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哒子】写了几个我喜欢的男鯖咕哒正月背景的小甜饼 #拉二咕哒 #天草咕哒 #梅林咕哒

sodasinei 2021-07-21

原作者:ミカドド

 

-差不多就天草咕,拉二咕,梅咕这三个…什么?不知道我也喜欢天草咕?我喜欢的,一直很喜欢。几次说想写但是都没机会。但因为真是第一次写,所以我心里没啥数,可能ooc吧

-平行世界,现pa(大概),1v1的小甜饼,人物的设定的关系都不一样。天草那里提到了一点点点点仅仅只是玩语音梗+幕间梗的女帝。

-好像没啥大雷点,好久没写这种就特别想写。就无脑甜,大家凑合看吧。

 

天草咕哒 

 

“…那个、天草同学!其实我一直都对你…那个、如果可以的话…”

“可以哦。”

“诶?”

“藤丸君的意思,是要想和我交往的意思吗。可以哦。”

 

立香愣愣地抬起头,看着自己眼前还礼貌地和自己保持着距离的白发少年,怀疑自己是不是耳朵出了问题。

她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告白成功——不如说如果但凡有一点希望她都不会愚蠢地接受梅芙的惩罚游戏。她甚至在怀疑这是不是自己那个总是以玩弄男人为乐的亲友抓住了这位总是一本正经过了头的学生会长的什么把柄,两个人联手在这年末的最后一天给她一个超大的“惊喜”。

 

因为在上周末联队电子游戏里惨败,积分最少严重拖了队友们后腿的立香被要求接受惩罚游戏,结果几个人一番讨论,便要求她向学校里一直被众人当作“高岭之花”一般存在的学生会长天草四郎告白。

——什么嘛…根本就是对面那个叫“Shiro”的家伙强到过头了,还一直在针对我…

——不过还好是和天草会长告白,没可能的啦,去敷衍几句被拒绝一下应该就能开溜了吧…

 

明明应该是这样的。

 

“那个…”

立香移开眼神,有点尴尬地朝他笑着,脑子里飞快地想着应该找什么借口糊弄过去,没想到在这时候,站在对面的少年又冷不丁地来了一句。

“怎么了?千万别这个时候说什么,其实刚才是认错人,或者是在玩惩罚游戏什么之类的失礼的事情喔?”

 

——呜哇…

——好可怕…

立香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年轻的学生会长眉眼弯弯地,似乎丝毫没有生气的意思——然而琥珀色的眸子里却丝毫没有笑意,即使他还没有真正说出威胁的话,她已经感到自己裸露的脖子凉飕飕的了。

 

“不…绝对没有!”

出自人类趋利避害的本能,立香几乎是下一秒就瞬答出了否定的答案。这不仅让她失去了最后反悔的机会,还不得不用更多的谎言来圆已经说出口的话。

 

“那藤丸同学想说的是?”

“诶…我是说、对…d、dat、对,约会吧!放假的时候!”

 

事情就这么不明不白定了下来。

 

学生会长天草四郎对于立香所就读的学校来说,从来都是高不可攀的存在。

实际上这个形容并不怎么符合不符合他的第一印象的。他的长相并不那么的出众,身材也并不十分出挑,总是把制服扣扣到最上面的一颗,有时候还会戴上黑框眼镜——总而言之,看上去和一般人对男子高中生的印象并没有什么两样——前提是你不知道他几乎科科满点的成绩,堆到学生会办公室的储物柜都塞不下的奖杯奖状,还有拿几大箱被他拒绝的女性所写给他的情书——说他是“天才中的天才”都不为过。

并且,即使他总是带着使人亲近的温和笑容,对谁都是那么和蔼可亲,但却又实际上和谁都保持着相当的距离,似乎并没有去信任周围人的打算。虽然一般的举止好像是很好说话,但那种浑然天成的领袖者气质反而会让人觉得深不见底毛骨悚然。

追求绝对,自成一套常人难以理解的价值观,自诩是普通人又居高临下地俯视所有人,还是个不得了的天才中的天才———

这种人会谈恋爱才奇怪吧。

嘛,虽然“朋友”和“伙伴”很多就是了。

 

