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文州x你】脆弱月光 #全职bg

sodasinei 2021-07-23

原作者:倾世鸢


 

*月色正好

 

“喻文州,”我轻轻叫了他一声,“你睡了吗?”

其实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

喻文州面对着我,眼睫毛轻轻翕动着,抖落一层薄薄的暗淡月光,不知道是不是被我惊动,他蹙起眉尖,无意识地收紧了环住我的手臂,抱着我往被子里缩了缩。

他很累了,我的心底一块柔软的地方凹陷了下去,也许我不应该打扰他了。

他要训练,看回放,开会,还要挤出时间给我做饭。我时常为此感到内疚,也不确定他是否希望有一个更加擅长家务的女朋友,但从前说起时,他只是笑了笑,喂给我一块烧肉,说:“家务活的分工应该按照彼此擅长的领域,仅此而已——喏,味道还好吗?”

我蜷在被子里思绪越飘越远,喻文州的声音响了起来,带着刚醒来的沙哑:“……怎么了,睡不着吗?”

“唔,”我反倒惊了一下,“没有,就是……”

我犹豫了一下,睡意朦胧中还是屈服于内心渴望,把手臂伸出被子,环住了他的肩膀,脸埋进了他的颈窝:“就是,想要抱着人睡觉。”

喻文州的身上有洗衣液的淡淡气息,是我买的,柑橘味的,透过他偏高的体温裹挟住我。他有些惊讶,但还是将我搂紧了:“嗯?突然……”

我确实很少主动地亲近,但是听他这么讲,反倒有些蛮不讲理地赌气,更深地钻进他怀里。“我们最近……都很少说话了。”

“对不起,”他轻声说,胸腔的震动隔着薄薄的睡衣,让我听得真切。他手指抚过我的发丝,“那就抱抱。”

你会觉得我烦吗?我闷在他的怀里,很想这么问,话堵在喉咙里,却发不出声。

我太清楚自己的性格有多别扭,怕他疏离又怕他离得太近,各种想法揉在一起,像两只鞋的鞋带绑在一起,就一步都迈不开了。

“没事的,”他睡眼惺忪,半阖这眼看着我,眼里映着斑驳树影。然而不等我回答,他接着说:“你可以同我分享一切。”

喻文州将脸埋在我的发丝间,我感觉到头顶他温热的吐息:“认真的哦。”

 

新赛季总是忙碌的,我把一沓文件放下,叹了一口气。

新的代言,联盟的任务,青训营新生……作为经理和队长,我和喻文州各自忙得团团转,一时间也无暇顾及heart to heart talk这种事情,那个月色朦胧的晚上被丢在脑后,看不完的协议和开不完的会才是真实的。

成为蓝雨的经理是误打误撞的。大学在中文系闲云野鹤了四年,感觉工作不易就又读了个研,却发现社会生活的不易始终如一——甚至还有加剧的趋势。

和朋友说起来时,她直接给我甩了一条招聘信息。

“这是……”我有些困惑,“嗯……蓝雨俱乐部?”

我知道她是荣耀粉丝,所以对这些略知一二,但是——“你不是微草的粉丝吗?”

“虽然但是,”她清了清嗓子,“蓝雨在招经理呢,技术难度不高,你的学历轻松拿下,待遇也很好,不香吗?”

我正色:“这算替你打入敌人内部?”

她严肃地点点头:“同志,要肩负起打倒蓝雨的未来啊。”

我憋笑:“保证完成任务!”

