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快】一觉醒来全世界都是我男朋友 #黑羽快斗 #怪盗基德 #工藤新一 #新快

sodasinei 2021-07-21

原作者:十五霜

 

暴 露 本 性。

逐 渐 沙 雕。

ooc或许会迟到,但它永远不会缺席。

 

_

 

【DokiDoki~潘多拉的恋爱游戏!】

 

……?

 

似乎听见了说话声,黑羽快斗皱了皱眉,再次举起了手里的宝石。

 

它在月光下散发出了淡淡的光芒,单看外表,完全想象不到它的神奇功效。黑羽快斗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放下了手臂:“……这就是潘多拉啊。”

 

“明天再问问爷爷怎么销毁吧。”自言自语了一句,疲惫的怪盗基德瘫倒在沙发上,咂了咂嘴。

 

【大人,万万不可啊!】

 

一道惊恐的声音在他脑海里响起,怪盗基德顿了顿,眯起了眼。

 

神秘的声音里带着小心翼翼的讨好:【大人,在下潘多拉。我看大人如此玉树临风善良大方,一定是不舍得将我销毁的……】

 

怪盗基德微笑:“既然会说人话,就给我说人话。”

 

……赤裸裸的威胁。

 

本就已经瑟瑟发抖的潘多拉一时泪奔,声音颤抖:【大人,在下有一妙策。实际上,不必将我摧毁,还有另外一种方式可以将我的魔力抹消掉。】

 

【而且……而且吧,这个方法,你好我好大家好。】潘多拉试探着说,【大人您看,你要是把我销毁了,拿什么赔给主人呢?只要接受我的提议,大家都好。您还可以在另择吉日作为告别演出,将我归还。我也不必被……被销毁了呜呜呜……】

 

黑羽快斗沉默一瞬,然后果断地把潘多拉攥紧了:“没骗我?”

 

潘多拉生无可恋:【怎么可能骗你,我还想活命啊呜呜呜……您不知道,在我旁边摆放的那块红宝石,我答应了要陪它一生一世的……】

 

这年头,连宝石都恋爱了。

 

他啧啧两声,把潘多拉抛起来又接住。接连几次之后,他开口应允:“可以,你说吧。”

 

潘多拉立刻就开心起来:【好的!这个可比要销毁我容易多了。我会用我所有的魔力给大人制造一场游戏,24H后,我就会完全变成普普通通的宝石。】

 

“游戏……?”某个网瘾少年的眼睛亮了起来,“什么游戏?”

 

潘多拉语气欢快:【DokiDoki~潘多拉的恋爱游戏,将在明早为您开放呢♡】

 

黑羽快斗再次顿住。

 

虽然没有证据,但我觉得你在驴我。

 

【大人完全不用担心呢~】潘多拉以为他紧张,立刻解释道,【我活了快千年,小游戏是绝对不会出错的!】

 

黑羽快斗认命地摆了摆手,在电脑上敲下了告别演出的预告函:“……明天早上开始是吗,我明白了。”

 

_

 

一觉睡到自然醒的感觉实在是太棒了。

 

早晨起来,黑羽快斗伸了个懒腰,发出了舒服的喟叹:“啊啊,要是不用上学就更棒了。”

 

“——你再说什么啊快斗,今天本来就不用上学啊?”

 

软糯的女声在耳边响起,刚刚还睡眼惺忪的黑羽快斗一下就清醒了,一蹦三尺高,连滚带爬地缩到了墙角,像猫一样炸毛了。

 

他惊魂未定地打量着眼前也被吓了一跳的女孩子,狐疑地问道:“青子?……你怎么在这……?”

 

青子眨了眨眼,一只手叉腰,另一只手指着他:“明明是快斗吧!说好了陪青子去逛街的,结果还睡的那么晚——”

 

她越说越气:“快斗这个大笨蛋!”

 

一连串的指责砸到脸上 黑羽快斗一头雾水,茫然地指了指自己:“我?我什么时候……”

 

等等?!恋爱游戏?

 

黑羽快斗一下子噤了声,潘多拉语气里满身幸灾乐祸:【是的~为了游戏能顺利进行,潘多拉为您的朋友们增加了一点记忆哦。】

 

要死。

 

黑羽快斗一溜烟的掀开被子跑进了卫生间:“啊啊啊青子对不起,一下就好!”

