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弈×我】你的思念,我听见了 #未定事件簿

sodasinei 2021-07-23

原作者:珊瑚Lucie

 

——所以,我来了。

//温馨治愈向

//第一人称,

//希望可以让你在这个季节,感受到温暖。

 

 

这个时间点感冒真的不太好啊。

 

我看着天花板,叹了口气。

 

要是隔平时的话,感冒也就是个小病。起床烧一壶开水,喝下去睡一觉就好。再加上小时候生病,大多都是自己这么扛过来的,很少去吃药,所以也就习惯了。至于为什么不怎么吃药,说出来可能觉得很可笑,一个胶囊能让我喝水喝到打饱嗝。这要是咽下去了还好说,咽不下去的话,我还以为我要水中毒了。

 

可今年不是一个太平年。

 

昨天父亲才发信息给我,说青岛出现了疫情,让我注意身体,最近温差大,多穿衣服。天不遂人愿,和朋友出去吃了个羊肉火锅,回家躺到床上,头就开始隐隐作痛。起初我以为只是吃肉上头的正常现象,也没想太多就睡了。结果早上醒来,我感觉自己的呼吸有些吃力,于是用纸巾清理了一下,果不其然,冻感冒了。

 

我下意识侧头对旁边说:“莫弈,帮我拿一下温度计,我看下体温是不是正常的。”

 

大约等了十分钟,我似乎想起来什么,拍了拍自己的头,无奈地自言自语。

 

“睡傻了吧?他怎么会在呢?人不要工作了?”

 

一年前,我收到了A大的录取通知,过来学习两年。本来不抱有太大的期望,只是一时兴起,想去试试水,所以也没有和莫弈说这件事。直到看到邮箱里的邮件后,我才意识到,这事不得不说了。

 

令我感到意外的是,莫弈知道这件事的后很平静,甚至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这反应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

 

“你……生气了吗?”

 

“没,我在想着,A市靠近雪山,气候定不会像未名市这般宜人。趁着时间还来得及,我陪你去买一些冬天的衣服。”

 

说完,他就起身把电脑拿到床上,查阅起有关A市的房屋中介,气候这些信息,然后将一些重点记录下来。

 

“靠过来一点。”

 

莫弈将我揽过去,让我枕在他的肚子上,顺手把我后背的被子掖紧了些,不让一丝风钻进来。

 

“这样是不是舒服多了?”

 

他将我纠缠在一起的头发用手指拨开,帮我理顺了放在被子上,一只手轻搂着我,一只手电脑上操作着。

 

这之后,他也没再说话,只是一直机械式地翻看着网页。

 

“我感觉你真的生气了……”按耐不住的我打破了这个有些沉闷的氛围。其实我自己心里也清楚,这事情应该早点告诉他,搞得这么突然,确实不太厚道。

 

莫弈低头看向我,昏黄的床头灯照在他身上,眼底满是

我看不懂的情绪。

 

“是有一点,不过我想知道你这么做的理由。”

 

“我想多学点知识,感觉自己懂得还不够多。”

 

“嗯,你告诉我就好。我不会阻拦你,只希望如果还有下次的话,你可以提前和我说一下。”

 

“好。”我往他怀里钻了钻,小声说:“对不起。”

 

“不用说对不起,只是有些担心你。”

 

莫弈把电脑关机放到床头柜上,取下眼镜,熄灯。

 

“你怕冷,到那儿记得自己去宜家买条厚被子。”他侧身搂着我,让我的头靠在他的胸口,虽然隔了层衣服,但我还是感觉到他的心跳有些慌乱。

 

“这几天我早点回家,陪你在未名市吃点好吃的。”

 

“好。”

 

从那之后,一直到上飞机前,莫弈都回来的特别早。每次下班后,都会打电话给我,问我有没有想吃的,他给我做,或者想喝哪一家店的奶茶了,他顺路带回来。说心里话,无论是蛋糕也好,奶茶也罢,只要他能陪我多说几句话,我就很开心了。

 

出发前的晚上,他依然像前几日那样,与我相拥而眠。而我很没出息的在他的怀里哭了好久。

 

“两年的时间很快的,再说,逢年过节的,也不是不可以回来。”

 

“可是,我有点舍不得你……和你睡了这么久,我都习惯了。没有你在我身边我怎么睡得着啊……”

 

“我知道……”

 

“也没有人和我一起吃饭了……你知道被子在冬天会冷的像冰窖一样,没有你的话,我连钻到被子里都需要鼓足勇气。”

 

“嗯嗯,所以你要记得自己在进被子前,把电热毯先开着,给电热水袋充上电,这样睡觉的时候就不会冷了。”

 

莫弈在我耳边不紧不慢地说着,他的话语似一股暖流,一点点驱散我的害怕与不安。那天我睡的特别踏实,虽记不起做的什么梦,但一定是美好的。

 

到了机场,在进安检之前,我拉着莫弈的手说:“要乖乖等我,知道吗?别的小姑娘找你要电话你不可以给!”

 

“好,不给。”

 

“不忙的时候,找我说说话知道吗?”

