣呢!特效華麗攻擊力又強!之前都沒看過你這樣用。」

所羅門「嗯。」了一聲沒再答覆,立香碰了軟釘子,眼看今天又搭訕失敗,只好唉聲嘆氣的坐到石頭上,和戰鬥一結束就立刻發起呆的小梅林並排著浪費人生。

 

所羅門看著挺難受的。

 

做為一個擁有過去視和未來視的千里眼,他自然早已知曉了一切,包括這個特異點事件的始末,還有自己選擇成為羅馬尼的這條路。

他知道但無法理解。

羅馬尼的一切對一個忠實的神的代理人來說太匪夷所思了。他放棄了強大的力量和洞悉一切的智慧,以獲得人類的膽小和愚昧。眼中印出一幕幕的羅馬尼都帶著鮮明的七情六慾,失去冷靜的、隱忍的、為了一件事丟人的掙扎,就換來了十年內偶爾幾次真心的微笑。

 

實在太難理解了。

 

而且他還追虛擬平面偶像。

那個偶像是梅林假扮的。

 

他搖了搖頭,把魔法梅莉的畫面甩出腦海。

「那是我...那又不是我......」

所羅門糾結了,他無法承認自己就是羅馬尼,所以他只能繼續扮演石頭一樣的小所羅門。總之雖然很抱歉,但在特異點結束以前,他是不願去面對窮追不捨的立香的,只管把自己藏在吉爾伽美什的身後。

這時候他就羨慕起真的什麼都不知道的梅林了。

此時他正站起身迎接凱旋歸來的吉爾伽美什。杰克拉著他的手,盡著小孩子的義務向王討獎賞。

「王,想要糖果嘛。」

「哈哈哈,當然,做得好的話王是不會吝嗇給予獎賞的,等回到迦勒底本王就賞賜給你吧。」

杰克得到賢王的答覆心滿意足地轉而糾纏立香去了。吉爾伽美什的手一空出來,他的掛件一號就自動掛回了他身上。吉爾伽美什注意到欲言又止的梅林,伸手捏住了他的鼻子。

「有話快說,別吞吞吐吐的。」

「......想要獎勵。」

「姆,好吧,你們最近也挺努力的,也該得到正確的獎懲。」在這點上倒是很乾脆的王直接頷首答應。「想要什麼?說來聽聽。總不會是糖果吧。」

 

「夢境......」

 

小梅林盯著他看,口水又不受控的滴了下來。

 

「想要吃吉爾伽美什的夢境。」

 

5.帕夫洛夫的狗

 

俗話說, 你能記得你吃過多少塊麵包嗎?

梅林的一生中享用過無數的夢境,他當然不會記得他的每一頓晚餐。但是所羅門記得,那是對千里眼三人來說都極具意義的一個晚上,因為他目睹了這個令他印象深刻的進食過程。

梅林作為夢魔混血,在他小的時候似乎不能很好的掌握汲取夢境的技能。大人的防衛心很重,無法突破限制,小孩子的噩夢容易驚醒,也沒辦法好好的飽餐一頓,於是在梅林的幼年期幾乎都是以小孩子的美夢果腹。美夢之於夢魔就如同垃圾食物之於人類一樣,吃著順口但是沒有營養。沒有營養就無法順利成長以獲得高級的夢境,惡性循環之下小梅林發現自己開始發育不良了。

那天小梅林依舊沒有搶到任何一個有營養價值的夢境,他飢餓的蜷曲在花叢之間,猶豫著要不要成為史上第一個吃素的夢魔。就在這個moment,千里眼突然和2000多年前的視線連接上了。