 

想什么。管它是真是假,反正他绝对承担不起青梅的怒气。

 

中森青子鼓了鼓腮帮子:“算你识相。我还约了白马君和红子小姐哦。”

 

正在刷牙的黑羽快斗从卫生间里探出半个头来:“啊?为什么?”

 

然后他看着自己的青梅脸一下子红透了,头顶冒烟小女生捂着脸结结巴巴:“就是……就是要告诉红子小姐我们俩的关系嘛,然后白马君也顺带约出来了……”

 

黑羽快斗正在刷牙的手顿住,打了个冷颤后,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他利索地缩回来,关门,上锁:“潘多拉。”

 

【……是。】潘多拉有点心虚。

 

黑羽快斗面目狰狞,冷笑着把它悬在了马桶上方:“说。”

 

【那个……】

 

黑羽快斗试了试冲水的按钮。

 

【我说我说!】潘多拉立马认怂,好声好气地央求少年,【先把我收回来嘛。】

 

【就是……她是你女朋友。】

 

黑羽快斗:……?

 

我原地安详去世,遗愿是砸了这颗该死的宝石。

 

他深吸了一口气,咬牙切齿道:“这什么辣鸡游戏?我要投诉!”

 

潘多拉只能讪笑。

 

门外再次传来怒吼:“你还没好?!”

 

黑羽快斗倒吸一口凉气。

 

完蛋了。

 

_

 

在求生欲的驱使下,黑羽快斗躲过了中森青子的拳头,然后就乖巧又安静地跟在了她身后。

 

一天而已,黑羽快斗得意洋洋地想。基德大人无所不能,别说是小小一个恋爱……一个恋爱了……

 

他看见了坐在树荫下的小泉红子。

 

小泉红子站起身来,越过了中森青子挽住了黑羽快斗的手。魔女媚眼如丝:“黑羽君……”

 

黑羽快斗震惊。

 

她是不是占卜反噬到脑子了?黑羽快斗忧心忡忡地看了小泉红子一眼,抓住她的肩膀就是一顿狂摇:“红子?红子!你振作一点!你怎么了?”

 

魔女眯了眯眼:“什么怎么了?黑羽君?”

 

“那你为什么一上来就是……”

 

如果潘多拉说的是真的,恋爱游戏中他和青子交往了,为什么红子会……?黑羽快斗裂开了。

 

【大人,我是说了你和青子小姐在交往,但是我没说你和红子小姐没在交往啊。】潘多拉和他玩了个文字陷阱,嘿嘿一笑。

 

黑羽快斗:……我他妈?

 

一觉醒来,人人都爱我,我却是渣男?

 

他的手心虚地收了回来,干巴巴地露出了一个笑容:“啊,我是说,红子今天更漂亮了呢~”

 

开玩笑,他基德大人少女杀手的称号是白叫的吗?

 

魔女被哄好了,“哦呵呵呵呵”地大笑起来。黑羽快斗站在她旁边,一脸麻木。

 

然后他就感受到了另一束炽热的目光。中森青子扁了扁嘴,委屈巴巴地看着他:“快斗……?”

 

等等!怪盗基德虽然会撩妹但是也不代表他可以同时和两个人一起还不露馅啊!

 

黑羽快斗想了想,如果自己什么都不做……

 

那他会被中森青子和她爸两个近战打死。

 

那如果他去哄了中森青子,比如说给她变朵玫瑰花什么的……

 

那他会被小泉红子这个法师打死。

 

我身边没有奶妈啊朋友们!黑羽快斗痛心疾首。死了就是死了啊!

 

所以他折了个中,一脸惊讶地指了指旁边的雪糕店:“诶,你们看!新开了一家雪糕店诶~我请你们吃雪糕吧!”

 

“男孩子出门就要绅士一点嘛~”黑羽快斗笑靥如花,“青子,这次还是巧克力味的吗?”

 

果不其然,中森青子的注意一下子就被转移开了:“青子要双球,巧克力和抹茶!”

 

“好。”黑羽快斗微笑着应下,往冰淇淋店走去。终于松了一口气,同时无语:

 

为什么他一个母胎solo17年的人能如此熟练的对待修罗场啊啊啊!是平时被女生们压迫出本能来了还是他有渣男体质啊!

