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然×你】衍纸回眸 #未定事件簿

sodasinei 2021-07-23

原作者:Ж 风少无拘

 

文化沙龙。

 

“你确定人已经满了吗?”

 

“是的,很抱歉,如果二位真的很想体验纸艺,或许可以去旁边的衍纸区看看。”

 

“……”

 

气氛一时沉默下来,你看左律师欲言又止的模样,连忙出来打圆场。

 

“没关系的,左律……左然,虽然没办法折纸了,但衍纸这个名称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我还挺想见识见识的。”

 

左然把视线转向你,眼底含着歉意:“抱歉,是我没有考虑周到。”

 

不知道为什么,左然和你在一起时好像总是在道歉,你听了连连摆手:“又不是你的错,偶尔尝试一下新鲜事物也很好啊,玩的过程中还能学到新知识,何乐而不为呢?”

 

听你的解释,左然无奈一笑,目前的状况只能这样了。

 

走在去往衍纸区的路上,左然不免回忆起昨晚的事,又是事与愿违啊……他在心底默默叹了口气。

 

 

“文化沙龙最近在举办纸艺展,据说有许多名家作品。这周末要一起去吗?”

 

“当然要去啦!”

 

“那就好,周末我在楼下等你,不见不散。”

 

再次浏览过聊天记录后,左然看了一眼屏幕右上角的时间,明天就是约定的日子了,他不觉扬起嘴角,连落在pad上的目光都温柔了几分。

 

刚刚被暂停的视频被重新播放,讲解声一句句清晰地传来。

 

“折蔷薇花的关键就在于这一步,找准缝隙,把突出的尖角一个个折进去,这样才能制造出立体感……”

 

左然再次暂停了视频,仔细观察过后,小心翼翼地按照指示操作,如此这般重复了几次,他端详着手心里绽放开的红色蔷薇,眉渐渐蹙了起来。

 

是不是有些松了?

 

他暗暗想,但为了明天的纸艺展,现在这个程度应该足够了吧,加上他本来就会一点折纸,到时候应该……可以听到你夸奖他吧?

 

想到这里,一抹绯色偷偷染上他的脸颊,这时手机忽然来了消息,他颇有些心虚地拿起,待看清来人,神色一下恢复淡然。

 

“翟星,什么事?”

 

“没什么,我就是问问,明天周末,你有什么打算没?”

 

左然皱眉:“是有什么重要的案子吗?”

 

对方打了一串省略号,接着传来一段语音:“工作工作!你干脆和工作谈恋爱算了!你知不知道老师又来跟我旁敲侧击打探你了,你就不能……哎……”

 

听翟星恨铁不成钢的叹息,左然咳了几声,半天才回复:“周末,我和她约好了。”

 

“真的假的?你们约好了干什么?快说快说,我给你参谋参谋!”

 

“无可奉告,我要继续工作了。”

 

“……”

 

对方又留下一串省略号,接着再没发来消息,估计已经对某人死心了。

 

左然把手机搁到一边,继续专心“工作”——研究蔷薇的折法。

 

 

本来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玲琅满目,造型精美的各种纸艺勾起了她不小的兴趣,他还提前做了功课,为她解答偶尔的疑惑。

 

然而让左然没想到的是,手工折纸会这么受人欢迎,等到了活动地点才得知已经没有空位了,一股功亏一篑的挫败感笼罩在他心上。

 

“衍纸是一种发源于十八世纪英国的纸艺形式,运用卷、捏、拼贴组合完成……”

 

“衍纸艺术又叫卷纸工艺,就是以专用的工具将细长的纸条一圈圈卷起来,成为一个个小"零件",然后藉由组合这些样式复杂、形状各有不同的"零件"来创作……”

 

你边听讲解员介绍纸艺中名为“衍纸”的艺术,边悄悄观察旁边左律师的脸色,一往的平静漠然,但眼神里隐隐透着些失落。

 

你记起刚刚他与工作人员的对话,暗暗思忖,没想到左然也有这么可爱的一面想玩折纸,但没办法,人已经满了啊。

 

你看向墙壁上挂着的各种漂亮的装饰画,不由想到左然之前的邀请,你下定决心,不管怎么样,一定要让他玩得开心一点。

 

讲解员介绍完毕,游客们便开始自行创作。

 

你想,二个人制作同一幅衍纸画应该会更有趣一点吧?

