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定事件簿】好久不见 #莫弈

sodasinei 2021-07-23

原作者:珊瑚Lucie

 

『那由一见钟情而开始的,纠缠一生的复杂,都化作他们相处时晨昏间的日常琐碎,这真真切切的爱与温暖,母亲终是都给予了他。』

//莫弈儿子的视角

/全文大概5k字左右//

//只有一点点小悲伤。

 

 

【一】

 

我回家的时候,看见父亲正坐在飘窗上,腿上盖着墨绿色的针织毯子。桌子上的茶杯里还有一大半的茶水,看来父亲没喝几口就放在那里了。

 

“咱爸还是和以前一样喜欢坐在这发呆吗?”妻子悄悄走到我身边,小心地询问。

 

我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说:“只要没有工作,基本上就会在这儿坐着,一坐就是一整天。”

 

“那我去给爸泡壶热茶吧。”

 

“辛苦你了。”我低头亲了亲妻子的额头,顺手帮她把散落到额前的几缕发丝别到耳后。

 

“都是一家人,哪儿有什么辛不辛苦的。”妻子捏了一下我的脸,小跑去了厨房。

 

然后我转过身去,正巧看见父亲正侧着头注视着我们,金色的瞳孔中流淌着悲伤。察觉到了我的眼神后,父亲撇过头,看向了窗外。阳光透过窗户洒进来,却怎么都渗透不进父亲坐着的那片区域,围绕在父亲周围的,自始至终只有黑色的阴影。

 

我悄悄地走到父亲的身旁坐下,看着父亲的手中紧紧得攥着几张褪色了的照片。每一张照片上都有一个可爱的女孩子,从年轻的,一直到,满头白发的。唯一的共同点是,那个女孩子一直笑的很甜,那种能融化人心的甜。

 

“爸,你在想妈了吗?”

 

“嗯。”

 

“这周末我再陪您去老房子里拿些东西,您看如何?”

 

“好。”

 

父亲说这个字的时候,并没有看着我,而是注视着照片上的人,好像他的这句答应,是说给母亲听的。

 

我看着那张最上面的照片,上面的母亲的脸一副孩子气的模样,却因为病痛的折磨而满头白发。那是在父亲的生日刚过去没多久,母亲便查出了癌症晚期。母亲是个生性乐观的人,在知道这个结果后,她并没有害怕,而是积极的应对治疗。在化疗之前,母亲让护士替她和父亲拍了这个照片,然后对父亲说,这样你就可以记住我长头发的样子,没有头发真的是太丑了,像个卤蛋一样。

 

父亲听了这句话以后,一直紧皱着的眉头稍微舒展开了一点,然后亲了亲母亲的脸说,无论你什么样子,你都是我的妻,是这世间最美丽的人。母亲听了这句话以后,一边笑着一边抹眼泪,右手还有一下没一下地拍着父亲的肩膀说,都怪你,让我当着这么多人面哭,都多大的人了。

 

我记得那是母亲确诊之后的第一次流泪。

 

这之后在医院住了小半年,母亲的身子就不太撑的住了,初雪的那天夜晚,母亲看着窗外的飘雪,在父亲的怀里闭上了眼睛。具体说了什么,我记不太真切了,只知道母亲让我和妻子多照顾父亲,她说,你父亲他,是个怕孤单的人。

 

母亲的事情处理好后,我和妻子商议着把父亲过来同住。本以为妻子会觉得家里多个人不太方便,但没想到她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这件事,让我很是感动,随即和她承诺,如果岳父岳母日后需要帮助的话,我一定尽心尽力。

 

“我把茶放在这儿了,回头提醒爸记得喝。我去接儿子放学了。”妻子走到我身边,拍了拍我的肩膀,用手指了指桌子上的茶壶说。

 

“我去吧,你在家里歇息一会儿。”

 

“你在家里陪陪爸。反正时间也早,可以的话今天就把东西拿好了,你看怎么样?”

 

“爸,你觉得可以吗?”

