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然×你】朝时夕遇 #未定事件簿

sodasinei 2021-07-23

原作者:Ж 风少无拘

 

设定是刚刚交往,文章最后有惊喜(暗暗搓手)!!!大家慢慢看吧~

不知从何时起,霜花冰冷的神经,开始渴望阳光温暖的碰触。

*

消息发送成功。

聊天界面跳出这样一行小字。

屏幕前的男人不知道,在这种情况下,这句自动提示到底算是一种安慰,还是另一种变相的压力。

湛蓝色的眸转向桌上已经修改了许多遍的草稿纸,以及——那本令人头疼的《恋爱心理学导论及实操方法》。

他深深叹了口气。

上一次他这样是什么时候?

心不在焉地翻了几章卷宗,对方依旧没有回复,左然微微皱眉,索性回卧室换一套家居服。

黑色条纹的西装外套,脖颈处的领带,再是里面的白色衬衫……一件件累赘的衣物被凌乱地扔在床上,睡袍的衣襟微敞,衣带在腰侧随意系了个结。

卧室静得出奇,除了窸窸窣窣的换衣声,只有时钟的指针在一格一格跳动着。

不急不躁,似乎不曾发现那根埋在沉默里的焦灼的火线。

落地镜映着他现在的模样,眉眼是一贯的清冷严苛,可以预想,律所的员工平常对他是如何的退避三舍。

只有她……

粉白的月亮掉入他湛蓝色的眸里,荡漾起一湖粼粼的温柔。

回到书房,手机依旧没有动静,他皱眉,走到了咖啡机边。

包装袋被撕开,里面飘出一缕淡淡的杉木的烘焙清香。

趁着机器磨碎豆子的间隙,他无意滑动屏幕上的联系人。心事似乎被人窥探,那个名字一下迎上他的视线,指尖于是驻留下来。

一时的无心突然变成了有意。

咖啡一滴一滴地落入白瓷杯,从无到有再到满,漫长的等待后是清醇的香韵,左然忽然觉得这过程莫名有些似曾相识。

他想起一开始的那个问题:上一次他这样是什么时候?

思索过后的结论无奈又确凿——他从没这个样子过。

那些情绪对他来说不适合。

“不通过。”

消息终于被回复,答题却有误。

“哪里不对?”他皱眉,轻啧一声。

“……”对方发来一串省略号,无声控诉他的无可救药。

“左然,左大律师,您的高标准严要求能不能在恋爱方面也体现一点?”

他看了一眼发过去的计划表,这上面没有体现吗?

好像知道他在想什么,翟星的语音再次弹出:“您这计划表也太平淡了吧?连个牵手都没有,这样怎么促进感情?书你还是别着急还给我了,我看你要用它一辈子了。”

“……”

翟星对着屏幕叹口气,继续恨铁不成钢道:“我给你改了一部分,你自己看看,我给自己操的心都没给你俩多。”

左然没有再回答,翟星知道他是去琢磨她修改的计划表了。左然的性子她再清楚不过,着实是得添把火才成。

她越想越觉得好笑,这俩人一个比一个直,能凑在一起可真太不容易了。

左然表白成功了——这个令人震惊的消息让她一个星期都没消化过来。

怎么表白的?什么时候表白的?在哪儿表白的?

上述这些问题一个都没问出来,只知道两人在律所隐瞒了恋情,工作如常。

而翟星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怎么交往了和没交往是一个样的?日子简直平淡如水,哦,夸张了点,应该是加了点糖的水。

“这上面的全都要做?”

“不然呢?”

对方的反问让左然眉头蹙得更深,目光在最后一项上停留了许久。

“左大律师,你说实话,你难道就满足于现在这样不温不火的关系?难道不想和她更进一步吗?”

