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院直哉x你】甚尔推能和同担拒否的厌女猫猫在一起吗?(后篇) #咒术回战乙女向

sodasinei 2021-07-21

原作者:ミカドド

 

-禅院直哉x你

-太子爷反穿,152被真希妈捅心脏濒死前穿到了现实世界,变成了一只猫然后被你捡回了家——然后在前篇里发现自己变回了人,这里是后续。

-女主卖猪失败只好养猪

-带着我自己的哉厨滤镜,所以可能角色理解和原作有偏差(重要)

-太子爷是处男(非常重要)

-太子爷虽然没什么用,但他会说单口相声

-女主是个甚推+梦女

-本文的所有金钱单位均为日元

 

01

 

禅院直哉是被冷醒的。

 

卧室里的空调温度调得很低,当猫的时候它身上还有一层皮毛,变回人之后,他身上自然是不会有衣服,禅院家的嫡子少爷就这样赤身裸体地抱着堂哥的抱枕,撅着屁股卧在地板上。

 

“唔?”

他猛地惊醒,有些不可思议地看了看自己的手,又捏了把脸,愣了半分钟才意识到这是自己变回人的事实。

 

既然变回了人——

他看着躺在旁边的床上呼呼大睡的你,想起来你今天这几天受到的种种耻辱,冷笑着舔了舔嘴唇,决定要光明正大地讨回来。

 

“喂、喂……女人,醒一醒。”

他往身上披了床毯子,走到你身边,试图把你摇醒。

 

“……?”

你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发现眼前好像有个人。

还有点像禅院直哉。

 

只不过,这半夜三更,黑灯瞎火,你又在晚上因为应酬喝了点酒,现在正是意识最不清明的时候。

你看着他那张漂亮得甚至带有点妖冶味道的狐狸脸,理所当然地觉得自己在做梦。

 

“禅、禅院直哉?”

你晕乎乎地叫他的名字。

“哈,亏你知道我是谁啊,女人,你果然是对我痴情不……”

男人的话都还没说完,你已经嚷嚷了起来。

“不、不要直哉,我要甚尔,不要直哉!”

直哉:??

 

这个梦怎么这么真实啊,而且好不容易梦到咒◯回战,为什么会是这家伙啊。

你越想越觉得不得劲,伸出手开始拍他的脸。

“给我变啊!不要直哉!变成甚尔啊!变啊!”

“呜呜,不要直哉啊,甚尔君,甚尔君快来◯死我!把我◯成什么样都可以啊呜呜呜!我要甚尔君!不要直哉啊!”

 

“可恶,你这个家伙,竟然淫◯成这样……!你给我等着,马上就把你给◯死!”

 

男人被你气得脸上青筋爆起,他放着狠话,把你丢回床上。

爱干净的少爷决定先去洗个澡,把刚才滚地板的时候粘的猫毛清理干净,待会再慢慢来收拾你。

 

他气冲冲地走进浴室,刚把花洒打开,就传来了一声凄厉的猫叫。

 

在热水从他的头上淋下的一瞬间,他……哦不,应该说是它,又变回了一只猫。

 

它挠了半天地板,绝望地发现自己怎么都变不回来。

猫没法用电吹风,浑身被浇透的直哉猫在卧室里转了一圈之后,它还是在冰冷的甚尔抱枕和温暖的你之间选择了后者。

 

可恶的女人,今晚一定要你做噩梦。

它一边这么想着,一边钻进被窝,狠狠地压在了你的胸口上。

 

02

 

这天晚上你睡得很不好。

 

若有若无地好像听到了你家的猫折腾得贼厉害。不过由于它隔三差五就这样,你已经习惯伴随着它的叫声入睡了。

 

但这次不一样,胸口又重又闷,好像被鬼压床一样。

你似乎还做了什么噩梦,好像是你因为和直哉结婚当了禅院家主夫人,所以被你养的小白脸甚尔甩了之类的——这也太恐怖了吧!

 

梦中的直哉一直在问你,他大不大,厉害不厉害。你是不是迷上了他的◯◯和屁股。

你倒吸了一口凉气,猛地惊醒了过来。

 

“哈……哈、这、他◯的什么鬼啊。”

你擦了擦脸上的冷汗,发现直哉猫正湿漉漉地趴在你的胸上。

 

“……你怎么把自己弄这么湿的?”

