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弈×我】反向狩猎 #未定事件簿

sodasinei 2021-07-23

原作者:珊瑚Lucie

 

/『究竟,谁是谁的猎物?』

/万圣节专题——轻松欢乐向【提前过了(>_<)】

//第一人称

//设定:咸鱼高级死神VS腹黑大天使长(´・ω・`)

 

 

“0002685号,死因酒驾,死亡时间20时19分32秒。采集完毕。”我熟练地把单子写好,签上名字,递给眼前的人。

 

“是不是跟着上面的地址走就好了?”

 

“对,它会带你找到我同事,他会给你安排接下来的工作。”

 

“那,这个……怎么办?”男人指了指车里边昏过去的人,小心询问。

 

“你放心,旁边已经有人打120了,到时候会有人清理现场的。”

 

“可我总感觉我还有事情要做……”男人看起来有些恋恋不舍。

 

“可能因为你受伤的是头部吧,缓一会儿就好了。等你到了那儿以后,我的同事会帮你解决这个问题的。”

 

“谢谢你。”说完,这个男人便消失在空中,只剩我一个人呆在这个事故现场,看着眼前的惨状。

 

这是我从事死神职业的第……不知道多少个年头。

 

哪个不负责任的说死了之后就轻松的?一想起这话我就气不打一处来,特想拿镰刀在那个人身上划拉几下。再怎么说,称呼里面也有神这个字,为什么还是和人类的时候一样,天天朝九晚五累成狗。

 

看看隔壁的阿努比斯,都不用到处奔波,只需要在天平旁边等着就好。之前有次出差,经过他家门口的时候,热情地招呼我进去,说他媳妇儿安普特做好了饭,要不要一起吃。一想起这个事儿,我就不自觉地捏断了手里的笔。当时手上还有二十几个单子要完成,这老哥的工作拉仇恨也就算了,怎么还带虐狗的?

 

不过说真的,别看阿努比斯戴这个头套,认为他长得不好看。大错特错,这个头套只是工作需要而已。不然他怎么娶到安普特的?

 

至于我为什么干这个工作,和我在人类世界的职业密不可分。我是一次意外车祸中丧命的,因为帮人打官司,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当时给我开死亡证明单子的死神,也就是我现在的上司,觉得我这死的不明不白,实在冤屈,再加上我具备过硬的职业素养——毕竟律师嘛,必须始终站在客观公正的立场上看待问题。综合评定下来,他认为死神的工作对我而言再合适不过,就自作主张,提前和人事讲好,说这么好的苗子,去顶上当天使太浪费了,正好他这儿缺人,天气变冷了,单子太多了忙不过来。人家一听,这专业对口啊,毫不犹豫的就给他敲了章,还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好好干,你以后肯定比你上司出色。

 

“唉。”我叹了口气,把镰刀收起来,坐在马路牙子上。算了算了,再怎么说也是公务员,还是终身制的,能混一天是一天。听上去是不错,房子和坐骑都是包分配的,但,不包分配对象啊……

 

记得小恶魔日报还做过一个数据统计,在最适合结婚的职业中,死神竟然是垫底,原因竟然是,当死神的十个有九个是没的感情的灵魂收割机,无欲无求,固执死板,与之相处毫无乐趣。

 

说那群男的也就算了,为啥连女的也带上。真的是太扎心了。当人类的时候,也是因为律师这个职业,找不到对象。结果当死神了,换汤不换药,还是没对象。

 

“不想了,继续工作吧,不然圣诞节就要加班了。”我起身,打开手中的本子。

 

“嗯,未名市高教区……莫弈……等等……莫弈??!!!”我看到这个名字,声音瞬间抬高了个八度。

 

莫弈是我在人类世界的暗恋对象。当时离开自己的身体的时候,最后悔的就是没有把自己的心情传递给他。结果,这下好了,犹豫徘徊太久,真的传递不到了,只恨自己那时候是个榆木脑子,沉迷工作无法自拔,连爱情的滋味都没尝过就来这个世界当苦力了。

 