面对她来自灵魂的拷问,左然并不否认,因为他从来不会逃避任何确凿的事实。

他反复修改他们周六约会的行程,明明在照镜子思绪却飞向了她,望着滴落的咖啡都能沉浸于过去两人的回忆,更不用提他这副二三十年来从未有过的状态……

种种异常的行为,偏离了他原本的生活轨迹;无法转动的齿轮零件,败露出他那颗深藏的,鲜活跳动的渴望。

“听过来人的准没错,谈恋爱就要有个谈恋爱的样子,有时候就是得主动一些,大胆一些,这样才能牢牢抓住女孩子的心,才能让她更喜欢你!知道了吗?”

翟星的话又一次传来,大方直白得让人脸红,但左然承认自己无法辩驳,离罪名成立就差最后一步的签字画押。

“……知道了。”

你有些纳闷,明明出门的时候还是艳阳高照的,此时此刻,阴沉下来的天空让你不由叹了口气。

车倒进停车位,你见左然关闭了引擎,准备下车。

“抱歉,是我的疏忽,我应该挑一个天气好点的时间约你出来。”

他突然向你道歉,你解开安全带的动作一滞。

是因为刚刚的叹气吗?他一定误会自己是在抱怨了!

你赶忙向他解释:“天气不好也没关系啊,能和左律师出来我就已经很开心了!”

这话发自真心,那天晚上不期飞来的邀请就像月亮送来的礼物,里面满是自己后知后觉的惊喜。

可是刚刚的话你总觉得哪里有点怪怪的,下一秒,你反应过来,都已经开始交往了,这称呼是不是得改改?

“恩……其实你可以叫我左,左……”

最后那个字好像异常艰难,你不禁歪头一笑:“左然?”

“是。”他闭眼,松了口气,笑容里明显带着一丝无奈。

他的模样让你笃信了“左然”就是正确答案的事实,可当最后谜底被无意揭晓,你不禁惋惜,或许当时耐心听他说完才是更加明智的选择?

“嘶……”

刚下车,迎面就吹来一股阴凉的风,你不禁打了个冷颤。

这天变脸也太快了吧,工作那几天阳光灿烂得恨不得把人融化掉,现在倒好,看你穿了件裙子好欺负,这风也开始作威作福了。

本打算就这样忍着冷走,忽然间你被人挡住,冷意旋即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包裹严实的温暖。

“还冷吗?”

关切的话语在耳畔响起,你刚抬头,就对上那双湛蓝色的眼睛,一时失言。

同一个人,似曾相识的温暖,以及那缕熟悉的香草的木质气息……几乎要把你拉回几年前那个病得有些幸运的夜晚。

你摇摇头,接着缩了缩脑袋,把微红的脸颊埋在衣领里。

左然看你像只小兔子,乖巧地躲在他新买的外套里,那抹霁色里流露出一股名为爱怜的情愫。

没办法,你那次生病实在给他留下了太多深刻印象,想及至此,他就有了为你多买点备用衣服的念头。

只是那时候许多事还是未定,他亦不敢唐突,除了多提醒你注意保暖,不要着凉外,手机的购物车里还默默收藏了许多他精挑细选的女装店铺。

“走吧。”

你搭上左然的手,手心的凉意渐渐被融化,你看着他走在前面的身影,依赖感一点一点缠上了你的心。冷风里,他就像是不熄的火,温暖,明亮,令人安心。不同于童话里小女孩守护着火柴,现实的他尽心守护着你。

世界上总有那么一双手,会帮你驱散寒冷,会让你永远不再孤独。

你不禁也想护住他承着冷风的手背,奈何你的手小,尽全力指尖也只能勉强到他手的三分之一。正在你低头思考应该换个什么手势可以实现共赢时,左然的手指微动了动,他本想说什么,但转头看你一脸认真思考问题的模样,无奈一笑也就作罢。

