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景和×我】浪漫曲 #未定事件簿

sodasinei 2021-07-23

原作者:Ж 风少无拘

 

小陆总生贺!因为一首小提琴曲而飞出的灵感。

 

女主拉小提琴的部分强烈推荐播放贝多芬的《G大调浪漫曲》!!!给予极致美的享受!!!我认为音乐这样的美妙的艺术必须要亲耳听见才能感同身受,产生共鸣。

 

也正如小陆总说的,“油画是种古老的东西,只有在看到作品本身的时候,才能最直观地感受到它的魅力。”音乐同样如此,我的文字功底并不深厚,没有办法完完全全表达出音乐之美,或者说,文字再如何绚烂,没有切身的体会终究无法触及那动人之美,只不过有个模糊朦胧的遥望罢了。

但我真诚希望,我们每个人都能碰触感受到那份飞舞的浪漫华丽。

 

好!平复心情,正文如下:

 

 

“啧,不对……”

一抹郁色在年轻画家的眸中渐渐洇开。

他微蹙着眉,端详着一幅已经完成的画作——一位穿着白裙的少女闭着眼,嘴角噙着一丝淡淡的笑意,优雅的琴音纷纷扬扬洒落在她的肩头……

吐出一声轻叹,他看着画布上的女孩,伸出的画笔纠结再三还是收了回去,他微微摇了摇头。

“唉,如果,能亲眼看一次就好了……”

寂静的画室内,他对着画布喃喃自语。

落地窗外,树影婆娑摇曳,圆月低头倾听,清凉的夜风送来阵阵馥郁的花香。

他换上一块崭新的画布,闭眼,一点一点在脑海中描绘她的模样……

夜,愈发深沉。

 

“哎,程澄,如果要送朋友生日礼物的话,送什么好啊?”

我皱眉看着长长的清单。

唉,送礼物简直就是世纪难题啊。

“这得看是什么人了,只要投其所好就行。”

“投其所好?”

我下意识地重复了一句。

“哎呀……”电话那头颇有点恨铁不成钢地意味,“翻译成大白话就是用钱砸,非要我说这么明白你才懂啊?”

“……”

用钱砸?我能砸得过和印总裁吗?那可是穷得只剩下钱的人了啊。

听我不说话,估计是以为我当真了,程澄赶忙道:“哎哎哎,你别真信啊,我开玩笑的,其实不管你送什么礼物,只要对方能感受到你的心意就行。关键是心意啊,心意!”

“好好好,我知道了。”

我被迫把手机拿远,那再三强调的声音震的我耳朵疼。

“对了,你那朋友是男是女啊?我认识吗?你是不是很在意那个人啊?”

“……”

我沉默一会:“就是个爱撒娇的弟弟而已。”

“哦……”

对方的语气明显低落下来,明显这和自己想要的答案相差甚远。

“那你对他……”

她想再挣扎一下。

“程澄,我这儿信号不太好,下次再说吧,挂了挂了啊……”

结束了电话,我望着天花板,深深叹了口气。

心意啊,心意……

所以到底送什么?

 

清晨的阳光洒入卧室,青色的冰丝席上绣着摇曳的白羽,一只只深蓝色的飞鸟翩翩穿梭其中。

一人在床上沉沉睡着,忽然,手机铃乍响。

他皱眉轻啧一声,但还是很快接了电话。

“喂?什么事?”

他艰难地睁眼,眼下那层灰色的阴翳将他的困倦暴露无遗。

公司又出什么麻烦事了?他昨天才刚刚整顿好,难不成是有几条漏网之鱼忘了处理?

他的嗓音有些许干涩,虽然尽量掩饰,但无意泄出的那丝疲惫我却听得十分清楚。

“抱歉,打扰你休息了……”

“啊,原来是律师姐姐,你怎么突然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呀?”

听到我的声音,他好像一下精神不少,语调活泼,和平常几乎没有什么不同。

我不禁感慨他的情绪转变之快。

但这样,也让我找回和他说话时一贯的放松感。

“你中午有时间吗?恩……我请你吃饭怎么样?”

“……”

对方这时忽然沉默了。

正当我想他是不是睡着了,准备叫他时,他忽然出声道:“姐姐,你是碰到什么难处了吗?”