『早知道能接到关于他的任务,我就去当天使了。这一身黑的,哪有翅膀看起来好看。』

 

我有些苦恼地看着身上的斗篷,从口袋里掏出笔,在莫弈的名字旁边画上勾。

 

一切都是为了工作,规定好的任务再怎么拖延,还是得完成的。

 

到了指定的地点,我推开门进去,看着站在窗口的莫弈,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些年,除了工作上的事情,我基本不和别的死神说话。虽然有收到过一些家庭背景不错的魔族,精灵族,或者自己的死神同事寄来的情书,但大多都过于浮夸,尤其是一些魔族的人,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三句话就要和自己发生关系。虽说不是第一天来到魔界,但呆了这么久,还是不太适应这异常开放的民风,可能这也是就自己一个人还打光棍儿的原因吧。

 

“你来了?”莫弈似乎察觉到什么,先开了口,然后转过身来看向我,面容依然像初遇时那样清俊。真的,这脸就算放在遍地美男的神界也是数一数二的存在。

 

“嗯。”斗篷里的我有些慌乱,不敢去直视他的眼睛。他沐浴在月光下,身体像是被光圈环绕着,有种莫名的圣洁感。

 

“所以你是来带我走的吗?”莫弈轻描淡写地说着,他的眼神没有从我身上移开,床上的冰冷的躯体仿佛和他毫无干系。一瞬间,让我想起了在人类世界里看见的天使雕像,同样带着不悲不喜的表情,冷眼看着跪在自己面前,忏悔哭泣的人们。

 

“呃……按……按流程走的话……是的……我看看你的编号……”

 

“不急,慢慢来。”他把手撑在后面的窗台上,嘴角微微上扬,让我有了一种身份互换的错觉,好像我变成了游离在人间等待死神的魂魄,而他则更符合没有感情的灵魂收割机的死神形象。

 

“我明明记得有你的名字的……”我有些着急地翻看着死亡名单,心想,我是眼花了吗?不可能啊,只有死去的人的名字才会出现在单子上,我明明看见了他的名字,也打勾标记了。都干了这么多年了,怎么会出现这种新人才会犯的错误。

 

莫弈可能看我有些手忙脚乱,轻笑了一声,走到我跟前,把手放在我的肩膀上。

 

“总会找到的。”

 

虽然隔着一层斗篷,但我依然可以感受到熟悉的温度,那是他独有的微凉。我记得这个感觉,那次在诺斯塔岛的吊桥上,他也是及时伸手护住了重心不稳的我,安抚了我内心的焦躁和不安。

 

“莫弈……”

 

我抬起头看着他,头上的兜帽因为动作而自然褪下,露出了浅栗色的头发,耳侧的花瓣发卡被月色包裹,散发着温和的光。

 

“你一直戴着它,真好。”

 

“啊这个……”我有些局促地把发卡取下放进口袋,这个发卡是他亲手做的,因为死亡的时候佩戴着,所以它也就跟我一起来了。平日里戴着它让你有一种被标记了的感觉,嗯,被喜欢的人标上所有物的感觉。可现在不是啊,一种偷窥被抓包的羞耻感涌上心头。我感觉已经不用我再去解释什么,很多迹象已经把我内心的情感在不经意间表达了出来。

 

“所以,你喜欢我。”

 

这毋庸置疑的陈述句语气让我无法辩驳。他直视我的眼神没有一丝波动,似在告诉我,无论我即将试图找寻何种借口,对他而言,都不重要了,他已经明白了我对他的感情。

 

古人有句话说的好,言多必失。在不能看清自己的利弊得失的时候,少说话,免得露出了马脚给人抓到而不自知。

 

“嗯……”我点了点头,不自觉的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什么时候?”

 

“第……第一次去你家……”不是吧,我在心里叫嚣着,再怎么说我也是评上了高级职称的死神,不说在魔界怎么样,在死神圈都是公认的大前辈,怎么可以被一个人类的魂魄这般审问,而且我还十分配合地回答他。当真爱情蒙了眼,在喜欢的人前面,智商都会下降吗?

