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黑惠x你】千万不要在网上乱买海胆 #咒术回战乙女向

sodasinei 2021-07-21

原作者:ミカドド

 

-关于ex变成海胆被你带回家你还不知道的事

-女主是惠国中时候的女朋友

-DK和JK的纯爱故事(?)

-惠的感情(看上去)表现挺淡薄的

-其实还挺日常小甜饼的

-和隔壁那篇五条猫的文虽然不是一个世界线,总之是一个品种的海胆,不过说是一个品种呢,这个会比较特别一点

-五星助攻五条老师

 

没问题的话

01

 

“??”

你看着快递盒里那孤零零的一颗海胆,头上不由得冒出了几个问号。

因为你远在关西的老爹最近要过生日,你几天前在刷煤炉的时候有正好看到一个打了快0.5折的奢侈品中古衬衫。

21万日元的衬衫,现在1万就可以出售。

 

你在一干求购留言之中脱颖而出,卖家联系了你,并且承诺了三天内给你发货——

 

该怎么说呢,果然网上的小便宜不该贪吗。

 

你盯着那颗海胆,擦了擦眼睛,确认自己没有看错,又拿起来摇了摇,确信这不是一件像海胆的衬衫之后,你打开手机上的煤炉app,点进了那个头像是个的卖家的站内私信。

 

【您好,我之前在您这里购买了一件白色的衬衫,但不知道为什么收到的是个海胆,请问是出了什么问题吗?】

 

对方意外回复得很快——

【啊……是这样的。我那件21万的衬衫被学生给弄脏了。为了不让久等的你失望,所以寄了一只价值十亿的海胆给你。希望你能喜欢】

 

你:?

 

【请问可以退货吗?】

 

你消息刚发出去,就收到了退款消息。

 

【真的不好意思啦。那颗海胆就作为补偿送给你啦】

 

你:??

 

总之就这样,因为一次没头没尾的网购,

你收获了一只黑色的海胆。

 

02

 

你把海胆从盒子里拿起来,左看右看都觉得它它就是个普普通通的海胆。

浑身黑漆漆的,刺倒是意外的不那么扎手——

 

啊……难道是一颗变质的海胆?

 

你最近为了攒钱买台Switch,已经吃了快一周的泡面了,凭空出现了一个海鲜打牙祭也并不是什么坏事。唯一担心的只有新鲜的问题。

 

你上网查了查海胆的烹饪攻略,找到剪刀准备把它剖开。

 

而也就在这时候,躺在你手心里的海胆突然睁开了眼睛,在瞬间的四目相对后,它嘭地跃到厨台上,左右看了看,又啪嗒啪嗒地往客厅的方向蹦了过去,然后一头扎进了你放在玄关柜上的鱼缸里。

 

缸中的金鱼被惊得四散而逃。

 

隔着一层水蒙蒙的玻璃,你看到里面的海胆耷拉着眼皮(?),咕噜噜地吐了一串泡泡。

 

03

 

【不管怎么说,海胆也不该有眼睛啊……十亿的海胆诶……听着总觉得有点可疑……】

 

你把关于海胆的事情告诉了你的好友。

她表现得十分无动于衷,并且问你是不是因为太想前男友了所以产生了幻觉。

 

【……惠君的头发也不至于像海胆吧。】

你反驳道。

 

【不,就是海胆啊。你不知道吗?隔壁班有男生之前有挑衅他……】

【被他的头发刺伤了吗?】

【啊……按照他的原话,好像是被他头上射出来的刺给射伤了。】

【?这是什么谣言啊!这已经不是海胆能办的事了吧?……还有我之前摸过他的头发,真的只是炸,不扎手的啦。】

 

【诶、诶?你摸过吗,你们进行到哪一步了,牵手,拥抱……等等,你们不会亲亲过了吧!!】

 

你的好友突然语气激动了起来。

 

【快告诉我!到底是什么样的男孩子,才能让你看海胆也能看出像他的幻觉的!】

 

【不,等一等!从头至尾都是你在说他像海胆的吧!】

 

04

 

你的前男友名叫伏黑惠。

 

说是前男友,但你们无论是告白还是分手都并没有那么正式。有时候,你甚至会去想这段关系是否只是你的一厢情愿。

 

