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彦×你】激活心码 #未定事件簿

sodasinei 2021-07-23

原作者:Ж 风少无拘

 

 

八月,正是夏季的柴火烧得正旺的时候,偶尔几绺断续的风不过压了压火舌,徐徐滚涌的蒸笼热浪如小孩不停的哭声,闹得人心慌。

 

阳光像是躲不开的天敌,猎物被追赶着四散奔走,稍不留神,就被打上金灿灿的烙印,瞬间升腾起来的热度像是在火上烤了一圈。

 

你飞快穿出人群,像一只拼命翻滚渴水的鱼。十字路口停驻的汽车冒着不断的丝丝烟气,强烈刺目的阳光纷乱放射,你微微眯眼,浮晃的虚景里堪堪锁定一树救人的阴凉。

 

表上的时间跳转到十二点十分,颊边无声滚落一滴汗珠,你看着屏幕上的消息,微喘的话语好像都浸染了汗涔涔的湿意:“应该……不会碰上吧?”

 

 

问卷调查的截止日期就在后天,还剩下……你来回浏览着各种社交软件上的联系人,表情渐渐抑郁,终于长叹口气——还剩下三百多份要填啊啊啊啊!

 

你不住地抓着侧边的头发,心道如果多掉几根就能解决掉任务,那你情愿……你望着不慎扯下来的栗色发丝呆愣了半晌——算了算了,别拿头发开玩笑,还是再想想别的办法吧……

 

对面那人看你脸上几经变化的表情,好笑出声,拿笔在你眼前晃晃:“你怎么了?题目太难?”

 

呵,是啊,“题目”太难了。显而易见,线上发的问卷几乎都是石沉大海,唯一可行的办法似乎只有线下一个一个找人填写,量少还行,可这有三百多份啊,凭你一个人……

 

“夏彦,明天……”

 

“嗯。”

 

他轻应了你一声,珊瑚色的眸子闪烁着微光,笑着等待着你的后话。

 

你大脑微顿,脸上转而换了副笑容:“明天……我和朋友约好了出去玩!”

 

“啊?那不很好嘛。”他听了眼睛亮了亮,旋即想到了什么垂眉叹气,语气耷拉下来,“哎,我明天要补习到十二点……”

 

闻言,你学着他的模样叹气:“夏大侦探太辛苦了,华生只能在精神上支持你了。”

 

他抓住你幸灾乐祸的尾音,又被你的表演逗得笑出声,他伸出手来:“那能不能请我的华生度过美好的一天之后,给可怜的侦探讲讲好玩的事呢?”

 

你看他装出的那副落寞相,笑着把手指放在了他手心里:“大侦探的请求,华生乐意之至。”

 

 

脚上忽烫,你赶紧把不小心暴露在烈阳下的运动鞋缩了回去,你轻抬白色的帽檐,捋了捋黏在额头的斜刘海。

 

好玩的事啊……你盯着好像被晒伤了的树影弯了弯嘴角,总不能跟夏彦说你觉得请路人帮忙做问卷调查这事挺好玩的吧?

 

骄阳依旧在天空纵火,蓝线编织着细密的针脚,连一丝风都透不进来。你揉了揉热得发酸的眼睛,无比想念家里的清凉惬意,特别是空调口慷慨送来的汩汩凉风。

 

你正想着,颊边的碎发忽的微微摆动,幅度还很有节奏,未待你好奇这哪儿来的小风,头顶传来的熟悉音色让你动作一僵。

 

“你怎么在这儿?不是说……在逛商场吗?”

 

你缓慢抬头,看到那一丛茶色的头发,左右晃动的小扇子,还有他另一只手里刚收到你的信息的手机。

 

这就尴尬了,再不圆回来就真露馅了。

 

“我不是刚逛完嘛,就想出来透透气。”你扯了扯嘴角,赶紧地转移话题,“夏彦你上完课了就快回家啊,怎么还跑到这儿来了……”

 

“我本来是想直接回家的,谁让半途发现一个可疑人影呢?”他背着包,顺势坐下。

 

察觉到他打量的目光,你心虚地低头,巴不得头顶的帽子能给你捂的严严实实。

 

“正好你逛完了,我们一块回家怎么样?哦,对了,上次匆忙我忘了问,你是和谁商量好了一起玩?几个人?商场在哪里?你们逛了什么店?还有,买了什么东西?”

