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油杰x你】盘星教教主的女友会是肥橘吗? #咒术回战乙女向

sodasinei 2021-07-21

原作者:ミカドド

 

-夏油杰x你

-完全走玉碎篇+0卷原作路线,女主被夏油杀妻证道后变成猫了()

-一般人女主,微胖吐槽役JK

 

没问题的话⬇️

 

01

 

沙朗斯基说,某种意义上,世界本身就是它自己看不透的档案——地球上一切有生命和无生命的物质,都是一个无比庞大,没完没了的记录系统的文件,这个系统不断尝试以过去的历史为鉴、从中得出结论,分类则无异于,把看似客观的结构安排给演化系统无尽的混乱。

在这个档案里似乎什么都不会丢失,因为能量不变,任何事物似乎都会在某处留下痕迹。

 

但是,你作为人类的个体文件,却是不知何时毫无道理地产生了异变。

你变成了一只猫。

一只和你很像的,普普通通的橘色肥猫。

 

02

 

你从你的尸体的校服外套里钻出来,可怜巴巴的怂着耳朵,身上还沾着血迹。

你仰望着眼前的身材修长的黑发少年,他同样在看着你,脸色阴沉,身上环绕着不详的气息。

他的身后盘旋着一个有着巨大的眼睛的扭曲黑影,它的手上还捏着的你的心脏。

对了,你想起来了。

你好像被这个人——夏油杰,你的恋人杀害了。

 

03

 

“……”

为什么他要杀掉你,完全没有头绪。

不如说和他相处的这一年多时间中,你完全不觉得他是会杀人的这种人。

杰虽然性格有些偏执,但是个温柔的人——你一直是这样觉得的。

 

你和他是在某个都内的养老设施中认识的。

那时候的你刚刚进入高中,在友人的邀请下加入了周末的义工活动。他急匆匆地从楼上下来,撞翻了你手上浇花的水壶。

你被淋了一身湿,白色的校服被浸得发透。

你本来身材就微胖,单薄的布料紧紧贴着你的皮肤,让你手臂与肚子上多余的软肉一览无余。甚至隐隐能你昨天才新买的那件蓝色碎花内衣。

 

“呜哇,肉都露出来了!”

“姐姐看上去好逊啊!”

 

几个设施里的熊孩子围着你哄笑着。

夏油杰将他的校服外套披在你身上,上面还带着淡淡的烟草味。

“对不起,我赶时间。”

他温和地朝你笑着,用手帕细心地擦掉了你头发和脸上的水渍。

“没事吧?”

 

“嗯,我没事。”

你看着他棱角分明,清秀明朗的五官,呆呆地摇了摇头。

 

04

 

先喜欢上他的是你。

先告白的也是你。

 

见色起意是所有人类的本能。

而夏油杰长在你所有喜欢的点上。

你喜欢他挺拔的身材,喜欢他清秀淡薄的五官,喜欢他如沐春风般的声线,喜欢他指节分明的手掌,喜欢他的一切。

 

在和他认识了两个月之后,你在情人节约他出来,在池袋的甜品店里送了他一盒粉色心形包装的巧克力。

 

“这是本命巧克力。”

你说。

他愣了一下,然后笑了。

“这么随便吗,我还以为本命巧克力都要手制呢。”

 

你以为他会拒绝,但他却大大方方地接了下来。拆开简单的纸壳包装,在你面前吃下了一颗。

 

“很甜啊。”

他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

 

05

 

从这天起,你们就算开始交往了。

你用1000円买来的巧克力换来了一个回头率超高的盐系帅哥男朋友,你觉得自己赚大了。

 

和所有普通的高中生恋人一样,你们周一到周六煲电话粥,周日出门约会看电影吃饭。

他喜欢吃荞麦面,但依然迁就着和你一起去甜食店和烤肉店。生日和纪念日就送你礼物,价值不高,但都是你喜欢的,能看出挑选得非常用心。

 

夏油杰说,他也很喜欢你。

喜欢你看着他眼睛闪闪发光的样子,喜欢和你接吻的时候嘴里橘子糖的味道,喜欢你讲话的时候雀跃的样子,喜欢和你在一起。

 

