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新】巧克力与玫瑰花 #黑羽快斗 #怪盗基德 #工藤新一 #k柯

sodasinei 2021-07-21

原作者:十五霜

 

迟到三天的快新情人节贺文。

没别的,就是甜!无脑甜

ooc或许会迟到,但它永远不会缺席。

文笔致歉。

以下是正文,望喜♡

 

_

 

“在更加成熟的今天,献给你少年不谙世事的爱慕。”

 

“虽然很不可思议,但是我栽在你手里啦。”

 

_

 

他降落在少年的窗台,手捧一束鲜艳的玫瑰。

 

少年的目光从眼前的书转移到他身上,脸上写满了藏不住的惊讶。放下手中的咖啡,少年走过去打开了窗,挑了挑眉看着他手里的花,一言不发地与笑容灿烂的他对视。

 

“晚上好~我来占有名侦探的情人节啦。”

 

_

 

日本的情人节仿佛是冒着粉红色泡泡的,可爱的高中生满脸通红地闭上眼大声告白,或是狡辩“这是义理巧克力啦”,大街小巷都洋溢着青春和喜悦,年少时的心事堪堪脱口而出。

 

偏偏有一个不懂得读空气的侦探君要把身边咕噜咕噜翻腾着的泡泡戳破,一天都没有出现在学校里,反而是在各种犯案现场奔走。

 

先不说校园里把他当做男神的女生们怎样黯然神伤,名侦探甚至没有收到来自青梅的巧克力。一天的活动都是在警戒线后与警察交谈着案件。当身旁的警部毫不留情地吐槽“情人节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凶杀案”时,少年依旧毫不在意地耸了耸肩:

 

“正因为是情人节,所以才会触景伤情控制不住自己的吧。”

 

客观的回答让发问的警员听到后就恍然大悟,一脸郑重地点了点头。高木闻言,有些八卦地凑了过来,手拍上了他的肩:

 

“今天是情人节啊……工藤君在学校里很受欢迎吧?今天没去学校不可惜吗?”

 

工藤新一一顿,思索片刻后想到那种被巧克力淹没的滋味,不禁打了个寒颤:“……不,我不喜欢吃甜食。处理案子挺好的。”

 

一旁关注着这边早已蠢蠢欲动的佐藤美和子奇怪地“诶”了一声,同样好奇地凑了过来:“竟然不会期待吗?我还以为高中男生都会挺喜欢今天的呢……兰小姐应该会送给你本命巧克力的吧?不会激动吗?”

 

工藤新一失笑着摇了摇头:“兰那家伙的话……每年都会收到。即使今天不在她也会补给我的。”

 

“工藤君就不会在意某个人的巧克力吗?”高木惊讶地张大了嘴,感叹了一句,“受欢迎真好啊。”

 

跟受欢迎其实关系不大的。工藤新一微微地笑了一下。

 

在意他人巧克力的去处……如果一定要说是在意的话,他在脑子里筛选了一圈。

 

想到巧克力。眼前倒是第一个浮现出了——

 

某个嗜甜成瘾的怪盗先生。

 

_

 

孩子一般比较爱吃甜的,至于怪盗这种一听就很高大上的职业,无论如何都应该更钟爱于咖啡酒水一类——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但是在新加坡的时候,这种情况却完全颠倒过来。工藤新一还是江户川柯南的时候被怪盗抱在怀里,无意间就能从他那满是道具的口袋里搜出数量同样惊人的巧克力。彼时他眯着半月眼一脸嫌弃地看向基德,后者只是笑眯眯地看他一眼,比个“嘘”的手势不做声。

 

后来夏日炎炎中他们两个人去咖啡厅喝饮料聊天,到前台点的是一份巧克力冰激凌和一杯冰咖啡,对一个即将成年的青年和一个六岁孩童的组合来说,这样点单再正常不过了。只不过服务员非常娴熟地把巧克力冰淇淋放在了柯南的面前,恰恰与他们实际上要求的相反。

 

柯南看着基德愣住的样子,憋着笑把冰淇淋推过去:“……喏,吃吧。”

 

吃瘪的怪盗撇了撇嘴,把冰咖啡放在小孩面前,没好气地道:“男孩子喜欢甜品是什么丢人的事吗?”

