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弈】你是我内心最深的眷恋 #未定事件簿

sodasinei 2021-07-23

原作者:珊瑚Lucie

 

『究竟是怎样深沉的感情,才会在再次相遇时,仅仅是两

人互相看了一眼,便抑制不住地热泪盈眶。』

BE慎入//很久不写文了希望没有写的很糟糕(笑)

女主的女儿视角//

总之谢谢喜欢//

 

 

【一】

 

今天,我像往常一样去找隔壁的叔叔聊天,这是母亲交代给我的任务。说是叔叔,但他其实比我的母亲稍年长些,按道理应该叫伯伯。可叔叔的脸看着很年轻,一点都不像个快五十岁的人。

 

都说时光从不败美人,我觉得这句话用在叔叔身上也并不违和。

 

至于父亲,他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听母亲说,父亲是生了很严重的病,一直用药物控制着,能多活一天是一天。但好景不长,在某一年的腊月二十几的样子,父亲的病情突然复发,而且这次来势汹汹。在ICU躺了没几天就走了。我记得那年的年夜饭,母亲就简单做了些家常的,然后吃完饭就把我搂在怀里,和我说,孩子,你不要恨爸爸,爸爸他没有抛弃我们。他很爱我们,很爱很爱。他只是先一步替我们去前面探路去了,帮我们看看那个世界是不是真的就像书上写的那么美好。

 

我当时听得懵懵懂懂的,之后的内容也不记得太真切。在父亲去世之后不久,我们家隔壁就搬来了这个叔叔。

 

那天母亲刚推开门准备送我去学校,便正巧碰上了他正在门口,把手里的东西放在地上准备开门。

 

“莫弈?!”

 

母亲对那个人喊了一声,那人听到后,手在放到门把手前停顿了几秒,然后转过身来看着我们。

 

“嗯,是我。”

 

那个人对母亲的呼唤似乎一点都不意外。他的声音很好听,温和而沉静。银色的发丝自然地垂在耳侧,米色的高领毛衣外面套着件浅咖色的大衣,烫金色的瞳孔里盈满了温柔。他笑的很好看,虽然我是第一次见到他,还是在心里小小的感慨了一下母亲竟然会认识这么出众的人。

 

母亲听到了他的回应后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但放在我的肩膀上的手却在微微颤抖,眼中满是我看不懂的情绪。坦白的说,我从未见过母亲情绪起伏如此之大。在我的记忆里,因为母亲是一名律师,受到职业的影响,母亲在生活里是一个特别冷静和理智的人。哪怕是父亲的葬礼,母亲也没一直哭丧着脸,抱怨着老天的无情,而是有条不紊的把父亲的后事处理完,就带我回家了。

 

我见母亲这般,本想上前问个清楚,但上学快迟到了,我也没再停留,赶紧和母亲道了别就先走了。走之前我还偷偷回头看了一眼母亲,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却没有落下。想必这个莫弈对于母亲而言是很重要的存在吧。

 

等到了晚上放学回家,还没等我问起,母亲便告知我说隔壁的莫叔叔是未名市很厉害的心理医生,也是她以前的很要好朋友,在我刚出生的时候还抱过我。她和父亲的婚事还是他撮合的。

 

虽然母亲和我讲这些事的时候,神色平静。但我的内心还是有个疑问,毕竟母亲的那个罕见的表情实在是让我在意。于是我还是按耐不住冲动把想问的话问了出来。

 

“妈妈,你喜欢莫医生吗?”

 

母亲看着我愣了一会儿,然后无奈地摆手笑了笑。

 

“也许吧……不过都过去了,对妈妈而言现在最重要的是你。”

 

母亲揉了揉我的头发,把切好的苹果递给我。

 

“莫医生是很优秀的人……你就叫他莫叔叔吧,妈妈已经和他说好了,你要是作业上遇到问题可以去问他。”

 

“好。”

 

我接过母亲给的苹果咬了一口,心里知道母亲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可能是因为有什么顾虑,也就没有在继续追问下去。如果母亲想说的话,应该会告诉我的。

 

【二】

 

从那以后,莫叔叔就成了我们家的常客。

 

有的时候我在家写着作业,他便会来敲门,然后给我他做的小蛋糕或者曲奇之类的甜点,说是做多了,家里也就他一个人,也吃不下,扔了也怪可惜的,就来问问我想不想吃。

 

