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剑咕哒】作死写了个旧剑爱歌咕哒的修罗场 #咕哒子 #爱歌咕哒

sodasinei 2021-07-21

原作者:ミカドド

 

-在抽旧剑之前写这种东西估计我是出不了货了
-说是修罗场,不如说立香已经被爱歌魅惑了(x
-旧剑全程吃瘪
-但就算吃瘪还是不时地在耍流氓(
-有苍银的部分neta
-角色已经ooc到不知道谁是谁了,感觉除了名字一样,完全都不是一个人了
-爱歌不是苍银的爱歌,具体来说应该算是苍银的爱歌来迦勒底找旧剑的时候,因为不可抗力变成了另外一个爱歌,总之可以可以当平行世界的爱歌
-我觉得有可能会很雷…

都没问题的话 请⬇️

“那…那个、亚瑟…”
迦勒底的御主,藤丸立香正着站在自己的从者亚瑟面前,扭捏着看着他,“我、我有话要和你说…”
“嗯、怎么了吗,御主…不、立香?”
像画中王子一样美丽的金发青年微微地歪过脑袋,脸上露出和往常一样的云淡风轻爽朗的微笑——内心中却在微妙窃喜着。
——终于等到她开口了吗,立香果然还是…
——因为,那孩子最近一直缠着她,我也没法把心意传达给她
——如果,立香也喜欢我的话,就算是“她”也…
“嗯、就是…”
立香顿了一下,表情显得有些不好意思。
“因为爱歌,好像不是很想看到你…这段时间可以请你,稍微和我保持一点距离吗?”
“诶?”
清正廉洁的骑士王在御主面前完美的笑容好像第一次出现了裂痕。
他尽力压制住自己的情绪,嘴角却还是有些抽搐。
“您能再重复一遍吗?”
“就是,在平时不要再动不动就牵上我的手,或者刻意装睡对我动手动脚啦…爱歌会不高兴的!…还有,听说你去洗衣房说要帮忙洗我的内衣?你到底是我的监护人还是变态啊!”

亚瑟·潘德拉贡最近的心情真的复杂到难以言喻。
——明明在这之前,立香这么亲近我…
他站在走廊的拐角处,看着不远处和自己御主卿卿我我的金发少女,心情积郁得想咬手帕——更让人他生气的是,对方还明显发现了自己,正一边缠着立香的手臂,一边回头对他露出了挑衅般的笑容。
——到底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
在亚瑟刚来到迦勒底的初期,立香就因为他王子般的外貌与骑士般的举止对他表现了明显的好感,但是那时候的他还拘结于自己的过去与使命,无法坦率地面对立香的感情。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与和她的羁绊逐渐加深,他还克制不住地被即使没有出众的能力,身处困境中还是还是保持着坚定而又温暖的内心的立香所吸引了,和她的关系也逐渐亲近起来。
但就在这不久后的某一天,两人正独处在房间内,气氛正好的时候,一位金发的少女却突兀地伴随着一道金光站在了他们面前。
“爱歌…?!”
见到少女那张熟悉的绝美面孔,亚瑟本能地聚集手中的剑气,挡在了立香的跟前,警惕地观察着她下一步的动作。
沙条爱歌,亚瑟在1991年圣杯战争时的御主,并且也是亚瑟如今追踪着的“灾害”本身。
而一切行动都以对亚瑟的爱为原动力的她,为何在出现在两人面前,原因自然是不言而喻的——从立香手中夺回自己的“Saber”。
至少亚瑟是这么认为的。
但眼前的少女并没有像他想象的一样,像很多年前那样喊着“Saber”朝他扑过来,而是疑惑又警觉地盯着他手中的剑,朝后面退了几步。
“…你、嗯,你是谁?”
“嗯…诶?!”
在亚瑟因为爱歌的话愣在原地的空档,立香从他的背后溜到了前面,莫名地瞪了他一眼,用眼神示意他把剑放下。
“等…立香?”
“你真可爱啊…是从者吗?”
她蹲下身,轻轻地摸了摸爱歌毛茸茸的脑袋,温和地看着她。
“我叫立香、你叫什么名字?”
“我…嗯、我叫爱歌,沙条爱歌。”
少女看了立香一会,脸上浮现出了像花朵一样的甜美微笑。
“请多指教了,立香姐姐。”