他的声音已经有了几分认真严肃。

“……”

这回轮到我沉默了。

我一下有些哭笑不得,吃顿饭而已,我在你心里的形象到底是怎么样的?

“你想多了,只是普通的吃顿饭而已。你不能来吗?”

“怎么会,我当然可以……”他声音放缓,忽然轻笑一声,“只是,你突然约我,我有点……呵……受宠若惊?”

不知道为什么,我仿佛能想象出他此刻微微脸红的样子。

心忽的一乱,我下意识岔开了话题。

“你昨晚是不是熬夜了?”

“啊~”他拖了个长音,“被姐姐发现了,我还以为自己隐藏得很好呢。”

听他玩笑似的话,我笑叹口气。

“几点睡的?”

“十二点半。”

他顿了顿道。

“请对你的律师说实话。”

“哈哈……”他干笑一声,“恩,那就四五点吧。”

???

我立即看了一眼表,现在是早上八点,合着他只睡了三四个小时?

他晚上是干什么了啊?工作到这个时候?未免也太不顾身体了吧?

可能察觉到我接下来要质问他了,他立即主动认错,语气十分诚恳无辜:“我错了,姐姐,画画太入迷就忘了时间,这也没有办法啊,艺术的灵感从来都是稍纵即逝啊……”

我一时竟无言可对,只能说几句让他注意身体的话。

“嗯,我知道。”他在床上翻了个身,再开口,慵懒的语气里荡漾了几分笑意,“姐姐这是心疼我了?”

“……你还想不想吃饭了?”

“哎哎哎,当然想了,姐姐你可不能说话不算话啊,我这就起来了。”

随即,身体与床单的摩挲声窸窸窣窣地传入我的耳中。

“好,到时候我等你。”

我笑起来,到时候,给你一个惊喜。

“嗯。”

短短一个字,我却在他的声音里听出了无由的认真与欢喜。

挂了电话,不知道为什么,我呆呆出神了一阵,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只是庆祝生日而已啊。

 

于是,我提前半小时到了约定地点。

一不小心就来早了,本以为会是我等陆景和,没想到的是,我在来往的人群中一眼看到了他。

不知道是因为他的身高,还是因为他特有的气质,只是随意地倚在墙上,整个人就有种难以抗拒的吸引力。

回头率几乎百分之百,竟然还有上前搭讪的?!

 

我远远地打量了他一番:上身穿着一件条纹衬衫,款式休闲,不松不紧,恰到好处地勾勒了他不错的身形,和煦的暖阳下,淡淡的浅蓝色好像泛着丝丝凉意;下身是白色九分裤,漂亮地贴合了他瘦长的腿型,只露出一小部分白皙的脚踝。

 

整体看来,十分干净清爽。

咳,也就一般般吧。

但不管怎么样,我隐隐感觉得到,他似乎……还挺期待吃饭的。

我终于走到他的面前。

“姐姐,刚刚我好像感受到一股很灼热的视线在盯着我,你知道吗?”

他低头看我,嘴角噙着得意的笑。

“……我知道你自恋过了头。”

他听了,低低笑了几声:“姐姐,不是你说的吗?我可是未名市最想嫁的第一名啊。”

“……那我真是荣幸,可以和您比肩同路。”

我不禁呵呵。

“不,和你同路,才是我的荣幸。”

他抬头,声音放缓,一时我竟分辨不出蕴含其中的感情。

我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说。

“但是,姐姐,有一点你搞错了,你没办法和我比肩。”

嗯?

这话什么意思?

他的目光移到我的肩膀,然后嘴角一勾。

我顿时反应过来,自己和他的身高差了不是一星半点,这几十厘米的差距简直就是无法跨越的鸿沟天堑!

我仰头瞪他,陆景和,你高你了不起啊?!

 

说起来,我们原来约定的时间就挺早的,又因为早来了,离吃中饭还差些时间。

于是,我们俩就在路上闲逛起来,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你是怎么想到约我来这吃饭的?”

他笑问道。

任谁都看得出来,他现在心情很好。

“怎么,你不喜欢?”