虽然比不上那个,但这样也挺好的吧?他悄悄握紧了你的手。

明明这时冷风阵阵,某人的脸却不可避免的红了。

你回头望了眼阴云密布的天空,不知道幸与不幸,你和左然刚赶到未名大学的图书馆,身后的许多级台阶上就印下了潮湿的雨迹。

你无意间瞥到了一边左然的脸色,似乎不是太好。

可能因为天气吧,你暗暗想着。

外面的雨虽然给你的心笼上了一层阴霾,但大厅的灯火通明一下就慰藉了你的失意。

舒缓的音乐荡漾于书页之间,你一边沉醉于小说里诗歌的浪漫,一边贪婪地享受着这份和他一起的惬意和幸福。

你不经意看见对面的他翻动书页,那湛蓝的眸里是你百看不厌的专注和认真。

心里忽然升起一种奇妙的错觉,你们那段从未有交集的大学时光好像在此刻,渐渐绘出了对方的身影。

思绪仿佛翩飞到了过去。

会遗憾吗?你问自己,没有教室窗外的惊鸿一瞥,没有听讲座时的提问与回答,没有食堂里点同一份餐的巧合,更没有在细碎阳光下一起骑车,或在林荫小道上悠闲的漫步……

事实是,上天连一秒的擦肩而过都吝啬给予你们。

你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笑,毕竟谁也说不准缘分这种事。不过,你心里虽有一丢丢遗憾,可还是对它心怀感激,还好还好,没让你们两个来一段夕阳恋,那在一起不就更难了?

你正想得入神,手机忽然振动了一下。

“你在看什么书?脸上的表情很丰富……”

你看到消息,顿时有些无地自容,在他面前自己连被动的表情管理都没有吗?

你心虚地瞥了一眼对面,人家正抱着一本艰深晦涩的哲学书在那里啃,而你在这里胡思乱想些有的没的,这差距。

虽心里这么说,但你面上还是拿出了左律……不对,左然教你的冷静态度,秉承着给老板加上司加男朋友一个优秀女性形象的宗旨,一本正经地说着瞎话。

“我在思考女性追求独立和自由的道路问题。”

你看出对方明显的一愣,而后看了一眼你,低头默默打字。

“确实,即使处于现在这样文明的社会,对于女性的歧视和不平等依然存在。”

你看着弹出的消息,不知道该作何感想。

“我认为,女性完全有能力开拓出属于自己的一方天地。”

“不必依附男性而生存,不必被男性的权威掣肘,不必被传统观念束缚,她们同样可以活出属于自己的精彩人生。”

“而且,在我看来……上述的几个方面你都做到了,你非常的出色,无论是作为女性,还是作为伴……你以后会变得更好,更优秀的。”

看完,各种情绪涌来。你为他的认真答复感到好笑,为他的笨拙表达感到可爱,又为他言语里隐晦的爱意感到丝丝甜甜的幸福。

你抬头对上他的眼睛,那抹湛蓝有些闪躲,白皙的脸颊上粉红渐深。

而你不知道的是,你早在读完最后一个字时,就红透了脸。

因为拿书的时候没注意,还书的时候只能花了些时间。等匆忙回到座位上,左然已经在等着你了。

雨水打在玻璃窗上,聚成一道道蜿蜒的线,他侧头朝外望着,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临走时,你好奇地朝那里瞥了一眼,入眼是教学楼,绿化,一排被雨打湿的校内自行车,除此以外,再无其他。

“靠紧我。”身边左然的声音把你拉回现实,他的手护在你的肩膀处,微微有些用力,“现在雨有些大,小心不要被淋湿。”