说真的,我在看到他递给我的包装盒里的蛋糕后,真心觉得这点心精致的水平不去开个店真的可惜了他的手艺。

 

一开始母亲下班回来见我吃着蛋糕,觉得特别不好意思,说我怎么可以总是接受他给的东西,这得多欠人家的人情啊。在小小地教育了贪嘴的我后,母亲便会让我把她刚煨好的汤放在保温桶里给他送过去,去好好谢谢人家。

 

我第一次拎着保温桶敲开莫医生家的门时,他打开门看了我一眼,然后蹲到和我差不多的高度,拍了拍我的头说,好孩子,帮我谢谢你妈妈。你妈妈工作很辛苦,有你这么懂事的女儿真的是……太好了。

 

语气里听着有一丝如释重负的感觉。他的手很温柔,让我有了一种父亲在触碰我的错觉。我有些慌乱地向他鞠了两下躬,把保温桶放在门边就赶紧回家了。

 

回家后,母亲见我心神不宁,问我是不是莫叔叔和我我说了什么。我摇了摇头,有些失落地说,他让我想起了爸爸。他的手和爸爸的手一样,明明就只是像长辈对晚辈一样拍了拍头,却有一种被安抚了的感觉。

 

“也许温柔的人总是相似的吧。就像你的父亲……”

 

那是在父亲离开后一年多,母亲第一次主动提起父亲。

 

“很多人都认为你妈妈我不喜欢你爸爸,觉得在葬礼上好像非得哭的痛彻心扉才足以证明我们两的感情。但是,怎么说呢,如果不是因为你妈妈,也许你爸爸就不会有这么严重的病。他是用生命在爱着我们……所以,我知道你的内心可能有疑问。但是,听妈妈的话,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妈妈只爱你和爸爸,你们两个才是我最重要的人。”

 

“嗯……好。”

 

“至于莫医生的话,如果有时间就多去陪他说说话聊聊天也好,到底是很久的朋友了,他身边也没个一儿半女,邻居之间相互照应也是好的。”

 

“好的妈妈,我会经常去看莫叔叔的。”

 

【三】

 

想到这儿时,我已经站在了莫弈家的门口。还没等我敲门,门便自动开了。

 

径直看过去,莫弈坐在沙发上,正看着手中的牛皮日记本。窗台上放着一盆蔷薇和一盆白色的雏菊,在阳光下,上面的水滴反射着七彩的光。

 

“来了啊?”

 

莫弈抬起头,声音有些沙哑,他的眼周红红的,看样子好像刚刚才哭过。

 

我看着他手中的牛皮日记本,上面清隽的字迹我再熟悉不过,这是前几天我在清理母亲的遗物的时候寄给他的。因为母亲在上面贴了一个纸条,说让我把这个交给莫弈,想看或者是扔掉都随他处置。我当时也没有多想,就按照母亲的意思照办了。

 

这个日记本的封皮都给母亲翻烂了,但母亲并没有买新的日记本的意思,而是让我买了很多活页纸给她,她可以写好了夹在里面。

 

“莫叔叔,怎么了?是不是母亲写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我有些担心地看着他,母亲临走前特地嘱咐我说,莫叔叔他对我们家很是照顾,让我在她走后也要像以前一样照应着他。反倒对于自己的身后事,母亲并没有交代太多。只说这一辈子,平淡也好,平凡也好,能看着我长的这么好,变成一个出落大方的姑娘,已经很满足了,而且我还有我先生照顾我,她也可以放心了。说完这些话后,她就像父亲走的时候那样,坦然且从容,她只是和父亲去团聚了而已。

 

起初在医院里的时候还是有些悲伤,但身为独生子女,其实早就做好了要一个人去面对生离死别的准备。再加上父亲走了以后,其实母亲的身体已经大不如前,但母亲依然工作在第一线,因此我已经在内心演练过无数次母亲要是突然走了我该怎么办,该怎么去做。如果我没有结婚的话,我一个人该怎么处理母亲的后事。正因为没有兄弟姐妹,所以我知道自己就算再难过也得把这些事做好。万分庆幸好在我身边有先生。

 

这么一想,其实母亲让我照顾莫医生我也能理解。自己的好朋友一辈子没结婚,有个人能照应一下总比无人问津的好。

 

“怎么会?你的母亲一直是一个善良的人。”

 

莫弈叹了口气,示意我在旁边坐下。

 

“我想知道她走之前有没有说什么?”

