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弈×你】温柔岁月 #未定事件簿

sodasinei 2021-07-23

原作者:珊瑚Lucie

 

『也许再过十年,二十年,你都无法忘记那些经历过的伤痛。我所能做的,就是尽力去抚平你的伤口,把原生家庭里的那些你本该得到的爱护和关心,在只属于我们的家庭里,弥补给你,让你可以感受到生活的一些甜。』

//设定为同居,第二人称

//温馨治愈向,放心食用(>_<)

/这个题材憋了很久想写,希望你们在生活中也会遇到像莫弈一样的人。^ ^

 

 

今天是星期五, 像往常一样,你把碗筷分别放好,然后安心地等莫弈下班回家。不过又有一点和往常不太一样,今天也是你们恋爱三周年的纪念日,所以你特地提早和领导打了招呼说了要早退的事情。

 

下班的路上你特地去菜市场,拿到了之前在微信上留言给老板说要的肉,挑了两颗番茄,准备回去给他露一手,做个番茄牛腩。因为担心过早地盛出来凉了,你便转了小火,正好给它慢慢炖入味。

 

自从和莫弈在一起后,你基本上就告别了厨房。

 

『油烟对女孩子皮肤不好,做饭的事情以后我来就行。做好了我会喊你的。』

 

你和朋友聊天时,每每她们问起家里谁做饭,你都会骄傲地说,肯定是莫弈啊,之后再把莫弈的这句话原封不动的告诉他们,让她们回去“教育”自己的男朋友。

 

“我回来了!”

 

门口响起了再熟悉不过的声音。你收回了飘飞的思绪,一路小跑到玄关处,等莫弈一开门,你便踮起脚尖,在他被风吹的有点冰冷的脸颊上啵了一口。

 

“等你好久啦!快点洗手来吃吧。”你一边说着一边解下了他的围巾,将他的外套脱下,用衣架把它挂起,这样明天他再穿这件衣服的时候就不用再熨了。

 

“好。”

 

等你放好衣服走到餐桌前,发现莫弈已经把菜和饭都盛好了,十指交叠,下巴抵着手背注视着你,他的眼镜上还有一点没有褪去的雾,给他的瞳孔染上了一点淡淡的烟火气。餐桌上红色的珐琅锅里的番茄牛腩还在小小的咕嘟着。

 

“今天你辛苦了,谢谢你做了这么多好吃的。三周年快乐。”声音有点沙哑,但溢满了温情。

 

“周年快乐呀!你也辛苦啦。来先尝尝这味儿对不对?我第一次做,没什么信心。”你把莫弈的碗拿过去,给他盛了几块浸润了番茄汁的牛腩,随后用勺子从锅的底部舀了点带着番茄瓤的汤汁浇在上面,最后拿过芝麻罐子在上方撒了点当点缀。

 

“吃之前吹一吹,当心烫到嘴。”

 

“好。”莫弈接过你的递过来的小勺子轻笑。

 

“好吃吗好吃吗?”

 

“好吃的很。”莫弈说完搂过你的肩膀,用食指轻刮了一下你的鼻尖。

 

“嘿嘿,好吃就好。”你在他怀里蹭了两下。

 

原本今天的氛围可以一直这么和谐下去,直到你听见莫弈吃着吃着突然说:“明天,我想和你去领结婚证,你看可以吗?”

 

你握着筷子的手突然就放了下来。

 

“莫弈啊,我觉得这事情可以再等等。我……我……”一时间,你有些惶恐。说不期待是假的,可是真的这事提上了日程,而且即将发生的时候,你更多的是担心和害怕。

 

不是说莫弈对你不好,毕竟这么些年住在一起,朝夕相处,他对你的爱意早就融化在了生活的一点一滴里,比如永远有吃的东西的冰箱和梳妆台上用不完的化妆棉。而你,也会记得在睡前替他熨好第二天衣服,把他的波洛领带,袖箍,怀表等这些配饰都排列好放在玄关处的鞋柜上,便于拿取。这三年来,你们之间的默契已经不需要言语,只一个眼神,一个细微的表情变化,便可知晓对方的意思。

 

莫弈看懂了你的犹豫,伸手放在你的手背上。

 

“是我心急了,抱歉。”他的语气依然温和,但你看见他的眼神里还是略过了一丝失落。自从生活在一起以后,就会发现,他其实并不是如他自己所希望的那样,是一个擅长于隐藏情绪的人。他会因为你切菜不小心伤了手而难过,也会因为你被别人性骚扰了而差点和人动起手来。于外人眼中那个冷静而自持,礼貌而绅士的完美医生形象相差甚远。你知道他现在在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理解你的行为,你的话语,然后去说服自己接受你的决定。