耳畔的声音在冷雨里更显清冷,可在你听来,温暖依旧。

你点点头,主动往他怀里靠了靠,手下意识环住了他的后腰。

有一瞬间你屏住了呼吸,你感受到那里的劲瘦有力,可外部衣料的触感却绵软得像是一个梦。

这还是第一次,不是上司对下属的照顾,也不是员工对老板的关心,而是真真切切的,以恋爱为名的亲密接触。

你们两人好像同时意识到了这一点,一路上都默契地没有说话,哗啦啦的雨自愿为这出哑剧伴奏,迎面刮来的冷风也不知何时带了些许烫意。

到了食堂,你和左然不约而同点了份小馄饨,哦,准确地来说,是你说在先,他陪在后。

双休日本来就人少,你们很快就选了位置坐下。

也不知道是真的饿了,还是受了什么刺激,你一声不吭地把碗里的馄饨一个个吃完,就连满满一碗的汤都喝得只剩了一半。

你的这番行为成功让左然把他原本想说的话咽了回去。

他看了看你的碗,又看了看你,嘴角含笑:“还要再来一碗吗?”

“不用不用。”你连连摇头,表示吃撑了的事实。

左然低头吃了一会,好像想起了什么,环视一圈周围的小店,目光从冰淇淋换到了热饮。

“你想不想喝奶茶?天比较冷,可以拿着路上喝。”

这本来是个很好的提议,换作以往你当然欣然同意,可现在你正处于减肥的关键时刻,这时候绝不能功亏一篑。你狠下心拒绝,眼里却是满满的不舍。

大概猜到你的心思,左然似是无奈的笑叹了口气,继续低头安静地吃馄饨。

你虽手上拿着手机,可目光依旧会不自觉地被对面那位吸引,果然长得好看的人,吃东西都让人赏心悦目,何况左律…左然不是说过吗?优雅的用餐也算是社交礼仪的一种。

似乎察觉到你一直在看他,左然抬头:“怎么了?”

“恩……你会做馄饨吗?”你讪讪一笑,找着话题。

“会,馄饨也算是家常菜的一种。”他顿了顿,看着你,语气温软,“你什么时候想吃,我就给你做。”

他这话让你的嘴角忍不住上扬,心里被一股满足感占据,这就是有个会做饭的男朋友的好处吗?

你正想着,见左然拿出手机,拉出隐藏在屏幕边缘的备忘录,默默打字。

这个动作,你眨了眨眼,好像看见他做了很多次,上面本就有密密麻麻的黑字,他还在加什么东西上去吗?

“这个也不行吗?”

报告厅里,你好像听见左然低低说了这句话。

至于他为什么会这么说,你猜测八成是你们多次失败的合影。

再从图书馆出来已经傍晚,临走前左然突然说想拍张合影,这你当然同意,于是他就领你到了许多地方,但拍出来的照片总是不尽如人意。

不是笑得僵硬,就是显得刻意。这不是地方的问题,是人的问题。

在你深刻认识到这一点后,决定不拖左然的后腿,自告奋勇单独为他拍照。为了不辜负左然的俊颜,你灵光一闪,让他准备一段未名大学招生讲座上的致辞。

只能说,左然不愧是左然,不过略做准备,稍稍调整了一下,就徐步登上了演讲台。

过去的记忆清楚地告诉你,那次未名大学招生讲座上的代表,不是他。

当在演讲台前的左然站定,视线直接与你相遇的那一刻,你才忽然意识到,左然今天的装束与以往不太一样,如果说过去散发的是那种成功人士的精英气质,那现在以衣衬人,更倾向于几分大学的成熟理性。

你朝左然打了个手势,他点点头,进入状态。

“大家好,我是未名大学法律系的左然,下面我来为大家介绍未名的法律系是个怎样的专业……”