——个鬼。

 

我第一次进蓝雨俱乐部的时候感觉很新奇,以游戏为生是我从来没想过也不敢想的事情,但是这里每个人都以此为梦想,哪怕这个梦想在许多人眼里多么可笑多么不切实际。

是在刀刃上跳舞的人,这是我对喻文州的第一映像,确切说这是我对职业圈的第一映像,而喻文州——他是那个跳得格外好看,格外迷人的。

粉丝写的同人文里,只要是西幻设定,喻文州有80%的概率是人鱼,多像啊,海里的小美人鱼为了见心上人一面忍受脚下刀扎之痛;喻文州带着最大的硬伤,支撑在这个领域,写下他的荣耀。

也许还因为时常被粉丝夸赞“很苏”的声线,他的声音是低沉的但是又总是上扬的,总让人想起美好的事情,像风拂过海面,掀动起丝绸褶皱一样的波纹,像人鱼的歌声,诱惑着海上的水手。

——这可怜的,可悲的人类,怎能因自己不敌诱惑而推诿责任呢?

唉,是我。

喻文州唱歌音准一般,胜在声线动人,于是人会忽视一切细微的走调,沉浸在他创造的海洋。而我恰恰相反,永远可以拿得准的曲调,听来没有差错,却声线平庸,独独缺乏音乐美——也许音乐终究重在感觉,就像喻文州认真地看着我,我会感觉自己在下沉,慢慢地,不受控制地,或者说不想控制地。

 

刚来蓝雨时,我会一个人早早地坐在空无一人的食堂里,一边吃早餐,一边戴着耳机看蓝雨的影音记录。

早起是漫长学生生涯和社畜人生的后遗症,食堂的阿姨都啧啧称奇,说这里的孩子们一般不起这么早,一边热情地为我推荐了食堂的热门选项。

G市的早晨和我的家乡不一样,湿润的南方气候像在鼻尖揉碎了一把新叶,是艳绿色的让人眼眶湿润的气息。

我面前摆着几碟自己不可能吃完又不忍心推脱的食物,专心致志地看上个星期和微草的比赛。

最初是为了快速适应这个我从前未曾涉猎的领域,却一天天地变了味道。绚烂的光影,激动人心的音效,我戴着耳机沉入其中,看着索克萨尔银色的长发一甩,险险躲过王不留行的暗影斗篷。

旁边传来了细微的拉开椅子的声音,在解说激动的呼喊声中,我转过头,正对上喻文州探求的目光,他垂眸,看着我的ipad屏幕,若有所思。

屏幕里已经到了团队赛的末尾,熔岩烧瓶交杂刀光剑影,我脸上烧了起来,被窘迫感淹没——这算不算当面翻车?

喻文州在我旁边的椅子坐下,我不由自主地摘下一只耳机,递给他,鼓起勇气问:“喻队,要一起吗?”

喻文州轻轻笑了:“经理,早。”接过了耳机。

比赛进行到最后阶段,欢呼,喧嚣,在我耳边慢慢淡去,只剩下他的呼吸声,像海水潮起潮落。

我最后什么听不见了,心跳声像钟表贴在耳边,咚咚——咚咚——

和早已揭晓的结局一样,蓝雨赢了,蓝色铺天盖地要溢出屏幕一样,像海水涌动翻腾,漫到天涯海角。

——因为我身边这个人啊。

 

为什么喜欢喻文州?

其实这个问题没什么市场,更多人会问:为什么不喜欢呢?

他是蓝雨的队长,是国家队的队长,是永远可以信任可以依靠的人。多少人爱他,爱他的故事,沉入黑暗又走出黑暗的英雄,是令人着迷的滥俗桥段。

我不喜欢。

因为我不想要这样的的人,在我的人生中只充当一段故事。

这是一个有点疯狂的想法,没有谈过恋爱的我,第一次想要一个人,不想要别的什么,就想要他看见我的那一刻,为我眉目朗然,粲然一笑。

 

看完比赛的那个早上的最后,喻文州看着我面前的盘子,终于忍不住笑了:“阿姨们很喜欢你呀。”

我无奈:“老人家的心意,不好推脱。”

他眉眼弯起,一点泪痣格外显眼,不知道从哪里又变出一双筷子:“身为队长是该为经理分忧,可以吗?”

我难道可以说不?

