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線上閱讀 七佛名號

【梅閃】名偵探芙芙精爾摩斯 #吉尔伽美什 #梅闪 #梅林

sodasinei 2021-07-20

原作者:假熊貓戰士長

 

梅閃 OOC大綱流搞笑文

全迦勒底大亂燉

有其他CP提及但是真正CP只有梅閃

 

梅林和吉爾伽美什吵架了,被Master勒令坐在迦勒底大廳中央的兩張椅子上手牽手直到和好。本來這對他們來說根本不算懲罰,但這次看來是真的有點摩擦,兩人的臉各偏一邊不發一語,閒閒沒事做的從者們不停假裝路過來觀賞世界奇觀。

 

梅林:「你知道嗎?吉爾伽美什,在過去的一個小時中阿爾托莉亞已經路過5次,而庫丘林已經路過13次,每次都帶著不同的人來。你真的不打算把事情解釋一下快點從這個狀態解脫嗎?」

吉爾伽美什:「(冷漠)本王就是世間最高級的藝術品,雜種會想來欣賞天經地義。況且本王也沒什麼好解釋的,是你單方面在鬧彆扭。」

梅林:「不不,這次事情可嚴重了。每次我們吵架都是我哄著你在讓步,這次我得得到一個合理的交代。不如說這件事怎麼看我都該生氣吧,我反而不知道你在氣什麼。」

吉爾伽美什:「本王氣你不信任本王,都跟你說沒事了你還要追問,這對王的威信是一種侮辱。」

梅林:「明明是你不信任我會不信任你。」

吉爾伽美什:「不,是你不信任本王會不信任你不信任......」

立香:「禁止套娃,謝謝。到底發生什麼事,梅林,你說說看,我以醫生的名義發誓會公平審判。」

所羅門:「我還活著。」

梅林:「事情是這樣的法官大人。我剛剛走進我們的房間時、」

吉爾伽美什:「等等,是『本王的』房間。正確來說是本王跟年輕的本王的房間,沒有你的份。」

梅林:「可是實際上住在裡面的是我們兩個不是嗎?」

吉爾伽美什:「但那依然不是你的房間。」

立香:「好的,梅林,你走進你和王同居的王的房間。然後呢?」

梅林:「我看到王穿著浴衣坐在床上,他說他剛剛洗了澡,但是我從房間內一切可靠的跡象看出來他撒了謊!剛剛有另一個人在我們的...在王的房間使用了浴室,而王不肯告訴我!我向王提出了質疑也被不耐煩的敷衍過去,於是我們就這樣吵起來了。」

吉爾伽美什:「不是什麼大事對吧。」

梅林:「對我來說很重要。」

吉爾伽美什:「你真的這麼在乎?那何不用你無敵的千里眼看看發生了什麼事?」

梅林:「可惡,我的千里眼又不是過去視怎麼看得到!看來這時候只好...所羅門,就決定是你了!」

所羅門:「Not get involved.」

立香:「我覺得這次是王不好......」

吉爾伽美什:「閉嘴雜種。如果你真的在乎早就用盡一切方法去找答案了,但你沒有,只是一個勁的纏著本王,所以你根本不是對什麼是生氣,你根本不知道生氣是什麼情緒,你只是在向本王撒嬌要本王陪你玩而已。」

阿爾托莉亞:「...梅林...撒嬌......梅林?」

梅林:「......才不是這樣...好吧可能有一點是這樣,但是我是想聽到你的解釋,比起自己去找答案,我想相信你的說法,我絕對不是質疑你。但是你連解釋都不肯,讓我非常悲傷,你知道嗎,吉爾伽美什,我的心好痛。」

崔斯坦:「(撥琴弦)」

所羅門:「太假了,好噁心啊。」

吉爾伽美什:「......是嘛,是本王疏忽了。」

所羅門:「啊是我高估他倆的智商了。」

吉爾伽美什:「但是本王還是不會告訴你發生了什麼事。」

梅林:「...可惡(抹掉眼藥水)。」

吉爾伽美什:「不如我們來玩個推理遊戲吧,梅林,只要你用現有的線索猜出正確答案,那麼本王也會承認。」

福爾摩斯:「真不錯真不錯,我也加入吧。」

梅林:「非常歡迎。」

吉爾伽美什:「不行。」

梅林:「你怎麼可以這樣!我處在絕對劣勢中,請一個名偵探幫幫我怎麼了!不然我永遠都猜不到真相。」

吉爾伽美什:「這樣吧,其中本王會如實回答你三個問題,但是只會用『是』、『不是』和『無關』來回答,你要用這三個提示得到完整的故事。」

立香:「好像很好玩,我也要我也要。」

吉爾伽美什:「可以,但你不能發問。」

梅林:「為什麼藤丸君可以福爾摩斯不行?」

福爾摩斯:「顯而易見的,因為Mr.藤丸的才智並不會幫助你破案。但是不要傷感,我的朋友,有人雖然不是天才,但是卻能激發天才的思路。你們就是光的傳遞者!」

立香:「謝謝,我有被安慰到(棒讀)。」

梅林:「好吧,那麼以下是我在現場看到的狀況。」

 

※※※第一問※※※

 