 

“当然不是。”柯南故作惊讶,撑着下巴品尝着属于自己的那份饮品,默默地想,“但是怪盗喜欢甜品这件事……就难以置信了。”

 

怎么说呢,甚至有点反差萌。

 

在怪盗一言难尽地注视中,柯南小朋友暂时屈服地低下了头忍住了笑。

 

……

 

告别了警方,回神过来发现自己正在一家便利店门口,工藤新一愣了愣,低头看向橱窗里的巧克力。

 

店长是个年轻的小姑娘,她笑吟吟地看着工藤新一:“是要买巧克力吗?”

 

那块巧克力正是怪盗之前爱吃的那一款,当时明明嫌弃到不行的侦探君鬼使神差地拿起了巧克力,决定买一排尝尝。他沉默了片刻便把巧克力放在了收银台上,对着一脸好奇的小姑娘点了点头:“就这个,谢谢。”

 

现在已经离新加坡那时很久了,前半年一直忙着对付组织,与怪盗已经许久未见。好不容易打败了组织的如今,不知为什么就想起了那个家伙。

 

如果那个家伙也还是学生的话……

 

工藤新一付完钱拿起了巧克力随意地揣进兜里,轻笑了一声。

 

“那情人节对他来说,应该就是巧克力的盛宴吧。”

 

_

 

此话不假,怪盗基德的真身黑羽快斗还是个学生,每次的情人节他总是能拿到超多的巧克力。与其他男生相比,非但来者不拒,而且多多益善。

 

准备将本命巧克力送给竹马的中森青子被他气地在原地跺了跺脚后就转而把巧克力塞给了一脸茫然的白马探,小泉红子连眼神都没分给他一个,只是在给其他男生分巧克力时那笑容怎么看都有点勉强和咬牙切齿的意味。

 

黑羽快斗倒是没怎么在意,除了同班同学的义理巧克力,学妹学姐塞给他的巧克力也不计其数。他大摇大摆地抱着一大把的巧克力回到了教室,坐回了座位上。

 

只是明明非常爱吃巧克力的怪盗歪着头苦恼地看着手中的巧克力,最终一块也没放进嘴里。只是一股脑的把他们全都塞进了抽屉。

 

哇啊啊啊,真是郁闷。黑羽快斗瘫在课桌上,侧过头看着窗外。小声嘟囔道。

 

“我要忍住……巧克力可是有大作用的呢。”

 

今天,是怪盗基德行动的日子哦。

 

他扬起了一个大大的不怀好意的笑容。

 

“在情人节这天都坚持来看基德大人的演出……这么乖的孩子要给他们一些奖励才对。”

 

_

 

于是在那天晚上,工藤新一看着怪盗挂着让楼下少女尖叫,让中森警部火冒三丈的微笑,把带着小小的降落伞的一块块巧克力随着漫天的礼花飘向了楼下的粉丝。

 

说话的语调也从之前的装模作样变得温柔,如同丝滑的牛奶巧克力,甜蜜宠溺:“情人节,各位准备巧克力的可爱小姐都辛苦啦,这是在下为大家准备的礼物哦。”

 

工藤新一在后面忍住了上前让他清醒清醒的冲动,一脸麻木:“……你是基德吗?”

 

怪盗本来是得意地站在边缘看着下方,听到疑问身形晃了晃,转过头来看他,茫然地发出了一声鼻音:“嗯?”

 

看见是工藤新一,声音里还好像带上了一点委屈:“名侦探——半年不见就算了,连认都认不出来了吗?”

 

工藤新一冷笑。

 

楼下那些正在陶醉地大喊着“啊啊啊基德大人好温柔还给我们送巧克力”“我也想给基德大人送巧克力”“基德大人你在楼顶不要动,我现在就去找你”的少女们真该看看眼前这个比江户川柯南更像小鬼的家伙。

 

他的眼神落到了那些巧克力上。怪盗基德的目光随着他望过去,撇了撇嘴。

 

“你还记得我爱吃甜的啊,”怪盗的声音仿佛带上了一丝幽怨,“那也没办法啊……想吃倒是想吃,为了节目效果已经撒下去了嘛。”

 

他一扬手把宝石扔给了工藤新一,扑克脸维持在要垮不垮的状态,工藤新一接过宝石,看着突然有些于心不忍。他的手搜了搜口袋,意外地发现自己袋子里还有一条没有拆开的巧克力。

 

他默了几秒,拆开包装,上前几步直接把巧克力塞进了怪盗的嘴里。

 

怪盗基德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塞了一嘴东西。他一脸惊恐的“呜”了一声,看着工藤新一冷漠地把手撒开,拍掉指尖残留的碎屑:“巧克力,吃吧。”

 

