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彦×你】与你和好 #未定事件簿

sodasinei 2021-07-23

原作者:Ж 风少无拘

 

*

 

纵使午后,初秋的阳光依旧是瘦的。蝉躲在树枝里执拗地唱,混着沙子般粗砺的声音似铁了心要把阳光叫宽。

 

如果此刻玻璃杯口升腾的热气能被剪下几段,你一定毫不犹豫给秋天的风续上。

 

“还冷吗?”

 

温和关切的声音落入耳畔,去关窗的那人已不知何时重新坐回了你的身边。

 

你靠在沙发上,有气无力地点点头,瞧见他珊瑚色的眸里满是担忧,你笑了笑,安慰似的轻拍了拍他的手。

 

只是不小心着凉了而已,干嘛这么紧张?

 

不想夏彦反握住你的手腕,皱眉,无比认真地注视着你的眼睛:“还是去房间睡一会吧。”

 

这话乍一听像是在和你商量,实际上,无论是他此刻的表情还是语气都透露着一股难得的强硬。

 

至于吗?你有些好笑,但还是搭上他的肩膀被他扶起,大脑的晕沉让你无暇顾及其他,感官的灵敏度却好像被成倍放大,你分外清楚地感受到身侧那温暖柔韧的依靠,皂香渡来的安心感挑引起一丝潜藏的倦意。

 

躺在床上,你抱过一只玩偶,闭上眼睛笑了笑:“夏大侦探的任务结束了,快回去陪你那一大堆委托吧。”

 

“哎……”你听见他故作夸张地叹口气,声音还挺失落,“华生不在,福尔摩斯还有什么心思办案呢?”

 

合着福尔摩斯对华生这么“用情至深”啊?

 

你被他的话逗笑了,可想着还是工作要紧,于是换了个理由下逐客令:“这可是华生的闺房,闺房懂不懂?”

 

噗嗤一声,你听见他忍笑嘀咕:“闺房?以前又不是进得少……”

 

不等他说完,你就用隔着被子的脚尖踢他的后腰。他一下弹起来,忙不迭的“我错了,饶了我吧”的投降合着怕痒的笑声断断续续地传入你的耳中。

 

夏彦的示弱非但没有熄灭你一时的玩兴,反而纵着让你更想欺负他了。

 

你的“攻势”愈猛,夏彦被逼无奈,只能一下锢住你的脚踝,你没想到他反应这么快,还未挣扎,他却像是触电般一下松开了手。

 

“……不闹了不闹了,你好好睡觉。”

 

夏彦微红着脸,别过视线轻咳了一声,靠床帮你整理踢得乱糟糟的被子,似是注意到了什么,他动作稍顿。

 

“……这个猫咪玩偶,你还留着啊?”

 

他渐渐俯身靠近你,给你露出的肩膀细心地掖好被子。

 

“你的问题好奇怪啊,为什么不留着?”你安心闭上眼,使劲蹭了蹭猫咪橘色的软脑袋,陷在里面闷声道,“不知道为什么,我最喜欢的抱枕就是它了。”

 

半晌无人回答,你的话好像被阳光偷偷拿走取暖了。

 

“夏彦?”你试探地叫一声。

 

“嗯,我在。”

 

懒懒的意识里,你感到发卡被人轻柔地取下,暴露在外的手心忽然覆上了一阵温热。

 

“好好睡吧,这一次,我就在这儿守着你,哪儿都不会去的。”

 

……突然这么认真干什么啊?你抿了抿唇,莫名地不敢睁眼。撤退的号角在心底愈吹愈响,你把脸埋进猫咪雪白的肚皮里,好像这样就能把脸上的烫意传染给它。

 

不过一会,抱枕柔软如云的触感就让你深陷其中,意识模糊之际,早已管不了体内冷意和燥热的争吵。

 