我反问他道。

“没有没有,我还,挺向往这里的……清静平适,也很有自然气息。”

他的眼神忽然有些黯淡,脸上却仍挂着微笑。

“我平常就公司,学校,画室那几个地方来回跑,就算去什么别的地方也是为了处理公务。真要说的话,我倒是很怀念当年到处写生的日子,那是我最自由快乐的时光了,虽然辛苦,但……”

他说起许多自己过去的事,我在一边饶有兴致地听着,听到好笑的地方两个人不禁一起笑出了声,踩在石板路上的脚步声愈发轻快,周遭夏日的炎热似乎也被驱散了不少。

“你累不累?”

算算时间,我和陆景和走走停停,逛的也算久了。

最关键的是,午饭时间快要到了。

“不累,我倒想像这样多走一会。”他转头深深看了我一眼,语气渐渐平和温柔起来,“我想和你一起走在街上,多看看太阳。”

嗯?我轻轻蹙眉。

看太阳?

这话乍一听有些奇怪,但细想想似乎有些耳熟,我是不是……在哪听过?

“到了,是这家店吧。”

陆景和的话让我收回了飞远的思绪。

我点点头。

进了门,他眉一挑,环视一圈店内的装修设计,勾起嘴角。

这家店在外面看着小,进门才知道并非如此,内部空间的扩大实际上都得益于店主的巧妙构思。

“这家店的内部设计……很不错,以后和印要是办了餐饮,内部格局可以借这里来参考参考。”

出来吃饭还不忘工作吗,这事业心……

我扯了扯嘴角:“上二楼吧,我订好位置了。”

“嗯。”他跟在我的身后,轻轻道,“姐姐,挑这家店,你费了不少心思吧。”

“……”

这话真的被他说中了,几天前我就在物色各式各样的餐厅,考虑到陆总裁什么没见过,简直挑到手疼,而且还要准备给他的礼物……所以,昨晚熬夜的其实不止他一个,自己也很光荣地到一两点才睡……

陆景和,要不是为了给你过生日,我也……

“谢谢姐姐,我会很珍惜今天这顿午餐的。”

“……”

楼梯盘旋而上,鞋跟踩着木质的台阶,一下又一下的敲击声好像在为我加速的心跳声伴奏。

怎么回事?

二楼设计较为复古典雅,处处都透露着欧式韵味。

环视一周,除了我和他,并没有其他客人。

我笑了笑,老板诚不欺我啊。

“这也是你准备的?”

他在我身后出声道。

“什么?”

他笑起来,脚步声慢慢靠近:“下面虽说是休闲区,但人也不算少,这个时候客人们没理由不来二楼,除非……”

我事先跟老板沟通过,空出了中午这宝贵的时间。

“为什么要这么做?忽然约我吃饭,破费布置……姐姐,你是对我有什么企图吗?”

他弯下腰,坏笑地看我。

闻言,我注视着他的眼睛,报之一笑:“小陆总,你出门不看日历的吗?”

“日历?”

“今天是六月二十一。”

“是啊,有什么问……”他忽然顿住,随即好像记起了什么,抬头轻笑一声,“啊~今天是我的生日。”

 

午餐上来,我和陆景和闲聊起来。

他悠闲地用着餐,给人的感觉就和往常无异。

“我觉得你很平静啊,对于过生日的人来说。”

想起其他朋友临近生日就喜形于色的样子,我竟然觉得陆景和这样的表现有些不正常了。

“哈哈……那我要怎么激动?买几个商场下来吗?”

……

我一脸黑线。

有钱人都是这样消遣的吗?

“我听说你们这些精英人士生日不都会办个生日宴什么的吗?”

“哦……是有,而且很多都是这样。”

他微微摇晃着香槟杯,注视着里面桃红色的圆润液体,随意一笑。

“但来的人都很清楚,所谓的生日宴不过是个噱头罢了,本质上还是换个地方谈生意。”

“说实话……那些人有多少是真心在意你生日的?又有多少是真心为你庆祝的?不过是寒暄客套,商场交际而已,在宴会上争取获得最大的利益才是几乎所有人的目的。”

他语气平和淡然,仿佛他所说的这些才是正常的生日活动,虽然脸上挂着笑,但我却感觉到那笑容里实际并没有多少笑意。

他垂眸,放下了酒杯。

“我不讨厌这种方式,但也绝谈不上喜欢。我承认它利大于弊,可如果我在过生日的时候还要费尽心思应付那些人,那这样的生日又有什么过的意义呢?既然如此,这‘特殊’的一天倒不如不过,忘了也没有什么可惜的。”