立香不由得这样腹诽着,然后想着自己似乎正在和“这种人”“约会”,名义上还是他的“女朋友”,连忙拍了拍脸,把这种想法姑且从脑子里赶了出去。

“吃冰淇淋吗?记得之前在美食杂志上有一家店不错…”

“可是现在是冬天诶…好冷…”

“啊、对哦…”

 

少年褐色的脸颊微微变红了一点,手一会揣进兜里,一会又拿出来握住,一副相当窘迫的样子——因此也暴露了冰淇淋的问题只是他想要随意开启的话题——结果大失败。

——呜哇,这家伙,意外的是草食系吗

——不对,不如说这样的禁欲系男生本来就是草食系才是王道吧…!

 

立香在心里暗自琢磨着,不知不觉地就提高了对天草的评价。并且又增多了一点“梅芙抓住了天草同学的把柄让他一起来恶整我的”可能性。

 

“…不吃冰淇凌的话,这个天气…拉面?”

“约会吃拉面…实在有点…”

“嗯、那…”

“边走边看看吧。”

 

新年伊始,商业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很是多,并且不少都是带着孩子全家出游的夫妇或是年轻的情侣,远远至少隔着一个人的位置走路的两个人反而变得有些另类,但两个人都没有拉近距离的打算,一个是因为不好意思,而另一个——正在全副武装地准备迎接着亲友的“新年惩罚游戏”。

 

——会是怎么出现呢?

——突然在大马路上给我一巴掌说,“竟然敢抢我男人你这个偷腥猫?”

——不,梅芙酱对我的话,大概还是指着天草同学说,“明明他都可以为什么我不行…?明明在床上你说过——”啊、不敢想了

——但是这样的话、天草同学的作用是什么呢?

——突然给我一个礼物打开之后是学生会特别印刷的数学备考指导?…之类的?

 

“诶…啊?!”

正当立香胡思乱想,意识都飞到九霄云外之际,一股人流从分叉口的商店涌了出来,她一晃神就瞬间被挤出了好几米远,当她觉得自己就要这样和天草走散的时候,一只温暖的大手握住了她的手掌。

 

“没事吧?”

“…没事…”

 

她愣愣地盯着少年琥珀色的眸子看了一会——然后两个人同时红了脸——在这之后也没有再松开对方的手。

“抓紧我,不要走散了哦。这个地方人很多啊…可以的话,下次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吧…”

“嗯…”

 

大概是他的体温顺着手心流转到了她的身上,她突然觉得心里暖暖的。

 

结果,两个人在新年第一天的约会意外的普通,没有想象中的亲友来捣乱,也没有什么新的花样。就像普通的高中生情侣一样在甜品店和杂货铺度过了一个下午。

只是到了最后的最后,少年借着互换奶昔的让她回头的空档,冷不防地低头吻住了她的嘴。

灵巧的舌头轻而易举就顶开毫无防备的唇瓣,带动起她僵硬的舌头,和他的纠缠在一起。可可味和柑橘味的奶昔在两人的唇舌之间搅拌混合在一起,弄得立香晕乎乎的,甜腻得大脑都快要当机了。

 

“今年剩下的日子也要请多指教了。”

她隐约地听见少年这样说道。

 

——这家伙,果然还是肉食系啊!!!!!

——————

“所以说,这个故事,就是爸爸你把橘皮煮进可可里的理由?是要纪念你和妈妈的初吻…?!这种事情我完全没有听说过啊!而且…爸爸怎么听起来你都很可疑好吗?!”

黑发金眼——总之一眼就能被人看出来是天草家夫妇俩的孩子的小男生盯着眼前不知道怎么形容的甜品,一边坐在餐椅上大声抱怨道。

站在他身边的父亲,天草四郎正举着一把不知道什么用的水果刀微笑地一言不发地站在他的后面,场景看上去让人不寒而栗。而他的妻子,天草立香正一边叠着衣服见怪不怪地看着两人,嘴里还继续着刚才没有说完的话题。

 

“你爸不是可疑,是有罪定论。他不是不会料理,肯定是在报复你之前把巧克豆放到他座位底下啦。你知道吗,那个最开始导致我玩惩罚游戏的【Shiro】就是他,以学生会长的权限说可以给梅芙酱,某个帅哥转学生资料,所以让我来和他告白的也是他——这还是我最近才知道的,啊啊啊啊,生米都煮成熟饭了至今为止知道什么我都不吃惊了呢——”

 

“嗯——是这样吗?实际上,立香,你最开始,国中的时候在游戏里第一个结婚对象,和你一起组队了半年,结果被你甩了的那个人是我哦?”