“你不嫌弃我胖吗。”

某天约会的时候,你百无聊赖地问他。

他从背后环住你,捏了把你肚子上的软肉,贴在你肩上深深地吸一口气。

 

“没有喔,肉肉的捏起来很舒服。而且你也不算胖呀。”

 

他好像很喜欢你的身上的味道。夏油杰告诉你,这是基因所决定的。

含有荷尔蒙的个性生理气味是伴随第二特征完善并在青春发育成熟后逐渐出现的。当与心仪的异性相遇的时候,就会被这种几乎觉察不到的气味吸引。

 

“诶——但是,杰君长得很好看啊,身材又好。这么下去总会有人说我配不上你的。”

 

你撒娇般地说道。

 

“没有啊。”

他松开你,摁住你的肩膀把你转过去。

眉眼弯弯地看着你。

 

“即使是很平凡的弱者,也有相当的可贵之处。”

他摸着你的脸,把你的鬓发抹到耳后。你感觉从刚才就一直嗡嗡作响的大脑猛地轻松了下来。

“我啊,会一直保护你的。因为这是我生来就具有的责任。”

 

06

 

当时的你听完这话还感动了好长一段时间。

毕竟你只是馋他的身体,他却说欣赏你的灵魂。

少女漫画中,公主和骑士的故事,原来真的会发生在现实中吗。

 

但你忘了,你哪里是公主。

自然也不会对你忠心耿耿的骑士。

 

说爱你的那个人毫不犹豫地杀了你——在你看见他的背影,试图奔向他的瞬间。你甚至没有看清他的动作就倒在血泊中。

他冷漠地看着你的尸体,擦了擦手上的血,一言不发。

 

直到变成了猫后,你才总算明白了,你的男朋友为什么常常会伴随着一股阴暗,不详的味道。

那些奇形怪状的东西原来一直在他的身边吗?

你看着你自己还淌着血的心脏。

不,说是“在”还不准确。

他大概是能操控它们吧——能操控它们杀了你。

 

你之前觉得他说什么强者,弱者之类的东西,只不过是DK的自我意识过剩而已——原来你在他眼里,真的是不值一提弱小到一击必杀的存在啊。

 

但你还是想不到他为什么要杀你。

是发现了你抽屉里用偷画的他和他那个白毛朋友的◯◯漫画吗?

但那个火柴人风格的画风你都没有自信分清上面的人谁是谁。

还是发现了你上锁的博客里写满了对他身体的觊觎和意淫?毕竟你把◯◯网站上通贩的◯爱玩具往他身上全部尝试了一遍。

但自从你开始备考之后,你再也没登陆过那个网站。

 

入夏以来,你准备着升学考试,而他也突然变得很忙,你们没有时间见面,自然也没有产生什么矛盾。

 

你还记得上次约会还是在七月。

那天他的吻没有烟草味,却是异常的苦涩,像是高浓度的朗姆酒,令人沉醉而眩晕。

 

恋爱的夏天不应该阴沉而苦涩的。

 

天上开始飘起了雨。

你低低地喵了一声,感觉有点冷。

 

07

 

“你是走丢了?”

 

也许是没想到一只肥猫会从尸体里爬出来,夏油杰错愕地看了你一会,然后把你从地上抱了起来。

 

他面带笑容,眼睛里却是暗得深不见底。

从前你觉得他的样子有几分像企鹅,现在只觉得他完全是只狐狸。

吃猫的那种。

 

“要和我回家,成为我的家人吗?”