梅林:「我走進房內的時候感覺到屋裡有點濕氣,吉爾伽美什披著浴袍坐在床上,和我說他剛才洗了個澡,我立刻發現了不對勁。

地毯上有潮濕的痕跡,以分部跟形狀來看是腳留下的水漬。顯然洗澡的人沒能將全身擦乾,甚至是光著腳就跑出了浴室,說明他走得很匆忙。之所以不可能是吉爾伽美什留下的,是因為吉爾伽美什的頭髮、浴袍、還有他接觸到的枕頭床單都是乾的,他不可能全身都擦乾了唯獨濕著腳在房間裡到處踩踏。

有了這層懷疑後,我進到浴室裡,果然在淋浴間的排水孔發現了幾根沒清理乾淨的金色短髮。

這些金髮跟王的有著細小的區別。首先,顏色幾乎一樣,但是比賢王的髮質要粗硬一些,而且有些微的自然捲。毛髮的橫切面是橢圓形的,我判斷這是個年輕的歐洲男性的頭髮。

再來,我研究了地毯上水漬的間隔。判斷到這人可能走的很急,我在計算時做了點修正,得到的結果是這大概是一個175-185公分之間的人的步伐。」

福爾摩斯:「真是了不起的觀察力。」

立香:「你怎麼不覺得是英雄王回房間洗澡了?」

梅林:「好問題,my lord.首先,如果是英雄王的話他完全沒有要隱瞞的必要,王之所以要謊稱是自己在洗澡就是因為這個人是不該出現在房間裡的。

其次,不管是英雄王還是賢王都偏好泡澡,他們是無可救藥的享樂主義,如果不是情況危急是不會選擇淋浴的,就算是在廢棄的城市裡也會從王的寶庫中拿出溫泉裝在學校屋頂享受,採完靈藥歸來也因為洗澡時太過放鬆而被偷走,他們就是這樣的人啊。但是我查看浴室時浴缸沒有絲毫使用過的痕跡,加上他離開浴室大概不出五分鐘,浴室就已經沒什麼蒸氣了,說明他沖澡的時間很短,可能還不夠把水加得很熱,或根本就是洗冷水澡。這就更加排除了這個可能性。

第三,浴室裡那條還濕著的毛巾被規矩的掛了起來。如果是英雄王的話只會像少女出浴般圍著一條浴巾到處亂走,什麼時候覺得想脫了就會把浴巾隨手扔在一旁。這個人走得這麼匆忙,卻還花心思整理使用過的毛巾,他必定是一個相當克己的人。

綜上所說,歐洲年輕男性,175到185公分,金短直髮但是比賢王更加蓬鬆,習慣快速沖澡或能夠洗冷水澡的人,克己。我的第一個問題,吉爾伽美什,這個在你的浴室裡洗過澡的人是不是亞瑟?」

吉爾伽美什微微一笑。

 

「是。」

 

※※※第二問※※※

 

立香:「真是精彩絕倫的推論!」

梅林:「過獎過獎,福爾摩斯你有什麼要補充的嗎?」

福爾摩斯:「這實在是個沒有什麼毛病可挑的開場,我只能說斯巴拉系。」

莫里亞提:「有人剛剛偷了我的台詞嗎?」

福爾摩斯:「硬要說的話,我認為Mr.梅林的推理有一點賭機率的成分在裡面。畢竟符合剛才敘述的人,在迦勒底中還有Mr.高文和戈爾德魯夫所長才對。但是Mr.梅林卻直指Mr.亞瑟,看來你心中已經有個既定方向了,也不純粹是推理而來的對吧?」

梅林:「是的,不愧是名偵探,我的確是在心中優先選擇了亞瑟,但是猜錯了也不要緊,如果剛剛王回答我『不是』的話,那自然答案就會是高文卿了。」

立香:「啊你怎麼忽略了所長呢?」

梅林:「另外還有一點,我想不到高文卿和王有任何交接點,就算在月之聖杯戰爭上,英雄王和那些圓桌騎士有幾面之緣,我也不認為這會成為他會被允許進到我的...王的房間的理由。亞瑟的話,你看,他和吉爾伽美什的共同點是什麼,立香同學你要說說看嗎?」

立香:「他們的共通點是都很帥。」

梅林:「沒錯就是這個。他們都是王。」

立香:「不我剛剛不是這麼講的。」

梅林:「他們在彼此心目中的地位更加平等,如果是藉由商討什麼大事的理由,例如說beast VI,那亞瑟完全有資格進到吉爾伽美什的臥室,這個私密的空間。」

福爾摩斯:「原來如此。Mr.立香,剛才的推論你要記好了。一宗完整的凶殺案基本會包括四個要素:兇手、被害人、動機和手法。」

立香:「凶、凶殺案?」

福爾摩斯:「顯然的,這個案子的被害人是吉爾伽美什王。」

吉爾伽美什:「本王還活著。」

所羅門:「歡迎來到我的世界。」

福爾摩斯:「那麼剩下要處理的問題就是兇手、動機和手法,而這幾個要素又是能彼此影響的。例如剛才說的就是手法引導兇手的做法,通過『Mr.高文沒辦法進到房間裡』這件事來排除嫌疑人人選。」

梅林:「沒錯,另外亞瑟進到房間裡的另一個辦法就是假扮成我的聲音。你看過〈狼與七隻小羊〉這個故事嗎?狼趁著羊媽媽外出時假扮成羊媽媽的聲音,對房子裡的孩子喊『媽媽回來了,快來開門!』如此一來亞瑟就能輕易地進到房間裡。」