你是在国中的时候一家人搬到琦玉的——却是因为父母工作的前后异动最终只剩下了你一个人。

他们每个月都会给你支付房租和足够的生活费,但毕竟你这个年纪,要一个人照顾自己多少还是会有点手忙脚乱。

 

直到你认识了住在楼下的伏黑姐弟。

 

05

 

伏黑惠的这个名字,你可谓是久仰大名。不如说,在琦玉县内的几所国立中学内,就没有人不知道他的名字。

 

和你同年级隔壁班的不良,虽然长着一张清秀的脸,却经常和人打架,而且从无败绩,如果在学校门口有一群头发五颜六色的混混拿着棒球棍形似在蹲人,那么十有八九都是来找他的。

他在回家路上,把二十个找茬的高中生全部撂倒的事迹在你学校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甚至还有传言说他一个眼神就可以让人腿软,抬抬手臂就可以让人指骨骨折。

 

就是这样一个人,你第一次和他见面,却是他正拿着根铁丝,皱着眉头非常认真地在撬你家的门锁。

 

你被吓了一大跳,还以为自己是得罪了什么不得了的人。

但无论怎么回想,你除了在论坛上给讨厌的人匿名点了几个踩以外,最近也没有干什么有悖良心的事。

 

“……那个,请问你在我家门口做什么?”

你鼓起勇气走过去向他搭了话。

 

“这里不是303吗?我的钥匙打不开门,所以试试其他办法……”

他也是一愣。

 

“不,这里是403。你……走错楼层了吧?”

 

他“啊”了一声。

你明显看到这个在流言中令人闻风丧胆的不良少年有些苍白的脸上浮上了一层红晕。

 

06

 

当天晚上,少年的姐姐津美纪,就端着一盘刚烤好的曲奇,带着弟弟上楼来找你赔礼道歉了。

 

“真的很抱歉,弟弟给您添麻烦了!”

“没事没事!谁都有找错门的时候嘛。”

 

虽然你还是本能地会害怕不良少年,但漂亮姐姐的好意你总是拒绝不了的。

也许是难得在这个破公寓里遇到年纪相仿的孩子,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津美纪常常将家里的甜食多带给你一份,有时候她自己来,有时候则是惠来。

 

一来二往,你和这对姐弟的关系就走近了很多。

在知道你是一个人住在这里的时候,津美纪更是常常邀请你和他们一起共进晚餐。这对于不擅长料理的你可谓是求之不得,到最后在那边家里过夜都成了常事。

 

“惠君,快、快……来这边救我!救命啊!”

“……小心一点啊。这里很危险的,你的操作有问题啊。”

 

最开始的时候,你多少还是有点害伏黑惠的,但相处久了以后,你发现他并没有你想象得那么可怕——

 

虽然言语表达比较笨拙,但总而言之他作为国中生还挺早熟的,并且意外地很会照顾人。

 

津美纪已经到了要升学考试的年纪,常常一天大半的时间都泡在图书馆里,家里就只剩下了你和惠两个人。

 

年纪相仿,也算有共同话题的你们关系迅速拉近。从放学一起回家、周末泡在一起看漫画打游戏,到现在你肆无忌惮地光着膀子躺在他床上吵闹着惠君把你的作业借我抄抄也不觉得别扭了。

 

“这边要这么玩才对啊。”

见你几次游戏都卡在了同一个地方,他有些烦躁地挠了挠头发,凑过来握住你的手,带着你操作手柄,跳过了面前的陷阱。

 

他靠得很近,你甚至能闻到他身上干净的皂角味道。午后的阳光照在他纤长白皙的薄颈上,底下青红色的血管清晰可见。他眨了眨眼睛,转过头疑惑地看向突然没有反应的你。

 

“怎么了?”

“没、没事啦!”

“你脸好红啊,感冒了吗?”

他担心地贴得更近了一点。

 

“都说了我没事了啊!”

你慌张地把一脸迷茫的他推到了一边。

 

07

 

伏黑惠意外地会做饭。

而且手艺竟然还相当不错。

 

“……没收了。”

你之前总是嫌做饭麻烦,每个月生活费还常常因为买漫画超支几,家里总是堆放着一箱一箱的速食食品。每当你在他面前试图去拿泡面的时候,他总会臭着一张脸把你手上的东西夺走,接着穿上围裙走进厨房,再然后——你就会收获一份热腾腾的豚骨拉面,或者味道清爽的凉拌荞麦。

 

“为什么你这么会做饭啊!”

