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彦×你】指间吻 #未定事件簿

sodasinei 2021-07-23

原作者:Ж 风少无拘

 

“我不行了……”

 

伴随着你无力的呻吟,你瘫倒在沙发上,此刻一个忙碌的人影恰好闯进你无神的视野。

 

“啊,沙发还没擦呢!上面有灰,快起来快起来!”

 

什么?你下意识要弹起来,然而手一摸到凉凉的沙发皮,你没好气地瞪那人:“夏彦,我刚刚才用湿抹布把沙发干干净净擦了一遍。”

 

说着,你特意加重了干干净净这四个字。

 

“哈哈……我不是看你没精神吗,想激励你一下。”在你友善目光的洗礼下,夏彦笑着走过来,顺势坐到了你的身边。

 

“真的这么累啊?”看你没兴致的模样,他语调里的欢乐情绪不免降了几分,眉宇间拧起一抹担忧。

 

你有气无力地点点头,打扫卫生,真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要命。

 

“那……客官,要体验一下夏氏按摩法吗?”

 

夏彦冲你眨了下眼,你噗嗤一笑,可实在不想动了,就朝他抬手,他会意一笑,把你轻松拉起来,换位到你身后给你捏肩。

 

温热有力的触感透过薄薄的衣料传递而来,说不出的舒适惬意。一松一紧,不急不缓的揉捏间,那股沉重的酸困渐渐融化。你闭眼享受着这份免费服务,周身氤氲而清新的皂香似有似无,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午后的阳光太过温柔,你竟生出了些倦意。

 

“等全收拾完了,我们去吃烤肉怎么样?”

 

“好啊。这次我请,就当犒劳一番来帮忙的大侦探了。”你睁眼,笑着仰头,撞见他珊瑚色的眼睛似乎因为你突然的动作而微微睁大。

 

“……”

 

太近了。

 

“我记得就差书房没整理了吧?那应该很快就结束了。”你好像一下恢复了干劲,伸了伸懒腰,朝书房踱去,渐远的尾音飘到夏彦的耳中。

 

呆了一两秒,他揉了揉有些发烫的脸颊,下了沙发:“我来帮你。”

 

 

一踏进门,你看着满屋的杂乱陷入了沉思,连带着后进来的夏彦都在皱眉斟酌。

 

没想到你离开家单独住的这几年,爸妈的书房还是这么一言难尽,果然,有空还是得常回来看看。

 

“夏彦,这个你认识吗?”你弯腰,正要把一沓资料放入抽屉,意外发现了夹在书本间的一张光盘,它上面印的音乐符号在一叠叠学术书里让人想忽视都难,就差直接告诉你它被放错了位置。

 

“这个……”他探头过来,你的碎发边上就是他的侧脸,你对这突然拉近的距离有些无措,努力把视线聚焦在光盘上,强装着镇定,好在夏彦几乎是立刻认了出来,“当然了,不,应该说,这个你比我印象更深刻才对啊。”

 

“嗯?”

 

见你一脸困惑,他轻笑一声,接过你手中的光盘,在阳光编织的温暖脉络里,嘴角的笑容带着某种温柔的怀念:“播放看看吧,先卖个关子,实在想不起来我再告诉你。”

 

于是,你们又转移到原来的沙发处,插入光盘,对面电视屏幕上便出现了你从前过于熟悉的布置——幕布,舞台,观众席。

 

你越看越觉得眼熟,终于记起来:“这是……我参加未名市小提琴比赛的时候?”

 

“嗯,我的华生在那场比赛上还拿了金奖呢。”说着,他抱臂,颇为骄傲地抬了抬头。

 

你刚想同他说些什么,便听见乐声升起,你本以为时隔多年,自己会与小提琴形同陌路,可当熟悉的旋律传入耳中,它却深入迷雾,将当年的记忆一一打捞上岸。

 

“嘶——”

 

你把双手浸在温水里,疼得忍不住低叫起来。

 

荡漾的水面渐趋平静,你微弯了弯自己的左手手指,无奈叹气。

 

“手又疼了?”

 

略低的男声从背后传来,没等你回答,他又问:“你是不是又去练了几个小时?”