 

“好。”父亲点了点头。

 

“那晚上你带孩子在外面吃吧,辛苦你了。”我揉了揉妻子的头发,心里有些歉意。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正好新开了家私房菜馆,那里的酸菜鱼我馋了好久了。”

 

“只要你开心,怎么样都行。”我宠溺地看着妻子,忽然就明白了父亲看母亲的心情。不管过去多少年,妻子在我的眼中永远都是小女生,一如母亲在父亲的心中一样。

 

临出门前,我还不忘嘱托妻子要注意安全,告诉她开车要小心,学校那里车比较多。她听后点着头,故意做作地说我知道了我的好先生。

 

待妻子走后,父亲换好了衣服坐在沙发上。他穿着浅棕色的马甲搭配白色的衬衫,戴着红色的领带,手臂上配着两个袖箍,口袋里揣着他的怀表。我已经许久不见父亲这样的穿着打扮,自打母亲走后,他就再没穿的这么细致了。

 

“走吧。”

 

“好的,爸。”

 

【二】

 

再次回到这个住宅时,门口的杂草已经长的有些高了。

 

推开门进去,只见父亲径直走到了卧室,将一个盒子抱了出来。那个盒子上蒙上了些许灰尘,父亲却自然的拿出了他的手帕,将其擦拭干净,然后小心地把它打开。

 

里面没什么贵重的东西,只静静地躺着一张红心A的扑克牌,一个由杯子把手拼凑成的爱心,一枚鲜花发卡。

 

我看着父亲一件件将这些东西拿出来,放在桌上。

 

“儿子,帮我接一碗水过来。”

 

“诶,好的,爸。”

 

我走到厨房里,打开碗柜,里面的大多数餐具都是情侣款的,有的上面还画着小爱心,看上去像情人节特供的产品。想了很久,我还是拿了一个我小时候吃饭的碗,接了点水,走到父亲身边。

 

父亲没有察觉到我的靠近,只是低着头看着那个把手做的爱心,自顾自的说:“其实,我并不喜欢有破损的事物,即使撇去它的残缺不谈,它是不可多得的佳品。于我而言,它的破损就已经让它失去了价值……但你告诉我,在破损的东西里可以寻找出新的可能。(1)”说到这儿,父亲的眼神变得温和了起来,他对着母亲常坐着的那个位置说:“从那以后,我也就不太执着于追求事物的完美性了,没想到感觉人也轻松了许多。”

 

我悄悄的把水放好,顺便放了一包纸巾在旁边,接着就坐在我常坐的位置上,看着父亲。

 

父亲看到了手边的水后,用纸巾蘸了点,小心地擦拭着。不得不说,这个爱心看起来完全不像是后天拼接而成的,接口处的衔接处理的特别自然。

 

之后,父亲拿起了那枚鲜花发卡,阳光照进来,还能依稀看见上面残留的些许金粉。这个发卡我很熟悉,记忆中母亲经常戴在头上,哪怕是被剃去了头发,也将它时刻放在枕边。我曾问过母亲,这个发卡看上去都有了旧色,为什么还将它一直戴着。母亲告诉我说,这是你父亲亲手给我做的礼物,虽不是有多贵重,但每一个形状弯的恰到好处的铁丝和不多不少刚刚好用来点缀的金粉,都是你父亲所倾注的情感,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不过我猜他当时应该是因为我对Carl的赞美吃起了飞醋,所以才准备了这一出,好让我不要去关注别的人,专心看着他就好。

 

说到这儿,母亲把我拉过去,在我耳边说,你父亲是个很可爱的人,偷偷告诉你,刚认识他那会儿,他还替我修过水管,别看他现在家里东西坏了,好像什么都会修的样子,和超人一样无所不能。那时候,他修水管可没有成功,最后还是我请专业的工人来修的。在那之后,你父亲便开始学习这方面的知识,好让我需要帮助的时候,想到的第一个求助对象就是他。你说,是不是很孩子气。

 

母亲说这话的时候,看着坐在床尾给她削苹果的父亲,笑的格外好看。

 

父亲没有否认,而是顺着母亲的话说,是,是,很孩子气。语气里有一种宠溺的无奈。

 