男人擦了擦手,面不改色地爆出来一个惊天大新闻。

“诶诶诶诶诶诶,什么?!”

“…啊,不过之后满世界追杀你和你第三个结婚对象,每次看到你就把你们打下线的那个也是我啦…嘛,不过我都是为了你的学习啦,不要沉迷游戏比较好哦?”

“诶???等等,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都给我说出来啦!!!”

“你这个家伙到底还隐瞒了多少事!!”

 

“秘密哦。”

“哈?!四郎你这个笨蛋…!不要随便当着孩子的面亲上来啦!”

 

—————-

说起来有一个小彩蛋放在这。

天草在学生会的秘书是女帝,咕哒有时候会觉得他们两个身影好像和什么重叠了一样,就莫名觉得他们在另外的世界也许会是对彼此就十分重要的人。开始倒是没什么,结婚之后咕哒就有点好奇,就去问天草和女帝到底啥关系。

天草:这是秘密。

咕哒:?我是你老婆现在关于这个还有秘密

天草:是,这是我的错,所以我接受惩罚。(脸红)

咕哒:???

咕哒:那你去打扫厕所吧。

咕哒:对着我笑也没用,修女服什么我是绝对不会再穿的啦…?!什么,天之杯的礼装也可以…那是什么?!不对,这是对你的惩罚吧??四郎你这个闷骚!!!笨蛋!!!!

 

拉二咕哒

 

奥兹曼迪亚斯靠在神社外的大树上,一边用手机翻看着新闻,一边等待着新婚的小妻子从排着长长队伍的卫生间里出来。

“呜哇,那个人、超帅…”

“不是吧、这么好看…是外国的模特吗…”

“是吧是吧,呜哇那种肤色下的腹肌…想想就…鼻血…”

 

他模特般的身材和长相引得无数路人频频侧目,甚至还有人停下来去搭讪试图去求取联系方式,但自然也失望而归——新婚燕尔的男人现在眼里除了自己的妻子容不下任何女人。

 

奥兹曼迪亚斯一直是个急脾气的人,无论是在工作上还是在生活上,从来都是雷厉风行的。但现在足足等了二十多分钟的他脸上却没有什么焦躁之色,只是安静地站在原地——如果被他的某个金发恶友看到大概会笑到腰都直不起来吧。

 

又过了十几分钟,他的妻子——藤丸立香,才提着和服的裙子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快到他跟前时,还脚一滑往前一扑——还好他及时伸出手,稳稳地把她抱进了怀里。

“怎么?立香,还是白天就这么迫不及待了?…明明昨天晚上还一直叫腰痛…”

他坏心眼地在她耳边吹了口气,手指意有所指地慢慢从腰部滑到了她的臀部下方,吓得她一个激灵从他怀里挣扎了出来,往后退了几步。

“不行、奥兹曼,至少在这种地方不行…”

“嗯?”

 

本只是想逗弄一下她,并没有其他意思的男人有些疑惑地看着自己的小妻子,察觉到她愈加涨红的脸颊的时候恍然大悟地大笑出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还真是会想啊,立香!原来你喜欢这种被人看的play吗!!”

“…声音、声音太大了啦…”

 

大到离谱的嗓门让更多人朝他这边看了过来,这下更是羞得立香直接想挖个地洞直接钻进去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过放心,余妻子在床上的可爱让余一个人看到就足够了!”

“呜哇,不要再说了…”

“容易害羞这一点也是,可爱!”