你风卷残云地把他给你做的加餐给吃个干净,一边打着饱嗝,一边揉着肚子问他。

 

“……就是刚好会做啊。而且我很小的时候,我不靠谱的老爹就跟着我那更不靠谱的后妈私奔了,两个人双双蒸发,家里就只剩下我和津美纪……唉,算了,没什么。记得把桌子还有碗给收拾干净啊!”

 

他把手上的抹布丢在了你的身上。

 

伏黑惠不相信人类。

大概是因为幼时被不靠谱的监护人所抛弃的缘故,他与人相处的时候,总会先选择怀疑。

这也应该是他在学校会和人结下那么多梁子的原因之一吧。

 

在刚认识他的时候,你也能感觉他对你一直保持着微妙的距离,他从来不会提他自己的事,就算是身上有相当明显的伤痕,你不主动问,他也绝对不会告诉你原因。

 

不过最近,他总是不经意地就会和你讲述关于自己的一些过去。晚回家的时候,也会专门Line给你发消息,告诉他的行踪,让你不要担心——还有他会带饭回来,严禁食用速食食品!

 

但如果是正式的晚餐,比如说收到消息今晚津美纪姐姐会提早回家的话,你也不好意思像两个人时那样坐在餐桌前敲碗了。

 

你们会在放学路上顺路去一趟超市,这时候刚好能买到4点后的打折肉菜。你抱着轻一些的袋子,他提着重的那个,就这样结伴回家。

 

你会把料理的材料处理好,而惠则负责调料。你很喜欢他对着锅认真的样子,他的侧脸很漂亮,纤长的睫毛随着眼睛低垂着,额头被蒸腾的水汽熏得起了一层薄汗。他搅了搅锅底,舀起一勺汤,放在嘴边吹了吹,伸到了你跟前。

 

“咸淡合适吗?”

“还好吧,但总觉得差点什么。”

 

每到这种情况,你们就会对着食谱研究半天,时不时地想当然地往里面加些调料。

有时候会成功,有时候则会收获一锅诅咒一样的恐怖东西——然后晚上从图书馆回来的津美纪,便会用挨个砸一下你们的脑袋,叹着气接手今天的晚餐。

 

五六月的时候,午后总都是绵绵不断的阴雨。你时常马大哈地早上忘记带伞,结果就是不得不和惠撑着一把伞回家。

 

你们挤在狭小的单人伞底下,手不知不觉地就牵在一起了。

 

“……我们这算是交往了吗?”

你问他。

“嗯。”

少年点了点头,转过头装作在看旁边的信号灯。他的耳垂红红的,好像一只害羞的兔子。

 

08

 

在交往的一年中,你和伏黑惠除了牵了牵小手,就再也没有更深的进展了。

 

你还记得某个周末午后,你趴在他房间的书桌上昏昏欲睡。他在旁边看着书,不知道怎么地就神使鬼差地凑到了你旁边。

你听见他紧张地咽了口唾沫,喉咙里咕咚地一声。低下头像是要偷偷对你做什么,但很快又抽身离去,顺手往你的身上盖了层校服外套。

 

那个下午,惠的脸都一直红红的,打游戏的时候都没敢看你这边。

 

不过,这也许就是你们距离最近的一次了。

 

因为在那之后不久,津美纪便在八十八桥出了事。躺在医院一直昏睡不醒。

再然后,惠就更改了和你一样的升学志愿,去了一个叫什么咒高的地方,又搬了家。

 

他不再和你主动联系,你们的关系也开始越来越远。即使是偶尔在手机上聊天也就是干巴巴地几句寒暄。

 

你知道他有事瞒着你。

不知道怎么的,他又变回了初见时那淡薄的模样。

 

【我们这算是……分手了吧?】

你给他发了最后一条Line消息。

 

他已读不回了两三天。

 

直到你威胁他,如果不给明确答复就删掉他好友,以后再也不见面的时候,他才回了个单字。

 

【嗯。】

【如果这是你所期待的话。】

 

09

 

所以说——这颗海胆像惠君吗?

 

你盯着缸里的海胆,咬着指甲思考了一会。然后当着它的面来了盒泡面,把调料包一个劲地全倒了进去。

 

“嗯?”