“当时真的有些摸不透你的心意。毕竟刚和你认识没多久,Carl他,哄女孩子的手段又是那样的高明,让我有了些危机感。我承认有不服输的成分在,所以让他教了我这个不值一提的小魔术。不过,当我看见你的头发上戴着它时,我也一下子明白了我在你心里的分量。就像你说的,有些事情上我是有点孩子气。好在,你一直愿意当那个捧场的嘉宾。”父亲看着母亲的椅子,笑的一脸释然,只有在面对母亲的时候,父亲才会放下他紧绷的神经,不再是那个冷静自持的心理医生,也不再是那个讲台上出口成章,字字珠玑的大学教授。他只是一个需要妻子依赖,需要妻子夸奖的普通的丈夫。

 

坦白的讲,我很少看见父亲的这副模样。父亲对我的教育很是严格,比如为了锻炼我的体魄,甚至给我报名了散打,把我送去野外求生。我学习这些,只是因为他口中的一句,无论发生什么,要保护的第一个人必须是母亲。他说,你母亲有的时候容易走神,所以我一般都会在她身边保护着她。可,倘若我在她前面先走了一步,要是有人欺负她我该怎么是好?所以,到时候你得保护好你的母亲。我当时还小,懵懵懂懂的点了点头,却没曾想,这个承诺我竟践行了一生。

 

父亲把这个发卡擦拭干净后,拿出了盒子底部的纸牌。那张卡牌背面的花纹早已模糊不清,正面也覆着一层灰。父亲用干纸巾将上面的灰尘拂去,然后若有所思的注视着它。

 

这个卡牌母亲给我看过,不过父亲不知道这事儿。那天正巧和母亲一起收拾父亲的书房,打开抽屉的时候,我看了录音笔的旁边安静的躺着这张卡牌。我有些纳闷,只是一张红心A而已,看上去和其他卡牌没有什么区别,为什么父亲特地将它从一套牌里抽出来放在这儿。

 

母亲见我站在桌前,满脸疑惑的样子,便走过来,看到那张纸牌的时候,了然一笑,没想到你父亲把它给保存下来。这下让我更好奇了,我接着母亲的话,追问缘由。母亲见我这般执着,便拉着我到沙发上坐下,将她和父亲的第一次相遇娓娓道来。说她自己刚进门的时候,本来还有些小紧张,直到听见父亲的声音,那种紧张感才有所缓解。她说,父亲的声音让她感觉这个人也是一个温和沉静的人,就像他的声音一样,有治愈人心的功效。我当时听了这话,有点不置可否。身为他的儿子,我可没感觉他的声音有多治愈。

 

母亲瞧着我一副不以为然的态度,用手指弹了下我的额头,示意我认真听她讲下去。

 

她说,推开房间门的一瞬间,她被父亲清俊的面容晃了眼。阳光照在父亲的身上,整洁干净的头发,修长的手指捻着纸牌,瞳孔里满是对自己杰作的得意,微微勾起的嘴角很是好看。

 

在做了简短的自我介绍后,父亲便让母亲从纸牌塔中抽取一张纸牌,确保纸牌塔的稳定。然而事实就是,不管是那个方向抽取,纸牌塔都会倒下。面对母亲的推脱,父亲只是温柔地说了一句,安心,不要紧的。〈2〉于是母亲就接受了抽牌的请求。自然,结局和母亲预想的一样。

 

于是父亲询问母亲,如果知道了事情的结局,你还会做同样的选择吗。母亲说,我相信,事在人为。

 

话说到这里的时候,母亲告诉我,父亲在和她结婚以后才告诉她,从那天起, 他就有些喜欢母亲了。只不过心里并不敢妄下定论,毕竟一见钟情这种事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多少还是有点不靠谱的。

 

我笑着和母亲说,父亲就是太谨慎了,你看我和妻子不也是一见钟情,然后我就大方的告诉了她,我对她的喜欢。幸运的是,她也喜欢我,你看如果你和父亲早些说明白,是不是就不会耽搁了那么久才走到一起。

 

母亲无奈的笑了笑,说你不懂父亲。不过呢,要是你父亲真的和你性格一样,我估计当时就给吓跑了。所以说,你的妻子是很好的人,要好好珍惜她。

 