 

“那个……”

 

“左然……”

 

你俩异口同声道,接着又都不约而同闭上了嘴。

 

“你先说吧。”你朝他笑笑。

 

左然抿了抿唇,目光不自觉地游移:“恩……那个,你和我一起……做一幅画怎么样?”

 

“好啊!”你高兴地答应下来,“我也正想和你说这个呢!我们想到一块去了。”

 

“是吗,那就好。”左然看向你,唇角微扬,湛蓝的眸里似乎荡漾着温柔的烟波,“能和你一起做同一件事……我很开心。”

 

你微微睁大了眼睛,下意识移开视线,然而左然此刻温柔脸红的模样已经深深印在你的脑海里了,一丝燥热直窜心底,心忍不住多跳了几下。

 

正当你纠结是要根据模板来做还是自主创作,你不经意瞥到左然手里的一张画,它一下吸引了你的注意。

 

“这个模板好漂亮啊。”你不禁赞叹。

 

画上是一名少女的背影,左下角还标注了名字——《回眸》。

 

“嗯,我们就用这个底稿怎么样?”左然征询着你的意见,一心专注画的你并未察觉,左然好像不怎么敢看你。

 

“好啊,就用这个。”你笑笑,不禁朝左然靠近了些,想更细致地看看画,然而不知为何,越看越觉得这画眼熟。

 

这个女孩的发型……你微微皱眉,好像在哪里见过……对了!你忽然想起来,今天出门,你特意换了个新发型,把头发挽在脑后束了一个低发髻——正巧和画里的女孩一模一样。

 

左然难不成是喜欢这类发型吗?

 

你不禁想问问他:“左然你为什么会选这幅画啊,我看你好像一下就选中她了。”

 

“咳咳……因为,这个看起来容易一些。”

 

似乎因为咳嗽的原因,左然的脸颊浮上一层浅浅的红晕。

 

简……简单?你看向女孩头上一簇簇繁复的花型发饰,表面勉强维持着笑容,心底欲哭无泪,不愧是有折纸基础的左然,自己会不会给他拖后腿啊……

 

讲解员恰好从旁路过:“诶,选这幅画吗?二位很有挑战精神嘛,要加油做到最后啊。”

 

你:……

 

左然:……

 

 

敲定模板,你和左然分配好任务,他制作花,你负责叶子。

 

半天过去,当你颤颤巍巍地,准备把好不容易捏成月牙的圆卷用珠针固定时,意外发现面前的画还是原来的底色,不曾被人动过。

 

你下意识看旁边的左然,他皱着眉,正艰难地捏一片水滴形的花瓣,动作透着一股不熟练的颤抖,但眼里的光却无比认真,专注得好像他手里的那片粉红花瓣一不小心就会变成蝴蝶飞走似的。

 

你想起左然之前的话,在心底偷笑,然而欣赏了一番自己的“杰作”,你觉得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

 

心渐渐被一种奇妙的感觉填满,就好像一直处于引领位置的人走到了自己身边,以一种肩并肩的平等姿态和你朝同个目标前行一样,你感到一股发自内心的喜悦。

 

先前怕被嫌弃的想法已经彻底消散了,现在你唯一的念头就是好好享受这次与他一起的创作,不忍心打扰身旁好像要上法庭的左然,你默默拿了粉色的卷纸,开始自己摸索。

 

终于完成了三片花瓣,左然不由叹了口气,他觉得某种程度上,衍纸比折纸还要难,不仅要考虑卷纸时的力度,胶水粘合问题,还要顾及到最后整体的美观规整……

 

当看到画上只有一片你做的蓝色叶子时,他默默有些脸红,细眉微垂,透着一丝惭愧,之前的话说得太满了。

 

偷偷一瞄,见你也捏着圆卷陷入他之前的困境,左然正斟酌着想开口帮忙,不期被人打断。

 

“不能这么粘花瓣,你手势不对!”

 

你闻声转头,一个年轻人不知何时站在了你的旁边,言语粗暴地打断了你的动作。

 

“呃……”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指导”,心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扯了扯嘴角,“我知道了,那我再试试别的方法……”

 

说着,你心里直犯嘀咕,不这么涂胶水还能怎么涂?