吉爾伽美什:「本王沒有這麼弱智。」

梅林:「不好說,我就被裝成王的莫札特騙過。」

立香:「我也被裝成迪盧木多的赤兔馬騙過。」

福爾摩斯:「不管怎麼說,現在兇手也確定了,就剩下動機和手法。但是我必須提醒你,你可能犯了一個錯誤,那就是沒有把共犯考慮進去。」

艾德蒙:「剛剛有人在呼喚我嗎?」

吉爾伽美什:「沒有人叫你,阿周那。」

所羅門:「我開始相信亞瑟裝成梅林這招會成功了。」

梅林:「你說到點上了。事實上我一開始就有考慮這個可能性,並且已經確認了的確有其人。以下是我在現場的發現。

 

單憑亞瑟一個人就走進王的房間,以他們在迦勒底內的交集還是有點難以置信,我開始考慮幫兇的可能,而賢王坐在床上的位置恰好證明了這一點。

王的房間中那張king size的大床,如果只有他一人,那他必定會坐在床的正中央。我們兩人睡的時候,平時都是我睡右邊,吉爾伽美什睡在左邊。以吉爾伽美什穿著浴袍滑平板的樣子來看,他一定是準備要休息了,不會只是在床沿坐一會就要離開。那麼不坐在中央理由只可能是等一下有另一個人也要睡這張床。

當然這個位置不會是給亞瑟的,否則他不會這麼急著離開;但也不是給我的,因為他當時坐在床的右邊。我們會固定分邊睡是有原因的。

如一開始說的,這是兩位吉爾伽美什共有的房間,英雄王雖然天天在外面浪,卻還是會偶爾無預警地回來,這時候我就得乖乖滾回自己的房間。英雄王對自己的物品有很強的佔有欲,他討厭所有物上沾染其他人的氣息,因此我自然不可能躺在英雄王習慣的左側。我想不僅是我,除了賢王之外大概沒人能睡在那個位置上,否則就準備臉接王財。

那麼很明顯的,會讓賢王坐回右側的原因只會有一個:英雄王也在那個房間內,幫兇就是英雄王。」

 

立香:「啊這,也有可能英雄王一開始就在房間內或是預定晚點才要回房間睡覺呀,你怎麼能這樣一口咬定他和亞瑟進房間有關?」

福爾摩斯:「邏輯非常正確,這就要牽涉到這次事件究竟是衝動犯罪還是計劃犯罪了。」

立香:「犯罪......」

梅林:「沒錯,今天我離開王不過3-4個小時,一般來說,如果是計畫犯罪想要繞過我的話,更好的選擇是在幾天之後的聖誕無限池,我幾乎24小時都不在迦勒底的狀況最好下手。所以我認為這次是個突發狀況。英雄王不會提前告知晚上要回房間的行程,所以基本可以肯定他是先回了房間,因為有事要處理所以暫時離開。那麼在這3-4小時之間就發生了英雄王進房間、亞瑟進房間、案件本身、英雄王離開、亞瑟洗澡這幾件事。很難想像這麼短的時間內讓這些事件獨立發生,所以雖然不能一口咬定英雄王就是亞瑟的共犯,至少能說他們不是毫無關聯。」

立香:「咦、但是也有可能亞瑟是來房間找英雄王的吧。」

梅林:「不,如果真是這樣,賢王沒必要幫他們打掩護,畢竟英雄王跟異世界的騎士王有一腿是人盡皆知的事。」

立香:「等等什麼?我怎麼不知道!我一直以為他是跟法老在一起!」

所羅門:「什麼不是跟恩奇都嗎?」

福爾摩斯:「我還以為是月之勝利者。」

達芬奇:「我嗑他跟迦爾納。」

梅林:「你以為英雄王的本子又多又雜是誰的鍋?他本人跟迦勒底起碼1/3的人都有一腿。」

立香:「可惡想看。」

刑部姬:「(惡魔低語)畫吧,畫吧,Master醬......」

梅林:「綜上所述,這次的事件是由亞瑟跟英雄王因為臨時起意而導致的。那麼有什麼原因會讓他們造訪吉爾伽美什的房間呢?這就真的讓我沒什麼頭緒了,藤丸君,最近迦勒底有什麼新鮮事嗎?」

立香:「我想想......有了!我召喚出太空伊斯塔!一定是這個!所以英雄王才會去找賢王和他商量是時候實裝一個天之楔吉爾伽美什以和伊斯塔在迦勒底的數量相抗衡!哇啊啊啊!我要有新的王了!」

梅林:「啊肯定不是這件事。還有嗎?」

立香:「(瞬間蔫了)......喔,還有什麼...最近什麼都沒有哇,長草長的高過了安徒生的身高,就在等之後的聖誕活動而已。」

梅林:「吉爾伽美什們是容易受到周圍環境影響的類型,只要能勾起他們的興趣,他們就很容易順著一點預兆走下去。剛剛回來的路上我已經看到童謠、杰克、貞德lily他們搬出了聖誕樹開始布置,衛宮在網購Costco的特價巧克力,戈爾德魯夫所長為了塞進去年的聖誕老人裝而開始減肥。我想這會是一條有用的線索。吉爾伽美什,我的第二個問題,亞瑟來到你的房間的目的,和聖誕節是不是有關?」

吉爾伽美什稍加思索了一下。

 

「是。」

 

※※※第三問※※※

 

梅林:「很好,現在前因後果都有了,只差最困難的部分:在房間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恕我直言,孤男寡男共處一室,其中一人還留下來洗澡,另一人要幫忙掩護,我的腦中現在只能想到一件很糟糕的事......」