 

这个……

 

你心虚地低头,声音小得好像在对自己说话:“不是快比赛了嘛,我多准备准备……”

 

“可老师不是说了不要过度训练吗?你这样反而……”

 

兴许是见你也知道做的不对,夏彦说了一半就不说话了,目光转向泡在水里的那双手,尤其是左手,四只手指指腹上都结了一层薄茧,底下按压琴弦的红印也清晰可见,有地方还磨破了皮,露出刚长出的粉嫩新肉。

 

察觉到他的视线,你搅动水面,妄图遮掩那只“破相”的手,也怕他担心,你忍着疼装不在意笑道:“拉小提琴久了都会起茧的,我泡一会水就好了,虽然样子不太好看,但往好处想想,这也是我努力练琴的证明啊。”

 

夏彦边听着你的话,边注视着你水里的手指,久久没有移开视线,平日里扬起的嘴角微微下撇,眼底藏着心疼。

 

“你总是对自己要求这么高……”他伸手试了试水温,觉得有些凉了,帮你加热水调到最适合的温度,“你只要尽力就好了,不需要给自己那么大压力。”

 

湍急的水流声把他的话冲洗得有些模糊,而你听了,心上一暖。

 

“那可不行,我得向某个还没竞赛就把奖金拿到手的人物看齐啊。”你有意朝他眨了眨眼。

 

“这又不是一码事。”知道你想逗他开心,夏彦只是微扬了扬嘴角。

 

你见他这样,安慰他也顺便安慰自己:“没事的,我其实就是有些考前焦虑,毕竟是决赛了嘛,总想着能多练就多练点,我之后会注意的。再说,我的状态我自己最清楚了,你就别担心啦。”

 

“嗯……”

 

他把手再探进水里,你以为夏彦是再要试水温,刚想说不用了,下一秒,一股温热贴上了你的手背,你微微愣神,看到手指指腹被人小心地摩挲按揉着,起茧而迟钝的肌肤此刻格外敏感起来,有些痒又有些滑,身侧的皂香若即若离地萦绕在鼻尖,一丝燥热直窜心底。

 

恍惚间,你感到水温似乎有些烫人。

 

 

紧张的比赛终于结束,你很快地换好衣服,提着小提琴盒到大厅找夏彦。

 

“夏彦!”

 

在约定好的地方看见那个熟悉的人影,明明就相隔几步远,你还是兴奋地朝他挥手。

 

“嗯,我在这!”

 

他笑着应了一声,观察了一番你喜滋滋的样子,冲你眨了下眼:“看来……我的华生这次发挥超常啊,拿奖是势在必得的了。”

 

“哪有你说得这么夸张,只是觉得自己拉得还可以,我可没某人那个自信的资本,还没开始比赛就——结果已经可以确认了啊。”

 

你学着他当时的模样,故作得意地抱臂,然而手指弯曲的瞬间,刹那的疼痛忽然扭曲了你的表情。

 

夏彦见状,眼底本来的笑意一下褪去,取而代之的是瞬间的紧张,他连忙凑近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身为当事人的你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等把发疼的左手伸出,看见在冷白的灯光下,无名指的指节上一条沁血的磨痕,你才突然想起来。

 

演奏刚开始的确顺利,然而不知从哪一节开始,自己的手指就有点隐隐作痛,痛感时有时无。

 

在不停的演奏中你逐渐反应过来,因为频繁的揉弦拨弦,不可避免地琴弦要与皮肉反复摩擦,已经起茧变硬的皮肤这时候倒是保护,而刚长出的脆弱新肉要经历的摧残可想而知。

 

不知幸与不幸,长达十几分钟的演奏早让那时的疼痛变得麻木无感,加上结束比赛就急忙换衣服出来,以至于现在你才意识到自己受伤的事实。

 

“你的手指……”夏彦睁大了眼睛,本想脱口问你,转而想到了什么,他咬了咬唇,低低道,“很疼吧?”

 

兴许是被夏彦提醒,你迟钝的感官终于活动起来,火辣辣的疼这时从指节处烧上,一直高强度运作的手指此刻竟在肉眼可见地微微颤抖。

 

“没事,我拿创可贴贴一下就好了。”

 

你笑着说完,就迫不及待地想缩回手。一来不想让夏彦过分担心,二来……你的手是真的不忍直视,以至于你都不好意思展示给人看,起茧,破皮,现在竟然还磨伤了……

 

那时候谁说拉小提琴的人手指都很美的?你瞅了瞅自己的手,再想想同学们常晒出来的各种照片,真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诶,别动……”

 

随着夏彦的轻叫,也不知怎么回事,可能是被不小心压到了,伤口处渗出了一层的血,圆滚滚的血珠顺着手指缓缓淌下。

 

“你看流血了吧……”

 

夏彦蹙眉,听他半是埋怨半是心疼的话,你游移着目光也不好辩驳什么,只是突然手指那里传来一阵湿热的触意,等把视线放回眼前,你一下愣住。

 

夏彦捏着你的无名指,几乎是下意识凑近,伸出舌尖舔了一下滑落下来的血珠,他微微露出的虎牙恰好落入你的视线,怔愣间,伤口处亦覆上了温热的气息,极轻微的吮吸声从唇缝里泄出,一阵酥痒感顿时麻痹了你的全身。

 