 

“不对不对,这样更错了。”

 

他再次“指点”,说话间,你和他都没注意到旁边左然的脸色已经渐渐沉了下来。

 

你听着年轻人的话,嘴角不免一阵抽搐,心想不让他秀一下操作他是不会走的了,你无奈道:“那请你给我演示一下做法,我学习学习?”

 

“行啊。”

 

说着,那人就要来摸你的手,你睁大了眼睛,没想到他直接上手,等你反应过来已经晚了,眼看着就要亲密接触,然而下一秒,那人的动作硬生生顿在半空。

 

“我的人我来教就好,不用你来费心。”

 

伴随着冷淡几近强硬的话语,你手背忽然贴上一阵温热,不知何时,左然已经虚虚拢住了你的手,眼里的湛蓝愈深了几分,直直盯着那人,无声宣示着主权。

 

沉默僵持的氛围里,你的心跳声吵得几乎要震破鼓膜。

 

似是只差一点就成功了,那人不甘心地瞪左然:“你会教吗?这画上几乎一点都没动吧?”

 

在他要摸你手的时候你就意识到这人是别有用心,一听这话,强忍着的怒意瞬间要爆发出来,且不说你和左然才刚接触衍纸,就算半天没动静也轮不到别人置喙,最关键的是,他扯上了左然,说你可以,说左然绝不能原谅!

 

你皱眉,刚要开口驳斥他,忽然闻到了靠近过来的,那股极熟悉的雪松气息,大脑正进行的飞速运转忽的一滞。

 

“到了这一步更要专心,不要被无关紧要的事物骚扰。”

 

耳畔响起左然的话语,声音不轻不重,刚好能让那人听见,你忍不住在心底给左然点了个赞,然而他吐露的温热气息拂过你的碎发时,惹人的痒意里,你的脸颊渐渐升起一股烫意。

 

虽理解他的用意,但你还是忍不住有些生气。

 

你不经意转头,对上左然眸子的瞬间,心上烧灼的余火彻底被他眼里温柔的湛蓝淹没,恍惚间你又闻到了他身上雪松的气息,宁静安心的,你不会抗拒的气息。

 

“原卷定型取出来之后,小心一点,把胶水涂上,对……就是这样,然后轻轻捏一下……”

 

你认真听着左然的指导,手跟着他的动作一点一点移动,出乎意料的,你发现他握着你的手异常的稳,全然不见当时的颤抖,手与手紧贴的距离里,相互的信任感在心底慢慢发酵。

 

等三片花瓣成功拼成一朵花,你高度专注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才发现刚刚故意骚扰的那人已经不见了。

 

等你把目光转回,发现自己的手仍然被旁边的人紧紧握着,好像这是什么宝贝,害怕被人抢走一样。然而下一秒,左然立即松开了手。

 

“咳……抱歉,那个,刚刚……刚刚的情况……”

 

“情况特殊嘛,我知道的。”你看左然已经红了的脸,朝他笑着眨了眨眼。

 

闻言,他张了张口,想说什么,最后还是无奈叹了口气:“抱歉……”

 

左然又朝你道歉了,工作外的他似乎一直这样,你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可当务之急是让他开心起来,你一下想到他刚刚的精彩表现,情不自禁地夸他。

 

“左然你是怎么做到刚刚那样的?实在太厉害了,手完全不抖,特别的稳!”

 

左然看你灿烂的笑容,垂眸微微一笑:“这个……我也不清楚,可能……”

 

“可能?”

 

“……没什么,凑巧罢了。”他叹息般笑了一下,摇了摇头,“本来我以为自己会一点纸艺,就算是从没接触过的衍纸,操作起来也应该不难,但现在看来……”

 

你敏锐地捕捉到他眼底藏着的一丝失落,左然一定是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好而有些自责了,想到这里,你不免笑叹口气:“左然,你这样让我怎么活啊?”