「......搞什麼,你這是要餓死自己嗎?作為千里眼持有者也太丟人了吧?」對面喃喃自語,「看起來一點欺負的慾望都沒有了。」

從連結的分岔處似乎傳來微不可聞的抗議聲。

「唔...吉爾伽美什......」小梅林餓得昏頭轉向,好歹能分辨出這兩個前輩中的其中一人。「我餓......」

「怎麼?把本王當儲備糧了嗎?夢魔。」聽起來像是在責備他的內容,王的聲音卻沒有絲毫不悅,「可以啊你,居然膽敢向本王索取夢境。」

吉爾伽美什做事一向隨心所欲,今天他似乎心情很好,居然同意了。

「當然,施捨給你一點夢境對本王來說無關痛癢,但你可要想清楚了,夢魔的幼仔啊。」吉爾伽美什的豎瞳微微過張,像在黑暗中盯緊獵物的蛇。「本王的心血來潮僅只一次,你大可當作今生最豪華的佳餚來享用,但是一旦嘗過了本王的夢境,知道了頂級滋味後,往後你就再也無法覺得任何夢境『好吃』了,你將永遠活在對本王夢境的渴望中食不甘味。這樣也無所謂嗎?」

 

梅林自然是吃了王的夢境,畢竟他再不進食就要餓死了,實在沒有選擇。

 

所羅門感覺到那兩人安靜了下來腦波漸漸重和。連結沒有斷掉,吉爾伽美什接受了梅林的索取。過程中梅林幾度因為過分的滿足而發出斷斷續續的呻//吟聲,所羅門已經預見他食髓知味後這一生悲慘的日子了。

這個人生的小插曲並沒有深刻的留在那兩人的心中,梅林在長大之後經常向所羅門抱怨吃過的夢境總是差一味的感覺。

「不然你的夢境分我吃一口吧,王的夢一定是高級品。」

「算了吧你,就算吃了我的夢你也不會滿足的。你不如去哀求吉爾伽美什。」

「嗯?為什麼這麼肯定?」

所羅門笑而不語。

「吉爾伽美什王啊,他的夢一定是極品中的極品,不知道為什麼一想到他我口水就會流下來,一次也好,真想嚐嚐看。」

 

已經懂得人情世故的梅林自然是不會作死,但是小梅林還處在對王的夢竟意猶未盡的年紀,他坦率的表達了自己的想法。

這麼說起來的話,梅林打出生之後第一次像樣的進食是吉爾伽美什餵的呢。所羅門的腦海中閃過了一個會令羅馬尼臉紅心跳的畫面。

 

好像在哺育母乳一樣。

 

6.雞兔同籠

 

吉爾伽美什沒多說什麼,只是把兩人領回了迦勒底。小梅林到睡前都坐立難安,直到吉爾伽美什要熄燈了都沒有表示,他有些失望地垂下肩膀。梅林每天晚上都會在迦勒底內尋找伙食,但由於現在從者大部分都幼兒化,夢境品質極其低下,阿爾托莉亞和伊斯坎達爾的夢境尚且算好吃,但是和吉爾伽美什的夢差的可遠了。更別說他昨天吃了伊莉莎白的夢境,簡直是黑暗料理。

他盤算著今天去吃一口美狄亞的夢。

就算不需要睡眠,梅林還是自覺的同所羅門滾到床上去當賢王的抱枕。他拉起被子蒙住下半臉,只看到所羅門露出一副同情的表情。

吉爾伽美什還沒上床,他正站在床邊和藤丸立香通訊,人類最後御主鬼哭狼嚎的求助,希望他緊急加班,並且因為今晚動員了迦勒底大部分的戰力,顧小孩的從者幾乎全數出動。

「所以拜託了!王!讓其他小孩到您的房間吧,只有那裏足夠大裝得下這麼多孩子。」立香雙手合十,「有一半我請安娜幫忙照顧了,但是實在沒辦法,想請所羅門幫幫忙......」

「慢著慢著,你要出動最大戰力,最好的辦法就是帶著這兩貨吧!怎麼會叫他們照顧小鬼們?」賢王面對超出預期的打擾很不耐煩,只差朝著通訊器材咆哮。

「可是現在是小孩子的休息時間......」

「現在 也是 本王的 休息時間!」吉爾伽美什咬牙切齒。

 

最後敵不過立香苦苦哀求,吉爾伽美什切掉通訊後讓一批孩子進到房間內,給他們打了高級的地舖。臨走前他揉了揉所羅門的腦袋囑咐他不論用什麼方法,總之在他回到房間前讓這些小孩安靜睡覺。