 

缸底的海胆突然咕噜咕噜地冒起了泡。

不知道为什么,你总觉得它的刺头旁边冒起了个。

 

10

 

你怀疑你捡了个海胆姑娘。

 

第二天你放学回家的时候,发现桌子上已经摆好了饭菜。

虽然只是简单的一份汉堡肉配味噌汤,但这也是你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吃过的正常晚餐。

 

厨房明显有被人使用过的痕迹,垃圾被仔细地分类好,你堆在玄关的快递箱子也被很好地收拾了一遍。

桌子上还摆放着超市的小票,应该是上门配送的生鲜食品。你看了看上面的明细,然后在冰箱里翻到了你最喜欢吃的橘子果冻。

 

你疑惑地转了一圈,并没有发现有人侵入的痕迹,又小心翼翼地拿起筷子夹了一块汉堡肉。做得很好,也没有什么异味。

 

要说房间里唯一可疑的,也只有你鱼缸里那只似乎在打着盹的海胆。

你敲了敲缸壁,它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看了你一眼,又往里边挪了挪。

 

11

 

在不久前的任务中,伏黑惠遭受到了非常恶毒的诅咒。

 

简单来说,就是变成了一颗海胆。

如果只是一颗可爱的,会蹦蹦跳跳的海胆,倒也不是完全不能接受。更可怕的是,如果稍微运用咒力努力一下的话,也不是不能变回人形——

 

如果队友能忍住不对着一颗海胆头笑的话。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天啊,这算什么,这是什么啊!”

钉崎野蔷薇已经靠在墙边笑得喘不过气来,狗卷学长则是拍了拍他的肩,安慰道,“大芥(看上去其实和平时也差不多。)”

悠仁一边抹掉眼角笑出的眼泪,一边说着,“其实也还好啦哈哈哈哈哈哈,就是你脸在哪边完全看不出来哈哈哈哈哈。”

 

没有师德的五条老师在旁边各个角度疯狂拍照,“哈哈哈哈哈拍下来给其他同学看看,海胆头哈哈哈哈哈哈,原来本体真的是个海胆吗哈哈哈哈哈哈。”

 

不止是被这样调侃了一通——

 

虽然非常鸡肋,实际上维持这样的人型的姿态也得消耗大量的咒力。因此过了没多久,少年便从海胆怪人的样子变回了一颗普通的海胆,并且陷入了暂时的沉睡。

 

醒来的时候,就不知道怎么被打包成快递寄到了你家里了。

 

【这是要干什么啊?还有为什么你知道她的地址……】

他趁你上学的时候,变回人型,发消息向自己那个不靠谱的老师质问道。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嘛。】

墨镜头像的男人回了个装可爱的表情包。

 

【解除诅咒的方法只能是真爱之吻啊。】

 

“……?”

少年黑色的海胆脑袋噗地一下变成了红色。

【说什么啊,哪里有什么真爱……】

 

【你半夜有时候对着她的照片发呆,大家都知道的……是不是在想什么下流的事?】

 

【?】

 

【当时你也不想和她分手的吧,因为怕把她也像你姐姐那样牵连进来。但有些事违背本心可不好呀,惠君,不要给自己徒增烦躁和压力了。】

【话也不是这么说的吧。】

 

【那如果你发现,她另外有了男朋友,你们接受吗?】

 

【……我不知道。】

海胆少年回答得十分诚实。

【只要能保护她就好了。】

 

12

 

在连续三天回家后都吃到新鲜饭菜的你,决定请假半天蹲守在家里观察你的海胆,到底是不是真的成了精。

 

然而一天过去了,却是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桌上的饭菜没有出现,海胆也静静地呆在缸底一动不动。

 

道理非常简单,即使是伏黑惠——没有任何一个青春期的男生,是会让喜欢的人看见自己顶着个海胆头的怪样子的。

 

对这一切毫不知情你盯着他琢磨了半天,肚子还有点饿,干脆一手把它从缸底捞起来,指着墙上的Gal game美少女海报对着它厉言命令道。

 

“给我变!”

 

惠:?