 

“嗯?”他睁大了眼睛。

 

“左律师,你总是对自己要求这么高,说实话,我都快追不上你了。”说着,你对自己的高估略感无语,“哦不对,我也从来就没有追上过……”

 

“……”左然一愣,怔怔地看着你。

 

“身为律师,自然要对自己高标准严要求了,但现在不一样,左然,你和我现在在同一个起点,我们并肩走在一起。”

 

你鼓起勇气,笑着对上他的目光。

 

“对于没听说过的纸艺,甚至从没接触过的工具,我们可以一起学习,慢慢进步啊,你不需要有那么大压力,何况,开心才是最重要的啊,享受一起制作的过程,直到完成我们的画。”

 

“再说了,我们不是搭档嘛……”

 

说到最后,因为不好意思,你把视线移向别处,声音渐小。

 

“……我知道了。”极温和的语气里,你下意识抬头,看见左然眸里的温柔与释然,“你说得没有错,是我过于死板了。”

 

“那我们现在继续?”你笑笑,指了指面前的各色卷纸。

 

“好……”似是想到了什么,左然垂眸,“你先准备,有件事我去处理一下,马上回来。”

 

“嗯。”

 

你望着左然离开的背影,心里有些困惑,难不成有什么案子?可他的手机没有响吧?你没多想,很快投入到专心的制作中。

 

“你好,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工作人员迎上一位气质清冷的男子。

 

“请你们调一下纸艺体验区的监控,里面一位年轻男性可能对多名女性实施了性骚扰,年龄大概二十出头,身穿……”

 

 

左然很快回来,你虽不知道他去干了什么,但如果是必要的事,左然会告诉你的,你也就没多问。

 

不知道过了多久,粉花,蓝叶,栗发,裙领……被一点一点填满,周围的人换了一波又一波,而你和左然一坐就是两三个小时。

 

粘上最后一片叶子,你感到一阵的不真实,仔细端详有没有遗漏:“完,完成了吗?”

 

“嗯,全部完成了。”

 

 

左然语声轻柔,你怔怔地看着画里的女孩,好像下一秒她就会转过身来冲你们微笑。

 

“《回眸》……这个画名起得真好……”你不禁轻轻感叹。

 

左然没有回答,只是看着你与画中少女极相似的侧颜,忽然叫了你的名字。

 

“嗯?”你朝他回眸一笑。

 

“没什么,只是……”薄而好看的嘴唇扬起温柔的弧度,湛蓝色的眸里映着你的模样,“只是想看看。”

 

“……”

 

你微微睁大了眼睛,心跳却抑制不住地加快。

 

他的意思是……

 

没等你多想,讲解员惊喜的声音把你拉回现实:“没想到二位真的完成了这幅画,还制作得这么好,真是太厉害了!”

 

后面你和左然被夸得几乎都脸红了,讲解员依然锲而不舍,说着他摆手叹气:“你们是不知道,现在真正能沉下心完成一件作品的人太少了,你们看,我收了那么多画纸,大部分都是做了一半甚至粘了几下就不做了,制作精美倒是其次,关键是能不能克服遇到的阻碍,坚持制作完一幅画啊……”

 

被讲解员这么一提醒,你才意识到体验区几乎没多少人了,留下的都在埋头认真制作,就像那时的左然和你。

 

之后,讲解员把你们领到了作品展示区:“二位情侣可以选择把画放这里展示,当然也可以带回家收藏。”

 

“呃,我们……”

 

“你想放在这里还是带回家?”

 

听左然的话,你朝他眨了眨眼,他是不是没有听见那个关键词?但他的问题还等着你回答。

 

“这个……”你思考了一会,毕竟是你和左然一起完成的作品,谁带回家似乎都有些……你又看这墙壁略显冷清,你笑笑,全当做贡献了,“就放这里展示吧。”

 

说实话,那幅《回眸》被讲解员特意挂在墙上有爱心折纸的那一块时,你还真有些不好意思。

 

 

出了衍纸体验区,逛了不过一会儿,就传来了闭馆的广播音。

 

你和左然只得打道回府,朝出口走去,周围各种精美奇特的纸艺作品再吸引不了你的注意,你满脑子都是那幅《回眸》,你已经后悔把它留那儿了。

 

左然见你神色闷闷,以为是没能看成展览而不开心,他轻轻叹气:“抱歉,那幅画做了太久,你都没有时间看展览。”

 

你听完,一下反应过来,想立即解释,可心底隐隐有些生气。

 

“左然,我很可怕吗?”

 

“嗯?没有。”他微愣,不解你突然问的问题。

 

“那你为什么和我相处就一个劲地道歉?”