 

连环的问题挨个抛出,他扬着一脸灿烂的笑容,不清楚的还真以为他只是好奇,你咬咬唇,知道圆不过去了,只能无奈地缴械投降。

 

“所以,你承认你骗了我对吧?”

 

你敏锐地捕捉到他话音里的一丝小埋怨,赶紧低头认错,顺带变着法儿地夸他。

 

夏彦被你哄得弯了嘴角,手指挠了挠粉红的颊边:“看你态度诚恳的份上,认真回答我接下来的问题,我就原谅你了。”

 

你点头,却在心里叹气,这下铁定瞒不住了。

 

“你刚刚在街上干什么?”

 

“我……”你艰难吐了几个字,“请人帮忙扫码,填问卷。”

 

“问卷?”他微愣,随即睁大了眼睛看你,“是那个至少要五百份的调查问卷?”

 

你点点头,记得很早跟夏彦抱怨过,这苛刻任务还引得你俩一致吐槽。

 

“对啊,就是那个……”

 

你话未说完,一股清甜的皂香味忽然逼近,没等你反应过来,他已经轻轻掀开你白色的帽檐,眸光一寸寸细致地掠过你的面颊。

 

你微睁大了眼睛,不知道该做什么,只能直勾勾地盯着他,可再怎么看,你都读不懂那双珊瑚色的眼里交织涌动的情绪。

 

短短几秒的时间仿佛在起伏的蝉鸣中蜿蜒绕树,双方近在咫尺的距离让你连呼吸都小心翼翼,身体好像宕机了般没有一点动作,除了胸口无法控制的怦怦乱撞的心跳。

 

“问卷还剩多少份?”

 

谈到这个,你终于找回了熟悉的知觉,你笑了一下:“还剩……”

 

“你在太阳底下晒了多久?”

 

话突然被卡住。

 

“中间你有没有休息?”

 

“你的午饭吃了没有?”

 

“你被路人怀疑拒绝的时候,难不难受?”

 

一个个问题跨过烘热的空气萦绕在耳畔,你注视着他的眼睛,珊瑚色的水光里映着你的模样。

 

你躲开了他的视线,没有回答。不是不能答,而是你不知道怎么答,你不想实话实说,也不想再骗他一次。

 

只有蝉声的沉默里,湿润的棉纱小心地覆在了你的颊上,一点一点吸拭着你沁出的细密汗珠,留下的丝丝清凉如细雪初融。

 

“这种事你为什么要一个人硬撑着呢?肯定还剩几百份对吧?为什么不告诉我?我可以帮你分担的啊?”

 

你一边听话地让夏彦给你擦脸,一边眯眼看他,他蹙着眉,眸光深了几分,连平日里常翘起的嘴角都微微下撇了。

 

你知道夏彦这回是真生气了,可即使如此,他手上的动作依旧轻柔小心,生怕把你弄疼。

 

你闭上眼睛,心知他那番话里显而易见的关心,但是……

 

“夏彦,这是我一个人参加的活动,本来就是我的小组任务啊。”

 

“这我知道,我的意思是……”

 

“嘶——”

 

他略显急促的话音被你打断。

 

“怎么了?弄疼你了?”

 

看你转眼得逞的笑,夏彦一下反应过来,又气又好笑地看你,半晌收手叹气:“遇上你啊,我真是……”

 

“真是什么?”你笑着瞥他。

 

他眸里染上无奈的笑,迎上你的目光:“三生有幸。”

 

管这话里有多少被胁迫的意味,你满意地点点头,伸出手:“那我不知道有没有这个幸运请大侦探和我一同完成任务呢?”

 

风送来他的轻笑。

 

“华生的委托,福尔摩斯荣幸之至。”

 

相握的手心里,一片温热。

 

 

“这一带我们都问过了,接下来去那里怎么样?”