“…够了啦。”

 

在一番波折之后,两个人终于是拌着嘴往本来的目的地,神社的大殿走过去。

虽然很多人都说看不出来,但其实奥兹曼迪亚斯和立香已经是交往了五年了,只是因为各种原因才拖到近期才结婚——他们俩不管什么时候在人前总是一副热恋情侣的样子,不知不觉地就开始旁若无人地腻歪。尤其是奥兹曼迪亚斯,平时举止都十分有王者气概,高高在上目中无人,只要和立香在一起就会完全变个样子,像个牛皮糖一样黏在她身上,恨不得每时每刻都和她呆在一起。

“…说起来,奥兹曼,今天算是我们结婚之后一起度过的第一个新年呢——”

“哈哈哈,是啊。不过以后还会有很多就是了。”

 

两个人的手已经自然而然地十指相扣地握在了一起——虽然立香怎么都不太能习惯在公共场合这样做,但在丈夫的“锻炼”下她的脸皮已经厚了不少,拼命地无视掉了周围人看过来的目光,跟着他一起走到了殿前。

大概是时间大多数昨天前来迎新年的人都回去了,大殿前的人反而不多。外国出身的奥兹曼迪亚斯不太明白日本的祈祷方式,还是立香往供奉箱里投了几枚硬币,拉着他站到后面一点的位置双手合十对神明许愿。

“希望新的一年大家都可以身体健康…嗯、还有,想和奥兹曼一直在一起。”

她在心里默念道。

奥兹曼迪亚斯侧过头,看着在清晨的微光下闭着眼睛,似乎在拼尽全力许愿想要把心愿传达给神明的新婚妻子,不由得露出了温柔的笑容。

他知道,这样的脸,他在这之后的每个早晨都能看到。这样的她,每天都会在他的怀中醒来。

仅仅是这样想着,他就觉得无比幸福了。

 

“喂——奥兹曼,你别总看着我啦,好歹也向神明许个愿望吧!”

看着自己的丈夫的心思似乎并没有在许愿上,立香不满地嘟起了嘴。

“哼…神明什么…”

奥兹曼迪亚斯本身是不相信“神明”的——因为在他的价值观中,他自己便是神,但是在心爱的妻子的催促下,他还是转过身,朝向了大殿的方向。

 

“…嗯,那就保佑余和立香新的一年能生五个孩子吧!”

 

“奥兹曼——许愿什么,说出来就不灵了哦——”

“等等,你刚刚说什么,五、五个孩子?!不要吧——太强人所难了!!!”

 

梅林咕哒

 

“诶,新年的温泉旅行?”

藤丸立香从自家“使魔”的手中接过两张温泉旅馆接待劵,狐疑地看着怎么看都像没安着好心的对方,“…你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嘛——今天去商业街的时候抽了个奖顺手就中了,顺带一提还是混浴来着喔,大哥哥啊,最近想看女孩子们的身体好久——”

大咧咧坐在立香床上,像是从什么幻想游戏里走出来的白发美青年似乎很陶醉在胸前比划了一个鼓起的形状,然而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自己的主人一脚蹬到了旁边去。

 

“…那怎么可能带你去啊!!”

“诶——立香君还真是粗暴,粗暴的女孩子是没人会要的!”

“那也轮不到梅林你来说吧!!”

 

“梅林”,拥有着这个传说中“亚瑟王”御用魔术师名字的奇妙青年是正在时钟塔在读的魔术师藤丸立香在召唤授课时召唤出来的使魔。

说实话,立香并没有什么魔术天赋,魔术回路也几乎为零,几乎所有实战相关的课的成绩她都是垫底的。因此看到召唤阵里冒出来这么“一大只”的“东西”的时候实在是吓了一跳。

别人同学召唤出来的都是动物类的精灵,而她却召唤出来了一个脚底开花,耳朵是六角花瓣的——大概是蝾螈精?这让一直想要合法拥有一只可爱宠物的立香实在有点失望,不过也托他的福,她今年的考试终于不用全科挂红灯了。

从那天开始,自称叫作“梅林”的使魔便寸步不离地跟着他,抱着书本冒冒失失走在学校走廊上的少女后面跟着一个踩着粉色花瓣的白发男人不可谓是时钟塔的一大风景了。还好梅林很强,强到可以在立香反应过来的时候把前来挑衅她的人全部笑眯眯地打趴下,帮她解决了不少麻烦。

