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然】沉默の高律 #未定事件簿

sodasinei 2021-07-23

原作者:Ж 风少无拘

 

我来迫害左律啦!

 

 

左然此刻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困境中。

 

他的员工同事竟然没有认出他?!

 

而且他从没想过,私底下他们原来都这么热情洋溢,豪迈奔放……明明在他面前乖得跟个被老师训话的小学生一样。

 

所谓工作时有多认真,放松时就有多不正经。

 

电子屏此刻显示出了他本人的影像,众人兴奋得欢呼雀跃,无不津津有味地欣赏起来。

 

然而却无人注意到,酒吧偌大的包厢里,一个较为偏僻的角落,有人默默红了脸。

 

 

几天前,临近下班时间。

 

左然给最后一份卷宗做完批注,刚刚置笔,门口便传来几声敲门声。

 

“请进。”

 

看了眼来人,他便重新低头审对卷宗:“什么事,翟星?”

 

“我是来提醒你,别忘了周六晚上的聚会。”她含笑的声音传来。

 

左然听着皱了皱眉。

 

翟星好像料到他的反应一般,微笑了笑:“这次所有成员一律都要到齐,某些特殊情况除外。”

 

“我那天有工作,没办法去。”

 

他依旧低头浏览着卷宗。

 

闻言,翟星笑眯眯地看着他:“左大律师,我可是知道你最近接的案子的,巧了,以你的能力,没一个是不能在周六前解决的。”

 

听了这话,被点名的那人颇为无奈地叹了口气,终于抬头,与她对视:“我不适合那样的场合,他们看到我只会拘谨,没办法好好放松。”

 

“呵呵,上次你也是这么说的,能换个理由吗?”翟星走到左然的办公桌前,按住桌面的文件,语重心长道,“就是因为平时你对他们过于严厉,所以他们才会对你有隔阂,你现在要做的就是慢慢融入进去,消除那层芥蒂,而不是让情况雪上加霜,你、明、白、了、吗?”

 

听着她一字一顿的训诫,左然不置可否地选择了沉默。

 

“上次,上上次,上上上次,你都借口工作推掉了,这次说什么你也得给我去。”

 

“具体时间?”

似乎拗不过,左然扶额,他只得后退一步。

 

翟星笑了笑,脱口道:“周六晚上六点开始到八点结束。”

 

“知道了。”

左然点了点头,埋头工作,再没说话。

 

翟星收到了期待的回复,满意地出了办公室,这时,路过的程澄叫住了她。

 

“翟星姐,周六的聚会是晚上八点开始吧?”

 

“对,没错。”

 

翟星笑着点头,她还摸不准左然的脾气吗?到时候临近结束了才来,给你走个过场然后继续回去工作,说他没来,他的确露了面;说他来了,就赶上个尾声。让人不知道怎么说他才好。

 

所以,这次她就给那人挖了个坑,等着他自己主动跳进去。

 

此时,办公室里的左然忽然感到背后一阵冷意。

 

怎么回事?被风吹的?

 

翟星正想着左然到时会如何表现,忽然听到了程澄的一声感叹。

 

“可惜啊,她最近去外地办事了,赶不回来,我好孤单啊……”

 

“放心好了,你们不会孤单的。”翟星笑着拍了拍她的肩,突然想到什么,凑近道,“对了,到时候我不在,你们玩的越尽兴越好,闹得越大越好。懂吗?”

 

 

周六晚,缘来酒吧。

 

左然踏入酒吧包厢时,差两分钟就到八点。

 

他是这么打算的,走个过场,露个面就好,翟星到时候也不能说什么。

 

不过意料之外的是,他今天好巧不巧感冒了,想到翟星的“说什么你也得给我去”,如果他这时候说他生病了,她也只会以为是自己在找借口罢了。

算了,靠在一处距离中心较远的沙发上,左然闭眼休憩,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少说话就行,他本来话也不多。

 

心想一会就要走,他也就没把黑色口罩和帽子摘下来,略睁开眼,包厢里的人三三两两,一个个脸上不掩兴奋,相互打招呼开玩笑,气氛很是愉快。

 

都结束回家了,还这么高兴吗?左然重新闭眼,不知道为什么他感到自己有些累了。

 

沙发很软,高领的灰色风衣也让他感到很暖和。

 

就在这儿睡一会吧,他默默想着。

 

 

“人都到齐了吗……”

“差不多……”

“诶,你看,有人在睡觉……”

“我去叫……”

 

断断续续的声音模糊传来,左然忽然感觉有人在摇晃他。

 

他皱了皱眉,勉强睁开眼睛。

 

“兄弟,你怎么睡着了?”那人十分自来熟道,这也难怪,都是同一个律所的同事,对待起来自然亲切。

 

“来这里就要好好玩玩,放松一下啊,我看你是工作太累了才睡着的吧……快起来,那群人准备了好多节目呢,不看损失可就大了。”

 

左然早已清醒过来,睁大了那双蓝色眼睛,又惊又疑地看着这人。

 

他在说什么?他不知道我是谁?为什么……

 

左然扫视一圈包厢,眼前与一开始截然不同的景象让他更加惊疑。

 

为什么人突然一下这么多了?!