 

“好巧。那时候,我也喜欢你了。”

 

莫弈凑近我的耳边低语,手从我的肩膀滑下,顺着斗篷的纹理,覆上我冰冷的手背,手指借机穿过指缝,与我十指相扣。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很多人情愿去工匠房打镰刀都不想做死神的差事。记得我的上司说过,不是所有的灵魂都很听话,任你差遣。我当时只觉得,是他自己贪图美色,禁不住女人的诱惑,和她发生了关系,结果人姑娘一点事没有,安心做起了小魔女,专职送外卖,不要太自在。倒是他给协会长扣光了一季度的奖金不说,还在年末的总结大会上做了检讨,字字句句,声泪俱下。大会结束后,我还去挖苦他,说他这纯属自讨苦吃。

 

得,风水轮流转,报应不爽,这事今儿落在了自己的头上。死神是不可以对人类产生感情的,不管曾经的关系是朋友,爱人,抑或是针锋相对,势不两立的敌人,在选择成为死神的那一刻起,所有过往,皆化为虚无。只要被任何一丝主观的情感干扰到,就无法狠下心来去完成灵魂的采集和收割。

 

“那个……能不能……放开我?”经历了一轮心里斗争的我稍稍挣扎了一下,希望可以把手抽出来。没曾想,反而被他握的更紧了。作为人类而言,莫弈的体温是偏低的,但对于身为死神的我,这样的温度足以捂热我的手。我的脸也因为这掌心的温暖而染上了绯红。

 

“当然……如果这是你希望的。”

 

说完,莫弈果断地松开了手,然后靠在身后的办公桌上,推了一下眼镜后,两条手臂在胸前交叉。

 

“我们的时间还很多。”

 

他的声音就像咒语一样,让人沉沦,就像听着赛壬的歌声的船手,只一时的疏忽,便成为了对方的饵食。明明说着蛊惑的话语,眼睛却异常的澄澈,表情依旧清冷。

 

他的手离开的瞬间,我的心里竟有一点失落。不过,再怎么说,也得先把工作完成。我暗暗告诉自己,等采集完成了之后,什么都好说。再怎么样,不能一直让他的魂魄在这儿飘着。

 

“该死的证明单子在哪里啊……莫弈……莫弈……名字在哪里……”我翻阅着资料,按字母一个个搜寻着。

 

“你在找这个吗?”

 

“哦哦……对……谢谢……”我接过递到你眼前的单子,匆匆扫了一眼,就拿出笔准备开始程序,赶紧结束收工,在这里呆了越久,自己就越没办法定下心来。

 

“莫弈……????”我念完名字看到后面的信息后,笔从手中滑出,掉落在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大……大天使长?

 

我不可置信的擦了擦眼睛,接着往下看。

 

『受审判处的委托,以人类身份作为伪装,潜伏在人间……』

 

记得在图书室有看过关于神的福音书,上面这样记载:《……天使,乃神之使者。他们于风与火中诞生,性属灵,具美德,持大能。 至人间,颂神之美德,扬神之荣光,助义人〔1〕,除恶人〔2〕。虽承神之旨意,但有自由之意志……》

 

而莫弈不是一般的天使,是……审判处的……大天使长……

 

众所周知,没有审判处问不出的东西。再狂悖的人进去,都是被折磨的不成人形的出来。不过呢,天使是不具备肉身的,所以折磨的点,指的是精神上的践踏。有一句话讲得好,宁可和小恶魔打架,也不和天使长说话。这里的天使长,说的就是审判处的大天使长。

 

我吞了吞口水,努力告诉自己要淡定,淡定。再怎么说,他也是莫弈是吧,人是喜欢自己的,再加上自己也没犯什么事,要冷静,冷静。

 

“所以你的名字为什么会闪现在死亡名单上?”我调整了一下心情,有点郁闷地看着他,总感觉这事儿不是偶然。

 

“这个‘我’确实死了。但换句话说,我只是结束了一个任务而已。”莫弈平静地叙述着,缓缓走到我面前,抬手将我一侧的碎发别到耳后。

 

“任务?”