听你的呼吸渐趋平缓,夏彦静静注视着你的睡颜,犹豫再三,还是忍不住伸出手指轻蹭你的脸颊。无意间滑过下颌线,似是连锁反应,当时手里抓到的纤细骨感蓦地传递而来,他登时缩回了手,下意识攥紧掌心,硬质的发夹硌得微疼。

 

秋阳渐盛,水蓝的窗帘被人拉上,夏彦仍旧站在那里,头逐渐低下,荡漾的蓝色尽力给他烧得通红的脸降温。

 

这方法似乎挺管用,不过一会,他脸上的烫意尽数消退,取而代之的是有些骇人的苍白,发际边渐泌出细密的汗珠,他一点一点滑跪下来,一只手捂唇,另一只死死拽着窗帘布料,攥紧的手因为用力而隐隐发抖。

 

 

“早说了不要参加这次秋游,生病了就好好在家休息,你为什么不听我的呢?”

 

话虽藏着几丝埋怨,但你一从卫生间出来,夏彦就立即迎上来扶你到长椅处坐下。

 

“就只是恶心想吐而已嘛,又没关系……我哪有你想的那么娇弱?”

 

你艰难地拖着步子,遗憾地摇头:“再说,这是初三最后一次秋游了……而且不来的话……我的那些攻略都白做了……还有……”

 

“知道了知道了——”

 

夏彦附和着你点头,无奈那一大堆他觉得完全没你身体重要的理由,他的视线一点没从你身上离开,轻声道:“别说话了,省点力气好好休息。”

 

你还没来得及点头,胃里突然一阵恶心翻涌,你再次投入了卫生间的怀抱。

 

再出来,夏彦见你的脸色更白了几分,柠黄色的眸里似乎还泅着点点泪光,他眉蹙得更紧,那里一阵心疼和难受,要是自己能替你生病就好了。

 

你见他神色不对,生怕又要被数落,忙扯了扯嘴角:“你说我这来来回回的像不像个孕妇?”

 

夏彦微愣,想不到你生着病还有心情开玩笑,担忧的眼里终于染上一丝好笑:“那孩子他爸是谁?”

 

“你喽。”

 

此话一出,你俩霎时安静下来。

 

安静到自己的心跳声都震得耳膜生疼。

 

你僵在长椅上,连瞟都不敢往旁边瞟一眼。

 

完了完了,生病都生糊涂了,说什么胡话呢?夏彦听了会不会觉得自己好随便啊?是不是得解释一下?解释才更尴尬吧?啊啊啊——关键是夏彦为什么不接话啊?按常理他不应该说“我才不要”,然后你再随便找个台阶下吗?!

 

你胡思乱想一通,好巧不巧看见那已成了熟人的卫生间,你欲哭无泪,为什么现在不想进去吐了啊?

 

忽然,一股冷意染上身侧,坐在旁边的他起身离开,朝活动馆的前台走去。

 

这……夏彦不会是生气了吧?都气到不想跟自己坐一块了?哎,早知道就不开过分的玩笑了……

 

你低头后悔,正用晕沉的大脑计划着怎么打圆场,头顶忽然传来一个略显急切的声音。

 

“你怎么了?是还想吐吗?”

 

他半蹲下身,你毫无防备地撞进他那双眼睛,珊瑚色的水光里只映着你一个人的模样。

 

“没……”你呆了一瞬,下意识躲开视线,正好看到他怀里的一团白色,“这个是……毯子?”

 

“是啊,我刚刚问工作人员借的。”你听着,下一秒就有些搞不懂地被夏彦扶起来,他笑着朝你眨眨眼,“我发现那堵墙的对面有张沙发,我们去那里休息更好,这里的长椅坐着我都嫌硬。”

 

说着,他还嫌弃地摇了摇头。

 

有座位坐就不错了,你在心底吐槽他,却忍不住嘴角的笑意。熟悉的皂香闻着愈发温暖,好像带着某种令人安心的魔力,你悄悄往他身上靠了靠。

 

“夏彦,你很热吗?”

 

“啊?”

 

“你的脸,好像有点红?”