 

夏彦朝你走来,你赶忙把他拉到了树下的阴凉,接着一顿无情数落。

 

“你不热吗?”你皱眉撇嘴,“你知不知道新闻上已经有人中暑被送进医院了?事先声明啊,你要是晒晕了,我可拖不动你。”

 

“啊?”他故作夸张地叹气,“没想到华生这么绝情,那我只能等在地上被烤焦了。”

 

听他的话,你抿笑轻哼。

 

一路说笑,周遭停滞的空气似乎也没那么燥热难耐了。

 

你看身侧那人,比你高了近一个头,茶色的发梢有些黏在了一起,闪烁着湿漉漉的光泽,几滴汗珠汇聚在发尖,晃动着滴落在他的衣肩和背带上。

 

察觉到你“危险”的目光,夏彦默默离远了点:“你……你这么看我做什么?”

 

你笑一下:“过来,我要背你的书包。”

 

他果断摇头拒绝。

 

你依旧笑得灿烂:“你不给我,我就生气给你看。”

 

“这……也太耍赖了吧,哪有这样的啊?”他睁大了眼睛,一脸的难以置信。

 

没办法,对付你这样的人就得耍赖啊。

 

夏彦见你把手伸出来了,于是握住你的手腕又放了回去:“没事的,书包不重,我来背就好了,而且我又不累……”

 

“既然不重你就给我啊。”你几乎是咬牙切齿道。

 

当你准备动手开抢时,目的地不知不觉走到了。

 

“……好了好了,干正事要紧。”夏彦灵巧地躲开你的进攻,把手机里的二维码展示给你看,故作严肃咳了一声,“我们还要分别找几十个人呢。”

 

你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假装无奈妥协:“……那这次你负责这里,我管那里。”

 

他看一眼你指的地方,阳光是说不出的明媚多姿。

 

“不行,那里太晒了,还是我去吧。”

 

看他皱眉的样子,你在心里腹诽,又来了又来了,这表面商量,实际上不容反驳的语气。

 

你真的好想让眼前这个人回家凉快去啊!

 

“之前就是你站在太阳底下的,这次该换我了啊。没关系的,我戴着帽子呢,而且也穿了防晒衣。”

 

你忍气和他讲道理。

 

“不行,现在正是热的时候,而且女孩子不是很怕晒黑吗……我还挺想要小麦色的,晒晒正好。”

 

你和他争执不下,最终决定猜拳定胜负,谁赢谁到太阳底下去。

 

你喊着口令,露出胜券在握的笑容,之前和夏彦玩的时候,哪次不是你赢?输的可能性简直微乎其微好吗?

 

然而,这次十局下来你就赢了一两次。

 

怎么回事?今天这么倒霉吗?你抓抓头发,这下连耍赖都行不通了。

 

看你的模样,夏彦一脸没事人地转移目光,就要往阳光底下钻,你一把拽住他的手臂,摘下戴着的白帽子,强压在了他一头湿漉漉的茶发上。

 

“这个,你要是再拒绝,我就真生气了。”

 

看你微鼓着腮,像只生气的仓鼠,夏彦忍不住笑了,压了压帽檐:“遵命,华生大人。”

 

他转身欲走,你眼疾手快地把他的书包扒下来,背过身一边心道还好夏彦是单肩背包,一边死死把包护在怀里。

 

“嗯?”感到肩上一空,夏彦好笑,转身要夺。

 

“刚刚谁说的抓紧做任务啊,还有几十个人要找呢,快去快去……”

 

你护书包护得跟下蛋的母鸡一样,夏彦根本无从下手,几经折腾,终于被你催走了。

 

他一走,你渐定下心,投入到任务当中。

 

 

“你好,我是未名中学的学生,请问能帮忙做一个调查问卷吗?”

 

……

 

一路上,你不知道重复了多少遍这样的话,也得到了各类回答,要么是愿意帮忙填一下的,要么是怀疑自己骗子的,要么摆手拒绝,或者直接无视路过。

 

问了十来个人,真正填上问卷的只有五六个。

 

你叹口气,目光游移到那个被阳光照得发亮的人影。

 

察觉到你的目光,他抬起帽檐冲你一笑,顺带比了一个八的手势。

 

你挑眉,向他比了个六。

 

他笑了一下,你还没来得及看清,他转而低头和路人交谈,似乎是在解决对方的疑问。

 

你默默看向手机屏幕上的二维码。

 

‘这种事你为什么要一个人硬撑着呢?肯定还剩几百份对吧?为什么不告诉我?我可以帮你分担的啊?’