 

他有些期待地说着,但我实在不忍心告诉他,母亲自始至终都没有和我提太多关于莫医生的事情。

 

“母亲说让我照顾好你,让我经常来陪你说说话。”

 

我只能照实告诉他,但我不敢去直视他的眼睛,生怕我的回答不能满足他的期待。

 

“这样啊……好吧……”

 

莫弈看上去有些怅然,放在日记本上的手下意识地收紧。

 

“所以,您和母亲之间是发生过什么事吗?”

 

直觉告诉我,莫弈和我的母亲之间肯定发生过什么。埋在心里这么久的疑问也该有一个答案了。我实在不相信朋友之间的感情可以深沉到只是看一眼,就反应强烈到能够热泪盈眶,母亲亦是,莫弈亦是。

 

【四】

 

莫弈见我这般执着,也不岔开话题,把日记本合起来,靠在沙发上看着我。

 

“该从哪里说起呢……不过我想这件事告诉你以后,你也不会再叫我莫叔叔了吧……”

 

“没事,您说吧,都是过去的事情,我也就是想知道个缘由,不会太纠结于此的,不管您曾经做过什么,您一直是我的莫叔叔。”

 

“你真的……和你的父母一样温柔啊。”

 

他看着我顿了顿说:“我想你应该知道,你的母亲曾经在NXX工作过一段日子,当时我是她的同事。你母亲的工作能力真的很强,看待问题都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和想法……”

 

“一开始真的只是很好的工作伙伴,合作解决的事件多了,默契也在相处中逐渐加深……”

 

“但在这件事情后,你的母亲就退出了NXX……那次你母亲和我正好在一起调查一个案子,开始的时候调查进展的很顺利。但很不巧的是,我当时正好在她的对立面潜伏着,而你的母亲她通过手上的线索顺藤摸瓜发现了我,再加上我当时手里接到的任务就是做掉你的母亲……你也知道我不可能这么做……我也做不出来,所以……那个人他派了其他人去,把你的母亲当成人质抓了起来去和警方谈判……我那时候正等待时机准备把幕后最大的操纵者抓起来然后一网打进……碍于任务在身上就不能有所行动……这个时候你的父亲就出现了,他用自己来换你的母亲出来……”

 

“最后我们收网时,你的父亲被我们救了出来……但人已经被折磨的瘦骨嶙峋……你母亲看到后哭了很久……说这辈子都不会再原谅我……你的母亲在等你父亲的身体痊愈之后,便和他结婚了……即使医生告诉她,你的父亲活不了多久,但你的母亲非常坚决的想和他在一起,你外婆怎么劝都没有用……”

 

“从那之后没多久,你就出生了……本来我想着你母亲不会告诉我这件事,毕竟我曾做过这么让她失望的事情。但当你父亲打电话告诉我,说你的母亲想让我过来看看你,我就再一次知道,自己那次拉你母亲入那个局是多么错误的决定。哪怕那些罪犯们都受到了法律严厉的制裁,世上没有后悔药,这个事情给你母亲和你的父亲带来的伤害是无法挽回的,那些事情都真真正正发生过,存在过……我却没能保护好她……”

 

“我当时挂了电话就赶紧去了医院,当我抱着你的时候,小小的你只有我的两只手那么大……你的母亲和你的父亲说……知道当时误解了我……说现在好在大家都好好的……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

 

“其实母亲没有真的恨过您……”

 

听到这儿我忍不住插了一句。虽说突然知道这么多事情让我有些猝不及防,但我也理解了母亲说的那句父亲是用生命在爱着我们这句话。

 

“嗯……你母亲和我说过……只是我自己……我总觉得有些愧疚……”

 

“但让我更加难过的,倒不是以前的那些事情……而是你母亲的日记里写下的话……”

 

说着他把日记本递给我,我有些疑惑地接过。这本日记我从来没有打开过,从它来到家里的那一刻起,它便一直静静地躺在母亲的床头。

 

我小心翼翼地将它翻开,便看到母亲写的,那从未听她说过的话。

 

【五】

 

『……那天看见莫医生靠在窗边,拨弄着窗台的蔷薇花……看上去好像有心事的样子……如果可以真的想去问问……解决不了的话,听他说说也是好的,总比埋在心里不说的好……』

 

『……今天到大学里等莫医生下课……上他的课的学生真的好多……听了他的课真的受益匪浅。感觉讲台上的他就像天上的星辰一样可望却不可及……』

 