想到这儿,我抬头看着父亲,父亲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把卡牌放进了兜里,然后把这些小物件放回盒中,扣号,缓缓对我说:“我们回去吧。”

 

“欸,好的爸。”

 

【三】

 

在离开那个房子不久,父亲就不怎么在家里住着了。妻子去给他送饭时,她告诉我,父亲自然在研究所里忙碌着,他给自己的日程排的满满当当,唯有吃饭的时候,会不时的看着压在他桌子下面的那张纸牌,手上反复摩挲着那枚发卡。

 

我听妻子这么说,有些不放心,说要不要给他找个心理医生。

 

妻子摇了摇头,说你父亲是未名市首屈一指的心理医生,论医术,无人能及。不过你放心,他身边有两三个助手,我和他们打过招呼了,有什么事情直接打我电话。

 

那好吧,我有些无奈。父亲以前不是一个特别热衷于工作的人,他总是睡到9点才起来,而不是像现在连轴转的不分昼夜地工作。

 

“你还在担心爸吗?”

 

“有点。”

 

“放心,我在未名医院也打过招呼了。他们会定期给爸做检查的。”

 

“和你比起来,我真是个不称职的儿子。”

 

“别这么说,我们都尽力了。如果爸真的是有什么不得不做的事情,我们只要做好身为子女应该做的就好,其他的,就放手让他去做吧。”

 

“好,谢谢你。”

 

我紧紧地抱着妻子,自打母亲走后,我能走出这巨大的悲伤多亏了她的陪伴。也许现在父亲也很想抱着母亲吧。这些年来,有听父亲的助手讲过,自打父亲结婚以后,父亲说的话都开始有了温度。以前的父亲虽然说话也很温和,但更多地是一种社交上必要的客套和礼貌,仔细听,还是有些疏离感。

 

不知是父亲先看明白了自己,将客套的面具摘下,还是因为母亲走了进来,牵着他的手走出这无尽的黑暗。总之,那由一见钟情而开始的,纠缠一生的复杂,都化作他们相处时晨昏间的日常琐碎,这真真切切的爱与温暖,母亲终是都给予了他。

 

【四】

 

不知不觉到了冬天,今年的初雪下的格外的大。

 

我正和妻子往研究所的方向去,准备给父亲送今天的午饭。路上,却接到了父亲晕倒的电话,于是我们马不停蹄地去了医院。

 

我和妻子赶到的时候,父亲躺在病床上,侧头看着窗外的飘雪,外面的树木早已被雪盖住,街上的车也在艰难地移动,一片白茫茫的世界。

 

医生对我说了情况后,摇了摇头,让我们做好准备,差不多就今晚了。

 

我强忍着眼泪,点了点头,和护士说了下,然后一个人走到楼梯间,小声哭了一会儿,就又回到了病房。

 

妻子看着我微红的眼圈,拍了拍我的背,在我耳边说,没事,我在。

 

和我的悲伤不同的是,父亲的脸上平静的没有一丝波澜。他只是呆呆地看着窗外,喃喃地说着。

 

“如果我不是心理医生……该有多好”

 

“是不是……你就可以多陪我一会儿……”

 

到了弥留之际,我和妻子都在竭力忍住哭泣,好让父亲走的放心。父亲则微微闭着眼,用尽全身的力气,温柔地对着空气说:“我来了。”

 

语气温柔中带着一丝坚定,虽然声音极其微弱,但看着父亲脸上的宠溺的笑,我忽然理解了母亲口中的那个父亲,那个让她可以安心依靠的父亲,让她可以卸下所有防备的父亲。

 

直到心电监护仪的刺耳的声音响起,我才回过神来。我走到父亲的身边,想要把他的身体移动一下,却发现他的手机紧紧地抓着那张红心A的卡牌,任凭我们怎么拿,都取不出来。

 

那无数次午夜梦回后辗转难眠的时光,那看到她的物品的时候的心痛的无以复加的漫漫长夜,终是在今天,淹没在了这皑皑的雪中,悄无声息。

 

【五】

 

“我来了。”

 

“嗯?我怎么确定你是不是他呢?”

