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線上閱讀 體佛法師

【凌肖】年下学姐在线翻车(上) #恋与制作人

sodasinei 2021-07-21

原作者:十五霜

 

二刺螈高三狗×明明就是研究生却装学弟的肖肖子

ooc是会有的——肖肖是妈妈对不起你!

祝阅读愉快。下篇已出。

 

-

 

天气预报没告诉我今天晚上会打雷下雨。

 

就像报考恋语大学的时候没人告诉我会在这里遇见前男友。

 

我看着电闪雷鸣的天空和不远处前男友阴沉下来的脸色,非常没有骨气地转身就跑。

 

-

 

我第一次遇见凌肖的时候,天气同样恶劣。

 

见证了学校里那棵百年老树的树枝被大风刮断,“pia叽”一声摔在地上断成几节,我自认已经不会被这突如其来的暴风雨吓到。

 

经过自动售货机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坐姿十分不羁的男生。

 

他岔开腿坐在长板上,面无表情地把手里的百事往绿化带里倒。那瓶可怜的百事只剩下一半时,他又打开了一罐可口可乐,然后把两种可乐混在了一起。

 

他慵慵懒懒地屈起一条腿,还有一条腿随意地放直。于是拦住了我前进的路。

 

“……”我被大长腿迷了眼,顿了一下,转过头去看那个长腿帅哥。

 

走近了看才发现,帅哥的头发染成了蓝紫色。全靠那张过分好看的脸和实在嚣张的气势,才把他从精神小伙的范围救了回来。我看了他将近半分钟,他像是才注意到,漫不经心地抬起眸撇了我一眼:“大姐,有事儿?”

 

……叛逆!实在是太叛逆了!

 

看到他那张脸一刹那蹦起来的心动的小鹿被这句“大姐”迎面砸到头昏眼花。

 

我心死。

 

他没再看我,仰头灌下一口混合可乐。雨势异常大的现在,他没撑伞就这样停在瓢泼大雨中。碎发湿湿地站在他的额前,有种奇异的乖巧感。水珠划过他的下颚线滴落,隐隐能看见湿透的衣服里的腹肌。

 

又不能直接跨过去,帅哥又不肯让路。我就木头似的站着看他。

 

就在我看着帅哥发呆时,他似笑非笑地扯了扯嘴角。一道雷就在这时劈在了他身边。当事人尚且淡定地喝着饮料,隔着两三米的我却被吓了一跳,脚下一个踉跄往后摔到地上。

 

校服裤被大片积水弄湿,我想站起来却又“噗通”一下摔回去。欲哭无泪地抬起头,看见帅哥不受控制地大笑起来。

 

我眨了眨眼,把刚要脱口而出的“同学,你是不是心情不好”咽回了肚子里。盯着地面发呆时,一只骨节分明的手伸到了我面前。

 

帅哥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低沉带着磁性,很好听。

 

他说:

 

“这样都能摔……你是真的蠢啊。”

 

这句话后面,是无法忽视的他若无旁人的嚣张的笑声。

 

-

 

帅哥叫凌肖。他亲口说的。

 

我看凌肖这么好说话,于是大着胆子问他是几年级的学生。凌肖好笑地挑了挑眉,反问我:“你是几年级的?”

 

高三的“大姐”流下了心酸的眼泪:“我高三。”

 

凌肖点了点头,嘴角带笑:“嗯,那我就是高二吧。”

 

啊,原来是年下小狼狗。我擦掉流下的垂涎的口水,点点头。没注意到他话里明显的虚假。

 

凌肖顿了顿,死鱼眼看着我,突然又开始笑。这次连肩膀都笑得颤抖了起来。他憋着笑,拍了拍我的头:“噗……你怎么、什么都信……?”

 

嗨,那当然。帅哥说1+1=3那都是绝对的正确。我赞同的继续点头。

 

凌肖弟弟挺好一男孩子,就是两点:嘴太贱、笑点低。

 

我看着憋不住笑的凌肖,一边腹诽着越下越大的雨。举着伞小跑着绕过了他:“学弟,学姐先走了哈。有点儿事,回聊。”

 

因为跑出宿舍时太过匆忙,我甚至没来得及换鞋。走过每一摊积水都冰的我打颤。小心翼翼地寻找较为干燥的落脚点,一件皮衣突然蒙到了我头上。

 

……好重。

 

淡淡的烟草味和雨水的微腥混杂着,少年的气味笼盖了我。这件朋克风的外套实在太过有特色,即使眼前被衣服挡住黑蒙蒙一片,我仍然猜出了来人:“学弟……?”

