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景和】好运の总裁 #未定事件簿

sodasinei 2021-07-23

原作者:Ж 风少无拘

 

(我非女主,我是二少爷的助理)

 

一提到陆景和,大家的第一反应都是和印集团的执行总裁,但这形容未免过于官方,还有一种民间说法叫——他是被幸运女神眷顾的男人。

 

且不论从小含着金汤匙出生,享尽了普通人几辈子都得不来的荣华富贵,就凭年纪轻轻,已是万千少女的梦中情人这一点,也足以羡煞旁人了。

 

而我口中的这位人生赢家现在正蹙着眉,盯着桌上的文件一言不发。不过一会,直接干脆地把它往边上一甩。

 

“还是采用二版的方案,另外,推迟下一次的商谈。”他笑哼一声,唇角随意勾起,“和印可不会做上赶着的买卖。”

 

“是,二少爷。”

我微微俯身,退出了办公室。

 

本以为这次和印与海洋业大亨秦家的合作项目会很顺利,没想到谈了一个月还是不见结果。

 

若不是看上了对方先进的海洋科技,和印早从那些排着队要合作的公司里遴选一个出来了。而秦家也深知这一点,态度半推不就,无疑是想让和印再加些筹码。

 

不过看二少爷的样子,这次的项目不出意外还是和印的掌中之物。

 

果然,我开头说的话没错,二少爷从小就被幸运女神看上了。

 

陆公馆。

晚餐时间,二少爷的表情无比郑重,不知道的还以为出了什么地球毁灭的大事。

 

“我要一个人去上学。”

 

他话音刚落,我端着盘子的手一顿。

 

这要求要是放在一般人家还有商量的可能,放在陆家……

 

老爷没什么反应,继续从容不迫地用餐。

 

倒是大少爷笑出了声,漫不经心地摇了摇酒杯里的鲜润液体,低头看身侧的那位:“阿和,告诉我你今年多大了?”

 

“六岁。”桌上的小朋友故意压低了声音,可混着嗓音里不可避免的奶气,非但不让人觉得小家伙严肃成熟,反而更添了几分好玩可爱。

 

“所以啊……”大少爷悠悠拖长了音,勾起唇角,“你还这么小,一个人上学很不安全。再说了,媒体那一关……阿和你别这样看我行不行?”

 

僵持半晌,大少爷无奈叹了口气,俯身揉弟弟的脑袋:“你大哥我十六了还没体验过一个人上学的滋味呢,你说谁更惨啊?”

 

“哥~哥~”

 

二少爷立即换了副可怜兮兮的模样,仰着头看自己的兄长,一双大且漂亮的紫眼睛一眨一眨,闪动着星星点点无辜的水光,越看越惹人心疼。

 

陆景翰已是习惯了幼弟这招,报以和蔼的微笑:“不行。”

 

二少爷听了倒没气馁,反是抓住大少爷的手臂,把自己的脸蛋贴上使劲蹭了蹭,一声声哥哥叫得比原先更加软糯甜人,见大少爷没有拒绝,手上的动作愈发肆无忌惮起来,直接靠过去搂住了那位的脖子,一副要腻在他身上的架势。

 

陆景翰:……

 

等回过神来,他已经沦陷在这“温柔乡”里无法自拔了。

 

感性上虽然愉悦了,理智却让他痛惜这无法实现的商机,这孩子的声音要是能融进酒里,一杯能赚上多少?

 

“爸?”

陆景翰试探性地叫了一声。

 

陆元希睨了已被策反的大儿子一眼,继续不动声色。没出息,弟弟撒个娇而已,这么快就被诱惑……

 

“爸爸~”

 

软软的童音仿佛裹了蜜般,甜嫩如刚采撷的多汁草莓。

 

陆元希顿了顿,咳了一声:“教你的规矩呢?餐桌上别说话。”

 

“爸爸~爸爸~爸爸~~”

 

“……你大哥正好这几天要入学,到时多加宣传,媒体都会被吸引过去,还有……”

 

“谢谢哥哥!谢谢爸爸!”

 

说着,二少爷偷偷藏起脸上那抹得逞的笑,兴奋地跳下椅子,各在两人脸上吧唧一口作为奖励。

 

陆景翰:……(////)

陆元希:……(//////)

陆景翰:您老这么快就把我卖了?

陆元希:又不亏本,还赚了。记得入学那天给你弟打掩护。

陆景翰:……知道了(真是亲爸)

 

我:二少爷这是幸运……还是幸福?