但喂养使魔也是需要代价的——在义正严辞拒绝了梅林的体液补魔要求后,立香只得当起了自己使魔的保姆,照顾他的起居和生活。

这次也是,因为新年放假回家,不可能把梅林一个人留在英国,于是只能把他一起捎回了家。在母亲“找了个这么个高大帅的男朋友啊就是发型有点怪但是我们绝对不会打扰你们的记得做好安全措施”的慈爱眼神下,把关进了房间里。

梅林自然也不是什么能闲着的人,就一天时间就看完了立香电脑硬盘和床底下的私藏品,然后以她男朋友的身份出去把她家周围的女性无论年龄大小身份如何全都勾搭了一个遍——立香现在出个门都能看到某个她只是有着几面之缘的大妈娇羞地看着她,“你那外国男朋友嘴真甜。”

 

——呸,什么男朋友

——人类怎么和蝾螈谈恋爱

 

虽然心里这么想但脸上也只能陪着笑,回去无论怎么警告自己的使魔他都笑眯眯地把自己的话全部当耳边风。这次的温泉劵也不知道是哪位塞给他的——

 

“…立香君,既然都来这边了,不去混浴玩玩一点意思都没有嘛——”

被主人一个人丢在男浴池那边的梅林发出了不满的抱怨声。

 

最后立香姑且还是因为劵毕竟是他拿到的这一点勉强带他一起来了温泉旅行,一路上实在是遭遇了不少的波折

比如这个票其实是情侣使用限定的,比如在服务员小姐暧昧的眼神中打开房间的门发现只有一张榻榻米,比如在榻榻米旁边的柜子里发现了不可言说的东西,比如在洗完澡出来发现梅林正在挥舞着粉色的〇〇。

 

总之最后把那家伙拖进男浴池,自己再泡下来实在是费了不少力气。

立香叹了口气,懒得再去搭理隔壁使魔的碎碎念,放松地靠在了温泉的边缘上,突然觉得现在这场景真是奇妙。

 

——梅林,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呢…

 

她往水里缩了一点,浮上来的位置冒出了一大团咕噜咕噜的气泡。

最近安静的时候一直在想这个,自己的使魔的实际上至今都不明,为什么会回应自己的召唤也未知。梅林的确很强,强到离谱的程度,而自己这样的魔术师召唤出这样强大的存在,到底是福是祸呢?而梅林又会留在自己身边多久呢——不知不觉之间,即使是嘴上说着嫌弃,她已经习惯这个人在自己身边存在了。

 

“我说,梅林、诶、啊————?!”

“嗯…怎么了吗?”

正当悲春伤秋中的少女准备向自己的使魔吐露出自己心思的时候,对方却从她面前的水下钻了出来了,像个没事人一样捏上了她的胸。

“你呀,意外地很有料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给我放手啊!你是怎么过来了啊!!这是女池啊!!”

“嘛,反正都时候立香君,怕你寂寞就过来了呀!”

白发的男人笑眯眯地说得一脸理所当然。

“不要啊!!!给我出去啦!!!!”

 

在立香拼命的抗议,拿出主人的威严来压制梅林都没有作用之后,自知实际上自己也打不过他的立香只得气呼呼地随着他高兴被他抱在怀里泡完了全程。

因为之前的考试和回家的颠簸,最近的立香实际上精神已经到达了极限,靠在梅林带有花香气息的结实胸膛上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到了这里你还是什么爱逞强啊。”

青年握住她的左手,轻轻抚摸着她曾经有着“令咒”的手背,露出了怀念的表情。

在人理修复结束之后,御主藤丸立香被消除了所有记忆回到了人类社会之中。她之后收到的时钟塔的入学信也只是继续监视她的一个手段。

她忘掉了迦勒底的一切,忘掉了修复人理的一切,也自然忘掉了那个承诺过会在她身边一直守护着她的男人。

梅林至今也不明白自己对立香到底抱有怎么样的想法,但是他也知道,他想要陪伴在她身边的感情是货真价实的。

于是他再一次离开了尽头之塔,来到了她的身边——这已经是他这样做的第二次了,但他相信也会是最后一次。

因为这一次,他绝不会放手了。

 

