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弈×你】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未定事件簿

sodasinei 2021-07-23

原作者:珊瑚Lucie

 

/『你有求,我必应。与你而言,已经足矣。』

/第二人称。设定已婚。

/体裁可能有点小悲伤。不过还是治愈向的。

//一直觉得经历过很多事情的人,往往待人接物会更加用心且温柔。

//希望这个小文章能治愈你内心的不安,让你珍惜身边的每个人。^ ^

 

 

你像往常一样收拾东西,和同事们打好招呼,打卡下班。心里美滋滋地盘算着路上经过卤菜店要不要斩点鸭子带回去,是斩个白的还是红的。一阵急促的电话铃把等电梯的你吓得一机灵。

 

“妈?怎么了?我刚下班,有什么事吗?”

 

“你能来医院一趟吗,你外公他......”

 

“好的......马上来”

 

挂完电话后,你一个人窝在电梯的一角,手在背后撑着,这还是在公司,你拼命告诉自己,得稳住,不能慌。你大口的呼吸着,敦促着自己的心脏,希望它可以跳的慢一点。有什么事等出了公司再说。

 

大概缓了五分钟的样子,你按下了一楼的按键。电梯下行的时候,你的脑海里一直回忆着外公的样子,他会牵着你的手去家门口的公园玩耍,会在春天柳树爆芽的时候,拉着你陪他在树下打太极。外公的身体因为药物的原因有些臃肿,走起路来经常会喘不上气。但是他还是会在夏天的时候陪你去小卖部,给你买你爱吃的巧克力味可爱多。到了冬天,还会和你外婆说,记得煲骨头汤,要用仔排,太肥的孙女不爱吃。

 

“叮——一楼到了”

 

你收回了思绪,硬是把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憋了回去。直到走出公司门,看见马路对面——莫弈站在车旁边,在向你招手。

 

你粗略地看了看两边的车,快速跑过马路。拉开车门,把包往后座一扔,坐在副驾驶上开始沉默。

 

“怎么了?脸色这么差?出什么事了吗?”莫弈坐到驾驶座上,也没有急着启动,只是侧过身子帮你系上了安全带,然后把你的手拿到他的腿上,给你揉了揉被你扣地有些红肿的手指。你有一个坏毛病,一旦焦虑起来,就不说话,去使劲儿扣手上的倒刺。莫弈知道,但要让你改掉这个二十几年养成的习惯并非易事,他所能做,就是在你焦虑不安的时候,陪着你,握着你的手,好让你知道,你不是一个人,你还有他可以去依靠。

 

手心传来的温热让你紧绷的神经渐渐放松了下来。你反手抓着他的手臂,声音有些颤抖。

 

“先快去医院吧。我妈打电话过来说外公摔倒了,现在在抢救。我怕……”你努力组织着语言,把事情向莫弈解释清楚。毕竟还没有到不可挽回的那一步,还是可以的,还是有希望的,不能哭,不能哭。

 

莫弈见你低着头,肩膀微微抖动,伸手绕到你后脑勺,把你的头扣在他的肩膀,顺了顺你的头发。

 

“我们先去医院好吗。不然你妈妈该等的急了。”

 

“嗯……”

 

“哪个医院?”

 

“市人民医院,实验中学旁边那个新盖的。原来的老楼改成了门诊了。”

 

“好……你眯一会儿吧,你这黑眼圈有点重了。等到了医院我再喊醒你。休息20分钟也是好的。”莫弈说完从后座拿了一个针织毯子给你,帮你把座位的靠背放下去了一点,再拿了个小颈枕放在你的脖子后,好让你躺的舒服一点。

 

“睡吧,有我呢。”说完帮你把飘到额前的头发拨到耳根后,轻啄了一下你的眼晴。

 

“好。”

 

在遇到莫弈之前,你遇事总一个人钻牛角尖。你是个性子倔的人,从小父亲就告诉你,不能欠钱,更不能欠人情,人情债最难还。所以只要你有手有脚,能自己做的事情你绝不会去麻烦他人。而且,你也担心自己的求助会变成他人的困扰。

 

认识了他以后,每每遇到棘手的事情时,莫弈总是会把手放在你的手背上,轻拍几下,看着你说,有我呢。这些年你听的最多的就是这句话,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却是治愈你身心的良药。你有求,我必应。与你而言,已经足矣。

 

迷糊中,你被人轻轻的晃醒。

 

“乖乖……起来了……医院到了。”莫弈附在你耳边说着,顺便悄悄拿过你震动的手机。

 

“喂?…嗯…我和她到停车场了,马上上来。嗯嗯……我知道,没事……我马上带她来。”

 

“到了?……”你揉了揉眼睛,还真的睡过去了。唉,自己是没有心吗,咋说睡就睡了,出这么大的事情竟然还睡得着。你有些沮丧。

 