过生日没有意义,这话从他口里说出来,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好像被刺了一下。

“姐姐,你皱眉可不好看。”

他忽然话锋一转,对我笑起来。

他情绪切换得太快,我一时只能看着他,却不知道怎么回答。

“而你是不一样的,姐姐。”他语气渐渐温柔,仿佛日光淌过草地,那双漂亮的紫眸此刻如同月下宝石,“相信我,姐姐,今天这个生日,我一定会好好珍惜。”

我莫名感觉脸颊有些烫,不自然地别开视线。

“你不觉得太简单了吗?”

“简单?怎么会?”他摇头轻笑,“相比那样一戳就破的虚伪,这份简单里装的却是沉甸甸的心意啊,再说了,能和喜欢的……咳……能和你一起吃饭对我来说已经是件很幸福的事了。”

我正疑惑他为什么突然呛了一下,他紧接着抛了个问题,成功转移了我的注意力。

“何况,我觉得姐姐的这顿午餐应该没这么简单吧?”

他嘴角翘起,一脸玩味地看着我。

“陆景和,有没有人告诉过你,凡事想太多的人不讨人喜欢啊?”

“恩……难道姐姐不喜欢我吗?”不待我回答,他得意地转了话题,“那也就是说,我想对了,对吧?”

这么轻易就被猜到了,我无奈点头,但依旧卖了个关子:“你想睡觉吗?”

听后,他忽然睁大了眼睛,表情明显愣了一瞬。

然后,我眼看着一抹粉红蔓延上他的脸颊,又马上火速褪去。

“……你刚刚脑袋里在想什么……”

我无语道。

“没,没有,姐姐你冤枉我了,是这里太热了。”

他不好意思地别开视线。

……

好吧,是我话说的有歧义,我的错。

———【姐妹们!《G大调浪漫曲》准备了!】

我引着陆景和到了二楼中央,这里装修时特意留足了空间,格局布置就像个极小型的演奏厅。

我安排陆景和到一处沙发上落座,临走时瞥见他唇角微微上扬的弧度。

估计他已经猜到我要干什么了。

这还算惊喜吗?反正“惊”是已经没有了。但想到接下来要送出的礼物,我心里平添了几分愉悦。

看来有句话真说的没错,所谓的礼物啊,在某种程度上,准备礼物的人比收到礼物的人还要高兴。

“久等了,小陆总。”

可能是因为高跟鞋踩在大理石上的声音清脆响亮,也可能是黑色的挂脖吊带礼裙在灯光下过于显目突出,我刚刚出声,他便朝我投来了视线。

“……”

陆景和只是沉默地看着那个女孩,移不开视线。

他觉得在此刻说出任何一个字都是不合时宜。

之后的陆景和承认,他不该那么毫无防备地就去看她,看那颗明星。

只是一瞬,她笑着的模样就直接生生地撞在他的心上,控制不住的心跳声一次次震动着耳膜,那瞬间的惊喜化成了满心的愉悦,他的心下了场春雨,滋润着某朵不知名的花。

那花已然绽放。

这么多年,国外国内,他见过的女人实在太多。

但他喜欢的,爱慕的,心甘情愿做她裙下之臣的却唯有眼前的这一个。

看着眼前盛装登台的女孩,他颇为懊恼地轻啧了一声。

“姐姐,我要是早知道你会这么隆重地打扮,我就把西装也一并带来了,现在叫人送还来得及吗?”

“哈哈……你不嫌弃这里不是金色大厅我就已经很感激了。”我笑着打趣陆景和,边说边把小提琴架在肩上,语气不知不觉柔和起来,“今天是你的生日,好好睡一觉吧,你不是昨晚没怎么睡吗?我拉琴给你听,这样你可以好好享受这段午后时光了。”

琴弓拉动银弦。

徐缓温柔的乐声流出,潺潺的旋律从温馨亲切渐渐转入活泼欢乐,流动不息的音符荡漾着无比热烈真挚的情感,弓弦一来一回间,无声轻扬,安谧于光的柔美。

一曲奏毕,见他久久注视着我,我的弓离开了琴弦。

“怎么?不好听吗?我自认为拉得还算不错啊。”

面上虽这么说,但我心里止不住地打鼓。

果然还是有瑕疵吗?我遗憾皱眉,毕竟很多年不碰琴了,昨晚熬夜练习才算是把这曲子捡起来了。

早知道……

他只是看着我,眼里涌动着我说不清的情绪。

“姐姐,就是因为你拉得太好听了,所以我才舍不得闭上眼睛啊……”

“……”

好吧,我承认陆景和之前说的对,这里的确太热了,不然我怎么会莫名其妙的脸红?