所羅門看著在柔軟的毯子上蹦跳嘻笑著的小鬼們,感到壓力山大。

「你們平常睡前都在做什麼?」他思考著有沒有什麼讓人昏迷的魔術。

「馬修會講故事給我們聽!」小信長抱著枕頭滾了一圈,他的答案得到大部分孩子們的贊同。

「講故事!講故事!」

「講故事是梅林的專長,我讓他講王的故事給你們聽吧,一定秒睡。」所羅門一臉冷漠,梅林從布團裡探出頭來,表示很無辜。

「話說為什麼你們能睡床?這裡不是金閃閃的陛下的房間嗎?」小庫丘林想起上次他想爬上英雄王的床差點被打斷腿的經歷,抖了一抖。

梅林支起身來,居高臨下的看著底下眾從者lily,言簡意賅的表示這是我的房間。

「不對不對,你的房間在隔壁吧。我有看到門牌。這不是你的房間。」

梅林遲疑了一下,身子伏在床鋪上嗅了嗅。夢魔有做窩的習慣,他如同野獸般,會在自己的勢力範圍留下氣味。小梅林來到這個房間的第一天就感覺到熟悉的氣息,那確確實實是他自己留下的,宣布主權的記號。而且吉爾伽美什肯定發現了,即使如此也沒有將其抹去,代表著足夠的正當性。

 

於是他很有底氣的再宣布了一次。

 

「我本來就能躺這張床。」他理直氣壯的說,「反正要不是這裡是我的窩,就是吉爾伽美什是我的人。」

 

7.薛丁格的貓

 

眾所周知,Dr. 羅曼是個理科生。理科生講求的是大膽假設,小心求證,所以如果證據不充分的話是不能隨便下定論的。

例如就算他用千里眼近距離觀察了2000年,有著九成九的把握,他也不會斷然說出「梅林根吉爾伽美什有姦//情」這種話。除非他去向本人求證打開天窗說亮話,不然他只能說姦//情這種東西在有跟沒有之間。

曾經他也在迦勒底內秘密派發記名問卷,問卷的內容是從1-10分,你認為梅閃之間有姦//情的可能性為何?他將問卷回收後做出的統計,隨機抽樣的結果是梅閃姦//情指數的95%信賴區間落在4.1-5.7,如果將有參與第七特異點的人員抽出單獨統計的話,則會來到7.8-8.3。而你若拿這個問題去找藤丸立香,那麼他會露出一個哀莫大於心死的表情:「醫生,我不想討論這個令人社會性失戀的問題。」

當然,如果可以的話他也不想討論這個問題的。

 

小所羅門半夜三點迷迷糊糊地醒了,睡前的鬧劇讓他突然想起了這個困擾自己很久的問題。他翻下床,小心地跨過地上一個個被自己用昏迷魔術強制入睡的小孩去上廁所。夜深人靜之時特別適合胡思亂想,他直覺的這已經不是統計的問題而是哲學的問題了,梅林和吉爾伽美什之間是不能用理性衡量的。

解放完他熄掉廁所的燈準備回去睡覺,剛好聽到自動門打開的聲音。

所羅門反射性地蹲下,躲在一盆觀賞用植物的後面(後來他想想在千里眼s面前做這種事實在太愚蠢了)。這時他才發現,梅林沒有待在床上,而是裹著毯子坐在門邊,聽到門開啟的氣音就站了起來,像一隻等待主人回家的狗。

 

吉爾伽美什帶著外頭的冷氣走進室內,他才剛打完聖誕特異點的boss,身上還有幾處積雪。他一踏入門就注意到站在門口的小梅林。所羅門瞇起眼睛,遠遠的他看到吉爾伽美什口型變化,應該是在責備梅林為什麼在這裡擋路。梅林歪著頭,不知道是真不懂還假不懂,吉爾伽美什放棄了,伸出一隻手把梅林抱了起來,梅林伸手環抱住他的肩膀,幫自己喬了一個舒適的姿勢,窩在他的懷裡先一步入睡,去夢裡等他了。