 

我听见凌肖“啧”了一声:“学姐比我想象中的还要蠢。”

 

“衣服,遮住。”

 

反应过来的我脸一下子烧红,结结巴巴地道谢:“啊、谢、谢谢。”

 

“你要去哪儿?”

 

凌肖俯下身问我。我艰难的掀开沉重的皮夹克的一个角,仰起头看他:“……前面,小卖部。”

 

水花四溅的声音。凌肖连人带衣服一拽:“知道了。——过来。”

 

“咦?!”

 

突然间被拽上长板的我发出了巨大的疑问。凌肖没有回答我。只是吹了声口哨:“学姐,抓好了。”

 

他修长的腿在地面上蹬了一下。长板就这样快速地滑行在雨幕中。溅开的水脏兮兮的,坐在长板前的我有些茫然地缩了缩脖子。修长的手指搭上了我的肩。

 

少年低声笑了:“别怕啊学姐,相信我的技术。”

 

-

 

从小卖部出来的时候,凌肖手里拿了杯热饮。见我出来就递给了我,言简意赅:“自动售货机,刚买的。”

 

送我来又不急着走,还给买了杯热饮,这是什么三好少年啊——我热切地看着凌肖,想到了一个问题。

 

“诶……这个机子好像特别不好用。”我纳闷的接过热饮,“之前我来这里买过,它竟然吞了钱不出货。”

 

凌肖看着我,露出了今天晚上我看见他以来最真诚的微笑:“——踹一脚就好了。”

 

……

 

或许是石化在原地的我表情太过好笑,凌肖挑了挑眉,唇角微微上挑。他拍了拍我的头:“要我送你回去吗?”

 

我看向屋檐外更加细密绵长的雨,想着不能麻烦人家,身体却非常,点了点头:“谢谢。”

 

凌肖看了我一眼,“噗呲”笑出声来。

“欸,你还真是不见外啊。”

 

把我送到宿舍楼下,他笑着道。我眨了眨眼,尴尬地挠了挠头。

 

他按了按我的头发。踏上长板转身滑走了。像是突然想起来,他又回过身扬了扬手:“衣服,洗好给我。”

 

-

 

凌肖弟弟的衣服真是为难到我了。

 

我“吭次吭次”气喘吁吁地搬来一盆水,看着外套上的钉子为难。

 

这……?

 

舍友刷着牙从洗手间探出头来:“咦……?这衣服你哪来的?”

 

我捧着脸花痴地对她笑:“一个小学弟的。”

 

“小学弟……”舍友拧了拧眉,衔着牙刷细细地看了衣服几眼,“我还以为……”

 

以为什么她却没有继续说下去了。收拾好自己,她伸了伸懒腰,拎起书包,对我挥了挥手:“我今天要出门,你可别又被莫名其妙的人欺负了。”

 

我摸摸鼻子。

 

舍友的声音拔高几个度:“你听到没有?”

 

“当然知道了。”心虚地低下头撩起眼皮看她,继续低头搓衣服。

 

“我真服了你这个脾气。”

 

舍友出门前没好气地这样说道。

 

其实也没有什么事,就是我爱好帅哥的名头太过响亮,以至于吸引上了一堆渣男。

 

然后我就被渣男的太妹女友盯上了。

 

然后渣男对此幸灾乐祸。

 

太糟糕了。

 

世界上的帅哥怎么就不能都像凌肖弟弟一样纯良呢。

 

虽然他又染头又吸烟,但他还是一个好男孩。

 

我这样想着,不小心压到他衣服上的钉子,嗷嗷痛叫起来。

 

-

 

衣服被我拿去晒了。

 

我懊悔地想着自己竟然忘了留下凌肖弟弟的联系方式。一边看着那件不良的外套失去了声音。

 

算、算了。学弟这种,只可远观,不可亵渎。

 

手机传来“嘀嘀嘀”的声音,我低头一看,是小太妹的信息。

 

【知道那家live house吗】

 

【知道的。】

 

【今天过来,我们把账算完】

 

【——我真的对那个渣、对你男朋友没有兴趣!】

 

【你舍友现在也在这里喔】

 

她发过来一个“抹脖子”的表情。我怂怂地回答她知道了。非常不情愿地出了门。

 

我们学校非常松懈。星期六日进出自由。我忐忑地登上了出租车。司机听到目的地后面色奇怪地看着我:“小姑娘……你去哪里干什么?”