立香:「唔唔,我也只能想到一件很糟糕的事。」

福爾摩斯:「我能想到五件...不,四件很糟糕的事、一件無所謂的事跟一件還算不錯的事。」

梅林:「什麼?還不快跟大家說說你的推理!」

吉爾伽美什:「(眼神核鱔)」

福爾摩斯:「......但是現在還不能說(燦笑)。」

達芬奇:「這個傢伙很欠揍對吧?我懂我懂。」

梅林:「可惡!」

福爾摩斯:「先別沮喪,Mr.梅林。你太急著下結論,所以直接跳過中間所有可能性。你到目前為止的推論都是照著自己所想像的事件,而恰巧這些推論也都符合事實,所以就讓你深信自己一開始的猜想是正確的。但這是不對的,一個好的推理不應該帶著先入為主的猜想。你要用客觀的角度去驗證所有的可能性,如此一來就不會錯過埋藏在角落的真相。」

梅林:「好吧,那麼藤丸君,做為能開拓無限未來的人類代表,說說看你除了那件很糟糕的事以外還想到什麼可能的發展?」

立香:「額...這個...譬如說...有了!英雄王邀請賢王還有半路遇到的亞瑟Do you want to build a snowman~?然後他們拿出吉爾君放在王財裡的人工造雪機在室內堆雪人,全身玩的溼答答的亞瑟只好暫時借用王的浴室。為了不讓沒玩到雪人的梅林感覺到只有自己一個人在苦命加班的被排擠感,吉爾伽美什王必須隱瞞剛才他和另外兩人在房間堆雪人的事實。」

梅林:「......我本來想大聲吐槽,但是想想居然還蠻合理的?」

福爾摩斯:「幹得漂亮,Mr.藤丸。這是六種可能裡面無所謂的那一個。」

立香:「真的假的!我自己講出來都覺得扯淡!沒想到你們居然都認同?」

梅林:「因為王們的性格更加扯淡。不管怎麼說,增加了選項就是好事。但是這也只是可能性之一,我們必須通更多線索加以排除不符合事實的部分。」

福爾摩斯:「沒錯,這時候最好的方法就是回到案發現場。冒昧問一句,我能參與搜查嗎?」

梅林:「雖然我很想說非常歡迎,但姑且不論吉爾伽美什的意見,去到房間可能看不出什麼東西,因為我們剛才的爭吵使得現場沒有保持原樣。」

立香:「啊,爭吵,該不會是美索不達米亞傳統藝能(互扔寶具)吧?房間還完好嗎?」

梅林:「是的,我們發生了很激烈的爭執(互扔枕頭),不過請放心,只是房間變得一團亂而已,並沒有造成損毀。」

福爾摩斯:「好吧,那這時候只能仰賴Mr.梅林的觀察力和記憶力了。我們就從環境問起吧,你進到房間的時候,有沒有──」

吉爾伽美什:「好了,偵探,剛才沒攔著你,但是現在你似乎準備要引領推理,那本王就不能再放任你發言了。」

福爾摩斯:「唉呀,偷渡失敗。抱歉了兩位,看來這裡還是只能靠你們自己。」

立香:「但是我已經想不到任何可能了QAQ」

福爾摩斯:「不要著急,Master,等待,並懷抱著希望。」

艾德蒙:「這次真的有人在呼喚我了吧?」

立香:「復仇者也會幫忙解謎嗎?」

梅林:「不是他,這裡不需要挖監獄裝屍體找寶藏或是拿錢砸死仇人。」

艾德蒙:「但或許你會對我如何折磨搶走我未婚妻的男人的過程有興趣?」

梅林:「......噫,說來聽聽。」

立香:「住口住口,再說下去要變成保護級了!福爾摩斯,我們到底在等什麼......」

馬修:「前輩!梅林先生!福爾摩斯先生!」

立香:「馬修?你怎麼來了?」

馬修:「是的!我聽說這裡有一個案件需要偵探處理就立刻趕來了!吉爾伽美什王,我可以參加這場推理吧?」

吉爾伽美什:「准了。」

梅林:「對了,小馬修是福爾摩斯系列的粉絲,說不定在推理上耳濡目染,也能幫助我們找到正確答案,而且小馬修非常純潔,不會戴著有色眼鏡去看事件本身,能做到絕對客觀!那麼,就拜託你了,馬修。」

馬修:「是!馬修‧基列萊特,正式接下了這個委託!」

立香:「(馬修...還特地跑回房間換上這套風衣帽子跟菸斗的偵探裝嗎......興致高昂好可愛//////)」

達芬奇:「那邊那個御主看起來已經沒有用了。」

所羅門:「馬修,追星要適度,千萬不要盲目。」

吉爾伽美什:「你最沒資格講這句話。」

馬修:「那麼第一發現者梅林,請你敘述一下進到房間時現場的樣貌。」

梅林:「好的。我進到房間後除了覺得濕氣比較重之外,最明顯的就是房間的擺設不太一樣,大型家具被移動過不在原本的位置上。我之所以能確認,是因為書櫃後面露出一截顏色不一樣的壁紙,另外,房間中央的那個茶几,他外表看起來是對稱的,可是實際上以前有一次我在開直播時,進行一個抽獎環節要把號碼記下來,那時候手邊沒有紙,所以就隨手寫在桌緣底下...別這樣看我,我知道這是雪松原木製成的,我已經在反省了。總之,號碼位置並不在我記下它時的那一邊,這表示桌子被旋轉過,或是移動時般錯方向。諸如此類的小變化還有好幾個。這裡有兩種可能,一個就是家具位置被微調,另一個就是家具在他們進行某樣事情......為了方便,之後我們就把他們在房間裡做的事以『堆雪人』做代稱吧。他們為了堆雪人把家具移開,等雪人堆完之後再把家具搬回差不多的位置上,我個人是認為後者更合理一點。那麼觀察被移動過的家具痕跡,我們可以看出他們清理出相當大一個範圍的空間,不管用來做什麼都綽綽有餘。」