只是一句话,你又感到了那股时空交叠的错觉,此时此刻,你是慕名来未名听招生讲座的高三生,而他作为法学院优秀的学生代表上台致辞。

即使是临场发挥,左然也还是一贯的从容不迫,冷静淡然。演讲时的他有时候看你,有时候看其他的空座位,但更多时候还是把柔和的目光放在了你的身上。

你笑着看讲台上的他,你想如果你们的大学时光没有完全错过,那么现在你们之间的关系又会是什么样?会更加早日修成正果吗?还是说……

你下意识把摄影换成了录像。

你其实清楚,心里的遗憾不止那么一丢丢,你遗憾从来没有见过他一面,遗憾从来没有与他道几句寒暄,遗憾教学楼里从来没有与他的相碰,遗憾从来没有他陪伴的大学时光……

这漫长以年岁计算的遗憾就像外面瓢泼的大雨,愈下愈猛的雨点,终于在你的心湖激起万丈波澜。

短暂的致辞结束,你本想滑到初始界面,再把手机还给左然,未曾想,屏幕边缘地带的备忘录被指尖拉出,忽然占据了满满一屏幕。

只是一眼,你的心霎时漏跳了一拍。

见你依旧举着手机不动,也不说话,左然有些困惑:“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你擦了擦眼睛,举了下手,站起身冲他笑,“左学长!我想进未名大学的法律系!”

左然微愣,随即露出一抹“拿你没有办法”的无奈笑容。

虽然现在面对的是萍水相逢的陌生女孩,他的话语里却含着一丝无法掩藏的温柔。

“那么,我很期待来年,我们能在未名的法学院相遇。”

你听着,脸有些微红:“恩,我其实仰慕学长很久了,能不能和你拍张合影啊?”

这话连你自己都不知道是故意为之,还是真的情难自禁。

结果是,这张跨越了时光的合影顺利地保存在了你们双方的手机里。

回去的路上,你坐在副驾驶座上,安静地闭着眼,什么话也没说。

左然以为你困了,默默地把音乐的音量调低。

可你不是困,你是害怕睁开眼睛,一看见他,自己不被管理的表情就会出卖自己。

无意识展开的备忘录,此时此刻清晰地浮现在你脑海中:题目,内容,达标要求,还有他在一旁写下的评语……

多亏大学时不错的记忆力,以及左然这些年对下属的高标准,那点时间,足够你把全部的内容都记住了。

由于双方感情渐趋于平缓,至此,决定实施“校园约会计划”

策划人:左然 指导者:翟星

一起在校园散步,累的话就骑车兜风(天气突变,这项不能做了)

一起在图书馆学习(比较成功)

一起在食堂吃同一份餐(翟星说,合吃一份餐才能显得亲密,但问题是她好像真的饿了……是我没有考虑周到)Ps:做馄饨

一起合吃一个冰淇淋(换成奶茶也不行吗?她应该是在减肥,但我觉得……她身材已经很好了……)

一起合影(开始不顺利,但最后还是成功了,还有一点,她真的很可爱……)

牵手(十指相扣,翟星的要求真多……)

拥抱(这个做到了)

接吻(这个……真的要做吗?)

称谓:左先生(我怀疑这是翟星的恶趣味,她完全没有考虑实际情况……但是她喊了,主动喊的左然,我觉得已经足够了……)

你回忆着种种细节,嘴角慢慢翘起。

怪不得左然会选择带你来大学校园,怪不得他今天的装束不同以往,怪不得他和你一起在图书馆读书学习,他会望着窗外的那排自行车出神,看自己一个人吃光馄饨会无奈,以及把冰淇淋换成了奶茶,还有最后微红着脸想和你照合影……

都是他的蓄谋已久,又是初次尝试。

你完全想象得出来,左然是改了多少次稿,成品才能到现在这个地步的,又是怎样忍着害羞,藏着那份小心思,与你在风里牵手,在伞下拥抱的……

你和他一样,都是慢热的人。

你不知道左然心里是不是也有一丝遗憾,遗憾那段互相都未曾出现的大学时光。

那天他突然跟你告白的情景浮现在脑海中,阖上的眼睛一下就涌上了热意。

左然的车停在了你家楼下,你睁开眼,深吸了几口气,努力平稳住胸口加速的心跳声。

“你醒了?”