 

我缩了缩脖子。

 

“没、没什么。师傅你快点开车吧。”我露出一个尴尬的笑容。

 

不仅是司机师傅对我去哪里非常奇怪,就连店门口的工作人员看见我后也露出了一副匪夷所思的表情。

 

……我知道我一看就是个二刺螈的印着动漫帅哥的T恤和你们这些潮人格格不入,所以可以别看我了吗。

 

我避开人群,坐在角落里。不远处吧台的调酒师问我有什么需要,我想了想:“只有酒吗?”

 

调酒师的表情也逐渐奇怪。

 

“我不喝酒。”

 

我尴尬地挠了挠头。看着调酒师懵逼的脸,想起了昨天晚上凌肖弟弟喝的混合可乐。

 

我诚恳地问他:“你有可乐吗——混起来就更好了。”

 

没想到的是,调酒师竟然真的递给我一杯混合可乐。他也一脸诚恳地回复我:“——你这种奇怪的人,我就见过两个。”

 

还有一个是谁啊。

 

凌肖弟弟那么乖巧不会也来过这里吧。

 

我把可乐往自己这边拨了拨,眼神逐渐惊恐。

 

身旁传来笃笃笃的声音。我茫然地抬头看过去。发现是被我忽视许久的小太妹敲了敲桌子。

 

我努力朝她扬起一个微笑:“靓妹,下午好啊。”

 

太妹小姐姐的眼角抽了抽。

 

我看她一副就要上手打我的样子,往后缩了缩:“姐妹,姐妹!冷静!”

 

“听我说,那个,虽然我是很喜欢帅哥没错但是,不是你男朋友那款。”

 

这小姐姐也不知道怎么眼瘸了,看上一个书生气的衣冠禽兽。虽然脸还算精致,人品是实在的不行。

 

像我这种实战为零经验丰富的帅哥重度爱好者,自然是发现了这一点的。

 

她显然是不信的:“哦?那你喜欢哪种?”

 

之前的确喜欢秀气的小男生的我沉默了一下。

 

小姐姐狞笑着,巴掌似乎随时都会向我袭来。脑海里灵光一闪,我举起手喊停:“等等!我喜欢小狼狗!年下小狼狗。”

 

小姐姐不为所动地拍下来一掌,看见我一脸惊恐地躲开了,她又准备再下毒手。

 

我在惊吓中扯开嗓子嚎了起来:“我喜欢凌肖那种!对!我和你完全不用竞争的我们喜欢的类型都不一样!”

 

她的手停在半空。

 

看起来我的话还是蛮有可信度……的?

 

我发现周围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安静。

 

“你这告白太敷衍了吧。”

 

猛的回过头,我听见了凌肖熟悉的声音。

 

他额头上的碎发被汗沾湿,在聚光灯下,眼里满是张扬不羁的色彩。

 

他随意地把贝斯给了旁边的队友。插着兜从舞台上一跃而下。我这才发现乐队的贝斯手竟然就是凌肖本人。他逆着光走过来,微微弯腰,含着笑看着我。

 

美 颜 暴 击

 

血 槽 已 空

 

我这才发现空气的安静只是因为我那一句话。社恐的我在众多人奇怪地注视中蹭地一下站起来。我来这里的目的、我那个也在这里的舍友目光在我和凌肖之间流转。

 

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然后又皱着眉疑惑起来。

 

我跑到舍友身后,小声向她求救:“我没来过这种地方。像现在那么尴尬的时候,我应该说些什么?”

 

舍友问我:“为什么凌肖是小学弟?”

 

我脸上空白了一瞬:“他不是高二吗?”

 

“对啊学姐,我就是高二。”

 

一片阴影笼罩了我。我抬头,发现舍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退到了一边。慌乱的看着凌肖,我的眼神止不住的往一边偏离:“那个……别当真。”

 

他挑了挑眉。

 

已经下了台,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插上了耳机听歌。外漏的音乐声是皮卡丘的声音唱着恋爱循环。我偏过头去忍住笑。

 

我才不会说我想笑是因为这个酷哥竟然听那么可爱的歌。

 

“那学姐不喜欢我吗?”

