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弈】许你 #未定事件簿

sodasinei 2021-07-23

原作者:珊瑚Lucie

 

『有的人看上去游刃有余,对任何人和事的处理都得心应手,但遇到了自己喜欢的人后,就变得举步维艰。』

//第三视角写//主要想写写莫弈的心理活动//一直直球的他突然犹豫了好像会很有意思(´・ω・`)

//圣诞快乐哇!愿你喜欢的人恰巧就在你身边。#伯利恒之星24H

 

 

看到女孩发来的圣诞邀请时,莫弈握着手机的手明显僵了片刻,食指不自觉在手机背后敲击了几下,思考了许久打下了这几个字:

 

『都听你的。』

 

然而他看着这一行字,想了想,把手机放下来,迟迟没有按发送键,总觉得这话说的是不是有点暧昧,毕竟正儿八经从八月底算下来,也就才认识了四个月。虽然,现在或许是她心中那个可以随时分享生活上的琐事的,可靠的朋友,但这样子是不是暗示太明显了,这应该是确定关系后才可以和女生说的话吧。

 

想到这儿,莫弈删除了这行字,把手机放在一边,拿起桌上的红茶喝了一口,在口腔里含了好一会儿才咽下去,企图让自己躁动的心绪平复下来。

 

为什么自己会这么紧张?

 

平时也不是没有明里暗里地和她说过一些暧昧不明的话,怎么现在反而犹豫了。想起之前她视频电话时,女孩被他轻而易举的两三句话就撩拨地满脸通红,那慌乱的表情,真的是,可爱极了。

 

“所以你还没和她告白吗,Vilhelm?”

 

“嗯。”

 

视频里这个打扮的和花孔雀一样的男人捂着嘴,尽力不让自己笑出来,可眼角下的因笑容而堆起来的褶皱早就出卖了他。想不到还有能让自己这个看上去无所不能的老朋友如此为难的事情。

 

“Vilhelm,你知道你现在的情况用一句话来概括叫什么吗?思想上的巨人,行动上的矮子。”

 

“我不介意拉黑你的,Carl。”

 

莫弈把手中的钢笔放下,撑着头一脸冷漠地看着Carl。

 

Carl见状赶忙摆手。

 

“我,我错了还不行……就开个玩笑……您别上纲上线…”

 

“所以我该怎么回她?”

 

“平时怎么和她聊天就怎么来呗。不就是一起过个圣诞嘛?除非……你有别的意图所以你才犹豫不决。”

 

“我想……告诉她……”莫弈还没说完,Carl就突然掉线了。

 

莫弈起身走到窗边,侧身倚靠着,外面下着雪,特别的安静,房间里只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玻璃上映着自己满是担忧的脸,他叹了口气,看着窗外把剩下的话说完。

 

“想告诉她……我的心意……”

 

莫弈,回到座位上在手机上打下了这样一行字。

 

『如果你约我的话,我还是有时间的。』

 

然后果断按下了发送键,把手机息屏放到一边。

 

没过多久,女孩就发来了回信。

 

『好!我下班了就来找莫医生!』

 

莫弈看着屏幕上的话,舒了口气。

 

虽然很开心她秒回了信息,说明她一直关注着手机,但心里总觉得有些异样的感觉。

 

多想和她更亲近一点,哪怕只是成为很好的朋友也好。

 

可是这样真的甘心吗?

 

答案是否定的。

 

从第一面开始,就不想放开她。这个想法冒出来的时候真的觉得自己很可笑。一见钟情这种不理智的情感竟会有一天在自己的心里迸发出来,毕竟自己不想像那个人一样,在一见钟情后徒劳地付出一切,最终落了个一无所有的下场。

 

在与她的一次次相处后,她身上的那种不屈不挠,不惧枷锁,察于微末,永远心怀正义与善良的品质,在看似简单的言语中一点点表露出来,让自己第一次觉得,这一见钟情似乎也不是所谓的双重效应的加持下产生的让人失去自我的错觉。但就哪怕这是错觉,自己也不想从这梦境中醒来。

 

但莫弈知道,不止自己一个人对她有特别的感情。

 