吉爾伽美什抱著梅林走回床邊,就抱著他的姿勢坐了下來,靠在枕頭上打了個哈欠,然後側過頭親了親懷裡蓬鬆的瀏海。

 

框啷啷啷啷啷──

 

所羅門摀著眼睛,內心猶如上千隻綿羊在牧場奔跑而過,激動之下他撞翻了觀賞用植物,讓吉爾伽美什和剛入睡的梅林都睜開迷濛的雙眼轉過頭來看向他。所羅門在尷尬的同時感到了一點欣慰,這一刻他終於完成了身分認同。

 

八卦、冒失、還會被這兩人用溫暖的眼神守護著(各方面)。

他的確是羅馬尼沒有錯。

 

8.大象,在房間裡...?

 

迦勒底遭遇的特異點中於在聖誕夜解除了。

藤丸立香揪著聖誕從者的衣領拼命搖晃,大吼著你快點把大家變回原來的樣子!

「嗚嗚嗚嗚我只是想讓大家都過一個快樂的聖誕節嘛!」

「你只是在添亂而已!現在,簽下這份賣身契,答應成為迦勒底員工,沒有退休金也沒有加班費,辛勤工作直到拯救人理為止,那我就原諒你!」剝削勞工階層的資本主義主管藤丸立香,今天仍然在通常運轉。

「即便如此還是願意接納我的master最棒了❤」

 

詛咒著一代又一代聖誕從者的master love今年也通常運轉。

 

立香收了個新從者,解決了特異點,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迦勒底。

「嗨嗨,藤丸君,辛苦了。」達芬奇把一杯剛泡好的熱可可遞給他。「剛剛已經確認過了,迦勒底內的從者靈基都慢慢在復原,他們會在睡夢中變回原來的模樣,也許有些人會記得,但對大部分從者來說這幾天只是一場夢而已。」

立香想說,真是太好了,但是他立刻想到那一群睡在賢王寢室的人,他又笑不出來了。

一群人輕手輕腳的進到房間裡,開始把橫七豎八躺在地上的小孩搬到他們自己的寢室。

「話說回來,沒有看到王呢。」立香把最後一人拖回房間,想起了剛才空蕩蕩的床鋪。「也沒有看到梅林跟所羅門。」

「那三人也許是醒著也說不定,所以靈基一恢復就各自去做該做的事了。」

「該做的事...是指?」

「Mr. 藤丸,有些事情顯而易見,如果再追問下去就有點不解風情了。」

 

眾人回頭,從事件開始就消失無蹤的福爾摩斯又理所當然地出現在門口。

 

「顯而易見?」立香一臉茫然,「不,我真的什麼也看不出來。」

「雖然最重要的證據被魔術遮該起來了,那種程度應該是所羅門王作的吧,真不愧是千里眼最後的良心。」福爾摩斯晃了晃他的菸斗,「仔細推敲吧,Mr. 藤丸,梅林和吉爾伽美什共處一室的情況之下,結合你一直想避而不談的那個問題,會得出什麼樣的結論?」

「噗噗,福爾摩斯,我聽出來囉,有ELEPHANT Syndrome的梅林在吉爾伽美什的房間裡,所以是視而不見的問題吧。你真是個抖機靈鬼,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一時之間管制室充滿了歡快的氣氛。

 

「嗯,但是並不是這樣的,因為我覺得這件事比起elephant in the room, 說是elephant in the refrigerator更合適吧。」福爾摩斯沒有靈魂的笑了一陣之後停了下來,達芬奇贊同的點點頭,立香倒是覺得更摸不著頭緒了,想想乾脆收拾心情,回房間準備明天要和馬修交換的聖誕禮物。

 

大家都去做了自己該做的事,所羅門也回到房間內,刪除了那些記名問卷作出來的統計資料。

江湖流傳著,要如何知道梅閃之間有沒有姦//情,只需要三步驟:

把房門打開。

往裏頭看一眼。

把房門關上。

 

最後一項很重要,即使不關門也要用神代魔術模擬個幻術把他們跟眾人的視線隔開,畢竟即使特異點解除了,迦勒底內還有很多天真單純的未成年。

我們要給孩子一個健康的聖誕節。

 