 

两个女孩在树荫下等着,黑羽快斗排着队。可能是看他太过悠闲,潘多拉幽幽地开口道:【大人。】

 

“嗯?”

 

【不知道您发现了没有,因为你没有问小泉红子吃什么,您的女友2号正死死地盯着您呢。】

 

黑羽快斗:“……为什么要告诉我?为什么!”

 

我不想听!

 

他舔了舔小虎牙,准备来票大的:“潘多拉。”

 

【诶。】

 

“这个……游戏只能持续一天对吧?”

 

【当然。24小时后,大家都会恢复正常的。】

 

“这也就好,”黑羽快斗舒了一口气,“你觉得我现在开溜能躲过一天吗?”

 

【……】潘多拉沉默了片刻,真诚道,【说实话,都得死,您自己选吧。】

 

_

 

被逼到绝境,人的潜能是无限大的。

 

本就被称赞拥有超越人类身体机能的怪盗基德先生再一次身体力行地为大家证明了这一点。

 

三秒钟,摆个充气人偶在原地,蹿进人群,往小道边狂奔。

 

雨停了,天晴了。黑羽快斗又行了。

 

窜出没几步就一头撞到人家怀里的黑羽快斗颤颤巍巍地捂住额头表示:我没说过这句话。

 

太TM狠了。

 

潘多拉你太tm狠了。

 

一天全都是熟人。

 

黑羽快斗抬起头,神情恍惚地看着面前的白马探,想到:这回总不能是我女友了吧——

 

于是他松了一口气,苦着一张脸拍了拍白马的肩:“是你啊白马,我还以为……”

 

“以为什么?”白马探伸出手扶住他,低下头微微地笑了一下,“我可是因为和黑羽君一起出来很激动啊。”

 

黑羽快斗懵了,然后整个人噔噔噔地往后退了好几步,猛地摔到地上。

 

揉了揉被磕痛的腿,他指着微怔的白马警告道:“你别过来啊!”

 

“……”白马本是想过去扶他,看到他这副模样疑惑地站定了,“……黑羽君?”

 

黑羽快斗一脸生无可恋。

 

潘多拉还带扳手功能吗原来。

 

所以你这个辣鸡游戏的意义何在啊到底!不撩何娶!不谈恋爱你为什么要掰弯人家!

 

你这样我心里压力很大的好吗?!

 

黑羽快斗心脏疼,他朝白马露出了一个惨淡的笑容。在心里询问:

 

“潘多拉……白马是不是也……”

 

【是啊。白马是您的男朋友呢。】

 

是吗,的确不是他女友了。

 

这是他男友。

 

白马,我可没有错怪你啊。黑羽快斗看着昔日的对头兼朋友,表情一言难尽。

 

_

 

白马探敏锐地发现黑羽快斗看他的眼神渐渐复杂起来。

 

他的小男友(白马单方面认为)对着他,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做了个口型:

 

——我把你当兄弟,你却想上我。

 

白马探:……?

 

白马探一脸懵逼。

 

_

 

还能怎么办,当然是选择原谅他继续跑。

 

黑羽快斗麻木地转身往市中心跑。

 

没关系,没关系,只要我熬过24小时……

 

等等。

 

黑羽快斗紧急刹车。

 

蜘蛛人,不,应该叫他君特·冯·高德博格就站在表演的场馆地旁边,笑眯眯地扬手和他打了个招呼:“哟,怪盗君。”

 

黑羽快斗:???

 

我崩溃了,脚踏多条船不说,为什么青天白日还能遇见犯罪者?

 

他停在离场馆几米远的绿化带旁,面无表情地和蜘蛛对视了一眼——

 

蜘蛛并没有感受到他的抗拒,往他这边走了过来。

 

黑羽快斗如临大敌,警惕地盯着他。

 

蜘蛛叹了口气,看着随时准备给他来一拳的黑羽快斗无奈地笑了笑,伸出手想去揉他的头发:“怪盗君,现在因为你偷走了宝石,我已经被组织开除了诶。”

 

哈啊?