 

“还记得这个牌吗?”

 

“你终于找到我了!我可等了你好久,好在你记得我和你说的接头暗号!”

 

“嗯,好久不见。”

 

 

1.引用了莫弈的SR卡塑心剧情里的话。

2.引用了主线剧情02-01里的话。

】你是我内心最深的眷恋 #未定事件簿
。   那天母亲刚推开门准备送我去学校,便正巧碰上了他正在门口,把手里的东西放在地上准备开门。   “?!”   母亲对那个人喊了一声,那人听到后,手在放到门把手前停顿了几秒,然后转过身来看着我们...
同人】没离开过 #未定事件簿
时候,发现天已经黑了,自己睡在卧室的床上。   “醒了?”   像是听到了我的动静,正好推门进来。   “嗯,好久没好好睡一觉了。”我伸了个懒腰,看着坐在床尾的他,不知怎的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同人】爱之弥深 #未定事件簿
打包好一半的食物,有些无奈地和翟星姐“抱怨”了几句便挂了电话。   这都做了一半了,放弃了有点可惜,孩子今天也在学校里吃饭,不用我给他送去。思考了一会儿后,我给发了一条语音,和他简单的说明了情况...
×你】生日快乐 #未定事件簿
想起你和初见的时候,他正坐在搭好的纸牌塔背后,嘴角挂着温和的笑容,看着拎着公文包的你。   “你好,我是。初次见面,怎么称呼?”声音从容而内敛。   这是他和你说的第一句话。   就仅仅第一面...
×你】温柔岁月 #未定事件簿
“教育”自己的男朋友。   “我回来了!”   门口响起了再熟悉不过的声音。你收回了飘飞的思绪,一路小跑到玄关处,等一开门,你便踮起脚尖,在他被风吹的有点冰冷的脸颊上啵了一口。   “等你好久啦...
×我】第二次婚礼 #未定事件簿
。   要不发个短信,问问周末的安排?   我想了一会儿,飞快地打下了一排字。没一会儿便收到了他的回信。   『不忙,都听你的。』   我看着手机上的字,不自觉的扬起嘴角,感觉自己都能透过屏幕,想象出他...
×我】暗恋,不是一个人的事 #未定事件簿
阳  【这个歌听哭了我(;´༎ຶД༎ຶ`)】     因为之前答应了提出同居的要求,所以我现在正在家里用纸箱子打包着行李。到底在这个公寓里住了挺久的,大大小小的东西看着不多,真的...
【NXX修罗场】椰影海风 #未定事件簿 #夏彦 #左然 # #陆景和 #全员×我
或许就不会这么复杂了吧?   毕竟发生了这么多的事啊……   “星空很美是吗?”   一个极温和的声音从不远处响起,我转头,有点意外看见朝自己走来的。   “医生你没有睡吗?”   摇了摇头...
】蔷薇● 未定事件簿● 男神X你
原作者:余谋   的花园你去过一次。 让你印象最深的是那支蔷薇,它是园中唯一的一束红蔷薇。 “医生只养了一束蔷薇?” 阳光从身后枝叶缝隙间撒下,细碎光影落在他发间,银发与光一同随风而动, ...
】他刚笑着和心爱之人道别 #未定事件簿
原作者:珊瑚Lucie   //同人 /复健文……QAQ年末刚忙好先找找感觉,都快不会写了。 //一个小段子(´・ω・`)   在和她告别时,他想起了喧嚣和不安的过往,想起了令人...
×你】取暖 #未定事件簿
被子提高一些,可以遮住眼睛。   走过来,在你的床边蹲下,看着只漏了个后脑勺在外面的你,伸手覆上去。   “这么冷吗?”   他安抚似的揉了揉你的头发,看你蜷缩在被子里的样子,有些担心...
同人】我眼里的光 #未定事件簿
原作者:珊瑚Lucie   *视角的第一人称。 *春天到了,想写一些幸福的事情。 *可能有点ooc(><)     今天和助手聊天的时候,他随口一句:“我感觉医生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