 

 

太阳,地球,月亮三星连成一线的时候屈指可数,在我看来,就如陆家人能在百忙之中抽出闲暇一样稀有。

我从厨房端了些甜点到棋牌室,见二少爷他们正玩着斗地主。

“等等,阿和估计不怎么会玩,你留下教教他。”

大少爷叫住欲走的我,二少爷虽不服气,却也没有拒绝,我笑了笑,拉过一把椅子坐在二少爷旁边。

为了保持公正,我来发牌。

“谁要地主?”老爷道。

我看了眼二少爷的牌,正巧对上他投来的视线,我知道我们两人的脸色都有些复杂。

陆景翰向来观察细致,看见我俩的神色不对,便朝陆元希笑了笑:“爸,我的牌不太好,咱们重来一次怎么样?”

不知道我和二少爷当时是不是松了口气,可当看到重新发来的牌,我俩又不约而同陷入了沉默。

于是就重新洗了第三次牌,我听二少爷轻啧了一声,我想我此刻的表情也是一言难尽。

身边这位还想洗第四次,被我欲哭无泪地按住了手:“二少爷,就这样吧,真的不能再洗了。”

陆景翰:我弟运气这么差的吗?

陆元希:等得花都谢了,咱们这牌还打不打?

万众期盼又毫无悬念的一局飞快结束。

大少爷和老爷拿着手里满满当当的牌,默默互视一眼。

 

陆景翰:……

陆元希:……

陆景翰(扶额):爸,咱们刚刚经历了什么?

陆元希:你被你弟四个炸弹完虐了。

陆景翰(无语):……我印象中,您好像只打出去一张牌,我至少……

陆元希(摆手打断):好了好了,下一盘吧,这次可不能让你弟再洗了。

陆景翰:……

 

第二局二少爷依旧打得行云流水,对面两位握着手里几乎没动过的牌,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打脸来得太快,陆景翰甚至觉得有点好笑。到底是谁不会玩和运气差?

 

陆景翰(叹气):还好阿和是咱家人。

陆元希:……反正以后应酬千万别带你弟。

陆景翰(笑):呵呵,这运气,估计生意还没谈,人家就被气走了……

 

我在二少爷旁边默默看着,如果说前两局老爷和大少爷还能笑得出来,那第三局我是真佩服二位的表情管理。

 

陆元希:能不能在弟弟面前争口气?

陆景翰(笑):您先,我随后。

陆元希:……

陆元希:还是算了,你弟玩得开心就好。

陆景翰(无奈一笑):问题是我们在阿和心目中的形象……

陆元希(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

 

陆景和虽才八九岁,却也知道顾及自家哥哥和老爸的面子,毫无招架之力连输三局,对这两位牌技不差的人物来说也真是大大的滑铁卢了。

他本想安慰安慰受伤的自家父兄,可转念一想,爸爸和哥哥状态不佳的时候可是难得一见啊……

我把那两位的一堆筹码推向二少爷,好巧不巧撞上他眼里掠过的一弧狡黠的光。

 

“原来玩牌这么简单的吗……”二少爷似是有些无聊地叹口气。

 

陆景翰:……

陆元希:……

 

的确,这孩子三局赢得完全没有一点挑战性,这么想着,平常矜傲惯了的两人心里竟然生出了些挫败感。

 

“哥,我要奖励!”

 

等回神,陆景翰就见自家弟弟满脸期待地凑到自己身边,紫瞳里的星子雀跃地闪闪烁烁着,身后好像还有小尾巴在一摇一摇,这模样活像一只讨人欢心的小猫仔。

 

陆景翰忍不住轻捏弟弟白嫩的脸蛋,翘起嘴角:“挺贪心的啊,你赢的那些筹码还不够吗?”

他略略扫了一眼,那已经是能买一处房产的钱了。

 

“我要的是这个~”二少爷语调上扬,朝哥哥张开了手臂。

 

一下明白了小家伙的意思,陆景翰俯身,轻轻一笑:“来。”

 

说着,就抱住了二少爷,两人额头相贴,靛蓝色的头发一时互相磨蹭着,二少爷似乎觉得有些痒,笑出了声:“哥哥现在有没有高兴一点?”