 

“……哪有,你看错了。”

 

“可是……”

 

“哦,估计是你的脸太白了,对比下来才觉得我的脸红的。没错,就是这样,哎呀,你现在就别想那么多了,休息才是最重要的……”

 

见你低头思考,没再追究,夏彦偷偷松了口气,顺带揉了揉自己的脸。

 

他现在还在脸红吗?太丢脸了……可突然就当“爸爸”了,换谁不脸红啊?如果真是的话……那孩子该叫什么名字啊……停停停!夏彦一惊,她开玩笑说的话,自己怎么还当真了?他偷偷瞄你一眼,心虚地偏过头。

 

 

这次秋游前你们就确定了分工,大部分零食夏彦背,你则负责带一些备用的小东西。

 

晃晃悠悠到了中午,夏彦打开书包,各种各样的零食瞬间暴露在视野里。想当初这些都是你精挑细选的,现在却没什么胃口享用了。

 

夏彦皱了皱眉:“你生病了,不能吃这些。”

 

说着,无情地拉上了拉链。

 

“这……留一包薯片怎么样?”你还是舍不得,想最后挣扎一下。

 

“不行。”他摇摇头,起身,“我现在去给你买粥,你等我一会。”

 

你听了,一下伸手拉住他的外套:“还是别去了,游乐园人多,肯定要排好久的队,再说我也不太想吃东西,吃点零食凑合一下算了……”

 

“这怎么行?”

 

他佯装一副严肃的样子,最后还是忍不住冲你笑了一下,把你的手重新放回毯子里。

 

“生病了就要吃点清淡的啊,你就听我这一回嘛。”

 

结果你还是妥协了,等夏彦回来,你见他不仅买了粥,还有密封在盒子里的什锦水果,其他的东西你没来得及细看。

 

“累不累?你快坐下来休息一会。”

 

夏彦是跑回来的,你注意到他胸口明显的起伏。你知道他体能一向很好,别人喘得上气不接下气时,他还能正常和人说话。可即使如此,你却不知道现在心里的滋味是甜是涩。

 

“没事,你先趁热喝粥吧。”

 

说是“你趁热喝粥”,夏彦舀了一勺白粥,轻吹了吹,搁到你的嘴边。

 

你一脸黑线:“……”

 

不就是着了凉而已,至于这么小题大做吗?又不是残废了……

 

你摇头拒绝:“不用……”

 

话没说完,夏彦眼疾手快地把粥喂入你的嘴里。

 

他好像知道你要说什么,嘴角扬起一抹得逞的笑:“要给孕妇特殊待遇嘛。”

 

“……你还玩上瘾了?”

 

粥不烫不凉,温温暖暖地滑入食道,你好像突然有了一丝力气,起身要夺他的勺子。夏彦不费吹灰之力躲开你的袭击,顺带找机会再喂你一勺。

 

吃瘪几次,你干脆直接捂嘴,拒绝喂食。

 

“你耍赖啊……我那时候生病,你喂我不是喂得很高兴嘛?哦,现在换人了,你就嫌弃我了?”夏彦搅着盒里的白粥,一脸的闷闷不乐。

 

“我哪有?那时候才几年级啊?”你看他眼底的失落一下有些于心不忍,再扫一眼他买回来的东西,你撇撇嘴,不好意思地偏开视线。

 

“算了,你喂吧。”

 

见你松口,他一下满血复活,神情颇有些得意。

 

“你欺负我现在智商不够用是不是?”你含住他的勺子,真好一招以退为进。

 

“哈哈,不是有句老话吗?一孕傻三……哎,别打别打,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嘛……”

 

 

又打又闹的午饭终于结束,秉承着不浪费精神,在你喝一次就要歇一会,明确表示再喝就要吐的时候,夏彦帮你解决掉了剩下的米粥。

 

“夏彦,你别陪我了,出去玩玩吧?”