像是左然,夏彦,陆景和,他们也都喜欢着这个女孩。左然是她的上司,也是她的学长,她会为了成为像左然一样的出色的律师而努力,而左然也会在她前进的路上给她帮上忙。至于夏彦就不用说了,陪她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在她人生的无数个转折点上肯定都有夏彦的陪伴,或是升学,或是生日,亦或是在她每次情感有波动的时候,首选的倾诉对象也会是夏彦,毕竟夏彦了解她最多,也最熟悉她。陆景和的话,感觉她对陆景和有一种姐姐对弟弟的宠爱,陆景和也会带她去很多地方玩儿,比如高空跳伞这种极限运动,能带她去体验更多平常的生活中体验不到的事情。

 

反观自己,对她的助益是最微不足道的。明明在诺丝塔岛的时候她都唤出了自己的名字,但回来以后,短信的字里行间还是夹杂着朋友之间的客套。好像在无意识地告诉自己,是不是再往前跨一步就是强人所难了。再加上她对于自己的一些话语,通常都选择不回应,以至于自己每每只能用“开个玩笑”这种违心的话语来收场。

 

其实并不是每次和她说的话语都是玩笑话……但要是不这么说的话,是不是就逾矩了,她会讨厌自己的吧。如果会是这样的结果,自己情愿维持现在的关系,不去捅破这层窗户纸。可每次和她道别后,自己却按耐不住内心的悸动。哪怕像是之前因为对魔术的看法不同而与她的争执,在自己的心中也觉得和自己理论的她是独特的存在。

 

感觉她只有和夏彦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不是那么地拘泥,说话的时候也特别地自然,甚至是牵手拥抱这些亲密的举止,都发生的很是合理,自然而然,水到渠成。看看自己,连帮她解围的时候,都不敢去触碰她的肩膀。

 

『承认吧,你嫉妒了。』

 

脑海里忽地出现了一只长着角的小恶魔在不断重复着这句话。

 

“嗯,我嫉妒了。”

 

莫弈靠在椅背上,对着天花板说出这句话。然后像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似的,闭着眼睛,微微咬紧了牙关,右手垂在椅子的一侧攥在一起。

 

『如果可以,好想不顾一切的抱住她,把她抢过来。』

 

这个想法倏然出来,莫弈有些惊讶,愣了片刻后轻笑出声。

 

『这么疯狂的想法让她知道估计会笑话吧。』

 

圣诞节当天————

 

离开办公室前,莫弈像往常一样,把白大褂挂在衣架上。然后,推开办公室门。出现在眼前的意料之外的景象让他一下子忘记了脑海中组织好的逻辑缜密的话语,好像这个时候发出任何一点声音都将打破这少见的美好。

 

女孩用手枕在研究所的大厅的椅子的扶手上睡的正香,身子随着平稳的呼吸上下起伏,跟个小猫似的。栗色的头发上别着自己给她做的发卡,嘴角漾起浅浅的笑,许是在梦中遇上了什么开心事吧。

 

大厅接待的助手抬头看见了莫弈走过来,正要起身和他打招呼,莫弈回头看着她,把食指放在自己的唇上做噤声状,助手看到后连忙点了点头坐下来,继续忙自己的工作。

 

之后莫弈悄悄地走到女孩的身边蹲下来,缓慢地伸出手想要去触碰她的脸,却在女孩皱了一下眉头后赶紧移开。

 

我这是在干什么?

 

莫弈下意识起身后退,跌坐在身后的椅子上,手搭在椅子的扶手上,手背上的经脉由于用力而显现的分明。

 

可还没等莫弈自省完,女孩便动了动身子,微微睁开了眼。她见莫弈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揉了揉眼,直起身子看着莫弈。

 

“不好意思啊莫医生,我有点困就眯了一会儿。”

 

她的右脸还有着浅浅的表带印,刘海的末端有些轻微的翘起。午后的阳光洒在她的脸上,晕着淡淡的黄。

 

『真想把她如此可爱的一面藏起来,不让别人看见。』

 

即使在看到眼前的一幕时,脑海里闪过奇怪的想法,但毕竟是专业的心理医生,又怎么能让她看穿自己?

 

“无妨。我也刚忙好,你等了很久吧?”