 

“嗯,听你的。”

 

“还有……”我踮起脚尖,环着他的脖子,飞快地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留下一个浅浅的口红印。

 

“记得想我。”

 

“嗯。落地了和我说一下。”

 

“好。”

 

想到这儿,我认命的强撑着身体让自己坐起来,穿上拖鞋,裹了个毯子走到杂乱的书桌前,找寻着温度计。毕竟莫弈现在不在我身边,凡事都得亲力亲为。可能因为头昏昏沉沉的,找东西的时候,不小心碰掉了好几支笔,但我却没有把它捡起来的想法。

 

好累。

 

混乱的脑海里一直盘旋着两个字。我想去睡一会儿,可理智告诉我,今天还有工作需要完成,还得听两个网课。

 

“滴!滴!”电子温度计刺耳的声音让我稍稍清醒了一点。我拿出温度计看了看,好在体温正常。我把身上的毯子又裹紧了一些,艰难的扶着墙向厨房走去,准备烧壶热水,吃个莲花清氲胶囊先预防着。

 

然而,我似乎高估了自己的能力。

 

接满水的电水壶对于现在的我而言,拿起来是有些吃力的,需要两个手拿。我却盲目自信认为自己可以单手操作,所以,水壶摔在了地上,里面的水全洒了出来,到处都是。

 

一时间,感觉空气都凝固了。

 

我愣愣地看着裤脚以下湿透了的自己,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觉得自己好没用,和他答应好了要好好照顾自己,却连一个感冒都处理不了。我在心底埋怨起来,对现在狼狈不堪的自己既无奈又厌恶。

 

如果莫弈在,他会很快的找到温度计,不会像我一样,把东西撒了一地。

 

如果莫弈在,他会去烧热水,不会像我一样,把水泼的到处都是。

 

如果莫弈在,他肯定会抱着我,安慰我,不会让我像现在这样狼狈不堪。

 

可是,他不在身边啊……

 

我抬手擦了擦眼泪,拿下身上的毯子,放在沙发上。脱下湿透了的裤子和袜子,扔到洗衣机里。然后走到卫生间拿出拖把,把地上的水一点点拖干净。拖了4次后,地面上的水终于清理的差不多了。

 

等水烧开后,我将找到的胶囊取了四粒出来,闭着眼睛,灌水,让自己咽下。为了让自己好起来,即使喉咙传来的异物感再难受,我也必须逼迫自己完成这个动作。

 

吃了药之后,人也清醒了一点,但耳朵的鼓膜还是有点胀痛的感觉。

 

我走回房间,拿起手机,看到了莫弈发来的信息。

 

『早安,睡的好吗?』

 

『嗯,都好的。』

 

『方便接视频电话吗?』

 

『嗯,可以的。』

 

答应完下一秒我就后悔了。自己这不修边幅的模样给他看见他会怎么想。我打开聊天框,准备找借口拒绝时,莫弈的视频电话已经打过来了。

 

算了算了,随机应变吧。我长叹了口气,按下了接听键。

 

“早上好,怎么看起来不太舒服?”

 

“没,没有。”

 

“嗓子都哑了,以为我听不出来吗?”

 

“我感冒了。”看着他有些凝重的表情,我老老实实地坦白了。在关于我的事情上,莫弈似乎比我自己更了解我一些。举个例子,我的手上经常会出现莫名其妙的划伤,而第一个注意到这些细小伤口的一般都是莫弈。他不会问我怎么受伤的,只会皱着眉头说,疼不疼啊,下次小心点,然后帮我贴上创可贴。

 

还记得朋友曾打趣过,说你家莫弈这么护着你,生怕你出一点岔子,要是之后你有事出差,他不在你身边怎么办?我当时可自信的回答,他不在身边,我一样可以过的很好,不让他失望。

 

现在的我想起自己立过的flag,只能在心里默默检讨自己的不争气。

 

“是因为最近天气变化太大了吗?家里暖气来了没?”

 

“可能是吧,暖气得等到十五号。”

 

“药吃了吗?”

 

“刚吃过。”

 

“嗯,没什么事的话就睡一觉吧。”

 

“手上还有点工作要做,还有两节网课需要听。”

 

“唉。我要是在你身边就好了。”莫弈的表情有点难过,眼睛也黯淡了下去。

 

“没办法啊,现在是疫情期间,你过来也不方便。你上班也要注意安全啊。”我努力地让谈话的氛围轻松一点,好让他别这么难过。这种无力的表情看的我心里也不是个滋味。

 

“后天你有空吗?”