你一下觉得,他转头看过来的瞬间就是让你行动的信号。

“那个,安全带好像解不开……”

话说出口,你自己都想吐槽自己,这理由还能再假一点吗?但为了大计,你还是做足了样子,弄出带子被卡住的尴尬模样。

左然并没有多想,直接探身靠近你,低头轻按了一下,只听“咔哒”一声,被卡着的金属片顺利地被收回头顶。

“解开……”

“左先生?”

闻言,左然忽抖了一下,瞬间睁大了眼睛看着你,眼里满是惊讶。

此刻你们两人的距离前所未有的近,近到你可以清楚在他眼里看到自己湛蓝色的影子。

你对他的反应感到好笑,趁他没有反应过来,微微仰头,飞快啄了一下他的嘴角。然后打开车门,飞也似的逃跑了。

本来应该这样的,完美的结局。

可谁让你冲出去得急,头一下撞到了车门上框的护板,你当场就疼得捂住脑袋,只能缩回座位,把脸埋在膝盖里。

车内很是寂静,头顶传来的阵阵生疼不停地提醒你现在无比尴尬的氛围,心底的羞耻感几乎要满溢出来,放飞的心跳也全然不受控制。

你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这时你闻到了那股靠近的木质清香,一只温热的手覆在了你的手背上,手指透过发丝,帮你轻轻按揉着。

“是这里疼吗?”

他充满关切的话语让你忍不住偷偷看他一眼,你忍着泪点了点头。

他看你此刻眼泪丝丝的模样,既好笑又心疼,可也只能没办法地叹气,继续轻柔地帮你揉头。

“下次不要再这么冒失了……”

轻飘的话语里,你听出了他的脸红。

半晌,他道,我们去看电影怎么样?

而你此刻的想法是——计划表里有这一条吗?

你是在左然家看的电影,可说是看电影,你半途就在沙发上睡着了,兴许是那股羞耻感仍在作祟,你得到梦里缓缓才行。

你的头顺势靠在了左然的肩上,见你睡得熟了,他默默关了电影,客厅里除了你们两人轻轻的呼吸声以及散落一地的月光,再无其他。

你永远不知道旁边那人是经过了多激烈的思想斗争,才把你小心地抱到怀里的。

对他来说,你真的很轻。

湛蓝的目光拂过你的每一寸脸颊,最后落到你粉嫩的唇上,这一下就唤起了你在他嘴角轻啄的一吻,明明是绵软的,蜻蜓点水一样的吻,此刻却好像是一道鲜明的烙印,让他感到那里如阳光般的灼热。

他微红了脸,眸光滑落到你无意放在他腰侧的手,鬼使神差地,骨节分明的手指穿过你的指间,月光做了唯一的窥探者。

左然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他会那么想碰触你。肌肤与肌肤之间的亲密接触,只要有过一次,就只能朝思暮想,再也无法克制。

而他这样慢热又动不动就会害羞的性子,无疑是生长念想极佳的土壤,沉淀的心思不会像太阳突发风暴那样,炙热猛烈,不曾言说的渴望只会如月光洒满竹林,覆一地暖霜。

安然睡在他怀里的你让左然感到一种不真实,就像你当初接受他的告白时一样的不真实。

凌晨的海边,静得只有大海的呼吸声。

不知道等了多久,蔚蓝色的海面终于溶化了耀眼的金阳。

你听见礁石上前仆后继的浪潮声,听见岩壁上沙鸥此起彼伏的嘹喊声,听见胸口好像有小鹿在横冲直撞。

海边的风不大不小,却吹捻不散他说的那四个字。

你转头看他,恍如电影里的慢镜头。

湛蓝的眸里藏着星星,不可避免微闪了一下,虽然窘迫,但这次他无比认真地与你对视。

无论是他紧抿的薄唇,还是早已红成玫瑰色的脸颊,都坦然昭示着,他说出的那句话,有多不容易,而你等待的时光,又有多么漫长。

夜的天空是等了多久,才等来日出为她染上绚烂的朝霞?