 

不是已经结束聚会了吗?

 

啧……他起身,大脑虽有些昏沉,但仍立即反应过来,一定是翟星……

 

左然无奈地叹了口气,目光转向这个来叫醒他的人。

 

这张脸他恰好认识,几天前因为报告上有疏漏还被叫到他办公室去过,印象中他完全低着头,一句话都不敢跟自己说,最后还是自己问一句,他才解释一句。

 

左然刚想说明自己的身份,但又想到这群人要是知道了他在这里,现在欢乐的气氛恐怕就立刻荡然无存了吧,他还是在一边默默看着就好。

 

“人都差不多来齐了吧,那咱们就开始了?”

 

“没吧,我听翟星姐说左律师也会来……”

 

左律师这三个字一出,原本欢乐的气氛顿时静默了。

 

众人:“……”

 

左然:“……”

 

看来他选择不暴露身份是非常明智的选择。可是,他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你看在场的哪个是左律师?”

 

一人忽然打破了全场的沉默。

 

左然朝说话人处望了一眼:“……”

 

又有人劝道:“哎呀,翟星姐哪次不是说左律师会来,然后左律师哪次不是掐着最后的时间点过来的?这次肯定还是一样!”

 

众人一听,觉得有道理,纷纷点头。

 

左然:“……”

 

抱歉,这次计划有变。

 

他默默转头,透过玻璃的反射看自己现在的模样:卡其色的贝雷帽,黑色口罩,高领灰色风衣。

 

这样的装扮导致的后果就是这些人认不出自己了……

 

他生平第一次不知道自己该作何感想。

 

但是后来的左然没有想到,他会在这场普通的聚会里异常频繁地刷新这个记录。

 

“来来来!先把场子热起来!”一人主持道。

 

话音刚落,一首戏曲悠悠扬扬地播放出来。

 

“树↑上↗的→鸟↘儿↓成↙双←对↖,绿↘水↗青→山↗带↘笑↘↗颜↗,随↗手↗摘→下↘花→一↘朵↘,我→与↘↗娘↘↗子↘戴↗发→间↘……”

 

左然立即睁大了眼睛,刚想说话,没想到竟被呛到,只能干咳了两下。

 

他摸了摸自己的喉咙,猛然意识到自己现在连发声都困难。

 

他本人唱的戏曲还在耳边回荡,他皱眉抿唇,黑色口罩下,一抹明显的粉红蔓延上他的脸颊。

 

“哎呀,左律师的《夫妻双双把家还》还真是百听不厌啊。”有人感慨道。

 

另一人附和:“是啊,太好听了,我在家单曲循环了好多遍呢,要是左律能多唱几首就好了。”

 

“哈哈,那等他最后来了,你去问问人家呗?”

 

那人说着打了个冷颤:“我怕我还没问出口,左律师的眼神就能把我冻死。之前有份总结我改了三次左律师都没让我通过,那可是我第一次工作到凌晨,简直记忆犹新……”

 

“真要比,我更惨好吗?上次的文件给左律师发错成言情小说了,左律师告诉我时,我整个人吓得魂都没了。你们是不知道他当时那个眼神,我好怕他从此以后给我贴上不务正业的标签……”

 

这时,另一人加入战局。

 

“你这算什么?好歹没惩罚吧?那时候左律师可是把我狠狠骂了一顿,后来又让我抄了一百遍条文啊……那简直是我灵魂深处的痛……”

 

左然听着静静垂眸。

 

是他太严厉了吗?

 

但过了一会,有人笑了笑:“不过说是这么说,左律要是不这么严的话也镇不住咱们啊。”

 

“嗯,抱怨归抱怨,其实我挺感谢左律师的。光是那次他陪着我工作到了凌晨,我就已经很感动了,没想到最后那份总结还成了咱们律所的范本,我每次看见心情不知道有多好。”

 

“我也是,后来左律师除了给文件提出改正问题,还问我对那篇言情小说的感想,还和我关于恋爱话题进行了学术探讨……”

 

“唉,我是因为差点办砸一起很重要的刑事案件,所以才……但是最后抄完条文的时候,我看到左律师把晚饭放在了我的桌上……说起来,那顿饭钱我是不是还没付给左律师?”