 

他平和地向你问道,脸上还沾着你刚才溅出来的血迹。

 

没有人会相信刚杀了自己的家伙。

你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具体表现为惊叫着挠了他一爪子,趁他吃痛的间隙跳到地上窜进了树丛里。

 

08

 

你之前有多喜欢夏油杰,现在就有多害怕他。

 

他没有追上来。

你蜷缩在灌木丛里,看着他把你的尸体塞进了一只消瘦的肉虫子的嘴里。

虫子吃吞得很吃力,你看的胆战心惊,担心他在你面前上演电◯惊魂把你大卸八块。

万幸的是,虫子很争气,好歹给你留了个全尸。

在处理完这些后之后,他点了一根烟,留在原地站了很久。

雨水把地上的血迹冲刷掉,猩红的颜色逐渐变淡,顺着水泥地上的车轴印流向人行道旁的下水道口。

 

离开之前,他蹲下身,在你倒下的地方留下了什么。

你抖了抖毛上的雨水,直到他的身影消失了才一瘸一拐地走出去。

 

那是一颗他常买给你的,你最喜欢吃的橘子糖。

 

09

 

你在街道上徘徊了一整天,才在浑浑噩噩地走到父母为你租住的学生公寓楼下。

望着比平时高了几倍多的阶梯,你知道自己已经无家可归了。

你的钥匙和身份证明都被夏油杰带走了——何况就算你有这些东西,作为一只猫,你也进不了家门。

 

你的肚子饿到咕咕直叫,你在蹲在门口叫了一会,尝试着唤出几个好心人喂你一口牛奶和鱼干。

但你等来的是公寓的管理员大爷,他把浑身泥泞的你提起来,丢到了公寓楼外面。

 

10

 

夏油杰来的时候你正卡在空调管道里挣扎着。

你花了大半天的时间摸清了管理员的出没规律,终于趁他不注意的时候溜进了大楼,在家门口徘徊了一阵之后,你从楼顶翻到了阳台,试图从空调外机旁的洞里钻进家中。

 

你头探进去才想起来,去年你为了防治蟑螂,用水泥把里面堵死了。

 

你头卡在里面,肥大的猫屁股堵在外面,你拼命地蹬着小短腿想要出去,但饿了一天的你实在是没有力气,管道里又窄又黑,还有一股浓浓的氟利昂味道。

在你觉得你的猫生就要葬送在这里的时候,一双熟悉的大手把你拽了出来。

 

昨天才杀了你的男朋友拎着一袋你最喜欢吃的牡丹虾,抱着你用钥匙熟练地打开了你家公寓的大门。从冰箱里倒出一盒牛奶,把虾处理好放在碗里喂给你。

 

这次你没有拒绝他。

你一天一夜都没吃东西了,身上全都是灰,饿得病怏怏的。抱着就算死也不能当个饿死鬼,你把碗里的东西一扫而空。

 

夏油杰坐在沙发上,旁边静静地看着你狼吞虎咽。就像有时候和你约会时一样,寡言而体贴。

你想起来,之前你们在一起的时候,遇到海鲜类的食物,他也都是这样,把壳剥好喂给你吃。

 

11

 

夏油杰在你的房间里坐了很久,你一直警惕的盯着他,但还好他没有对死人的遗物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你最终还是屈服了。

毕竟目前为止,愿意收养你这只笨手笨脚好吃懒做的肥橘的人,只有他一个。

 

他抱在怀里的时候,你没有挣扎。你带着你出了门,穿过大楼之间的巷道,走在新宿人来人往的大街上。

 

“解释清楚,杰。”

 

白发的少年挡在了你们的面前。

他脸上青筋凸起,面色激怒,如同天空般的青蓝色眸子中迸发出过量的情绪。

 

你认识他,这是你男朋友最好的朋友,五条悟。

你们三人之前在一起出去玩过,每次都是他吵着要跟来的。是一只特别好看但也特别麻烦的。

 

你还是第一次看见他露出这样认真的表情。

 

“硝子都告诉你了吧。”

夏油杰的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他笑得很平静,像是在讲明天早饭要吃什么一样,“除此之外,我没有要补充的了。”

 

“所以是要杀了咒术师以外的所有人?双亲和你女朋友也不例外?!你不是前几天还在炫耀女朋友,说要把她带回去见你爸妈吗?”

 

“总不能只把他们特殊对待吧?”

说话的时候他摸了摸你的脑袋。

“而且我的亲人也不止他们了。”

 

“我没在问这个,不是说不作无意义的杀生吗?”