“随你吧。”

我继续演奏,自己都没发现渐渐上扬的嘴角。

他在底下安静地听着,随着悠扬清丽的琴音,不知何时笑着闭上了眼睛。

不知道反复弹奏了多少曲,指尖的琴音渐低,最后的旋律轻盈飞舞着消散于寂静中。

“呼……”

我抹了抹额头泌出的薄汗。

自己也算是见过大场面的人,没想到现在给人演奏竟然还会紧张,真是退步了不少……

感慨一番后,我把目光移向台下的那个人。

“陆景和,你睡着了吗?”

我轻轻走到他面前,悄声道。

他没反应,安静地闭着眼,睡相十分沉稳。

啧……

我端详着这位“未名市最想嫁第一名”的睡容。

想想他平日里那副爱开玩笑,插科打诨的样子,我扯了扯嘴角,也许只有睡着了他才能这么乖吧?

真的就像猫一样啊……

嗯?睫毛也好长……

这脸……

我愈发大胆,竟然伸手想戳一下。

然而,在差一点就能碰到的时候,他忽的一动,我做贼心虚,被吓了个半死,慌乱中鞋跟一滑,我连忙扶住沙发的把手,才勉强稳住身形,不至于直接压在陆景和的身上。

但百密一疏的是,我的额头不小心碰上了他的,肌肤相贴的热度一下传递过来。

我的心咯噔一下。

完完完!

祖宗,您千万别醒啊!

我支撑的手臂在微微颤抖,即使如此,我还是大气不敢出地龟速缩回了头,万幸,他睡得死,眼皮都没有动一下。

危机过去,我无力地躺在旁边的另一个沙发上,身体一碰到软软的垫子,困意就席卷翻涌而来,也是,这几天一直在折腾他的生日,自己也没怎么睡好。

哎,陆景和,为了你的生日,我真的……尽力了啊……

我再也坚持不住,沉困地闭上了眼。

周遭重新归于寂静。

等她的呼吸趋于平稳,一双紫眸渐渐睁开,嘴角早已噙上得逞的笑意,额头处似乎还留有残存的温热。

他把视线转向另一边,小心地把女孩的手握在手心里。

“辛苦你了,姐姐,为我做了这么多……”

 

说实话,我应该已经被闹铃惊醒了,但当看到自己牵着陆景和手的时候,我不禁怀疑自己还在做梦。

怎么回事?

我睡糊涂了?

我为什么会主动牵陆景和的手?!

万分震惊中,我愣是看那手势看了好几秒,最后不得不接受了现实,真的没跑了,的的确确是我牵的陆景和……

怎么会这样……

“恩……”

旁边的那人呻吟一声,动了动,似是要醒。

我一惊,立即松了手,还好自己牵的不算太紧,他应该没察觉到吧。

“你还定了闹钟啊?”

见他已经起来,我讪讪开口道。

“嗯,毕竟四点还有个会议要开。”他侧头朝我一笑,笑意里掺杂了几分慵懒,“谢谢姐姐了,我中午睡得很好。”

你满意就行,我立即点头,生怕他发现什么蹊跷。

出了店门,我们两人走在回去的路上。

“我忽然觉得我们两个好有默契。”

“嗯?你指什么?”

他没有回答,而是笑着换了另一个话题:“这首曲子很浪漫。”

“你听出来了?”我笑了笑,不愧是学艺术的,“这首曲子的名字就叫《G大调浪漫曲》。”

“看来我的直觉不错……”他笑起来,抬头似在回忆着什么,“姐姐,那幅画我有灵感了。”

“什么画?”

他意识到说漏了嘴,朝我眨了眨眼:“呵呵,不急,以后你就知道了。”

走在熟悉的路上,有个问题忽然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陆景和,你早上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嗯?哪句话?”

