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彦×她】永不凋零的金花茶 #未定事件簿

sodasinei 2021-07-23

原作者:Ж 风少无拘

 

看到了官方的金花茶图,觉得有些感触。(为什么别人都高高兴兴,打情骂俏的,彦彦就特别忧伤???)

本文应该是he吧,哈哈

Ps:此她 非 彼她,第三视角

 

那一瞬,似有风在耳畔轻语:为谁落,茶花满路?

 

我始终搞不明白,作为机要处的一名文职人员,为什么几乎每天一大清早的就要被“悦耳”的哨声从梦中惊醒——然后大家集合去训练场跑步?

难不成他们想,万一哪天这儿失火了,我们这些柔弱的文官可以不用被迫地选择档案共存亡?

高亢激昂的音乐在我耳边回荡,我心心念念桌上还未做完的手工花。

五圈,令人绝望的数字,我气喘吁吁地跑完,拖着半条命慢腾腾往回走,不忘在心里安慰自己几句,那些进行特殊行动的人跑的圈更多,肯定比我更累。

这样一想,我的心情就愉悦了,愉悦到眼前出现了幻觉。

我经过那个人,注意到汗水从他脸颊滑落,一双珊瑚色的眸沉淀了不知名的心绪,他在风里仰望着天空,一如笼里的飞鸟渴望着自由。

 

“那文件你打算什么时候交到他手上?”

同事兼损友忽然进门。

“再过几天,离上头交代的时间不是还早吗?”

我抬头,见了来人,继续埋头做着手工。

“那东西让他看完就销毁啊。”她好心提醒我,看见我手里一朵金色的花瓣诞生,撇了撇嘴,“哎,真是麻烦,直接把文件加密了再传给他不更省事吗?还专门跑一趟。”

我笑了笑,旋转着花瓣:“那万一文件被截了,你逢年过节替我烧纸啊?呵。”

她笑了声,没再说话。

我小心地给那花瓣一点一点镂着金边,阳光下它分外闪烁,我嘴角渐渐上扬:“跑一趟也挺好的,正好有些日子不见了,去叙叙旧去。”

“现在几月份了?”

我忽然道。

“你是忙疯了吧?这都能忘?”她好笑着,还是回答了,“四月底了。”

四月了啊,我抬头望向窗外,那里的金花茶恐怕已经一瓣瓣地败落了吧。

“哦对了,上次你桌上放的那盆蓝鸢尾,谁送给你的啊?你知道它的寓意是什么吗?”

见我不回,她又道:“哎,你在听我说话吗?”

“别不理我啊,你回个话啊,同志……同志?”

我垂眸叹口气,这个女人,为什么话这么多……

 

高一时候的春游,学校定的目的地是植物园。

反正上哪总比上课强,笑闹声中,同学们排着队一个个上了大巴。

“我能坐这儿吗?”

靠着窗,我听到了少年温和的声音。

听语气就知道是他了,我转过头,金色的阳光洒在他白蓝色的校服衬衫上,珊瑚色的眸明亮澄澈,嘴角是淡淡的笑意。

“那是当然,坐呗。”

“多谢。”

他静静在我旁边坐下。

都相处了差不多半年,还能这样礼貌又疏离地对待同学,真不愧是夏彦。我笑了笑,窗外,一只黑鸟飞掠过湛蓝无际的天空。

唯有他和她在一起的时候,那漂亮的珊瑚色才会如同日光沐浴的宝石,闪烁着发自内心的喜悦和……

我忽然顿住,发觉哪里不对,他的位置是不是坐错了?不应该和……

我转头,他的目光此时正专注于另一个方向。

顺着那视线看去,我撇撇嘴。

斜对面的座位上,一名男同学正和她有说有笑地聊着天。

啧……兄弟,你路走窄了啊。

我观察着身边人的反应,他把慢慢地视线收回,奈何他们的说话声依旧能断断续续地传来,他干脆闭目养神。

这算是眼不见心不烦吗?

我心想道。

夏彦喜欢她,这我早看出来了。

我的动机十分纯洁,因为仰慕年级第一和第二的风采而刻意关注这俩,结果,从一个个隐秘又明显的举动中,我读出了少年温柔缱绻的情思。

但也是那时候,我才真正意识到,原来,有时候只要一个笑容,一个动作,甚至一个眼神,都可以传达出太多太多的东西。

“夏彦,咱们期中卷上数学的最后一题你能给我讲讲吗?”

“好。第几小问不会?”

他睁开了眼睛。

“第二问结尾不知道为什么扣了分,第三问我直接放弃了,哈哈……”

说着,我从包里拿出了期中卷。

他的眸里闪过一丝惊讶,随即接过卷子,认真研究起了题目。

阳光里,我听见他笑着低喃:“好学程度和她有的一拼了啊……”

 

车到了植物园,同学们三三两两地散开。

我看着那两人不约而同地走到一起,才放心地去了别处参观。

“你一个人傻笑什么呢?发春了?”