我开始和喻文州一起吃早饭,他给我细说每一道菜,叉烧包是专门找的师傅做的,虾饺是最难抢的,炸鲜奶要等第一锅……我叹为观止,打从心底里佩服。

在我的二十几年人生里,从来不会为食物等待,从来不吃网红零食,从来不在餐馆排队,能吃就吃,吃不上就换地方——为什么要浪费时间呢?

这些时间可以做好多事情啊,可以早一点休息,可以改一改论文,可以看三分之一的书。

喻文州专注地看着我,说,等待也很有趣,有不一样的感觉。

他低下头,夹走了最后一个奶黄包——他可能看出来我不爱吃太甜的了——说,本来是过程,到底有没有结果呢?

食堂里人慢慢多了起来,正式队员和青训生都打着哈欠,三两成群地在窗口买早点,玩闹声,闲谈声,嘈杂了起来,人来人往中,喻文州看着我,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问谁。

 

工作需要,喻文州很频繁地穿插在我的生活片段里,经理和队长,严格意义来说,我主外,他主内。

很长时间里,我总会下意识地看向他,看着他的背影他的侧脸,然后在他转头时低下头,假装专注地盯着自己的桌面。

所有人都能感受到我们之间的气氛变化,善意的玩笑和起哄中,他总是笑着看着我,而我故作镇定,说不要开玩笑,忙正事呢。在只有我们两人独处时,我也会主动回避,婉拒他送我回家的邀请,躲避他请的下午茶。

某天下午他请全队吃饭,我说合约没处理完就躲进了办公室,外面的笑闹声慢慢远去,都去吃饭了,我一个人对着空白的文档,啃着面包,感觉索然无味,但我还是一口一口,全部咽了下去。

我面无表情地盯着屏幕上跳动的光标——你要怎么处理根本不存在的工作呢?

开始一些什么太难了,生活的轨迹只要足够稳定,为什么要费力气去改变呢?谁也不知道会走向哪里的时候,装鹌鹑才是最安全的选择。

大雨倾盆而下的时候,我正百无聊赖地准备回家。

这下麻烦了,我皱着眉头,苦笑着看着窗外,G市夏天的天气说变就变,我在心里默默大骂,可是也不知道该骂谁,只能怪自己不知道看天气预报,罢了,看看俱乐部里有没有伞吧。

半小时后,我终于忍不住骂出了声。

大不了冲出去打车就是了,哪怕这个时候车也恐怕不好打,我强压沮丧自我安慰,毕竟——谁能想到整个俱乐部没有一把伞啊!

我站在楼梯口,叹着气准备下楼,楼下却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昏暗的灯光里,我正对上那人的目光,是喻文州。

他的头发湿透了,在昏沉光线中闪着光,像鸦类的羽毛,眼睛明亮,看见我后流露出一些喜悦,衣服也湿淋淋的,贴着身体,隐隐透出一片肌肤的颜色。

我呆住了,看着我的表情,他好像才意识到他现在的样子,有些不自然地理了一下头发,像往常一样对我笑了笑:“太好了,找到你了,我想着……你可能没带伞。”

我突然哑口无言,其实我想问好多问题,万一我带伞了呢?你怎么就跑回来了?可是我都说不出口,好像声音都湮灭在瓢泼大雨中,消逝在他的目光里。

“走吧,”喻文州平复着呼吸,似乎刚刚奔跑过,“我送你回家。”雨声很大,透过半开的窗户把他的声音打得稀稀落落,他的身子一半藏在阴影里,一半在暖色的灯光下闪着水光,站在光影交接的地方,对我晃了晃手里的车钥匙。

我点点头,走到楼梯间的背光处时,抬手抹了一下脸。

坐在副驾驶上,我刻意不去看他,盯着窗外,玻璃窗上雨痕流动,浸透城市的灯红酒绿和夜色阑珊,像抽象画光影斑斓。我忍不住在心里嘲笑自己,坚持了一个月就撑不住了,还要靠他解救,这算不算注定认栽?