看似突如其来的告白,实际上是蓄谋已久。

已经记不清你们互相为对方披过多少次衣服,熬了多少个夜晚,泡过多少杯咖啡,养过多少株花草……

春节的祝福,鬼屋的保护,病房的照顾,山间的烟火,还有许多许多……

扶持与陪伴的时光从未停下步履,回忆温暖而干燥的始与终,藏在每个黎明与深夜的问候里。

其实,你们共同相处的每一天,都值得纪念和珍藏。

醒来,已是清早。

你眯着眼,抬头,偷偷打量着他安详睡着的侧脸。

察觉到你细微的动静,下一秒,他亦微微睁眼,嘴角扬起一抹好看的弧度。

“醒了?”

你点点头,顺势在他怀里蹭了蹭:“还做了个梦……”

“……梦见了什么?”

他顿了顿,再开口,声音有些飘忽。

 

你在心底窃笑,知道偷把你抱在怀里的这位一定又脸红了,一时玩心大起:“我梦见了……左先生呀~”

 

这下,被点名的那位彻底不说话了,抿唇沉默之余,悄悄把你更抱紧了些。

 

你抿笑躺在他怀里,伸出两根手指,慢慢凑近它们,半天才挪动一点。

 

“怎么这么慢?”

似乎觉得你的行为很有趣,你听出了他话里的笑意。

 

你悠悠开口:“就是很慢啊……你看像不像我们两个?一点一点,最后才慢慢地靠在一起……”

 

闻言,左然微怔,看着你细长的手指出神。

 

终于,指尖相靠,随着你一声轻呼,他看见你的眸里有星星闪动,一股难言的悸动忽然涌上心头。

 

客厅的时间无声细淌,晨曦的光温暖撩人,一股说不出的满足悠然睡在了在你的心底。

 

“怎么不说话了?”头顶的声音轻软如云。

 

你闭着眼笑:“因为……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就算不说话也很幸福啊。”

回答你的是片刻静谧,曦光或许更盛了些。

 

肩膀忽的被搂紧,萦绕在你鼻尖的那股木质气息愈发清冽动人。

 

你还未睁眼,一片柔软的花瓣便轻轻覆在了你的唇上。

 

温暖,甚至夹杂了一丝烫意。他温热的鼻息轻轻拂过你的脸颊,你竟从中嗅出了一丝玉米的香甜,这淡淡的甜腻渐渐与他身上那股清冽的木香交缠,说不出的沁人。

 

而你此刻睁大了眼睛,呼吸几乎停滞。

 

察觉到你的异样,他微微睁眼,狭长的眸里不知无心还是有意,泄出了一丝湛蓝的光,软若一泓迷离的春水,荡漾着说不清的缱绻情漪。

 

他修长的手指抚弄过你的发丝,不经意擦过耳廓的酥痒触感瞬间让你心扉发颤,你仿佛被勾了魂,渐渐沉溺于这份露草柔情。

 

阖眸之际,晨光熹微。

 

回忆的河流蜿蜒曲折,五年的相守承接下未名的遗憾。

或许,我们那段从未相知的大学时光亦是上天的蓄谋已久。

只为我在某个命定的时间和地点,被喊到名字,怀着紧张和憧憬坐在桌前,正巧对上你抬头,湛蓝色审视的目光。

———end

后记:

感谢能看到这里,真的很不容易啊,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写了这么长,可能我对左律爱得深切吧~

左律向女主表白的场景之所以写海边的日出,是因为pv的结尾,左然身处的海面从黑寂变得绚丽。

大家可以猜一猜,左然最后审视的目光是在什么情况下,什么地点对“我”做出的?(温馨提示,一个正式的场合~)