五条悟的表情变得更扭曲了。

 

“有意义啊,也有含义啊。”

他叹了口气,“甚至连大义都有。”

 

之后他们还争执了一些你不明白的事情,五条悟像是想要动手,但夏油杰却是没有再和他纠缠,转身没入了人群之中。

 

不——你也不是完全听不懂,只是若是若非地,似乎明白,也似乎不明白。

至少你知道了,他杀掉你并不是出自纯粹的恶意。

夏油杰是个脆弱而固执的人。

 

新宿是东京人流量最大的区域之一,每天至少有300万人穿梭在这条繁华的街道上。

他们,包括所有人,就像河里的水滴,彼此既近在咫尺却又远在天边,汇聚成一条无名的溪流,向着海洋流去。一切事物都短暂易逝,一切都无关紧要。

 

后来他又带着你去了位于东京都厅的附近的某个宗教机构。

他换上了你从未见过的僧袍,并以令人毛骨悚然的暴力手段统治了这座教会。

 

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你被抱在某个幼小少女的怀里,看着台上那血肉模糊的肉块,看着台下惊恐万分却又无处可逃的董事和信徒。

 

夏油杰表情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如同神明看着牲畜一般。

 

毛姆在《面纱》里写道,人类荒唐地把世间事看得太重,让自己和他人都过得不快乐,似乎挺可悲的。

 

夏油杰,你抬眼看向他,你曾经说过平凡之人也有可贵之处。

你所看到的景像并不稀奇,那是人类众所周知的丑态。

 

人类是可贵的,美丽的,也是平庸的,丑恶的。

但人类却总是以自己的价值观为载体,执着地追求着利益,理想与大义。

 

他们是可悲的。

你也是可悲的。

 

这个世界不是不完美的,也不是在沿着一条漫长的途径逐渐向着完美发展。

每个瞬间世界都是完美的,每一个罪恶都已经在它之中携含了恩赦,所有的孩童都是潜在的老人,所有的婴儿在身上都带着死亡,所有垂死的人必获得永恒的生命。

 

想要毁掉这个世界的你。

不是神明。而是恶魔。

 

12

 

当然你也就是想想而已,除了让夏油教主的身上多一道抓痕以外,你没有任何手段能阻止他。

现在的你已经跳出人类的范畴了。

小猫咪能有什么坏心眼呢.jpg

 

夏油杰把你带走后,你成了盘星教教会里教主专属的宠物猫。

你被他养在了他的房间里,几乎每天都和他呆在一起。

 

你最开始多少会对他的感情有些复杂,连他帮你洗澡的时候都会挠得他满手臂的血痕,但时间一久,现在你也能毫无顾忌地地在夏油杰的大腿上打滚了。

 

当猫是也是有好处的。

你可以在他洗澡的时候偷偷溜进浴室盯着他看,可以在他给你洗澡的时候故意甩他一身水,可以半夜为了泄愤把他的长发抓成鸡窝,可以挠他,咬他。

你不吃生食,不吃猫粮,他就每顿专门给你做饭。猫不能吃盐,你又吃不下没味的东西,每顿每顿他都给你费大力气做海鱼海虾。

 

他从来都会迁就你的小脾气,也不生气,就算你猫毛倒立,对着他呲牙他也会想尽办法温柔地安抚你。

就像你们还在交往时候的那样。

 

有时候你会觉得自己是不是太过任性——但很快就释怀了。

毕竟他杀了你。

毕竟你只是一只猫。

 

而且,夏油杰,晚上能不能不要再拿猫来当枕头了?!