『……莫医生特地亲手做了鲜花发卡送给我……真的是很贵重的礼物呢……如果有人能和莫医生在一起的话……她肯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吧……想想就很羡慕她……究竟什么样的人能够站在他的身边呢……』

 

『……我想见到他……见到莫医生……我在吊桥上的时候只有这个想法……想听他说话……如果可以的话……想立刻见到他……这种好像就要溢出胸口的心情是不是喜欢……』

 

我有些惊讶地看着这字里行间透露着的少女心情,很难想象母亲会说这些话,我又往后翻了几页,明显地可以看出纸张有被眼泪浸湿的痕迹,可以看出母亲是一边哭着一边写着下面的话。

 

『……如果是别人该有多好……为什么莫医生会在那个魔窟里……其他任何人都行……为什么偏偏是他……』

 

『……就算你在那里……不要让我发现好不好……我多想从一开始就不知道这件事……』

 

之后的很多内容已经被母亲用钢笔涂黑了,看不太清楚,但依稀可以辨认出几个字来。

 

『……虽然……(看不清楚)但我知道真相后,突然如释重负……你没有参与……真好……』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后,就算心里还有着喜欢你的心情,我也不能这么做。他很爱我……虽然我喜欢他没有像喜欢莫医生那样,但是我不能辜负他的心意。』

 

『其实我早就原谅莫医生了……但自己一时的气话可能真的伤害到了他吧……他都没再联系过我。』

 

『先生告诉我,莫医生答应了他来医院看我和先生的女儿。真的好开心……他是真的放下了过去的事情吗……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莫医生抱着女儿的样子脑子里会突然冒出他当爸爸了以后是什么样子的幻想……不可以不可以,这样对女儿和先生都是不负责任。我都当妈妈了,不可以在想着以前的事情了……』

 

『今天送女儿上学的时候发现新来的邻居居然是莫医生……未名市真的好小……为什么自己看着他会忍不住想哭出来呢……』

 

看到这儿不知为什么,鼻子有点泛酸。我从不知道母亲原来曾这么热烈而小心地喜欢过一个人,我怕我再看下去会失控,就干脆直接翻到了最后几页。

 

『女儿今天问我,说还有没有什么想做的事情没有做的,趁着我精神还好,她可以让她的先生开车带着我们出去玩儿玩儿,兜兜风。我借口太累了,就想在床上躺躺。女儿听了也没再劝我,说只要我开心就好。可其实我心里是有个荒唐的想法,如果有机会的话,想和莫医生悄悄地牵着手走在大学的小径上,感受微风缓缓吹过脸颊……只要这样就好……哎,算了算了,都半截身子入土了还在想这个幼稚的事情,一点都不像个成熟的大人。』

 

『真的难以置信,这几天我竟会在梦里见到莫医生。要是先生还在的话知道这件事该有多难过啊……说真的,没有发生那么多事的话……也许我就会去主动告诉他我的心意吧……不过我猜肯定会被拒绝的多(笑)』

 

『这几天感觉人越来越累了,总是犯困想睡。闭上眼睛的时候,竟然能在风中听见莫医生唤我名字的声音。真的是不应该啊,让女儿知道肯定会笑话我,年纪大了怎么还会幻想这些有的没的事情……』

 

『今天感觉人更累了……估计也就这两天的事情吧……如果这本日记本莫医生愿意翻开来的话……我想说…………如果上天让我们再次相遇,希望不会有那些不好的事情……能够静静地留在莫医生的身边就好……能再次见面的话,要是能认出你,我还是会像那天一样,眼含泪水地看着你……和先生小小地抱歉一下,不原谅的话我就多道歉几次(鞠躬)』

 

最后的最后,母亲留下了这样一行小字。

 

『以此为书,写给我内心最深的眷恋。』

 

时间是母亲去世前的两天。在那之后,这个日记本便再也没有打开过。

 

【六】

 

不知不觉,读完了它的我脸上已然布满泪痕。我从包里拿出餐巾纸赶忙把狼狈的自己清理了一下。

 

“我……真的很对不起你的母亲……”

 

他低着头,额前的头发落下的阴影挡住了他的表情。

 

“没事的……我想母亲要是能知道您明白了她的心情之后,应该会很开心吧。而且,虽然知道了很多事情,但我知道,莫医生也很喜欢母亲吧,所以才会这么照顾我。”

 

我调整好情绪想要去安抚他,他却和我摆了摆手说:“嗯……我只是有点没有缓过来……很感谢你把它交给我……”

 

“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毕竟这是母亲的愿望。”

 

“嗯……好孩子……我有点累了,等明天我们再聊你看怎么样?”