几秒的时间幸好没有一个世纪那么长,等你与夏彦四目相对,他好像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瞬间拉开了和你的距离,却依旧小心地托着你的手没松开。

 

“不是,那个,小时候……我的手流血,你也帮过我……”

 

见夏彦紧张局促,磕磕绊绊解释的模样,记忆里那个红着脸的男孩浮现在了你的脑海里,当时忘了因为什么事,他的手指被割破了一道伤口,眼看着没有东西可以止血,你没多想就直接把他沾了泥土的手指放在嘴里撮了一下。

 

见血止住,你顿时开心得给自己鼓掌,夏彦过了半天才把手收回去,小脸几乎比刚采下的花还要红。

 

“嗯,我知道。”

 

你很想缓解夏彦这时的尴尬,于是看看自己的手,故作惊讶地笑起来:“夏彦,这个办法好有用,你看手指真的不流血了啊。”

 

“那就好!”

 

“……你不介意就好。”

 

“什么?”你好像没有听清。

 

“啊?我,我是说伤口虽然小,但还是要回家好好处理才行。走吧,我们快回家,哦对了,盒子我来帮你提。”

 

你笑笑,与他并肩走在路上,手指上的热意久久不曾褪去。

 

回到家,夏彦自告奋勇给你包扎,你趁他轻手轻脚给你消毒的时候,细细打量了一番自己的手指——即使是这样破损不堪,其貌不扬的手,也有人会在意,心疼,呵护,甚至……亲吻……

 

“夏彦,谢谢你。”

 

“嗯?”他应声抬头,转而一笑,“谢什么,为了你,做什么我都乐意啊。”

 

 

“我也是……”

 

听旁边睡着的女孩喃喃自语,夏彦轻笑了声,把电视的声音调小。

 

婉转的琴声里,回忆翻涌,他轻轻抬起女孩的左手。

 

白皙,修长,漂亮,当年被你深恶痛绝的茧子和破皮早已没了踪影,结痂的伤口也已找不到了痕迹。

 

还记得那时候你无论天气多热,总是把手藏进口袋里,他也因此平白多了很多机会,逗你把手抽出来再握在手心里。

 

女孩子爱美,他知道,他也知道你经常长吁短叹的原因,表面上不在意,但当目光下移,遮掩手指却成了下意识的反应。可他不在乎,手的美与丑又有什么关系呢?但不管怎么安慰你,这样的习惯却改不过来。

 

直到那次比赛拿了金奖,情况有了明显的好转,你不再那么关注,在意,好像突然被人提点,然后解开了心结。

 

也不是没有问你原因,但总得不到正面回答,所幸不管如何,结果是好的。只要能看着你没有负担的笑容,他就已经很满足了。

 

他是真的不在乎,美与丑又有什么关系呢?

 

这些年一直偷偷藏着的喜欢和爱,是为了全部的你。

 

如今承诺不了什么的他,唯能发誓这份沉默了二十多年的感情——我爱的是全部的你。

 

玫瑰色的霞光里,阴影交叠。

 

 

“……夏彦?”

 

你迷迷糊糊地睁开眼,下意识喊他的名字。

 

没有回应,你慢吞吞地起身,无意间摸到身上盖的薄毯。电视已经关了,整个客厅都沉浸在一片懒洋洋的静谧里。

 

“你醒啦?”夏彦正好从书房出来,见你刚睡醒呆呆的样子,笑着坐到你旁边,“日理万机的大律师还要再睡会吗?”

 

听他的话你有些脸红,明明是你提议来爸妈家打扫卫生,结果半途倒先累得睡着了。

 

“我睡够了,现在换你睡怎么样?”你拍了拍热乎的沙发。

 

“我?”他理你头发的动作一顿,转而一笑,“不用不用,我精神好着呢。”

 

“那你忙了这么久也累了吧,在这休息休息,我去把书房整理一下。”睡觉归睡觉,正事你还是没忘的,说着,你就要动身。

 

“诶诶诶……”夏彦拉住你的手腕,为你急切奔赴“工作”的样子感到好笑,“书房我都整理好了。”

 

“整理好了?那……”

 

你有些无措,心里更是过意不去,明明是两个人的活,最后怎么让夏彦一个人扛了?

 

“那大律师准备怎么补偿我啊?”他笑着接话道。

 

“嗯……”你皱眉,还真认真思忖起来,“你一周的伙食我全包了怎么样?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做。如果你不喜欢,那……”

 

“怎么会?华生亲自下厨给我做饭,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他眼里一下扬起雀跃的光彩,但很快,他轻轻摇头,温柔看向你:“还是算了吧,虽然我很想吃你做的饭,但你工作那么累,这样太麻烦……”

 

“哦——”你拖了长音,瞥他一眼,“你是不是嫌弃我做的饭不好吃,才故意这么说的?”