虽然最开始的几天也有摩擦,但几天之后爱歌和立香就变得相当友好了,尤其迦勒底的工作人员还原因不明地一致通过了爱歌滞留的问题,总之不久之后,两个人每天都粘在了一块,连睡觉都常常会在一起——并且,亚瑟还从爱歌对立香的举止,看出了当年她对自己的那样痴迷的影子。

——为什会变成这样
他无论怎样都想不明白。

“诶,所以说,你是来向我宣战的?…还是说只是来立香这里干什么变态的事情、不小心撞上了我…?”
趁着去立香和玛修去弓阶修炼场,留在迦勒底的亚瑟正好撞上了留在立香房间里,躺在她的床上抱着被子的爱歌。
她翻了个身,重重地咬下了“变态”这个词,如同往常一样,动人地朝着他微笑着——但像浅海一样的蓝色眸子里却丝毫没有感情。
“您在说什么啊,爱歌小姐。”
虽然这样的爱歌还是让他有些不习惯,但亚瑟还是很快稳住了自己的表情,指了指自己手上的置物篮,“我是来帮立…御主来送衣服的。”
“诶——是这样吗?”
爱歌坐起身,看了一眼篮子,视线又很快转移到了他的脸上,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一些。
“这种事情不应该是卫宫先生在干吗…?”
“嘛,帮助御主不应该是从者应该做的事吗?”
“你真的没有想什么奇怪的事情吗?”
“当然没有。”
两人就这样面带着得体的表情用敬语不断来回推进着话题,最终还是本来就处于劣势的亚瑟有些焦躁地败下了阵来。
“您到底有什么目的?”
“目的?”
听到亚瑟说的话,爱歌压低了脑袋,微妙地轻笑了一声,“我啊、对立香姐姐一见钟情了。”
“诶?”
“你的话一定不会相信吧,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啦?…就像现在的我,根本也不明白那个我为什么会喜欢你呢?”
“诶?你…?”
“嗯、我不是那个沙条爱歌哦?”少女伸了个懒腰,眼神无所谓地看向了其他地方,“嘛,不过、那个我也的确是因为喜欢你,看不下去你和立香卿卿我我才来这里的,不过,现在世界的规则的确是乱到不行了呢…所以转移到迦勒底的时候出了点问题…所以,嗯、你当我是以第三方视角看着那次圣杯战争的,另一个沙条就好了…总而言之,我是绝对不会对立香姐姐不利的哦?”
“您以为我相信你的话吗?”
亚瑟收起笑容,眼神凛冽地盯着自己从前的御主。
“相不相信又怎么样?难道你还觉得我应该执着于你吗?你还真是自我意识过剩啊…”
“………”
“而且对于我而言,只要立香姐姐相信我不就行了吗?”
“你难道以为立香看不出来我和您的事情吗?”
“看出来又怎么样?就算我告诉她也没有关系吧,那个人的话,是绝对不会因为这种事情对我有偏见的。啊、说起来,现在的你还是忘不掉绫香的吧?立香前几天还很难过的和我说,你连情人节都还在讲她的事情呢…这样真的好吗?”
“…我那是…”
“难道她和绫香有了冲突,你也会背后捅她一刀?”
“那是因为那时候的你实在…我是不得已才…!”
“哈哈,难道真的一点都没有绫香的原因吗?”
“………”
“…您是想说什么?”
“我绝对、你就把立香交给你的…喜欢你的立香,看上去实在是太痛苦了…嘛、而且那种痛苦,恰好,我也很了解呢。”
“如果不是立香会伤心的话,我一定会,杀掉你的。”
少女高高地扬起头,像孩子一样的单纯笑容中交杂着几分残忍。
“嗯?是这样吗。”
亚瑟闭上眼睛,然后又慢慢地重新睁开,碧色的眸子里隐隐闪现着曾经属于王者的那份犀利之色。
——我是,绝对不会让你侵蚀掉她的
——就像我当年……
“…真巧啊,我也这样想。”