 

“嗯,一个失败的任务。”他看着我,眼底变得有些复杂。

 

“让你遭遇了那样可怕的事情,真是对不起。”

 

“?你是说那场车祸吗?没事啦,事情都过去这么久,我早就记不太清楚了。”我知道莫弈说的是什么,但那场车祸来的太快了,我甚至都没有看清对面的人就咽气了,不过好在没有太大的疼痛感。

 

“我后悔我没能……”他欲言又止,然后叹了口气。

 

“没能及时预料到这件事情的发生吗?”我接过他的话,语气平静地说下去:“其实我刚接手这个案子的时候,我就有想到被对方报复的情况了。我记得你劝过我,说这件事很棘手,让我不要参与进去。但我是律师,我有义务对我的委托人负责。既然答应接手了,就意味着,不管未来有可能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不会害怕,不会退缩。”

 

说到这儿,我牵过他的手说:“我知道天使的使命中有“帮助义人,奉命攻击恶人”的说法。但不是很多事情都可以在我们的掌控中。也许你会觉得,自己是大天使,站在上帝视角看问题,可以察觉到事物的发展和走向,对即将发生的危险做出预判。但你没能预判到危险,这并不能说明这是你的原因。举个例子,在我承认喜欢你之前,其实你也不太能肯定我是不是真的喜欢你,直到你看见了我头上的发卡你才相信了自己的猜测不是吗?意外之所以是意外,是因为它毫无征兆。”

 

“所以啊,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我在莫弈的手背上拍了拍。这一下,两下,就拍进了他的心里,驱散了他深埋心底的歉疚。莫弈心想,也许她可能更适合做天使吧。

 

“那么……我们说点开心的事情吧。”

 

“嗯?”

 

“所以,我没记错的话,大天使长你任务结束应该自己就回神界了,为什么会在这儿等我?”

 

“Simon说给我一个惊喜,让我别急着离开。然后……我等来了你。”语气里有种小孩子终于买到了心念已久的玩具的满足。

 

“????Simon?”我一脸震惊。Simon,就是我那个不靠谱的上司。难怪他今天安排工作的时候,看着我一脸坏笑,神情极度不正常,还说叫我好好享受工作,感情在这儿等着呢。我暗自腹诽着。

 

“嗯。帮他处理过一些麻烦,就认识了。”

 

“所以,你俩合计起来套路我?”我现在有一种被人卖了还给人数钱的感觉,心里暗下决定,回去就把Simon的镰刀掰折了,说到做到。

 

“不算吧,毕竟我是不知情的。”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呢?我的大天使长?”我有些无奈。虽然被人下了套心里很不爽,但好在对方是莫弈,是自己喜欢了很久的人。害!暂时不管Simon了,既然之前没有好好的相处,现在也不是不可以。

 

“我之前说了,我们的时间还很多。”

 

他的手沿着我的耳根游走到下颌,拇指在我的唇峰轻微地按压。

 

“你想……怎么办?告诉我……”

 

“那个……我还有工作没做完……”我有些慌张地把莫弈的手拿下来,准备起身离开,却被他一把拉过去,猝不及防地跌进他的怀中。

 

“这么着急离开,是不想看见我吗?”莫弈微微蹙眉,看起来有些委屈。

 

“?!”我被他这一套行云流水的操作弄的哑口无言。感觉自己占了他的便宜似的,心里还有一丝内疚。

 

“既然你不说,那……失礼了。”

 

他低下头,凑近。

 

我下意识闭上了眼睛,感受着那抹温热,左手在斗篷下悄悄攥紧。这一天曾在我的脑海里演绎了无数次,我有设想过是谁先亲的谁,想过亲吻的场合,天气,包括接吻的姿势,以及自己的反应。

 

许久,他松开了我,看着我紧闭的眼睛和涨的通红的脸,轻笑。

 

“这么紧张?我又不会吃了你……”莫弈捏了一下我的鼻子,揉了揉我的头发。

 

“我不会做真正让你讨厌的事情。”

 

他将我往怀中搂了搂,在额前落下一个吻。

 