END

 

好了我打不出來了
為了趕在聖誕節前生出來我已經神智不清
沒有邏輯也沒有debug
而且完全忘了設定這篇的初衷是想看賢王帶兩個毛球的迦勒底日常哈哈哈哈

】Until end #
見。 他們都不妥協。   END   快要放假了~很開心~~ 周邊滿滿的~很開心~~ 三破的到家了~超級開心~~~ 雖然~~放假前的離站考跟報告~~我都還沒弄完~~但是管他的~~~~~~...
】Split or Steal #
原作者:假熊貓戰士長   ※極限短打 ※無左右 ※梗源於英國節目中的Golden balls    「事實上,我有一個能力叫千里眼。」   主持人轉過頭,有點訝異地看著這個用著奇怪開場白的梅林...
】動畫沒演出來的部分盤點2 #
好看了,尤其是梅林的正臉,可惡,區區梅林,居然長得這麼好看! 王的眼光真好。   第四到七集,遊戲裡互動本來就不多,動畫裡基本沒有。對此我非常理解,畢竟兩人都是冠位經費戰士,作畫cost又高,要是...
】君の名は #
」。這個男人有事私下找他的狀況大多挺無聊的,例如他發現自己私藏的草莓大福不見了,或者他想問魔法莉的緋聞男友是不是真的存在。當他想說一些嚴肅的話題時,通常是眼神一對上就會省去寒暄直接進入正題。他對梅林也...
】一場突如其來的分手 #
原作者:假熊貓戰士長   ※短打,泳裝第四期背景 ※無左右   「我要謝謝你,我們在一起的時光很快樂。」   梅林站在陽台吹著風,他手上的菸自點上後還沒吸過,卻已經剩下短短的尾巴了。吉爾伽美什拿...
】你的愛人不是你的愛人 #
原作者:假熊貓戰士長   ※Pocky day!!!!!!!!! ※只有是cp ※我寫著爽的而已   「孔明老師,你知道11月11日是什麼日子嗎?」   埃爾羅二世把眼神從手機上拿開,上面有好...
】空中急診英雄 #
原作者:假熊貓戰士長   ※無左右,根本還不是cp的階段 ※醫生跟總裁的現趴 ※短小且沒頭沒尾   梅林三兩下解決了不怎麼美味的飛機餐,他重新打開剛才沒看完的電影,在不大的座位上蠕動著,試圖找到...
】世界のいちばん長い日 #
原作者:假熊貓戰士長   ※短,有私設 ※無左右   吉爾伽美什現在身處阿瓦隆。 並不是他的本體去了這個世界盡頭的花園,而是他的意識,或者說視線,現在被固定在這個十平方米的美麗牢房中的一角動彈...
】我在千年後等你 #
原作者:假熊貓戰士長   ※無左右 ※含有Soulmate AU的設定 ※有私設   梅林自出生以來就能感覺到兩道視線。一道在他剛出生時來看過他一眼,然後就像沒了興趣一樣消失了;另外一道時不時就...
】非典型相思的典型告白 #
原作者:假熊貓戰士長   前情提要(?): 推的御主:以令咒下令,給我去約會!   吉爾伽美什胸前掛著一個卡通人物造型的爆米花桶。造型是賣點,裏頭的爆米花則是充滿廉價的化學味...
】遺留之物 #
原作者:假熊貓戰士長   ※(→)(←)   吉爾伽美什找上梅林的時候,他正好在羅馬尼的面前與藤丸立香討論魔法☆莉的真實性,原本愉快的捉弄著羅馬尼的氣氛,因為他...
】名偵探芙芙精爾摩斯 #吉尔伽美什 # #梅林
原作者:假熊貓戰士長   OOC大綱流搞笑文 全迦勒底大亂燉 有其他CP提及但是真正CP只有   梅林和吉爾伽美什吵架了,被Master勒令坐在迦勒底大廳中央的兩張椅子上手牽手直到和好。本...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線上閱讀 受持七佛名號所生功德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