 

黑羽快斗微愣,然后他就听见蜘蛛继续说道:“所以怪盗君为什么对我这么冷漠呢,我还以为你是过来接我的,开心得连表演都更有动力了呢。”

 

……你看我信了吗。

 

黑羽快斗假笑地看着蜘蛛:“我为什么会——”

 

潘多拉:【因为他是你男朋友之一。】

 

黑羽快斗:……艹。

 

这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青梅萌妹魔女御姐就算了,白马那个时不时抽一下的家伙也算了,现在居然连罪犯都是我男朋友?

 

……话说如果他知道自己头上一片青青草原会不会弄死我。

 

黑羽快斗打了个寒颤,拔腿就跑:“啊,蜘蛛,对不起我还有点事,我先走了哈……”

 

蜘蛛站在原地看着他渐渐跑远的身影眯了眯眼:“今天的怪盗君,预料之外的可爱呢。”

 

_

 

黑羽快斗很绝望。

 

他最终选择了打车回到家里,拉起窗帘锁起门,然后他一转头,看见了靠着墙双手抱臂的黑羽千影。

 

黑羽千影对他微微一笑:“快斗。”

 

黑羽快斗:“……”以他一天的经验来说,绝对没有什么好事。

 

果不其然,怪盗淑女撩起了耳侧的碎发,似笑非笑:“你有没有什么要跟老妈我说的?”

 

黑羽快斗垂死挣扎:“没、没有吧……”

 

黑羽千影憋不住笑,愉悦地扬了扬手里的手机:“那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人发消息给我呢?”

 

黑羽千影今天很懵。

 

因为她的手机响了好久,她还差点以为是哪个仇人查到了她的私人电话。

 

等她打开来一看,先是中森青子。

 

【千影阿姨,快斗太过分了!】

 

她对于邻家可爱的小女孩容忍度很高,于是她回复到:【怎么啦,阿姨帮你收拾他!】

 

对面的小女孩应该是委屈坏了:【快斗陪我去逛街,结果过没一会儿自己跑了!】

 

黑羽千影愣了愣,她儿子应该不是会放女生鸽子的人,难道是出了什么事?!

 

她忧心忡忡地退出来,看向下一条信息,来自儿子的同班同学,一个好看而魅惑的魔女。

 

下一条显得大方得体得多:【阿姨您好,我是黑羽君的同班同学,我叫小泉红子。】

 

她回复:【啊,我知道你,好看的小姐。有什么事吗?】

 

那边的信息来的特别快:【我想知道黑羽君联系您了吗?今天我们几个同学一起出去玩,黑羽君急急忙忙地跑开了,我担心他有什么事。】

 

哦豁,黑羽千影挑了挑眉,没想到快斗那家伙的人缘还可以嘛。

 

她再看向最后一条,唯一一个男生,白马探。

 

【阿姨,我是白马探。】

 

【是白马君啊~我记得的哦。有什么事吗?】

 

【黑羽君今天很反常,所以我来求助阿姨了。】

 

【哦?】

 

黑羽千影收起手机,看向面前吐魂的黑羽快斗:“所以,快斗,这是怎么回事呢?”

 

我不知道我不是别问我。

 

黑羽快斗惊慌失措。

 

“情况很复杂……”

 

“嗯,没事,长话短说,你只要解释这些人是怎么回事就好了。”

 

黑羽快斗迟疑了片刻,抬起头,一脸真诚地道:“总而言之,我成了港口。”

 

不是脚踏两条船,是停了十几条船的港口。我在十几条船上蹦迪。

 

一旦翻船。

 

绝对玩完。

 

_

 

黑羽千影欲言又止,只是默默的看着黑羽快斗。

 

压力山大的怪盗一脸乖巧的收拾好了东西,准备跑路:“老妈,我先走了。”

 

黑羽千影眼神复杂:“快斗,虽然我不想这么说……是不是因为当怪盗压力太大了?”