 

“我……”左然微微睁大了眼睛,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半晌,他垂下眉,无奈移开了视线,“我只是……怕你觉得和我在一起无聊,花了那么久时间只完成了一幅画……”

 

这是他的顾虑吗?你莫名觉得他像这样的担心还有更多。

 

你忽然想起不久前他醉酒那次,半醉半醒间和你说的话——“我……很无聊吧?明星很会说话吧……和他在一起更开心……是不是……”

 

你咬了咬唇,半是无奈的笑:“不无聊,左然,和你在一起不无聊,和你一起制作衍纸画也不无聊,相反,我觉得有趣,非常有趣。”

 

不知何时,你与左然都停下了脚步,你深吸一口气,主动握住他孤零零的手。

 

“没能看完全部的纸艺作品,可能是一种遗憾吧,但对我来说,看纸艺展,是欣赏美的终点,而动手做衍纸画,是经历创造美的过程。”

 

“就像讲解员说的,太少的人能克服困难,坚持到最后了,但像成蝶必须破茧一样,这个痛苦漫长的过程,是美的灵魂,它对我来说意义非凡。”

 

“就像我们制作画的时候,手抖,粘错,图案不好看……但正因为有了这些困难,《回眸》才令我惊艳,因为她有我们给她创造的,一个坚韧的灵魂。”

 

你看左然惊讶的表情,忽然清醒过来,完了,自顾自说这么多,他会不会觉得自己废话太多了?

 

你扯了扯嘴角:“那个……其实开心是最重要的,我玩的真的很开心,左然,你开心吗?”

 

问完,你一脸黑线,觉得自己的问题提得真有水平。

 

然而左然认真的回答让你没有想到。

 

“嗯,我很开心。”

 

你抬头与他对视,那双湛蓝色的眸里交织着各种情绪,温柔,认真,欣慰……还有一些你辨不清的感情,好在这份沉默没有持续多久,你在他的声音里回神。

 

“走吧。”

 

“好……”

 

左然牵着你的手,视线转移的瞬间,你不期瞥见了他耳根的一抹红色。

 

出口处,几个安保人员正押着某个人经过你们眼前。

 

你莫名觉得那个被带走的人有些眼熟,他此时恰好抬头,你一下辨认出来——就是当时在体验区的那个年轻人!

 

你本来有所怀疑他对女性实施骚扰,但一忙就忘了去举报,也不知道是谁举报的,还是说他不小心被抓现行了?

 

短暂的视线交汇,他死死盯着你的方向。

 

“你看,这里的纸浮雕制作得非常细致。”

 

“嗯?是啊,一件都不知道要做多久……”

 

闻言,你转向周围的艺术品,而左然此时移眸,无比冷淡地迎上那人忿恨的目光。

 

 

回到家,左然看着书桌上折的十来个蔷薇,笑叹一声,轻轻捻起一朵,认真端详起来。

 

夜色无言。

 

距离纸艺展已经过去了几天,你正无聊地浏览着网上展览的精彩瞬间,门铃忽然响了。

 

“您的快递!”

 

快递?这几天自己有买东西吗?

 

寄件人是匿名,方形的小包裹上还印着易碎品的标志,你小心翼翼地拆开,一抹鲜红映入你的眼帘。

 

圆圆的玻璃罩里,盛开着一簇簇红粉色的蔷薇,在暖黄的光下,张扬着令人惊艳的美。

 

你观察到那熟悉的折叠手法,心里已经有了人选,何况会折纸还会衍纸的,也只有他了啊。

 

他应该是察觉到你后悔没把那幅画带回家,才做了这个送给你的吧,也不知道花了他多少时间,心被满满的幸福感攫取,你笑着拿出手机,点开了消息。

 

“哎,你周末的计划怎么样了?”

 

左然坐在书房里,看到翟星发来的慰问消息,正准备回复,然而一想到那份礼物至今没有收到回音,底气忽然有些不足。

 

正犹豫间,一条信息忽然弹了出来——“谢谢左律师,蔷薇花很美,我很喜欢!”