喻文州专心开车,冷不丁地说:“在想什么?”

“想我注定栽了。”我昏昏沉沉,胡言乱语。

他有些惊讶地看着我,我才惊醒,恍然自己刚刚说错了话,干咳了两声:“……喻队的车饰很可爱。”

是一个q版的索克萨尔手办,小小的,闭着眼高举灭神的权杖,像是在诵读咒术。我依稀记得是第一届世邀赛的纪念品。

“哦这个,”他善解人意地顺着我的话往下说,“是组织方送的样品,顺手放这里了。”

“经理喜欢索克萨尔吗?”喻文州看向正前方继续专心开车。

“嗯……我是白毛控。”我有些不好意思地承认,最开始被索克萨尔吸引,确实是因为一头银色的长发完美地正中红心。

那后来呢?

我几乎不敢想,手不由自主地攥紧裙子。雨声淅淅沥沥,车里像一个完全隔绝的空间,我和他并肩坐着,谁也不敢去看对方,玻璃上的水痕被雨刷抹去,我看着他隐约的影子,小心翼翼地。

所幸车停下了,到家了,我完美回避了自己的问题。“谢谢你,喻队,今天麻烦了。”我盯着挡风玻璃上残存的水迹,不敢转头去看他。

“晚安,早点休息。”他在看我吗?他说话声音间有笑意吗?“工作不要太辛苦。”

小小的索克萨尔站在那里,仍高举着法杖——这是决赛的最后,他留下的动作,那一刻的背影刻在无数人脑海里,袍角飞扬,载着“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凛冽劲风。

是我落荒而逃时,仍在留恋的画面。

 

哪怕那晚我辗转反侧,life goes on。

“喻队,”我敲了敲训练室的门,“有一份文件——黄少?”

我话没说完,就有人从里面打开了门,是黄少天,他看见我,露出了惊讶的表情:“诶诶诶经理你找队长吗?你不知道吗?”

“什么?”我一头雾水。

黄少天有些无奈地说:“队长他病了去医院了,他也不让我们陪他,看着他挂上水了就把我们都赶回来了。”

我愣住了。

 

医院的消毒水味到处弥漫,是让我下意识胆寒的味道,我有些不安地匆匆走着,按着黄少天给我的地址。静静的走廊里只能听见我的鞋跟敲在地上的声音,噔噔噔,踩在我自己心上。

转过一个弯,就正正地对上他的脸。

喻文州坐在走廊的长椅上,手上挂着打了一半的吊瓶,靠着椅背闭目养神,近夜时分,月光散着凉意,从模糊的玻璃窗懒散地泼洒一地,给他渲染一层冷冷清清的色调。

我下意识放轻脚步,连呼吸都放缓了,坐在了他身边。

他的睫毛动了动,像蝶翼翕动,缓缓舒展开。“嗯?”他好像很困倦,模模糊糊发出一个鼻音,头偏向了我。

“喻队,”我轻声叫他,“别在这里睡,当心再着凉。”

他似乎清醒过来,也认出了我:“出什么事了吗?”

我哭笑不得:“没有,你放心,我就是来看看你。”心里的愧疚溢了出来,是因为那天淋雨所以才病的吧?

他脸上有讶意一闪而过:“给你添麻烦了,橘子是你买的吗?”他看着我手里的一袋橘子。

“嗯,我洗一下给你剥。”我低头在袋子里挑拣。

喻文州莫名笑了起来,我抬起头看他,细碎的光斑在他脸颊闪过,他看上去一脸餍足。

“谢谢。”他轻声说。

事实证明,我太高估自己了。

哪怕喻文州很好地掩饰了表情,我还是看到了橘子入口那一刻他一瞬间皱起的脸。

“很酸吗?”我小心地瞥着他,有些尴尬,果然不擅长的事情不能随便挑战。

“还好啊,橘子酸一点很正常。”他笑了笑,把剩下一半也吃了。

“喻队……太酸就不要勉强了。”

“没事的,多试试就好了,你平常不常买水果吧?要好好照顾自己啊。”喻文州看着我,眼中透出几分担心。

“其实……”我嗫嚅着开口,“对不起,喻队,生病是因为那天送我回去吧……太抱歉了,给你添乱。”

“没有的,其实是我体质不好。”他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还有,说到那天,有一句话没说完。”

他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栽了,是栽到哪里了?”