立香:「也許他們除了堆雪人之外也打了雪仗。」

梅林:「確認家具移位之後發現的另一件事,就是床單和地毯都被換過了。地毯很容易觀察,剛剛說了被移動的家具,在他們原本應有的位置上地毯並沒有出現色差或是壓痕,表示這並不是我們之前一直在使用的那條。床單基本上我們常換,所以沒辦法很確定,我之所以認為那是條新的是因為上面沒有我的味道。地毯和床單都換新的,但是地毯上還留有亞瑟洗完澡之後踩上去的水漬,因此地毯是在亞瑟還在房裡時就換了,極有可能是亞瑟幫忙整理的,堆雪人顯然是連亞瑟都意識到不能讓我發現的事。雖然他們真的收拾得很乾淨,垃圾跟床單地毯都沒有送去迦勒底的汙物室處理,讓我想從上面找線索都不行,真的是滴水不漏啊!但是我還是在角落發現了一個他們遺落的東西。在床底下有一個透明的塑膠袋狀物,裡面裝著白色濃稠的液體,白色液體的量不多,袋狀物沒有被撐開看不出原本的形狀跟大小。」

馬修:「你沒有把他撈出來看清楚嗎?」

梅林:「那時我們正在吵架,我只是剛好摔到地上時瞄到一眼床底下,所以還沒來的及去撈。但也許是因為我往裡面多看了兩眼被賢王發現了,下一秒鐘三支魔杖出現在床下把那個僅存的線索轟成了渣渣。」

立香:「這麼絕的嗎?」

梅林:「大概是什麼會成為決定性證據的東西吧...含有別人的DNA什麼的......」

福爾摩斯:「客觀,Mr. 梅林,客觀。」

梅林:「好吧,來說說我在房間裡最後一個發現。進門之後我聞到一個香味。」

馬修:「是什麼樣的味道?」

梅林:「馬修,要一個夢魔去分辨氣味真是太為難我了。我只能告訴你那不是賢王身上的味道,平時也不會出現在我們房間裡,但是這個味道我以前應該也聞過。」

馬修:「你能回憶一下以前是在什麼情境下聞到的嗎?」

梅林:「好像聞過不只一次...但因為夢魔的嗅覺很不敏銳,我基本不會把它拿來當作記憶點,只能大概說在迦勒底跟烏魯克都聞過。」

立香:「咦?神妓房間裡的薰香......」

福爾摩斯:「客觀。」

立香:「抱歉。」

馬修:「用迦勒底的從者形容的話,你覺得這個氣味跟誰比較相近呢?」

梅林:「嗯......這麼說起來的話...保羅‧班揚?」

立香:「出現了意料之外的名字!班揚跟烏魯克一點關係也沒有哇。」

馬修:「班揚...木頭...森林?是恩奇都先生嗎?」

梅林:「等等!一個亞瑟就已經夠亂了!不要再來其他人了!」

馬修:「啊、對不起,我不該隨便下結論,請你忘掉剛才的事吧。」

福爾摩斯:「(欣慰)」

馬修:「由於證人的個人因素,這個證詞的可信度太低,我們還是來看看其他的東西吧。你說當時被害人已經要準備休息了,但是浴室裡顯示他沒有洗過澡的樣子是嗎?」

梅林:「是的,吉爾伽美什本人看起來也是這樣,雖然表面上看起來很乾淨,但是但是他本人的味道還是很明顯,像是做了不這麼激烈的動態活動後的狀態。」

立香:「你不是說夢魔的嗅覺很差嗎?」

梅林:「的確不怎麼樣,但那是指相近的味道我分不出來。譬如說玫瑰的花香跟薰衣草的花香我分不出來,但是花香跟炸雞塊的味道我還是能分辨的。自從英雄王的黑鴉片香水味沐浴乳用完之後,就換成另外一款乳香的,王應該是很喜歡這款味道,我洗完澡之後總是被他又親又抱。但是那跟王本身的味道差太多了,我比較喜歡他自己的體香,所以換沐浴乳之後我都搶在他盥洗之前做......」

立香:「講到這裡就可以了,謝謝。」

梅林:「言歸正傳,除了味道之外,他的一小搓頭髮還不知道被什麼黏住了。我想那是他之前沾到什麼有黏性的液體沒有發現,過一段時間乾掉之後的產物。那這很顯然,他在堆完雪人之後還來不及去洗澡,畢竟在我進門前幾分鐘亞瑟還在使用浴室。這裡有個疑點,既然時間上這麼趕,為什麼亞瑟還堅持在吉爾伽美什的房間洗戰鬥澡呢?可能那時亞瑟的狀態離譜到他只要一出房間門口被任何一個從者撞見就會被看出來他剛剛做了什麼,所以不得不就地處理。」