 

“所以说……”有人总结道,“左律师严是真的严,好也是……真的好。”

 

左然微微侧头,眼里的那抹湛蓝微微闪动。

 

“我怎么感觉这相处模式好像回到了学校?老师教育学生?”

 

一人淡然回道:“我早就这么想了,也早就适应了。”

 

“……同志,你也不容易。”

 

这时另一边又开了个话题。

“诶,我突然好奇,你说左律师不穿西装会是什么样子?”

 

“嗯,这我还真没想过……不过,哈哈哈哈……”

 

她有些无语,捅了一下旁边突然笑起来的人:“你咋了?发神经啊?”

 

“不是,我就是突然想起来,那次去游乐园……哈哈哈……左律师坐云霄飞车,他的领带哈哈哈哈……”

 

“他的领带咋了?断了?”

那人不解。

 

“断了才好呢……我坐在后排,看得清清楚楚,他的领带直接飞起来了,一下打在他脸上,那个响声,哈哈哈……后来拿开之后,啪的一下又打上去了,哈哈哈……哎呦,不行了,我笑得肚子疼……”

 

“哈哈哈,我都想象到画面了!你说左律师要是知道这事了,你还能活吗?”

 

“当然不能了,哈哈哈……”

 

“我还记得他下来的时候,当时他整个人都不好了,哈哈哈……”

 

左然默默看着那一圈笑疯了的人:“……”

 

“哎呀,干嘛揪着人家的糗事不放啊,有没有左律师的高光时刻?我想要很帅的那种!”

 

这人酒估计是喝多了,但大家都喝多了,于是纷纷自爆家底。

 

“这个!独家限量!今天趁着左律师不在,我给大家好好分享一下!”

 

左然:?

 

电子屏上忽然出现一个身穿蓝紫色运动服的颀长身影,只见那人熟练地运枪,瞄准,旋即“砰砰”几声枪响,远处红雾喷散。

然后回头自信一笑,护目镜下,是一双明亮的湛蓝色眼睛。

 

众人:“!!!”

 

“这是谁?!这是左律师?!”

 

“啊!这个男人竟然会玩枪?这也太帅了吧!老夫的少女心啊……”

 

“我天,这运动服也太紧致了吧,左律师的身材好好!”

 

左然在一边听着众人毫不吝啬的赞美声,下意识遮掩住黑色口罩下红润的脸颊。

 

这个其实是射击馆拍的宣传片,工作人员当时以防万一也把他找来拍摄了,还记得那时因为笑容不够自然重拍了很多遍,没想到,律所里竟然有人把这个扒出来了。

 

射击还在继续,后期配的背景音乐愈发激昂,众人皆是全神贯注,屏息凝神,生怕错漏一点精彩瞬间。

 

直到最后,一枪正中靶心,众人个个高兴欢呼起来。

 

“他所在之处,就是胜利之处。”

 

字迹飘扬飞舞,一时间群情激动。

 

“哇,我要感动得哭了,这剪辑也太要人命了吧!”

 

“这就是我心目中的左律师啊!我爱他!”

 

“简直了,就好像一枪打在了我的心上,我要吹爆左律师!”

 

左然心想着不至于,红着脸默默抽了张纸,递给有的已经要泫然欲泣的员工。

 

“这次该我了!我的更加劲爆,女同志们请睁大你们的眼睛,一秒也不要错过!”

 

听着这样的话,左然心头忽然涌上一股不好的预感。

 

场景一下切换到了海边沙滩,清朗明净的蓝天,细软金黄的沙子,笑闹不断的人群……

 

“这不是我们一起去沙滩的那次吗?”

有人反应过来。

 

“哦对啊,就是那次!”

 

话音刚落,镜头转换,白皙劲瘦的小腿,黑色紧实的游泳短裤,暴露在阳光下的裸背,嫩灰色的闪烁着光泽的头发……

 

“抄条文警告!”

 

“抄条文警告+1!”

 

“抄条文警告+2!”

 

视频一下就暂停了,那人喊道:“怎么回事?怎么回事?你们还想不想看了?”