 

13

 

【记得转告你的海胆,剩下的时间不多了哦。】

送给你海胆的可疑卖家,莫名其妙地给你发了条消息。

 

你把这句话琢磨了半天,又上网查了查海胆的寿命,突然好像明白了什么。

 

最近它确实很不对劲。

每次你洗完澡,光着身子路过客厅的时候,总能看见它缩在角落,背对着你,身上颜色变得红红的,咕噜咕噜地吐着泡泡。

同理,你突发奇想,把它放在胸或大腿上当纯天然按摩器的时候,它也会出现类似的症状。

 

当时你还嘲笑他,一个海胆害羞个什么劲。

现在回想一下,海胆当然不会害羞,变色什么的一看就是个不秒的征兆啊。

 

我真傻!

你给了自己一巴掌。

 

虽然你也不确定到底是不是它做的,总之作为回报,你把你小金库的钱,专门给它买了个海胆水族箱,还给它另外准备了十多只繁殖期的海胆。带着怜悯的眼神把它放了进去。

 

“……听说你时间不多了,这也就是我最后能为你做的事了……诶?”

 

你话都还没说完,被一大堆海胆缠上的它就啪叽地从水池里蹦起来,你本能地想避开,却反而刚好和它撞到了一起,软软的海胆刺往你的嘴唇上轻轻地戳了一下。

 

你:?

 

海胆掉到了地上,显现出非常夸张的红色,像是被烤熟了一样,顶部还不断冒着热气。过了一会,又干脆变成了白色,你怎么戳它它都不动了。

 

14

 

你抢救了半天,才把还不容易让它变回了黑色。

它晕乎乎地抬头看着你,又噗地一下变成了红色。

你突然想起来刚才,是因为它扎到你嘴,才变这样的。

难道海胆和人的唾液接触会产生什么反应吗?

 

抱着以毒攻毒的想法,你把它拿起来,主动扎了扎自己的嘴唇,顺便还伸出舌头舔了口。

海胆又开始冒着烟不动了。

 

15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话,没关系吗,你这样在外面,明天搞不好就会有什么心的海胆男都市传说了诶。】

 

如果现在有人路过你家公寓门口的话,一定会吓一跳吧。

一个穿着校服的海胆头正蹲在昏暗的光线下,稀稀疏疏地做着什么。

如果你只是因为他做了个奇怪的发型,走到另一边再多看他一眼的话,就会发现他另一边也是个海胆头。

 

【没事啊。我看了两遍都没人。】

 

少年在手机屏幕上敲着字——脑袋变成个海胆的他显而易见不能开口说话。

 

【我和她接吻了。】

 

【诶——是吗,好羡慕啊,高中生的青春。是什么感觉,她说了什么,是不是觉得你……】

【很扎人?】

 

【?】

少年的手上猛地冒出了青筋,缓了好一阵才重新敲击起了屏幕。

 

【不是说的,接吻就能变回来吗?】

 

【诶——】

对面的男人回了个震惊的表情。

【因为这个是要真爱之吻才可以啊。等等,难道,惠君,你的心里还藏着其他不可以说的人吗,三角恋?不伦?哇,看不出来啊……!】

 

【哈?】

 

【说不定接吻还不够,需要做一些更进一步的事情,这样你可以变回人的身体才有意义嘛。】

 

更进一步?

伏黑惠想着你平时躺在床上毫无防备的样子,悄悄地咽了一口唾沫,青春期的荷尔蒙若有若无地涌动着,脑内不由得出现了——你和一颗海胆卿卿我我的场景。

他摇了摇头,试图把这个画面从大脑里抛出去。

 

【办不到吧?因为我只是海胆啊?】

【诶?不是吧,惠君,你当真了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其实上面这些都是骗你的啦。】

 

【?】

 

【这种诅咒到了时间都会自己变回来的。】

 

【??】

 

【让老师看看时间……嗯嗯,差不多了。】

【5】

【4】

【3】

【2】

【1】

 

随着砰地一声,一切恢复了原状。

 

【惠君,你不会是在失望吧?】

【没有。】

【和老师闹别扭了?】

【都说了没有!】

【你喜欢她吧】

【………和你没关系吧。】

 

16

 

从这天起,你家里丢了颗海胆。

无论是哪个角落都找不到,就这样莫名其妙的人间蒸发了。

 

你想起来那个卖家和你说的那些话,莫名其妙地有点怅然若失。

 

直到一个星期之后,一个白发的墨镜男突然敲开了你家的门。

 

“……请问有什么事吗?”