 

“啊?没有没有!绝对没有,你做的饭怎么会不好……”

 

“哈哈……”

 

见夏彦睁大了眼睛,慌慌张张解释的模样,你一秒破功笑出了声。

 

“好啊,你又骗我!”他又气又好笑,哼了一声偏过头不看你。

 

你见好就收,凑到另一边笑着摇他的手臂:“我错了还不行嘛,大侦探~但是,我没有骗你,夏彦,真的。”

 

或许是你的语气过于诚恳,他此刻恰好转头,你对上他那双眼睛,轻声道:“真的,夏彦,为了你,做什么我都乐意。”

 

你没打算从他这里得到什么回应,话说完,就进洗手间一番梳洗。

 

夏彦坐在沙发上,依然保持着那个姿势,半晌,他垂下头,掩住了半张红透了的脸。

 

为了你,做什么我都乐意。

 

我也是啊……

 

—END—

 

x】生日蛋糕 #未定事件簿
原作者:12分甜柠   因为今天未定出生日系统,看到蛋糕有感而发的1.5k+短打   文/12分甜柠   看到蛋糕的第一眼,就知道这一定肯定确定绝对是亲手做的。   双层蛋糕并不少见,但少见的...
×我】失速昏光 #未定事件簿
意思难道是……”   “嗯,这次事件不太寻常,国安部要介入了。”   —   “那边怎么样?没有受伤吧?”   耳边传来紧张关切的声音,似乎还有汽车引擎的发动声。   我甩甩头:“没有,就是...
【NXX修罗场】椰影海风 #未定事件簿 # #左然 #莫弈 #陆景和 #全员×
?”   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声音跳入耳中。   “还能是谁?我们神龙不见首尾的大特工喽。”我激他道。   “哪有?我不一直都在身边的嘛。”对此提出异议。   “哦,那说去接电话,然后一个多小时都没回来的人...
×】水经年 #未定事件簿
。” “为什么突然……”他顿了顿,一下明白过来,“哦,是那个植物卡片的作业吧,那不是下周三才交吗?” 转头,还未开口,就见的衣领。 低头看,因为没拉拉链的缘故,领口张开着,被风吹得一抖一抖...
×】与和好 #未定事件簿
自嘲苦涩的笑容。   如果,这次我说对不起,还能原谅我吗?   无言的黑暗里,他悄悄抬起女孩左手的无名指,轻轻印上一——对不起……   —   “……现在几点了?”   睁开惺忪的睡眼...
×】爱光者 #未定事件簿
能被吓出心脏病来……”   低低笑了几声:“怎么突然醒了?明明平常睡得跟……”   知道他要说什么,瞥他一眼。   “……公主一样。”   他立即识趣地改口,脸上却是早就暴露的笑,扯了扯嘴...
×她】永不凋零的金花茶 #未定事件簿
地聊着天。 啧……兄弟,路走窄了啊。 我观察着身边人的反应,他把慢慢地视线收回,奈何他们的说话声依旧能断断续续地传来,他干脆闭目养神。 这算是眼不见心不烦吗? 我心想道。 喜欢她,这我早看出来了...
×】远方的人 #未定事件簿
缝隙,熟悉的声音漏了出来。   睁大了眼睛,见是,紧绷的神经一下松懈,抱着枕头没好气地盯着他:“还不是硬拉着我看密室杀人的电影。”   “可我觉得某人看得比我还认真啊。”   见像仓鼠一样...
×】激活心码 #未定事件簿
促狭的笑意,有些懊恼地移开视线。   正得意,忽然被人握住了手,十交叠。   “走了走了。”他在前面催。   “去哪?回家?”   “不是说想去商场玩的嘛,这附近的确有一个……”他转头冲...
×我】渡鸦之愿 #未定事件簿
,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 不由得笑出了声,大家一起脸红呗。 “笑什么?都伤到脚了还笑?” 把我放到长椅上,虽无奈地笑着,眉宇却是无法掩饰的担忧。 他慢慢脱下我的鞋,仔细地查看我的脚踝。 “应该没事...
未定事件簿】初次同床共枕是什么感觉 #男神x #乙女向 #bg #左然 #陆景和
原作者:选我我超甜   左然/陆景和  x    *刚入坑《未定事件簿》人物ooc请见谅 *因为只能稍稍把握左然和陆景和 *文笔渣 复健中 *老梗了(๑˙ー˙๑)     左然...
×】充电 #未定事件簿
by/ 醒。   *需要回血 *ooc   正文   最近很累,晚上睡不着,白天起不来。   上次与去过水族馆之后失眠减轻了很多,但因为工作的关系失眠又复发了。   按照在水族馆和的约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