 

四周有嘈杂的讨论声,这句话完整的落入了我的耳朵里。凌肖眉眼含笑,因为靠得比较近,我甚至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烟草味。

 

我咳嗽一声,往后退出三米:“等等……太近了。”

 

“衣服洗好了吗?”

 

他“啧”了一声,又问道。

 

“晒着。”

 

凌肖迈开腿,三两步就走到了吧台边。调酒师熟练的递给他一杯和我一样的混合可乐。他仰头喝下,擦了擦额前的汗:“不习惯这里?”

 

“……嗯。第一次来。”

 

他放下杯子。

 

“那就走吧。”

 

他把手放在我的肩上,推着我走出了人群。我不解地转过头去看他,他勾起嘴角:“拿我的衣服。带你兜兜风吧。”

 

走出店门前,他又对着一脸懵逼的太妹小姐姐耸了耸肩。

 

贱兮兮的。

 

“你的男朋友……有她的帅?”

 

他指的是我。

 

我一僵,回过头要去看他。他俯在我耳边小声道:“帮你找场子呢。”

 

“以后有人欺负你,直接还手。”

 

“打不过找我。”

 

-

 

凌肖按开了店旁的一台摩托。

 

我愣愣地看他,他耸了耸肩:“不是我的。”

 

我感觉自己嗓子有点干涩,开口声音颤巍巍的:“……你有驾照?”

 

我担心。

 

行车不规范,亲人泪两行。

 

“昨天不是说了吗。”凌肖戏谑地看着我,“相信我的技术。”

 

好。相信帅哥。

 

我深吸了一口气,赴死般地坐上了车。

 

凌肖嗤笑出声。

 

他拧了拧车把手,见我没有反应。便抓住我的手往他腰上带。

 

见我大惊失色,他笑眯眯的:“想什么呢。坐车肯定要抓紧。我可不想把你甩下去了还要负责。”

 

……不,我不是想的这个。

 

多么善良相信他人的孩子啊。

 

我像老母亲般慈祥的看向凌肖,没忍心把实话告诉他。

 

因为你有腹肌,被我揩油了。

 

我不是怕什么。学姐是怕自己把持不住犯罪了。

 

-

 

那天把衣服还回去的时候,我终于要到了他的微信。

 

这位同学加上自己的皮外套,站在宿舍楼下似笑非笑地做了个再见的手势。

 

我好怕他发现我对他另有所图。

 

我馋你身子。凌肖你知道吗你好色气哦呜呜呜呜怎么那么好看能不能跟我结婚啊你看太平洋像不像我为你流下的口水。

 

舍友一脸复杂地看着我:“凌肖跟你说……他高二?”

 

“对啊。”我捧着心口嘿嘿笑,“我才发现我喜欢的是年下小狼狗。”

 

舍友欲言又止。默默地拍给我一本历史书。

 

我奇怪地看她:“干嘛。”

“你可以向历史祈祷祈祷让你得到凌肖。”

 

她又往我歌单里加了几首歌。我看见那首《恭喜发财客家过年歌》不禁起了鸡皮疙瘩:“……你向老年人靠近为什么要带上我。”

 

“……”舍友投来鄙视的目光,意味不明地哼了一声。

 

我把她推给我的歌单翻了翻。涉及范围之广,从摇滚到那首恭喜发财。很巧的是,还有刚才凌肖听的那首皮卡丘之歌。

 

我把奇怪的想法压了下去。

 

酷哥是不会听恭喜发财的。大概吧。

 

-

 

我想骚扰凌肖可惜我是个社恐。

 

那个联系人就那样躺在了列表里。再没翻过。

 

直到某一天我喝醉了。

 

信誓旦旦地说着自己不喝酒要碳酸饮料的我,竟然喝醉了。

 

舍友问我想要什么饮料的时候,我撇了两眼酒水单,一锤定音:“长岛冰茶!”

 

舍友张了张嘴:“……你确定?”

 

“确定,我以前磕过的一对cp名就叫这个。”我傻乎乎地对着她笑,“就想尝尝。”

 

反正就是茶……咦,为什么我脑子晕乎乎的?

 

我茫然地看了一眼醉的不省人事的舍友。伸手推了推她:“我、我有点晕……”

 

“长岛冰茶是酒啊笨蛋。”

 

舍友虚弱地对我竖了个中指:“……所以,原来你不知道的吗!?”