 

“好的莫叔叔,那我们明天见!”

 

我起身抱了抱他,拍了拍他的背让他宽心,告诉他有事就给我们打电话,我和先生会立刻赶过来。

 

离开之前我特地转过身去看了看他,他的背影在夕阳下看起来一下子苍老了许多。

 

【七】

 

几年后,莫医生也因病去世了。

 

他的要求很简单,只说让我和先生把那本日记和他放在一起。

 

再次翻开日记的时候,我看见母亲留下的小字下面多了一行话,字数不多却饱含了他对母亲的深情。

 

“你才是我内心最深的眷恋。——莫弈”

 

×】陪伴长情告白 #未定事件簿
棘手事情时,总是会把手放在手背上,轻拍几下,看着说,有呢。这些年就是这句话,简简单单三个字,却治愈身心良药。有求,必应。与而言,已经足矣。   迷糊中,被人...
同人】爱之弥 #未定事件簿
主人已经来到了身边,伸手在肩上拍了拍,用口型向询问着眼前情况。   了解完以后,他蹲下来,抬头看着王奶奶说:“如果拿不定主意的话,就去问问他吧,知道他清醒吗?”   王奶奶听了...
×】暗恋,不一个人事 #未定事件簿
床头柜上,正翻看着书。   “看什么呢?”   “来啦?”抬起头看着,阳光缠绕着他发丝,眼波流转,眉眼间尽温柔。   看着本子上熟悉贴纸和小头像,赶忙上前把本子合了起来。这看那里...
×】反向狩猎 #未定事件簿
…………等等……??!!!”看到这个名字,声音瞬间抬高了个八度。   在人类世界暗恋对象。当时离开自己身体时候,后悔就是没有把自己心情传递给他。结果,这下好了,犹豫徘徊太...
×】生日快乐 #未定事件簿
想起初见时候,他正坐在搭好纸牌塔背后,嘴角挂着温和笑容,看着拎着公文包。   “你好,。初次见面,怎么称呼?”声音从容而内敛。   这他和第一句话。   就仅仅第一面...
】许 #未定事件簿
吗?”   女孩有些忐忑地询问。   摇了摇头,侧过身看着她,眼神变得坚定。   “想说,从今天起,不想再和做朋友了……意思……嗯……”   咬了咬嘴唇,咽了下口水,郑重地说...
未定事件簿】论“”被夏彦拉走后NXX基地 #左然 #陆景和 #
捷足先登了吗?他眉蹙得更,垂眸轻叹一声。   没有说话,只起身把泡好红茶全倒进了机器隔离废水池里。   陆景和挑眉,他该感谢这位没直接抽走他手里这杯?   他好笑地斜睨一眼穿白大褂那人...
×思念,听见了 #未定事件簿
感觉生气了……”按耐不住打破了这个有些沉闷氛围。其实自己心里也清楚,这事情应该早点告诉他,搞得这么突然,确实不太厚道。   低头看向,昏黄床头灯照在他身上,眼底满 看不懂...
×】第二次婚礼 #未定事件簿
照耀下显得浪漫而温暖。   “知道吗?英格兰拜伯里村庄被艺术家威廉·里斯称为‘英格兰美丽村庄’。里面出名阿灵顿路小屋。小屋沿着路一字排开,旁边科音河与主干道并行。”拉着手...
×这一生 #未定事件簿
,在意他为什么现在看眼神那么悲伤,到底忘记了什么,又或和他曾经历过什么。   “叫吧。”   …………   反复念着这个名字,好熟悉,……为什么想不起来,很重要...
】好饭不怕晚 #未定事件簿
彼此知道就好。”   “至于陈然……”语气开始变得冷漠。   “不喜欢一句俗语——好心办坏事。怎么和说,是的,可以相信友情,这个感情问题上不分男女。但是,该如何确定是否他们真心为...
】蔷薇● 未定事件簿● 男神X
原作者:余谋   花园去过一次。 让印象那支蔷薇,它园中唯一一束红蔷薇。 “医生只养了一束蔷薇?” 阳光从身后枝叶缝隙间撒下,细碎光影落在他发间,银发与光一同随风而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