你把它拎起来,它抽了抽鼻子,似乎是想打喷嚏。但在看清你的脸之后又立刻变得狂躁起来,嘶吼着要跳起来挠你。

 

你本来还想帮它把毛吹干,但看它这幅凶恶的模样,一时半会也搞不定——现在的时间已经跨过了八点,再多折腾一会,你就要被迟到扣钱。

 

你看了看你的猫,又看了看外面阳光明媚的天气,心想着就算不管毛发也会自己变干。干脆地把它放回地上,无视它愤怒的叫声,抓起餐桌上的蛋糕卷和提包便冲出了门。

 

而这大概也是,你收养直哉猫以来,做过的最错误的决定。

 

03

 

早上的时候你运气还是不错的,你成功地在煤炉上联系到了愿意买猫的人。对方似乎是在经营家庭猫舍,即使是强调了几次这猫脾气真的很差,但看在它那超高颜值的份上,他也十分愿意购买回去给家里的母猫配种。

 

你和他谈好了大概的价格的范围,说好等你下班后回去看猫。

 

结果到了下午,你的领导让你无端加班了两个小时,到了见面的地方,买家已经等得很不耐烦了。

你好说歹说得把他带回了你家的公寓,没想到一打开门,家里没看到你那只赛级的漂亮金渐层,沙发上还多了一个盖着躺子,满脸通红眼色迷蒙,流着鼻涕喘着气的金发狐狸男。

 

越看越像禅院直哉的那种。

 

“………”

这次的你没有睡着,精神也很清醒。

你掐了一把自己的手臂。

 

嘶,好痛。

 

“我的猫呢?”

你拍了拍他的脸。

他抽了抽红通通的鼻子,狠狠地瞪了你一眼——那漂亮的金色眸子和你的猫一模一样。

 

从小到大博览群书(轻小说的那种)的你,很快就反应过来可能是发生了什么。

 

你看了看等在门外的买家,又看了看躺在沙发上的漂亮男人。想着你本来差点就能到手的30万卖猫钱,自暴自弃地推了推他。

 

“……能变回去吗?”

 

他的嘴唇开开合合,似乎在说着什么。

你凑过去仔细听。

 

“……咳、你……你这个女人,谁准、准你随便碰……咳、我了……”

 

“……”

你沉默了一下,然后转头看向那位买家。

 

“猫可能是没了,有只猪你买吗?”

 

04

 

虽然看过很多这类型的小说。但你从来没想到,这样离奇又俗套的情节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漂亮的金渐层无论怎么样都是有市场的,但一个27岁的嘴臭直男癌,无论脸再好看再骚包,也显而易见的是个滞销货。

 

买家已经离开了,过了一会你收到了他在煤炉上的站内消息,让你处理好和男朋友的关系再来卖猫。

显然是误会了你和直哉的关系。

 

【不是这么回事的。我不是他女朋友,硬要说的话,其实他应该叫我主人,而且……】

你本来想这么解释一段,但越看这句话越不对劲,最后还是全部删掉,回了句【好的。】

 

结束和对方的聊天之后,你转头看向倒在沙发上,昏昏欲睡的禅院直哉,确认他应该不是在装病之后,小心翼翼地摸了摸他的额头。

 

好烫!

你猛地缩回了手。

 

05

 

出自人道主义同情,卖猪失败的你,只好先把猪养着。

 

毕竟直哉病成这样,你认为绝大部分的责任在于你出门前没有帮他吹干毛。

 

男人终于名正言顺地霸占了你的床,哼哼唧唧地含着根体温计,嗓子肿得话也说不出来。

你给他买回来了退烧贴、感冒药、日常的生活洗漱用品,又给他带了几件均码的换洗衣物,他看上去相当不满意,漂亮的脸扭曲着想要骂你,但咳了半天也吐不出半个字,只好全部咽了回去。

 

不得不说,不愧是那个甚尔的堂弟,禅院直哉的身材也实在不错。

投影咒法本来就十分依赖体术,在漫画里平时穿着和服看不出来,现在换上了普通的T恤,就能清晰地看到他身上精壮的肌肉线条。

 

不行。

你打了自己一巴掌。

无论再好看也不能被人渣给魅惑啊。我可是个甚尔梦女啊。

 

“……”

直哉看着你站在那里不理他,又开始生气了闷气。

他才不管是因为自己昨晚洗澡时淋了水,带着湿漉漉的一身毛在空调屋呆了一晚上才导致感冒。反正都是你这个女人没有照顾好他的错。

他现在的体质还不稳定,身上一淋水就会变成猫,毛干了之后才又能变回人。

 

总之只要现在不去洗澡就好了吧。

他在心里琢磨着。

 

“对了……那个,禅院先生,总之你现在先把药喝了先……啊……诶?!怎么回事?”