“亚瑟…?”
立香抱着被子,迷迷糊糊地打了个哈欠。
大概今天外面的雪下得太大,本来早早地就睡下的爱歌突然在半夜给立香发了消息,希望她能过来陪自己。受到友人邀请的她连忙抱起了被子,穿过走廊往爱歌的房间走过去,没想到却在路上恰好地遇上了迎面走过来的亚瑟。
“立香,我有事情要和您说。”
虽然看上去多少有些惊讶,但他还是很快收敛的的表情,扶住她的肩膀一脸认真地看着她。
“哈…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话说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啊…”
“…是关于绫香的事。听人说,您好像有点在意这个?”
之前和爱歌的对峙并不是毫无意义的,至少从她的话中明白了立香到底是在介意着什么——她并不是像她自己口中说的那样,对自己失去了兴趣,并不想见到自己——现在的态度很有可能只是因为爱歌的挑拨。
于是,从那天开始,亚瑟一直在寻找着这样和她说清楚的机会。
“嗯…?”
听到绫香的名字,立香的瞳孔明显放大了一圈,但很快还是低下头,想要挣脱他往前走,“…嘛、那种事,怎么样都好啦,现在我要去找爱歌…”
“不行,那孩子真的很危险…!”
亚瑟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把重重地摁在了墙壁上。
“…不过现在不说这个,您听我说,立香。”
“……”
“关于我之前和你说过的Garden的事…”
“不都说了这个怎么样都好了吗…?这个不就是代表你过去御主的东西吗?爱歌都告诉我了,Garden,就是沙条小姐吧?”
“不是、我是说…”
亚瑟抬起脸,像宝石一样的绿色眼睛在昏暗的走廊灯光下似乎包揽着万千星辰。
“Garden是传承之物。”
“诶?”
“我告诉您这个事,只是想让您知道,这个地方,教会了我,爱情是可以传承的。”
“我曾经迷茫过,不知道自己所做的是否是应当的,是否是正确的。”
“但是如今,我毫无迷茫。因为我确信地知道,就想要的就是您,我的未来,我的剑,这一切都属于您。”
“我将把我传承下来的所有的爱,完完整整的奉献给您。”
“啊…嗯…”
但是,即使是听到这样煽情的告白,立香的表情似乎也没什么变化。
她慢吞吞地从被子里摸出自己的手机,调出了她和爱歌的聊天页面。
“…嘛、你这么说我很感动没错啦…不过你现在在这里,其实是因为想要摸到我房间去的吧…?”
“不、那个…”
“爱歌有千里眼的啦,你别想抵赖了…她已经全部告诉我了… 包括你刚才会对我说的话…”
“诶?”
她一边看着手机屏幕,一边深深地叹了口气。
“本来只是试探一下你的,我还不是特别相信你今晚会来我这里、毕竟你好歹也算是我中意的骑士…但是…唉,果然那孩子的千里眼很准确的吗…啊、这么说的话,难道她之前和我说的你偷看我洗澡的事情也是真的了吗?”
“…等一等,虽然我刚才确实是想去你房间在你耳边告诉你这些…可是这只是战术啊…我绝对没有对您有想法的…!还有偷窥什么,那都是其他人干的事,我绝对是没有……”
“啊、爱歌说你带了…”
立香看了一眼手机的新消息,伸出手摸了摸亚瑟便服的荷包,意料之中地摸到了一个粉色的方形小袋。
“……这是什么?所以说你为什么要带着这种东西来我房间啦?”
“诶…等等…您听我解释啊…这个绝对不是我放进去的啊!不如说、真的要做的话…也用不到这个啦…不对、总之不是我啦…!”
看着立香手上举着的不知道从哪里出现的避孕套,亚瑟百口莫辩。

“哈哈,真是的,竟然连这种小把戏都没有注意到,Saber你真是失态啊…”
少女收起了手边转移魔术的术式,愉快地在床上翻滚着。
“嘛、不过这样的话,你也就没有威胁了吧…”
她停下动作,从枕头底下抽出之前在立香那里借到的迦勒底的灵基一览列表,开始一页一页地翻阅着。
“接下来除掉谁比较好呢…啊、是这个贤王、还是那个红衣的弓兵?”
“立香姐姐真是有人气啊…真是困扰呢…”
“不过算了、因为总有一天…嗯…”
“我会让你眼里只有我一个人的。”