 

躁动的众人一下安静了。

 

“没什么。”一人咽了咽口水,“记得有福同享,之后把视频发给我们就行。”

 

“咳,没有异议。”

 

“同意。”

 

“同意+10068。”

 

视频重新播放。

 

那人转过身,离镜头的距离更近了些,他略皱了皱眉,撩起被海水浸湿的头发,晶莹的水珠顺着脖颈滑落到精致的锁骨处,随着走路的起伏,腹肌被水痕勾勒得线条分明,滴滴水珠最后悄然隐没在他瘦劲的腰际。

 

此时此刻,这样的诱人的身材配上那张百看不腻的俊颜,湛蓝色的眼睛不再诉说着冰凉的淡漠,而是流淌着阳光般的性感撩人,引人遐思。

 

欣赏过程中,观众们发出一阵阵惊呼,即使视频结束了,依然是十分意犹未尽的模样。

 

左然此刻紧抿着唇,黑色口罩遮挡下的脸已经红透,心想现在如果不是有口罩挡着,他根本就没办法在这儿待下去。

 

怪不得那次游完泳后他总觉得有人在盯着自己,原以为是自己工作压力太大产生了错觉,现在看来……

 

他微蹙起眉,拍摄他人视频并未经允许传播,已经侵犯了肖像权,构成基本的犯罪,看来,这届员工的基本素质还需要再整顿整顿。

 

左然正想着,如梦初醒的观众们此刻渐渐喧闹起来。

 

“姐妹,矜持一点,擦擦你的口水。”

 

“哇,你还有资格说我?你刚刚眼神往哪里瞟呢?”

 

“呜呜呜,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完美的男人?是我永远都得不到的男人……”

 

“我请求再播放一遍,慰藉我因为左律师被抢走而受伤的心灵。”

 

左然:“……”

 

“你说什么?左律师他有女朋友了?”一人惊奇道。

 

“我不知道,我猜的。”那人摆手,连忙撇清责任。

 

“你这么一提,我倒有些好奇了,左律师之前有没有谈过恋爱啊?”

 

“谈过吧,都二十大几了,怎么会没谈过?”

 

“是是是,我看是跟工作谈恋爱。”另一人笑得意味深长,“你们觉不觉得左律师的搭档和他很配啊?”

 

“你这么一说……”一人低下头,若有所思,“的确,论对工作的执着程度他们两个简直不相上下,难道辩论机器二代就要出世了?”

 

“……”众人有些无语,“你就不能往恋爱上想想吗?”

 

“额……我看到他们两个一起去吃过饭,哦对了,爬山的时候不也是她在左律师旁边帮忙的吗?”

 

左然听着,默默调整了一下口罩,忽然发觉自己的脸有些烫。

 

“哎呀,搭档嘛,关系亲密一些很正常啊。再说了,你敢吗?光是能无畏地站在左律师身边这一点就有了当他女朋友的潜质。这心理素质简直甩我们大半条街啊。”

 

“呜呜呜,是的,我连和左律师对视都不敢,生怕下一秒他就说我哪里犯了错。”

 

“姐妹我也是啊,能避就避,虽然帅吧,但命更要紧。每次从他办公室安全地出来,我都感到重获了新生。”

 

“在我看来,左律师就是朵高岭之花,神圣不可攀……”

 

“哦,那你刚刚用龌龊的眼神和思想玷污了他。”

 

说着,那里就要打起来。

 

“不过,咱们在这儿这么议论左律师是不是太大胆了点啊?”

 

那人看她一眼:“所以我们才只敢在他不在的时候议论啊,但我觉得左律师向来公私分明,不会怪我们的。放心好了,现在是休息时间,何况翟星姐也不是说了嘛,玩的越尽兴越好,闹得越大越好。就算左律师在这,我们也照样这样。”

 

左然:“……”

 

“诶,我手机没电了,现在是几点了?”一人问道。

 

有人看了眼表:“快十点了,左律师估计在来的路上了。大家收拾收拾,做好迎接准备。”

 

闻言,众人利索地收拾好东西,关掉电子屏,端正好坐姿,原来七嘴八舌的讨论的话题一下变成了各种工作案件。

 

左然就在一角默默看着他们。

 

随着包厢门被推开,众人的工作态度愈发端正。

 

“大家今晚玩的怎么样?”

 

不是想象中冷静沉稳,缓缓而来的脚步声,而是一道很有兴致,清丽明朗的女声。

 

原来是翟星姐啊……众人不知为何松了口气。

 

“当然了,今晚玩得可高兴了。”

 

“那就太好了。”翟星笑着点点头,看了看包厢里散乱的酒杯零食,接着环视一圈,“左然呢?”

 

“左律师啊,他还没来。”有人回道。

 

“没来?!”翟星脸上的笑容一僵,皱起眉,“不可能啊?我明明……我这就给他打电话!”