 

他摇摇头,在沙发边继续看你随便带的课外书。好吧,你的建议又一次被他否决了。

 

馆外不时传来过山车的呼啸声,伴随着人各样兴奋的尖叫。

 

你在心底叹口气,真是墙里的人想出去,墙外的无所谓。

 

你身体的状况还是那样,头疼得厉害,又时不时恶心,别说玩了,浑身都提不起劲,估计连走到游乐设施那儿的力气都没有。

 

两个同班同学的身影突然出现在视野里,你赶紧朝他们招手,手指示意旁边正埋头学习的某人。

 

两位一脸了然地点了点头,知道你病了,关心慰问过后,就要执行任务,把夏彦拉走。

 

一番推搡劝说下,夏彦终于是被连拖带拽地拉走了。

 

“好好玩啊,记得去我攻略上圈的重点。”你好像突然想起来了什么,“哦,对了,夏彦你记得拍照片啊,回来我要检查。”

 

你微笑看他无奈的模样,潜台词是别溜达一小会就又转回来了。

 

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口,你心底的歉疚感终于消退了几分。门口的几片黄叶被风揉得掉落在地,你忽然觉得有点冷,裹了裹身上的白毯,蜷成一团,渐阖上了眼……

 

 

再醒将近三点,还有一小时集合。

 

你实在不想腻在沙发上了,收拾收拾,背上包慢吞吞往外挪。

 

你所在的位置接近游乐园的入口,放眼望去,一排大街全是卖各种人气周边的店铺。你原本只打算在外头看看,不曾想,你的注意力完全被一间复古店铺攫取,原因是它的玻璃上印着大大的英文——SHERLOCK。

 

你并不是个十足的侦探迷,可谁让你身边的某人是呢?

 

忽然一阵凉风大作,要不是顾及形象,你真有裹着毯子在路上走的冲动。一片片秋叶在空中盘旋流浪,几朵攒起的阴云挂在楼尖,低头注视着在路上走走停停的女孩。

 

你想到店里的人会很多,可你没想到人竟然这么多?!

 

且不说早已排起长龙的队伍,偌大的店铺里塞满了人,喧闹拥挤得简直难以下脚。除此以外,几乎人手一份福尔摩斯的周边,让人你有种正参加粉丝见面会的错觉。

 

你揉了揉太阳穴,深吸几口气,加入到抢周边的队伍里。

 

“抱歉……”“对不起……”“不好意思……”

 

店里的空气并不通畅,你强忍着不适排队,心想这辈子说的敬语都没今天多,手上拿着各种福尔摩斯的周边,其中一个钥匙扣深得你心,巧妙设计成了221B的街门。

 

夏彦看到了这些东西会有多兴奋自不必说,你已经在私下计划着各种霸王条款了。一想到他各种恳求的表情,你不由勾起笑容。

 

队伍半天才挪动一点,时间慢得像只蜗牛在爬。

 

疲惫感早已压上你的身心,近在咫尺的温暖沙发不知道被你暗暗想念了多少遍。

 

等突出重围,天已渐暗,比起中午的热闹,此刻的大街更像一锅燃尽柴火的冷水,阴凉的风裹挟着细密的雨丝,给楼房商铺染上暗影。

 

你从包里拿伞,还好自己早有准备,给夏彦的包里也放了一个。

 

重新进入馆内,你使劲搓了搓身上的外套,不住地往手心哈气取暖。疲累感又一次趴在你的背上,止不住的冷意好像钻进了骨缝里,脑袋晕疼得只想着一头栽进温暖的沙发里。

 

“你跑哪儿去了?”

 

迎面,一人挡住了你的去路,你险些要撞他身上。

 

“夏彦?”看清来人,你强打起精神,朝他神秘一笑,“我就到外面逛逛而已……”

 

“走了也不通知我一声,给你打那么多电话为什么都不接?”