他笑着看我。

“我想和你一起走在街上,多看看太阳——这话什么意思?我听起来好像有些耳熟。”

“恩,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啊。”他笑了一声,“姐姐,想太多的人不讨人喜欢,这话不是你说的吗?”

看他脸上一贯的笑容,我疑惑地皱起眉,难道真是我多想了?

送她回到家后,陆景和开车返回公司。

车在路口停下,他的指尖轻敲着方向盘,想起她醒后那副匆忙掩饰的样子,情不自禁弯了嘴角——看来习惯性的早醒还是有好处的。

眼前的信号灯由红变成了明黄。

我想和你一起走在街上,多看看太阳

这句话的含义,自己到底希不希望她知道呢?

未待他多想,绿灯晃眼。

他一脚踩下了油门。

 

过了几天,晚上在家,我意外收到一份快递。

拆开,是一件精心装裱好的画作。

只是一眼,我不禁屏息凝神。

那是言语无法表达的震撼,我不是鉴赏艺术的专家,然而作为一个普通的欣赏者,我毫无疑问地惊艳于这幅画几欲要喷薄出的热情与美丽。

华丽盛大的舞会,在纷扰的各色人物中,罗密欧和朱丽叶初次相遇,缱绻共舞,款款情深,沉沦爱慕,浪漫而又经典。

我凝视良久,终于笑叹一声。

陆景和……

这就是他听了琴曲而获得的灵感吗?

下意识翻过画的背面,几行小字映入眼帘。

人们从艺术家的画作里

选取自己心爱的美好

可画作的所有美好都指向你

为它起个名字吧?另,愿你人间每天都有太阳相伴。

读完,沉默的空白中,我的心绘写下湍急的乐符,我终于想起了,年少时读过的那首诗。

你来人间一趟

你要看看太阳

和你的心上人

一起走在街上

了解她

也要了解太阳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才平静下来,拿出手机慢慢打字:“我不太会起名,但既然是因为那首曲子才有的灵感,那就叫《浪漫曲》吧,你觉得怎么样?”

“好。”

几乎下一秒,他就回答了我。

屏幕上端的“正在输入”反复出现,而他的消息却迟迟飞不过来。

我笑了一声,一点点地打字,最后发送。

“见到日出我便不能自已。”

屏幕上弹出这样一条消息,陆景和坐在办公桌前,紫眸闪过一丝困惑。

“姐姐,这是什么意思?”

他这次信息发得倒快。

“自己想,我等着你想出来。”

发送完消息,我走到窗台,望着那幢被誉为“未名市的天际线”的高耸建筑,嘴角忍不住上扬。

心里是无法掩饰的期待,陆景和,姐姐可不是白叫的啊……

夜晚潮湿,地面潮湿

空气寂静,树林沉默

今夜,我爱你。

Ps:诗歌小科普

见到日出我便不能自已

而你就是日出

于是,所以,我爱你

——Emily Dckinso 《我为什么爱你,先生》节选

夜晚潮湿,地面潮湿

空气寂静,树林沉默

今夜我爱你。

——罗伯特·勃莱《你手捧希望而来》

你来人间一趟

你要看看太阳

和你的心上人

一起走在街上

了解她

也要了解太阳

——海子《夏天的太阳》(节选)

可能最后两人的感情处理得仓促了些,但是也算一个接受小陆总的开始吧(没办法,我就想让两个人在一起(⑉°з°)-♡,请原谅我的任性吧)

我真的好希望读者天使们可以去听贝多芬的《G大调浪漫曲》啊,真的好听,不为我也为了艺术吧,我的文字没办法描绘出它的万分之一的美妙……

最后还要bibi一句:小陆总,为了你这个生日我也是不容易啊。

考虑你穿什么休闲服还特意去搜各种模特的时尚搭配,另外体验了一波你的作息时间,你真不考虑快点回来吗,,Ծ^Ծ,,?

哈哈,啰嗦了那么多,总而言之,写文过程中,有苦有甜,但能表达自己想表达的,已经让我很高兴了(๑>؂<๑)。

纵然无人鼓掌

也要华丽谢幕

不枉自己辛苦付出

最后非常高兴给小陆总庆生。

生日快乐!HAPPY BIRTHDAY!