我的脸烧了起来。

他看着我,眼中映着我的身影,我才发觉我们坐得这么近:“抱歉,居然让女孩子先说了。”

“那么,我正式地征求你的意见,”喻文州靠得更近了,我听见他呼吸的声音,像风声轻轻掠过,带着我心底的风筝在空中飞舞,“我喜欢你,可以在一起吗?”

那晚的月亮格外明亮,喻文州的眼睛里也亮晶晶的,他看着我,好像月色都不值一提了。

我听见线断开的声音。

 

第二天我坐在喻文州的餐桌前给闺蜜发消息。

「那个,不知道算不算完成任务」

「?」

「我成功打入敌人内部了,而且好像有点过于内部了」

「???」

身后有一个温暖的怀抱拥住了我:“早安。”喻文州的声音还带着一点刚起床的沙哑,轻轻落在我耳边。

我舒了一口气:“早安。”

不止要早安,要朝朝暮暮。

 

回忆起他表白的时刻,我叹气,纠结了半天还是掏出了手机。

「你还记不记得在一起的那天」

「嗯?」对面几乎是秒回「纪念日还早?」

我还没来得及表达无语,对面又发了消息「你上班摸鱼被我抓到了哦」

「你没摸鱼怎么知道我在摸鱼」我理直气壮。

「哈哈哈,那我们算是共犯了」几乎可以想象到他弯唇一笑的样子。

「而且」我耳朵发烫,感慨自己还是脸皮太薄「我就是真的想“摸鱼”了才给你发消息」

喻文州直接拨来了电话:“打扰我工作,好过分哦,经理。怎么了,觉得太累了吗?”

我叹气,不喜欢自己矫情的样子。

“我陪着你呢,”他认真地说,“我在,一直都在。”

我靠着窗框,看着半掩的窗外一抹夜色,月光柔和,浅浅淡淡挂在空中,好像可以让人心情变好,又让人无奈。

新赛季很忙,我还是会苦恼,想和心爱的人呆在一起,也不是过分的希望吧?

“我想你了。”喻文州低声说,我听见有悉悉簌簌翻纸的声音,在看资料吗?

“我也想你。”我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大概月光总叫人脆弱,我们在月光下展示脆弱的心,说着脆弱的心动和相思。

“转头。”

我一时恍惚,这声音好像同时从话筒和身后传来。屏住呼吸,我转过身,看见喻文州站在几步外的地方。月光如水,泼在他蓝白相间的队服上,像他在雨夜来到我身边。

“又找到你了。”他笑了起来,没有挂掉电话,“不是想摸鱼吗?”

我有些哽住,上前两步拥住了他:“……愿者上钩。”

月色朦胧,人这么脆弱的生物,大概总有些依靠吧?