立香:「但是講道理,從者不是可以靈體化嗎?」

梅林:「......也許他剛射完智商只剩下3沒想到吧。」

馬修:「射什麼東西?」

立香:「梅林的意思是他剛堆完雪人太累了。」

馬修:「我想到的另一個解釋,也許亞瑟王的房間正在被別人使用,例如英雄王。畢竟一開始就說了是三人在堆雪人,那麼只有亞瑟弄到需要洗澡顯然很不合理吧。但是為什麼英雄王跟亞瑟王不回自己的房間洗而是要交換浴室我就搞不懂了。」

梅林:「沒關係,這是由於一些大人的原因,小馬修不用知道。你說的沒錯,是有這個可能,但是如果這是一個三人運動,最後英雄王跟亞瑟都必須去洗澡,而賢王雖然沒清洗過身上卻看起來很乾淨,這顯然說不通。我可能漏掉了什麼重要的線索......」

福爾摩斯:「OK,我們來梳理一下整個事件吧。英雄王因為迦勒底內聖誕節的氣氛使然,帶著亞瑟王一起進到吉爾伽美什們共用的房間內,一起堆了雪人,途中賢王有沒有參與、參與的程度如何不得而知。堆雪人是一件大家都知道不能讓梅林發現的事,所以堆完雪人後亞瑟王協助賢王把房間恢復成原樣並換掉了可能沾著證據的地毯和床單,途中一個裝著白色濃稠液體的袋狀物不慎遺漏在床底下。收拾完之後英雄王佔據了亞瑟王的浴室,亞瑟王只好借用吉爾伽美什的浴室。為了不被即將回來的梅林發現他火速洗完了澡之後匆匆離開。有人想補充什麼嗎?」

立香:「雖然整體流程都清楚了,但是關鍵的堆雪人還是沒有進展。」

馬修:「堆雪人是一件至少需要兩個人參與的一種動態活動,堆完之後需要洗澡,第三個參與人可能保持乾淨。它需要使用一個羽毛球場大小的空間,會弄髒地板和床單。途中會使用到裝著白色黏稠液體的塑膠袋狀物,而黏稠的液體可能沾在別人的頭髮上。並且這個活動會散發著會讓人聯想到班揚的香氣。」

梅林:「除了最後一項有點奇怪之外,梳理完之後我還是只能想到糟糕的事。」

立香:「噢...梅林...振作點,事情絕對不是你想的那樣!你要相信王!你不是還有最後一個問題可以問嗎?」

梅林:「你說的對,我要靠著最後的機會抓住真相。吉爾伽美什,回答我,第三個問題是:你是不是很愛我?」

 

吉爾伽美什楞神的抬起頭,他看著梅林,兩人牽著手坐在椅子上,僅相隔著十幾公分對望,一眼萬年。

 

※※※尾聲※※※

 

立香跳了起來。

 

「你這是公器私用!」

「胡說,吉爾伽美什說會如實回答我三個問題,他可沒限制我問問題的種類。」梅林得意的說。

「王說的對,你就是想要撒嬌而已!」立香對他的行為感到不齒同時拒絕吃狗糧。「不玩了不玩了,馬修我們走......」

 

他伸手想把馬修拽離這裡,但是入戲很深的後輩一動也不動。「不,前輩,身為一個偵探我想知道最後的答案。不管是事件得答案,還是他們內心的答案。」

 

立香欲哭無淚,只好把臉轉向賢王,長痛不如短痛,快點給他一個痛快吧。

吉爾伽美什從剛才意料之外的震驚中緩過來,他看著梅林得意的臉,稍微錯開了眼神。

 

「......無關。」

 

「咦?」立香感到迷惑。

 

梅林並沒有被吉爾伽美什的回答潑到冷水,他還是盯著對方的臉。

 

「不,這有關,你得回答我的問題。」

「本王一開始就說了,視你的問題也會回答『無關』,這件事跟愛不愛沒有任何一點關係。」吉爾伽美什想要把手抱在胸前,但是發現手被梅林抓著而作罷。「本王在提醒你,你問錯問題了,這會讓你偏離事情的真相。」

「我沒有問錯,吉爾伽美什。」梅林舉起他的手背在上頭落下一吻。「我想要了解事情的原委的原因非常簡單,您說的沒錯,我就是在撒嬌。看到您對我有所隱瞞,偷偷摸摸跟亞瑟在房間裡做不能讓我知道的事,雖說不會不安,但我也會吃醋。我不是偵探,我對『堆雪人』的真相沒有執著,我只是想透過確認這件事真的沒什麼來消除那些壞心情。但是如果你告訴我,是的,你很愛我,那麼不管結局是什麼我都不在意,我都會欣然接受。」

「所以說,我再問一次,吉爾伽美什。」

「你是不是很愛我?」

 

這次吉爾伽美什沒有閃躲他的目光了,他遲疑了一下,然後點了頭。

梅林深吸了一口氣,如釋重負地吐出。

 

「我也是。」他親暱的抵著王的額頭。「那我們算和好了嗎?」

「嗯。」

「太好了,事情就是這樣,Master,既然我和王已經和好了,那我們就不用再留在這裡了對吧?」梅林鬆開了牽著的手,神清氣爽地站了起來。

「欸...理論上是的。」立香茫然。「等等,你真的不在意房間裡發生什麼事嗎?」

「哦,我當然侯是有那麼一點點在意啦,但是無所謂。」梅林回過身把吉爾伽美什圈在懷裡。「我準備在房間身體力行地和吉爾伽美什請教真正的堆雪人是怎麼回事。反正我們已經和好了,他一定會告訴我。」