 

你看着他那张漂亮的脸,又想着甚尔的事,多少有点心不在焉,给他递药的时候不小心磕到了床沿,脚一滑手上盛满药的马克杯就叩到了直哉头上。

 

“………咪……咕……”

一只头顶着杯子,浑身被药汁浇透,叽叽咕咕地叫不出声的病猫愤怒地在你手臂上咬了一口。

 

06

 

之前的你曾经觉得,世界上不会有比你家的大黄猫更难养的东西了。

直到他变成了禅院直哉。

而且还卖不出去。

 

虽然你发现了他被泼水能够变回猫,但在怎么样也不能总让它湿着毛吧。

 

而且你转念一想,人家现在没爹没妈又没家的,还刚被看不起的堂妹灭了门,稍微同情他一下也没什么关系吧。

毕竟再怎么说,漫画里的禅院直哉,除了世厌女和嘴臭以外,也就是个打不过就加入的谐星角色。

 

直哉这场病断断续续地折腾了七天,你也尽量地满足了他那些的脾气,什么在药里加糖啊,什么腰酸背痛要锤锤啊,什么这个粥好烫你要吹吹然后一口一口喂我啊。

 

除了你实在没钱给他买他要求的那盒50000日元的鱼子酱,你能做的都给他做了。

 

大概是他的确也病得难受,日常生活也需要你照顾他。嗓子好了之后他也稍微收敛了一下嘴臭。

即使是你半夜给他换退烧贴,不小心就靠在床边睡着了,他也不会干脆地把你一脚踢下去,而是会稍微挪挪位置,让你枕在他的手臂上休息。

 

“哼,你可要记得我的好啊。”

 

他看着你的睡脸,瘪着嘴唧唧歪歪。

 

07

 

“哈?!这里没有咒术,也没有御三家?”

 

等直哉病好了之后,自然首先得解决的是他的去留问题。

你好说歹说地把男人叫到了客厅,他还是懒散地叠着腿,从头到尾摆着那张臭脸,直到听到了你说,“咒术三层准备要把禅院家在御三家中除名。”他的表情才稍稍有了些变动。

 

你细细给他解释了故事的来龙去脉,还有关于咒◯回战这本漫画的事,关于禅院家的事,关于这边世界和那边世界的事。

 

虽然最开始情绪很激动,但他听着听着,反而变得平静了下来。

 

“……是这样啊。”

他说道,然后干巴巴地笑了声,“没想到会是这个结局。”

 

你看着他那难得一见的沉闷表情,心里也变得有些复杂。

 

禅院直哉既是咒力至上的封建家庭的既得利益者,也是受害者。

他并不弱,不如说作为特一级咒术师的他在咒术界中也算是强者,禅院家的嫡长子,从小受到过良好的教育,被赋予了一切,含着金汤勺与蜜糖长大,同时也被不知不觉地被浸入禅院家的大染缸中。

他慕强、厌女、自视甚高,却又憧憬着不被老旧观念所承认,象征着逆反的天与暴君。同样的,他也并不固步自封,会在战斗中一次次修正先前犯下的错误并期翼着进化与成长。

 

禅院直哉的自我向往着外面的世界。

但与此同时,他的自我也正成为了他最大的阻碍。

 

你想起尼采在《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里的那句话——来评价这位御三家的嫡子真是太合适不过了。

“你想走到自由的高处,你的灵魂对星辰充满了渴望,但是你恶劣的本性同样在寻找着自由。

当你希望用精神来挣脱一切囹圄的时候,被你关在地窖中的、渴望自由的野狗同样在欢快地吠叫。”

 

他不是个好人。

但同样也并不算是个完全的恶人。

 

他想要证明自己的特别与强大,最后却是死于自己最蔑视的女人手上。

 

正是因此,才会有人像你一样,会为他太过敷衍的结局感到怅然若失吧。

 

不知道这家伙,是否会在自己的最后中得到什么教训呢?