 

女孩摇了摇头说:“没,也就10分钟左右。我听前台的小姑娘说,莫医生在和病人交流,就没有让她去喊你。”

 

“抱歉,说好了一起过圣诞,却错过了早晨和中午,到现在才空闲下来。”

 

“没事没事,这毕竟是有宗教意味的节日,官方都说不可以公开过洋节。而且律所也不放假,其实就是个再普通不过的星期五而已,莫医生不用感到抱歉。”

 

女孩温柔地说着,声音就像微风拂过耳朵,轻而易举地撩拨起他悸动的心。

 

正当莫弈想说点什么时,女孩从椅子的左侧拿出了一个系着墨绿色丝带的盒子,透过白色的塑料外壳,可以清楚地看到里面造型可爱的“劈柴蛋糕”——浅咖色的巧克力奶油包裹在外面,上面清晰地刻着像是树干的条纹。在树枝的分叉处,摆放着红色的浆果。浆果旁边用百里香点缀,洁白的糖霜或大或小的撒在蛋糕上,远远看去,真是像极了一个现实森林中躺在雪地里的圆木。

 

“我听说在法国有一个很出名的圣诞甜点,叫 Bûche de Noël【圣诞劈柴蛋糕】。我想着如果不在未名市的话,莫医生应该会和家人聚在一起吃饭吧……虽然不知道斯沃尔特有没有这样的点心,但想着说法语可能因为是法语区,多少会被法国的文化所影响,于是就自作主张的做了这么一个蛋糕……不知道合不合你的口味。”

 

“你……!”

 

莫弈看着蛋糕,内心五味杂陈,他知道自己已经乱了方寸。想说的话有很多,却一时之间说不出口。

 

“不喜欢吗?”

 

女孩有些忐忑地询问。

 

莫弈摇了摇头,侧过身看着她,眼神变得坚定。

 

“我想说,从今天起,我不想再和你做朋友了……我的意思是……嗯……”

 

莫弈咬了咬嘴唇,咽了下口水,郑重地说:

 

“我喜欢你……也许你可能不相信……我……我是第一次如此地……喜欢一个人。”

 

说完,他尝试伸手想要去触碰她的头发,由于太紧张手不由自主地微颤。但当手离她的头发还有一厘米左右的时候,女孩微微低下头,眼睛闪烁了几下,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僵硬。莫弈看着她的神情,认为她是在拒绝自己,瞳孔里的光渐渐暗下来,手也从空中缓缓落下。

 

约莫过了几秒钟,莫弈见她没有回应,便准备像以往一样和她说这只是自己的玩笑话,希望她不要因此感到困扰。可还没开口,就感觉有一双手轻轻搭在自己的手背上,从手心传来的温度就像窗外冬季的阳光一样,融化了落在他心上的雪。

 

女孩抬头直视着莫弈的眼睛,认真回答道:“很少看见莫医生说话磕巴的样子,一直以为是一个很完美的人呢。感觉总是能解决好所有事情,对很多突发状况也能游刃有余地应对……不过,偶尔看见莫医生不太完美的一面,感觉也挺好的。”

 

“虽然总是会被莫医生的一些奇怪的话弄的不知所措,但不知道为什么,莫医生在身边的时候,会让人感到安心,是一个可以依靠的存在。”

 

“有的时候我的头脑里会冒出天马行空的想法,莫医生不仅不会觉得我幼稚,还会真的耐心告诉我相关的知识,像是之前的通灵术这种……换做旁人肯定不去理会我。”

 

“自从遇到莫医生之后,好像只要想到你,便会不由自主的开心起来。”

 

“所以……”

 

女孩深吸了一口气。

 

“我喜欢你,莫弈。”

 

莫弈听后一惊,瞳孔微微颤动。在沉默了一会儿后,他对女孩说:“过来。”

 

女孩借着他的手坐在了他的身边。刚坐下,便被他紧紧地拥住。他把头靠在女孩的肩膀上,享受着这份期待被达成的满足。

 

大厅里很安静,耳边只能听见彼此加快的心跳声。

 

女孩把虚挨着他腰间的手移到到他的衣服上,慢慢地反抱住了他,去小心地回应他的感情。

 