 

他的话再次萦绕在耳边,你低头苦笑一声,这么简单的问题,还能写哪个答案?是了,隐藏在“这是我一个人的任务”的背后,是你舍不得让他受累的心思。

 

你骗他是真,无奈是真,生气是真,想让他回家也是真……

 

这么热的天气,你宁愿自己一个人晒着太阳站几个小时,也不想牵连他陪你一起受累,即使这样速度能快上不少。

 

你太清楚那位大侦探的性子了,只要你有求,他必应,只要是对你好的,他无条件支持和答应。

 

正是因为深知这一点,在最初想请他帮忙时你转了话题,选择了欺骗。欺骗关心自己的人心里着实不好受,但只要他好,自己累一点有什么关系?

 

何况,这本来就是自己一个人的事啊……

 

爸爸妈妈常说一家人就是要同甘共苦,可你觉得,同甘可以,至于共苦,你倒私底下希望自己一个人偷偷尝着就好,他不必知道。

 

“填好了。”

 

你笑着感谢对方,扭头看那个人,他却刚刚被无视拒绝。

 

那情景不停地在脑海里回放,心里莫名地发堵,你揉了揉忽然有些发烫的眼睛。为什么会有人拒绝啊?拒绝你倒情有可原,为什么会有人拒绝夏彦啊……

 

你扬起苦涩的嘴角,这种事被无视拒绝不是很常见吗?你在旁边难受个什么劲?

 

视线渐渐模糊,你一边数落自己,一边承认自己阅历太浅,这点小事就心疼了,可没办法,早在八百年前你就后悔请他帮忙了,你真的好想赶他回家。

 

 

当得知你还剩一百八十份问卷要请人填时,夏彦无比庆幸自己加入的决定,毕竟这样你就能少点负担了。

 

开玩笑啊,一百八十份,就算一分钟一个人,她要折腾到多晚才能回家?想到你早上就这样在外面呆了两三个小时,他心里就不是滋味。

 

再想到等你回家,一定会装出一副玩得很开心的模样,然后和他讲那些根本不存在的趣事,白色的帽檐垂下阴影,他的心渐渐疼起来。

 

现在想想,当时有意岔开话题或许是回避你们争执的最好办法。

 

但夏彦心底还是生气的,不仅因为你瞒着他一个人硬抗任务,更有对自己的埋怨,为什么发现得那么晚?为什么早在你问的时候不能觉察出来?这么迟钝还算什么侦探啊?

 

趁着别人填问卷的空隙,他会偷偷地瞄那个阴影里的女孩,她来回走动,一直带着脸上的笑容,不好意思却依旧坚持一个个询问,即使遭到拒绝和无视也不气馁,而是重整态势,从头再来。

 

她一直不都是这样吗?努力,认真,坚强……夏彦觉得所有美好品质的词汇都能用在他藏在心底的那个女孩身上,她一直都闪闪发亮。

 

他其实早有让你回家休息,这事全交给他的打算,但他也十分清楚,以自家华生的性子,绝对是要跟自己急的,说不定一气之下,很有可能再把任务都揽回去,顺便给他上堂思想教育课。

 

一家人就是要同甘共苦,这是叔叔阿姨从小教给你们的道理,但夏彦给自己设置的最高指令是,他想你每天都开开心心的,负面情绪通通绕着道走。虽然听起来很不现实,但他会努力,努力达成这个现实。

 

至于现在嘛,要加快进度找人了。

 

“非常感谢!”

 

进度成功+1后,手机忽然弹出了消息。

 

“休息时间到!”

 

夏彦正想打字,下一条消息紧接着蹦了出来:“反对拒绝抗议通通无效!”

 

他的手指顿住,噗嗤笑了一下,转身朝你快步走去。

 

 

坐到花坛边,你从包里拿水递给他,随意一问:“你完成几个了?”

 

夏彦略一思索:“大概三十以上吧?”

 

“???”你给他扇风降温的动作一顿,“你怎么这么多?我才……”

 

他好奇地转过头。

 

“二十左右……”你声音愈小,竟然有些不好意思承认。你在心底吐槽,一定是夏彦长的太好看了,美色当前,美色误人啊!