你不禁在心中想着。

 

“喂……女人。”

“嗯?”

“你之前是说,对你们来说,我们咒术界的事,是漫画内容吧?”

“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那这本漫画的主角是谁?”

“……呃?虎杖悠仁?”

“哈?”

“男二是伏黑惠……反派的话是羂索和两面宿傩……”

“哈??怎么可能,我不能接受。主角怎么看都应该是我才对吧?这故事我不能认同,我怎么就轻易死了呢,就算这次暂时输给了那个臭女人,再怎么应该也该是我夺回一切当上家主,诛杀伏黑那家伙的剧情吧?这个作者的故事情节也太无聊太肤浅了!我不能接受!”

 

看来嫡子大人暂时还没有一点反省的意思。

 

08

 

【不管怎么说,毕竟人家家里刚灭了门,把他赶出去也不太人道了吧……】

【虽然嘴臭,但长得挺赏心悦目的,放在家里当个花瓶也行……】

【虽然也不知道需不需要安慰,总之要不还是安慰一下他吧,只要小心一点不要安慰到床上去就可以了。】

 

你翻着你姐妹发给你的聊天记录。

深深地叹了口气。

 

啊——还是中招了。

你看着躺在你身边,因为处男毕业而神清气爽地开了瓶汽水的禅院直哉,想死的心都有了。

果然这种线路在穿越故事里无法避免的。

 

仅仅只是一起去便利店,多喝了点酒就发展成这样。

见色起意真是大忌。

可是禅院直哉真的太好看了。不仅在漫画里好看,在现实里真的更好看。

喝醉的时候看到一个这么漂亮的男人贴上来实在很难拒绝啊。

就算他好像说了什么奇怪的话,这时候也听不太清。

 

对不起,甚尔君。

我出轨了。

对象还是你的直男癌堂弟。

如果和甚尔睡了的话你一定会发到网上炫耀。但对象是直哉——唉……你心想着,就不去帮网友找乐子了。

 

男人还在旁边得意地吵吵着,怎么样,你刚刚叫那么大声,果然还是很爽吧。我的技巧不比甚尔君差吧。

 

你欲言又止,组织了一下用词。

 

“其他的不说,你能不能把套的尺寸买对了。买大了一个号基本是不会起作用的。”

 

“哈?我不就是XXL吗?”

他惊异地瞪大双眼。

 

“不……好吧,我去吃药。反正应该不会有下次了。”

“对了,你技术真的好差。是处男吧?怎么不和甚尔多学学。”

 

禅院直哉,27岁,禅院家的太子爷。

生平以来第一次被女人的话深刻重创到。

 

09

 

都说了,不要乱立flag。

 

说着没有下一次,然而在之后的半个月内,你和他还是又稀里糊涂地滚上了几次床。

也深刻明白了,这家伙在学习上的反省能力到底有多强。

 

你板着张脸翻了个身背对着他。

心想这绝对不能让这家伙看出来你刚才有爽到。

虽然确实真的很爽。

 

不过再怎么样也不能把投射咒法用在我身上,玩时间停止吧。

一晚上三四次也太过分了吧。

 

只是,和他有了身体接触,也不全都是坏事。

因为现在的直哉依旧被淋湿就会变猫,至少你帮猫形态的它搓澡它不会再凶巴巴地狂叫了,而是诚实地瘫在盆子里享受你的服务。

 

洗完澡之后,以防它感冒,你还得帮它把毛吹干。一般干得快要到一半的时候,他就会变回人形,吵吵着你不会照顾人,把他耳朵都烫痛了。

 

这时候你就会把吹风机丢给他让他自己弄,接着他就会生气地扑到你身上来,然后擦枪走火——

 

太可气了。

 

【话说回来,你不觉得禅院直哉现在简直像你的小白脸一样吗?】

 

听到你最近的遭遇,你的朋友回复道。

 

你猛地清醒了过来。

对啊,确实是小白脸啊,不能因为他是太子爷就不算数吧。

 