 

“怎么了?我看下日程……没什么事,应该在家睡觉的多。”

 

“嗯好的。我现在有个病人过来,先忙一会儿,回头打电话给你。”

 

“嗯嗯,好的,你忙吧。我也得干活了。”

 

“照顾好自己。爱你。”

 

“我也是。”挂完电话后,我打开了电脑,开始着手处理工作上的事情,像这一年里的每一天一样,重复着相同的动作,相同的工作。

 

过了几天,我换好鞋子,带好口罩,把垃圾袋扎紧,拎在手上,准备出门买点新鲜蔬菜。

 

回来的时候,远远看见一个人站在我家门口,旁边放着一个银色的大行李箱,银色的头发在太阳光的照射下格外耀眼。

 

我顾不得手里提着的大包小包,拼命向他跑去,从背后抱住了他,袋子里的洋葱和土豆因为跑的太快,加上袋子本身质量不太牢固,掉落在地上。

 

我也顾不得周围的环境,就紧紧地贴着他的后背,让自己可以肆无忌惮的哭一会儿。

 

“可以让我转过来吗?”莫弈把我的手松开了一些,转过来将我紧紧地拥住。那一瞬间,我的眼泪不受控制了似的,要将这积攒了一年的苦楚都发泄出来。

 

“我来了,别怕。”

 

他这么一说,我哭的更凶了。虽然这一年里,不是那么的一帆风顺,但面对困难,我都能积极地把心态调整过来。我知道这些事情是必须要做的,是不得不做的。所以不管我的身体或者是心情有什么状况,我都努力不会让它来干扰我的正常工作。

 

但在见到他的一刻,我感觉我所有的伪装顷刻间化为乌有。看到他风尘仆仆的模样,感受到他的有力的怀抱,听着他的温柔的话语,就像在做梦一样,这个梦太美好了,也太真实了。如果此时有个人把我惊醒,告诉我这一切都是假的,我真的会诅咒那个人坠入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你知道吗!我刚刚想你了。”

 

“嗯,我听到了。”莫弈低头,覆上了我微启的唇。

 

 

作者有话说:这个文真的是冲动的产物。今天醒来给冻感冒了就头脑一热写了下来。感谢看到这儿的你。(>_<)气温变化大,多注意身体。

×这一生 #未定事件簿
东西紧紧地勒着。   “求求告诉。”   他摇摇头,牵着手将拉起。   “可以抱吗?”他小心地询问。   点头,走近他怀中,将他紧紧拥住,生怕下一秒,他就会从这个世界上...
【NXX修罗场】椰影海风 #未定事件簿 #夏彦 #左然 # #陆景和 #全员×
或许就不会这么复杂吧?   毕竟发生这么多事啊……   “星空很美是吗?”   一个极温和声音从不远处响起,转头,有点意外看见朝自己走来。   “医生没有睡吗?”   摇头...
内心最深眷恋 #未定事件簿
。   那天母亲刚推开门准备送去学校,便正巧碰上他正在门口,把手里东西放在地上准备开门。   “?!”   母亲对那个人喊一声,那人到后,手在放到门把手前停顿几秒,然后转过身来看着我们...
×】暗恋,不是一个人事 #未定事件簿
怎么回应他话。那时候毕竟才第一面,要是对他说对他一见钟情,以想法肯定会觉得很幼稚吧。医生,毕竟是那么理性一个人,只是一个刚工作没多久新人律师……   “不相信吗?”   ...
×】反向狩猎 #未定事件簿
自己发生关系。虽说不是第一天来到魔界,但呆这么久,还是不太适应这异常开放民风,可能这也是就自己一个人还打光棍儿原因吧。   “?”似乎察觉到什么,先开口,然后转过身来看向,面容依然像...
×】第二次婚礼 #未定事件簿
。   要不发个短信,问问周末安排?   一会儿,飞快地打下一排字。没一会儿便收到回信。   『不忙,都。』   看着手机上字,不自觉扬起嘴角,感觉自己都能透过屏幕,想象出他...
同人】眼里光 #未定事件簿
……没有其他意思……”助手紧张地赶忙否认,毕竟要不是因为自己父亲和交好,自己也没有这个机会能够得到这份工作。要是把老板得罪,估计回去免不了一顿责备。   “没事,就说说看,感觉和以前有...
×】陪伴是最长情告白 #未定事件簿
……”   认真看着讲述着自己过去。很少会主动和他去说这些,因为大多是不太好经历,所以不想让他感觉到不适。   “所以知道吗?外婆外公就只希望能找到一个对人,就行...
未定事件簿】论“”被夏彦拉走后NXX基地 #左然 #陆景和 #
干咱们仨都想干事啊,省得你们私底下再查资料。哦,不必谢。”陆景和笑得随意。   左然:…… :……   屏幕转换,关键词——夏彦。   三人目光不约而同聚集到光屏上,扫地机器人在背后偷偷...
×】取暖 #未定事件簿
。   “对了,过会儿提醒要去接儿子放学……”抬起头,伸出手指戳下巴。   回过神来,低头看着,手绕到身后,把自己睡衣扣子解开,让身子好活动。然后捧起脸,郑重地说:“帮把眼镜...
×】生日快乐 #未定事件簿
味道吗?”   尴尬笑说:“这做肯定没咱爸做好吃,下次带家吃好不好?!”   后,微微一愣,笑着说:“好!下次去你家尝尝岳父大人手艺。”   似乎突然意识到不对劲,连忙...
×】宠爱 #未定事件簿
。   “歇一会儿好不?太快,食物还没到胃里呢就又吃没有不让吃,只是怕之后又胃疼。”耐心地劝说,拿张湿纸巾给下手,把薯片用夹子夹好放到茶几下面。   今天也不知怎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