“嗯,我知道。”

 

窗外——

 

Simon坐在屋顶的烟囱上,看着镰刀旁边厚厚一摞单子,叹了口气。

 

“为了我的得意门生的终身大事,老师我真的煞费苦心。放着狂欢节不过,大老远跑过来加班……”

 

 

注:〔1〕创世纪19章 10—23

〔2〕参看列王纪下149:34-37;启示录12章:7-9节

【NXX修罗场】椰影海风 #未定事件簿 #夏彦 #左然 # #陆景和 #全员×
或许就不会这么复杂了吧?   毕竟发生了这么多的事啊……   “星空很美是吗?”   一个极温和的声音从不远处响起,转头,有点意外看见朝自己走来的。   “医生你没有睡吗?”   摇了摇头...
】你是内心最深的眷恋 #未定事件簿
。   那天母亲刚推开门准备送去学校,便正巧碰上了他正在门口,把手里的东西放在地上准备开门。   “?!”   母亲对那个人喊了一声,那人听到后,手在放到门把手前停顿了几秒,然后转过身来看着我们...
×】暗恋,不是一个人的事 #未定事件簿
阳  【这个歌听哭了(;´༎ຶД༎ຶ`)】     因为之前答应了提出同居的要求,所以现在正在家里用纸箱子打包着行李。到底在这个公寓里住了挺久的,大大小小的东西看着不多,真的...
×】你的思念,听见了 #未定事件簿
对旁边说:“,帮拿一下温度计,看下体温是不是正常的。”   大约等了十分钟,似乎想起来什么,拍了拍自己的头,无奈地自言自语。   “睡傻了吧?他怎么会在呢?人不要工作了?”   一年前,...
×】第二次婚礼 #未定事件簿
。   要不发个短信,问问周末的安排?   想了一会儿,飞快地打下了一排字。没一会儿便收到了他的回信。   『不忙,都听你的。』   看着手机上的字,不自觉的扬起嘴角,感觉自己都能透过屏幕,想象出他...
×这一生 #未定事件簿
,在意他为什么现在看的眼神是那么悲伤,到底忘记了什么,又或是和他曾经历过什么。   “叫吧。”   …………   反复的念着这个名字,好熟悉,……为什么想不起来,是很重要的...
×你】取暖 #未定事件簿
chuang,像是在催促着他。   “那总得等先把外面的衣服换下来……”有些无奈摇了摇头,站起身子,走到旁边的衣柜。他先把怀表,领带这些配件一一拿下,然后上到下依次解开马甲的扣子,露出里面做工...
×你】生日快乐 #未定事件簿
想起你和初见的时候,他正坐在搭好的纸牌塔背后,嘴角挂着温和的笑容,看着拎着公文包的你。   “你好,。初次见面,怎么称呼?”声音从容而内敛。   这是他和你说的第一句话。   就仅仅第一面...
×你】宠爱 #未定事件簿
。   “歇一会儿好不?你吃的太快了,食物还没到胃里呢你就又吃了。没有不让你吃,只是怕你之后又胃疼。”耐心地劝说,拿了张湿纸巾给你擦了下手,把薯片用夹子夹好了放到了茶几下面。   你今天也不知怎么了,听...
×你】温柔岁月 #未定事件簿
。   『油烟对女孩子皮肤不好,做饭的事情以后来就行。做好了会喊你的。』   你和朋友聊天时,每每她们问起家里谁做饭,你都会骄傲地说,肯定是啊,之后再把的这句话原封不动的告诉他们,让她们回去...
×你】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未定事件簿
手臂,声音有些颤抖。   “先快去医院吧。妈打电话过来说外公摔倒了,现在在抢救。怕……”你努力组织着语言,把事情向解释清楚。毕竟还没有到不可挽回的那一步,还是可以的,还是有希望的,不能哭,不能...
同人】眼里的光 #未定事件簿
原作者:珊瑚Lucie   *视角的第一人称。 *春天到了,想写一些幸福的事情。 *可能有点ooc(><)     今天和助手聊天的时候,他随口一句:“感觉医生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