 

思考了好一会儿,你暗暗下定了决心。趁他的手正打算离开的时候,反手握住了它。

 

“这不是你的错……是我的问题……”

 

“嗯?小傻瓜,是我逼的太急了,你不需要自责。”莫弈用另一只手揉了揉你额前的发。

 

“真的不是的……”你有点哽咽。

 

“来。”

 

莫弈将你抱到他的腿上,抬头看着你,小心地吻去你眼角的泪水。

 

“怎么哭了呢?我在呢。”

 

你被他这样一说,心里更加内疚。是啊,自己怎么忍心去伤害一个这么爱护自己的人。不管你们是不是能走到最后,至少从和他认识以来,他从来没有薄待过你。

 

“莫弈。”这是你第一次这么郑重其事的唤他的名字。

 

“嗯,我在听。”

 

“如果你听完接下来的事还会有和我领证的想法……我会答应你。如果……你想分手……我也接受。”

 

“嗯,你说,我听着。”

 

“身为心理医生,你可能接触过很多被家暴的案例。但其实,我也是一个受害者。”说到这儿,你明显感觉腰间的手收紧了一点。

 

“我父亲和我母亲结婚的时候,是没有正经工作的,那时候家里的大开支基本都是靠着母亲的收入,父亲主要接的私活,接到一单算一单。那个时候父亲的脾气还是挺好的,也很照顾母亲和我。”

 

“等我长大了一点,父亲有了稳定的工作。收入也比母亲高了一些后,父亲的脾气就开始大了起来。你能想象前一秒还在和我和母亲愉快地吃着饭,交谈甚欢的父亲,下一秒就把桌子掀了吗?杯子碗筷洒了一地,而我唯一能做的,只是走到母亲的房间,木然地看着哭泣的她。那个时候我太小了,除了给她递纸巾,我什么都做不了。我甚至都没胆量去和父亲争执,我实在太害怕他会将他的愤怒发泄在我的身上……”

 

“结果那一天还是来了。那时候我才4岁左右,母亲正在喂我吃药。好像是正柴胡吧,挺苦的。所以我一点一点的抿着嘴喝,第一次喝这个药实在挺折磨的。父亲当时正好准备去上班,看见别扭的我,不由分说一个耳光打了过来,我当时立刻就流鼻血了。”

 

“我整个人蒙了,母亲也蒙了,包括打我耳光的父亲也是。大约过了几秒钟,母亲开始歇斯底地和父亲争吵起来,真的,我当时一直是呆滞的表情,他们说了什么我也没有听进去。总之结尾的话永远都是闹离婚来收场。”

 

“之后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父亲不经常回家了。家里就只剩我和母亲两个人。有一阵子,母亲的工作压力很大,一般到晚上7点左右才回来。那段时间,我只要稍微地让她不满意,或者没有顺着她的意愿去做事情,她就会顺手抄起什么东西就往我身上扔,像是遥控器,梳子这种。家里东西弄坏了,也都归咎于我身上,毕竟她要是弄坏了什么,也不会让我知道。”

 

“久而久之,我便习惯了沉默,不管他们怎么去宣泄情感,抑或是想要对我做什么,我都不会去还手,你经济还没独立的时候,你有资格说话吗,答案显然是不的。我曾经尝试过用哭泣来表达我内心的抗议,但他们只会觉得,你不坚强,要么,你这模样装给谁看。”

 

“和你说个可逗的事情,有次我回家的时候,父亲突然问了句,你恨不恨爸爸?我当时刚下飞机,时差还没倒过来,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结果父亲当时脾气就来了,一副『你小时候我这样对你都是为你好,你怎么这么没良心』的样子,把我弄的一愣一愣的。在家里吃饭地时候也不说话,弄的一旁的母亲好尴尬。饭后把我拉了过去,问我是不是和我爸吵架了。我就照着实话说了一遍,哪知母亲却说,你父亲和以前不一样了,他现在有在去弥补,让我好好和我父亲说说话,一家人别闹别扭。”

 

“讲真,我真不知道我错哪儿了。我回头和朋友聊起时,我问朋友,如果你小时候被人打过你会记得吗?朋友毫不犹豫的点头,顺便补上一句,肯定记一辈子。你想,连被一个陌生人打过都会记得,更别说是自己的家人。而我的父亲,寄希望于我只记得他的好,忘记他的不好。可都是真真切切发生过的事情,有过痛的感觉,这哪是说忘记就可以忘记的?”