“快上去吧。刚你妈妈来电话了。”

 

“嗯嗯!”你腾地一下支起身子,随手扒拉了两下头发,打开车门冲向了电梯。临走前不忘对莫弈说,12楼啊记得,我先去一步,你不用急的。

 

当你气喘吁吁地跑到病房的时候,看见了亲戚们坐在走廊的椅子上,一个个低着头,保持缄默。母亲看到你来了以后,摸了摸眼角说,去看看你外公吧。你看着那个白色床单的若隐若现的轮廓,蓦地感觉自己的腿像是被荆棘缠住了一样,定在原地,动弹不得。

 

母亲似乎看懂了你的动作,拉着你的手走过去,慢慢掀开床单的一角,然后和你说,不要怕,他是你外公。

 

你看着外公的表情,眼睛闭着,嘴微张,脸上干干净净的,没有灰尘和泥土,表情安详。看来没有什么痛苦。那就好,那就好。你心里也有了些许宽慰。

 

出了病房后,你看见了走廊里的莫弈坐在长凳上看着你。你定了定心,和母亲说,先去买点吃的,今天晚上想呆在这里。母亲摆了摆手,说,今晚你大舅他们在这儿,就不用辛苦你了。让你早点和莫弈回去歇息,毕竟后续的事情还有很多需要处理。你拗不过母亲,只好拉着莫弈回到了车里。

 

从病房到电梯,再回到停车场。一路上你没有说话,而莫弈也是任你拉着他的手,跟着你走。

 

回到车上以后,坐在副驾驶的你又回到了之前沉默的状态,只不过现在是用牙齿撕扯着嘴唇上的死皮。莫弈见你这般和自己过不去,就勾手把你揽过去,让你坐在了他的腿上,抱着你,让你的头靠在他的肩膀。

 

“想哭的话就哭一会儿吧,这里没人……你已经表现的很好了。”莫弈用手指梳着你的头发,那手指与头皮的温柔的触碰,一点点地安抚着你强撑着的神经。

 

“你说,为什么我妈不早点打电话给我……为什么不在推进抢救室之前就打电话给我……我可以请假的……可以不上班的……为什么……为什么…”你的声音微微的哽咽,眼眶也渐渐湿润。

 

“她可能是怕耽误了你的工作……”

 

“工作重要吗?它能比我外公重要??!!我是我外公外婆一手带大的啊!我妈她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就让我直接被动接受这个结果啊……”你委屈地哭出了声,也顾不得什么形象了,直接就蹭在了他的白衬衫上。

 

“我记得你妈妈好像说过,你外公和外婆都是很爱子孙的人。他们不会去打扰子女的生活……一般遇到事情都是自己解决的多。所以这或许也是你外公所想……”

 

“可是……可是……”你想说点什么,却如鲠在喉。

 

莫弈抽了两张纸,让你通了一下鼻子,然后把你哭花了的眼镜取下来,认真清理干净,再给你戴上。接着小心地捧起你哭红的脸,看着你的眼神满是怜惜。

 

“嗯嗯……你不用说……我都知道……”他一边说着,一边仔细地用纸巾的小尖角拭去你的泪水。你低头安静看着莫弈的一举一动,不做声。每次你哭的时候,他都是这样,耐心地顺着你的下眼睑,用纸巾一点点的吸去水珠,告诉你,哭了以后不能用手揉眼睛,手上都是细菌,容易有眼疾的。久而久之,你也就习惯了。你知道不管你的哭地多么撕心裂肺,他都会毫无怨言接受你的难过。等你缓过来了,他便将破碎的你一片片组装起来,用名为温柔的锦缎包好,替你掸去头顶的灰尘。

 

莫弈见你有些出神,从车门的储物格里拿出了一管护手霜,挤了一点,点在了给你蹭地有点起皮的鼻头上。

 

“好过一点了?稍微用这个抹一下鼻子,不然风吹着会疼。”

 

“嗯……”你点了点头,然后起身坐到了副驾驶上。护手霜是你喜欢的樱花味道,还记得这是去年莫弈买圣诞日历的时候送的。你见这个太小只了,就把它随手放进了莫弈的包里,和他说,冬天的时候要多涂护手霜,虽说是心理医生,但手也是要好好保护的。没想到他不仅没用完,还放在了车上以备不时之需。

 

“要不要喝点水?哭了那么久嗓子不舒服吧。”莫弈又不知从哪里拿出来一个保温杯,上面画着大大的唐老鸭图案,和他这一身打扮显得格格不入。

 

你看着这个保温杯, 有一丝惊讶。这是你当时和莫弈在迪士尼买的,你是黛西,他是唐老鸭。因为真的太可爱了,所以你一直担心他不会用,还因为把自己的喜好强加于他而内疚了好久。结果,看着这图案的磨损程度,他真的有好好在用这个杯子啊。