一个损友搂住了我的肩膀坏笑。

我脸上笑容一僵:“你有病啊?我才没笑呢。”

“我去,你怎么越笑越猥琐了?”

“你找打是不是?”

……

 

时间悄悄流逝,玩得累了,我懒懒地躺在竹椅上午睡。

“简直了,都一两点了,你还真能躺……”

我继续闭着眼,当没听见。

“你无不无聊啊?我带你去听讲座怎么样?”

我赏了她一个白眼:“你开玩笑呢,植物园哪儿来的讲座?”

“跟我走不就知道了嘛,我还能骗你?”

你还真的能骗。

我默默道。

弯弯绕绕走了不多久,我就看到一群小学生围着人正不停地问东问西。

“这叫讲解,不叫讲座好吗?”

“哎呀,不要在意细节。长知识才是最重要的嘛。”

她拉着我一步步走近那群孩子。

“大哥哥,这是什么花啊?”

“蓝色鸢尾。”

嗯?这声音怎么听起来有几分耳熟?

“它的花语是什么啊?”

“……暗中仰慕。”

离着几步远,我终于看清了被孩子们簇拥着的两人,熟悉的校服,熟悉的男女搭配。

我为一边被孤立的讲解员心疼三秒。

我听着夏彦的讲解,他刚好说到希腊神话,轻缓温柔的声音,好像阳光下指尖拨弄的竖琴声,听来无端令人安心。

我不止一次惊羡于这少年丰富的才识,他比同龄人懂得太多太多,唯独,对于她,他找不到题解。

现在,换我拉着损友了。

“哎哎哎,咱们怎么越离越远了?你要拉我去哪?你这么好学,咋不趁这个机会多学点东西?”

我扯扯嘴角,你咋不让夏彦当导游领着咱们环游植物园一圈算了?

有一群电灯泡已经够了,咱们还嫌不够亮,再过去燃烧自己,照亮他们啊?

能不能让人家好好过二人世界?本来这两人进展就异常缓慢,我看着都心急。

唉……

或许,细水长流,慢慢地就会水到渠成吧。

 

“那人跑哪去了?”

我从卫生间出来,到处看不见损友的人影。

巧的很,手机也没电了,我只得摸索着找人。

走了走着,集合时间就被我走到了,而我对自身所在的位置完全一无所知,到处都是花花草草,我好迷茫……

路痴属性在这个时候展露无遗。

要知道,我可是拿着地图都可以走错路的人。

上天啊,赐我一个引路人吧!

我在心中呐喊,当然,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怎么可能……

转角,我看到了他们。

???

我下意识躲到了浓郁的灌木后。

赐谁都行,为什么偏偏是这俩?我难道一定要当那个电灯泡吗?!

“能不能让人家好好过二人世界?”

这句话“啪啪”在我脸上扇了几下。

我无奈望天,原谅我,你们是我最后的救命稻草了,不跟着不行啊。

不过,说我全是迫不得已跟着的也是谎话,人嘛,哪有不八卦的?

我悄悄探出脑袋,说实话,我的眼前展开了一幅幅非常赏心悦目的画面。

四五月份,是一片片金色花瓣凋零的时节。

两三点时的阳光绚烂之至,又明媚之极。

那双珊瑚色的眼里,盛满了世间温柔。

小心地为她拈去夹在发丝间的花瓣,她眸光流转,笑靥如花。

或许是少年的情思太沉,它们载不动,只得一片片地凋落。

那不知名的花,我后来才知道,它有个很美的名字,叫金花茶。

谦逊又理想的爱,一如少年藏在心底,那说不出的喜欢。

他们走在那纷纷扬扬的金色里,那时候我以为,这一走,就是一生。

然而我错了。

 

“他现在谁都不见,别去看望他了。”

同事叹了口气,把一束花放在了桌上。

“我知道。”

我淡淡道,继续低头翻书。

 

“分离是轻微的死亡”

 

这话一下撞在我的心上,我不由自主地摩挲着文字,等回过神,眼里一片湿润。

他该怎么办啊……

对不起,我仰慕的人,我什么都没办法为你做……

我忽然想起那天飞舞的金色花瓣,我为自己感到可笑。

原来,那凋谢的,是他的时间……

他还剩多少时间?

 

“叮——”

古物店的门被打开。

他看着我,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什么事?”

“这个。”我把文件递给他,“看完就销毁。”

他接过,眸光平淡如水。

不过一会,他就把纸放入了碎纸机。

“还有什么事吗?”

见我待着不走,他淡淡道。

我笑笑:“你有件旧东西忘在我这儿了。”

闻言,他略微挑眉。

我把一朵金花茶送到他的眼前。

“还记得吗?”

“……”

他似乎叹了口气,珊瑚色的眼里却是荡漾着金色的温柔:“那天你原来在吗?”