在女孩的手放在自己背上的那一刻,像是心里的门被人推开。莫弈把手从女孩的肩膀移到他的脖子,亲昵地用脸蹭了一下女孩红的发烫的耳朵。比起热烈的亲吻,在拥抱的时候耳鬓厮磨似乎能更好地表达自己的珍惜。以后肯定都会一直在一起,因此不用急,就这样一步一步,慢慢来就好,让她一点点接受自己。

 

“圣诞快乐,莫弈。”

 

女孩凑在他的耳边悄声说。

 

“嗯,圣诞快乐。”

 

时光不居,光阴代序。

 

等流云飘过,看暮色四合。

 

于漫天飞雪中彷徨的他,终寻得归处,不在孤独一人。

 

End

是我内心最深的眷恋 #未定事件簿
让我照顾好,让我经常来陪说说话。”   我只能照实告诉他,但我不敢去直视他的眼睛,生怕我的回答不能满足他的期待。   “这样啊……好吧……”   看上去有些怅然,放在日记本上的手下意识地收紧...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未定事件簿
。直到走出公司门,看见马路对面——站在车旁边,在向招手。   粗略地看了看两边的车,快速跑过马路。拉开车门,把包往后座一扔,坐在副驾驶上开始沉默。   “怎么了?脸色这么差?出什么事了吗?”...
同人】没离开过 #未定事件簿
,我的心情。”   “嗯。”   “对不起,我忘记了可以去依靠。”   说到这儿时,我的头埋的更低了。是因为表达了欲望后,人也变得感性起来,开始说一些平时讲不出的话,开始放任自己的情感。   ...
】好饭不怕晚 #未定事件簿
可以幸福,而我不可以!”   我从休息室探出头,便见站在走廊里,神情冷漠地看着向自己扔过来的枕头,地上还有碎成几块的陶瓷杯。是看见我了,和身边的助手简单交代了几句就向我走来。   “脸色这么...
×我】暗恋,不是一个人的事 #未定事件簿
几口粗气。   把手中的透明胶带递给我,看着我流畅的封箱动作,无奈地摇了摇头:“这种事情可以麻烦我的。”   “没事的,坐在沙发上休息就好。我东西太多了,有些需要留着,有些需要扔掉,连我自己都...
×我】第二次婚礼 #未定事件簿
。   要不发个短信,问问周末的安排?   我想了一会儿,飞快地打下了一排字。没一会儿便收到了他的回信。   『不忙,都听的。』   我看着手机上的字,不自觉的扬起嘴角,感觉自己都能透过屏幕,想象出他...
×我】我这一生 #未定事件簿
东西紧紧地勒着。   “,我求求告诉我。”   他摇了摇头,牵着我的手将我拉起。   “我可以抱吗?”他小心地询问。   我点了点头,走近他的怀中,将他紧紧拥住,生怕下一秒,他就会从这个世界上...
】蔷薇● 未定事件簿● 男神X
原作者:余谋   的花园去过一次。 让印象最深的是那支蔷薇,它是园中唯一的一束红蔷薇。 “医生只养了一束蔷薇?” 阳光从身后枝叶缝隙间撒下,细碎光影落在他发间,银发与光一同随风而动, ...
×】取暖 #未定事件簿
被子提高一些,可以遮住眼睛。   走过来,在的床边蹲下,看着只漏了个后脑勺在外面的,伸手覆上去。   “这么冷吗?”   他安抚似的揉了揉的头发,看蜷缩在被子里的样子,有些担心...
×】生日快乐 #未定事件簿
想起初见的时候,他正坐在搭好的纸牌塔背后,嘴角挂着温和的笑容,看着拎着公文包的。   “你好,我是。初次见面,怎么称呼?”声音从容而内敛。   这是他和说的第一句话。   就仅仅第一面...
×】宠爱 #未定事件簿
,身边始终有他可以去依靠。』     今天的很反常。   正常情况下,吃了晚饭后就不吃东西了。因为肠胃不好,吃多的之后胃会胀的疼,导致睡觉也睡不好。   知道有这个毛病,所以通常都会提醒...
×】温柔岁月 #未定事件簿
是星期五, 像往常一样,把碗筷分别放好,然后安心地等下班回家。不过又有一点和往常不太一样,今天也是你们恋爱三周年的纪念日,所以特地提早和领导打了招呼说了要早退的事情。   下班的路上特地去...