(自己给自己过生日都没这么隆重,经常忘记,hhh……)

未定事件簿】初次同床共枕是什么感觉 #男神x你 #乙女向 #bg #左然 #
原作者:选超甜   左然/  x   你 *刚入坑《未定事件簿》人物ooc请见谅 *因为只能稍稍把握左然 *文笔渣 复健中 *老梗了(๑˙ー˙๑)     左然...
未定事件簿】如果暧昧期的时候有人想撬墙角——? #乙女向 #男神x你 #bg #左然 #
原作者:选超甜   左然/ x 你 *刚入坑《未定事件簿》人物ooc请见谅 *因为只能稍稍把握左然 *文笔渣 *本文前提,友情以上,恋人未满的你们遇上想撬墙角的会发生什么呢...
【NXX修罗场】椰影海风 #未定事件簿 #夏彦 #左然 #莫弈 # #全员×
?”   莫弈听了微微一愣,闭眼笑了笑,嘴角似乎含了一丝无奈:“等一会,要不要一起去散散步?的这岛抛开别的不谈,夜景还是值得一看的。”   未察觉隐藏在话中的某种意味,刚要出口答应,便听见远处夹杂着几分...
未定事件簿】论“”被夏彦拉走后的NXX基地 #左然 # #莫弈
:“不可惜吗?”   “它已经完成自己的使命了,目的达到,也就不需要了。”平和的声音不急不缓地响起,“会议已经结束了,先告辞,你们二位请便。”   “嗯,慢走不送~”看着已走到门口的人,好像...
未定事件簿娱乐圈的谈恋爱吗 #乙女向 #男神x你 #bg #左然 #
原作者:选超甜   左然/ x 你 *本文关于娱乐圈的事情全为瞎搞 勿上升现实生活 *关于那几个形容明星的词也是憋出来的 不混粉圈(超怂) *文笔渣致歉 *ooc 可以接受的话...
】面具与蛇● 未定事件簿● 男神X你
原作者:余谋   可能ooc,求别打   是一条有万千张面具的小蛇。 从他嘴里落出的字句是裹着蜜糖的毒药,甜蜜的外表下暗藏杀机,颤抖着的蛇信子是藏在“装傻”下的危险讯号,紫色的瞳眸是蛊惑人心的...
【夏彦,左然,莫弈,】NXX的娱乐时间 #未定事件簿
↗”  出处:{产业遍布世界的印集团总裁,玩世不恭又才华横溢的艺术之星}   天秤:…… 裁决者:…… 渡鸦:…… King:为什么有这么长的后缀?初代你是不是该拿去修修了?(笑容和善)还有你们为什么...
未定事件簿】谁不想自己男朋友抱抱呢 #bg #男神x你 #乙女向 #左然 #
原作者:选超甜   左然/ x 你   *ooc致歉 *文笔渣致歉   左然      自从你左然确定关系以后,他那看着严肃的脸,却让你不知不觉的看上瘾,也越来越想破坏他那一脸平静的表情...
】好运の总裁 #未定事件簿
原作者:Ж 风少无拘   (非女主,是二少爷的助理)   ✣ 一提到,大家的第一反应都是印集团的执行总裁,但这形容未免过于官方,还有一种民间说法叫——他是被幸运女神眷顾的男人。   且不...
x你】的一个总裁朋友 #未定事件
。”女孩隔着玻璃,气鼓鼓地瞪着他。 唉,看来她拿到委托协议了。暗自偷笑,她确实很可爱,让他想要忍不住地多逗一逗她,然后再把人哄好,她的娇嗔笑意都是最好的奖赏。 “建议你找更专业的律师。”女孩...
【夏彦x你】生日蛋糕 #未定事件簿
,小时候夏彦一起吃过的。   上面满满当当的布满了可食用的甜点装饰,蛋白糖、糖霜饼干、喵爪棉花糖、星星奇、小熊摇摇乐饼干、焦糖浆还有各色糖珠……在视觉上就起到了极大的冲击力。   旁边还有很多奶油裱花...
【莫弈】你是内心最深的眷恋 #未定事件簿
,你的母亲曾经在NXX工作过一段日子,当时是她的同事。你母亲的工作能力真的很强,看待问题都有自己独到的见解想法……”   “一开始真的只是很好的工作伙伴,合作解决的事件多了,默契也在相处中逐渐加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