“愿您的前路布满花之祝福,My lord。”

他这样说着,然后在熟睡的少女的额头上轻轻落下了一个吻。

】摸cp类似老爸老妈罗曼史这样短打 # #闪 #恩 #梅林
原作者:ミカドド   -很短,有四英灵这样吧,梅林和闪,古代王两人是共用一个背景 -是以两孩子视角(差不多是11岁早熟国高年级生人设)描写cp过去和现在事情感觉...
】随手英灵和婚后段子 #闪 # #恩
原作者:ミカドド   -突然想起来五分钟段子 -现paro,英灵和结婚后一家三口段子x -闪闪恩 -受偏爱部分还是很长( -本来想按惯例带旧剑,但是,觉得他带孩子...
【古代王陷入竹马和修罗场 # # #闪
原作者:ミカドド   在赶圣杯下篇途中群里聊到梗,觉得很有趣就先赶出来 正好来慰藉一下幕间2给带来伤痛吧( 真感觉官方太不友好 哎 论坛体,乙女向,+闪,ooc,...
【all/娱乐圈(?)818论坛体】一起扒一扒被迦勒底娱乐女老板潜规则过星们吧 # #闪
原作者:ミカドド   隔壁那个苦情戏实在打不下去,实在腻这个梗,总觉这个套路都快缓缓…反正结局是he放心啦,让来摸沙雕文再把政那个坑填 -论坛体,很雷,大背景是从...
】摸猫化all论坛体沙雕文 # #闪 #旧剑
原作者:ミカドド   -是唯一有水平沙雕文 -全体猫化(基本),主人第一人称,差不多有闪恩旧剑这么四,很多地方不符合常识,作者没养过猫,可能问题会蛮多 -很可怜x -没完,有后续…等...
】为了养肾随手相亲梗all短篇爽文
原作者:ミカドド   -虽然好像说过在完某三文之前不开其他坑,但是一发完结短篇不算坑吧(声,还是害怕连续开车疲劳驾驶会出车祸啊(x -剧情很简单,全篇都在吐槽,大家都喜欢,无脑后宫...
】如果fgo情人节换像gbf那样策划会怎么样? #吉尔伽美什 #旧剑 #罗马尼·阿基曼 #奥兹曼迪亚斯
年情人节剧情,在此基础上随着羁绊加深和时间发展往后另外编 还是就经常会那三人… 旧剑比闪闪晚出一年所以只一个 最后有一个罗曼彩蛋 ()里是游戏里音效 【】是选项...
英灵因为鸡毛蒜皮事吃醋会是怎样
原作者:ミカドド   -说到底就是对怀有恋爱感情英灵吃醋样子 -反正也就那么人() -起因是很无聊事 -有用○○代指东西 -很短 -完这就去开赌场车 “啊…○○君真...
梅林】我们将进入充满曙光坟墓 # #fgo
原作者:徐馜 · 霙   是足以跟隔壁片场夏油杰聊聊对社会绝望。 说白就是因为手丧病罢了( 塞私设: 士郎走是saber线,但是因为参加过圣杯战争(而且貌似胜利),所以前往阿瓦隆...
】全体猫化all后续 # #恩
是天使啊! 然后从此之后,恩和伊斯塔尔好像只要在地方就勉强能和平相处,一时候还能耐着性面对面地不会吵架,有一次本来两人还在装着友好关系,稍微离开一下两人视线,伊斯塔尔就狠狠地咬...
【all】这样做事绝对会被打哦 #梅林 # #罗曼
原作者:徐馜 · 霙   其实不知道该怎么打tag,但总之是一个梅林,罗曼为主同时夹杂群宠(?)故事。 实则是box一览(   梅林在万圣节和御主开玩笑。 然后他大夏天从南极六...
梅林中心」梅林:没有,没有被讨厌 #梅剑 #梅林 #梅林旧剑 #梅林罗曼 #梅闪
原作者:徐馜 · 霙   看2.6摩根语音集评论区有的脑洞 然后就当成樱13生贺(喂) 亲爱撒库一桑47岁生日快乐(快去休息啊) = 虽然说是梅林中心但是感觉着最后还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