 

听着幼弟可爱的笑声,缠在他心头的几缕闷意早已消散。小家伙的身体暖和得像个小火炉,那股温热隔着衣料在手臂上印下痕迹。清爽的皂香与自己身上的冷冽相融,倒是熟悉的好闻。

 

陆景翰心上忽然漫出一丝微涩,自己每天忙于学业,都快记不清上次弟弟这样笑是什么时候了,更不用说有这样的亲密互动了。

 

他们明明就在彼此身边,可书房的那道门,硬生生隔绝了两个世界。许多个不见月亮的夜晚,阿和常在外面安静地等他,只为了当面说那句晚安。

 

如果自己能再优秀一些就好了,每每走在回房的路上,看着怀中胞弟安稳的睡颜,他总是心生愧疚的歉意。

 

如果有一天,自己被迫要离开这孩子,如果未来,阿和必须要独自面对那些肮脏和不堪,自己多希望,到那时,仍有安心的梦能同他温柔相伴……

 

“哥,你不高兴吗?”陆景和歪了歪头,他从没见过自家大哥这样的表情。

 

“……怎么会?只要阿和高兴,哥哥就高兴。”

 

大少爷揉了揉弟弟的头发,手心渐走,最后在他粉嫩嫩的脸颊处驻留,暗玉紫色的眸光温柔异常,如丝绸般的月光爱抚着夜空的钻石。

 

“让哥哥再抱……”

 

“咳。”一声刻意的咳嗽打断了二少爷的话。

 

两人闻声看去,最年长的那位正心不在焉地看着牌,脸上一副老了没人要的不高兴模样。

 

陆景翰(无奈):……(爸都多大的人了,还吃醋呢?)

陆景和:……(为难jpg.)

陆景翰悄悄使了个眼色。

陆景和(点头,小声):哥,晚点在床上等我啊。

陆景翰(迷惑一笑):嗯?这话谁教的???

 

我:点心哪有猫粮好吃?

 

 

“合作愉快。”

对方起身与二少爷握手。

“合作愉快。”小陆总微笑了笑,“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就先失陪了。”

我刚准备跟上二少爷,便听对方秦董事长叫住了他,说是想与他单独谈谈。

我识时务地退出,心里不免疑惑,合同已签,不知道这交集甚少的两位还能谈些什么?不过,二少爷倒是一副意料之中的神情。

……

“怎么?想问他和我谈了什么?”

车上,内后视镜里,我瞥见二少爷看过来的眼神。

“不敢不敢。”我有些心虚,两位大人物的单独谈话他哪敢问?

“嘁,你的问号都写脸上了。”

二少爷转头,看着窗外一闪而逝的风景。

“呃……”趁着红灯,我终于还是问了出来,“二少爷,秦家为什么突然这么爽快跟我们签了合同?”

直觉告诉我,这个问题的答案与那两位的谈话内容很可能有关联。

“秦渊,秦家最受宠的小儿子,你知道吧?”

“知道。”

我点点头,记得那次酒会上,与二少爷打过照面的那位。

“我帮了他一个忙。秦家想还这个人情。”

“原来二少爷又做好事了啊。”

我笑起来,心想要不是有这一层关系,双方的合作估计还要再僵持一阵子。

“……专心开车。”

可现在是红灯啊……我忍住脸上的笑,知道二少爷这是害羞了。

眼前的绿灯突然亮起,一晃眼,好像打开了过去记忆的开关。

 

尽管那次二少爷获得了单独去上学的应允,我和一众保镖依旧是偷偷跟在后头。所以,大家都有幸见证了小天使各种乐于助人的行为,于是,本来坚定站大少爷的一堆人纷纷“叛变”,无比热情地给二少爷打call。

 

现在嘛,我就默默看着他们反复爬墙了。

 

还有就是,牌桌上二少爷无意赢得的那几百万,后来都捐给了和印旗下的基金会,除了社会上的正面评论声,更是为二少爷赢得了一众妈妈粉。

 

“二少爷,您的运气都是哪里来的啊?”

 

某日,我看着帮非酋朋友抽出一串SSR的二少爷,心头不免滴汗。

 

“每日一次,积德行善。”

 

我:……

 

好吧,想起家里那么多面鲜红的锦旗,我也是信了。

——————

后记:

补一下官方设定:

陆景和21岁,哥哥陆景翰31岁,父亲陆元希59岁。

也算是老来得的小儿子,是不是觉得大儿子大了不好玩,所以才生的小陆总?

个人觉得哥哥陆景翰是个既有能力,又对家人很温柔的人(官方设定里杰出的才干,优雅的风度)。

而且从小陆总不想让父亲与哥哥受累的话里可见一斑。

兄弟互宠,我太喜欢这样和睦的家庭氛围了!