 

说到这里,你握着莫弈的手,认真的说:“我的父亲和母亲都是脾气不太好的人,父亲易怒,母亲经常歇斯底。所以在这种环境下,侥幸存活的我,肯定不是一个心理很健全的人,即使通过了后天的学习和生活得到了改变,但流淌在血液里的这些极端的性格,是抹不去的。我很害怕自己有一天会控制不住,伤害到你和未来的孩子……我真的觉得自己做不了一个合格的妻子,一个优秀的母亲。”

 

“所以……如果你提出分手的话,我会接受的。”

 

说完这些话的你,感觉心里如释重负,也有点后悔自己没有在刚认识的时候就和他讲清楚。如果他恨自己,那就恨吧。你闭上了眼睛,似在等待着死刑的宣判。

 

“嗯……”莫弈看起来有些愠怒。

 

“对不起对不起……”你赶忙道歉,生气是应该的,毕竟谁会愿意自己的另一半有过这样的经历。

 

莫弈靠近你的脸,直视着你的眼睛,有点生气地说:“我气愤的地方在于,你对我的不信任以及对你自己不负责任的下定义。”

 

“??”你有点愣住。

 

“你仅仅认为自己经历过着这些事情,就轻易断言将来自己会对家人做同样的事情简直是毫无根据。”

 

你被他的话说的摸不着头脑,呆呆地看着他。

 

莫弈意识到了自己语气的失控,叹了口气,握着你的手说:“如果是因为这个原因,你固执地认为我会和你分手。我想说,我做不到。”

 

“可是……”

 

莫弈没等你开口,接着说:“我希望你知道的一点就是,你自顾自地定义自己,不公正地贬低自己,往往会伤害那些真的关心你的,爱护你的人。”

 

“你过去的这些遭遇并不能说明未来的你也会同样去实践它。你不是你父母的复制品,你是一个独立的你。确实,有研究表明,遭遇过家庭暴力的孩子性格会变得多疑,缺乏安全感,不易相信他人。但从我认识你开始,我所知道的你是一个温柔而从容,独立且强大的人,待人接物更是礼貌有加。你总是小心翼翼地照顾着周围人的情绪,遇到朋友需要帮助也毫不犹豫地出手。于外人眼中,你是个可靠且正直的朋友。于我而言,你也早已成为我不可或缺的存在。”

 

“你能成长到现在这样,也绝非你的刻意而为之。而是你骨子里所散发出来的属于你自己的人格魅力,这是你经历的时间所沉淀出来的,不是任何人赋予给你的。所以我请你尝试去相信我,相信你可以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

 

“也许再过十年,二十年,你都无法忘记那些经历过的伤痛。我所能做的,就是尽力去抚平你的伤口,把原生家庭里的那些你本该得到的爱护和关心,在只属于我们的家庭里,弥补给你,让你可以感受到生活的一些甜。”

 

你怔怔地看着莫弈,有一种极不真实的感觉。所以,他这辈子接受了自己的意思吗?你有些不确定。

 

于是,你轻声唤着他的名字:“莫……莫弈……”

 

“嗯,我在。”

 

“莫弈……”

 

“我在。”

 

你一遍遍重复着他的名字,他也不厌其烦地回答着你,反复让你确认他的存在。他知道你的害怕,知道你的不安,他用他的方式来告诉你,不管你曾经是什么样子,又或者未来会变成什么样子,纵然爱意不再似初见时那般浓烈,自始至终,在他眼里,你还是那个你,从未改变过。

 

“谢谢你……”

 

“所以,你是答应了我吗?”

 

“那个……我去把番茄牛腩再拿到厨房热一下。”你刻意避开话题,从他身上起来,正打算端起锅的时候,莫弈已经接了过去。

 

“你在这儿好好休息,我去就好了。我不是说过,油烟对女孩子的皮肤不好吗?”