 

“哈哈,那就是我赢了!”

 

他抱胸扬起嘴角,脸颊上还带着得意的点点粉红。

 

你皱眉瞥他一眼,刚刚想那么多干嘛,就应该让他多被拒绝一些。

 

“我休息好了,你再坐一会,我先走了。”

 

要命,再不加紧追上他,你的面子往哪儿搁。

 

“哎,等等。”夏彦一把拉住你的手腕,他手心的灼热一下传递过来,而语气却小心起来,“你……是不是生气了?”

 

……

 

虽然你有些争强好胜,但也没那么见不得别人好啊。

 

再说了,成绩上自己不是一直千年老二吗?真要生气,第一成天在自己面前晃悠,不早就气急攻心了?

 

“夏彦你别冤枉我啊。”你无奈笑笑,“我是真休息好了,想快点完成任务而已。而且就算真生气,那也是气我自己技不如人啊……”

 

“不用。”

 

你的话被他打断,你微微一愣。

 

“不用生气,我找的人不都算你找的嘛……你要是愿意,我的就是你的。”

 

蝉鸣奏响得恰到时机,重重叠叠的嘶嗄声顷刻间塞满了你的大脑。

 

手腕好像被握得更紧了些,源源不断的燥热蔓延到全身,你觉得自己都要与周围滚烫的空气融为一体了,心被蒸得乱跳,像条拼命翻滚的红鱼,你下意识移开视线。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的手忽然松开。

 

“啊,对不起……”夏彦一下有些局促,眼神都不知道往哪儿放,“那个,我的意思是……我们是一家人,所以……”

 

你朝他一笑:“嗯,我知道,我都知道的。”

 

看你离开的背影,夏彦狠狠揉了一把自己的脸,说不清心底是瞒过去的高兴还是失落,半天他深深叹了口气,现在不是时候啊……

 

不远处,你懊恼地抓了抓头发,为刚刚的自作多情害臊。你都知道,知道个大头鬼,还好夏彦解释了,不然差点就误会了,你都想敲开自己的脑袋看看里面到底装着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折腾到四五点,那几百份问卷终于见底了。

 

“你怎么……不开心?我们明明完成任务了啊。”

 

你看他一眼,叹了口气。

 

已是黄昏,阳光却依旧舍不得走,斑驳叶影下,细碎的光片像一群小贼,在他那丛茶色的头发里四处跳跃,偶尔倏地闪亮一番,汗水的晶莹就这样刺疼了你的眼。

 

你下意识掏出纸巾给他擦汗,一点一点洇湿了一大张纸。

 

“下次要是再有这样麻烦的事,你一定要告诉我啊,不要再瞒着我了。”

 

他的话好像被蒸发在了空气里,你动作微顿,没有回答。

 

“为什么不说话?难道你下次……”夏彦皱眉,看着你的眸里是万分的困惑,他深吸一口气,定定地注视你的眼睛,“答应我好吗?下次这种事你一定会告诉我,而不是一个人硬抗。”

 

“夏彦。”你垂眸一笑,“那你能保证如果你遇到同样的事,一定会告诉我吗?”

 

“我……”他微微睁大眼睛,张了张口,却吐不出话。

 

“夏彦,你还记得我中午是怎么回答你的吗?”

 

“……你说这是你单独参加的活动,本来就是你组内的任务。跟我没一点关系。”说着,他偏过了头。

 

“我什么时候说最后那句了?”

 

你好笑地凑过去,他却罕见地赌气不看你。

 

你无奈叹气:“话是那么说,可实际上,我是请了小组成员以外的人帮忙的,但我为什么就只瞒着离我最近的你?”

 

他睫羽微颤,你朝他笑着眨了眨眼,手指覆在他迎着阳光的手背上,“大侦探,猜得出来吗?”

 

夏彦只是愣了一秒,转瞬红了脸。

 

怎么会猜不出来啊?因为私心,所以舍不得在意的人受苦受累。

 

“呦,大侦探不生气啦?”你在一边笑着打趣他。

 

“我……我才没……”看你促狭的笑意,夏彦有些懊恼地移开视线。

 

你正得意,忽然被人握住了手,十指交叠。

 

“走了走了。”他在前面催你。

 

“去哪?回家?”