 

“你是不是丢了颗海胆啊。”

他笑得很清爽。

 

“姑且算是吧。”

你点了点头。

 

他把躲在一旁的伏黑惠推到了你跟前。

 

“你看看,是这颗吗?”

 

END

】点击就看漂亮姐姐爆锤灵 # #
。   果然很不靠谱的样子。   总而言之,虎杖悠仁羡慕的目光和钉崎野蔷薇仿佛看拐卖漂亮生的变态的目光里,把了家。   自从五条悟给了他一套自己住的房子之后,他就时常独自来这里住着...
】朋友之上,恋人未满的独处 # #五条悟 #七海建人 #夏油杰
,人畜无害地说着最出格的话。   一旦尝过被“偏爱”的滋味,就不想与任何人分析,好想独占她。   【】 (小标题:一闪一闪亮晶晶) 最近傍晚四楼经常会传出钢琴声,原以为是五条悟老师陶冶情操,再...
X】是前任也是现任 # #男神X
约会遭遇诅咒后的决定。并非是他做错了什么,也并非是矫情。     如果非要找一个原因,那就是——不爱他了。     并没有及时回复的消息,他应该是忙。毕竟他是师,本身除了祓除诅咒...
】当误会他们搞基!# #五条悟 #夏油杰
。   脸更红了,别过海胆头,挠了挠说道:   “现在知道我们两个喜欢谁了?”     骨忧太&狗卷棘   一直觉得纯爱战神和纹美人两个人虽然是普通同期,但是之间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当同居后他们知道的恶劣习惯 # #五条悟 #夏油杰 #两面宿傩 #虎杖悠仁
。   “嘛嘛,吃了我那么多的甜品,总归也是要付出点代价的吧~”   “干得好的话,有昨天订的限定草莓芭菲塔哦。”       习惯死宅   没发现是个崽种未同居前他来看,发现下午睡觉,温柔笑着...
【禅院直哉x】甚尔推能和同担拒否的厌猫猫一起吗?(后篇) #
客厅,他还是懒散地叠着腿,从头到尾摆着那张臭脸,直到听到了说,“三层准备要把禅院家御三家中除名。”他的表情才稍稍有了些变动。   细细给他解释了故事的来龙去脉,还有关于这本漫画的事...
【#】对他说三次分手 #男神X # #五条悟 #狗卷棘 #虎杖悠仁
完成的时间一过,朋友特有的式会检测惩罚任务成功还是失败,所以不会有假装完成的选项。     //          “我们分手吧。”          “哈?”听到这句信息量爆炸的话,正玩游戏...
x】可以喜欢吗, #
他,想好好谢谢一下他。 “抱歉啊,刚才谢谢了。”抱歉的鞠躬。 “嗯,没事。”默认接受地点了头。 “同学,能告诉我的名字吗?”满脸期待地看海胆头少年。 “。”冷淡地吐露三个字...
】当他约电影院看电影,会发生什么? # #五条悟 #七海建人 #夏油杰
的爱是真的。   一个人看起来有多不正经,实际上就有多深情。     【】(看的是小众艺术电影)   电影院的门口等他,墨色长发微卷,穿了一件烟青色衬衫没黑色百褶裙膝盖处轻拂,显得小腿...
】被分手之后我进了高专 #
开除。     所以我妈潜意识的也觉得早恋不好,现在要以学习为重,叮咛嘱咐的让我不要早恋。     我和我妈相依为命,早恋不早恋的对我来说不重要,我当然选择答应了我妈。谁知道后面会栽倒的...
】如果我变成回忆 # # #虎杖悠仁 #两面宿傩 #七海健人
要爬走,身下拖出一条长长的血迹。不只是为了不拖人后腿,更重要的是因为远离危险一点存活的几率就高一点。   “身为师,怕死真的很丢人吧。”手上绑着绷带,自嘲地说着。从旁边一直听着的首先想到的...
×】初中大哥竟是我后辈 #
原作者:Karma   单人 私设主天赋好但心存疑虑 五条老师送助攻主后期疯批 初中的大哥高中竟是我后辈文学 喜欢无谓对错  遵从本心就好。 因为世界上太多不对的规则了,比如男男是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