 

黑羽快斗开门的手顿了顿。

 

不……我说这只是个游戏你信吗。黑羽快斗死鱼眼。

 

_

 

游戏还再继续。

 

这一次他幸运的没有跟谁迎面撞上,只是在完成他的演出从铃木家的大楼里穿过时,听到了什么不该听的。

 

一个是狂热的粉丝,铃木园子滔滔不绝地对毛利兰讲述着她和怪盗基德的爱情故事。

 

“兰,你怎么就不信呢,我真的和基德大人在一起了!”大小姐花痴地捧住脸,“基德大人好帅啊……而且还很温柔。”

 

毛利兰干笑:“哈哈哈……这样、啊。”

 

路过的黑羽快斗迟疑了片刻,小小声地回了一句“谢谢”。

 

一个是妄想做他金主爸爸的老爷子。

 

铃木次郎吉不如侄女会做梦,他念叨着“我都还没有战胜你呢你怎么可以隐退呢”一边掏出手机看最近的拍卖会上有没有好看的宝石。

 

黑羽快斗:“……”我真的没有那么喜欢宝石。

 

潘多拉已经安安稳稳地放在了展示柜中。他只顾着一直往顶楼跑去,准备乘坐滑翔翼回家。

但是就在离边缘扶手几步路远的时候,黑羽快斗不得不紧急刹车。

 

然后满脑子都是“大事不好”。

 

_

 

工藤新一站在天台边,歪着头看着他。

 

黑羽快斗嘶了一声,笑着对他打了个招呼:“嗨~名侦探。”

 

可惜他脸都笑僵了 工藤新一还是没有什么反应。

 

侦探只是沉沉地看着他。怪盗基德便向前走了几步,见他不阻挡,立刻想要张开滑翔翼走人。

 

工藤新一就在这时扣住了他的手腕,把人往回一拉。黑羽快斗听到他的声音喑哑:“我是不是再也见不到你了?”

 

黑羽快斗微怔:“不好吗?名侦探你早就希望我改邪归正了吧?”

 

“……”

 

“一点都不好。”

 

黑羽快斗突然发觉今天的侦探不像平时那样理智,他被压到了墙壁上,愣愣地抬起头看工藤新一。

 

“基德,你不是已经跟我在一起了吗?”垂下眼眸的少年看起来有些脆弱,“就这样一走了之吗?”

 

黑羽快斗懵逼:“……”啥?

 

名侦探你在说啥你脑子坏掉了吗我的妈呀兰小姐会不会生吃了我……脑海里一瞬间飘过许多念头,怪盗反应过来——虽然把潘多拉还了回去,游戏时间却仍然没有过去。

 

……所以名侦探这是把自己当成要弃他不顾男朋友了吗?

 

黑羽快斗一时间想了许多,甚至脑补出了一整出剧情。

 

身为宿敌的怪盗和侦探相爱了,但是完成了计划的怪盗就准备这样隐退,再不出世。

 

可怜的被骗身骗心的侦探甚至不知道他是谁。

 

……这么一想我好渣。

 

黑羽快斗有些牙疼,他说:“你先把我放开。”

 

侦探固执地盯着他:“放开你就跑了。”

 

跑个屁……啊不对我真的要跑。

 

怪盗无语地张了张嘴,最终屈服在淫威之下安静了下来。

 

他好言相劝:“这是个误会……”

 

但是工藤新一不为所动。

 

黑羽快斗不适地偏过了头,工藤新一的膝盖抵在他双腿之间,温柔的吐息喷洒在他脸上,清澈的蓝眸委屈地看着他。

 

你委屈个啥被强被按在墙上的人是我吧!怪盗炸毛。

 

他看了看手表,庆幸的是,离游戏完全结束只剩下了不到两分钟。黑羽快斗长舒了一口气,只要撑过两分钟……

 

不对等名侦探回过神来绝对会把他送进局子的吧!绝对吧!

 

黑羽快斗生无可恋的想着,转过了头看工藤新一:“或许我们可以谈谈……”

 

_

 

工藤新一不想和他谈谈。

 

他看着伪装重重的怪盗,心里没来由的一阵烦躁。

 

恰好那个人转过了头,工藤新一就顺势欺身下去吻住了他。他有些挫败的想,反正这是最后一次能见到他了吧。

 

那就……破罐子破摔好了。

 

沉溺于心上人的温柔乡中,不知何时,他突然回过神来,发现了不对。

 

他和怪盗基德,明明什么关系也没有。

 

自己刚刚的错觉是怎么回事?

 

侦探的眼神恢复了清明,但是想到娇娇软软仅有此时可以欺负的怪盗,他决定什么也不说。

 

_

 

黑羽快斗现在好懵逼。

 

因为他用余光撇了一眼手表。

 

已经过去游戏时间了……为什么名侦探还没有恢复正常?

 

他都要怀疑这个人故意吃他豆腐了。

 

诶……?!