怪盗瞪大了眼睛。嘴里传来的的确是巧克力香甜的味道,是他最喜欢的那种巧克力。怪盗往下咽了一口,有些陶醉地眯了眯眼。

 

被幸福的味道鬼迷心窍,他甚至夸道:“名侦探你真似个好银啊……”

 

工藤新一听着那不清不楚的发言嘴角抽了抽:“咽下去再说话。”

 

怪盗用力地点了点头,随即有些不安:“可爱的小姐送给你的巧克力给我吃真的好吗,岂不是辜负了别人的心意……”

 

明明刚才自己还把巧克力一股脑全撒下去,现在是哪里来的脸这么说话。工藤新一腹诽道。

 

装模作样的腔调让他一时无言以对:“没关系,不是女孩子送的。”

 

“诶?”怪盗有一些蒙圈,“自己买的?我记得你不喜欢吃巧克力啊。”

 

“……”工藤新一沉默。

 

“难道是给我买的义理巧克力吗?”怪盗笑眯眯地把双手放在了他的肩上,像只撒娇的大狗狗一样,“原来名侦探还知道我照顾过你会感谢我的照顾啊,不错嘛。”

 

工藤新一忍无可忍地把他的手从自己肩上甩下去:“……谁告诉你那是义理巧克力了?”

 

基德的手被甩下来,本在心里感叹侦探的高冷。此话一出,他的表情有些茫然:“……不是义理巧克力?”

 

侦探想了想自己话里的歧义,同时一僵,心里暗叫不好。

情人节的巧克力,除了义理巧克力,就是本命巧克力啊。

 

侦探君感到了头痛。

 

“吃你的吧,”翻了个白眼,他试图把这段对话掩盖过去,“宝石我拿到了,这次就先放过你……”

 

话说到一半就卡在了喉咙里,工藤新一看着怪盗意味不明的笑容眯起了半月眼,忍住让他滚蛋的冲动,决定立刻转身离开。

 

怪盗既没有急着离开,也没有揪住他的话说什么,只是在原地笑靥如花,提醒道:“名侦探,记得到时候再摸摸自己的口袋哦。”

 

那里有一张我的预告函呢。

 

_

 

“予告函:

今晚月色下,我将来窃取您的芳心。”

 

旁边是怪盗基德的署名以及一个全新的涂鸦,坐在回程的电车上,工藤新一好不容易想起了怪盗那时的话,就从口袋里摸出了这么一张卡片。

 

他一脸嫌弃地看着被蹭的有些模糊的涂鸦怪盗:“……”

 

那家伙这是被巧克力感动到脑子抽风了?

 

下了车,工藤新一毫不犹豫地把卡片撕掉丢进了路边的垃圾箱。

 

回到工藤宅,工藤新一准备度过一个美好的夜晚。冲个热水澡,泡杯咖啡,打开台灯,惬意地看新买的侦探小说。怪盗本已应该被他遗忘到九霄云外,却不知为何,突然有心灵感应一般,好像有什么要发生。侦探抬起了头,看向了窗外。

 

那里有一束鲜艳欲滴的玫瑰。

 

以及后面是,熟悉的一身白衣。

 

_

 

不太想开窗。干脆冻死他。

 

侦探先是沉默了一会儿。在良心的谴责下才过去拉开了窗。

 

在他质疑的眼神下,怪盗依然笑容灿烂。

 

“晚上好~我来占有你的情人节。”

 

这句话说完,他从窗台上一跃而下跳进工藤的房间。甩了甩披风,把玫瑰花递了过去。

 

“……”工藤新一对这个不速之客的造访非常无奈,拿过他的玫瑰花放在了书桌上,“现在是晚上,情人节已经过去大半了。”

 

“那我就占有你这个夜晚吧。”怪盗做了一个wink,不正经的笑。

 

“……”这句颇有歧义的话让工藤新一不知如何回答,只是叹了一口气,“占有?你什么时候从小偷转行成强盗了?”

 

怪盗瞪了他一眼:“是怪盗!”

 

“名侦探……不想让我做强盗吧?”怪盗大爷似的在他床上坐了下来,接受到侦探谴责的目光以及“你不是怪盗绅士”吗的质问,只是盘着腿撑着下巴笑。

 

“啊……小偷勉强原谅你,强盗可不行。”

 

工藤新一给出了一个中规中矩的回答,却看见怪盗从床上跳了下来,扑到了他身上。

 

清冷的气息扑面而来,温热的呼吸喷洒在耳边。或许是因为在夜晚飞了太久,怪盗的体温有些偏低。

 

“那就不做强盗了,做你男朋友吧,”怪盗勾了勾嘴角,把头搁在明显一僵的工藤新一肩膀,“这样就是合法的占有你了。”

 

“你可是送了我本命巧克力,而且接过了我的玫瑰花哦~”

 

_

 

“……都说了那不是本命巧克力。”

 

“不是就不是嘛。另一个问题呢……诶诶诶?没有反驳?名侦探答应啦?!”