「喂───」吉爾伽美什震驚的忘了掙扎。兩人的身邊捲起了花瓣,慢慢淹沒了身影。

「但是我也想知道!!」立香大喊。

「去問福爾摩斯...斯...斯..............」花瓣飛散,中間已經沒有了冠位魔術師的蹤影,只剩梅林的聲音傳了過來在大廳裡迴盪。

 

眾人轉頭看向名偵探。

 

「當然,我已經有了自己的一番推理。」福爾摩斯坐了下來翹起二郎腿。

 

※※※四小時之前※※※

 

「嘿,魔術師的本王,你想不想做蛋糕?」

 

英雄王跑進了房間,劈頭就是沒頭沒腦的問句。

 

「為什麼突然想做?」

「本王看到三O鷗在賣本王跟亞瑟的聖誕蛋糕。那是什麼玩意兒,把本王的臉拿來販賣的商品怎麼可以這麼廉價?」英雄王搶過賢王的平板,轉到三O鷗的頁面上。「你看,你跟梅林的臉也在上面。」

「所以?」

「所以來做蛋糕吧,豪華的。」

「根本就是你自己想吃而已吧。本王跟梅林都沒有吃甜食的愛好。」賢王拿回平板,他本來想直接關掉頁面,但是周邊圖還挺可愛的,他按了保存。「而且要做的話你應該去找亞瑟王,不應該找本王。」

「那就沒有驚喜感了。」英雄王理直氣壯的說。「你不也是每年期待聖誕老人的黑saber給我們帶來聖誕禮物嗎?老實說他送什麼對本王來說根本沒差,重點是收禮物跟拆禮物的過程。」

「一到聖誕節就變得相當孩子氣呢。」賢王一彈指,天之鎖從王財裡伸出來把家具給移了位,順便再變出了一整套廚具。

 

※※※三小時前※※※

 

「打擾了,吉爾伽美什王,請問弓階的吉爾伽美什在不在......」

 

亞瑟走了兩步進到房間裡,看到眼前一個層層疊疊堆的兩米高的蛋糕胚,沉默了一下。

 

「啊,你怎麼把亞瑟放進來了!這樣驚喜感就沒了!」英雄王正爬在梯子上給蛋糕塗奶油,他歪過頭來越過大蛋糕對著賢王吼。

「驚喜......」亞瑟看了一眼蛋糕頂端放著兩個用模具刻出來自己跟吉爾伽美什的巧克力小人偶。「你是想做結婚蛋糕嗎......」

賢王一個失手把自己正在做的蛋糕劈壞了。

「英雄王,麵粉的儲備還夠嗎?」賢王是節約的賢王,他看了看剩下的材料決定賞給梅林一個六吋蛋糕差不多,反正重點是質不是量,趁這個時間順便烤個梅閃造型的薑餅人。

「嘖,既然被看到了那也沒辦法。亞瑟,過來幫忙裝飾,把這些聖誕樹造型的巧克力貼到蛋糕邊上。」

「你要在聖誕節結婚?」亞瑟仍舊在一頭霧水。

 

※※※兩小時前※※※

 

「吉爾伽美什,為什麼只剩我一個人在工作了?」

 

亞瑟取代原本坐在梯子上的英雄王,手裡拿著擠奶油花的擠花袋,相當盡責地做著裝飾。另一邊英雄王坐在下面開始啃起剛剛烤好的普通薑餅人。

 

「本王膩了。」

「那一開始就不要做這麼大的蛋糕啊。」亞瑟嘆氣。「你到底是想吃還是想整我?」

「本王想做出配得上我們兩個人臉的聖誕蛋糕。」

「但是現在只剩下我在做而已喔,原來配得上英雄王的就只是半途而廢的蛋糕而已。」

「哼,很敢講嘛,聖劍使。」英雄王發怒的站起來,手上拿著裝著奶油的盆子。「賞你跟本王一起放在蛋糕頂端的機會你居然還這麼不知好歹!」

亞瑟在梯子上無處閃躲,徒手接下砸向自己的武器,奶油在他身上炸了開來。

「......這是你自找的,英雄王。」他隨手扔了擠花器。

 

戰爭已然打響,賢王在一旁幫新烤好的蛋糕坯上高級的鮮奶油,歲月靜好。

 

※※※一小時前※※※

 

賢王的千里眼突然感知到了什麼。

 

「不好,梅林再過一個小時就要回來了。」他抬頭看著狼藉的房間,為自己的蛋糕灑下最後的金粉。

「......真的很抱歉,賢王。」亞瑟從奶油派大戰中回過神來,為自己的幼稚感到羞愧。「我會負責把這邊收拾乾淨的。」

「一點痕跡也不能留哈,不要讓梅林看出來剛剛這裡在做蛋糕。」賢王點點頭。「你也快點離開,否則不好交代你出現在房間裡的原因。」

「好的。」亞瑟很老實。

「嘖,那這裡就交給你,本王要回去洗澡了。」英雄王準備中離。

「你該不會是要回『我的房間』洗吧?」亞瑟警覺。

「當然,自從本王在這裡的沐浴乳被換成奶味的本王就不在這裡洗了。老年的本王癖好還真是扭曲。」英雄王發出哼哼的嘲笑聲,「本王要洗一個小時,你等會就在這裡洗吧,本王准了。」

 

英雄王化成點點金光消失了。

賢王開始燒地毯。

亞瑟嘆了一口氣,在他認分的開始幫忙之前挖了一口早已沒了形狀的聖誕蛋糕放進嘴裡。

哦,這層是布丁餡,還挺好吃的。

 