在他的头不知道怎么回事又压在了你的肚子上时,你狠狠地在他的脸上挠了一爪。

 

13

 

“……夏油大人,不会把猫当女朋友了吧。感觉没事就围着它转。”

“怎、怎么可能,夏油大人这么优秀,一定很受欢迎,而且,再、再怎么说,就算是猫也不会是只肥猫吧。”

“说得也是啊……”

 

也许是这一爪挠得有点重,让他破了相。下午他回房间的时候是带着美美子和菜菜子。

你不知道这两个小女孩和他是什么关系,只在他们零星的闲聊中知道夏油杰现在收养了她们。

 

她们一边在翻找着创口贴和祛疤膏,一边背对着他窃窃私语着。

虽然你就在旁边,但她们当然没想到你能听懂。

你喵了一喵,在地板上伸了个懒腰。

 

虽然有时候会对你这只猫有奇怪的发言,但美美子和菜菜子对你一直不错。

你也很喜欢她们,自从你发现她们会帮夏油杰梳头之后,你再也没去抓炸过他的头发。

 

“对了对了,大家好久没合照了,一起来拍个照吧。”

“不用等那几个人吗?”

“嘛,他们最近出去收集咒灵了。”

 

他夏油杰把创可贴贴在脸上,看上去莫名有点滑稽。然后把你抱到镜头前,美美子拉长自拍杆,你们三人一猫一起拍了张照片。

 

夏油杰把照片传到了盘星教干部的Line群里。

你凑近看了一眼,发现美美子的滤镜开得真的很大,不仅给你只肥猫化了妆,身体都瘦得扭曲了。

 

你抖了抖耳朵,不满地喵了一声。

甩甩尾巴不去搭理靠上来戳你肚子的夏油杰。

 

“好像是有点怪怪的……”

他好像明白了你的意思,拿起手机,打开前置摄像头。

“我们再来单独拍一张?”

 

14

 

夏油杰很讨厌非咒术师。

 

你会在他营业的时候趴在屋子的缘侧上打着哈欠,听着玄关上的风铃叮当作响。

你对咒术界的了解完全是在他们的闲谈中了解的。咒灵,咒术师,诅咒师——还有你的生前男朋友兼仇人夏油杰,是个杀了一百多人的特级诅咒师。

 

总是有很多普通人来找夏油杰。

他们都是盘星教的信徒,有的是先前的,有的是男人当上教主之后入教的。

 

他当面对这些人笑眯眯的,从他们手上拿走咒灵与金钱,背地里却总是叫他们连咒术都不会的猴子。

他厌恶他们,又不得不利用他们。

他们背负着夏油杰毫无道理的仇恨。你甚至不知道他常常把“猴子”挂在嘴上,是为了告诉别人,还是告诉他自己——或者是为他的屠杀附加上所谓的“大义”呢?

 

你不知道。

作为受害人之一的你也不愿多想。

比起这个,你更关心你自己到底算是猴子还是猫。

 

他刚送走了一个带着咒灵的教徒,表情狰狞地将把漩涡中的黑球吞下去。

咒灵的味道很难吃,你不止一次看到他在吞食后满头大汗着干呕。

 

他颤抖着手臂,从僧衣的口袋里摸出一颗橘子糖,剥开外壳吞下去。

 

这几年他总是随身带着你最喜欢的糖——就像你还活着的时候那样,他随时随地都能在你想吃的时候塞进你的嘴里。

他的钱包里还放着你的大头贴,手机待机还是那张偷拍午睡的丑照。

 

你突然想起来,有一次你经过夏油杰的办公桌时,上面还摆着他与父母的合照,来东京时母亲送给他的护身符,他也至今没有取下过。

 

美美子和菜菜子还没有放学,今天机构里只有他一个人。

男人咀嚼着硬糖,秋风吹拂着他半场的头发,露出了有些寂寞的表情。

 

你想,他是否会有一秒钟,后悔过走上这条路呢?