 

怪盗转过头,眸子亮晶晶地看着他,工藤新一无可奈何地笑了。

 

“……笨蛋。”

 

_

 

“合法的占有你是男朋友的特权,从你的唇上偷走一个吻是怪盗的做法。”

 

“你是我危险生活中如同甜甜的巧克力一般的存在。怪盗基德最爱的巧克力品牌,从现在开始是工藤新一牌啦。”

 

_

 

“我可以亲你吗名侦探!”

“……你可以滚蛋。”

 

_

 

【END】

 

_

 

老夫的少女心奉献给大家了。

一直有人说我的文字太沉重啦,情人节要开心一点!

那么,希望你们喜欢这篇甜甜的文吧♡

】More than love 岂止钟情 #k#ks###
。” “没有潘多拉和黑衣组织,我和你也不是和江户川南,”将手中的九支香槟玫瑰递给,“现在只有在对告白。” 抬眸,愣在当场。 “那年秋天我说的话依然作数...
K/】Trick or Treat?##k#ks ####江户川
除了发型和瞳色以外,身上一切都自己作为‘’时一模一样。 再加上少年开口的一瞬间,扑面而来的那种熟悉的感觉——他是! “怎么了?为什么不继续说了?”倚在门框上挑挑眉梢笑道,“哦...
】如果一切从未发生 # # #k #
原作者:十五霜   是新人)鞠躬 个人觉得这是无差,如果阅读造成您的不悦很抱歉。 设定是未曾变小的×不是 简单理解就是一切未曾发生时的两人。 ooc或许会缺席,但它永远不...
】你的终点. #k # # #
。既然如此,就帮我保守一个秘密吧。”   “,名叫。”   “你要是死了的话这件事迟早会大白于天下!”还是南的不死心的企图阻挡,“会不会有别的办法……”   “没有了哦,名...
】钟塔之声 #k#ks###
,”白马探抬手摸了摸下巴,回忆着的某些喜好,“他爱吃甜食而且钟爱巧克力冰激凌,花切和魔术特别厉害,喜欢和名侦探, 经常收集和他们有关的新闻资料……” 白马探还想接着吐槽...
】月神之泪 The Tears of Artemis #k###
的是这个,抽了抽嘴角解释道:“怎么可能嘛,我说到做到!” 话音未落,直接将抱起来放在了栏杆上,微微仰头对上了天蓝色的眼眸:“情人节的玫瑰和浪漫都是要献给心爱之人...
】渐远 #k #ks # # #
,是的第一次相见。 无关,也无关江户川南。   潘多拉还没有被销毁,就证明我还要继续寻找它,所幸的是我不必费尽心思向名侦探隐瞒身份了,真是省了一个大麻烦。 今天又要行动了...
】暗夜星辰 Night Star #k # # #
? “那个可能不是!” “只是个高中生而已,不要总对我们的工作指手画脚!”中森银三不耐烦地打断了,准备带领手下冲到楼下抓捕。   当中森银三冲出房间时,角落处易容成警员的不动声色地...
】吐真剂 #k#ks###
才不会说曾经自己追捕时,看到慌乱中从小偷先生身上掉出来的暖宝宝和巧克力之后直接在原地笑到岔气。 已经迈出天台的脚收了回来,重新稳稳地踩在了台阶上,却没胆子伸手接过递来的...
】偷心(子诱惑玩游戏然后告白的故事) #k #ks # # #
:“大侦探你什么时候会说情话了?” “这都是和小偷先生你学的。”勾唇笑。 “是啦!”条件反射一样反驳道,然后又猛地想起自己这个身份已经退出大众视野很久了,“什么嘛,我早就不当...
】江古田高杀人事件(上) # # # #
。未曾请教阁下姓名,在下。” “君,幸会。”   终是会面了。不是以,也并非为江户川南。   而是不戴任何伪装的,两名年仅十七岁的追光少年。   *   “...
/】如果没有遇到过江户川南 # # # #江户川
明亮的感觉。如眼前发着光的两位少年。       _      “如果没有遇到过江户川南,”   “还有可以遇见啊。”      “他们,注定相遇。”   _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