可恶,原来禅院家的男人软饭硬吃是自带的天赋吗。

你捏了捏怀里抱枕上甚尔那张好看的脸。

 

心想着一定要教育好直哉,以后让他来做家务。

 

10

 

“嗝……呜……”

 

虽然你嘴上说得气势十足,结果你还是选择在男人洗完澡后,变成猫的那段时间和他聊家务分配的事情。

 

身材的纤长的金渐层披着个浴巾,抖了抖身上的水,滑动着猫爪子刷着TikTok上的短视频,眼神都没给你一个。

 

因为家中教育的缘故,直哉实际上并不太接触网络。以防他在你上班的时候感(惹)到(事)寂(生)寞(非)之类的,你把自己的备用机借给了他,给他安装上了推特,脸书,Line,Tiktok,之类的常用软件。

 

很快小少爷就上了瘾,常常皱着眉头噼里啪啦地在那里打字——很显然有些网上的倒霉蛋帮你分担了这家伙嘴臭的火力。

 

你盯着它的手机屏幕,发现它正在看【做家务是女人天生的义务。】

 

“等等等等,没有这种事吧?”

你心中窜起来一股无名火。

“再怎么搞男尊女卑,也没有女的又做家务又赚钱这种事吧。你当小白脸也得要有会的事啊,十指不沾阳春水,吃完饭嘴都不抹,除了脸上长得好看你还会什么?单口相声吗。禅院直哉,我和你说,我最讨厌的就是那种自己没本事,还把女人当保姆的人了。当保姆都有工资,我凭什么要给你白……嫖……”

 

你愣愣地看着你的Line Pay上突然进账了300万。

 

你的金渐层拨弄着手机下面的几张银行卡,对着你不屑地哼了声。

满脸写着,我禅院直哉差什么就是不差钱。

 

11

 

不是,为什么穿越过来之后那边世界的银行卡还能用啊??

还有你什么时候去挂失的啊?

有钱了不起吗,在我家里,有钱也要做家务!!

 

12

 

第二天,你看着禅院直哉拍在你面前那存单上那不知道多少位的数字,最终还是屈服了。

 

他给的实在是太多了。

 

“今晚我想吃海鲜杂烩,里面不要放青椒,胡萝卜也不要。”

“好的少爷。”

你狗腿子般地冲进了厨房。

 

13

 

禅院直哉Line头像是他的花蝴蝶一样骚包的自拍。

 

【头像是我本人,满意不满意?】

注册完账号的第一件事,他就加上了你的好友,然后给上班的你发了几条消息。

【女人,你的小花招确实吸引到了我。】

 

你:?

 

你随即把头像换成了甚尔。

【?头像是我老公,满意不满意。】

 

下一秒,你的账户立刻到账了十万。

 

【换成我的】

 

他在后面还还跟了个猫猫咬牙切齿的表情。

 

14

 

虽然这几天家里的女人(因为钱)对他言听计从,但禅院直哉的心情还是十分糟糕。

 

前几天他才不小心在你的柜子里发现了甚直本,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地找你理论凭什么他是在下面的那个。

 

“因为你是最快的男人。”

你面无表情地回答道。

 

以为自己被夸奖了的少爷立刻在你面前表演了一个投射咒法捉术。

 

但是,最近他又偶然听到你在电话里说他人菜瘾大,抱怨为什么会和他搞在一起,还说禅院家的男人怎么都这么怪,自己想和男德班班长谈恋爱。

 

不懂什么叫男德的直哉猫上TikTok搜了搜关键词,看完之后大受震撼。

 

【一个男人最好的嫁妆,就是他的贞洁。】

他看着屏幕上加粗的这行大字,摸了摸下巴。然后立刻明白了你的用意。

 

“这不就是我吗?”

 

于是你在下班回家之后,看到了全身男德穿搭,白T,裤衩,拖鞋,钥匙拴在皮带上的禅院直哉。

 

你:?

 

“女人,满意你所看到的吗。”

他靠在门框上,对你露出了个勾引般的笑容。

“我就是男德班班长。”

 

你:??

 

“你捕捉到我眼里流露出的欲望了吗?”

 

你:???