 

你走过去,蹭了蹭他的膝盖,咪咪地叫着。

他揉了揉你的脑袋,什么也没有说。

 

你觉得你还是喜欢他。

无可救药地喜欢他。

即使他杀了你。

即使他是个穿着神明外衣的魔鬼。

 

最近的你会一次又一次地去回想和他相遇,告白,交往的那些事。为他的一瞥一笑而心动、折服,然后再次坠入爱河——你甚至连带着爱上了他的病态与疯狂,这些他不为从前的你知道的那一面。

 

某些特定的时刻会永远继续。即使一切结束之后,它们也不会结束,即使你死了,那些时刻也依然存在,倒带,播放,直至永恒。它们就是一切,它们无处不在。它们就是意义。

 

因为爱,所以愿意接受他的一切。

 

你想把他从炼狱之火中拉起来。

但你办不到。因为你只是一只猫。

 

15

 

盘星教开了个推特账号,传教之余天天发你的猫片。

下面的评论全都是说你又胖了的。甚至还有好几个人问你有没有怀宝宝。

 

夏油杰前几天去外地寻找咒灵,几天都没在东京这边。他用鼠标刷着评论,回头盯向你因为天气变冷而长出来的秋膘,突然慌了起来。

 

美美子和菜菜子火上浇油,说你最近有自己偷跑出去玩过。

 

“真的吗?”

他把你拎起来,看向你的眼神活像一个被戴了的丈夫。

不要对猫露出这种眼神啊。

美美子和菜菜子又窃窃私语了起来。

 

他带着你去宠物医院做了个全身检查,结果除了超重没有任何问题。

 

也许是很久没去过普通人如此聚集的地方,夏油杰的精神一路上都很差。

他伸手来抓你的肚子,你懒洋洋地舔了舔前爪,没有理他。

他又把脸贴了上来,你嫌弃地抓了抓他的头发,最后还是用头蹭了蹭他。

 

16

 

就在快要习惯作为一只猫度过余生的时候,夏油杰突然失踪了。

他之前也有临时离开的时候,但你等了两三天,都没能等到他。

他给你准备的食物已经一点不剩了——男人从来都不会让你饿着,即使是出远门也一定会在你的储备粮吃完前回来。

 

之前你在机构里有看到干部聚集过一次,提到了“攻击咒高”,“百鬼夜行”之类的词语。

美美子和菜菜子,还有他的那些“家人”们,也同样不知去向。

你有了很不好的预感。

 

你从盘星教的机构溜了出来,迎面走过来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

是长大了的五条悟。

 

他把你提起来,左看看右看看。

“你就是杰托付给我的那只橘猫吗!呜哇,好肥!”

他还是老样子欠揍,你伸出爪子想挠他。被奇怪的结界挡了回去。

“嘿嘿,这是我的术式。厉害吧!”

 

你嗟了口唾沫。

这男的和猫得瑟什么啊。

 

他停顿了一下,摘下墨镜,漂亮的眼睛看着你,表情突然变得认真起来。

 

“对了。杰让我告诉你。”

“对不起,以及……”

“虽然他还是讨厌非咒术师,但果然还是喜欢你。”

 

17

 

你瞬间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你感到鼻头酸酸的,却是一点都哭不出来。

毕竟猫并不会因为难过而流泪。

 

他把你放回地面上。

你听到“喵”地一声,才发现他的身后也蹲着一只猫。

一只和他的制服裤颜色,完全融为一体的大黑猫。

黑猫眯着眼睛,像是在对你笑。

 

你看着他左边头上垂下来的一条黑毛,立刻朝它奔跑了过去。欣喜地用头去蹭着他的下巴。

 

扭曲的奇迹发生了第二次。

 

你们都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都只能喵喵喵地叫着。但所谓“爱”这样的记忆与感情,是不需要文字就能传达到的。

 

身后传来的五条悟的抱怨声。

 

“啊……真是不知道这种事情为什么会发生两次,话说杰你事到如今变成猫到底有什么意义,难道你们俩还要下崽子吗,不是吧不是吧不是吧,就算变成猫了也比我先有老婆孩子吗,可恶……不对,你们俩有了小猫才令人困扰吧,和孩子根本没法沟通吧,教育问题怎么解决……不行,杰,我觉得不行,现在五条老师就带你去绝育……”

 

大黑猫的背后突然出现了一个超大的咒灵,杀气腾腾地朝向挚友。

 

等一等,怎么都成猫了还能操纵咒灵啊!

你大惊失色。

 

这家伙以后不会有什么杀光人类,建立猫的理想国的奇怪想法吧?!