 

他冷下来的语气以及皱眉严肃的表情让你脸上的笑容一僵,你微怔,眼前的他和中午那个和你打闹的好像不是一个人,陌生感转动起今天有点迟钝的大脑零件,你这才意识到,夏彦生气了。

 

晕乎乎的你无暇顾及其他,只是觉得好笑,他生什么气?要生气也是自己生气好吧,他根本没用自己给他准备的伞,浅蓝色的外套被雨水染深一层,潮湿了许多,还依稀看得清冒出的丝丝汗意的浮烟,他肯定是光顾着玩了。

 

“你什么意思啊?凶巴巴的是要审犯人吗?”

 

你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多余力气,直直地站在那里,原来强压的各种情绪此刻烧出一团燥热的火。

 

“我连出去逛逛都不能逛了?就准你一个人在外面玩?”

 

想到之前在福尔摩斯店里的那些想象,你现在只觉得背了一包沉重的可笑。

 

他听了有些着急:“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想让你告诉我一声,我回来都找不到……”

 

“我这么大的人又走丢不了,别人一个人玩不也好好的吗?夏彦,你不觉得你担心过度了吗?”

 

他微愣住,眼里涌动着说不清的情绪,伸出手想拉你,而你正在气头上,一下甩开他的手。

 

啪——

 

痛感传来的那一瞬间,你惊得都忘记了翻涌上来的恶心和难受。

 

……

 

你没去心心念念的沙发那里,而是坐到了原来冰冷的长椅上,你低着头,不敢抬头看,怕看见他,怕看见他还一个人站在那里,怕看见他与你对视的眼神。

 

渗人的冷意很快浇灭了你的心火,你掏出口袋里的手机,看见十几个未接来电和短信,几乎每隔几分钟就有一个,而联系人是唯一的那一个,你捏着发烫的手机,埋头在膝盖里。

 

自己不该乱发脾气的,为什么要乱发脾气?为什么不能好好和他说呢?他明明这么关心自己……

 

后悔像块苦墨在心头磨开,浸污了每一寸地。所有对自己的批评和责问都化作一句句对不起和我错了,好像说多少遍都不够。

 

漫长煎熬的黑暗里终于露出一丝光,你深吸一口气,下定决心要找他道歉。就算他现在不原谅自己也没关系,大不了厚着脸皮死磨硬泡,他总会……

 

“……对不起,是我太心急了……你原谅我好吗?”

 

你惊讶地抬头,对上夏彦那双歉疚的眼睛。

 

他此时半跪着,怀里抱着一团白毯,一如早上他关切地问你难不难受。

 

鼻子忽的有些酸涩,你揉着眼苦笑:“夏彦你要不要……这么讨厌啊,道歉都要和我争第一。”

 

他愣了愣,笑着想握你的手,却半途顿住,默默缩了回去,转而把怀里捂热的毯子递给你。

 

你没注意到他的小动作,只是接过毯子,把它草草叠了几下,蒙到夏彦的头上,使劲揉搓。

 

“还说我呢……先照顾好你自己吧……头发和衣服都湿成这样,你是去玩激流勇进了还是去玩冲浪了?”

 

你嘀嘀咕咕着,故意把他眼睛蒙上,不让他看见自己脸上局促的表情。

 

“我没……啊,轻点轻点,我的头发……”

 

他抬头想辩解几句,被你镇压了下去。

 

你力道不禁放轻,边擦边笑:“你看那些厉害的科学家,哪个不是地中海?你要是秃了,估计更聪明。”

 

“……”

 

夏彦主动接手了擦头的任务,你在书包里翻找着给他拿的备用衣服,那些买的周边全压在了上面。

 

“这个是……福尔摩斯的周边?!这么多……你在哪买到的?”

 

他先是惊讶,随即珊瑚色的眼里闪烁着几乎要溢出来的欣喜,看他的样子,你微微有点脸红,不自觉别开视线:“随便逛了逛,看见就买了。”

 

夏彦闻言一顿,望着你的眼神糅进几分其他的感情:“其实,我也……”

 

“噢,人找到了啊。”

 

他的话突然被打断,你看见那两个原本和夏彦一起走了的同学朝你们走来。

 

“我早说她一会就自己回来了,夏彦你还火急火燎地跑出去淋雨瞎找,也真是,啧啧……”那男同学走到你俩面前笑一声,也没继续往下说。

 

另一个拍他肩膀:“您这是拿情商补智商去了吧?难怪没女孩喜……”

 

“我去换衣服了!”