 

偏角处的手机铃声即使在偌大安静的包厢里也听得异常清楚。

 

“兄弟,你电话响了,接一下吧。”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直响的铃声莫名的让人感觉有些心慌。

 

“我希望下次在我办公室里,你也可以这样自然地和我说话。”

 

仿佛石子落入平静的湖面,以左然为中心,周围人的脸色霎时变得惨白。

 

就连翟星也被这诡异的一幕搞得一头雾水:“左然,你是在和他们玩什么游戏吗?”

 

众人:“……”

 

忽然一只空易拉罐摔在了地上。

 

左律师一直和我们在一起……

 

左律师全都听到看到了……

 

左律师默默看着我们表演……

 

电子屏不知何时被打开,上面悠悠飘过一首《凉凉》。

 

未定事件簿】初次同床共枕是什么感觉 #男神x你 #乙女向 #bg # #陆景和
原作者:选我我超甜   /陆景和  x   你 *刚入坑《未定事件簿》人物ooc请见谅 *因为只能稍稍把握和陆景和 *文笔渣 复健中 *老梗了(๑˙ー˙๑)     ...
未定事件簿】如果暧昧期的时候有人想撬墙角——? #乙女向 #男神x你 #bg # #陆景和
原作者:选我我超甜   /陆景和 x 你 *刚入坑《未定事件簿》人物ooc请见谅 *因为只能稍稍把握和陆景和 *文笔渣 *本文前提,友情以上,恋人未满的你们遇上想撬墙角的会发生什么呢...
×你】衍纸回眸 #未定事件簿
欲言又止的模样,连忙出来打圆场。   “没关系的,……,虽然没办法折纸了,但衍纸这个名称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我还挺想见识见识的。”   把视线转向你,眼底含着歉意:“抱歉,是我没有考虑周到...
×你】朝时夕遇 #未定事件簿
适合。 “不通过。” 消息终于被回复,答题却有误。 “哪里不对?”他皱眉,轻啧一声。 “……”对方发来一串省略号,无声控诉他的无可救药。 “大律师,您的标准严要求能不能在恋爱方面也体现一点...
未定事件簿x你 暗恋实在是太辛苦了啦 #乙女向 #男神x你 #bg #
处理的文件,笔尖却在白纸上停留,留下一滩黑色污渍,心绪却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      律师...      ...      这个名字在你舌尖打转,化作可笑的泡影,在心底徒然留下酸涩的情意...
×你】论考前焦虑的正确解决方法   #未定事件簿
。   你笑着扯了扯嘴角:“……”   “那你有没有什么排解紧张的好办法?”   “我吗?”沉吟一会,“我记得考中那时候,老师恰好在忙一个案子没有空,于是我就在考前给自己做了一个分析梳理...
未定事件簿】论“我”被夏彦拉走后的NXX基地 # #陆景和 #莫弈
原作者:Ж 风少无拘     [当时会议一结束,夏彦就气势汹汹地拉着我的手带我离开了基地。要不是看出我们两个早就认识,他们三个一定会报警……]   基地转眼间只剩下三人,氛围立即沉默下来...
【NXX修罗场】椰影海风 #未定事件簿 #夏彦 # #莫弈 #陆景和 #全员×我
,你小心,别被烫到。”   我正要往篝火里放柴,手腕忽然被人握住。   “律师?”我微微睁大眼睛,“你不是在帐篷里吗?”   “我……”刚想解释,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随即松开了我的手,咳了一声...
】当年少纯情被告白 #未定事件簿
下来,不曾想,自己打字的指尖都有些微微颤抖。   “抱歉,我……”   打字到一半,皱眉,情不自禁抬手掩了掩通红的脸,薄唇害羞地抿起。   “很抱歉,我目前不打算谈恋爱。马上要考了,对我来说,学习...
】【夏彦】如果去菜市场 #未定事件簿
原作者:Ж 风少无拘   搞笑风〜( ̄▽ ̄〜)应该吧,我会隔空取糖~   【】 ✦ 到了下班时间,开车回家。 路过街上的菜市场,他忽然记起家里的食材已经所剩无几,于是找了个...
x你】Crush #未定事件
对她而言呢? 垂下头,看着瓷杯中自己模糊的倒影。 她……会被更有趣的人吸引吧?   5. “不是这样的……”我无力地想要为所辩解一下,却早已失去了机会。 “姐姐来我这里上班吧,”不出所料,陆景和...
【夏彦,,莫弈,陆景和】NXX的娱乐时间 #未定事件簿
;ψ:以后大家都是一家人了,怎么能不坦诚相待呢? 就让善解人意的初代来给他们增加些乐趣吧!   此时,NXX内部正在讨论案情。 “所以,这个案件……” 站在屏幕前,正在进行总结,忽然光屏晃动,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