 

左然认真看过消息,唇角不觉扬起,湛蓝的眸里仿佛落入一片花瓣,荡漾起温柔的涟漪。

 

这下他不会犹豫了。

 

“如愿以偿。”

 

—END—

 

题外话:总觉得不叫“左律师”没有了灵魂,我觉得“左律师”这个称呼其实叫多了还挺亲密的?hhh

未定事件簿】如果暧昧期的时候有人想撬墙角——? #乙女向 #男神x #bg # #陆景和
原作者:选我我超甜   /陆景和 x  *刚入坑《未定事件簿》人物ooc请见谅 *因为只能稍稍把握和陆景和 *文笔渣 *本文前提,友情以上,恋人未满的你们遇上想撬墙角的会发生什么呢...
未定事件簿】初次同床共枕是什么感觉 #男神x #乙女向 #bg # #陆景和
原作者:选我我超甜   /陆景和  x    *刚入坑《未定事件簿》人物ooc请见谅 *因为只能稍稍把握和陆景和 *文笔渣 复健中 *老梗了(๑˙ー˙๑)     ...
×】朝时夕遇 #未定事件簿
。” “……” 翟星对着屏幕叹口气,继续恨铁不成钢道:“我给改了一部分,自己看看,我给自己操的心都没给俩多。” 没有再回答,翟星知道他是去琢磨她修改的计划表了。的性子她再清楚不过,着实是得添把火...
【NXX修罗场】椰影海风 #未定事件簿 #夏彦 # #莫弈 #陆景和 #全员×
小心,别被烫到。”   我正要往篝火里放柴,手腕忽然被人握住。   “律师?”我微微睁大眼睛,“不是在帐篷里吗?”   “我……”刚想解释,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随即松开了我的手,咳了一声...
×】论考前焦虑的正确解决方法   #未定事件簿
此刻正在外省处理案件的。   也不是没想过联系他,可不过一个考试而已,用不着告诉他平白让他挂记,但思来想去,看着屏幕上熟悉的名字,忽然很想和说说话。   不谈考试,只是突然想听他的声音了...
未定事件簿x 暗恋实在是太辛苦了啦 #乙女向 #男神x #bg #
处理的文件,笔尖却在白上停留,留下一滩黑色污渍,心绪却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      律师...      ...      这个名字在舌尖打转,化作可笑的泡影,在心底徒然留下酸涩的情意...
】沉默の高律 #未定事件簿
,翟星?”   “我是来提醒,别忘了周六晚上的聚会。”她含笑的声音传来。   听着皱了皱眉。   翟星好像料到他的反应一般,微笑了笑:“这次所有成员一律都要到齐,某些特殊情况除外。”   “我那天...
未定事件簿】谁不想和自己男朋友抱抱呢 #bg #男神x #乙女向 # #陆景和
原作者:选我我超甜   /陆景和 x    *ooc致歉 *文笔渣致歉        自从确定关系以后,他那看着严肃的脸,却让不知不觉的看上瘾,也越来越想破坏他那一脸平静的表情...
未定事件簿】 和娱乐圈的我谈恋爱吗 #乙女向 #男神x #bg # #陆景和
原作者:选我我超甜   /陆景和 x  *本文关于娱乐圈的事情全为瞎搞 勿上升现实生活 *关于那几个形容明星的词也是我憋出来的 不混粉圈(我超怂) *文笔渣致歉 *ooc 可以接受的话...
】当年少纯情被告白 #未定事件簿
回应①②③,注意注意,一直都很纯情哦。   ①纯纯(高中)    “我喜欢。”   扫了一眼聊天软件上匿名发来的消息,目光再次回到《穹空》晦涩的英文语段上。   下一秒,他突然拿起手机...
【夏彦,,莫弈,陆景和】NXX的娱乐时间 #未定事件簿
一下切换,出现了一本名字极长的厚书。   《恋爱心理学导论及实操方法》所有者:愣了一瞬,其他人一下进入了状态】 裁决者(微笑):呵呵。 King:原来大律师谈恋爱还需要这个啊?是看上哪...
未定事件簿】论“我”被夏彦拉走后的NXX基地 # #陆景和 #莫弈
助理好好查查这人的底细了,啧,直接把人给拉走了,这招倒真是让他措手不及。   不过,这样才更有挑战性啊,说是吧,姐姐?   “她还有一个这样亲近的朋友吗……”一手撑桌,低低自语道。   “只有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