 

“我以为……”

 

“先喝点水润润嗓子吧……里面是你喜欢的小雏菊,现在水温应该刚刚好。”莫弈帮我拧开了盖子,白色的小雏菊飘在水上,很是好看。

 

你吹了吹,小嘬了一口。温热的水顺着你的喉咙流到了胃里,让你哭的有些绞痛的胃缓解了许多。

 

“我还给你买了那家你爱吃的夜市豆浆的梅干菜包子。放在保温箱里,现在可能不太热了。今天那家店没有排队,我就进去买了两个。本来是趁着你下班给你吃了垫垫肚子的。”

 

你看着他手指上拎着的装着包子的塑料袋,不知怎么的,又突然哭了起来。

 

莫弈有些紧张,看你在喝水,怕你呛到了,于是一直在轻拍着你的背,让你放慢呼吸的节奏。

 

许久,你缓过气来,不紧不慢的对莫弈说:“你知道吗?我小时候刚出生没多久就被送到了我外婆家。你知道我爸妈都要工作,所以在我上小学前大多数的时光都是和外婆外公长大的。”

 

“你可能不清楚,我小的时候,比较窝囊,不像现在这么强大。我还记得以前经常给人欺负啊,他们以为我小,什么都不懂。其实很多刺耳的话,伤人的话我都记着呢。家里人都说我懂事,只不过我知道说什么做什么而已……我是家里最小的,也是在我外婆身边时间最长的,所以我外婆和外公把他们能给的偏爱都给了我。甚至他们都会经常教育父亲母亲,和他们说,要好好待我。”

 

“你知道吗?我外公年轻的时候很好看的。别看他是个男人,他可是会织毛衣啊。你想想那个时候的男人诶……”

 

莫弈认真的看着你,听你讲述着自己的过去。你很少会主动和他去说这些,因为大多是不太好的经历,所以你不想让他感觉到不适。

 

“所以你知道吗?我外婆外公就只希望我能找到一个对我好的人,就行了。因为他们希望那个人,可以让我不需要那么懂事,不需要那么小心翼翼,步步为营,不需要察言观色,委屈求全……”你看着莫弈,表情微微舒展开来。

 

“你不知道,我看你给我泡了小雏菊的茶有多开心……我就只和你闲聊的时候提过一次,它有安神的功效,你就记在了心里……”

 

说着,你靠在了靠背上,闭着眼睛,把莫弈的手拿去,包在两个手掌中间。

 

“你知道母亲对我说了什么吗?外公是在陪外婆看夕阳的时候突然摔倒的。很奇怪是不是,明明住院住的好好的为什么要想着去看夕阳。我也不清楚,但我知道,这是外公主动和外婆提的。走在路上的时候也是一前一后,就像小时候一样,外公总是跟在我们后面。听赶到现场的母亲说,今天的夕阳很美,天边泛着紫红色。”

 

“记忆里,外婆对外公一直都是各种嫌弃。外公每次被说了以后也就一笑而过。你知道吗?其实我挺好奇他们是怎么相处了这么些年的。”

 

“近几年因为生病,外公的脾气也越来越不好。有的时候会和外婆吵起来。现在想想真的怀念那个时候。对了对了,你知道吗?今天他和我外婆说这个提议的时候,脾气突然格外的好……其实我觉得外公和外婆是很相爱的。只是日子久了,就不知道怎么去表达了。”

 

“夏目漱石曾教他的学生怎么去翻译‘我爱你‘,他给出的翻译是‘月色真美’。就像今天的夕阳,是外公拼尽力气想要表达出来的爱意与深情,虽然没有优美的词藻,但是他带着外婆看了他认为的最美的风景,这也胜过千般言语。”

 

“所以,我也有理由相信,是外公外婆强烈的意愿让我得以遇见你。”

 

你微微站起身子,亲了一下莫弈的脸颊,给他展现了一个大方的露齿笑。

 

如果外公知道有一个人这样照顾着你,应该也放心了吧。

 

“小傻瓜,我觉得我能认识你,才是我的幸运啊。”莫弈轻捏了一下你的小脸,释然地笑着。

 

“其实我私心的希望你可以再多依靠我一点。就像你说你外公总是包容着你外婆一样,他们都彼此相互依靠,相互信任,认为对方不会离开自己。而我,也不需要你这么坚强。你可以对我发脾气,可以对我闹情绪,都可以,我也不会放开你的手。”

 

“要是可以的话,我好想去认识那个小小的你。告诉那个你,可以不用小心谨慎,可以不用害怕。一切都有我在,我可以去保护好你。”

 