 

“你不是说想去商场玩的嘛,这附近的确有一个……”他转头冲你一笑,“作为惩罚,罚你陪我逛三个小时的商场。”

 

“什么?!不行不行,腿要断的啊……”你吓得睁大了眼睛。

 

“哈哈哈……”

 

他的笑声灿烂纯澈,融化在了温柔的暖风里,你跟着他的步伐,玫瑰色的晚霞拉着你们的影子重叠,你悄悄握紧了他的手心。

 

……能一直有你相伴,也是我的三生有幸。

 

END

x】生日蛋糕 #未定事件簿
原作者:12分甜柠   因为今天未定出生日系统,看到蛋糕有感而发的1.5k+短打   文/12分甜柠   看到蛋糕的第一眼,就知道这一定肯定确定绝对是亲手做的。   双层蛋糕并不少见,但少见的...
×】指间吻 #未定事件簿
小提琴久了都会起茧的,我泡一会水就好了,虽然样子不太好看,但往好处想想,这也是我努力练琴的证明啊。”   边听着的话,边注视着水里的手指,久久没有移开视线,平日里扬起的嘴角微微下撇,眼底藏着...
【NXX修罗场】椰影海风 #未定事件簿 # #左然 #莫弈 #陆景和 #全员×
?”   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声音跳入耳中。   “还能是谁?我们神龙不见首尾的大特工喽。”我激他道。   “哪有?我不一直都在身边的嘛。”对此提出异议。   “哦,那说去接电话,然后一个多小时都没回来的人...
×我】失速昏光 #未定事件簿
意思难道是……”   “嗯,这次事件不太寻常,国安部要介入了。”   —   “那边怎么样?没有受伤吧?”   耳边传来紧张关切的声音,似乎还有汽车引擎的发动声。   我甩甩头:“没有,就是...
×】远方的人 #未定事件簿
缝隙,熟悉的声音漏了出来。   睁大了眼睛,见是,紧绷的神经一下松懈,抱着枕头没好气地盯着他:“还不是硬拉着我看密室杀人的电影。”   “可我觉得某人看得比我还认真啊。”   见像仓鼠一样...
×】水经年 #未定事件簿
口袋还暖和几分。不知道想做什么,只见他跨一步到面前,接着半蹲下身给系鞋带。 他那丛茶色的头发被风吹得一晃一晃,鞋领突然被系紧的瞬间,好像都忘跳了一拍,紧接着才想起自己的使命,似乎为了...
未定事件簿】哭腔让我痛。 #
原作者:12分甜柠   文/12分甜柠   在面对的时候,很难与平时一样,近乎完美地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就像现在,生日歌都唱完了,他才注意到自己的声音在沙哑中还带着些抖动,眼前莫名泛起一阵...
×】爱光者 #未定事件簿
?”也不知道为什么有些虚,下意识岔开了话题,“反正尽力游得好一点,这样的粉丝团估计就更壮大了。”   难得的,没应,倒是小声嘀咕了句。   车上太闹,没待问,别的同学就插了话...
×】与和好 #未定事件簿
……”   店里的空气并不通畅,强忍着不适排队,心想这辈子说的敬语都没今天多,手上拿着各种福尔摩斯的周边,其中一个钥匙扣深得,巧妙设计成了221B的街门。   看到了这些东西会有多兴奋自不必说,...
×】充电 #未定事件簿
by/ 醒。   *需要回血 *ooc   正文   最近很累,晚上睡不着,白天起不来。   上次与去过水族馆之后失眠减轻了很多,但因为工作的关系失眠又复发了。   按照在水族馆和的约定,...
×她】永不凋零的金花茶 #未定事件簿
地聊着天。 啧……兄弟,路走窄了啊。 我观察着身边人的反应,他把慢慢地视线收回,奈何他们的说话声依旧能断断续续地传来,他干脆闭目养神。 这算是眼不见不烦吗? 我心想道。 喜欢她,这我早看出来了...
×我】五秒纠缠 #未定事件簿
放松地聊起天来。   “说这里面会不会有他给我们准备的晚餐券?”   我摇了摇这次获胜的战利品——一个精致的小礼盒。   “可能吧。虽然他这个人很奇怪,不过,吃饭的品味还算不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