END

【古代王】我陷入竹马和天降 # #拉二 #闪
想来求助一下大家应该怎么办。要说主题话,那差不多就是“我陷入竹马和天降”吧。 【1L】 请说! 【2L】 听起来好像、狗血啊…!期待! 【】 要说狗血话,确实也挺狗血。 是这样...
】摸个猫化all论坛体沙雕文 #拉二 #闪 #
原作者:ミカドド   -是我唯一有水平沙雕文 -全体猫化(基本),主人第一人称,差不多有拉二闪恩这么四个,很多地方不符合常识,作者没养过猫,可能问题会蛮多 -很可怜x -没完,有后续…等我...
】如果fgo情人节换像gbf那样策划会怎么样? #吉尔伽美什 # #罗马尼·阿基曼 #奥兹曼迪亚斯
年情人节剧情,在此基础上随着羁绊加深和时间发展往后另外编几个 还是就我经常会那三个人… 比拉二闪闪晚出一年所以只一个 最后有一个彩蛋 ()里是游戏里音效 【】是选项...
「梅林中心」梅林:没有,我没有被讨厌 #梅 #梅林 #梅林 #梅林曼 #梅闪
原作者:徐馜 · 霙   看2.6摩根语音集评论区有的脑洞 然后就当成樱13生贺(喂) 我亲爱撒库拉一桑47岁生日快乐(快去休息啊) 我= 虽然说是梅林中心但是感觉着最后还是...
】因为输掉赌约向交往中英灵提出分手会怎么样? # #FGO #闪 #恩
原作者:ミカドド   -心情不好突然想纯粹爽文 - 闪闪 和小恩三种情况 -大家都变成其他人 -不知道为什么觉得伊斯塔尔有点可怜 -那部分灵感来自p站某个本子...
+闪】藤丸同学烦恼(上) #
原作者:ミカドド   -和闪学paro -立香因为各种原因现在甚至喜欢女生多一点 -有成分,呆毛和是双胞胎姐弟 -上下篇,绝对不会突然成中长篇一类( 藤丸立香在第一次看见...
+闪】藤丸同学烦恼(下) #
原作者:ミカドド   -和闪学paro -立香因为各种原因现在甚至喜欢女生多一点 -有成分,呆毛和是双胞胎姐弟 “呀,藤丸同学。” 金发碧眼英国青年缓缓地地推着自行车走到...
】随手几个男英灵和婚后段子 #闪 #拉二 #恩
原作者:ミカドド   -突然想起来五分钟段子 -现paro,男英灵和结婚后一家三口段子x -闪闪拉二和小恩 -受我偏爱拉二部分还是很长( -本来想按惯例带个,但是,觉得他带孩子...
【all】这样做事绝对会被打哦 #梅林 # #
……” 这件事要从万圣节早上说起。这本来是平平无奇一天。 早上,一起床就被曼医生喊到医疗室,一边日常体检一边聊着最近特异点。 “嘛,总之又是万圣节特异点!到时候顺手带点伊利亲回来吧...
几个我喜欢男鯖正月背景小甜饼 #拉二 #天草 #梅林
,现pa(大概),1v1小甜饼,人物设定关系都不一样。天草那里提到一点点点点仅仅只是玩语音梗+幕间梗女帝。 -好像没啥大雷点,好久没这种就特别想。就无脑甜,大家凑合看吧。   天草...
】摸一个all关于这次2.3剧情沉迷长恭哥哥和政哥哥被抓包短打
】 嗯?没人在吗?   【】 看到这个网站就注册进来… 是新什么迦勒底职员树洞之类吗…? 话说诶 今天和长恭先生呆一个下午,你们说怎么会有怎么好男人 和某些家伙,完全不一样 还有异闻...
】断断续续摸出来乙女向all短打爽文
原作者:ミカドド   -如标题,剧情差不多是一张便条引发惨案 -大家都喜欢,无脑爽文,没有逻辑 -有百合向情节 -嘛,不过有具体描写还是我常那几个啦 没问题话⬇️ 【今天晚上来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