“对不起,我一直都在。”

他笑了一声,望着花的眼里不知道是忧伤还是幸福。

“多谢。”

这话,多年前的那个少年在我眼前浮现。

“你桌上的那盆蓝鸢尾怎么样了?”

他忽然问道。

“它啊,挺好的。”

我没想到他会注意那盆我自己买的花。

“嗯,好好珍惜。”

他意有所指。

我笑了笑:“我一直都很珍惜。”

“好不容易过来一趟,不去见见她吗?”

我走到了门口,摆了摆手:“不见更好,你是想我把她记录在你我的档案里吗?”

“你们机要处的人这么闲的吗?”

他垂眸,嘴角扬起淡淡的笑容。

“哈哈哈……”我笑起来,转头深深看了他一眼,“这朵金花茶永远不会凋谢。”

“……”

他没说话。

许久,他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我不知道结果,但为了她,我不会放弃。”

“嗯,那就好。”

我关上门。

我没有遗憾了。

他会好好活着的,就像那朵金花茶一样——永不凋零。

 

×我】渡鸦之愿 #未定事件簿
渐渐没入一声微不可察轻叹。   我曾经捧起手,凝视着郑重地承诺:“你放心,不管遇到什么,我都会保护你,不让你受到一点伤害。” 一如信仰,永远守护,永不背叛。 可是,我食言了。 被卷入黑暗,我却...
【NXX修罗场】椰影海风 #未定事件簿 # #左然 #莫弈 #陆景和 #全员×
原作者:Ж 风少无拘   【全员×我】 我即女主,女主即咱们~   — 案件终于尘埃落定,遗失面具如今也已经被找到,妥善安置在了游轮上。   按计划,这是我们在诺斯塔岛待最后一晚,明早就要启程...
x你】生日蛋糕 #未定事件簿
原作者:12分甜柠   因为今天未定出生日系统,看到蛋糕有感而发1.5k+短打   文/12分甜柠   你看到蛋糕第一眼,就知道这一定肯定确定绝对是亲手做。   双层蛋糕并不少见,但少见...
×我】失速昏光 #未定事件簿
意思难道是……”   “嗯,这次事件不太寻常,国安部要介入了。”   —   “你那边怎么样?没有受伤吧?”   耳边传来紧张关切声音,似乎还有汽车引擎发动声。   我甩甩头:“没有,就是...
×我】五秒纠缠 #未定事件簿
丝带系在我心上就好了,这样它或许能稍微安分一点。   我这么想着,这时依旧站在我眼前,安静地帮我系着丝带,我只要微微低头,就能看见他挂在胸前钥匙,那里闪耀着一缕夕阳线……     “准备...
×你】远方人 #未定事件簿
砰砰声传入耳中,望着远方炫目缤纷烟火,不觉弯了弯嘴角。   应该早和叔叔阿姨一起吃过晚饭了,现在……是已经睡了,还是躺在床上熬夜追剧?仔细想想,还是后者可能性大吧?   低头笑了一声...
×你】水经年 #未定事件簿
。 花瓣无言地落下,那积在身上重量,织就一匹快乐和幸福红袍。 杜鹃为春冠冕,而眼前为你冠冕。   ◇   听说初二是个关键分水岭,本着精益求精态度,你自告奋勇要上补习班,好像受到你...
×你】激活心码 #未定事件簿
回家。   —   当得知你还剩一百八十份问卷要请人填时,无比庆幸自己加入决定,毕竟这样你就能少点负担了。   开玩笑啊,一百八十份,就算一分钟一个人,要折腾到多晚才能回家?想到你早上就这样在...
×你】爱光者 #未定事件簿
能被你吓出心脏病来……”   低低笑了几声:“你怎么突然醒了?明明平常睡得跟……”   你知道他要说什么,瞥他一眼。   “……公主一样。”   他立即识趣地改口,脸上却是早就暴露笑,你扯了扯嘴...
×你】与你和好 #未定事件簿
一起走了同学朝你们走来。   “我早说一会就自己回来了,你还火急火燎地跑出去淋雨瞎找,也真是,啧啧……”那男同学走到你俩面前笑一声,也没继续往下说。   另一个拍他肩膀:“您这是拿情商补智商去...
未定事件簿】如果暧昧期时候有人想撬墙角——? #乙女向 #男神x你 #bg #左然 #陆景和
原作者:选我我超甜   左然/陆景和 x 你 *刚入坑《未定事件簿》人物ooc请见谅 *因为只能稍稍把握左然和陆景和 *文笔渣 *本文前提,友情以上,恋人未满你们遇上想撬墙角会发生什么呢...
×你】充电 #未定事件簿
by/ 醒。   *需要回血 *ooc   正文   最近很累,晚上睡不着,白天起不来。   上次与去过水族馆之后失眠减轻了很多,但因为工作关系失眠又复发了。   按照在水族馆和约定,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