 

你实在忍不住把手上拿的矿泉水倒在了男人头上,希望变成猫的他的大脑能清醒一点。

 

15

 

看多了男德学院的课程,禅院直哉也不是没背着你尝试过做饭。

 

什么,男人不能下厨?

呵,这又不是我在伺候那个女人。这家里花的钱大多都是我的,很明显我才是一家之主。

我现在做的事都是我乐意做的,我自己高兴,找乐子罢了。

 

只不过在忙碌了三个小时后,疲惫的禅院家少爷还是打开了手机,点了个3万日元的外卖。

 

你回家之后,一边含泪吃着桌上的高级金枪鱼寿司,一边打开Google搜索关键词,【家里的猫把厨房炸了怎么办?】

 

16

 

“……哈?你现在是我的女人,对甚尔君有那张想法怎么都是不可以的吧?”

“你怎么这么麻烦啊?你堂哥对我来说是纸片人诶,再怎么样也不可能所以没关系的吧?”

“……你什么意思啊?按这么说我也是纸片人了吧?!”

 

在同居的第半年之后,你和禅院直哉爆发了有史以来最激烈的争吵。

 

本来在一起的时间久了,你也逐渐习惯了他的脾气。再加上毕竟他也算是御三家的嫡子,脑袋还是够用的,手上的本金在基金股市里滚一滚,就能轻松翻个倍。

 

原来甚尔的运气全部跑到你这里了啊。

你看着大盘全绿,就男人买的一支股涨停的奇景,在心里默默地感叹道。

 

总之,现在你家的收入的确大半都来自直哉——但即使是这样,你也无法忍受,他趁着你上班,丢掉你藏在抽屉里的甚尔梦女本。

 

“……反正你要搞清楚,作为我的女人,在你眼里我才能是第一的。就算是甚尔君也不能排在我前面!”

“这个怎么样都好啦!但是,你也不能丢掉我的东西啊!我是个独立的个体,我也有我自己的兴趣啊!就……搞什么嘛!”

 

你们争吵了几句,你越想越气,干脆抱着甚尔抱枕汪汪地哭了起来。

 

“啧……”

他骂骂咧咧地砸了声嘴,也不安慰你,抓起外套就径直出了门。

 

你和他吵架之后,他常常会任性地在外边逛很久才回家。但这次不知道怎么回事,直到深夜,窗外都飘起了小雨,直哉也一直没有回来。

 

你猛然想起他淋水就会变成猫的体质,还有先前捡到他不久,他离家出走后找不到路,蹲在垃圾桶旁那惨兮兮的样子。立刻抓起钥匙就跑了出去。

 

然而这你在哪里都没有找到他。

 

无论是在最初捡到他的那个垃圾站。

还是他最常去的便利店。

哪里都没有他的影子。

 

更糟糕的是,你还在雨夜的小巷中,被一群神色狰狞的小混混所围住,他们嬉笑着拿着刀对着你,扯着你的衣领像是要对你做什么。

 

你紧张地后退了一步,雨滴顺着你的发丝流下来,你感到脸上湿乎乎的,也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泪水。

但至少在这一瞬间,在你脑海里浮现出的是禅院直哉那家伙欠揍的脸。

 

“……直哉、禅院直哉……你他◯到底在哪啊!”

看着逐渐朝你逼近的混混们,你忍不住对天痛骂出声。

 

“喵——!!”

也就在这一瞬间,一抹黄色的影子从而降,三下五除二地以你完全看不清的速度把挡在你面前的家伙们的脸上全部挠出了血痕,尤其是靠你最近的那个,手指都快被抓掉了半截。

 

混混们仓皇而逃。

你惊魂未定地你看向你跟前叼着你那本沾满泥泞的梦女本的直哉猫,立刻明白过来之前发生的事。

 

“真是个笨蛋……!你怎么这样啊!”

你把它抱进怀里,拿脸蹭了蹭。

 

大猫翻起鼻孔哼了一声,没有搭理你。

 

在这一刻你才终于又想起来。

禅院直哉实际上真的很强。

投射咒法也不是仅仅用来抓用的。

 

17

 

你不得不承认,在你的心里禅院直哉已经占据了相当的分量了。

 

18

 

月末的时候,你在公寓附近,当时捡到直哉猫的那个垃圾站,遇到了一只嘴角有疤痕的大黑猫。

 

它懒懒散散地对你叫了一声,爪子底下还踩着一张赛马票。

 

你左看右看越看越像甚尔,琢磨了半天还是把它带回了家去。

 

“……??”