陆元希:我呢?

未定事件簿】初次同床共枕是什么感觉 #男神x你 #乙女向 #bg #左然 #
原作者:选我我超甜   左然/  x   你 *刚入坑《未定事件簿》人物ooc请见谅 *因为只能稍稍把握左然 *文笔渣 复健中 *老梗了(๑˙ー˙๑)     左然...
未定事件簿】如果暧昧期的时候有人想撬墙角——? #乙女向 #男神x你 #bg #左然 #
原作者:选我我超甜   左然/ x 你 *刚入坑《未定事件簿》人物ooc请见谅 *因为只能稍稍把握左然 *文笔渣 *本文前提,友情以上,恋人未满的你们遇上想撬墙角的会发生什么呢...
x你】我的一个总裁朋友 #未定事件
”成了她时常挂在嘴边的话,也难免,左然是“闷声发大财”,他就是最会唱高调的那个,于是枪打出头鸟,biubiubiu,律师小姐总得制裁一下总裁,好让局面不至于失控——这是开会时间啊。 和会...
【夏彦,左然,莫弈,】NXX的娱乐时间 #未定事件簿
↗”  出处:{产业遍布世界的印集团总裁,玩世不恭又才华横溢的艺术之星}   天秤:…… 裁决者:…… 渡鸦:…… King:为什么我有这么长的后缀?初代你是不是该拿去修修了?(笑容和善)还有你们为什么...
【NXX修罗场】椰影海风 #未定事件簿 #夏彦 #左然 #莫弈 # #全员×我
?”   莫弈听了微微一愣,闭眼笑了笑,嘴角似乎含了一丝无奈:“等一会,要不要一起去散散步?的这岛抛开别的不谈,夜景还是值得一看的。”   我未察觉隐藏在话中的某种意味,刚要出口答应,便听见远处夹杂着几分...
×我】浪漫曲 #未定事件簿
提前半小时到了约定地点。 一不小心就来早了,本以为会是我等,没想到的是,我在来往的人群中一眼看到了他。 不知道是因为他的身高,还是因为他特有的气质,只是随意地倚在墙上,整个人就有种难以抗拒的吸引力...
】面具与蛇● 未定事件簿● 男神X你
原作者:余谋   可能ooc,求别打   是一条有万千张面具的小蛇。 从他嘴里落出的字句是裹着蜜糖的毒药,甜蜜的外表下暗藏杀机,颤抖着的蛇信子是藏在“装傻”下的危险讯号,紫色的瞳眸是蛊惑人心的...
未定事件簿】论“我”被夏彦拉走后的NXX基地 #左然 # #莫弈
。   :…… 左然:…… 莫弈:……   “呵。”   基地的静默终于被打破,微勾唇角,盯着敞开的门口,眯了眯紫眸:“新来的这位好大的脾气啊,他走不走倒无所谓,关键是……”   说着,看向旁边已...
未定事件簿】谁不想自己男朋友抱抱呢 #bg #男神x你 #乙女向 #左然 #
原作者:选我我超甜   左然/ x 你   *ooc致歉 *文笔渣致歉   左然      自从你左然确定关系以后,他那看着严肃的脸,却让你不知不觉的看上瘾,也越来越想破坏他那一脸平静的表情...
未定事件簿娱乐圈的我谈恋爱吗 #乙女向 #男神x你 #bg #左然 #
原作者:选我我超甜   左然/ x 你 *本文关于娱乐圈的事情全为瞎搞 勿上升现实生活 *关于那几个形容明星的词也是我憋出来的 不混粉圈(我超怂) *文笔渣致歉 *ooc 可以接受的话...
【左然】【夏彦】如果去菜市场 #未定事件簿
位置停车。 他想到自己平常都是去的超市,几乎没有在菜市场买菜的经验。 应该在超市里买没什么不同吧? 昂贵的牛津鞋踏上湿润的水泥地,一身西装革履的左然进入了菜市场大门。   ✦ 一路上,不少行人纷纷侧目...
【夏彦】双标天使 #未定事件簿
原作者:Ж 风少无拘   【夏彦】双标天使 (聊天体) 对别人冷漠,对女主爱的深沉,就是彦哥本人啊 ———   大四,送别宴。 食堂,首都大学少年班的同学们围着坐了几大桌,相隔不远。 酒水自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