 

“嗯,好。”

 

你看着穿着粉色小兔围裙,在厨房里忙活的莫弈,眉头渐渐舒展。如果真的分手了,自己怕再也遇不到这样的男人了吧。

 

你还记得和发小吹嘘过,莫弈简直就是你眼中完美的恋人。温柔而理性,内敛而克制。烫金色的瞳孔蓄满柔情,顾盼生辉,仿佛将这世界的一切美好揉碎在其中。

 

对比下来,自己显得是那么的普通。能和他在一起,真的是捡到宝了。

 

“在想什么呢?”莫弈从厨房走出来看见你笑的一副满脸幸福的样子,打趣道。

 

“我在想我凭什么配得上这么好的莫医生~你太好了,让我感觉自己占尽了便宜。”

 

“所以明天和我去民政局领证吗?”

 

“诶??”

 

“便宜都占了,你想不负责吗?^ ^”

 

“!”

 

当你觉得自己离幸福很远的时候,试着向身边的人伸出手,也许,就会碰到幸福。

 

×我】第二次婚礼 #未定事件簿
为什么要骗人?”我有点百思不得其解,难怪老夫人看我的眼神那么激动。不得不说,日本人对于婚礼的神圣真的是溢于言表。   “再让穿一次婚纱好不好?”把菜单放到桌上,温柔地注视着我,眼神清亮。   没等...
【NXX修罗场】椰影海风 #未定事件簿 #夏彦 #左然 # #陆景和 #全员×
或许就不会这么复杂了吧?   毕竟发生了这么多的事啊……   “星空很美是吗?”   一个极温和的声音从不远处响起,我转头,有点意外看见朝自己走来的。   “医生没有睡吗?”   摇了摇头...
×我】我这一生 #未定事件簿
东西紧紧地勒着。   “,我求求告诉我。”   他摇了摇头,牵着我的手将我拉起。   “我可以抱吗?”他小心地询问。   我点了点头,走近他的怀中,将他紧紧拥住,生怕下一秒,他就会从这个世界上...
是我内心最深的眷恋 #未定事件簿
让我照顾好,让我经常来陪说说话。”   我只能照实告诉他,但我不敢去直视他的眼睛,生怕我的回答不能满足他的期待。   “这样啊……好吧……”   看上去有些怅然,放在日记本上的手下意识地收紧...
×】取暖 #未定事件簿
 &¥&¥&!峰时的喜悦和满足。   旖旎缱绻之后,温柔抱起,带到浴室,用温度刚好的水替冲洗着Shen ti,再用毛巾将擦干,帮换上新的睡衣,天气冷,他实在是担心着凉。看着睡眼朦胧的...
×】生日快乐 #未定事件簿
嗓子,“晚上要吃什么?我去做。难得生日,今天点菜。”说完起身把窗户关了,锁好,然后踩进拖鞋里,准备离开。   走到门口的时候,被人抓住了手腕。   “好端端的怎么哭了?”温柔的声音在耳边...
×】宠爱 #未定事件簿
他的温柔弄的有点不知所措,突然站了起来。毕竟是自己理亏,还是别得了阳光就灿烂,该主动表现的时候得好好表现,因为知道,他是一个心思细腻的人,也是一个……会记仇的人。   “好,听的。”爽快的接受...
×我】的思念,我听见了 #未定事件簿
感觉真的生气了……”按耐不住的我打破了这个有些沉闷的氛围。其实我自己心里也清楚,这事情应该早点告诉他,搞得这么突然,确实不太厚道。   低头看向我,昏黄的床头灯照在他身上,眼底满是 我看不懂的...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未定事件簿
这般和自己过不去,就勾手把揽过去,让坐在了他的腿上,抱着,让的头靠在他的肩膀。   “想哭的话就哭一会儿吧,这里没人……已经表现的很好了。”用手指梳着的头发,那手指与头皮的温柔的触...
×我】暗恋,不是一个人的事 #未定事件簿
床头柜上,正翻看着我的书。   “看什么呢?”   “来啦?”抬起头看着我,阳光缠绕着他的发丝,眼波流转,眉眼间尽是温柔。   我看着本子上熟悉的贴纸和小头像,赶忙上前把本子合了起来。这看的那里...
×我】反向狩猎 #未定事件簿
自己发生关系。虽说不是第一天来到魔界,但呆了这么久,还是不太适应这异常开放的民风,可能这也是就自己一个人还打光棍儿的原因吧。   “来了?”似乎察觉到什么,先开了口,然后转过身来看向我,面容依然像...
】许 #未定事件簿
会很有意思(´・ω・`) //圣诞快乐哇!愿喜欢的人恰巧就在身边。#伯利恒之星24H     看到女孩发来的圣诞邀请时,握着手机的手明显僵了片刻,食指不自觉在手机背后敲击了几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