※※※現在※※※

 

「如何,這就是我的推論。」福爾摩斯說。

「所以白色濃稠液體是奶油,班揚的香氣是烤鬆餅的味道。」立香抓著頭。「啊!聽起來很扯淡但是無法反駁!」

「但是你還是沒辦法排除他們真的在房間裡打炮或堆雪人的可能。」達芬奇提醒他。

「的確是這樣,但是沒有關係。」福爾摩斯幽幽地清理菸斗。「就如同墜崖的人是如何偽造死亡死而復生如今依然眾說紛紜一樣,你不可能知曉每一件事的真相,重點是要合乎邏輯,要能夠說服自己。這無關乎對錯,只是為了滿足自己的好奇心。那麼既然我已經給出自己滿意的答案,而他們也關起門去『堆雪人』了,接下來不管他們是要吃聖誕蛋糕、要堆雪人還是要打炮,就不關我們的事了,你也可以自由的選擇喜歡的結局。」

「好了,孩子們,今晚的睡前故事就講到這裡。」達芬奇拍了拍手,開始驅趕圍觀英靈跟工作人員。「那麼在最後,請御主講一句話做今天的總結吧。」

「哪句話?」立香小聲地向馬修求助。

「就是那個符合剛剛的主題的。聖────?」

 

立香恍然大悟。

 

「『聖夜的祝福』梅閃舊劍金NTR R18本,畫完之後發到我信箱。」他轉頭對抱著手繪版奮筆疾書的刑部姬說。

 

「我選擇打炮。」

 

END

 

好了我也算寫完聖誕賀文的人了

/迦勒底】當我們談論同人時我們在談論麼 # #梅林
的反擊。」 「麼?寫R21嗎?」 「他要是寫R80都無所謂,但是問題是他!會去寫其他cp的受!你能想像嘛!自己寫的!受!」梅林幾乎是以尖叫的頻率在控訴,「麼言金、恩,拉二...
】動畫裡沒演出來的部分盤點 #梅林 #
現得比較含蓄而已。 他們這麼尊。   首先是喜聞樂見的場面,麗的王。   這個實在太基本了,對會點開這篇的人講解這張圖如同廢話,讓我們欣賞一下梅林的自豪臉然後跳過。   在這之前,是...
】月刊少女梅林君 #
師跟卡哈老師看自己的眼神還很奇怪,明明是第一次見面。 聽完孔明講解來龍去脈後進到那個梅林平常用來睡午覺的簡陋房間中看了一眼,然後出來和另外三人致謝。 「狀況我了解了,謝謝三位老師特別放下...
】你的愛人不是你的愛人 #
;!」 「可惡,master為麼對那個裸男這麼上心!」伊莉莎白咬著大拇指。   上了台,瀟灑的從抽獎箱裡撈出了一張籤──   伊塔。   :「......」 梅林...
】In the room #
重要的證據被魔術遮該起來了,那種程度應該是所羅門王作的吧,真不愧是千里眼最後的良心。」福晃了晃他的菸斗,「仔細推敲吧,Mr. 藤丸,梅林共處一室的情況之下,結合你一直想避而不談的那個...
】一場精心策畫的分手 #
該因為一點無聊的小事,懷疑了我的男朋友,還想擅自搞一場莫名的分手。這就是我的懺悔。」   「這下你們滿意了吧?」 梅林離開了教堂。簾子後面蓋提亞面無表情地轉身,看向坐在後面全程憋笑的跟眼神死...
梅林中心」梅林:没有,我没有被讨厌 #剑 #梅林咕哒 #梅林旧剑 #梅林罗曼 #
。” 我心有余悸地看了看手上的蛋糕,昨天lily的大直球已经让我吓了一大跳了,没想到贤王也差不到哪里去。在第七章的时候他们到底是怎么和谐相处的啊? “啊?是这样吗?我没有感觉呢,王。” “原先几个...
】君のは #
形容詞樂此不疲,以達到(看來)調戲的目的,簡直大不敬。 其他的稱呼諸如「賢王」「my lord」「我的master」「陛下」,基本上視他的心情而定,梅林能很自然的把這些稱在...
【千里眼組/】寫在2.1之後 #藤丸立香
。」   眼前梅林身上穿著那套令人毫無緊張感的Arts T-shirt,一人趴在一個巨型抱枕上,一邊吃著夾心小熊餅乾一邊用千里眼偷窺迦勒底的現狀。 阿瓦隆作為一個全身充滿神祕的冠位魔術師居所...
】遺留之物 #
原作者:假熊貓戰士長   ※(→)(←)   找上梅林的時候,他正好在羅馬尼的面前與藤丸立香討論魔法☆莉的真實性,原本愉快的捉弄著羅馬尼的氣氛,因為他...
】Boredom #
損了個遍。 「高難本怎麼樣?」王對圓桌騎士的話題不感興趣,一邊問起了高難本的事一邊揉了揉梅林的頭髮,像在擼一隻溫順的大型一樣。 「還行,挺順利的。」梅林湊上去討了個參著點魔力的吻,我進行...
】非典型相思的典型告白 #
原作者:假熊貓戰士長   前情提要(?): 推的御主:以令咒下令,給我去約會!   胸前掛著一個卡通人物造型的爆米花桶。造型是賣點,裏頭的爆米花則是充滿廉價的化學味...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線上閱讀 受持七佛名號所生功德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