 

夏彦突然起身,匆忙抓起毯子就往卫生间走。

 

你看着慌张走掉的那人心里好笑,衣服还都在包里没拿出来,你这是去换哪门子的衣服啊?

 

你正想着,那俩男生拉开书包,从里面拿出两三个可爱的动物公仔,一股脑塞给了你。

 

“这……”你愣了愣。

 

“哎,先别误会啊。”一男生连连摆手,急欲撇清关系,“这些都是那位赢的,他的包放不下,才存在我们这儿的。”

 

“对啊,我说赢一两个就行了,他倒好,每个摊位都给搜刮一遍,现在想想,我都替那老板心疼。”说着,旁边的男生还不厚道地笑了。

 

“哈,你还记得赢他包里的那个猫咪玩偶的时候吗?天正好下雨,那又是个中断就不算的游戏,他愣是在雨里站了七八分钟,我也是蛮佩服的……”

 

他们倒聊得挺欢的。

 

过一会,等人走了,你拉开夏彦鼓鼓的书包,取出那只橘猫玩偶,捏捏,还挺软的,带着淡淡的皂香味,你一字一句地回忆那些话,悄悄把脸埋在猫咪雪白的肚皮里。

 

夏彦远远撞见这一幕,脸颊泛红,摸出手机,拍下一张存进了加密相册里。

 

 

黑暗的房间里,只有透过窗帘的荧荧蓝色的光亮。

 

他在床边坐了很久,一直默默注视着那个熟睡着的女孩。

 

他不知道女孩为什么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还喃喃念叨自己的名字。等他着急慌张地凑过去,才发现你是在说梦话。

 

估计自己又哪里惹你生气了吧?他轻抚着女孩柔软细密的睫羽,露出一抹自嘲苦涩的笑容。

 

如果,这次我说对不起,你还能原谅我吗?

 

无言的黑暗里,他悄悄抬起女孩左手的无名指,轻轻印上一吻——对不起……

 

 

“夏彦……现在几点了?”

 

你睁开惺忪的睡眼,迷迷糊糊地问着。

 

抛出的问题石沉大海,你笑一声,重新阖眼,自己怎么这么爱依赖人?夏彦估计早回店里处理委托了吧。

 

“你醒了啊?”一个高挑的身影慢吞吞走进来,手里好像还端着什么东西,瓷碗与床头柜碰撞出清脆的响声,他拉开窗帘,阳光迫不及待地跑到他身上,一片灿黄。

 

你看着那个人,莫名感到一阵温暖。

 

“夏彦,你还没走啊?”

 

“当然没有了,我说我会守着你的。”他笑笑,在你身边坐下,“我刚刚在厨房给你煮粥呢,还好病人喝清粥就行,别的我可做不来……哎哎哎,你别这样看我啊,我这次真没炸厨房……”

 

“还不是你的光辉历史让我记忆犹新……”你笑着撇撇嘴,还要继续说,被他连忙打断。

 

“别提了别提了,看在我悉心照顾你的份上,华生大人就放我一马吧?”说着,夏彦眼疾手快地把早吹好的米粥送入你的嘴里。

 

你忽然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眨眨眼,含住勺里的暖粥。

 

“下次你生病了也要告诉我啊,换我来照顾你。”

 

吃了几口,你看他搅着碗里的粥笑了笑。

 

夏彦听了,低垂着眸子,茶色的刘海遮住他眼底的情绪,你听他笑了一声:“那今天晚上我就去吹吹风,看能不能感冒……”

 

“喂,我的担心不值钱吗?”你故意瞥他一眼。

 