 

黑羽快斗回过神来,一把推开了工藤新一。

 

对上那个人的眸子,果然已经像平常那样理智。

 

黑羽快斗:“……你刚刚搞什么?”

 

工藤新一轻笑:“行使我作为男朋友的权利。”

 

“哈?”黑羽快斗茫然,“影响应该已经过了才对……你没恢复吗?我跟你完全不是那种关系……”

 

工藤新一叹了一口气,凑近了手足无措的某人耳边打断了他:

 

“小偷先生。”

 

“不能反悔哦。”

 

_

 

明明刚才都没有拒绝对吧。

 

明明刚才都默认了我的存在不是吗?

 

既然这样,不管到底是什么误会。

 

都不能反悔。

 

_

 

游戏中一群假情人。

 

有个真的混在里面,比假的还开心。

 

_

 

#工藤新一的一百种上位技巧#

 

_

 

【END】

阅读愉快。

】304宿舍 # # # #3/4 #服部平次 #白马探
一起,整个人咔嚓声石化在原地。   侦探的宿敌,著名的魔术师……   那天的话在耳边重新响起“追人的哦,不要告诉他们。”   “——!!!”   哀嚎声响彻整栋楼,服部平次...
的爱人的宿敌 # # # #
这个狡猾的逃走了。   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回到家。   在玄关口脱鞋的时候看见房里的灯开着。   他想起今早跟他打过招呼:今天他会有场魔术展,不会回来。   那现在谁开着灯的呢...
】两个人谈四个人的恋爱什么鬼啊! # # # #名侦探柯南 #同人
说。”坐在餐桌上吃着晚餐,对说。   “嗯,晚上也有事,麻烦你了。”拿着衣服往外走。   没看他,一心想着今晚的案件。   关于他的宿敌,。   那个...
】他从夜晚走 # # #
墙边。   茫然:“什么?”   “喜欢的弄丢了,”重复了遍,声音低了下来,“把那个弄丢了。”   “,你还不明白吗?你不应该的,啊...
】时空轮回 # # # #
人。   服务员个小女生,在听到这个问题时眼睛亮,然后认真的介绍道:“你吗?他今天的啦。”   、kid?   这读起来还挺相似的。   在心中怀疑着。   “那他...
】More than love 岂止钟情 #k#ks###
。” “没有潘多拉和黑衣组织,和你也不和江户川柯南,”将手中的九支香槟玫瑰递给,“现在只有在对告白。” 抬眸,愣在当场。 “那年秋天说的话依然作数...
】巧克力与玫瑰花 # # # #k柯
了抽屉。   哇啊啊啊,真郁闷。瘫在课桌上,侧过头看着窗外。小声嘟囔道。   “要忍住……巧克力可有大作用的呢。”   今天,行动的日子哦。   他扬起了一个大大的不怀好意的...
】目的不纯 # # #
立马回握住了他的手,发誓的掷地有声:“好的!你这辈子的兄弟了!还以为名侦探你要让干什么呢,这么简单啊。没问题!别说朋友,男朋友行!”   :“……”   :“可以重...
】灵魂失重 # # #
侦探也,不会推理吗?”毫不客气地反过来嘲笑道。   “……喂,这真的不你的魔术吧?”   “有这种本事成神了吧?!你在胡思乱想什么啊?”   沉默了良久,轻笑:“可能平时用...
】渐远 #k #ks # # #
的第一次相见。 无关,也无关江户川柯南。   潘多拉还没有被销毁,就证明还要继续寻找它,所幸的不必费尽心思向名侦探隐瞒身份了,真省了一个大麻烦。 今天又要行动了...
】二次死亡 # # # #江户川柯南
原作者:华折暮色   ☆灵感源于同名歌曲 与原曲背景有不同 所以了解背景的姐妹们请原谅改剧情(鞠躬) ☆应该中心向的吧 ☆恭喜情商上线!! ☆白友情向    ——也许可以...
】金色夕阳 Golden Sunset #k # # #
,“喂!” 握住的手腕,放在自己的鼻尖处嗅了嗅,果然闻到股同冰镇的柠檬果汁一样的冷冽清凉却微微甜腻的香气。 “应该叫你,”抿唇笑,稍稍顿了一下接着道,“还是应该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