 

18

 

摘自东京都立咒术专门学校,2017年5月的意见簿。

 

【后院里那两只卿卿我我的猫到底是怎么回事?每天都在毫!无!意!义的卿卿我我,那只黑猫竟然还会咒灵操术,脖子上的“特级咒术猫”到底是什么意思啊!太过分了吧,太过分了。怎么看都不利于青少年咒术师的健康发展吧?可恶!!建议把它们绝育之后关起来!——钉崎野蔷薇】

 

下一页上还能看到咒高东京校校长夜蛾的回复。

 

【这种事情学校也没办法。有不满的话请直接去和猫谈。】

 

END

】当男朋友失忆之后(上) #
为我们报仇,以后我们一定努力报答大人!”   “什么?”那片尸海,声音轻得有些飘渺,“这些人都我杀?”   怎么事?   明知道这样不对,却还无法控制地觉得痛快...
】当兴奋跟别的男人说话 #同人 #男神x妳 #五条悟 #七海健人 #伏黑甚尔 #
原作者:宅大佬AKI   ✨ 悟/甚//七 ✨ 设定为你们没有交往但是他喜欢 ✨ 本篇别名“当他们心机boy时候”,Y/N=your name,可能超级ooc 正文: 五条悟...
】慢性死亡 #
。     师被派过来越来越多,时间一长不经疑惑被反杀了吧?说不定骨忧太只表面看上去弱鸡而已。     抹掉溅到脸上血,杀出一条路后打算去找找人。     就是没想到自己来还挺...
[][]这能算是恋爱?●
原作者:苍の鼠   * *ooc *第三人称 * *雷 *捏造注意 以上OK?   在周■子机场等了三个小时。 原因接机人记错了他名字,以为来人叫“雨荷...
】面纱(下) #
。   不打算将她介绍给同伙诅咒师们,也不打算让她顶着教主夫人名头出现。她和、诅咒师、界没有任何关系。   只和他一人有关系。   唯一不太满意地方就对方和他之间相处关系不再...
】当写作业时候● 五条悟● ● 伏黑惠● 两面宿傩● 七海建人● 男神x
永远爱。”         尽头四季更替,我爱。   教主         被收养孩子。         不知道为什么因为自己能够看见那些怪异东西就要被父母抛弃,也不知道为什么...
】我两个骗子爱人 # #五条悟 #
酸涩:“说五条悟和?确实这样。”   一位界百年难遇六眼师,被称为“最强”存在。哪怕他已经不在世上,现在仍旧还没有出现能够与他匹敌人。 另一位早已叛逃高专特级诅咒师,...
】寡王能和寡王在一起? # #家入硝子 #五条悟x
连人带椅翻到地上。     不敢置信抬头看硝子:“哈?”     硝子很冷静瞥了你们一眼,然后指了指动态。     一张和一个女性合照。     “不对吧?我都没有脱单那种人...
哭着干翻了他们 #五条悟 # #家入硝子 #伏黑甚尔 #all
动物哭,听到令人惋惜新闻和感人故事会哭,目睹别人生死离别哭……   那日她看着眼神阴鸷,点燃很久不抽时候,把她烟掐灭了。   然后走向。   明明单方面在殴打,却在...
】让他堕落吧 #梦 #伏黑惠 #男神×我 #五条悟 # #虎杖悠仁 #骨忧太
原作者:金を生 *all *顺序惠虎 *5k+       10%     第一次见这位佛面慈眼青年,把被血染红手背到身后,扯出满脸虚伪笑容     “要和姐姐一起玩?弟弟...
】浮士德 #
,还有同样恶劣六眼挚友。就算见过了许多形形色色人,可他也不得不承认,他生命中最浓烈色彩由这两个人提笔添上。   “这样没错。”停顿住脚步,微微眯起了眼睛,露出习惯性笑容,“...
】不啵学生嘴老师不好男朋友 # #
时候,总会下意识看着微微低垂眼睛。   带着不自知微笑。   孩子睫毛都这么长?   盯着他嘴唇,他盯着眼睛。   各有企图。   又各自伪装。   似乎觉得自己伪装得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