未定事件簿】如果暧昧期的时候有人想撬墙角——? #乙女向 #男神x #bg # #陆景和
原作者:选我我超甜   /陆景和 x  *刚入坑《未定事件簿》人物ooc请见谅 *因为只能稍稍把握和陆景和 *文笔渣 *本文前提,友情以上,恋人未满的你们上想撬墙角的会发生什么呢...
未定事件簿】初次同床共枕是什么感觉 #男神x #乙女向 #bg # #陆景和
原作者:选我我超甜   /陆景和  x    *刚入坑《未定事件簿》人物ooc请见谅 *因为只能稍稍把握和陆景和 *文笔渣 复健中 *老梗了(๑˙ー˙๑)     ...
×】论考前焦虑的正确解决方法   #未定事件簿
焦虑。”同为一根绳上的蚂蚱,程澄不忍心看被考试折磨,“要不我给出个主意?”   “说。”   “事不决……”程澄小声道,“律师准没错。”   想到这里,叹了口气,望着窗外的夜色,想到...
【NXX修罗场】椰影海风 #未定事件簿 #夏彦 # #莫弈 #陆景和 #全员×
。”   篝火重燃起明黄的火焰,升起阵阵温暖。   “那律师需要帮忙的话就叫我,我随时待命。”我笑着他眨了眨眼。   微微一笑,湛蓝的眸里跃动着点点火光。   “麻烦了。”   “不麻烦,我们是搭档嘛...
×】衍纸回眸 #未定事件簿
。”   不知道为什么,在一起好像总是在道歉,听了连连摆手:“又不是的错,偶尔尝试一下新鲜事物也很好啊,玩的过程中还能学到新知识,何乐而不为呢?”   听的解释,无奈一笑,目前的状况只...
未定事件簿】 和娱乐圈的我谈恋爱吗 #乙女向 #男神x #bg # #陆景和
原作者:选我我超甜   /陆景和 x  *本文关于娱乐圈的事情全为瞎搞 勿上升现实生活 *关于那几个形容明星的词也是我憋出来的 不混粉圈(我超怂) *文笔渣致歉 *ooc 可以接受的话...
】【夏彦】如果去菜市场 #未定事件簿
。 老大爷一句一句絮叨着,声音愈发洪亮,比叫自己过来声音还大。 “这……四块多了,我给再添一点,五块怎么样?” 没说话,由着老人给他加菜。 虽说这已是他吃不完的量了,但老人家岁数这么大还出来...
】沉默の高律 #未定事件簿
。   众人:“……”   :“……”   看来他选择不暴露身份是非常明智的选择。可是,他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看在场的哪个是律师?”   一人忽然打破了全场的沉默。   说话人处望了...
未定事件簿x 暗恋实在是太辛苦了啦 #乙女向 #男神x #bg #
处理的文件,笔尖却在白纸上停留,留下一滩黑色污渍,心绪却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      律师...      ...      这个名字在舌尖打转,化作可笑的泡影,在心底徒然留下酸涩的情意...
未定事件簿】谁不想和自己男朋友抱抱呢 #bg #男神x #乙女向 # #陆景和
原作者:选我我超甜   /陆景和 x    *ooc致歉 *文笔渣致歉        自从确定关系以后,他那看着严肃的脸,却让不知不觉的看上瘾,也越来越想破坏他那一脸平静的表情...
】当年少纯情被告白 #未定事件簿
回应①②③,注意注意,一直都很纯情哦。   ①纯纯(高中)    “我喜欢。”   扫了一眼聊天软件上匿名发来的消息,目光再次回到《穹空》晦涩的英文语段上。   下一秒,他突然拿起手机...
【夏彦,,莫弈,陆景和】NXX的娱乐时间 #未定事件簿
一下切换,出现了一本名字极长的厚书。   《恋爱心理学导论及实操方法》所有者:愣了一瞬,其他人一下进入了状态】 裁决者(微笑):呵呵。 King:原来大律师谈恋爱还需要这个啊?是看上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