莫弈把你往他的怀里搂了搂,给你身上披上了针织毯子。他很心疼眼前这个独立而坚强的小姑娘。明明可以哭出来,但为了照顾家人的情绪,硬是强忍着悲痛,直到回到车里才开始发泄出来。而自己和她比起来,却经常使坏心眼,在她面前夸大悲伤的情绪,好让这个小姑娘多安慰自己一点。

 

“嗯,我知道。”你点了点头,在他脖子的地方蹭了蹭。

“我知道我的莫医生总是在努力地照顾着我的情绪。我都明白。所以,一直以来,很感谢你。”你轻声地说着,眼皮开始不由自主地打架。

 

“如果真的到了最后……要是……谁先走了……剩下的那个人怎么办……感觉好孤独的……”

 

莫弈把你的手放到他的心脏处,像是宣告誓言一样,在你耳边许下承诺。

 

“如果你先走,别害怕,等我。黄泉路远,怎会舍得让你一个人走。如果是我,你放心,我会一直在路口等你,直到你扑进我的怀。就像初见的时候那样。”

 

眼皮越来越沉重,你倒在他的怀里渐渐睡去。半梦半醒间,你听到了那句再熟悉不过的话。

 

“放心,凡事有我呢。”

 

睡梦中的你,露出了今天的第一个发自内心的笑脸。这就是外公说的那个人了吧。嗯,一定是的。 

我内心眷恋 #未定事件簿
下面多了一行话,字数不多却饱含了他对母亲深情。   “我内心眷恋。——”  ...
×】生日快乐 #未定事件簿
告白吃亏。其实,我有想着对开口表达我感情。但没想到,竟然先跑到了大学门口来堵我。我心想,这么聪明又可爱女孩子,要是错过了,估计就不会再找得到了吧。”低下头,轻吻了下哭红鼻头...
×我】暗恋,不一个人事 #未定事件簿
床头柜上,正翻看着我书。   “看什么呢?”   “来啦?”抬起头看着我,阳光缠绕着他发丝,眼波流转,眉眼间尽温柔。   我看着本子上熟悉贴纸和小头像,赶忙上前把本子合了起来。这看那里...
×我】我这一生 #未定事件簿
,在意他为什么现在看我眼神那么悲伤,我到底忘记了什么,又或我和他曾经历过什么。   “叫我吧。”   …………   我反复念着这个名字,好熟悉,……为什么我想不起来,很重要...
】许 #未定事件簿
。但就哪怕这错觉,自己也不想从这梦境中醒来。   但知道,不止自己一个人对她有特别感情。   像左然,夏彦,陆景和,他们也都喜欢着这个女孩。左然上司,也,她会为了成为像左然一样...
【NXX修罗场】椰影海风 #未定事件簿 #夏彦 #左然 # #陆景和 #全员×
或许就不会这么复杂了吧?   毕竟发生了这么多事啊……   “星空很美吗?”   一个极温和声音从不远处响起,我转头,有点意外看见朝自己走来。   “医生没有睡吗?”   摇了摇头...
×我】思念,我听见了 #未定事件簿
感觉生气了……”按耐不住我打破了这个有些沉闷氛围。其实我自己心里也清楚,这事情应该早点告诉他,搞得这么突然,确实不太厚道。   低头看向我,昏黄床头灯照在他身上,眼底满 我看不懂...
×我】反向狩猎 #未定事件簿
…………等等……??!!!”我看到这个名字,声音瞬间抬高了个八度。   我在人类世界暗恋对象。当时离开自己身体时候,后悔就是没有把自己心情传递给他。结果,这下好了,犹豫徘徊太...
×】取暖 #未定事件簿
玩儿。那因为他太会隐藏了。   冷白皮上笼罩着暖黄色光,加上他清冷气质,有那么点禁欲美少年感觉。真让人嫉妒啊,明明都结婚这么久了,他怎么还这么好看。   在回过神之后,已经穿好了...
同人】我眼里光 #未定事件簿
……我没有其他意思……”助手紧张地赶忙否认,毕竟要不因为自己父亲和交好,自己也没有这个机会能够得到这份工作。要把老板得罪了,估计回去免不了一顿责备。   “没事,就说说看,感觉我和以前有...
×】宠爱 #未定事件簿
小九九都看明明白白。所以,和这种人打交道好方式,就装傻。和他从认识到现在,这种方法屡试不爽。   “那么,要去洗洗睡吗?”看着,轻笑,把手指插进了发丝里,小心梳着因为哭而沾湿...
【夏彦,左然,,陆景和】NXX娱乐时间 #未定事件簿
一下切换,出现了一本名字极厚书。   《恋爱心理学导论及实操方法》所有者:左然 【左然愣了一瞬,其他人一下进入了状态】 裁决者(微笑):呵呵。 King:原来左大律师谈恋爱还需要这个啊?看上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