直哉如临大敌。

 

先是拿水喷了它一通,又拿出一沓钱在猫眼前晃。

黑色大猫舔了舔爪子,没什么反应。

 

大概是确定了这只是只平平无奇地长得像甚尔的猫,直哉恬不知耻地对着它指了指自己。

“我是你爸。”

 

又指了指你。

“那是你妈。”

 

大猫突然发出了嘲讽般的低叫声。

它啪哒啪哒地绕开男人,趴到了沙发上开始看八点过的彩票节目。

 

直哉:??

 

不过,在这之后,也就是另外的故事了。

 

END

x一起?(前) #
原作者:ミカドド   -x -太子爷反穿,152被真希妈捅心脏濒死前穿到了现实世界,变成了一只然后被了家 -主是个+梦 -有后续(。)   ...
】你们家都盛产耙耳朵? #
京都腔过于可爱,我想看他挨打学习男德。 因为不知道jjxx会怎么画所以我流私设很多。 被打脸就跑路,写完爽了再说。     【伏黑】   多年初恋重逢   01 “那个完全没有...
X】 婚姻故事 # #男神x
说:“我很小时候就认识了。”     我很小时候就认识了,我是被他选中家族对于美有着近乎扭曲严苛,混乱血脉下是令人作呕臭气,我们都是通过代代筛选过得到,先天...
】寡王寡王一起? #夏油杰 #家入硝子 #五条悟x
介绍介绍那位看起来很温柔小姐吧?”举着望远镜附和。     “所以我们就蹲草丛里看?”硝子又一次挥开了飞过来蚊虫“还有上一次隔壁府立就是因为千里迢迢跑来给炫耀朋友,结果第二个星期...
自以为是团宠没想到是“团
原作者:酆泽漆    ※全员存活he师共存平行世界线 ※沙雕迫害文 ※团原因是打出【只有自己没有被伤害结局】 #五条悟 #夏油杰 #家入硝子 #伏黑 #两面宿傩 #虎杖悠仁...
包养男人填婚姻届也可以 # #伏黑
,也第一次意识到,自己不是这个世界异类。   “所以,也是?”消化着这些足以颠覆原来世界观信息量,看着这个连嘴角疤痕都那么恰到好处男人问道。   他没有立刻回答,赛马比赛结束...
】世界线收束前可以先谈个恋爱? #伏黑X原创
消失。 拥有最强师杀手伏黑。   这个唯一一次到十四岁时间点遇见男人。 这年揍趴了家族里所有人以后翘家偶遇伏黑毫无还手之力被伏黑地上暴揍。 鼻青脸肿捂着缺了门牙...
】我好像拯救了世界但我不知道 #五条悟/夏油杰/伏黑x原创
记得上次时间线里五条悟打听他事,于是嘴欠问了一句“被伏黑地上暴揍,鼻青脸肿捂着缺了门牙嘴,冲家对加茂家家主、血缘上舅舅说了上辈子没说过话...
【伏黑X】 富婆奇遇记 # #男神x # #BG
脸。       比如我闲来无事时阅读话本子,读到男主角给主角捏了个面人时,就举着书去找要面人,他顶着一张嘲讽帅脸用三白眼看我,“这是做什么梦呢?”语毕走出院子。       第二天我...
】退役师杀手会梦到jk老婆 #伏黑x
原作者:琥珀     伏黑x OOC属于我 婚后文学(?)逃家大小姐不会梦到师杀手 番外     00 “每个女孩都会幻想以后自己嫁给什么样人吧,所以十八岁想什么才会嫁给一个满脸...
【五条悟】追寻 # #男神x
一级师时,越来越讨厌时,我知道五条少爷收养了叔叔孩子时,我们关系还是没有任何进展。   五条少爷来拜访家里,又像小时候那样,后院里说着讨厌人话。   “不要做些无谓...
】糖果小姐浪漫史 #伏黑 #夏油杰 #五条悟
来了。     当时真就以为他跑到别处了,“朋友”说天与缚被六眼杀掉了。     当时第一个想法是:他有吃完那袋糖果?       (三)     不是什么难以接受离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