像在月光下,偷偷的一个拥抱。

x】月海 #bg
原作者:倾世鸢   *让看见我的背面   我发现的眼睛里有月亮。 就在我们坐在饭桌面前的时候,我无意中看向窗外,一片微茫夜色。 “怎么了?”问我,雾气袅袅中,他的眼睛是深沉纯粹的黑色...
x】翩翩 #bg
原作者:倾世鸢   *翩翩的知道吗我满目痍疮 ,生日快乐   我躺在床上,头发晕,刚刚喝的气泡酒好像都逆流进我的大脑,咕嘟咕嘟,泛起过去的泡泡。 我好像看到了,在过往的泡沫里,在绿色的...
fate设定 ● 男神×● 王杰希● ● 叶修● 周泽楷
Archer。   心头突兀升起了一抹冷悸,来不及回头,也知道这次的攻击怕是躲不过了,就在想闭眼放弃之时,腰际被一双大手揽住。   “Master。”男人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的...
架空设定 ● 男神×● 王杰希● ● 叶修● 职高手● 周泽楷
。   洞房花烛夜,他揭下的红盖头。   “该换个称呼了。”   父亲的谋士真是个奇怪的人。   永远一副志在必得从容样子,他也的确料事如神,让不得不叹服。   “小姐,今天要去哪...
蓝雨日常 (OOC搞笑版)请勿较真 ● ● 蓝雨● 黄少天
着三道视线的压力向开了口。   “队长看今天天气这么好,春光明媚鸟语花香,早上的小笼包可好吃了……”   三个人期待的目光一下变成了对黄少天的鄙视。   切。   黄少天狠狠地瞪了三个人一眼...
【猎人乙女】白月光(酷拉皮卡x)● 猎人乙女向
原作者:村口专业烫头王师傅   ·酷拉皮卡x ·小朋友文笔 ·本文有刀,谨慎食用 ·看推荐bgm:《白月光》——张信哲   正文   “酷拉皮卡,为什么变成了这样呢?” 酷拉皮卡耳边响起了熟悉...
【猎人乙女】传声筒(奇犽x)● 猎人乙女向
原作者:村口专业烫头王师傅   ·又名:如何哄好揍敌客家三少爷是个值得探讨的问题。 ·小朋友文笔 ·奇犽x ·可能会有ooc,所以欢迎和王师傅热烈讨论!   “所以我刚刚那样做也是为了掩护...
【猎人/野乙女】修罗场 #男神x #文豪野犬乙女向 #男神x我 #猎人
完还能赶上隔壁甜品店的促销时间。”   ——库洛洛,永远的神。   “我错了库洛洛,根本就是库杜飞!” “快点过来吧。” “他也不一定对,让我检查一下。” “确实,我看第二题就有更好的解法...
【猎人乙女】阿姨我不想努力了(酷拉皮卡主场)● 猎人乙女向●bg
了,在前台当时碰到了的同学们,同学们看到时很是吃惊,点完餐后看到菜单上价格昂贵的咖啡和其他饮品还有蛋糕等甜点时心里一酸。将他们的咖啡等送到他们的桌上时,他们看了看,半天才憋出一句:我们不...
【猎人乙女】若是替代品● 猎人乙女向●bg #小杰 #奇犽 #酷拉皮卡 #雷欧力 #西索 #伊尔迷 #库洛洛 #柯特 #爆库儿
觉得有些发痒,但仍没有挪动半分。 在知晓酷拉皮卡心中的那个白月光时,心里难受了一段时间。每每想起酷拉皮卡望向窗外明月时追忆往昔的神情和温柔的笑颜,既同情又不禁羡慕起那个姑娘来。同情中又不知该同情那...
陪伴 (雷狮×) ● 凹凸世界乙女向● 雷狮
凹凸粉,同样算是入坑早的粉。 王杰希我本命。 昨天的B站上的燃战,王杰希和一组。我从起床开始给杰希拉票。 群里的大家真的都非常拼命。 最心寒的是看到了什么? 自粉”的人说着“王杰希没救...
【猎人乙女】当着他的面自杀 ● 猎人乙女向●bg #酷拉皮卡 #小杰 #雷欧力 #奇犽 #伊尔迷 #库洛洛
言语封在了口中。 良久,他松开了,轻声道: “要好好地活着,我所不能窥的世界的原貌,还要劳烦帮助我继续见证下去。” “我答应,酷拉皮卡!”   小杰: 弯下腰在树林中草丛里仔细地寻觅着,刚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