 

吐槽完我之后,她又两眼一翻晕了过去。邻桌几个猥琐大叔不怀好意的打量了我们几眼。我强撑着结了账,跌跌撞撞的扶着晕过去的舍友往学校的方向走去。

 

好晕啊我哭,为什么酒要叫茶啊什么鬼名字呜呜呜……

 

后面突然传来滋滋的电流声,我浑身一震,僵硬地转过头去——

 

看见了我心心念念的凌肖小弟弟。

 

他指尖跳跃着银白的电流,在夜晚昏黑的小巷子里格外明亮。

 

“学姐,你警惕性那么差的吗?”

 

他好像心情不太好。微眯着眼睛,旁边七零八落地躺着刚才看见的大叔:“被人跟了都不知道?”

 

“你别误会啊,我只是恰巧在附近喝酒。看到你一个女孩子,才过来看看。”

 

他一反常态地说了许多,从防身到强调自己只是顺便。见我一直傻愣愣地看着他,他抽了抽嘴角,快步走过来扶住摇摇欲坠的我:“……你喝酒了?”

 

我眸中亮晶晶的,死死地抓住他的衣袖:“学弟你好帅!”

 

凌肖迟疑了一下。

 

“本来我一直很想找你聊天的但是我社恐又不敢……所以我不找你你就不来找我吗学姐不好看吗呜呜呜呜……”

 

“你连我都不回你回什么?回家的诱惑吗?”

 

“你好帅啊凌肖跟我结婚好不好……”

 

我头脑不清颠来覆去地说了许多意义不明的话,凌肖用看傻逼的眼神看了我一眼,叹了口气,把我往肩上一甩,扛起来就走。

 

“等等……我舍友……”

 

他打了个电话叫了个朋友。我继续弱弱地提意见:“这样很颠,我想吐,你能不能放我下来……?”

 

凌肖戏谑地看了我一眼:“不然你还想让我公主抱吗?”

 

“……”我想我可以我要开始鸡叫了!

 

但是我不说。

 

我有些害怕地死死抱住凌肖的脖子。他懒洋洋的声音传过来:“学姐,你再抱紧一点我就要窒息了。”

 

……

 

发酒疯的后果就是我第二天尴尬的再也不想见到凌肖。

 

曾经如愿以偿的,他先给我发了消息:

 

【酒醒了?】

 

【还、还好。】

 

我扼腕叹息,想要一头撞死。

 

【那你下来。】

 

啊这句话真有凌肖弟弟的风格。

 

我走下楼,迟疑地探出头。

 

凌肖扬了扬手里的早餐。

 

“给你的。喝了酒记得吃早餐会好一点。”

 

语调上扬。

 

是我的凌肖弟弟没错。

 

但是凌肖弟弟怎么也不可能干出这种事吧……

 

不是酷哥吗。

我狐疑的看了他几眼。

 

“别多想,只是顺便到了这边而已。看到你这边有家早餐店,点了又不想吃。就给你了。”

 

哦豁。

 

我满意的点点头,收回了目光。

 

是我凌肖弟弟那味儿。

 

他乐了,抓住我接早餐的手。

 

“就当我给女朋友的见面礼吧。”

 

-

 

我谈恋爱了。和凌肖。

 

舍友在我傻逼的嘿嘿嘿的笑声中重重地叹了口气。

 

她满脸复杂地问我:“你为什么……会喜欢凌肖?”

 

我理直气壮:“我是老色批。我爱小学弟。”

 

“而且……小学弟好甩。”我冲她竖起了大拇指,“我高三了嘛……考上大学再把联系方式一删。这分手分的多聪明。”

 

舍友:“……冒昧的问一句,你想考什么大学?”

 

我兴致勃勃:“恋语大学。一起冲吗?”