“哈哈哈,我开玩笑的啦……”

 

他明朗的笑声好像让阳光更灿烂了几分,水蓝色的窗帘上,那团纠结的褶皱被偷偷抚平,残留的痕迹在颤抖的风里几不可见。

x】生日蛋糕 #未定事件簿
。   不过为什么奶油裱花上,插的是青柠片……   没关系,等会可以拿下来泡水喝。   写着生日快乐的小彩旗上还印上了小时候最爱用的行星月亮图标,这是小时候你们用来比身高的小标志,现如今胜负...
【NXX修罗场】椰影海风 #未定事件簿 # #左然 #莫弈 #陆景 #全员×
了过来。   “姐姐,刚刚是不是对着流星许愿想我快点回来啊?”   陆景顺势坐下,一下凑过来,缩短了我的距离。   “陆景,这个笑话一点也不笑。”   我直直瞥向他,原本看见陆景还挺惊喜的...
未定事件簿】初次同床共枕是什么感觉 #男神x #乙女向 #bg #左然 #陆景
原作者:选我我超甜   左然/陆景  x    *刚入坑《未定事件簿》人物ooc请见谅 *因为只能稍稍把握左然陆景 *文笔渣 复健中 *老梗了(๑˙ー˙๑)     左然...
未定事件簿】如果暧昧期的时候有人想撬墙角——? #乙女向 #男神x #bg #左然 #陆景
原作者:选我我超甜   左然/陆景 x  *刚入坑《未定事件簿》人物ooc请见谅 *因为只能稍稍把握左然陆景 *文笔渣 *本文前提,友情以上,恋人未满的你们遇上想撬墙角的会发生什么呢...
×我】失速昏光 #未定事件簿
笑容。   “,我知道了,别挂电话。”   扬笑正想着,见这时已重新翻出了pad,神色掺了一丝严肃。   “怎么了?”扬笑察觉到气氛不对,凑到工作台前。   “某个自动式地铁好像出了些故障...
×】充电 #未定事件簿
by/ 醒。   *需要回血 *ooc   正文   最近很累,晚上睡不着,白天起不来。   上次去过水族馆之后失眠减轻了很多,但因为工作的关系失眠又复发了。   按照在水族馆的约定,...
×】远方的人 #未定事件簿
。   小时候家里没多余的房间,只能两个人挤一张床,那时觉得手牵手一起睡还挺玩的,晚上打赌睡觉时会不会松开对方的手,早上揭晓结果,输的人要无条件满足赢的人一个愿望。就这样直白简单的游戏你们俩都能玩...
×】指间吻 #未定事件簿
。   几秒的时间幸好没有一个世纪那么长,等四目相对,他好像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瞬间拉开了的距离,却依旧小心地托着的手没松开。   “不是,那个,小时候……我的手流血,也帮过我...
×】水经年 #未定事件簿
一阵艳羡叹息,“我就不一样了,教我那位简直就是不拖堂会死星人。” 听了,低笑一声,轻声慢语地安慰:“没关系的,我又不会不等就当多学一点了。” 叹气,事到如今,也只能这么想了...
×】激活心码 #未定事件簿
他争执不下,最终决定猜拳定胜负,谁赢谁到太阳底下去。   喊着口令,露出胜券在握的笑容,之前玩的时候,哪次不是赢?输的可能性简直微乎其微吗?   然而,这次十局下来就赢了一两次...
×】爱光者 #未定事件簿
好手,一开始难分伯仲,直到赛程过半,其中两位才显露出了颓势,渐渐前面两人拉开差距。   可没等稍微松口气,就发现原来那个齐头并进的男生这时非但没落后,反而隐隐有赶超他的架势。   霎时...
×我】五秒纠缠 #未定事件簿
原作者:Ж 风少无拘   我不想   亲手解开我们的结   如果有幸   我愿在金色的时光里   慢慢   纠缠一生       解决完斯芬克斯的谜题后,太阳已经西沉。   回去的路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