 

舍友呆若木鸡:“……”

 

舍友死机片刻:“……”

 

舍友连连摆手:“……”

 

舍友为我送葬:“……”

 

舍友仰天长叹:“不了,你自己去送死吧……我是说,有梦想真是好事啊,说不定恋语大学里面,有惊喜在等着你呢……”

 

【tbc】

下学在线翻车(下) #制作
?”   “之前是我觉得,我和下没有未来而且高考分手天时地利和天助我也……”我一通胡言,完全忽略扭曲的表情。   听我说完。他露出了一个真诚的,恶狠狠的,嘲讽的笑。   “你不会真把自己当学了吧...
x你】喜欢你就给你屠个榜 #制作乙女向
。” “大家给个面儿啊,咱女神要唱歌了,都认真听。” 底下吵吵闹闹的安静了一瞬,认出你的捧场地开始欢呼。 你剜了笑嘻嘻的朋友一眼,接过她递来的话筒握在手里。   你唱了那支乐队最近刚发的歌。 挺酷的朋...
【轰出】(论坛体)暗醉酒躺我床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我的英雄学院 #绿谷出久 #轰焦冻
by/ 玖爱   ·兴致来潮产物(顺便混个小更新) ·超级短小的短篇 ·沙雕脑洞产物,想博君一笑不知道能不能成功(挠头) 祝能笑开颜叭。◕‿◕。   【轰场合】 [主题]暗醉酒躺我床怎么办...
【综乙女】同/床/共/枕● 文豪野犬乙女向● 阴阳怪气● 制作● 凹凸世界● 全职高手bg
原作者:斯托克公爵   这里咕咕精公爵٩(๑^o^๑)۶ 短打,小甜饼 内含 文豪野犬:宰/银/中(银酱的部分为百合向) 阴阳怪气:老番茄 制作:白起 凹凸世界:安/雷 全职高...
F4」当你茶言茶语时 #制作乙女向 #同 #许墨 #李泽言 #白起 #周棋洛
恼火地瞪着你,你在心里窃笑了好几声,最后在白起担心的目光之下,故意嗲着嗓子说:   “嗨呀哥哥,要是姐姐发现你这么关心我那她会不会吃醋呀。”   你想了一想,还是把最后那一句最近在网络流传甚广的一句...
白起×你|甜味银杏 #同 #制作乙女向
鸣的起源。   靠着你的窗户半开,有风轻轻吹进来,带着独属于夏天的闷热甜味。   你趴在窗台,静静的看着那颗银杏树,想起那沉默却又桀骜的少年,不自觉的眨了眨眼睛,泪渐渐凝在眼眶之中。   随着时间...
【HP乙女】大哥,看看小妹呗? #HP同 #哈利·波特 #hp #卢平
。”   “葡萄酒?你在嘲笑我吗?”我很不爽,从来没有一个跟老娘出来喝酒喝葡萄酒的“!给我一打白酒...嗷!!”   卢平用指节敲了敲我的脑阔,接着跟掌柜示意“葡萄酒。”   “Remus Lupin...
【全员向】高考加油! ● 凹凸世界● 刀剑乱舞● 阴阳师● 霹雳布袋戏● 制作● 男神×你
~”顺带咬了咬你的耳朵。 (有没有觉得大舅的“哼哼”苏炸了!!!!!我TM原地去世!)   【】白起 临近高考,你整天熬夜撸题,纯情小警官白飞飞也着实担忧起了你的身体。 “该休息了。”白...
【咒回+电锯】太妃糖万宝路 #咒术回战乙女向 #早川秋 #伏黑惠
并不想帮跑腿,但是他盯着发件那一栏的“学”两个字停顿了五秒,最终还是回复了一句“知道了”,并提醒她做任务的时候要专心。   他拆开糖盒极富观赏意义的包装纸,将最一层的太妃糖倒出来,数了数,只有...
F5】当你军训
?   “呵,说你菜就是菜,还想狡辩。”   “你好吵......”   对方闻言抬手就掐了下你的脸,指尖还在掐起来的肉揉了揉。   “还敢嫌我吵?”   “对,对唔起......”   “嗤,”   他...
「HP众人向」当学你遇到烦心事 #HP #HP乙女
你好,哈利他有话对你讲,可以先稍微占用一下时间吗?”   梅林在,她可是早看出来了哈利这家伙喜欢面前这长得好看皮肤白白的小学了。虽然她是真讨厌那一帮小蛇,那学一看就不是跟他们同一路子的,所以...
【许墨x你】心牢 #许墨 #制作 #男神x你 #乙女
成为真实,让你心甘情愿地留在他身边。 他无疑是一个好的伪装者,但他也深知自己并不是一个好的男友。尽管见过他的每一个都称赞他的体贴入微,但这在他看来不过是合格,不足以称的是好。这世界怕是不存在一个...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線上閱讀 受持七佛名號所生功德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